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43 | 浏览:5252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个断袖后爹,我 ...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妃来横孕:撩个世子解解馋》 作者:花容天下
作品简介: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萌宝不敢想象,他娘亲给他找的后爹竟是一个日日身穿粉红色缎衫的死断袖。皇上的一张圣旨,将月卿绾许配给了赤黎第一纨绔的断袖世子,月卿绾就这样一脸蒙圈的带着腹黑萌宝嫁入了府上养着一百多名男妾的世子府。可这个半路冒出来的魔君又是何人?日日在纨绔世子的眼皮底下光明正大调戏她!这还有没有天理了!“世子爷,最近有采花大盗时常闯入我的闺房调戏本妃”!此时,采花大盗又出现,大手一揽将她带入怀中:“绾绾,你说的采花大盗可是本君,莫非你不知道何为调戏?不如……让本君今日好好教一教你”。




第1章 初遇
黄昏的天空飘着鹅毛大雪,墙角的两三支梅花摇曳在狂风中。
昏暗且臭气熏天的破烂屋子内,那看起来就觉得冷冰冰的地板上,躺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那少女长相极丑,右脸被一大块黑疤覆盖,看着怪瘆人的。
这寒冬腊月的天气,少女衣着单薄,头发凌乱,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兀的,一盆夹杂着些许冰块的冰水毫不留情的泼洒在她身上。
昏睡的少女浑身一个激灵,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悠悠转醒。
“她醒了,你们动作快点,要是被我爷爷发现了,要了你们的小命”!
月卿绾只感觉身体被人架起,扛着她丢进了一辆马车中,那力道极大,身体砸在车沿上,疼痛的感觉让她又清醒了几分。
马车停下,她再次被架起,似丢在了床上。周围是莺莺燕燕的唱歌跳舞的嘈杂之声。
此刻她并不知,她身处青楼。
屋内烧着火炉,燃着香料,除了那火炉散发出来的微弱光芒,在没什么可以照亮。
她冻得浑身僵硬的身体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丝暖意。
那香极其的好闻,闻着闻着,她竟睡了过去。
隔壁屋子,男人一声隐忍的怒吼:“惊翼,把这个不知死活的臭女人丢出去”!
男子站起身踉踉跄跄的走向屋外,此刻浑身的血液沸腾,心内似有千万只小猫挠心,挠的他乱了心神。
“主子,你先回屋休息一下,属下等这就去找解药”!
说着,几个黑衣人就离开了。
他跌跌撞撞撞进了隔壁的屋子,自己却浑然不知。
身子刚坐在床上,就有一个通体冰凉的人贴了过来。
他浑身滚烫,她却浑身冰冷,此刻她抱在他腰间,觉得十分温暖,而他,被他抱着,也觉得身上的难受减轻了些许。
出奇的,他没有推开身后那个冷冰冰的家伙,这寒冬腊月的,被冻成了这般,也是可怜。
屋内的燃着的香料香气四溢,两个抱在一起的人都有了异样。
突然,男子一把推开了身上体温渐渐变热的家伙。
黑暗中,他看不清女子的面容,只感觉被她推在一旁的女人又黏了过来。
此刻的他感觉全身血管似要爆裂,浑身的火热,急切的想要找到一个发泄点。
身后的女人冷冰冰的小手此刻十分大胆的在他胸前一阵胡乱的摩挲。
吃着他的豆腐,嘴里还喃喃道:“别走,别走,我冷”。
男子此刻也是暗暗心惊,他有怪癖,从来不喜别人近身,就算刚刚有人给他下药欲勾引他,他即便难受得紧,也不愿碰那贱人半分!
突然,他一翻身将她压在床上,一只大手钳住了她的小只胡乱摸索的小手,高高举过她的头顶。
“女人,你很冷吗”?
“冷……”
“你需要我吗”?
“需要……”
于是,床幔落下,她身上那单薄的衣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服,被一件件抛出床外,散落一地。
那床似不牢固,被晃动的吱呀吱呀作响,一直响了一夜。
夜,五更寒的空洞,喑哑。
安静得似听得到外面大雪簌簌落下的声音,月卿绾突然惊醒,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
穿越到这里也有几天了,但她记得,这屋子,似乎不是她的屋子。
她身上寸缕未着,微微动了动身子,还感觉浑身酸痛得紧。
心中突然明了自己发生了何事。
“主子,昨晚那个女人怎么办”?
“杀了,居然肖想上我的床,处理的干净一点”!
兀的,月卿绾听到这个冷冰冰的声音,突然浑身一阵激灵。
什……什么……
那个冷冰冰声音的口中说的那个勾引他,上了他的床的女人不会就是她月卿绾吧?
她要被杀了?
她突然翻身下床,胡乱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往身上套,打开窗一看,黑漆漆的一片,也不知她现在身处何处,开了窗便往外跳,逃命去了。
她何其的苦逼啊,穿越也就算了,穿到一个嚣张跋扈臭名远扬树敌无数的丑女人身上也就算了,还被人算计上了别人的床!
好吧,这些统统都算了!那个不知好歹的男人,要了她的身子,毁了她的清白,还要杀她!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啊!
然而此时的她不知道,男人口中那个要杀了的,是在她先前的那个女人。
大雪很大,她一路奔跑,在雪地里留下一大串脚印,但瞬间又被大雪覆盖。
青楼内,男人推开屋门,却见床上已经空无一人,有一瞬间的怔愣,跑了?
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了兴趣以及性趣,他连她容貌都未曾瞧见一眼,她却避他如蛇蝎,居然还跑了?
护卫见他居然愣住了,不由得试探性的问道:“主子,需要我们去追吗”?
他抬手摸摸脸上昨夜被那只不识好歹的小猫咪抓出来的红痕,唇角勾起了几分浅浅的笑意。
这不笑还好,一笑便吓坏了一众护卫,跟随他多年,从未见过他笑,此刻看着他那淡淡的笑意,竟有些心里发毛,这主子,莫不是不正常了?
“去找”。
淡淡的两个字,在护卫们听来,却格外惊吓。
这可是他们主子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般上心呐。
一天,三天,五天,一个月,两个月……
那女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找寻不到。
六年后。
赤黎国。
烈日炎炎的正午,大山的深处,蝉鸣鸟叫,云淡风轻。天蓝蓝的,微风抚在面上,很是惬意。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女子的鬼哭狼嚎切断了面前的一切寂静。
“啦啦啦啦啦花正开……”
一条不怎么宽阔而且坑坑洼洼的泥土路上,一头毛驴转了一个弯,出现在这路上。
唱歌的当然不是那头驴,而是骑着那毛驴的不男不女的那人。
毛驴上那人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明明穿着女装,偏偏脸上挂着两撇小胡子,怎么看怎么奇怪!
过了好半晌,另一头小毛驴姗姗来迟,小毛驴上一个白白胖胖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空出一只手捂住耳朵。
“娘亲!!!你能不能不要唱啦!这一路上,你已经唱了八百遍了!好……难!听!啊”!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来收了他娘亲这只妖孽
月子兮实在受不了这魔音灌耳了!终于对着那已经远离他十多米的大毛驴吼道。
“吁……”
大毛驴上的女人终于停了下来,她掉转驴头,看着后面的小屁孩。
听到她的那一声吁……月子兮无语的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快来人啊!快来收了他娘亲这只妖孽!
“娘亲!你以为你是在骑马吗!其实你骑的是一只驴而已啦”!
月卿绾抬手摸了摸鼻子,脸上有一点愠色,但还是笑呵呵的道:“月牙乖啊,等到了下一站,你多去赚一点钱,娘亲就把这毛驴卖了,给你换只小马儿来骑”!
月子兮再次看看天空!明明她有钱,她偏偏要骑这破毛驴,慢悠悠慢悠悠的,几时才找得到他爹爹啊!
想到爹爹,小屁孩眼泪哗的就掉下来了。
“月卿绾!你骗人!你骗人!你是不是根本不想带我去找爹爹”!
小男孩一张小脸白白嫩嫩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瞪着骑在大毛驴上的女人。眼珠子黑又亮。
此刻的他粉唇瘪瘪的,脸上挂着泪珠,好不可怜的样子!
月卿绾双手立刻捂住眼睛,不敢看面前的一幕!
这个月子兮!又来了!她当然不想带他去找爹爹啊!
因为她找不到!笑话!她连他爹是谁都不知道,去哪找去!
过了片刻,那月子兮不哭了,但也不理月卿绾了,骑着他身下的小毛驴就往前走。
月卿绾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臭小子从她身边路过,眼神都没有甩她一个!
不乐意了!
她掉转驴头追上了前面的月子兮,讨好道:“小月牙儿乖,娘亲这不是要带你去找爹爹的吗!别急啊”!
月子兮满脸嫌弃是打量她,嘟起小嘴道:“娘亲!你说你,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脾气还这么坏,当初我爹爹怎么会看上你呢”?
闻言,月卿绾一个趔趄。差点从毛驴背上掉落!
她稳住了身形,掐着腰怒吼:“月子兮!你别老是学着那老头来奚落你娘亲,要是没有你娘亲,你还在**游荡呢我告诉你”!
似乎还不解气,她又道:“月子兮,我正式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说我的坏话,我……我就给你找一个后爹你信不信”?
月子兮给了她一个萌萌哒白眼:“娘亲!你生气了吗?你平常都叫我小月牙的,只有生气了才叫我的名字,你这样的坏脾气,除了我爹爹,应该没人敢要你吧”!
月卿绾胡子气的一翘一翘的,她大口的呼了一口气,却不成想,那脸上的两撇八字胡竟被吹掉了!
暗处突然传来了一个极其空灵好听的男子声音:“哟,这小兄弟生的好生漂亮?你要给孩子找后爹,看看本少爷合不合适”?
话音落下,一辆豪华马车自转弯处出来,拦住了娘两个的去路。
赶车的两个黑衣护卫看着面前一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身大红色衣裙的月卿绾,微微有些怔愣。
他们活了这大半辈子,跟着马车里那位风流主子见过不少的美人,像面前这般的,却是他们没有见过的极品。
“娘亲,有人要抢劫”!
同样身穿一席红衣的月子兮看着面前的情况,乐坏了!笑嘻嘻的转过头看着月卿绾说道。
月卿绾连眼神都没有给面前这几个人一个。
她看着乐坏了的月子兮,没良心的道:“子兮,你看看,此人声音倒是甚好听,你且说说,可愿他做你的爹爹”?
月子兮闻言,扮了个鬼脸看向那马车:“此人扬言要做我爹爹,却连面都不敢露一个,怕是个丑鬼”!
马车里的男子还未说话,然后又听月子兮稚嫩的童音响起:“娘亲,我拜托你能不能长点心啊?他们明明是要来抢劫我们的,干嘛还要他做我爹爹”?
马车里的月凌天眼神闪了闪,嘿!这娘俩!有意思!
于是掀开马车的帘子,风情万种的迈了出来。
月子兮鄙夷的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再次道:“娘亲你看看他,从头到尾看上去都不像是一个好动物啊”!
噗嗤……
月卿绾忍不住笑场了。
她斜看了一眼满脸无辜的月子兮,然后收起笑意一本正经的道:“小月牙啊,娘亲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乱用词语,你看看你,把好好的一个大活人说成是小动物了!真不懂事”!
月子兮天真烂漫的一笑:“可是这个人长得就像昨天娘亲我们杀了吃掉的那种兽兽啊!娘亲你说那叫什么来着……”?
月卿绾再次噗嗤一笑:“月牙,那是野猪,下次记住了啊”!
自动忽略了面前的一干面相凶狠的拦路抢劫者,娘两个一本正经的谈起话来。
月卿绾说着,眼神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那风骚的男子。
“听风听雨,你们两个倒是看看,面前这个小美人,有没有今日出嫁那赤黎公主长得漂亮”!
月卿绾闻言眸色微深,赤黎公主?今日出嫁?
月子兮没注意月卿绾已经神游去了,软软的声音嗫嚅着开口:“娘亲,我们也不要跟这个野猪磨叽了,不如直接搜刮了他们身上的银子,小染就可以请娘亲吃大餐了”!
闻言,被他唤作听风听雨的两个侍卫闷闷憋着笑,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有人这般形容他家公子的。
马车上站着的男子一席紫色衣裳,此刻手里掂量着一个钱袋子,好整以暇的看着月子兮。
“小屁孩,你难道很缺钱吗?我给你啊”?
于是,月子兮坦坦荡荡的迈开小短腿走了过去,微胖的小身板还是有点内力的,一跃便跃上马车,淡定的拿过了月凌天手里沉甸甸的钱袋子,又很淡定的回到了月卿绾面前。
还不忘转过身对着三个目瞪口呆的山贼扮了一个鬼脸,他万分嫌弃的道:“哎哟娘亲,他真穷,这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么点银子还想做我爹爹,不要脸”!
闻言,月凌天深深的感觉自己被骗了,还被骗得不惨!
此刻,懒懒的坐在驴背上快要睡着的月卿绾打起了精神,她眼睛滴溜溜的盯着月子兮手中的钱袋子。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章 给多少钱一天
月子兮看着她如狼似虎的眼神,向后退了一大步。
却不想,这一退,退到那刚跳下马车的月凌天怀里了!
提着月子兮的脚将他整个人倒了过来,恶狠狠的道:“小兔崽子,敢骗你大爷?不要命了是不是”!
被倒挂着的月子兮看了一眼事不关己的月卿绾,拜托他都被这样虐待了,她这做娘亲的就不能关心他一下吗!
然而,不理会他幽怨的眼神,月卿绾兀自的低头掏着指甲盖里面并不存在的指甲屎!
月子兮泄气了,指望他娘亲救他……那是没门啊!
用娘亲的话来说,就是连窗户都没有,自己想办法!
他突然贼兮兮的一笑,袖中滑出了一把小**,将**握在手里,他眨巴眨巴眼睛。
然后一脸无害的将**刺进了那月凌天的大腿上。
月凌天吃痛,鬼哭狼嚎一声之后,下意识的将提着他小脚的手放开。
月子兮整个人就朝地面上栽去,眼看脑袋就要落地了,月子兮只好闭着眼睛等着再来一次脑袋长包了!
兀的,一根极细的银丝从天而降,揽住了月子兮的腰身。
他都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那根银丝拉着向上而去,而且越来越高。
越来越高……
“娘亲!救我”!
被一根银丝拉着向上,月子兮头朝下的看着下面坐在毛驴上的月卿绾,只看得见娘亲是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他急了,他看见娘亲还是坐在那小毛驴上,根本不管他。
“娘亲!娘亲!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月卿绾抬头看着越升越高的月子兮,不作言语。
“呵呵,姑娘,你家这小破孩还挺好玩的,借本公子玩两天怎么样”?
转眼间,月子兮已经到了大树上倚着的某个男人手里了。
男子磁性的声音响起,玩世不恭,轻佻傲慢。
月卿绾看了一眼大树上抱着月子兮一个劲稀奇的打量的那男人。
随后就听她淡淡道:“你给我多少钱?我们家小月牙可是很抢手的,你给多少钱一天”?
大树上的吊儿郎当的男子脚下一个趔趄……风中凌乱了。
面对一个要抢她儿子的人,她居然问给多少钱!这绝对不是亲生的!
他抱着月子兮跳下大树,骑在了月子兮那只小毛驴身上。
他看向月卿绾,下一秒却如同看见了鬼一样,他大跳起来!
“月……月……月……卿……”
他结结巴巴连话都不会说了,就跟大白天撞鬼了是一模一样的!
月子兮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调皮的学着他的语气道:“月……月……月……月什么月,我娘亲是人见人爱的月卿绾!我呢!就是花见花开的小月牙”!
月卿绾看着面前的男子,以及马车上稍微年幼一点的男子。
翻了个大白眼看他们:“君儿,天儿,多年未见,你们怎么这般不懂礼数了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见了我都不用行礼请安的”!
月凌君双腿一软,就差没跪在她面前了,听着她一如既往欠揍的声音,他一脸的惊恐!
“你!你真的是月卿绾?你的……你的胎记呢,你……你”!
马车前面的月凌天表情比吃了苍蝇还难看!这人……竟是他十五年的噩梦!
月子兮掀起眼帘看着身后的月凌君,给他抛了一个萌萌哒闪电迷人媚眼。
他软软的道:“这位叔叔!先不说我娘亲了,我们先来说说,那我要是跟你走,那你一天给小月牙多少钱啊!我可是很抢手的哦”!
月凌君扶额,此刻心中早已万千条草泥马奔腾而过了。
他的这个倒霉叔叔和他娘亲……如出一辙!
月卿绾看着月凌君石化了的样子,噗嗤一笑。
“小月牙,你是长辈,该是他叫你叔叔才对,你怎么能管你的侄儿要钱呢”!
月凌君额头上几条黑线划过……他人微言轻就不说了,辈分还这么这么的小!
连月子兮这个五六岁娃娃都是他叔叔!这公平么!
月子兮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好不可爱:“娘亲……你说这人是月牙的侄子吗”?
月卿绾看了一眼一脸不愿意的月凌君,呵呵笑道:“小月牙,你娘亲跟他的爷爷是兄妹呢,你说他是不是你的侄儿”?
月凌君看着面前这个年芳二十二岁的小奶奶,一脸哀怨。
想当年……二十二年前。他爹爹的爹爹,也就是他爷爷!
四十二岁的老男人,儿子都已经二十岁了,孙子都已经一岁的老男人,从战场上抱回了当时还是吃奶娃娃还不足月的月卿绾。
这就算了,他却让众人大跌眼镜的认了月卿绾为义妹!
他爷爷作为月卿绾的义兄,把月卿绾从小养到大!
月卿绾顺理成章的成了整个摄政王府的老大,小时候没少欺负他!
可怜了他月凌君,明明比月卿绾大一岁,却还要唤她小奶奶!
更可怜的是他爹爹,明明比月卿绾大二十岁!却还要唤她小姑姑!
话说摄政王府的这个小姑奶奶,当时可是整个赤黎国的大人物啊!
她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的妹妹,皇上封她为正一品卿月郡主。
可是赤黎国人人知晓,摄政王府的小郡主月卿绾,奇丑无比,只因她右脸,被一大块黑色胎记覆盖!
人们是这样教育孩子的:你要是不听话,就把你送去给卿月郡主照看。
月卿绾这个名字,是小孩子们听到都会哭鼻子的对象。
只因为她长得太吓人了!
可,可如今,月凌君再次细细的打量了月卿绾一眼……
还是不敢相信,这姿色,和当初那个鬼见鬼都害怕的月卿绾,真的是一个人吗!
“月卿绾……你的胎记呢”?
月凌君不敢置信,再次弱弱的问道!
月卿绾素手轻轻抬起,月凌君脑袋就被人狠狠的拍了一下。
他怒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了,瞪着月子兮:“小破孩,你敢打我的脑袋”?
虽说这小破孩是他叔叔,可是也不能这样欺负他啊!
月子兮做无辜状,抬手指了指月卿绾,然后他一本正经的道:“君儿,可不是小叔叔打你,是小叔叔的娘亲打你哟”!

Rank: 1

91UID
90874854  
精华
帖子
935 
财富
4680  
积分
93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 娘亲,有人被追杀了
月凌君不屑的看了一眼月子兮,这小屁孩还真机灵,学的真快,叫他君儿了……
“你这小屁孩,说谎不过脑子的,你以为娘亲她是妖怪啊,她的手能伸那么长吗”!
月子兮不满的嘟嘟小嘴:“我娘亲不是妖怪,可是她就是可以打你,你不信,再让我娘亲打你一次看看”。
果真是母子俩,月子兮话音落下,月凌君啪的又挨了一下。
月卿绾轻轻的吹了一下刚刚隔空扇他的那只手,语气十分欠揍:“君儿,我的大名是你可以叫的吗?你以前可都是叫我小奶奶的”!
身后那月凌天主仆三人就像傻了一样的看着面前这三人的对话,待反应过来以后,准备开溜。
月凌君看着面前傻X似得的自己的小弟月凌天以及他的护卫,憋屈了多时的他终于可以发泄一下了!
月卿绾!小奶奶!他惹不得!
月子兮!小叔叔!他惹不得!
这三人,月子兮口中的山贼甲!山贼乙!山贼丙!
他非得把气全部出在他们身上不可!
拔出身上的配剑,他再次抢回了刚刚月子兮抢过来的钱袋子扔给月子兮。
月子兮接下那个钱袋子,笑的眼睛都弯了。
他嗫嚅着软软的道:“君儿,多谢你孝敬给小叔叔的钱”!
月凌君再次一个趔趄……差点就死在他亲弟弟的手底下了!
他在这边苦战月子兮口中的大山贼,另一边……
大毛驴和小毛驴就那样云淡的风轻的被主人骑着离开了。
两只毛驴已经走出去很远了,小毛驴上的月子兮回头看了看身后打斗着的月凌君,小眉头一皱。
“娘亲,我们真的不管君儿的死活了吗?他可是娘亲你的小孙子,月牙的小侄儿呐”!
月卿绾眼神赤果果的看着身旁小毛驴上的月子兮。
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上嵌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像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透着那股机灵劲儿,就甭提了。
但是此刻,月卿绾看得不是月子兮的美貌,而是看着月子兮怀里的钱袋子!
月子兮缩了缩脑袋,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钱袋子。
“月子兮!娘亲告诉你哦……小孩子身上不可以带这么多钱的”!
月子兮看着她,此刻的她,活脱脱就像她跟他讲的故事里面的大灰狼。
嘟起小嘴对她卖萌撒娇,声音甜到要爆了:“娘亲……”
却不成想,大毛驴上的某个女人,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抖完了还一脸嫌弃的道:“月子兮,你别转移话题啊!银子拿来”!
她伸出自己的魔爪放在了某染的面前,一脸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
极不情愿的,他掏出怀里揣着的几个钱袋子,将钱递到了这个不亲亲的娘亲手里。
月卿绾接过那几个钱袋子,然而她还不满足:“小月牙……你的左边袖子里面是不是还有啊”?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