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33 | 浏览:943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凤倾良缘:有多少人可以痴恋守候半个世纪,死了也想合葬 ...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怎么在这儿?完全想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
    脸对着脸,玉指慢慢划过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诱人的唇线,凸显的喉结。
    这麽英俊的男子居然成为了自己的夫君,该有多幸运呀!
    正在瞎想之时,张学良突然睁开了眼,黑呦呦的眸子如幽深的潭水,摄人魂魄,于凤至便陷了进去。
    其实于凤至刚碰到他的额头时,张学良就醒了,只是想知道这病刚好的妮子要干嘛,便继续闭眼假寐。
    “对于你家夫君的容貌还满意吗?我的夫人!”清朗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传入耳朵却显得格外的暧昧。
    雪白的脸上瞬间捎上了两片红云,不自然地移了移身子,退出了让人留恋的怀抱。
    拉开被子,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儿,这衣服……太薄了点吧!
    我怎么不记得自己几时有这件单衣的,好像从没穿过。
    张学良一脸笑意的看着正在穿衣的苗条身影,脑海里突然又闪过昨日的某些片段,下腹猛的一紧。慌忙拉上被子捂住了头,压根不理会于凤至奇怪的眼神。
    难得一次同桌吃饭,说起来这还是两人结为夫妻的头一次,心里抑制不住的喜悦跃然上眉,每一投足间都散发着幸福的味道。
    刚刚听竹桃说了他给自己檫身子,抱自己回来,和自己同床共枕,整个人都快被甜蜜给淹没了。
    张学良吃完饭,换完衣服出来就看见于凤至端着汤药还发着呆,一向给人文雅端庄的人儿,没想到还有这麽傻的模样,真是可爱。
    “咳咳……那个……大姐,你快些喝了汤药,等会儿和我出远门去。”张学良实在不知道叫她什么,她是有文学的人,又比自己大三岁,称呼名字恐怕有些不妥,想了想还是叫大姐吧。
    于凤至不好意思的低头继续喝药,心里一直默念着那两个字,痴痴地回味着那蛊惑人的声音。
    第一次听见他叫自己,还是敬称,实实在在让人心喜。
    张学良看着于凤至没有理会自己,以为不喜欢自己这样叫她,“你比我大,又是有知识的人,我很尊重知识分子,想来想去觉得大姐甚好,就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放下瓷碗,用丝娟轻拭嘴角,抬起头,眉眼弯弯地说:“汉卿,随你喜欢好了,我不在意的。”
    冬日的阳光穿过缝隙投射在了于凤至身上,她今日穿了身青灰色的旗袍,净白的小脸上没有一点水粉,却让人想靠近。
    几日来看,她和外面一般俗气的女子大有不同,清新脱俗的气质,清清秀秀的样子,如雨后荷塘里的一株莲,独自静静地绽放。
    想起今早老头子一大早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就来屋里,递给自己的账簿,整齐划一,有理有据的,娟秀大气的字体,细心的批注,分类,比平时老管事做的还要好,张学良从那刻起,真正对她开始有了新的改观。
    或许老头子说的“将门后代”和“生于凤命”还有些道理。
    拿起一旁椅背上的披肩亲自给于凤至披上,拉着她往外走。
    青松苑的雪地上留下一大一小两串脚印,在这片冬日里相守,就像他们两一样,再大的风雪也不能阻挡逐渐靠近的心。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七章 出事了
    张学良扶着于凤至上了车,两个人都沉默着,各怀心思。
    前面的季山想不明白了,昨天还温柔似水的少帅,今儿怎么又闷起来了,难道昨天是自己记错了?
    张学良并不是不想说话,只是突然让两个人坐在一起畅所欲言还真的有些困难,这感情也是要慢慢培养的嘛。
    过了半晌,还是于凤至打破了这个尴尬。
    车驶过前阵子几个日本人刚刚大闹事的地方,凤至那天刚好有事,不能出校,也就大概听说了一二,其中具体的过程倒是不怎么清楚。
    凤至对那天出来平息闹事的蒙面英雄颇有几分佩服,恰好找不到话题,便将这事说与张学良听,想必他成天游走在街头巷尾应该是知道的吧!
    张学良意味高深地笑了笑,他不仅知道这件事,而且他就是那个蒙面英雄。
    那天他刚刚从郊外的训练场回来,经过市区时看见几个日本鬼子正在拳打脚踢蜷缩在地上的老人。本是不想惹火上身的,但其中一个洋鬼子说了句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撕下一块布遮住脸后,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下了车,就直接趁着他们得意忘形时,一脚撂倒了正死死掐着老人脖子的矮子,接着几拳便打倒了另外两个人。
    说来这么容易还要多谢那几个人了,一身的酒味儿,站都站不稳,打架就自然不行了。
    这便是为什么张学良蒙面的原因,如果打不过也不会泄露身份,方便逃走。他行事鲁莽,但是季山那天提醒了他,最近大帅被盯得紧,让他少惹事端。
    之所以大家会觉得他是个英雄,那就要说说当时被鬼子扰得不安的京城了。大官阀和财阀们都是自顾自,哪还管百姓的死活,除了有时候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了,军队才会派人出面解决,像这样打伤人基本不管,但大家都知道挨打的人过不了三天必死无疑。
    大家每次都只能看着又不敢帮腔,以为这次又会死人,没想到居然有人站了出来。对于老百姓来说,心里也是一种无声的安慰和鼓励,至少还有人记得他们,站出来为他们讨公道。
    张学良本只想告诉她事情经过的,结果季山嘴快说漏了。
    这下于凤至惊奇称赞的眼神就赤裸裸的打在了张学良身上,让他万分不自在,但又夹杂着一丝自豪,被大姐崇拜的感觉甚好。
    两人又说了些于凤至在师范学校的事,不一会儿便到了这次巡察的第一个营站。远远的就有士兵迎接,车辆不能入内,必须要下车步行而过。
    张学良率先下车,然后附在士兵耳边说了几句,士兵往车里瞄了一眼,啪的一声,敬了个军礼,就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小跑开了。
    于凤至拉开车门想自己下车,张学良握住门把手,摇了摇头,也没说话,只是静静地靠在车边,和另外一个士兵继续说着话。
    约莫过了半刻钟的样子,离开的士兵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顶轿子。
    于凤至霎时明白了,他这是担心自己身子刚好,体弱,不宜吹风,所以特意让人弄了顶轿子来。
    看着车外挺拔的英姿,心里感叹着,这么细心体贴的男子我怎会不倾心呢!
    坐在轿子里,外面是呼呼的寒风,身上披着带有余热的大衣,手捂着热水袋,心窝子都充满了温意。能够有一个待自己这般的夫君,自己该如何回报他呢?
    除了好好爱他,跟随着他,好像也没有更好的了。
    于凤至心里将他的点滴好都记在了心里,对他的爱恋也越来越深。
    到了临时住处后,于凤至看到张学良正朝她走来,深绿色的戎装衬出他完美的身材,刚毅的脸上还留着刚刚谈话的严肃。于凤至猜测他们的谈话应该不怎么愉快吧,有预感应该。
    果不其然,张学良叮嘱着让她好好在屋里养身子,外面天寒地冻,少出来行走,他要随着士兵去营地上看看,可能没有时间顾及她了。
    于凤至没有多问,点头答应了,知道他时间急,也就不耽搁了。
    毕竟是涉及到国家百姓的事儿。
    张学良没有想到第一个营站就,后面的几个,有些还是在偏远山区,那情况更是不敢想象。
    季山从士兵手里将大衣递给张学良,他没有接,放眼望了望四周,一片惨白里无数双可怜的眼死死偷瞄着这件大衣。
    收回视线,点燃了一支烟,语气平淡的说:“季山,你把衣服给那个妇人吧,这么冷的天,别苦了孩子。”
    “可……少帅你……”
    “废话什么!老子皮糙肉厚,没那么脆弱!”
    季山知道少帅心慈仁厚,但是他刚下车就把随身大衣给了少夫人,现在只穿了一身单薄的戎装,在这严冬里怎么受得了啊!
    张学良一到营地就准备材料,组织开会,讨论方案,解决这次冰冻问题。
    他分秒时间都不想浪费,一忙起来就像是个工作狂。季山送两次饭都被拒绝了,执拗不过营地老兵的热情,又端着饭菜出现在了张学良临时办公的地方。
    还没等季山开口,张学良便狠狠数落开来,“外面一大群百姓没吃没喝的在大雪里等着老子救命,一刻解决不了,老子就没那闲工夫吃!”
    张学良**地抽出一张卷宗丢给季山,说:“你把这饭随便送给外面哪家百姓,再挨着去找这卷宗上的人,想方设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法让他们吐点油水出来。不成功就别再来见我!”
    季山连连点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他知道少帅一旦认真做起事来,谁和他对着干,谁就一定会倒霉,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力协助他尽早解决问题,那样大家就都轻松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帅能放心的将一些事交于少帅做,压根不在乎他在外面的名声如何。
    张学良捏了捏发酸的眼角,继续整理资料,分析当下的问题。
    在营站住所的于凤至一个人待着太无趣,便和住所旁的瞎嫂正在说着话。原来瞎嫂以前是叫夏嫂的,结果因为得了眼疾,没钱医治,后来瞎了,也就被人叫成瞎嫂了。
    于凤至知道现在的百姓对京城人都是多少怀些恨意的,也就没说明自己的身份,谎称自己是个记者,想写点关于百姓的新闻,来找找材料。
    瞎嫂看不见,又没文化,只听是记者,就紧紧握着于凤至的双手,“大记者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呀!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日子苦呐。打仗粮食被抢了,家被毁了,现在这歹毒的老天爷还雪上加霜搞得冰天雪地的,让我们这些苦命的人怎么活啊?!”
    于凤至一直都生活在学校,对于外面的事也是一知半解,第一次亲耳听到打仗的残酷,心里阵阵泛酸,总想做点什么才行!
    士兵来请她回去吃饭,她一路上都在思考着自己能够做点什么帮帮她们,同时又是合理的,不惹麻烦。
    端着碗,却是食不知味,几粒米饭在嘴里硬是不舍得咽下,秋水般的眼眸里蓄满了悲情,眉头紧紧皱着。
    下午,于凤至还维持着中午吃饭的姿势,一个清秀的丫鬟端着一个白瓷盅进来,满脸笑盈盈地看着于凤至:“少夫人,你长得可真是比传言的漂亮多了,你和少帅果真是对璧人,郎才女貌,般配极了。”
    丫鬟的出现打断了于凤至的苦想。
    自己并不认识她,这儿也不是京城,她怎么会认识我?
    “谢谢。不过我并非认识你,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丫鬟没想到于凤至真的如莲花一样,不仅柔美,连声音都是清脆动人。有些激动地回答说:“当然是通过报纸啦!每天城里都会有人送报来,都是些关于那个大京城的事。嘿嘿,我就是‘小幸运’在上面看到你们照片的。”
    于凤至当然不信她只是‘幸运’就可以看到报纸,且不说她只是一个营站住所的丫鬟,在这个小地方,每天送来的报纸都是很重要的消息,有些上面还会被有心人做手脚,暗传信号,严重到关乎生死。怎么是一个小小丫鬟能看到的,这丫鬟肯定瞒了关键部分,是怕连累谁吧!
    于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凤至揭开瓷盅,舀了两勺桂圆莲子汤放在碗里,拉开旁边的凳子,拉着丫鬟坐下,将碗推到她的跟前,“吃点吧,天气挺冷的。别冻坏了自己,关心你的人会伤心的。”
    于凤至眉眼舒展,含笑直视着她,眼里充满了关切,让小丫鬟直接落泪了。自从哥哥在前几天送报途中失踪后,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吃过热食了。
    今天早上刚刚听说营站住所要招一个丫鬟,只需要满足一个条件就行,那就是必须熟悉京城上层人的规矩,懂得怎么服侍人。
    大家都不敢去,因为对大京城压根不清楚,更别说是上层人的规矩了。而自己从小就受哥哥的熏陶,虽说没去过大京城,但也算是能说出个一二三的人了,于是便冒着尝试的心来了,没想到让自己服侍的居然就是前些日子几乎每天出现在报纸上的少夫人!
    心情难免会有些激动,也就打破规矩多说了一些话。
    以为会被罚或是被骂,出乎意料地,少夫人居然拉着自己喝汤!
    丫鬟含着泪将自己哥哥的事全部告诉了于凤至。
    于凤至听完后,心里甚喜,一计涌上心头。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八章 她懂我1
    她心里正盘算着这个文章要如何写时,季山慌张地从门口进来,满脸倦容,大冬天的额头上居然全是汗渍。
    季山拿着卷宗离开后立即就着手办这件事去了,心一直提着,怕和自己猜想的一样。果然,八家富商态度绝对的强硬,直接将他拦在了院外。
    连门都没进,更别说是有什么成果了。
    垂头丧气的翻着手里卷宗,一点辙也没有。又不能回营地去找少帅,只好先回营站了。他刚进屋就看到少夫人,像看到救星一样,两眼放光地扑了过去。
    “少夫人,你可要救救季山!我不想死啊!”
    于凤至被弄糊涂了,这季山是少帅的随从,从小陪着长大的,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谁这么大胆猖狂敢在这明目张胆的欺压人!
    让旁边的士兵扶起季山,开口问:“谁要为难你,你告诉少帅去,他肯定不会放着不管的。”
    我的苍天大地哪!为难自己的可不就是少帅嘛!
    这还去找他,那不就是送死吗?除非能找到舍得被揩油,暂时资助的人,要不我还是有多远就走多远吧!
    想着要离开少帅,没出息的就想哭。
    季山越来越丰富的面部表情让于凤至有些着急了,再次开口到:“你把事情从头到尾给我说说,越详细越好。那我才能想办法救你。”
    一刻钟左右,终于了解清楚了,于凤至一页一页,仔地扫过富商们的资料。
    合上卷宗,朱唇轻启:“这有几位我倒是可以帮你去说说看,至于其他的,我也无能为力了。”
    一听到有希望,季山激动地站起来不停鞠躬,就差顶礼膜拜了。
    于凤至只是淡淡含笑看着他,脸上又恢复了一片淡然。
    跟着季山去到了严府,季山本想上前敲门的,于凤至阻止了他,向他挥挥手,让他在外面等自己。
    开门的下人看见是一个打扮大方得体的女子,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坏人,脸色也好了些。于凤至点头示意了一下,说:“你好,能不能帮我通报一下你家小姐,就说你还记得京城的铃兰吗?”
    下人一进去就是好一会儿,于凤至倒是耐着性子等着,一边的季山来回不停地走,看着紧闭的院门,恐怕是没有再开启的意思。
    这少夫人到底行不行呀!不会是忽悠自己的吧!
    正犹豫着要不要劝少夫人还是算了吧,紧闭的门扉又打开了。
    这次开门的是个纤细倩影,看着那个模样也就二十岁吧。
    她居然抱住了少夫人!
    这是什么情况?
    不容得他多想,两人进去后,大门再次关上了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于凤至认识严家小姐是在京城的街上,两个人先后看上了同一盆铃兰,可只有最后一盆了。当时于凤至都打算付钱了,听见严家的陪同丫鬟说这家的铃兰是夫人最爱,特意来买,这没有了可怎么办?
    她愣了愣,始终不忍心,也就只好委屈自己,让出了铃兰。
    严家小姐非要拉着她的手,要感谢她,说是什么都可以,结果于凤至微微一笑,说了句不用在意就离开了。
    今天来这儿,她心里也不肯定人家是否还记得自己,纯粹是碰运气的,不过看着季山那一脸失落的样子又不忍心,于是就来了。
    出乎意料的是她还记得。
    在穿过花园时,那一盆盆在玻璃房里争艳的铃兰吸引了于凤至的眼球。
    “好美的铃兰。还是第一次在冬日里见到呢。”
    严家小姐也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白雪里唯一的生机,附和着:“是呀,好美,可惜母亲再也看不见了。”
    “抱歉,你的母亲……”
    于凤至看到她的眼里闪过泪光,脸上是悲恸的表情。
    严家小姐勉强扯出一抹笑,“没关系!我母亲在去年就去世了,走得很安详。那次我们遇见就是为了让她在离开前还能看看铃兰盛开的美。说起来,那天你的恩情还不知道该怎么还呢!”
    于凤至不好直接开口要钱,于是委婉的说:“这次来,还真的是有点事想请家父帮忙。”说完低头叹了一口,幽深地注视着远方。
    脚刚踏进书房,一屋子的挂画就惊呆了于凤至,全是铃兰和一个女子,有的含眉低笑,有的手捧铃兰凝视,每一幅都惟妙惟肖。
    “父亲,这便是那位大恩人。她有事想请你帮忙,你可不能拒绝。”说着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于凤至打量着眼前这位头发花白的严老爷,想必是老来得子吧。脸上刻满了沧桑,全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光是从这屋的摆设也能看出他特别爱他夫人吧。
    多深的感情才能连死都分不开呐!
    于凤至内心某一处多了一份小小的期待,对爱情的期待,正在慢慢发芽。
    严老爷听到自家女儿的介绍,干涸的眼眶里已经包着某些东西,绕过书桌,邀请于凤至上坐,亲自斟茶奉上。
    让长辈奉茶,于凤至是大大的不敢当,马上起身,双手接过茶杯放下,又亲自倒了一杯给严老爷后,心里才好受点。
    “刚听说恩人是有事需要我帮忙,不知道是何事呢?”
    于凤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现在冰冻的惨象告诉了严老爷,并恳求他能慷慨解囊。
    这件事在他们几大富商里早已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经讨论过了,如果现在他一个人独自决定,伸手资助的话,以后恐怕也会受到大家的排挤。
    于是,严老爷并没立马答应,虽说她对自己家有恩,不报不是自己的作为,但这必定关系到自己府里上下几百人的生活,必须考虑考虑。
    于凤至交握在一起的手已经开始放松了下来,心里也做好了被拒的准备。
    屋外的雪越落越大,照这样子下去,没有吃的,那些体弱的妇孺撑不过一周的。
    余光里的严老爷还在犹豫,应该是没戏了。
    还是需要赶快另寻他方。
    借天气为由,于凤至向严老爷告辞了,离开了严府。
    一直守在外面的季山看见于凤至还是一脸的平静,看不出成没成功,着急地赶上于凤至的步伐,给她撑着伞,满脸焦急地问:“少夫人,少夫人,结果如何?他答应了吗?”
    于凤至侧头看了眼季山,“他答应我考虑一下。”又继续向下一家走去。
    接下来的两家都是同样的态度,看在有些交情的份上会认真考虑再做决定。
    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些老东西都是在商场混荡久了的人,打官腔,说乖话,想要答应的事都是很干脆的,如若像这样说考虑的,几乎是没有下文了。
    在大雪天里奔波了一下午,费尽口舌也没一丁点儿效果,于凤至多少有些挫败的。
    这个社会好像已经变了味儿,不再是书本里的那样了。
    次日,于凤至听说了张学良今天又没吃东西,便做了两个素菜打算给他送过去。
    到营地时,于凤至被拦了下来。
    刚刚开完会的张学良便看见一个士兵等在屋外,一见到他便跑上前来,恭敬的敬了个礼,“少帅,外面有个女子说是你大姐,想要见你。”
    张学良听到大姐两个字,疲惫的黑眸亮了亮。
    摆手道:“快请进来!”
    自己又坐在了临时的书桌前,有些走神的想,她怎么来了?为何不直接说是少夫人呢?那就肯定没人敢拦。
    门口的她,逆着光而立,纤纤玉手里是个方形的食盒,想必是听说自己没吃东西,送饭来了吧。
    张学良放下笔,起身向于凤至走了过去,“大姐,怎么过来了?”
    接过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上,点了一支烟,半眯着眼。
    于凤至一边揭开食盒,将两盘素菜和一碗粥端出来,摆放在张学良面前,一边传来淡淡的声音,“听下面人说你从昨日到现在都没进食,全让人端给了外面的百姓。大姐就寻思着原因,想来怕是你觉得他们在外面挨冻挨饿,你一个人在屋里好吃好喝,心里肯定过不去那道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坎儿。我就擅自去厨房用剩下的菜,做了两个素菜给你送过来。”
    吐着烟圈的动作就突然停止了,时间好像被定格在了那一刻,她懂我。
    进门半月都不到的妻子,居然能猜到自己的心思,还是那样的准确无差,哪怕是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季山也不能做到。
    她好像能看透自己的心。
    张学良慢慢地拿起筷子,端起了碗,低头吃起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