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33 | 浏览:976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凤倾良缘:有多少人可以痴恋守候半个世纪,死了也想合葬 ...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回到客房里,躺在这陌生的地方,风尘已经习惯了这冰冷的感觉,陌生的环境总比那生不如死的非人折磨要好吧!
    好不容易才逃离那个魔鬼般的地方,我是绝对不会再回去的!
    不管做什么都行,即便是毁了一生也无所谓!
    想到刚柳烟的话,红艳的唇扯出了一丝苦笑,提线木偶还能有自己的人生吗?
    真是可笑!那种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虽然在她的心里,一直都记得许诺带她离开的男子,可那是自己不能触及的人呀!要怪也只怪自己没有福分,生了一条任人宰割的贱命。
    合上的眼睑轻轻地颤抖,眼角有液体悄悄地滑落,掩进颈项里。
    是夜,哀伤了几分,不知是为了这深院中的谁。
    昨夜愉快的畅聊后,今日于凤至的心情特别的好,早早就起来洗簌,去别院里向大帅和四夫人请了安,然后就出门了。
    兴许是受了影响,天空中也出现了久违的太阳,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大街上的行人脸上都挂着笑,整个京城都活了起来。
    穿梭在人海中,看见有些商铺已经开始售卖年货了,于凤至回头问了问竹桃,“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竹桃想了一会儿,回答于凤至说:“没记错的话,应该快月半了,我记得小姐母亲的生辰应该就是过几日了。”
    这么快呢!
    一晃自己都嫁人有小半年了,是该回去看看了。
    “小姐可想到这次给夫人准备什么惊喜呢?”一想到往年于凤至给家里每个人亲手准备的惊喜就心痒了。
    还记得去年老管家过生辰时,按照于家的规矩,下人的生辰不管以什么理由都是不允许摆上台面来过的,结果于凤至却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那个老管家身体随着年龄的增加也愈渐不行了,打算做完今年就回家去的。
    于凤至硬是苦苦哀求于文斗好久,说尽好话,才答应在家里给老管家小办一次生辰,那天老管家婆娑着老眼直直跪下,想磕头感谢于凤至的恩德,结果被于凤至给拉了起来。
    她只是面带笑容的说:“应该是我们家人感谢你才是,把于府打理得井井有条,这个就当是我们对你的感恩了。”
    这样心善的她,在将来某天要有怎样的动力才能下得狠亲手杀了那么多的人。
    于凤至没有回答竹桃,只是脸上却多了几分苦恼,隐隐约约有点担忧。
    季山拿着一张暗红色的请帖推开了书房虚掩着的门,“少帅,于府派人送来了请帖,说是过几日是少夫人母亲的生辰,请你带着少夫人一起回府吃个团圆饭。”
    “噢?”上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扬的语调已经泄露他的心情。
    季山以为按照张学良以往的性子肯定是毫无疑问地拒绝的,可这次不同,这可是少夫人的母亲呀,所以为了慎重,季山耐心地等着张学良的回答。
    张学良在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小女人这次看你听不听我的话。
    “必须去!还要好好准备准备才行!走,我们找少夫人商量去!”话音还没落就起身迈出了书房。
    季山只能跟在后面,哀叹着摆头,少夫人这又是要遭罪了吧!
    每次看到少帅露出邪痞的笑,准没好事发生,还希望祖宗保佑,少帅这次千万别弄出什么大事来,要不大帅肯定要让我滚蛋了。
    盯着张学良嚣张的背影,心里只能为自己默默哀悼着。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三章 突然转变的态度
    于凤至在竹桃的陪同下换了几家药铺才勉强凑到自己要的几味药材,可是质量都不怎么合心意。
    刚进青松苑,季山就拦下了竹桃,打量着她手上的药,“竹桃,这是给谁买的药?”
    “这个呀,是少夫人想放入香袋,送给夫人的。可惜都不好。”
    于凤至知道母亲身子一向都不怎么好,就寻思着送她一个香袋,里面放一些药材,可以安心养神,可是吧,这药铺里的都是些掺假的东西,也没买到什么好的,这大冬天的也找不到花枝可取。
    季山一副我懂了的样子,转悠着离开了。
    一身帅气的西装,张学良在榻上正跷着腿,手里夹着烟,性感的薄唇哼着小曲儿,心情很是愉快。
    见到于凤至进来了,腾地下了榻,跑到跟前,“大姐,想好给咱妈买什么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脱下大衣,露出用金丝勾勒着牡丹的月牙白旗袍,将女子丰腴饱满的身姿修饰地恰到好处,不得不称赞这挑选旗袍和做旗袍的人手艺精湛。
    “打算亲手做个香袋,去庙里祈个福,保母亲平安。”
    亲手做?
    “大姐手这么巧,不知道我能不能有幸拥有一个呢?”被张学良从后面拥着,被迫承受着他身上的力。
    于凤至脑袋压根就忘了思考,更别提听清他在说什么了。
    张学良本意只是想逗逗于凤至的,才将头搁放在了她的脖颈处,结果嗅着她身上隐约的茉莉清香味儿混合着淡淡药香,整个人情不自禁地陷了进去。
    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还不满足地用湿润的舌尖舔了舔雪白的颈项。
    怀里的人儿像只受了惊吓的小鹿,全身正在发抖。
    于凤至从没想到,也没期望过,某一天他会对自己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
    他有劲儿的舌尖触及到肌肤的那一刻,一片火热直燃到于凤至的心底,拨人心弦,整个身子像是处在火热中。
    今天的张学良显然是不正常的,规整的衣服,嬉笑的面容,上扬的桃花眼,无一不再提醒着她,这不该是他面对自己的表现,肯定不单纯。
    清醒点吧,别被蒙骗了!
    扭在一起的手指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有些恢复清明的头脑,下意识地逃离开了他的圈绕,向前了两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明明是严冬,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于凤至白皙的额头上却已经渗出了密密的细汗,背脊僵硬着,完全失去了理智,不知道自己的举动是不是惹怒了他。
    小女人的神色丝丝不差地全落进了张学良的黑眸里,惹无数女子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遐想渴望的唇瓣微微一动,眼里全是挑逗得逞的精光。
    真是意料之中的清秀可人,和前几次一样,浅尝就让人着迷呐!
    如果慢慢品味,啧啧,真不敢深想!
    静默的空气中残留着淡淡的彩色味道,挑拨的情丝越来越复杂,房里的人似乎离原来的意图越来越远,而毫不自知。
    天蒙蒙亮,季山安排好一切后,便来青松苑了。
    张学良昨天本来是打算带于凤至去一个地方的,结果被他自己给破坏搅局了,只好推到了今日。
    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可想起昨日的谈话,张学良看着侧着身睡得正香的人儿,意味深远地勾起了唇角。
    于凤至睁开眼时,红色的车顶,让她暂时慌了神。
    这是哪儿?
    自己不是在睡觉吗?怎么就在车上了?!
    仔细一看,咦,这不是他的车吗?
    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熟悉的灰色大衣,顿时心里安了许多。
    推开车门,一阵寒风扑面而来,携带着浓郁的花香。
    于凤至小心翼翼地向不远处的草屋走去,白茫茫之中,渐渐靠近,有个身影越发清晰,硬朗的五官,修长的身姿,含笑的桃花眼,深深地注视着向自己走来的女子。
    女子踮起脚尖,取出怀里的手帕,轻轻擦着男人头上沾着的露气,男人伸手拢了拢女子有些凌乱的青丝,挽过耳后,眸子里是滴出水的温柔。
    微微一笑,倾城倾心。
    抱着花束傻愣愣地站在后面的季山和满脸皱纹的彦老头眼里都蓄满了泪,眼前是多深情的一幕啊!
    彦老头伸手摸了把眼,有些感慨地说:“这孩子这么深情的样子,简直和他父亲年轻时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真不知道是好是坏呢,唉~”
    季山知道彦老头的担忧是什么,何止是他一个人担忧呢。
    自家的少帅,从来没有这样柔情似水的待过任何一个女子,这次遇见少夫人,能有个人陪他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就怕他越来越像大帅,最后也只是负了一片痴心。
    于凤至在看到张学良的身影时,触及到他灼热的目光,心跳便漏了半拍。
    就那样让自己沦陷吧,成为他的奴,一次便足以慰藉一世!
    被浓密的柔情包围,黑色的瞳孔里倒影着自己,仿佛那就是一个世界,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天地。
    张学良握着于凤至的手,放在嘴边哈着气,说出来的话,不自觉地染上了满满的温情。
    “怎么不在车里等我呢?看这手都快成冰块儿了,要是冻伤了还怎么帮咱妈做香袋祈福?”责备的话语包裹着甜甜的蜜滋,润到了心底。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于凤至听着张学良磁性的声音,终是烫了耳根,羞赧地收回手,“没事儿,我可没那么娇气。”
    带着刚睡醒的鼻音,恍惚是在向张学良撒着娇。
    微凉的指尖轻轻点了点小巧的鼻头,拉起手,向里走了去。
    走进密不透风的玻璃房内,眼前的世界,像是春天,像是百花齐放的花会,侧头看着身旁的男子,满眼皆是不可思议。
    于凤至倾下身,凑近一嗅,闭上眼睛,心神舒畅。
    这不正是自己要找的天竺葵吗?这么娇艳的花如果做成香袋那效果尤佳。
    张学良特意让季山连夜去查了查于凤至母亲的身子状况,一大早就带着于凤至赶到了彦老头的花圃里。
    为此还被彦老头修理了一番。
    彦老头是张学良生母的一个朋友,算是见证了他父母的爱情,当时轰动了家族的婚姻,最后不知是个红颜薄命,还是怪人心已死,生下张学良便离世了。
    他的心里一直是记恨张作霖的,知道张学良现在成天晃荡无所事事,痞子痞气的,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每次一碰到就会往死里打一顿。
    过后又会一个人喝闷酒。
    这个花圃算是张学良生母留下的唯一一样东西了吧,里面不仅仅是无数种名贵罕见的花,还有很多已经少见的药材。
    这些都是他母亲几乎倾尽心血培育出来的,现在彦老头显然将其养得更好了。
    一听张学良是带自家夫人来采药的,一张黑得发臭的老脸始终板着,心里却很是舒坦,这个傻小子终于有个人让他上心了,但愿他比他母亲更好。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四章 缘孽
    张学良被彦老头直接赶出了花圃,留下于凤至一人在里面。
    整个花圃里还飘荡着张学良的嘶吼:“彦老头,你别乱来,不然老子饶不了你!”
    这老东西把我赶出来是想干嘛?再怎么说那也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儿,理应该留点面子给自己,居然把我轰出来了,绝不能忍!
    季山放完东西,就看见自家少帅张牙舞爪地在花圃的门口,嘴里一个人还絮絮叨叨的,活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滑稽极了。
    收起发笑的表情,一脸严肃正经地走到张学良面前:“少帅,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什么时候去庙里?”回头看到季山憋笑的样子,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好像有些过头了。
    一脚搭在竹门上,两只手大张开,耳朵贴在门缝上,嘴里还细碎念着,和个无赖没两样。
    张学良大方的站直身子,耷拉下一张脸,浓眉微蹙,俊俏的五官自显威严,给人一种压迫感,丝毫不觉得刚刚自己有多尴尬,仿佛不存在那一幕。
    弹了弹白色西装袖口,气势洋洋地走向车去,留下季山莫名其妙的眼神。
    彦老头第一眼看到于凤至时就知道,那孩子遇到良人了。
    虽然平时他和自己一见面就是不和,但他的事哪些是真的,哪些是为了糊弄玄虚,虚张声势,彦老头心里都一清二楚。
    知道现在的局势还不利于张学良直接露面,大手大脚的开展动作,他的实力也只能暗着使。可他那冲动**的脾气总会坏事的,如果这个女子一直在他身边的话,那自己也就放心多了。
    看来那个张作霖总算是做了一件像人的事了。
    就在外面的某人要再度暴走前,于凤至终于眉眼带笑地出来了。
    一上车,张学良就迫不及待地问了起来,“那个死老头给你说了什么?是不是诋毁了我?你们怎么聊了那么久?”
    于凤至想到彦老头说张学良小时候淘气到扔鞭炮在人鞋里,炸了狗窝,掏鸟蛋却摔在了牛粪上,臭了整整七日,谁都离他远远的。一下没忍住就“噗哧!”笑出了声来。
    张学良脸直接黑透了底,这到底是什么让这小女人笑得眉眼开怀还停不下来。
    “抱歉,失礼了。”
    抬起白玉般的手掩了掩朱唇,还是泄露了心里的那一抹笑意。
    张学良早已不能淡定了,佯装出来的从容也不顾了,直接一把拉过还在低头嗤笑的于凤至,修长的手指捏着白皙的下巴,摩挲着,桃花眼正是充满了怒火,随时都能将于凤至燃烧殆尽。
    心里警惕到,眼前这个男子很危险,不能再**了。
    “于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凤至,不许再笑了!今天那个死老头还和你说了什么?嗯?”充满怒气的尾音,认真的表情让于凤至收敛起了笑意,又是平淡无奇的语气。
    “就是你小时候的一些事,也没有什么了。”
    挣脱开张学良的钳制,转头望向了窗外,思绪纷飞,姣好的容颜上带着迷离,宛如雾中看花。
    不甘心的张学良看见她不想搭理自己,此刻浑身又散发着疏离的气息,也只好作罢!
    靠在车座上,心里头还是忍不住琢磨这彦老头到底说了什么,单单是揭露了自己的一些糗事,肯定是不现实的。
    那又是什么能使她闭口不谈呢?
    快过年的庙里,特别的热闹,来祈福求签的人络绎不绝。
    下车后,张学良将于凤至半搂在怀里,避开了人群的推挤。
    一方小小的空间里,满是温暖。
    于凤至不是娇滴滴的千金小姐,但也逃不过是个女人,想要得到自己爱的人的宠爱,窝在他宽厚温暖的胸前,安心地前行,有他在,风雨又何妨。
    就这样两个人相依偎着一直走下去吧,走到暮年将至,走到下个一辈子,走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如果真的逃脱不了,能不能慢点来呀!让我再多贪婪一会儿他的怀抱。
    爱了一个肩负使命的人,这一生注定不能平凡地过,但愿我能坚持到云开月明的那天吧!
    两人进入大堂后,于凤至双手合十,虔诚的祈求。
    不信这些的张学良,第一次来这儿,觉得也没什么意思,便到庙里瞎转悠去了。知道那个自己心爱的男子离开了,于凤至才转身去了后院。
    高大茂密的姻缘树下,许多女子正在求签,于凤至迈开步子也微笑着向老僧求了一支。
    心里忐忑不安,这是她第一次来求签,而且还是姻缘签,紧握着签久久不敢松开手,老僧慈祥的目光一直带笑的看着她,“给我吧,夫人,该你的逃不开的。”伸手接过了签。
    听着老僧的话,迎上他和蔼的目光,心里静下来了很多,似乎真的做好了接受这一切的准备。
    只有两个字,缘孽。
    老僧不禁再次抬眼细细打量着于凤至,最后给了她一个姻缘带,拍了拍她的手,“坚持哪,孩子。”
    又继续给其他人解签了。
    留给于凤至一片茫然。
    于凤至亲手将写着“凤至汉卿”的姻缘带系在了姻缘树上,和着众多的女子一样,期盼自己有段美好难忘的爱情。
    即使现在已经成了定局,难以改变。想着刚刚老僧的举动,于凤至知道这个签不算好,但也算不上太坏。
    这真的不是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孽缘吗?
    似水的双眸轻垂,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了内心的纠结。
    烟青色的衣裙被寒风带起一角,又缓缓落下,就像她此刻的心情,十分沉重。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五章 忽明忽暗的关系
    远远就看见傻女人站在那儿痴痴望着姻缘树,两条柳眉都快打结了,莫非还在想彦老头的事?
    “怎么又发呆了?”如大提琴般的嗓音至身后传来。
    “啊?没什么,我好了,我们回去吧。”
    “嗯?”
    未等张学良反应过来,于凤至便淡漠地离开了,连眼神都没愿意多给张学良一个。
    女人的脸比翻书还快呢,一会儿不见就晴天转阴了?唉……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没再开口说话,开车的季山也察觉出了不对劲的气氛,思考着要不要帮少帅缓解缓解,看他从上车便一直垮着脸,时不时地又侧头看看少夫人,不会是吵架了吧?!
    可少夫人似乎也不是能和少帅吵起来的人呐,那极有可能是少帅又凶了少夫人。
    不是看不起少帅,这少帅白在女人堆里混了那么久了,怎么和少夫人相处感觉比外面的做戏还难呢!
    季山一个人独自在心里给张学良下了定断书,可这次他的分析真的出现问题了。
    望着车窗外的于凤至现在的心里一团乱,她犹豫了,想要靠近又不敢。
    明明说好的保持距离,守着他就好。可回想起这两天他突然大转变的态度,对自己的万千柔情,她又义无反顾地陷了进去。
    每次的决定在没看到他那张妖冶的脸之前都是很坚定的,可只要他在面前出现这一切的建设都不复存在。
    爱与不爱,一念之间。
    可这却难倒了于凤至。
    自从那天过后,两个人的关系再次回到了之前,这让一直等在暗处的有心人又抓住了离间的机会。
    于夫人的生辰要到了,于凤至每天也忙里忙外的,总是不停地找事儿做,不仅帮老管家将下个月的账簿安排好了,就连各院需要的新年物质也筹备好了。
    这还不止,大帅府的事完了,直接向四夫人请求回了于府去帮忙准备母亲生辰宴会,一刻也不让自己停下来。
    竹桃也一步不落地跟着转悠,累得腰疼,连连叫季山救命。
    季山最近倒是闲得发慌,张学良正在计划年后要去见个外来的大使,想施行他的计划,领土不断失守,战火很快就会蔓延到这里,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
    这些事都必须他亲力亲为。
    季山听完竹桃描述的于凤至最近的行为,又自个儿思考了一会儿,觉得一定是上次在庙里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这好好的两个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比二月的天还变得快,这都是啥事儿呀!
    唉……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凤儿,过来歇会儿,看看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哪套衣服比较喜欢。”于夫人吩咐丫鬟们将十几套华服放在了里屋,自己向坐在窗前的于凤至走了去。
    “凤儿?”
    “怎么啦?”
    “你是生病了吗?感觉没有什么精气神儿呢!”
    于凤至站起身来,拉过于夫人的手,“母亲,别担心啦!我已经长大了,会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今儿可要好好养养,明天可是你的寿辰。”
    自家的女儿,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的心思,做母亲的又怎么会猜不到呢!
    昨日回来就一直笑着迎人,虽说表面上看上去比以前开朗了很多,但眉间的愁绪却多了,一个人待着时不再看书,而是拿着书发呆,一望就是一两个时辰。
    外面的多少也有些传言,看样子这孩子已经难以脱身了啊!
    只能自求多福吧!
    于夫人也没有戳穿于凤至的伪装,笑着说:“好好好!那你来帮我挑选衣服,好不好?”
    “嗯。”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该再让自己这样消沉下去,感觉这已经不是自己了。
    色如春晓之花,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淡粉色的洋装,束起盈盈一握的细腰,迷人的蝴蝶骨若隐若现,行经之处,淡淡的茉莉飘洒余空。
    墨色的发丝做成了当下比较流行的卷发,配上她天然温和如莲的气质,如精灵一般动人。
    眼前的于凤至又给了张学良一个惊喜。
    挽着母亲出来时就看到了厅里坐在父亲旁边的张学良。
    深色的西装下是挺拔的身躯,白皙立体的脸庞,透着隐约的俊冷,深邃的桃花眼里,泛着迷人的光芒,高挺的鼻子下是一张性感的薄唇。
    表面看上去就像是个放荡不羁的公子哥,可只有注意的人才能发现鹰眸里闪着精光,有些骇人。
    他不管到哪儿都是那样地耀眼,就像是黑夜中的启明星,熠熠发光。
    看看这才刚到就有人围上前去了。
    张学良的身边正站在一位穿着鹅黄色的洋装,头上的礼帽小巧而精致,一脸花痴的女子,恰巧于凤至认识。
    那是于家的一个偏房表妹,这个表妹在她县城里已是臭名昭著,四处乱情,夜不归家,更有人戏说连院里的妓子都比不上。
    听家里人说最近好像又勾搭了京城的一家富家公子,正打算蒙骗人娶她呢!
    于凤至自己倒是没什么印象,模模糊糊记得小时候一起上过一段时间学堂吧,后来也是因为自己性子比较安静也就渐渐疏远了,没了联系。
    这好像也是这么久来第一次见到吧!
    看着张学良嬉笑地和她交谈着,心里升起莫名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