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33 | 浏览:998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凤倾良缘:有多少人可以痴恋守候半个世纪,死了也想合葬 ...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 她懂我2
    于凤至看着他低头吃饭,虽然没有接自己的话,但她知道自己是猜对了。
    吃完饭的张学良又抽起了烟。
    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如此频繁的抽烟,问题是很难解决吗?
    “工作是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了吗?”于凤至收拾好碗碟,倒了一杯茶递给他。
    弹了弹烟灰,指尖忽明忽暗,低沉独特的嗓音渐渐响起,“这次冰冻事件,处理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也不难。只需要安全捎一封信回京,就会有人来解救了。”
    不等张学良继续说下去,她便悠悠地开口,“现在是没有合适人选吧?”清澈的双眸毫不避讳地注视着张学良,想从他的神情里得到肯定。
    “是呀,这儿没有一个人熟悉路线,又能躲过鬼子眼线,最后还能安全送达的。如果今天还不能找到人的话,那就我去吧。至少看在我的身份上,他们还不敢直接为难我。幸运的话,明天出发应该后日凌晨能到。”
    英俊的脸上一片凝重,这次路程是凶多吉少,他不怕死,就是觉得还有许多事没有做,不甘心。
    于凤至一惊,心里漏了一拍。
    他要亲自回去!!!
    不行!这肯定不妥!
    两个人周围寂静无声,掉根针都能听得见,空气都凝固了。
    刚才的话题好像有点沉重。
    还好季山欣喜的声音刺破了这越发低沉的气氛。
    “少帅!少帅!他们同意了!”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张学良面前,手里拿着刚刚差人送来的字条。
    张学良眉心一展,抢过字条捋平:经商量,我和谢老王老决定以个人名义送一份大礼给少夫人,就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了。到时候大礼就随少夫人打理。严某亲笔
    于凤至看到他喜上眉梢就知道等到好结果了,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弧度。
    刚还晴朗的俊脸,面对于凤至时又是疑惑重重,锐利的眼神又转向季山一动不动,直直看着,让他心里有些发毛,瘆得慌。
    “少帅,怎么了?”季山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语气中都少了刚才那份欣喜,多了一一抹心虚。
    “为何这说的是送给少夫人的礼,这与大姐有什么关系!不打算说说吗?”好整以暇地盯着季山,眼里满是戏谑。
    早就知道会被发现的,索性就拼了,反正只要那些人肯掏钱就行。
    一直没出声的于凤至拿过字条大概看了看,站起身来,望着满天飞舞的大雪,转过身,正对上张学良幽深的眸子。
    “汉卿,你别怪季山,是我想帮你分担点儿,才主动要求去的。那天刚好碰到季山拿着卷宗,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而自己恰巧和其中几家有些来往,也就顺便去试试。如果没这事我也打算向京城写文章的。”
    “你……”
    “我想到了!送信我有人选了,保证明早就能到!”
    自己怎么就忘了那个丫头呢!
    她肯定是不二人选!
    被突然打断的张学良,没有发火,但是有些吃惊。
    看着一直是知书达礼,淡然处之的于凤至居然激动地拉过自己的双手,细嫩柔软的肌肤贴上自己粗厚的手掌,别样的情愫在心头悄悄散开。
    深邃的目光里,落满了女子雀跃的神情。
    不等张学良反应,于凤至已经拉着他直直向书桌前走去,步子有些急,却还不忘让季山去营站将那个丫鬟给找来。
    待张学良坐下,她才反应过来方才自己的举止过头了,有些不好意思,头微垂着,低眉顺眼,安静极了。
    一抬头,这惹人怜的样子一丝不落地撞进了张学良的眼里,如花蕊般水嫩,又如果实般饱满的粉唇就静静的挂在上方,似乎等着自己去摘取。
    张学良鬼使神差地听从内心的本意,四瓣唇轻轻一触碰,又迅速离开,蜻蜓点水的吻。
    不管有过多少女人,混过多久的烟花之地,从未有女子碰过自己的唇。只因为觉得那是自己爱的人才有的资格,可刚自己居然主动亲了她。
    还真是不可思议的事,一手握着笔,一手磨着性感的薄唇,似乎在回味。
    软软的,湿湿润润的,还有股清香,从来没有尝过的感觉,还不耐,有些意犹未尽的抿了抿唇。
    从头到尾,于凤至都是茫然的,像是被吓到了。
    被自己的夫君亲,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初次尝试感情的于凤至和调情老手张学良比起来,那可是迟钝了许久。
    季山带着丫鬟过来敲门时,她清秀的小脸蛋上才扑上了片片红晕,季山看见自己的少夫人红着脸,低着头,和平时完全不一样,而少帅面色坦然的正在写信,也掩不住嘴角微扬。
    来回两人间的视线不禁多了些许暧昧,看来自己应该再晚点过来的。
    交代好一些注意事项后,张学良就派人将丫鬟送出了城。
    成败如何,明早自然便可见分晓。
    今夜,雪停了,出了月亮,照得雪地光亮光亮的,看来上天也有怜悯之心哪!
    这样的夜晚应该更好赶路吧,希望一切都顺利!
    夜深了,微弱的灯火还在跳动,倦人的烟雾里,黑色的眸子,无比有神,张学良就静静地站在那儿,对着窗外的月。
    经过下午的事,于凤至有点羞于面对他的,可是好不容易他今天答应回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营站休息,这是打算在这儿站**吗?
    于凤至长长的吐了口气,望着满是落寞的背影,心疼极了。
    这才刚刚开始,那以后的路可怎么是好?
    为他披上外衣,并肩站在一起,心疼的说:“歇着吧!不用担忧,我相信那个丫鬟会给我们带来好消息的,她哥哥是送报的,她精着呢。明天富商们也会送上大礼来。你不必太过着急。”
    悬着的心一刻都不敢松懈,富商这边没有消息,那么重要的事又让一个丫鬟去办,多少心里放不下。
    没有一个结果怎么能睡得着呀!
    细细的音调传入耳里,流进心窝,自己的担忧全然被身边这个女子说中了。
    短短的时间里,她给自己的惊喜不断,谜一样的女子,又这般懂我,或许留在身边还不错。
    扔掉手里的半截烟,关上窗户,将自己的外衣披在于凤至身上,宽厚有劲儿的臂弯揽着她往床走去,娇小的人儿安静地靠着自己。
    张学良心底有种名叫心安的东西正在四处蔓延,布满了全身,飘散着整个屋子。
    第二天,营站外就特别热闹,于凤至看身边的人,连睡觉也皱着眉心,不忍心吵着他,便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雪地上堆满了大米杂粮谷物,衣物被絮,还有蔬菜瓜果,就像是突然到了丰收季节。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章 回城
    看着富商们按照约定送来的东西,于凤至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有序的指挥着士兵将东西分发给百姓们,丝毫没发现身后的张学良正在眯着眼看着自己。
    眼前的她穿着一身淡绿色旗袍,肩上搭着莲花水印披肩,勾勒出完美的身姿。正认真的分配着任务,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面。
    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远的笑意,悄无声息地转身进了屋。
    于凤至安排完事时,刚好遇见一个士兵跑了进来,便拦着问了句:“是不是京城来人了?”
    她期许的眼神中更多的是害怕,怕自己听到不想听的答案,心里又紧了紧。
    士兵恭敬的回答于凤至:“是的,少夫人,刚送来的口信,说是冰冻物质已经准备就绪,过几日便能到达。”
    “那可真是太好了!”
    “什么事那么高兴?”
    于凤至仰着素净的小脸朝着台阶上的他奔去,周身全是快乐的因子,和平时那个安静地人儿判若两人,“汉卿,我们成功了!物质来了!”
    眉飞色舞的神情在这大雪天里分外的突显,严肃沉寂的营地好久没有这么清脆愉快的声音了。
    这个少夫人可真是福星哪!
    季山站在门口,望着院里的情景,心里也松了口气,有这样的少夫人在旁边,少帅一定会如虎添翼的。
    张学良没有回答,只是伸出节骨分明的食指轻轻地刮了刮眼前的小巧鼻梁,直接笑出了声,与于凤至的笑声有些不一样。
    更有劲儿,更响,更透彻,回荡在上空,久久不能散去。
    所有的士兵都傻眼了,刚刚那个是少帅?!
    自己没听错吧?整天一张苦瓜脸,让遇见他的人都会自动躲远的人,居然笑了,还笑得那么放纵。
    这不会是被鬼子弄得脑子坏掉了吧!
    不怪这些士兵胡思乱想,饶是每天跟着张学良屁股眼儿转动的季山下巴也快掉地上了。
    见过少帅冷笑。见过他嬉皮笑脸的痞子笑,但像今天这样发自肺腑的还真是头一回,少夫人英武呀!
    季山忍不住在心里给于凤至竖起了大拇指。
    终于解决营站的冰冻问题,他们又继续赶往下一个站点巡察。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张学良让季山直接带着他的亲笔书信回城去了,让他给每个站点的百姓都做点补给,今年这个严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撤呢。沿边的不安分因子太多了,不快点处理,恐怕下个遭殃的直接是自己的老窝了。
    幸运的是,接下来的路程都没什么大事,张学良急着回去筹备他的新计划,也只好稍做休息,便早早就返程了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于凤至觉得这一次,自己离他近了很多,至少接触到了他的世界边缘,如果他真的不能给自己情爱,那就这样做个帮他出主意的人也不错。
    他不爱自己,不能强人所难,默默地守着他一辈子也蛮好的。
    只要他允许自己爱他就足够了,别无他求。
    似水眼眸里饱着浓浓的爱意,奈何旁边的男子却正在闭眼休憩。如果此刻睁眼,定会看到于凤至那满眼情愫中掺杂着一缕期盼,盼着或许他们的爱情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或许他会对自己有一丝情。
    终究是轻轻阖上双眸,遮挡住了满眼的悲伤。
    回来的路程快了很多,两个人都很疲惫,一直靠在车上补眠,直到车进城时,突然猛地刹车,惊醒了两人。
    司机还没有来得及下车责怪,一个红衣女子便趴到了张学良坐的那边车窗口,“少帅,救救风尘吧!少帅,快救救风尘啊!风尘不想去服侍那个刘家少爷,风尘答应了少帅要在这儿等你来接我的!”
    精致的妆容早已不见踪影,发丝凌乱不堪,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明显遭人暴打了一顿。
    于凤至一看张学良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再看看窗外一直不停哭的女子,心到底还是软了。
    “你不去看看吗?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毫无波澜的语气里,张学良硬是感受到了一丝嫌弃,不由得他多想了半分,她这是嫌弃自己的意思吗?
    顿了一会儿,才推开门,刚站稳在地,就重新弯下腰对着于凤至,又回到那副痞子样儿,揶揄到:“今天我们好像没吃醋吧?”
    说着还伸手将风尘搂近身旁几分,不知道是不是在故意向于凤至炫耀,还是仅为了堵那口恶气。
    既然选择了要好好守在他的身边,那这种事一定会层出不穷,源源不断的涌来,有个良好的心态真的很重要。
    于凤至盯着窗前笑靥如花的俊脸,疲惫丝毫不影响他的容光。明了的眼眸如深井之水,毫无波澜,倒是扭头对着司机道:“我们走吧,大帅和四夫人可能等急了。”
    她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的情绪起伏。
    张学良刚刚的行为就像是个幼稚鬼一样,亦或是努力讨笑的小丑,却没得到想要的糖果。
    现在满脸抑郁的看着车消失在自己目光中。
    风尘看见张学良还恋恋不舍的不忍收回视线,挂着泪的眼里闪过一抹嫉妒。
    看来自己是小瞧那个少夫人了。
    眼睛使劲眨巴一下,硬是挤出几滴泪,“少帅~你可要救救风尘呀!”
    耳边飘进腻死人的嗓音,剑眉随之一皱,略作思考,貌似脑海里有这号人物吧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那几个追着风尘的人发现了风尘的身影,凶神恶煞地往这边冲过来。
    非生吞活剥了她不可!
    “臭**,终于给老子逮住了。看你往哪儿跑!”人高马大的壮汉只手扯住风尘的衣领。“走!跟老子回去,好生供养着你,还敢给老子惹是生非,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不!不!你放开我!我不会跟你回去!”风尘带着哭腔吼道,声音撕裂在上空回荡着,应景的老天还点撒着细细的雪花。
    张学良伸手一把抓住风尘的手,用力一拉,女子便回到了他的身后。
    “给爷放开你们的脏手!”
    嬉笑着的脸却不露自威,天生自带着骇人的气场。
    “你哪来的小子,哟!还披着身狐假虎威的皮囊,骗谁呢?哈哈哈……”拿着棍子的男人们全笑做了一团,压根没留意到张学良肩上特有的徽章。
    风尘站在一边听着男人们的嘲笑声倒吸了口气,这些人是嫌活得太久了吗?居然敢这么嚣张,今天怕是不死也要掉一层皮了。
    狐假虎威?
    哼!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
    张学良又发挥他吊儿郎当的段子,一手放开满是刺鼻味儿的风尘,绕着男人们打趣着,“哎呦,这不是刘家的狗腿子些吗?几日不见难道狗眼也瞎了?那可真是可怜没人疼呀!要不给爷叫两声来听听,兴许爷高兴了还赏你两个大洋。”
    一个面黄肌瘦的瘸子,一拐一拐地站到男子身边,冲着张学良大骂:“混蛋小白脸!臭不要脸的!闭嘴!”又转过身一脸谄笑的对着男子说:“大哥别和他这种人废话,浪费你的口舌,让我直接将这女人带回去交差吧!”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噢~有什么意见和想法都可以留言哦,说不定某个场景就有你的想法呢!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一章 守着他也好
    可能因为有张学良在一旁的原因吧,风尘的胆子也变大了,直接上前呵斥那个瘸子,“狗东西,你算哪根葱,连少帅也敢骂,是活腻歪了?”
    嚣张跋扈地高扬着受伤的脸,哪还有刚刚求救的凄惨样儿。
    女人果真善变,张学良邪恶的笑容越来越大,让人看得直打颤。
    带头男人就听见了两个字,少帅!
    拿着棍子的手顿时软了一半,带着怀疑的眼神向身后的人说了些什么,只见那个人跑出了人群。
    张学良的耐心被磨光了,对于他们这些小伎俩就没能入眼,淡淡开口道:“有事就去大帅府找我,我没闲功夫陪你们玩了。”
    拉上风尘就离开了。
    于凤至在一大家子的等候中下了车,张作霖满脸堆着笑,越是为自己的眼光感到无比自豪。
    还是自己有先见之明,要不这么优秀的女子就成别家的媳妇了。
    “来来来,凤至一路幸苦了,快些进屋歇歇,你妈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补品,好生养养。”张作霖连语气里都是抑制不住的喜悦,从那天接到季山送回的信开始嘴就没合拢过,做什么事心情都大好。
    四夫人挽着于凤至,身后跟着的几个姨太太,大眼瞪小眼,都想和这眼下大帅身边的红人争个热乎劲儿,怎奈于凤至面色坦然,笑容也淡淡的。
    走在最后的六姨太突然发出一声怪音,“喲~”看着众人停下脚来,目光齐齐聚向这边,又继续说:“汉卿也真是的,一回来就搭上外面的,这是要带回家啦?怎么这么不懂事呢!”眼神有意无意的往外示意,怕谁看不见似的。
    嗔怪的语气,话中夹着话。
    就连一旁的下人也听出来了,这话是明显针对这于凤至的。
    表面是责怪张学良不懂事,实则就说于凤至作为正室没本事,外面的女人都要被直接带进门了,可真是够可怜的。
    这大帅府从没出现过这样的丑事,这无非是在毁家族的声誉嘛!
    众人都听见了刚刚柳烟说的话,却不敢做声,这枪口档子上,谁会没眼力劲的自找死去。
    聪敏的人都选择默不作声。
    就连平时一向主持大局的四夫人也只是微怒的看着大门外正拉着手的张学良和风尘。
    现在也只有于凤至最有资格站出来接话,亦或是等着张作霖的怒火燃烧过来,那个时候张学良也就等着家法伺候了吧!
    于凤至当然也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多尴尬,但似乎不管是为了维护他,还是大帅的脸面自己都该开口。
    心里已经有了对策,淡漠的表情看不出她的真实心情。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张学良在柳烟开口说第二句时就像解释的,但余光扫到于凤至波澜不惊的神情,心底很是不满,又是那副‘我就是混’的样子,等待着她的反应,更是没有要放开身边人的手的打算。
    松开四夫人挽着的手臂,迈着优雅从容的步子,脸上一直是淡漠的表情,不急不缓地向张学良走去。
    这短短的十几步路在众人眼里好像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压抑着的气氛,连呼吸也停止了。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望着那抹纤细的身影。
    看笑话的比可怜她的心思应该更多吧!
    可惜她们应该永远看不到了吧,自己可是于凤至呢!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汉卿,你回来啦!这姑娘没事了吧!”说着还在风尘身旁瞧了瞧,看起来像是检查她是否受伤了。
    继而不等张学良的回答,于凤至又潇洒地直直向张作霖走去。
    “大帅,这姑娘是方才我们进城时突然出现在车前的,我看一群人好像在追打她,身为女子的我,心软,也就求着汉卿帮个举手之忙了。
    本来我是要陪着汉卿处理完再回来的,结果汉卿怕大帅和妈等着急了,他也是体贴我最近比较累,就推搡着让我先回了一步。
    实在没想到会被六太太误会了去。
    这可是对汉卿极为不公,虽说汉卿平时爱玩成性,**不羁,但是他的真心我是知道的,还希望大帅和妈心里明示。”
    多完美的一段说辞,找不到一点缺口,还连带着夸了张学良,在外人面前又秀了了两人的感情深厚。
    张作霖的怒火稍稍平息了些,也不想家丑外扬,自己的儿子到底怎么样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就是可怜了凤至这孩子了,着实是委屈了。
    柳烟还想再添把火,直接被张作霖警告的眼神吓到了,也只好躲在一旁装隐形人。
    “既然是你们救了人家姑娘,看她样子应该是没有家人吧,大帅,你看这样可好?今天是汉卿和凤至两人接风洗尘的大好日子,也就顺便积个福吧,让这丫头在府里暂住几日,等身子好些了便让她离开。”
    三姨太想卖个乖巧,讨个欢心,麻着胆子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希望能博得大帅的青睐。
    张作霖也是没有办法,既然安排好了楼梯,那自己就顺着下好了,其他的事再说吧,“就这样办!凤至跟我进去。”
    稳健地步子带有还未消完的火气,于凤至倒是平静地跟在后面,刚就像是一场戏,而她只是看戏人而已。
    跟着进了书房,四夫人将温火炖了十几个时辰的鸡汤端了进来,放在桌上也就退出了书房,离开前还细心地关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上了门。
    张作霖坐下来,点燃一支烟,示意于凤至也坐,才缓缓靠口:“凤至哪,虽说是我让你进的门,可我不是让你来受委屈的,不必在心里憋着,有什么事都说出,我肯定会替你收拾那个混小子的。”
    还以为张作霖会责怪自己刚才的事,没想到他居然替自己不值,难道他一直都看得个透彻?
    这人该有多精明呀,连这些家常小事也清楚,那在工作上肯定是令人敬佩的。
    “大帅,没有的事,是你多想了,汉卿对我挺好的。”
    于凤至不想让自己不堪的感情和着那心里小小的伪装就赤裸裸的露了出来,谁都不可以!
    那是她仅留的一点自尊。
    可以为他排开万难,可不许践踏自己已经低至尘埃的感情。
    平静了心里的那波浪潮后,于凤至再次盯着张作霖,认真的说到:“爹,既然凤至当初选择了给汉卿当妻,那么不管以后我们会如何,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守着他一辈子。他不爱我,也就罢了,强扭的瓜不甜。你就随了我们吧!”
    说出这段话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活了这么久的勇气都用上了。
    张作霖老眼都红了,摆摆手,“罢了罢了。不过,你记得这里永远是你的家,你才是这儿的主人,不用担心。”
    这傻孩子,我那儿子到底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能娶到这么贤惠懂事的女子,还不知道惜福,总会有他后悔的日子!
    于玉凤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书房的,那时候满心的悲痛。
    还没开始的爱情,真的就要放弃了吗?
    于凤至呀于凤至,你何时活得这么大度了,这么卑微了?
    这样的男人留着还有什么用呢?
    突然又想到今日他无关事实的态度,于凤至心里更冷了。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宿命吧,既然得不到,那就守着也好。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二章 提线木偶
    又折腾了一天,终于回到了青松苑,多日不见的竹桃早已经准备好沐浴的物品,恭敬地候在了门口。
    今天门口的事,她也听千琴说了。
    别人怎看待自家的小姐,她管不着,但她心里清楚自家小姐是什么性子的人,就小姐那点心思,从小便不会替自己争取些什么,算计就更别说了。
    要不这都多久了少帅怎么对她还冷冰冰的,不动心!
    “小姐,先去沐浴吧!等会儿便去歇着吧!”
    眼前朴素的笑容不沾染丁点儿世俗的气息,更没有故意的讨好卖乖,让她疲倦的心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
    只是一个简单发自肺腑的微笑,却温暖了于凤至的心。本来低落的心情,阴霾都被驱散了去,也就只有这个丫头才会这样毫无心机对待自己了。
    “没事儿,我还不困。”
    “那小姐给我讲讲你们路上发生的事吧!看大帅那兴高采烈的样子,竹桃别提多好奇了!”
    “嗯,好。”
    橘黄色的灯光下两道纤细的剪影紧挨着,显得异常温暖,可大帅府里有些地方却是另一番景色。
    张学良将风尘带进了大帅府,却只是安排在了随意一间客房里,并没带回青松苑。
    今天下午于凤至的那段话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更费神的是她那说话间淡漠的语气,好似不屑一顾。
    心里莫名的怒火中烧,也就更想刺激刺激她了。
    便没有阻止提议让风尘在府里养伤,却没料到刚好随了某些小人的意。
    此刻,在别院里,柳烟正在细细地品着小米粥,脸上还是那精致浓艳的妆,旁边坐着的红衣女子正是被张学良带进府里的风尘。
    梳洗后的风尘又露出了那高傲不可一世的表情,和柳烟有得一比。
    俗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得就是眼前这两个人。
    柳烟擦拭了下唇角,放下丝绢,抬头说:“今天表现还不错,没想到那个蠢女人居然帮了你,直接让你留了下来。这样也好,省得我还费心思去。”
    “是的,还多亏了六姨太的指点。”语气冰冷机械,完全没了白天的谄媚。
    柳烟继续说到:“不过,你还是要继续努力。既然进来了,就想办法一直留在他身边吧!也好必要时帮我一把。”
    今天于凤至的事就是个不应该存在的意外,算漏一步棋,这次就算便宜他了,下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眼角划过一丝杀气。
    风尘走前,柳烟还别有深意地叮嘱了一句:“记住你的任务,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