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 | 浏览:203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散文诗集] 连载小说【天上·地下】作者:sauciness2017(原创首发) ...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第十七章、


黎萱只觉得眼前模糊的移动过一团黑影,紧接着便是吃痛的惨叫声。抚城的手突然被后面的皮鞭一甩,石头从手里被打飞,他的手顿时传来碎骨之音。


“夜,夜大人——”


抚城猪肝一片的脸色渐渐发白,捂着留血不止的手对着眼神犀利的夜震龙颤声道。不知道为何每次只要看见这双眼睛,他就忍不住莫名的心惊胆战。他也是一个残忍无度之人,但在夜震龙面前无论任何的戾焰都会在那种强大的气场面前销声匿迹。


“再给我看见一次,你就不是废掉一只手这么简单。”


他清冷的话从嘴角一字一句的溢出。抚城忍着剧痛,快速从黎萱身上起来,跌跌撞撞地往西边林子狼狈跑去。


黎萱近乎全部赤裸的身体暴露在他的面前。


黎萱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窘态,不自觉的侧翻过身子,但前前后后这衣服几乎都衣不遮体。赤裸的背脊呈现在夜震龙面前之时,那巴比伦纪元的独特印记映入他的墨瞳里面,惊起了一片涟漪。


巴比伦纪元的人,从婴儿时期开始,便会在后背左肩靠近腋下的位置植入一枚纳米技术的芯片。这种人体微芯片几乎肉眼不可闻,可以很容易地植入人体皮肤里面。芯片上面记录着每个人的资料,用特定的机器就可以显示里面的内容。


这种芯片的植入可以有效的统计人口的数量,它植入的点十分微小,就如一颗朱砂痣般,很容易被人疏忽而过。但夜震龙不同,他在大学里面就是专研纳米微电子的高材生。


所以这到底是不是一颗普通的朱砂痣还是移入纳米人体芯片的标记他一目了然。


但是离开空中之城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他怕自己眼花,按捺住内心如烈马崩腾的复杂感觉,他还是蹲下身体仔细查看黎萱的背后。


“别动!”他声音一沉,对方被自己冰冷的手触碰之时,突然猛烈本能的挣扎了一下。他按住她,手脚有些加重那扭动身躯的分量,直到自己看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夜震龙脱下自己的外衣把几近赤身裸体的女人包裹起来抱上马去。黎萱被刚才折磨得很虚弱,但是她此刻绷紧的神经反而更加的敏感。


“你要做什么?你敢碰我一下——米基,米基不会放过你——”她紧张却故意凌厉的眼神让夜震龙心里有些发笑。


“那么你是准备这副模样回到紧那骑去吗?我带你先回去换套衣服。”


这个标志似乎有特殊的魔力,让夜震龙觉得在这个世界里面不再一个人孤独。黎萱不是地下世界的人,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种幼稚的开心。


黎萱对夜震龙依旧保持着警惕心。二人坐在一匹马上,寒冷刺骨之下她冷得快要失去知觉,不知不觉中那种本能下的靠拢在另一个人的怀中依偎取暖。


“你现在记起来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吗?”夜震龙问她道。


回答他的只有呼啸而过的朔风,和漫天的飞雪。黎萱的神魂并不清楚,她听见夜震龙问她,却一个字都回答不了。


等到再次能睁开眼的时候,她对四周的一切都是这样的陌生。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已经换上了崭新的,而且还是最好的。盖在身上用熊皮制定而成的被褥也绝非一般的人能用。黎萱不知道夜震龙为什么要救他,但这种问题显然是没有什么答案。那个男人总是随心所欲。


傍晚的时候,夜震龙告诉黎萱她可以留在这里。这种有些莫名的转变让黎萱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当然黎萱也根本不愿意和这样一个人曾经丧心病狂的人待在一起。夜震龙显然对其的态度十分的暧昧。既没有让她离开,也没有对她的拒绝表示出愤怒。


但越是这样,在黎萱心中的恐慌却是越大。夜震龙的所在地离开米基的紧那骑有些距离,她出不去也无法找人带话给米基。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这样大概也有四五天左右,正在黎萱无计可施之时,米基却意外的找到这里。紧那骑出来的人一个都没有回去,米基自然不会善罢甘休。那个叛徒很快就给米基找到,拳脚无眼之下,什么人能经得住这样的大汉暴打?


很快他就知道了抚城的所作所为。当然他最着急的黎萱。即便那个人是夜震龙,他都要把这个女人给救出来。所以当米基硬闯入夜震龙的营地时,他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米基,她受了点伤,养好了再回去。”夜震龙的理由十分牵强,但那又如何?但看着米基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和以前的他判若二人。强硬的话到嘴边他还是迂回放软了一些。


“她是我的人,受伤了也是应该我来照顾。请让我带她回去。”但是,同样的米基丝毫没有半分的退让,直白强硬的口气让夜震龙心里也黯然一怔。


“你的人?当初在斗兽场上我已经说了很明白了。”


“既然她投靠了我紧那骑,自然就是我紧那骑的人了。”


二人眼风相争,互不相让。这种场面让在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呼吸一窒,这接下来难道自己人要为了个女人而兵戎相见吗。


“米基,我要回去——”


这样紧张的气氛随着黎萱面色苍白的突然出现在二人面前而宣告暂时停息。黎萱坚持要跟着米基走,夜震龙的脸面十分难看。但很快他也知道自己再坚持下也没有什么意思。黎萱对他没有任何的好感,甚至是极端的厌恶。


他强留这个女人在自己身边是没有任何的好处。但是米基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对这个黎萱心存爱意,而且这份感情并非是随意,相反冒着和自己反目的风险只身一人来到这里,也表明了他今日带不走这个女人,便也没有做好回去的准备。这样的举动让夜震龙确实暗下一惊,他没有想到米基会对黎萱发生这样深刻的眷恋。


“米基,你可别干傻事。”夜震龙朝着他们远走的方向心里默然叹道。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第十八章、

夜震龙来到地下世界十年里面,唯一一次接触到巴比伦纪元的人已经过去了很久,而且那个人是逃出来的罪犯。和从小被抛弃的劣等基因人不同,这些被巴比伦纪元惩罚流放到地下世界的这些罪犯分子是被隔离开来。

他们距离这些寄生族人聚集的地方十分得遥远。而且四周都是自动高科技的隔离电网,所有的犯罪分子的脚铐上都有小型的跟踪和引爆装置。那个无意中逃离出来的人,砍断了自己的脚,但在这样条件下的地下世界,很快伤口感染就让其一命呜呼。

这是夜震龙无意中走得最近的一个巴比伦纪元而来的人。最后却还是死了,两个人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他一直很想知道的是那个人来自于哪里,如果能找到那个地方,他相信应该有飞船可以带自己回去。

黎萱身上的印记让他唏嘘不已。说实话从苏嫊去世以后,他便再也没有碰过任何的女人。不管多么容颜美丽,姿态妖娆,在夜震龙的心里他始终不能把这些寄生族人当成自己的同类看待。但他们长得这样相似,虽然有些是有各种残疾,但夜震龙看见更多的是是像米基,罗娜,越泽等等这些和他看上去毫无差异的人种。

十年已过,夜震龙对于繁衍子嗣的意念是越来越强烈。和地下寄生族人是绝不可能让自己的优良基因给糟蹋,黎萱意外被泄露的身份必将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另一个地方,米基不顾自己的安危孤身一人去把黎萱带回了紧那骑。人非草木,黎萱心里存有感激,再加上生病以来,都是米基早晚过来亲自嘘寒问暖,不过才二十多岁的黎萱,在离开了亲人和故土,来到这样一个陌生蛮夷的地方,内心的脆弱总有藏不住的时候。

在和闼婆族人相处之时,黎萱就觉得很奇怪。她是攻读生物基因的高材生,又是家族三代从医者,这些闼婆族人无论是外形还是智力都不至于存在存在缺陷。这些人不但有生育能力,而且她在教他们做游戏的时候,不少人的智商甚至达到她认为拥有天赋的地步。

那么如何判断基因缺陷,或许是机器检查到他们存在一些母体中就带出来的遗传病,会让他们英年早逝或者年纪越大以后会因为免疫方面的缺陷而无法和他们一样体格健壮的诞下优质的后代。

不管怎么样,黎萱在这里感觉得到那些人的善良和温暖。当然像夜震龙和抚城这样的恶劣之人也是存在的。

在米基和紧那骑族人的精心照顾下,黎萱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但是她心事重重,总是担心夜震龙或者抚城又乘着米基不在对自己有所不利。抚城差点强暴她的那幕,总是成为梦魇在她脑中挥之不去。而夜震龙突然对自己展现出不同寻常的热情同样让黎萱心里十分惧怕。

“米基,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终于黎萱把自己是巴比伦纪元的人意外坠入到地下世界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米基。

但米基的反应却并没有黎萱预期的那么惊讶。或许从她进入斗兽场那刻起,米基就已经知道她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人类的感情总是那么奇妙,即便是这样看似怪异的人,但朝夕相处之下,黎萱觉得他硕大的身躯之内藏着的确实一颗敏感细腻又善解人意的心灵。

在紧那骑里面,有一个小小的花房,里面种满了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花草植物。没人会想到照料它们的主人会是那个男人。

米基很喜欢摆弄花草,这点倒是和黎萱不谋而合。而且越是两个人放开心扉聊起来,会发现很多事情他们都会不谋而合。

比如米基对茼蒿过敏,黎萱也是。比如米基喜欢花草,还特别喜欢养兔子。而黎萱小时候就养过一只兔子。黎萱活到二十六岁一直都在和科研打交道,对于爱情她是看得到却从来都没有摸见。米基同样有钢铁一般的身躯,看似凶恶的模样,却有一颗柔弱的心。这颗心这么久却唯有黎萱看得到。

或许这是一场灾难,却也是老天的一次恩赐。

黎萱没有想到,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一个寄生族人。当她知道自己的感情时候,有些惊慌失措。坐在山坡的大树下,她定定地望着远方,神思却依旧恍惚的整理不出任何的头绪来。

同样,在米基这里他只有从前人的嘴里听说过他们是被抛弃的基因族人,但自己从来都没有碰见过巴比伦纪元的人。天上和地下的差距,米基不敢去想和黎萱的未来。

但很快部落与部落之间的战争是永无止休的。

米基必须要为了紧那骑而出战,但是他担心黎萱的安危。毕竟她是一个女人,既没有身份更没有地位,少了自己在身边的时刻保护,紧那骑里面难保有别有用心之人。这一去可能就是十天半月,上次的事情也称为米基心头的阴霾。

夜震龙并没有厉惩抚城,这件事情就这样云淡风轻的过去了。黎萱的处境仅仅只是比那些女奴好一些,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大动干戈,何况那个人还是修罗骑的首领,身份地位怎么都没有讨公道的可能。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如果黎萱不愿意,米基决定只能把她带离震龙族去其他地方。但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外面的次序不会比震龙族来得更好。那只有一个办法,他只有娶了这个女人为妻才能用这样的方法让她安全的在紧那骑活下来。

“黎萱,过些日子我要出门了——”米基小心翼翼的坐在她的对面。

曾经黎萱是多么不理解这样的野蛮世界为何要不断的掠夺,抢劫以至于杀人。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在被辐射过的地下世界,万物依旧很难生长。可以成片存活的农作物便成了供不应求的争夺资源。

这是一种无奈,不是你死便是我活的世界里面,弱肉强食让所有人都对死亡十分的麻木不仁。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7100734  
精华
帖子
1683 
财富
15484  
积分
4578  
在线时间
2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7-7-10 
最后登录
2019-1-5 
第十九章、

“米基,不用担心,我会——我会等你回来的。请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她想了想,嘴唇抿了几下始终没有开口和他说出紧那骑一直有人在监视和跟踪她的一举一动。

有一些时候的沉默在二人之间凝固。

米基微微蹙了下眉头,还是决定开口。

“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什么?”黎萱一惊,没有想到米基在这个时刻会提出这样的想法。但很快她就明白他是想保护她。

“我想说,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米基,如果你是为了保护我而娶我,那大可不必。真的。但是如果你是因为真心需要我,那我会考虑一下。”

黎萱很想知道米基对她这些月来的悉心照顾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不想因为米基同情自己的遭遇而娶自己。黎萱考虑过自己的未来,或许她没有办法再回到巴比伦纪元。所以她要学着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全部重新开始。包括所以的情感和朋友。

“其实我怕你嫌弃我是寄生族人。你曾经在高高的天上,如果不是因为意外,怎么会和我这样的人有所交集呢。在这里你的身份一定要保密,否则我不知道会引起怎么样的事端来——”

米基不敢说爱字,这么多年来他也从未和任何一个姑娘表白或者心存爱恋过。要知道在没有成为紧那骑首领之前,他一直都是在为生存做着艰苦的斗争。对于爱情这种如此奢侈的东西他连想都不敢想。到了一定的年纪,族与族之间会选出合适的姑娘作为相互的利益结盟体。

“米基,你是为了保护我才想出这主意?”黎萱先开了口。

米基的表情有些古怪,他想选择合适的词来表明自己的心迹,又犹豫着怕说错话。

“黎萱,我——是想保护你。对于上次的事情我一直都很担心。但是,我不能否认你是这样的美好,如果说我米基对你没有任何想法,这也是不现实的。”米基终于把自己心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但是,我不勉强你接受——我的意思,如果你对我没有这种想法的话,我会想其他办法,我会让暹罗两兄弟留下来保护你——”

“米基,——”

黎萱踮起脚尖,头朝着这个傻傻的男人的嘴唇靠了过去。

这是两个人的初吻,那种感觉紧张得心脏怦怦乱跳。巴比伦纪元的人寿命已经到了百岁以后,以黎萱的年纪确实还只能在懵懂之中。

“米基,是不是在斗兽场的时候你就爱上我了?”黎萱在他耳边悄然问道。鼻翼间呼出的热气拂在米基的耳畔颈部,无比挑逗。

“呵呵——”

米基将她紧紧揽进自己的怀中,她真得是这么的娇小柔美,让人第一眼看见就无法忘记。在酷日下的铁笼中,自己的眼睛触碰到那双墨眸后便知道不能逃离。即便在斗兽场中他知道自己收留这个女人会带来多大的麻烦,但是他控制不住的想要留她在自己身边……即便那个人是呼风唤雨的夜震龙,他也不在乎。

这样的意外结合,二人并没有意识到将会在后面发生怎么样的轩然大波,以至于终生的遗憾。他们之间发展的有些太快,快到很多人都没有办法接受。

紧那骑首领要大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震龙族。

也震惊了夜震龙。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让这个男人有所这么大得触动?在这个地下世界里的十年里,他什么样子的经历没有遭遇过,当所有的恐惧无助化为绝望碾碎了意志,便会彻头彻脑的改变自己曾经的模样。

夜震龙尘封起来这么多年的记忆,随着这个叫黎萱的女人被彻底打开。

十年前。

东巴联盟中最显赫的亚裔家族夜家,一夜之间遭到毁灭性的灾难。夜震龙的父亲,一对兄姐全部都在爆炸中丧生。而他和女友苏嫊在南极洲旅游,听到噩耗驾着私人飞机匆忙的赶回途中,仅仅离开大陆二十分钟后,他的飞船就发生了意外坠入了地下世界。

这是一个意外的意外。

西伦十二州里,只有南极大陆这里有个系统BUG,一般飞机坠毁都不可能会直下三万英尺的地下世界。唯有这里因为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在看不见的系统中存在漏洞,飞机瞬间冲破保护网,从这里直坠而下……

夜震龙的飞机是数一数二的精密,他和苏嫊在系统的自我保护下还是九死一生的活了下来。但是他们对这个地下世界是陌生的闯入者,才二十二岁的夜震龙吓坏了,精心呵护下的幺子从来都没有作为继承者培养,因为母亲的过早离世,夜家对这个最小的儿子都十分的宠爱,十年前的夜震龙如果放在众人的眼前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

也是因为那时候有些纨绔的夜震龙突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根本就吓得不知所措。相比是比仅大一岁的女友苏嫊这个时候表现出了异常的冷静。他们靠着飞机残骸上的一些物质,以及巴比伦纪元的人高人一等的智慧,在这蛮芜暴力的地下世界终于艰难的活了下来。

但是两个人的组合是总是无法抗衡群队出没的寄生族人。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块藏身之地,十年的情景就和黎萱意外救了夜震龙一样,他们也是救了曾经的一名闼婆族人,然后苏嫊治好了他的伤,但是这个男人并没有一颗感恩的心。

他被医治好以后,苏嫊让夜震龙把这个陌生的闼婆族男人重新迷晕了尽快送出他们的安栖之地,这块地方他千叮万嘱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但苏嫊没有想到的是,夜震龙送这个闼婆族人到了他们族后,这些人就跪在地上希望夜震龙能收留没有任何资源,快要在死亡边缘的几十人。夜震龙经不住软磨硬泡,竟然把这些老少男女全部带回了他们的安身之处。

苏嫊最后警告夜震龙的话,到了今日他还历历在耳。

苏嫊说,你早晚要为自己的莽撞行为而后悔。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人生里,做个闪闪发亮的蛇精病!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