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36 | 浏览:1153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凤倾良缘:有多少人可以痴恋守候半个世纪,死了也想合葬 ...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就红了,情绪有些激动。
    “轩儿,是你吗?”她颤抖着声音不敢上前认,毕竟有段时间没见到了,眼前的人现在的面容真的很是俊朗,虽然有些偏瘦,可还是挡不住他身上独具的气质。
    倒是张吕轩一眼就认出了四夫人,“奶奶!真的是你!”
    他还以为柳姨骗他的呢,没想到真的见到了。
    一个健步就上前抱住了她。
    听到张吕轩的那声奶奶,就连一边的季山都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明明就该好好生活在一起的家人,怎么会走到这样的地步呢!
    他轻手轻脚地退出了房间,将门关了上,为他们留下足够的时间,这么久没有见到了,想必有很多话要说吧。
    四夫人拉着张吕轩坐下,看着他这一身衣服,应该过得还不错吧,“轩儿,你都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你姐姐她们一直在找你有一段时间了?”
    “他们在找我?对了,忘了!”
    张吕轩突然想起柳姨给他说的话,让季山帮忙联系姐姐,结果一看到奶奶居然忘了。
    “奶奶,我要先找找刚才那个人,你等会儿哈。”
    不等四夫人再说什么,他一溜烟就跑了。
    他出去才知道,虽然营地来了不下二十次了,可是还是对内结构不怎么熟悉,于是就随手抓了一个士兵,“喂喂喂,那个穿黑衣服的人在哪儿呀?”
    “回三少爷,您说的是季山吧。”
    “对对对!!!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是这样的,季山是我们这儿的管事,我们一般叫他三儿,他平时都是在东边屋子里,你去那儿找他吧!”
    张吕轩一边说谢谢,一边撒腿就跑,就他那身衣服怎么也不符合他那飞舞张扬的性子呀!
    这真的是他们的三少爷吗?怎么和街边儿的混混无赖一样。
    想想他们的夫人和司令怎么这三少爷一点也没有遗传到呢?
    唉……
    “那个季山在吗?我找你有急事!”张吕轩急急忙忙推开东边房屋的门,四处张望着。
    季山看到张吕轩进来,站起了身,“三少爷,不用急,我已经给你姐姐打过电话了,你不用担心了。”
    一屁股坐下,喘着粗气,“唉,你不早说,害我慌慌张张这么久,还以为把柳姨交代的事忘了呢!”
    听到他说一长段话,季山就只听清楚了两个字,“柳姨?”
    “不是,不是!你听错了,我说的刘姨,就是刚才送我过来的一个女子,她无子女,刚好救了我,并且收留了我而已,对对对,就是这样的。”
    他嬉笑着掩饰着刚才自己说错的话,担心会被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季山看出什么来,他可是答应了柳姨不会告诉别人的,要是被知道了,那可就完蛋了。
    看到张吕轩这般急于解释的样子,季山总觉得这个‘刘姨’会不会就是那个人,在这京城里恐怕也只有她知道自己在这儿了吧,可是为什么她要藏着呢?
    季山的眼神有些缥缈,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吕轩看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心也安了,于是往外走着,该是去看看六叔了。
    一路上他都有些心不在焉,他已经有大半天没有回去了,不知道柳姨现在怎么样了,算了,等晚上回去就知道了。
    “奶奶,奶奶……”
    张吕轩死活都改不掉的性子就是从来不会好好走路,甚至可以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好好走路’。
    这不又是上蹿下跳的,营地里的士兵都很怪异地看着他,总觉得怀疑这是不是三少爷。
    就在张吕轩要回到刚才四夫人的那间屋子时,被一只有劲儿的大手给抓住了,用力往后一拉,又被带离了房间,一直是往营地外走。
    被人莫名其妙地给拖走,张吕轩整个人都炸了毛,大声嚷着,“喂喂喂……你是谁呀?居然敢这样对我!”
    手脚也一点闲不下来,群魔乱舞着,四处踢打,一只手拉着他的后衣领,照样充耳不闻地往前走,直到一辆车前,他才放开了张吕轩。
    这一放开,张吕轩整个人就火了,“那个季山,你是没听到我说话吗?不是叫你放手吗?听不懂是吧!干嘛要拦着我去找奶奶呀?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爷今天就跟你没完没了了!”
    一只手撑着车门,斜靠着身子,看着面前毫无表情的季山,心里不禁狂吐槽,这什么脸呀!
    以为瑛子姐的脸最难看了,没想到这人更甚一筹,一脸冰霜,一看就是上辈子得罪了上帝。
    自从张吕轩一踏进营地的门,他就下意识地看着他的动作,说话的语气以及方式,就在刚才那句‘爷今天就跟你没完没了了’像极了,真的是太像了司令了。
    想当初司令年轻的时候,说话的语气就是这般,可以说还要更甚,就是这位三少爷看上去更像是痞子混混。
    “如果你想让你奶奶因为你六叔的事再伤心一次的话,那你就去吧,我不拦你!”他直接绕了一圈,从另外一侧坐上了车。
    看张吕轩还不动,又添了一句,“怎么,现在又不急着去看你六叔了?”
    “去!怎么不去?”他硬是将自己内心翻涌着的感情压了下去,恨得牙痒痒,这季山怎么就这么张狂呢!
    刚才那么恭敬地还叫自己三少爷,难道都是假的?现在才是他的真面目?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完蛋了,自己不会是落到一狠角色手里了吧,那还怎么活呀!
    一上车,张吕轩正襟危坐着,时不时地偷瞄一眼身边的季山,看他的样子,也算得上是一个美男子了,怎么就不知道温和一些呢?
    他侧了侧头,慢慢挪动着屁股,向季山靠了靠,脸都快凑到一起了。
    对于他的无赖,季山是真的不能忍受了,直接一巴掌将他推回了原位,“我对三少爷不感兴趣,有话直说。”
    被推得脸疼的张吕轩听他这样说,翻了翻白眼,“你对我不感兴趣?我对你还不感兴趣呢!哼!”
    张吕轩头一转,就望向了窗外,不到十分钟又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我说,那个季山啊,我就想问问你刚才一口一个‘三少爷’的,现在又是一脸冰霜,我就想知道您老是不是在玩我?”
    这个问题,张吕轩实在是纠结。
    听到张吕轩这样问,他心里觉得这‘三少爷’真的是没救了,看来真的要替司令好好‘管管’他才行呀!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六年后
    “怎么不说话了?”
    很久没有回声,张吕轩又侧头盯着季山。
    季山有些无奈,很认真地看着他,“你的确是三少爷,最初我被你这身衣服给骗了,所以为了司令,从下一刻我一定会好好替司令看着你。”
    “你……难道我这身衣服不好吗?这可是我柳姨……刘姨给我的!”听到他质疑自己的衣服,张吕轩立刻就急了。
    “没说衣服不好看,就是不怎么符合你这人而已。”看了看张吕轩不服气地脸,季山直接推门下了车,“到了,下来吧!”
    好奇地看了看周围,怎么到中街上来了?
    “不是说去找六叔吗?怎么到中街了?”他可不认为他会好心带他来看美女,虽然他知道前面不远就是京城很红火的月虹家。
    季山并没有理由打算回答他,直接往前走,一句话也不说。
    后面的张吕轩伸了伸**,“切……不说算了。”
    再次踏进这里,季山的内心很是压抑,甚至是不愿意来,可是为了三少爷,即使再不想面对也要忍着。
    “哇……你真的是来这儿的呀?”看到季山毫不犹豫地踏进月虹家,张吕轩连蹦带跳地跟了进去,心里还在想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心思,可是当他上到楼上,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
    季山静静地站在一个骨灰盒前,手里端着一杯酒,没有灯光,黑夜终会让人悲伤加重几分。
    张吕轩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到季山身旁的,又是如何颤抖着手将一杯酒放在了骨灰盒前,上面那两个黑色的字烫红了他的眼,曾经的一幕幕,过往的种种闪过他的眼前。
    连续喝了三杯酒,他才开了口,声音说不出的低沉,“六叔,轩儿回来了。”
    指尖搭上骨灰盒,冰凉的冷意透过手心传到了心底,为什么不能等等自己呢?
    六叔,你不是说等我回来要带我去看你的妹妹吗?你怎么就忘了呢?你答应了要教我打拳的,现在你不在了,谁来教我呢?
    “六叔,对不起,轩儿来晚了。”
    “对不起……”
    一声声道歉回荡在屋子里,激荡在季山的心里,他没想到三少爷对六爷的感情会这么深,他慢慢下了楼,留给了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
    站在门口台阶上,季山一支烟接着一支烟,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痛苦,有时候他会想宁愿自己代替六爷去死,代替司令被囚,代替杜少坐牢,那样自己会不会比现在好受一些。
    然而命运不会再次重新洗牌。
    地上的烟头已经有一堆了,张吕轩才迈着沉重的步子出来,看了眼季山,夺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过他手里的半支烟含在了嘴里,大步往前走,还挥着手。
    “我就不回去了,你帮我好好照顾奶奶。”
    本来想要站起身去追他,可是看到张吕轩的背影,又抬头看了看,伸手想要再掏一支烟,结果只有烟盒了,便转身将门关好,往车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月虹家灯牌已经不亮了,四处抖落上了灰。
    独自离开的张吕轩是逃跑了,他不想自己不爷们儿的一面被季山看到,那会多丢人呀!
    从来没有想过再次见面会是一个人对着冰冷的木盒子,会是一个人自言自语。
    此刻的他,只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哭一场,结果绕来绕去,他又回到了月虹家门口。
    他没有进去,只是静静地看着二楼紧闭的窗户,倔强的包着眼泪,手握成拳,青筋都暴起了。
    没有人知道他的痛和伤将要把他淹没了。
    抬头看看,天已经黑了,背过灯光,他一步一步地远离月虹家。
    六叔,等我,我会带你回家。
    又只有一个人的冷清,柳烟有些哭笑,没想到,短短的相处下来,自己居然对那臭小子有感情了,还真的奇怪。
    可那小子不该待在这儿浪费时间,以后的路还很长。
    这一夜,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睡不着,买醉到天明。
    白宛城里的张吕珣还在围着训练场一圈一圈地奔跑,身上的衣服早已经可以挤出水来了,白嫩的皮肤在一个多月的磨练中成熟了许多,露出的手臂上大大小小的伤痕看得人触目惊心。
    半个时辰后,终于完成了今天的体能训练,张吕珣甩了甩头,豆大的汗水洒在了地上,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人,孙锦睿眼里是欣慰和自豪,是没有料想到的结果。
    他会有如此惊人的毅力和爆发力,看来这孩子的话真的会实现的。
    恭敬地行了一个军礼,“少将!”
    “去吧,洗个澡好好休息。”
    连续不断的训练,张吕珣从最初的承受不住,满身的伤,到现在的习惯,都是心里的那股意念支撑着他。
    他身上的担子和责任,他都清楚不仅仅是找到张吕轩,还有更多。
    加倍的努力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在他的房间里,他申请了一张书桌和书架,一排排的军事政治实践理论书是他每天睡前的食粮。他知道光是有蛮力,有拳头是解决不了所有问题的,知识是必不可少的。
    而且这也为他以后的发展做了很好的准备。
    孙锦睿没有想过让张吕珣只是纸上谈兵,就在又一个半月后,他给了张吕珣人生中的第一场仗,虽然不大,但是却激发了张吕珣心底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的战斗欲望。
    从被动到主动请缨,短短几年时间他手里的军力可是说几万了,而在孙锦睿的推荐下张吕珣这个名字也成功入了总军政处领导的耳朵里。
    即使是在纽约的张吕瑛也知道了。
    手里抱着书经过报刊时,报刊的老板顺手地给了她一份报纸,“瑛子,今天新到的报纸。”
    淡淡的笑容在她的脸上绽放着,“谢谢。”
    一边走,一边看着报纸,当看到国内那一版时,张吕瑛的眼泪吧嗒地打在了报纸上,拿着书的手指不断收紧。
    上面的男子一身戎装,面色俊朗,庄严伫立。
    身边的几个大字,白宛城新晋年轻少校张吕珣。
    那是她的弟弟,整整六年了,他都去哪儿了。
    当初失去他的消息时,张吕瑛每天都哭着度过黑夜,一个人在纽约这个陌生的地方,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时候她也想要回国,可是心里却又舍不得,在这里还有她的家,她的丈夫。
    终于再次看到他了。
    张吕瑛坐在街头的椅子上,看着梧桐叶又落了,飘飘洒洒地落在她的周围,妈妈你们现在又在哪儿呢?过得还好吗?
    你们看没看到这个好消息呢!
    在这六年里,于凤至陪着张学良秘密转移了不下十个地方,从贵州省修文县阳明洞到麒麟洞,又转移至刘育乡,不久又被人发现,只好再次连夜转移阳郎坝,一路上不停地奔波受累是于凤至的病情越来越重。
    在蒋见了张学良不久后,他们被带到了台湾,一直过着软禁的生活。
    长久以来的身心折磨让张学良沉静了下来。
    岁月的风霜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爬上了皱纹。
    “咳咳咳……”于凤至的咳嗽声打断了他的思考,他连忙转身查看她的状况。
    他伸手按住了想要起身的于凤至,“你快躺好,别动。”
    眼前的女子又是长发及腰了,可惜却面色憔悴,他的心里一阵愧疚。
    都是自己将她害了,毁了她的一生,要是当初自己坚持不娶,或许就不会害她这般辛苦了。
    张学良再一次后悔了当初,可是这一次不是不愿意,而是心疼她,心疼这个为自己无怨无悔付出的女子。
    这几年的日夜相处下来,她发现即使眼前的这个人再落魄,爱了就会一直相守下去,不离不弃才是她的信仰。
    而她自己不争气地身子居然因为反反复复的天气越来越弱了,现在几乎每天都要躺在床上。
    就连做饭也很是费力。
    看到这样的于凤至张学良也很痛心,他已经不仅一次劝说她回美国就医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了,可是她却说一直说还没到时候。
    每次张学良问她到底想要等什么,她也闭口不提,只是说不放心他一个人,想要多陪陪他。
    他怎么会知道于凤至等的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亦或是会不会来。
    可是于凤至有预感她一定会来,一定会。
    台湾的某一处住地,一个女子正在咖啡厅里等人,静静地侧脸还是那般明艳动人,一点也看不出是经历了岁月桑田的人。
    蒋抬脚进入,在女子的对面坐了下来。
    女子没有说话直接从包里拿出一个大信封推到了蒋的面前。
    蒋半疑惑着将信封打开了一个口,朝里面看了看,再次抬头脸上就带着笑容,“说吧,风尘小姐想要什么?”
    带着白手套的手指轻轻搅动着咖啡,浅啄一口,唇齿留香。
    “蒋先生既然这么爽快,风尘也不拐弯抹角了。其实我也只有两个要求,相信比起我给蒋先生的东西是非常值的。”风尘勾画着眼线的眼尾向上扬着,女人的明媚被她展现得淋漓尽致。
    好像总会让人想起凝香阁的她,可是却又有哪里不一样了。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一百四十八章 柳烟的一生枉顾
    “第一,我希望蒋先生能够放了京城的杜飞阳,当年的那件事我也查过了,我想事情的真实情况蒋先生应该比我更清楚吧!要是我将这件事告诉司令夫人,你觉得她会就此罢休吗?”
    好久没有过赤裸裸的挑衅威胁,蒋打量着眼前的女子,明明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她却那般淡定从容,让他不禁又想起了六年前在南京城的时候,也有一个女子。
    “说说你第二个要求吧!”他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决,而是让风尘说第二个要求。
    风尘也不急,招手示意服务生来一份甜点并且换一杯热咖啡。
    服务生离开后,她斜靠在了椅子上,视线望向了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让我去照顾张司令,换她出来吧!”
    她的脸上风轻云淡,看不出一丝情绪。
    这是蒋没想到的,点燃一支烟,却不抽,任由它在指尖燃过,同样看着窗外,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直到风尘点的甜点被端了上来,蒋才扔了手里的烟,“两个我都同意,前提是不能泄露任何消息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守信。”
    已到中年的蒋依旧是中气十足,说完话,站起身将信封塞进了大衣里转身离开了咖啡厅。留下风尘一个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面前新点的咖啡正冒着烟。
    哥,你看到了吗?
    我这样做,你也支持对吗?
    风尘的眼眶何时已经湿了,她的背影瞬间染上了孤独落寞。
    自从那天离开后,这应该是张吕轩第一次回京城了,而且还是季山通知他的,说是有紧急的事,必须要回来。
    六年的洗礼,他四处的混迹,没想到居然回了妈妈的故乡,顺理成章地找到了自己的姥姥姥爷,接管了于家的商铺,渐渐地变得稳重。
    这一次他回来除了见季山,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就是柳姨。
    然而事情往往都是出乎意料,有人高兴之时就会有人落泪。
    京城在杜飞阳被释放后慢慢地又兴旺起来,虽然现在还不在他的手上,可是京城的大部分经济已是没问题了。
    营地季山已经全权负责,成了武馆,主要是教孩子一些拳脚健身防身。
    张吕轩刚进去,季山就拉着他往外走,一头雾水地跟着,“这是干什么?”
    还是老样子的季山一路沉默地将车开到了张家墓地的竹林外,双手紧握着方向盘,“三少爷,快进去吧,她还等着你。”
    熟悉的四周,石子铺的小路,木头篱笆的远门,什么都没变。
    走到门口时,虚掩着的门扉,张吕轩伸出的手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正在微微颤抖。
    床上的妇人似乎感觉到了来人的气息,用自认为很有精神的嗓音呼喊着:“张吕轩是你吗?”
    残破的的名字让他大步冲了进去。
    披散着花白的头发,满脸松弛的皱纹,努力睁大的眼睛,瘦小的身子骨,这个人是谁?
    张吕轩握住干枯的手,嘴张了好久才吐出一个音来,“柳姨……”
    怎么成这样了,明明那天他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为什么中途季山都没有告诉他!一连串的问题在他的心里盘旋着,堵着发慌。
    “来……扶我起来。”柳烟伸出手想要起来,张吕轩立刻将她小心地扶着靠在了床头。
    看到眼前的张吕轩,柳烟突然笑了,自己当初的决定的确是没错的,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应该很有出息了吧,也算是对得起他了。
    “你坐过来,我有些事要告诉你。”
    这次她知道自己的日子不久了,但是一直亏欠在心里的事情还没有说出来,她不想让任何一个人遗憾,所以叫张吕轩回来只是想要将这一切都告诉他,也算是了了自己的心愿了。
    张吕轩听话地坐了过去,手一直紧紧握着不放,眼里写满了倔强,谁也不会知道这一刻他想起了多年前的六叔,他一个人离开是不是也很痛苦。
    “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好好听着,听不懂就当是听故事记住就好了,以后见到你父亲了,替我转告给他。”
    柳烟身子太弱了,说不了几句话就不停咳嗽,张吕轩看得心疼极了,“柳姨,别说了,你好好养着身子,以后自己告诉他。”
    他刚要转身去找医生,柳烟抓住了她的手,向他摇头,“听话,柳姨的时日不多了,如果这个事情不说,柳姨走得不会安心的。”
    “好,我听你的,你别起来!”
    “你父亲一直很恨你爷爷,对于你爷爷即使是死也要维护我耿耿于怀,虽然这件事上我也很痛苦,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我去接近原藤田是你爷爷安排的,而风尘是后来我让原藤田留下来帮我的人,可惜我没有想到风尘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控制的女子,而且我自己的身份也不允许太过于凸显。
    当时你爷爷的火车班次的确是我说的,可是当时那是你爷爷他亲自决定的,为的就是夺过原藤田和蒋的耳目,让我将一封密文送出去。大帅说即使是死也不会向任何一方妥协,京城已经不安全了,原藤田迟早会躁动,四处的势力也不安分,要是那份密文落到了有心人的手里就完了,他让不管怎么样都要好好保管着。”
    柳烟将一个用布裹着的东西拿了出来,递在了张吕轩的手上,“记得,你不能看,要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好好保管,如果实在不能就将它烧掉吧!”
    其实说出来她心里的千斤石头终于落地了,对于张学良会不会原谅她,感觉已经不重要了。
    人的一生就是这样,不可能每一件事按照你的规定来走,不会所有的收场都是美满,总会有一些遗憾去平衡。
    前半辈子遇到了大帅,轰轰烈烈,惹得了一身悔恨痛苦,后半辈子安静地生活,守着,却看到了平凡里的知足。
    或许她柳烟的这一辈子就该到此结束了。
    张吕轩看着柳姨慢慢闭上了眼,眼角处的那一滴泪滑落到了他的手背上,灼伤了**。
    听到这个所谓的故事,他的心情难以言喻,只能说一切都是天意,本该如此,不怪谁。
    他将那布打开,里面的内容仔细地看过印在了脑海里,最后点了火直接扔进了火盆里,等外面的季山看到冒烟进来时,已经燃烧得零零落落。
    张吕轩自己做主将柳姨葬进了张家墓地,四夫人知道是他的决定后也没有反对。
    在送走柳烟的那天,张吕轩拉住了季山,问出了困惑在心里的疑问,“为什么到最后你才告诉我?”
    季山靠在竹子上,习惯性地点烟,像是在念着什么,“三少爷,你记得每次我都让你写信回来吗?不要你打电话。你知道为什么吗?”
    见他不说话,自言自语一样,季山又絮叨着,“这都是她求我的,并不是你奶奶想看你写的字,而是每一封信都送给了她,你走后的不久,我就知道了你当时口中的‘刘姨’其实就是她。”
    像是又想起了那**,季山半眯着眼,“那天晚上很冷,应该是京城这几年来最冷的夜了,我半夜回城,在离营地不远的地方看到了她,当时寒风呼啸,而她却只穿了一件衣服就佝偻着背站在那里,静静着注视着营地的大门。
    当我下车要走向她时,她快速抬着腿就想要走,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腿脚不行了,我追上她,她好心不认识我,嘴里一直叫着臭小子,臭小子。
    那一声声‘臭小子’就像是魔咒一直回荡在我的耳边。
    因为我问什么她都不回答,没有办法,只好将她扶回来竹林。给她盖好被子,我看到屋子里唯一整洁的地方就是对面的那张床,不禁有些好奇,床上放了一身衣服,一看就是男子的,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到了你。”
    季山不用侧头也知道,身旁的人早已经失控了,可是他觉得这件事应该全部说完,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都应该。
    “那晚我没有走,在车里将就了**,第二天是她敲车门将我叫醒了,她问我怎么来了?看她的精神不像昨晚那般,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