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33 | 浏览:979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凤倾良缘:有多少人可以痴恋守候半个世纪,死了也想合葬 ...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好像醉了一般,更是想靠近这块软玉,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了。
    女子伸手推了推,嗔怪着:“少帅真坏,你可是娶了亲的人了,我一个烟花女子可不敢冒犯。”还煞有其事的往后退了几步,作势要避开张学良的触碰。
    张学良心痒难耐,赶紧用力一扯,将妙曼的身子再次拉进了怀里。
    咬着圆润的耳珠,低声说:“本帅今晚就只给你冒犯可好?明晚也给你,以后天天给你。”
    女子娇嗔了一句,“你可要记得今晚答应人家的哦。”
    语毕,便在张学良的脸上轻啄了一口。
    昏醉的张学良似乎没有发现女子的眼里全是裸露的贪婪欲望。
    张学良对自己一直疯狂到天明的举止把她惊到了。
    回头想想,不过这么迷恋自己,那说明他家里那位对自己不算什么威胁了。
    仔细的瞧着身边这外貌出众,五官精致的男子,上勾的媚眼充满了占有欲望。
    太过炽热的眼神让张学良猛地睁开了眼。
    女子吓了一跳,有种做了亏心事被发现的感觉。
    翻了一个身,将身边的人带了带,“这么早就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昨晚累了一夜,居然还有精力能这么早醒来,果真不一样。
    “人家哪里睡得着,心里早就担心死了。”说着还特意抛了个媚眼。
    “哦?!什么事,让美人儿如此担心呢,说与本帅听听!”
    “人家还不是因为担心少帅回家被夫人质问而发愁呢!”一颦一笑,一语一词,都苏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听到有人担心自己,心里倒是蛮开心的,除了季山就是府里的四夫人了,就连老头子也不过问自己。
    没想到一个烟尘女子倒是替自己担忧,还真是可笑。
    张学良从床头抽出一支烟,拿在手里把玩着,有些自嘲地回答:“家里的那位可没有美人儿这么体贴我,担心我,如果可以我倒宁愿娶的是你这个妖媚子。”
    张学良对于凤至就是没感情,连做朋友的冲动都没有,嫌弃倒是有几分。
    听到张学良这么说,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相信自己的好日子要来了,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手了。
    “少帅别打趣我了,我连名字也落了俗套,怎么敢高瞻做你的夫人呢。”嘴上说着兜圈子的胡话,但整张脸都快笑烂了,一副市侩样,却还装着矜持。
    真是不嫌累得慌呢。
    张学良现在正处于女子的迷魂汤药里,一时被她的甜言蜜语轰昏了头,说出来的话也是越来越没边际,无考虑的。
    他将手指轻轻压在红唇上,“我的好尘儿,不许你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这样贬低自己,你是从微风中跌落到尘埃来的仙子,只是折了羽翼。别怕,总会有一天我会带你飞出这尘埃之地。”
    微眯的桃花眼看不出情感,但这两句话却在风尘的心湖中激起了千层浪。
    从小就在别人的异样眼光里生活,遭受唾弃,每天都努力活到明天天亮,从来就不敢奢求来这儿过夜的人会有什么真心的话,即使有也不过是逢场作戏。
    或许他也是,可这一刻,风尘宁愿选择欺骗自己,他这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话,给自己一场美梦。
    可美梦做久了,就真的不愿意醒来,想一直沉沦下去。
    于是捋了捋身子,靠向张学良,“好,尘儿等你来带我飞离这儿。”
    竹桃一大早就被于凤至悄悄地叫到里屋去了,不一会儿便出来说:“少夫人,昨晚没休息好,今早就不用你们伺候了,都下去吧。”
    众人都撤离了,千琴离开时多看了竹桃几眼,直觉告诉她没这么简单。前些天,大清晨的便在花园碰到少夫人,她不也告诉自己说没睡好,但又没有睡回笼觉的习惯,才出来走走的。
    这才几天日子,习惯就变了?
    千琴怀着疑惑,跟在了脚步匆忙向外的竹桃身后,想一探究竟。
    凤至昨晚受了风寒,夜里一直很难受,终于熬到了天亮,便迫不及待地叫来了竹桃,让她去外面抓些药回来。
    至于不对府里其他人说,也不请府里的医生,凤至就是怕惊扰了大帅和四夫人,怕他们担心,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触碰底线
    竹桃抱着药慌张地往外大帅府跑,压根没注意到拐角处有车出来了,等看到时已经来不及了。
    药撒满了一地,自己狼狈的趴在车轮边,惊魂未定,还以为会就这样死了呢。
    那还生着病的小姐可怎么办?
    或许是人卑命硬吧,居然汽车紧急刹车在了十几厘米的眼前。
    车里的张学良心里正乐呵着,一扫昨日的阴霾,盘算着回去到练兵场去看看,结果旁边突然冲过来一道黑影,直直而来。
    要不是他反应够快,换作季山的话,现在就背负上人命了。
    定了定神,面不改色地打开车门,想查看有没伤到人,结果看到地上女子的身上是府里下人的衣服。
    连忙上前询问有没有事,看着丫头却很面生,又不像是在府里见过的,便多问了两句:“你是大帅府里谁的丫鬟?”
    竹桃眼里都是满地撒着的药,还有些已经被污水打湿,这副药肯定是不能用了,需要重新回药铺拿药。
    不知道小姐这会儿好些没,可要等着竹桃呀。
    当初离开于府时还是小姐求情才同意她陪嫁的。
    老爷夫人叮嘱要好好照顾小姐,可现在一点小事儿都办不好。
    这会儿的她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特别着急,顾不得自己起身就想往回跑。
    听到身后有人问话,下意识的回答到:“当然是少夫人的。”
    连头都没抬就跑得没影儿了。
    张学良思考了会儿,倒是想起了少夫人可不就是自己刚娶的夫人嘛。
    想到这儿嘴角勾起一抹玩味儿的笑。
    走嘞,回家看看少夫人去!
    走向车的步伐不自觉地也有了些许轻快。
    别院里,四夫人左等右等,也不见于凤至的身影,昨天两人谈话时,说好了今天她过来帮忙做账的,早已经过了约定的八点钟。
    眼看着这些账做不完了,可不好对大帅交代呀!
    遣了个丫鬟去青松苑瞅瞅,别出事了。
    看得出这丫头绝对不一般,大帅说的对,这孩子对汉卿有很大的帮助,现在自己尽力再多教她一些吧。
    以后这个家还要人打理的,光是说府里的大小关系就够头疼了。
    她要学的还多着。
    丫鬟穿过回廊来到于凤至的门前,看到紧闭的房门,又不敢贸然敲门,怕闯祸。
    毕竟这可是少帅的地盘,他最讨厌无关人打扰了。
    在门口来来回回地走着,正想该如何是好。
    刚迈进青松苑就看到了房门前徘徊的丫鬟,脸色一沉,故意重步走过去。
    “慌慌张张地在这儿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干什么!”
    丫鬟身子一抖,便跪在了地上,“少帅,饶命!奴婢是得了四夫人的差遣,过来看看少夫人怎么没过去的!我其他什么都没做的。”
    四夫人?一大早找于凤至去干嘛。
    “可知找少夫人有什么事?”张学良很好奇,才好短的时间,这就把精明干事的四夫人给拉拢了。
    丫鬟颤抖着声音继续说:“听说是做账。可少夫人一直都没去,四夫人都等两个时辰了。”
    说到后面直接没音了,府里谁不知道少帅最敬重的就是四夫人,最看重的就是守时守信之人。
    这件事无非是撞上了枪口,触了他的底线。
    后果不堪设想,只能在心里祈祷这刚来的少夫人自求多福吧!
    张学良听完后脸色难看到极点,浑身都是隐埋着的炸弹,就等着一个火星点燃。
    盯着紧闭的房门,理了理头绪,瞬间明白了,这女人是睡过头了吧。
    哼!还真当自己是少夫人,摆起谱子来了。
    也不看看这到底是谁说了算!
    “去!敲门!让她今天必须把账簿做完交到我手上,我亲自查看!谁也不许帮她!”
    可怜的少夫人,少帅发火了,要遭殃了。
    丫鬟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偷瞄了眼远去的挺拔身影,不禁红了脸。
    真不愧是京城里的美男子,连生气也是那样的英气逼人。
    于凤至早已经在张学良责问丫鬟时就被惊醒了,本想起身解释的。
    可风寒好像严重了,全身无力,动不了,也就只能静静地躺着,竖着耳朵听门外的问话。
    凤至知道自己悔了时,本想找人去和四夫人知会一声的,可喊了喊都没人应,想必是下人都忙事去了。
    便想等竹桃回来让她去吧,可万万没想到这丫头买个药两个时辰都不回。
    头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儿,就在刚才才醒来。
    现在看来,自己这是踩了他底线了。
    在嫁入大帅府时,竹桃每天都从大街上收集各种关于张学良的信息,拿回给于凤至看。
    渐渐地也算是间接对他了解了个大概。
    当然这里面特意说明了两点,他最敬重的人,四夫人。以及他最讨厌不守时失信的人。
    今儿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居然都赶上了。
    强撑着起了床,化了淡淡的妆容,看上去苍白的脸有了一丝气色。
    推开门随着丫鬟去了别院。
    一路上都走得很是吃力,摇摇晃晃的,一碰随时会倒下。
    凤至骨子里也是个倔强的人,不容得被人说三道四,也不愿低头。
    张学良带着满肚子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火气离开青松苑后就去了别院。
    他了解四夫人,她定不会让于凤至一个人做账的,想要惩罚惩罚那个女人,那就要先支开四夫人才行。
    于是拐了个弯,吩咐下人准备好一些祭祀用品,备好车在外面等着。
    自己便去了别院。
    四夫人一直张望着门口,好不容易看到一道人影,发现是汉傾。
    起身,笑着走了出去,“汉卿,今天怎么来这儿了?”
    在四夫人眼里,汉卿就是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当时大夫人在世时,对自己关照可不少。
    现在大夫人不在了,自己理该对汉卿好些,也算是回报大夫人的大恩了。
    张学良一看到四夫人刚刚阴郁的表情马上换上了一张笑脸,桃花眼炯炯有神,甚是迷人。
    “妈,今天陪我去个地方吧。过些日子大帅让我去外地巡查,怕是没有时间。”
    四夫人一下就明白了,过两天就是大夫人的生日了,每年张学良都会叫上自己一起去祭拜。
    用手拢了拢落下耳旁的发丝,有些难为情。
    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思量着该如何是好。
    张学良也不催促,他当然知道四夫人担心的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直接推着四夫人向里屋去,“妈就放心吧,账簿等会儿有人来替你做,保证今日做完。快去换件衣服吧。”
    四夫人没想到张学良居然看出了自己的担忧,还解决了。
    脸上多了淡淡的笑容,眉角都往上扬着。
    也不耽搁时间,抓紧着换了身月牙白的素衣和张学良就离开了别院。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晕倒
    于凤至跟着丫鬟走到别院时,只有一个上了年龄的管事在门口。
    管事看到少帅让自己教的人居然是少夫人,心里那别提多开心了。
    将于凤至引进书房,仔仔细细的给她讲解了府里的账簿该如何管,该怎么分类,哪些需要留意点。
    管事讲得有些快,但对于凤至来说倒还好,就是身子不舒服,需要很用力才能集中注意力,不过也不碍事。
    花了一刻钟,只说了一遍,于凤至便开始着手算起来,她只想快点弄完好回去休息,看看竹桃药买回来没。
    管事看到于凤至微微垂着头,认真核算的样子,计算出来的结果也是一丝不苟的,心里很是敬佩。
    想他在府里当管事也快二十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理解能力这么强的女子,就连当初教四夫人也花了不少时间。
    少帅的眼光真是不错!
    管事出去后又端着一壶热茶进来了,放在了书房的小桌上。
    倒了一杯茶,双手端给于凤至,“少夫人,喝点茶暖和暖和吧!”
    于凤至从账簿里抬起头,笑着接过茶杯说了句:“谢谢你了,你去忙吧,我一个人能应付的。”
    管事听到这句话,老眼里闪现着泪花,连忙点头:“好好好!少夫人有事就叫我吧。”
    从来没有哪个主子是在这样对待下人的。
    就拿柳院的六姨太来说吧,前些日子送这个月的俸禄去,她趾高气昂的不让自己进门,只因为自己那天穿了件旧衣服。
    其他的姨太太也说不上好的,和少夫人压根没得比。
    于凤至满脑袋都是数字,眼皮重得好似灌了铅,直直想闭上。
    脸色也越发的苍白,额头上不断冒着虚汗,后背的棉衣已经被打**。
    不知又过了多久,终于做完了,于凤至看着飘忽不定的灯火,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点,坚持到走回青松苑。
    可刚离开椅子,还没走出书房就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张学良和四夫人祭拜完他的生母后就沿着小路两人边聊天边散步。
    看得出在四夫人面前的张学良才有**分的真实,看他对目前的形势分析得头头是道,一点都不含糊。
    哪里还能看出是个成天混荡在凝湘阁的人呀!
    张学良和四夫人回府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某人也似乎忘了离开前吩咐的事了。
    离青松苑还有些距离时,便听见了一片吵闹声,还夹杂着哭泣声。
    剑眉又重重的紧锁着,看来这青松苑是该换了,这是又怎么了!
    身上浑然天成的威严让张学良刚出现在苑门前就把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大伙儿给镇住了。
    竹桃看是少帅回来了,赶快冲了过去,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抱着张学良的裤脚,哭着说:“少帅,求求你帮我找找我家小姐吧!她不见了。整个青松苑都没找到,苑里的人都说今天没见过。我们家小姐不会已经……已经不在了吧!”
    说完,哭得更大声了,整个青松上空都回荡着,就连其他下人也似乎也被感染了,细细的在抽泣。
    张学良这才猛然想起,自己让于凤至去别院做账去了。
    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刚听到她不见了,为什么心里会有点异样呢?
    莫名其妙的!
    张学良移开步子,摆脱了竹桃的手,站定后说:“行了,多大点事,你家小姐现在应该在别院,你起来,在外面候着,等我换身衣服,跟我过去吧!”
    一听小姐没事,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突然又想到小姐今天不是得了风寒吗?
    怎么还去别院了,去那里干嘛呢。
    张学良上衣刚穿到一半,裤子还没换,外面季山的呼喊又铺天盖地而来,“少帅,不好了!不好了!大帅让你立刻过去别院。
    “归吼鬼叫什么呀!死人了?还是日本鬼子打进来了?”张学良心中一天的火气腾然而起,正盘算着如果季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等着收拾东西回家吃自己去吧!
    季山刚刚跟着大帅从练兵场回来,一口气没歇又忙着跑来送信,这还要挨骂,容易吗?
    气都不敢多喘,一口气吼到:“少夫人在别院,大帅很生气!”
    终于舒坦了。张学良解腰带的动作停滞了。
    刚听到什么?
    少夫人晕倒了?
    不就是少夫人晕倒了,管我什么事,何必急呢。
    继续解腰带,外面竹桃的哭声和哀求声并没能撼动他丝毫,依旧一步一步地穿好衣服,才迈着步子出来。
    一开门就见到竹桃跪在门口,一边哭一边磕头,白皙的额头上已经红了,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张学良好看的眉头一蹙,“还不走吗?不急着去了吗?”
    “要!要!要!马上走!”说着也不等张学良直接往别院冲去。
    竹桃是知道别院在哪儿的,可大帅府有个规矩,每个下人必须遵守,那就是不能私自去到除了自家主子的院落里,违者直接打断腿。
    这样的规矩是有点过严,但可以很好的避免杂言碎语,各个主子和下人间也不会有太多的矛盾。
    别院的床榻前围着一堆人,门口跪着一干下人,这样的场面还真是少有,虽说府里对下人严苛,但几乎没有集体责罚过。
    眼前的现象让张学良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对于凤至多了一丝异样,她到底是怎样的女子?
    能让妈连连夸赞,让老头子责罚众人,该有多厉害呀!
    还是只是和我猜想的一样是个矫揉造作的人,演技比较好罢了。
    张学良依旧是一副不成材,混街无赖的样子,晃晃悠悠地进到屋里。
    坐在旁边椅子上的张作霖一眼就看到进来的张学良,气愤地一个茶杯就砸了过去。
    白陶瓷的杯子应声而碎,浓浓的茉莉花味儿弥散在了屋里。
    众人听到动静全转过头来,就看到了这幅画面。两父子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让!
    四夫人急忙踱到张作霖身侧,轻轻地用手在他胸口顺气,柔声道:“大帅,何必为了这点事发这么大的火呢?要说做得不对,那应该怪我。”
    满满的自责语气,表情更甚。
    “这怎么能怪你呢!这都是这混帐东西做得好事!”张作霖最近忙着巡查的事项,一直没休息好,现在一发火,就咳嗽不停。
    张学良还是觉得哪里出了问题,一个人好好的做账也能?
    怎么想也不对呀!
    在四夫人的不断地调解下,张学良向张作霖保证这些天会亲自照顾于凤至,以后不会再有此类事发生了。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 渐近的两颗心
    四夫人在医生检查完毕后也随着离开了,只剩下张学良一个人还站在原地。
    红色的锦被衬得小脸更是苍白,柳黛眉都快拧成一条线了。
    于凤至不停地晃动着脑袋,很难受。
    张学良走向前去,将被角捏了捏,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一股滚烫传至手心,灼了他的心。
    这麽烫?
    难道感染风寒了?整天都在家里怎么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坐在床塌旁边,脑海里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
    看着竹桃端着热水走了进来,张学良突然想起什么。
    今早在巷子街角不就是差点撞到这个丫头吗?
    她好像很着急地离开,貌似出什么事了。
    对了,想起来了!当时地上撒了一地的中药,莫非……
    那是给她给于凤至买的药!
    一定是这样的!
    她不想人担心,所以就慌称没睡好,支开下人,让竹桃出去买药。
    那算账的事应该是无心之失,结果没想到自己横空插了一脚,态度强硬的逼迫她。
    而自己在外面又撞撒了竹桃给她买的药……
    这一系列事串联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是罪魁祸首,现在觉得老头子骂得对。
    自己真的不是个东西!
    张学良何时你成了这种人了,真是个混蛋!
    怎么一遇到她,你的脑子就不能转了?
    做事愚蠢至极,眼力劲儿也越来越差了。
    竹桃正小心翼翼的给于凤至檫身子,满脸的心疼。
    这浑身滚烫得像个火球,不知道药效什么时候才起呢。
    唉……可怜的小姐,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自己如果早点回来看着,她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都怪自己无能。想着想着眼泪又开始落了。
    旁边的张学良实在看不下去了,将竹桃赶了出去,打算自己给她檫身子。
    竹桃临走时的暧昧眼神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等掀开被子瞬间懂了。
    雪白娇嫩的身子只有一层轻纱包裹着,可也并没遮挡住什么,还是一丝不漏的进了张学良的黑眸里。
    没想到平时看着资质平平的,每天穿着和鬼似的人,居然有这么绝色的身材。
    张学良喉咙动了动,体内的某些因子活跃起来了。
    再也忍不住了,背过了身。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对她的身子有如此强烈的反应,肯定是最近欲火太旺。
    对的,就是这样!
    唉……某人可能忘了最近两天他不是都在凝湘阁过的夜,这借口找的实在是随便

Rank: 1

91UID
95569240  
精华
帖子
532 
财富
2665  
积分
53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缓了一会儿后,张学良找来一条丝巾蒙住眼睛,摸索着继续给于凤至檫身。
    肌肤丝滑的手感更是给了他无限想象,内心压抑的东西正在蠢蠢欲动,胡乱檫了一下,赶紧给她盖上了锦被。
    拉下眼上的丝巾,看到瓜子小脸已经恢复了些气色,长长的舒了口气。
    这女人生病了还折磨人,真是能耐呀!
    醒来看你怎么补偿我!
    想我堂堂少帅活了快二十年,第一次给人檫身,居然搞得自己如此难受。要是被那帮混小子看到了肯定会取笑的。
    张学良看到于凤至睡得比较安稳了,便轻轻地将她和着锦被拦腰抱起,回青松苑去。
    这儿毕竟是妈的住处,晚上换了屋肯定是睡不着的。
    柔弱的人儿窝在怀里,一颗软软的头靠在健硕的胸膛。
    心里扩散出无限的满足。
    张学良尽量的放平步伐,完全没了平时的风风火火,时不时地低眉看看,怕吵到怀里的人儿。
    从别院到青松苑短短十分钟的路程尽然花了半个时辰,让早已候在青松苑门口的季山和竹桃心生疑惑。
    把于凤至放在床上后,张学良揉了揉酸痛的手臂。
    竹桃递给他一杯茶说:“少帅,今天麻烦你了,天色也有些晚了,你去歇着吧,我来照顾小姐就好。”
    张学良喝茶的动作一滞,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句话:“今晚我就睡这儿了,也方便照顾她。”
    放下茶杯,去沐浴了。
    留下竹桃和一旁的季山迟迟不能反应过来。
    这是少帅吗?怎么突然变性了?终于发现少夫人的好了?
    季山边往外走,边思索着,如果少帅开窍了,那真为少夫人开心呐。
    张学良沐浴后穿着单衣,外面披了件棉大衣便回到了里屋,屋里只有明晃晃的灯光和床上沉睡的人儿。
    刚刚自己夸下海口要在这儿睡,这不是自寻苦果子吃吗?
    肚腹下那股子火刚平静不久,这还挨着一块儿睡,躺在一起又不能碰,那该多苦悲。
    真是苦了老二了。
    掀开被角,慢慢的侧躺了进去,侧对着于凤至。
    她好像感觉到了温暖似的,身子往热源靠了靠。
    盯着紧紧挨着自己的小脸,脸上硬朗的线条也变得柔软了许多。
    将手穿过细腰放在了背后,轻轻拍着,自己也悠悠地闭上了眼。
    橘黄的光线落了满屋,一片温馨。
    青松苑的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洗脸水等在门口。屋里床上相拥和谐的画面让人不忍心打破。
    于凤至早就醒了,却不敢动,心砰砰直跳,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