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33 | 浏览:976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凤倾良缘:有多少人可以痴恋守候半个世纪,死了也想合葬 ...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苦意,涩涩地说不出。
    于夫人这么眼精的一个人,当然看到了这一幕,紧了紧挽着自己的手,朝着张学良走了过去。
    “汉卿。”
    一直忙着见面的事,和于凤至庙里的事也忘了些,昨晚季山提起今天要来宴会,才想起那个小女人自己已经有快一个星期没见了,这心里好像有点空落落的。
    于是今天很早就过来了,刚看到她那么动人明媚的样子,真的想藏起来,独自一人欣赏。
    张学良还没迈出步子就被人给拦了下来,浓浓的眉头微蹙,桃花眼却依旧在放光,对待女子以最美的微笑,一直是自己的招牌,不管对方是谁。
    还好看到于凤至的母亲过来了,要不脾气不怎么好的少帅随时可能自毁形象的开口赶人。
    收敛起不正经的表情,伸手将于凤至的手接了过去。
    轻轻地低头一吻,“夫人,你今天真美,你一出现,这周遭的一切都灰暗了。”
    张学良神情专注,眼睛饱满着深情,嗓音低沉而赋有雄性气息。
    被忽略在一旁的云袖嫉妒红了眼。
亲们,青宇很抱歉啦~昨晚太忙,没来得及更文,今天晚点会补上得噢~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六章 温暖
    从小自己就比她优秀,男人都是围着自己转,我就不信少帅眼光会那么差!
    调整了一下心情,云袖面色含笑地冲着于凤至踱了过去到她的身旁,直接从张学良手里抢走了于凤至的那只手,握在手里,却用了七八分的力道。
    精致的笑脸上一晃而过的是凶狠的妒火。
    “表姐,好久没见啊!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虽然还是不能和我比。”
    “嗯,云袖一直都是最美的,表姐怎么能够比呢。”说着便放开了被她死握着的手,挽着张学良去认识其他宾客了,徒留云袖满地凄凉与一腔怨气,不知道往哪儿发。
    于凤至和张学良一站在一起就有多事的人开始巴结不停赞美了。
    “你看他们两多般配呀!”
    “难怪是夫妻呢,站在一起多和谐。”
    “这肯定是我们京城里最美的一对了,绝配!”
    四周的人都是赞不绝口,羡艳的目光全都汇聚在了这两个人身上,一瞬间光芒四射。
    于凤至心里却没有脸上的那么开心,那么地幸福,因为她知道这份幸福不真实,它包含的成份多数是做戏。
    心里不免会问,我们真的很般配吗?
    无论是敬酒还是谈话介绍,张学良的大掌从始至终都是紧紧搂着于凤至的腰,像是在向所有的在场宾客宣示所有权似的,无声的告诉大家这是我的人,谁也别想觊觎。
    今晚的于凤至喝了一些酒,对于平时滴酒不沾的她还真的有些多了。两颊扑上了粉红的云朵,嫩嫩的。侧头的张学良余光不小心扫过怀里的小女人,真想现在就咬一口,尝一尝是不是比这进口的红酒还诱人!
    放在于凤至腰间的手又用力了几分,生怕一不小心把这媚人的小精灵给弄丢了。
    头晕沉沉的,眼皮好重,好想睡觉。
    可宴会还没有结束,旁边的男子还在不停地应付上来打招呼的人,一个接一个,络绎不绝。
    不能睡,不能闭眼!
    可心里好难受,好像有火在烧,好难受!
    于凤至渐渐地意识已经涣散了,唯一知道的是鼻尖萦绕的烟草味混合着他独有的气息,好熟悉,好安心!
    就这样于凤至便倒靠在了张学良的怀里,正在应付海边贸易商家的张学良感觉到身上一沉,低眉一看,原来这小女人的酒量这么差!
    看来以后不能让她喝酒,现在这酣醉的样子,就像一只小猫,静静地窝在自己的怀里,等待着主人送她回房休息。
    娇态万千的她,真的好美,这个时候的她,更能激发男人雄厚的欲望,特别是她现在柔若无骨的依着自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己。
    “少帅,好久不见,今晚有兴趣喝一杯吗?”
    正在痴迷着欣赏着怀里小女人的憨样时,远处一袭宏亮的声音传来,直接得到的是张学良一计恶狠又冰冷的警告。
    瞬间又小心翼翼低头查看怀里的人儿,那一刻脸上注满了柔情。
    站在远处的杜飞阳端着酒杯的手颤抖了,酒洒了一地,两眼瞠目,不敢相信刚自己所看到的张学良。
    那小子吃错药了?!
    好深情的动作呀!我敢保证这绝对是第一个人!
    待张学良将于凤至拦腰抱回了后院,杜飞阳已经端好两杯酒在门口等着了,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张学良,也一直不敢相信刚看到的一切。
    杜飞阳递给张学良一杯酒,打趣道:“何时这**的少帅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刻呢?”
    “你哪天看到我不温柔了?”接过酒杯,抿了口杯中的酒,星眸投向了无边的黑夜中,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摸不透他的心思。
    “也是,你随时都温柔,可从没这么温柔过,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如果他真的爱上了于凤至的话,那他的计划怎么办?
    他这一生能给得了女人想要的爱情吗?
    “怎么可能!我难道不可以玩玩吗?就只是想玩玩而已。”
    “但愿如此吧,如果真的找到合适的了,那千万别负了她。”
    “放心,这辈子我可不想只爱一个女人,这次和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同,就觉得比较新鲜。”张学良一直都没移过视线,死死地注视黑夜,双眼里仅剩冰冷。
    或许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吧,疑神疑鬼的。
    杜飞阳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指尖摩挲着杯壁,脑海里闪过了一些画面,低头的男子是那样地深情,那一眼,倾尽了所有的情感。
    然而,细细地斟酌,男子的眼角里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迷惑,不知是为了什么。
    “可她是你的妻子。”
    杜飞阳淡淡地扔下一句话后,放下酒杯,踏出了后院。
    **而凉薄的唇来回轻吐回味着两个字“妻子”。
    眼前是无边的黑夜将他包围,长身独立,身后的屋里,橘黄的灯光稀疏地投射了出来,落在他的身上时,却只有斑点星光。
    可他的脑海里却想到了一个词“温暖”。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七章 还满意吗
    暖意四起的冬阳洒进屋里,在卷翘的睫毛上不停地跳跃,于凤至睁开眼时,头还有些疼痛,发现在自己的床上,旁边一半的位置有些凌乱,应该是有人睡过的。
    昨晚是他将自己抱回来的?
    怎么没有叫醒自己呢?
    换了条素净淡雅的纱裙,搭了条披肩,便开了门出去。
    等在门口的竹桃看见于凤至出来了,连忙上前,一脸的暧昧,“小姐,醒了去洗澡吧,等会儿吃了饭后我们就回大帅府去。”
    “好。对了,少帅呢?”
    昨天既然是他把自己抱回屋的,那还是该谢谢他才好。
    听到于凤至主动提起少帅,竹桃眼神更是暧昧了。“少帅呀,他今天起来吩咐我别打扰你睡觉,说你昨晚太累了,让你多睡会儿。
    又让厨房给你准备好饭菜,怕你醒来会饿。这不,还是他让我给你准备洗澡水,加点橄榄精油,说好让你舒缓舒缓。少帅可真贴心!”
    于凤至并没有做出多大的反应,只是漠然地转身去了沐浴。
    竹桃还以为是自家小姐害羞了。
    浸在温热的浴桶内,周围萦绕着浓浓的清香,让于凤至心情好了很多。
    回廊的转角处,云袖一直躲藏在花丛后面,等着于凤至经过,可一大早就出来守候的她,却扑了个空,因为于凤至起晚了,直接就回了大帅府。
    她稍后也只能愤愤地离开了。
    一直在大帅府养伤的风尘已经耐不住性子了,在得知张学良和于凤至两个人还不是真正的夫妻时,更是蠢蠢欲动。
    她心里把握很大,本来还有些担心怕他们的关系会越来越好,自己不好插足,既然是做戏,那就简单多了。
    早就从下人那儿听来今天少帅要回来,风尘便打扮好了,打算去给他一个惊喜。
    张学良一大早就回到了府里,当然也完美的错过了风尘,可有心人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柳烟派人通知了还在傻等着的风尘,说张学良一个人在书房办公。
    她猎艳的红唇勾起一抹轻笑,上挑的狐媚眼里面一片阴冷,让报信的丫鬟直直冒冷汗。
    昨晚和杜飞阳的谈话似乎对这个男人没有丝毫的影响,今日依旧如此一丝不苟地做自己的事,黑眸里满是肃静。
    灵敏的耳朵听到外面有人靠近,这有些轻缓的步伐,应该是个女人。
    大姐这么早就回来了?
    想到今早自己离开时她还深深睡着,这会儿肯定不会在这儿,立刻便否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想。
    渐渐清晰的脚步声也飘来了阵阵浓郁刺鼻的水粉味儿,这更能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确定来人的身份了。
    但张学良倒是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不过这么早她来干嘛?
    “哒!哒!哒!”
    不一会儿就传来了敲门声。
    “少帅,是我,风尘。”魅惑的声音比她那张脸还要诱人心,和刚才的人完全不一样。
    剑眉动了动,好看的桃花眼里流着一丝笑意,有劲儿地声音飘进风尘的耳里。
    “进!”
    风尘扭着婀娜多姿的腰身,手里端着早点推开了门,“少帅,这么早就开始忙了,肯定没吃早饭吧,风尘略微献丑了,做了点清粥小菜,要是少帅不嫌弃,就来尝尝吧。”一边说一边将粥和小菜盛好放在了桌上,就等着张学良移步过来。
    今天早上的确走得匆忙,没有吃早饭,而且昨晚喝了大量的酒,什么东西都没吃,闻着清香的粥,酸甜的小菜,感觉到胃里空空的,正在叫嚣。
    于是张学良也就不管她是有什么目的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反正这儿是我的地盘,她一个女人也不敢嚣张。
    放下手里的文件,**了外衣,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衬衫,将领口精致的纽扣解开两颗,露出**迷人的锁骨,起身向风尘走去。
    “没想到宝贝儿这么贴心,如此关心我呀!居然这么快就知道我回来了,让我可真是感动。”
    “哪有呢!人家也只是刚听说的,想着这么早,就过来碰碰运气,或许少帅还没吃饭呢!没想到风尘运气可真好。”
    娇嗔地掩了掩面,好似害羞了样,红了脸。
    “哈哈哈!风尘果然是真心的替爷着想,今天爷心情好,说吧,你要什么?通通给你!”
    可能是久了没被人如此捧着了,张学良心情大好。
    风尘继续低着头,低声道:“少帅,我不要什么,风尘自知卑微,也不敢奢求什么。”瞬间小脸哭丧着,低落的情绪飘荡在了上空。
    张学良放下碗筷,一把拉过风尘,抱在了怀里,指腹来回在细腰之间,“不怕,想要什么尽管说,今个儿也绝对满足!”
    “唉~风尘还是不要了吧!能给少帅做顿饭也是心满意足了,真羡慕少夫人可以一直陪着少帅……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请少帅责罚。”
    风尘慌张地离开张学良的怀抱,跪在他的面前,低着头,等着张学良的责罚。
    “对不起,少帅!我不该这样说,我没有嫉妒少夫人,真的!”
    楚楚可怜的样子,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的张学良也不例外。
    “你这是干什么!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一个关心我的女孩呢,那该是我的幸运才是。”
    好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看的桃花眼流光四溢,风尘的心早已丢失了。
    抬起泪眼汪汪的眼睛,柔柔地询问道:“真的吗?不责罚我?”
    “真的,真要责罚的话,就罚你每天早上给我做饭吧!这个惩罚还满意吗?”食指轻挑起风尘的下巴,让她与自己正视。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八章 烫手山芋
    “只怕风尘要辜负少帅的一番好意了,风尘已经在这儿打扰了这么久,是该离开了。唉……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像这几天的安稳日子。”
    这几天的生活对风尘来说,或许会是这一生最美好的日子,纵然没有人陪伴,可真的享受到了被人真诚对待的感觉。
    从小漂泊无依靠的她,也开始贪恋家的温暖,想有个稳定的家,给自己做坚强的后盾,每次累了可以歇歇。
    大帅府里短短的几日就动摇了她的心。
    “你这是不想给本爷尝你的手艺了,是吧?居然这么急着离开。”张学良第一次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想必是被她的情绪所感染了。
    在凝香阁遇见她,当时也没有想过会有过多的牵扯,本以为她也和其他的烟花女子没有什么不同,可几次接触下来,发现那只是表面。
    她比他想象中的有趣多了。
    而且也懂得进退,倒是个挺识趣的女子。
    “少帅这说的是什么话呀!风尘可想每天做饭给少帅吃了,可我一直待在这儿,难免会有人闲言碎语的。
    我身轻卑贱,被指骂鼻头也没关系,可危及到少帅府就不好了,那样风尘会过意不去的。所以还是在那之前离开得好。”
    风尘的一字一句都是替张学良着想,深深敲打在他的心头。
    重情意的他怎么忍心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独自在动荡不安的社会徘徊生存呢,眼看着年关将近,自己当初答应了带她离开那个地方,可现在却要随意置弃不管不顾。
    绝对做不到!
    想我张学良顶天立地的男人,做事怎么半途而废,说出去岂不是笑话!
    即使不是为了她,为了自己的脸面也必须让她留下来!
    张学良点燃了一根烟,又坐在了书桌前,吸了口烟,吐出一圈一圈的烟雾,缭绕在上空,说:“既然没地去,那就安心留下吧,只要有我在就没人敢说你的闲话。没事了的话就出去吧。”
    风尘知道张学良已经磨完耐心了,也适可而止地道了谢,退出了书房。
    回头望了望正在埋头继续看文件的男人,**的嘴角勾起了得意的笑容。
    这一局,她又胜了,想必离目标更近了一步!
    于凤至回府后,没有直接回青松苑,反而是去了别院找四夫人。
    既然安心要做好他的身后人,那学着打理这个家就是于凤至开始的第一步。
    为他创造一个温馨的家,一个适合生活的家。
    这其中还有很大的关系网和千丝万缕的琐碎事亟待解决,还必须向这院里的每个人讨教,即便是一个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丫鬟,对府里的了解也会比自己深。
    而四夫人就是于凤至今天的目标。
    四夫人刚吩咐完老管家,就看见于凤至带着竹桃从正门进来了。
    和往常大同小异,还是一身素净的衣裙,一件大衣,步态轻盈,如琬似花,淡雅的气质依旧分外吸引人的瞩目。
    几日不见,她的身上有了新的变化,眼神更坚定了,就像是漂浮在水面很久的浮萍终于找到了停留的港湾。
    四夫人也不会多问什么,不关自己的事,就少听,少问,少知道最好。
    避免哪天死了也是不明不白的。
    “凤至,回家后,你母亲可好?我好久没见过她了。”
    “谢妈关心了,母亲身子健康,还托我问你是否有时间一起去赏花会,就在大年夜。”于凤至让竹桃将带回的特产礼物放在了红木桌上,恭敬地回答四夫人的问题。
    这态度倒是显得生疏了几分。
    四夫人知道于凤至很遵守规矩,可这孩子有时太理智了些,分得太清楚了,于是笑着说:“来来来!快坐下说吧,在我这儿没那么多的规矩。”
    “好的,我记住了,妈。”于凤至也不矫情,大大方方地坐在了四夫人的旁边。
    四夫人这下看着才顺眼多了。
    在这别院里,不管是丫鬟仆人,还是主子,都没有那么多死规矩,只要不做不正当的事,都是允许的,包括和主人一起用餐。
    于凤至盯着四夫人直接开了口,“妈,从今天开始,我想帮你分担一些事,打理打理这府里的大小杂事,尽一点作为少夫人的责了。不知你的意下如何?”
    最后这句话完全是多余的,于凤至心里跟明镜一样,四夫人有多情愿有人来帮她管这个关系复杂的大帅府。
    烫手的山芋拿在手里久了,手就废掉了,需要重新换一只手。
    听到于凤至主动要求接管这些事,四夫人连连说了三声好,笑得合不拢嘴角。
    对面的人却一脸淡然地等着自己的安排,感觉对这个事并不畏惧,不知道是伪装得太好,以致于看不见她的情绪。
    “那你就率先处理前几日进来的女子吧!最近杂音太多了,对你也不好。”
    于凤至知道这其实带了些刁难,但也低声地答到:“好的,凤至会处理好的。”
亲们,青宇明天有急事,文文会停更一日,后天补上会多更字数噢~感谢一直追的亲们!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九章 金珍珠耳环
    “少夫人,这是你要的东西。”
    “放下吧!”
    桌上上好的锦盒正耀眼着金光,于凤至放下笔,捏了捏柔弱的细肩,略微的酸痛如针般扎着疼。
    这个活儿还真不是什么好单子!
    光光是几个姨太太就有一大堆的抱怨事,三天两头的蹿出一些鸡毛蒜皮,弄得头大。
    这不,刚派人找到六姨太要的东西——金珍珠耳环。
    这种珍珠极其珍贵,是产自南洋印尼的皇室贵族,光色纯正,在市面上已经很少存在了,除了一些有钱好收藏的古玩珍宝爱好者或许会有,一般人是玩不起的。
    昨天刚回到青松苑,就有人来说六姨太想要那副珍珠耳环,务必要争取得到。
    于凤至从不买这些珠宝首饰,也大概知道,这个金珍珠耳环绝对不便宜。
    果不其然,派人去打听问价,两百个大洋,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想要劝说六姨太算了,结果被奚落了一顿。
    于凤至还是觉得这件事有点做不了主,便去请教了四夫人,结果得到的答案是自我思考斟酌。
    既然这样,也只好花了这份钱,不过于凤至为了保险起见,先派人去问了问大帅才做的决定。
    柳烟正在挑选裁缝店新送来的布料,打算为自己新添几件衣服。
    穿衣镜中,那张精致勾勒的面容略有妖意,尽见媚态,妩然一段风姿,一颦间,足已迷惑人。
    再看来人,一身淡蓝色的长裙,裙角边缘星星点点的白色梅花,三千青丝一支梅花玉簪随意绾起,露出天然雕饰的小脸。
    上扬的眼睑,安静中添了一丝**。
    宁淡的表情却有些冰冷,让人却步。
    “六姨太,少夫人来了。”丫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小心翼翼,站立的腿越抖越厉害。
    柳烟放下手里的布料,邪魅的眼神瞟了瞟丫鬟,用手轻轻整理了一下鬓发,“你下去找管事领钱吧!”
    丫鬟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六姨太,饶命!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吧!奴婢知道错了!别赶奴婢走。”
    “带下去吧,别让少夫人看笑话。”于凤至刚刚进门便听到这句话,平静的眼眸毫无波澜。
    “六姨太,这是让我看什么笑话呢?”
    “也没什么呐,少夫人。就是坏了规矩的丫鬟受点惩罚而已。”
    既然别人是作秀给自己看,哪有道理不捧场呢。
    岂不是浪费一片苦心,何不拿来消遣消遣。
    “是呀,不懂规矩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是公平的,就是希望某些人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再惩罚也不迟,别坏了规矩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那可是像六姨太说的,会受惩罚的。”
    想要给我下马威,那可是小看我了。
    以前那些人耍小聪明,我于凤至不是没能力去搭理,只是懒得去搅合这些事。
    今时不同往日了,自从做决定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再次服软,不管对谁。
    只有竖立起坚硬的外壳才能保护好自己,我于凤至不是任谁都可以欺负的!
    就比如你柳烟就不配。
    这该死的**,几日不见似乎嘴巴会说了许多,不就是仗着有四夫人撑腰吗?
    哼!走着瞧!到时候看谁笑到最后。
    于凤至也不打算继续和她玩下去,直接将今日过来的目的告诉给她,锦盒打开,一对金珍珠耳环跃然入瞳,光泽纯粹,细腻耀眼。
    一看到自己梦寐以求多久的耳环,柳烟顿时阴转晴地谄笑:“还是我家的凤至厉害,这才多久的时间便把柳烟想要的东西找到了,真是太能干了,不愧是大帅亲自挑选的儿媳。”
    这个于凤至可真有两下子,这个金珍珠耳环本来只是想给她找点绊子使使,如果找不到也好故意趁机刁难她,没想到真被这丫头给找到了,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看着柳烟那一脸恶心的笑容,于凤至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她的触碰,“我们似乎还没熟到成为你家的人吧!”
    “是是是,不管怎么说,凤至都是了不起的人,柳姨佩服。幸苦你了,想必你废了不少的劲儿吧?”
    柳烟想知道于凤至是怎么样买得这个的,这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的东西,就只能靠情了。
    “想知道,我也不防告诉你,这是大帅和人打的招呼,人家才卖的。”于凤至早就知道柳烟让她去找这个金珍珠耳环不怀好意,于是便和大帅多说了两句。
    这一听,柳烟心里一阵狂喜,大帅亲自打的招呼?!
    他居然还去了,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自己在大帅心里的地位,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太好了!
    正当她高兴得忘乎所以时,一旁的于凤至画风一转,“不过,大帅说了,金珍珠耳环可以找,可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资,大帅府最近临近过年,资金有限,所以那个钱就算是你的压岁钱。过年的话,今年你就算提前奖励了。也就是说不会再给你钱了,过年的一切花费由你个人自付。”
    说完,于凤至就转身离开了,柳烟煞白着脸,手上的金珍珠耳环顿时好烫手。
    他怎么能这么狠心!
    明知道我每个月花费最高,不给钱了,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该死的丫头!
    都是她搞得鬼,给我等着!
    帷幔后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