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5 | 浏览:2243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凤舞宫深》作者:雨落落(书城精品完结)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360 
财富
8418  
积分
82269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1-18 

她生于簪缨,却困于掖庭,为了祖父临终前的遗愿,为了重振家族门楣,她抓紧机遇,只为抱紧这世间最粗的大腿。从掖庭到承乾宫,从宫女到贵妃,她行世间最险之事,敌后宫最疯的女人。柔顺笑意,金刚手段,她一步步走上后宫顶端。然世事如棋,往事翻转,她霍然回首才惊觉自己也不过是别人计谋中的一环,倒空为仇人染上无边罪孽。神算批她命格‘国母凤身,贵不可言’。她的机遇来自这句预言,她人生的悲剧伊始亦是这句预言。帘幕宫深,误会重重。她在荣华的顶端与心上人离心,也依旧敢嫣然一笑,睥睨万千,嗤笑一声,“国母凤身?谁稀罕!”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360 
财富
8418  
积分
82269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1-18 
#========= 第1章掖庭宫女 =========

夜,沉如墨。
幽暗的莲池旁,“噗通”一声闷响,落入了一具温热的尸体。
杀人的太监眼中并无惧意,反而寒光一闪,啐了一口道:“凝平,冤有头债有主,要你死的人可不是我,千万别找错人了!”
阴狠毒辣的眼睛扫视了周遭一圈,似是打量有没有意外撞见的倒霉鬼。
躲在假山里无意中目睹了这一幕的秦婉妍咬紧牙关,一动也不敢动,无力地靠在假山壁上,手心紧紧捂着怀里那只白色小狗的嘴巴,幸好平日常喂这狗食物,这等时刻,小狗也只是安静地窝在她怀中,虽不断探着脑袋,但好歹没有发生任何声响。
以秦婉妍的身份,并不能在六宫中随意走动,但是她也认识,杀人者与被杀者都是昭阳殿云贵妃面前得宠的红人,只是不明白为何同事一主的两人在此造下如此杀孽。
秦婉妍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外面虽然一片安静,可是那个太监还未离开,若是被发现了,只怕自己也难逃一死。
太监在环顾四周确定无人后正准备离去,却陡然听到假山边传来声响,似是有人不小心将假山上的碎石踢了下来。瞬时便警惕了些,声音轻却尖锐地道:“谁在那边?”
秦婉妍也被这一声吓到了,可是她十分确定不是自己发出的。冷汗渐渐湿透了她的衣服,她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墨裳男子,不好意思地冲她笑了笑,转而又懊恼地看着自己身前的小石子。
那太监问话后没有听到人回答,可是依旧不放心,便渐渐走向了假山,想要察看清楚。
秦婉妍估算了一下位置,若是那墨裳男子被发现,自己肯定也会被发现的。无奈之下,她当机立断将小狗放了出去。
小狗窜出后果然又带落了几粒石子,外面的太监似乎松了口气,“原来是只狗。”然后便放心地离去了。
太监离去的脚步声传来,可是无论是秦婉妍还是那个男子,都没有放松下来,也没有动。见秦婉妍依旧不急不躁默然而立,男子的眼里闪过一丝欣赏。
果然,原本离去的太监忽而又折了回来,见这里依旧安静,才真正放下心来。
直到太监第二次离去,男子才转头对秦婉妍一笑,“姑娘好胆色,不知可有幸得知姑娘闺名?”
秦婉妍并没有看男子一眼,她只是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太监离去的方向,那边似乎不是回昭阳殿的。然后便准备回去。
然而男子却没有放弃,快步走到秦婉妍面前,笑容温润,原本雅俊的面容立时便生动了几分,“姑娘没听到我的话么?”
其实方才惊险一刻时,秦婉妍便打量过他了,不过这男子一身墨裳,衣服质地不过是帝都里富贵人家常穿的,上面也没有任何暗纹,腰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360 
财富
8418  
积分
82269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1-18 
上也没有佩戴与其身份相衬的饰物。除了知道这男子长得不错外,她判断不出此人身份为何,不想招惹麻烦,便没出声。
然而此刻男子笑容尔雅地拦住了她的路,果真是一表人才地翩翩佳公子,当然,前提是忽略此人掐着她脖子的手。男子的手正缓缓收紧,但是他眼底的笑意却一点没变,秦婉妍在他的笑意中一颤,终于开口道:“我叫妍奴。”
男子松了手中的力道,讶异道:“有这么奇怪的名字?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奴才么?”
闻言秦婉妍原本波澜不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忿,偏过头道:“旁人取来糟践人的,自然不怕。”
“那你的真名是什么?”男子来了兴趣,一副要和她好好聊聊的模样。
然而秦婉妍却不再畏惧正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了,冷冷地盯着男子道:“想知道别人名字,不应该先报报自己名讳吗?”
按说后宫并没有其他男子的,可是此地虽为后宫范围,却临近掖庭,管束不严,受陛下重用的大臣入宫商议国事晚了被赐住内廷也是有的,反正这里离妃嫔的寝宫远得很,不担心暗通款项的事。秦婉妍的确有怀疑此人是陛下亲临,可是陛下今夜召幸了宁贵人,此刻应在龙榻上才对。而受宠的大臣,秦婉妍并不熟知。
男子闻言不由低声笑了起来,眼里的兴味更为浓厚,他愈加凑近秦婉妍,另一只手拨开秦婉妍刻意挡在额前的碎发,“看到这双眸子我就知道,你的长相不可能如此平淡无奇的,原来遮挡之下的模样如此清丽啊。”
伪装被人拆穿,秦婉妍不由一挣,但是男子的手依旧牢牢握在她的脖子上,她一挣扎,他便收紧,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味。她安静下来,男子的手便也松了松。
“你是哪个宫的?”男子轻轻道,声音清冷。
秦婉妍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公子,你深夜来此,不欲为人所知吧?”
男子闻言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明白她怎么忽然说这个。
“寻我的人快要来了,公子若是不想被人看到,恐怕就得赶紧离开了。”秦婉妍清亮的眸子里亦含着笑意,意味深长地道:“而且此地已经死了一个人,若再死一个,怕是不太好。”
似应和她的话一般,远处果然传来了呼叫之声,“妍奴,你在哪里,雨嬷嬷要你伺候她用药。”
性命被握在他人之手,尚能拖延时间,并且委婉地警告自己不能杀她,男子垂眸掩去眼里的欣赏,手也从她纤细的脖颈上放开。“你会主动告诉我你的名字的,而且时间不会太久。”
男子在她耳边道,湿热的鼻息扑在她脸上,秦婉妍不自在地挪了挪。
眨眼间,男子便飞身跃过假山,飘然而去。秦婉妍盯着他的背影,眼里掠过一抹深思,这会是谁呢?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360 
财富
8418  
积分
82269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1-18 
#========= 第2章杀机暗现 =========

正待转出假山和前来找她的人汇合,却见地上有一块玉珏,应该是那个男子落下的。不知为何,秦婉妍总觉得今夜遇到的这个男子是麻烦,是以他的东西她也不想拣。她耸耸肩利落地走了出去,边应了一声,“依依,我在这里。”
但秦婉妍莫名又停住了脚步,眉宇间一片踌躇之色,过了几秒,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又快速回去捡起了那块玉珏,妥帖地收入怀里,才出去找同伴。
依依看到她,便十分担忧地道:“雨嬷嬷叫人来唤了你好几回了,说是等着你伺候她用药呢。你怎么出来了这么久,哎呀,这么久你都没找到球球吗?”
球球是雨嬷嬷的养的小奶狗,也就是刚才被秦婉妍放出去的那只,但是其中关节,她也不好明说,只能解释道:“我找了许久,并没有看到球球,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闻言依依更为担忧,咬唇看了她一眼,安慰道:“那你可小心点,雨嬷嬷本来就看你不顺眼,你还办事不力。”
“没事的。”秦婉妍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总不能杀了我。”
刚能从那男子手中夺回性命,还多亏了雨嬷嬷每到这时辰都会找些事让她过去伺候,今夜找不到她,也必定会让人来寻。所以秦婉妍对接下来可能受到的责难反而不那么害怕,比起死,受点折磨算什么呢?
“唉,明明咱们一起进来的,你也从未得罪过她,不知道她为何总要找你的麻烦。”依依嘟囔着,眼底眉梢俱是不平之意。
秦婉妍苦笑一声,“这我哪知道呀。”
其实她是知道的,出身贫寒的宫女,在宫中待了这么多年却依旧没被放出去,只当了这小小掖庭的管事嬷嬷,看到她这样一个从云端摔落掖庭的簪缨贵女,又如何能有好声气?能让昔日世族秦家嫡女伺候左右,想必十分满足罢。
依依并不能理解秦婉妍的冷静,在这掖庭,雨嬷嬷便是掌管她们性命的人,而得罪了雨嬷嬷,是多么可怕的事。她侧首看了看秦婉妍平淡无奇的脸,却莫名觉得这几分冷静从容为她添了几分韵味。
两人回了掖庭,依依一直担忧地送她到了雨嬷嬷的住处,正待敲门禀报,门却自己开了,开门的宫女见是她们,便懒懒地挥了挥手,“回去歇着吧,皇后娘娘要封赏掖庭女官嬷嬷,雨嬷嬷去回话了,不需要你伺候。”
依依松了口气,十分为秦婉妍高兴。而秦婉妍却回头看了眼雨嬷嬷的房间,皇后娘娘居然深夜传召,实在是奇怪。
这一夜,秦婉妍睡得并不安稳,梦中总是可以看到祖父满身是血的模样,还死死地拉着她的手告诉她一定要重振秦家门楣。她怎么也甩不开。
一身冷汗自梦中惊醒,抬眼望了望外面,时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360 
财富
8418  
积分
82269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1-18 
间还早得很,依依和其他宫女尚在酣睡。她擦了擦冷汗正待眯一会儿,却有人来砸下人房的门。
“妍奴,妍奴,含辰殿总管太监李公公来了,指名要见你呢。”
闻言,秦婉妍浑身一震。
砸门的声响早就吵醒房里的众人,依依迷糊间见秦婉妍似呆住了,连忙过去推了推,“妍奴,快些穿衣啊,含辰殿的公公,哪里得罪得起。”
含辰殿乃皇后寝宫,她身边的总管太监可不只是管着含辰殿,而是管着整个后宫的,自然开罪不起。秦婉妍连忙起身收拾,身子不自主的战栗着,她十分的紧张,却又抑制不住的兴奋。
是的,如果她想要完成祖父的遗愿,重振秦家。眼下,便是一个极好的机遇。尽管这李公公来者不善,但是她本就是一无所有之人,还怕赌这一把吗?
她颤抖着手打开房门,摸了摸依旧在怀里的玉珏,长舒一口气,从容地跨了出去。
掖庭的宫女操持贱役,向来比宠妃身边的宫女要起得早些。眼下时间虽然还早,但是含辰殿的总管太监,她们自然也要去拜见的,一个个也赶紧起了身。
在这金碧辉煌的皇宫,掖庭是可以和冷宫相比的荒凉地。而含辰殿李福全带着八个小太监气势十足的坐在大厅里便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秦婉妍还未进门便略微觑到了李福全那富态的圆脸以及眉眼间的阴鸷,快步走入,一拜到底,道:“奴婢见过李公公。”
见她姿态卑微,李公公满意一笑,尖锐的嗓音拖得十分悠长,“姑娘叫什么名字?”
李福全专程来掖庭,却有闲心拉家常似的问她名字?秦婉妍伏在地上,不断猜测着李福全的用意,但是嘴里却恭顺地回道:“雨嬷嬷为奴婢改名为妍奴。”
“哦?”李福全幽幽一叹,“姑娘原本乃秦家嫡女,昨日皇后娘娘还和咱家说起呢,似乎闺名十分雅致。”
李福全一直没有让她起身,秦婉妍也就一直跪着,如今听着李福全说秦家嫡女,只觉更为刺耳。但她没有动,就连脸上的恭顺笑意都没有变化半分。十年掖庭生涯,她早就不是那个身份高贵的秦家嫡女了,这一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然而李福全却依旧没有想放过她,依旧叹息道:“秦太傅若知当年他捧在手心里的孙女如今已经被改了名字,还不知道得多心痛呢。”
听到李福全提到爷爷,秦婉妍眼里的锋芒一掠而过,轻启朱唇,声音依旧温柔和顺,“罪女祖父乃逆臣,当年太后娘娘亲下懿旨。李公公却依旧口称太傅,莫非是对太后娘娘懿旨有异议?”
李福全被这话堵了一下,他本意是侮辱秦婉妍,却没有想到反倒被抓住了把柄。而这女子提到自己祖父,口称罪臣,却无半点尴尬,他眼睛不由眯了眯。
而这时掖庭的宫女嬷嬷们都进来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360 
财富
8418  
积分
82269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1-18 
了,皆恭敬向李福全拜倒。
在皇后面前,他是低至尘埃的奴才,可在这些人面前,他是手握生杀大权的主宰。他一笑,十分享受这种感觉,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然而开口却是诛心之言,“雨嬷嬷偷盗皇后娘娘的凤簪,昨晚已经招了,娘娘仁慈,赏她全尸。”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360 
财富
8418  
积分
82269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1-18 
#========= 第3章巧避杀招 =========

在众人的呆愣中,随他而来的小太监像拖垃圾一样拖着一个人来到堂前,满身浴血,皆是刑囚后的伤痕,就连脸上,都被烙铁烫得血肉模糊。只依稀从衣着上可以辨别出这是雨嬷嬷。
那小太监就将雨嬷嬷扔在了秦婉妍的身边,秦婉妍打量之下,也骇了一跳。雨嬷嬷在这掖庭横行霸道多年,虽然欺负折辱她们,但是并不曾害过谁的性命,却不想如今落得如此下场。
昨夜为秦婉妍二人开门的宫女更是脸色苍白,彼时含辰殿来人相召,只道是要按律封赏掖庭女官,所以叫雨嬷嬷前去问话。她还以为雨嬷嬷要升官了,于是好一通奉承。却不想等待雨嬷嬷的不是封赏,而是死亡。
雨嬷嬷这满是伤痕的尸体横陈堂前,更衬得李福全那一脸温和的笑意可怖。
偷盗皇后娘娘凤簪,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试问一个掖庭的嬷嬷,哪来资格踏进皇后娘娘的寝宫呢,更别提还要从宫女环侍的含辰殿里偷盗凤簪了。但是在李福全的注视下,众人皆恭谨的垂下头,她们本就没有为人不平的资格。
“但是……”李福全的话音一顿,众人心头都不由一紧,“雨嬷嬷在死之前招供了秦婉妍乃她的同伙,咱家是奉皇后之令前来彻查此事的。”
十年来秦婉妍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却是如斯境况。而其他人则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秦婉妍是妍奴。
雨嬷嬷一直很讨厌秦婉妍,怎么可能让她当同伙?众人同情地看着跪在最前方的女子,同在掖庭,就在交往不多,到底还是有些感情的。
“娘娘说了,若有人愿作证,便是首功,立即提拔到含辰殿当差。”李福全见众人沉默,便慢悠悠地丢了这么一句。
秦婉妍嘴唇一抖,心知自己最担心的事发生了,李福全根本就是铁了心要置她于死地。如今招供的人已经死了,而这人来了这里,不问自己是否认罪,却用利益诱使掖庭的人做伪证。不管这个局如何破绽百出,只要有人作证,她的死罪便可以定下了。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能够脱离掖庭去含辰殿当差,是一个多大的诱惑。来掖庭的人,大多是罪臣之后,或是犯了错的宫人,若是能够去含辰殿,便是当上差,日子会好过许多。那点微薄的感情又如何能比得上利益呢?
终于,在一片寂静之后,有人颤抖着唇开口,“李公公,奴婢前天晚上似乎看到了妍奴和雨嬷嬷在密谋,隐约听到了含辰殿什么的,不过奴婢离得远,听的不真切。”
李福全斜睨了开口的小宫女一眼,缓缓道:“很好,既有人作证,那此事便是证据确凿了。来人,将秦婉妍绑了。”
几个小太监应诺一声,便准备上前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360 
财富
8418  
积分
82269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1-18 

“等等!”在太监即将碰触到秦婉妍时,依依终于忍不住了,不由开口叫道。“禀李公公,阿竹不过是刚进掖庭的小宫女,前晚尚被雨嬷嬷罚了在天井边洗衣服,怎么可能看到雨嬷嬷和妍奴密谋呢,这是诬陷,求公公明察。”
在李福全愈加阴狠的目光下,依依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还是强撑着勇气说完。心神不安间似乎见跪在最前方的秦婉妍回了一下头,目光温软地看着自己。
“大胆,区区贱婢,也敢在咱家面前撒野。”李福全笑意一敛,事情被人横插一手,他已是怒不可遏,狠狠道:“来人。将这丫头拉下去,杖责五十。”
“等等。”
李福全见那些小太监还未碰到依依便再次被人喊了停,心头怒意更盛,阴狠地瞪着开口之人。
在李福全等太监的怒视及掖庭众人的呆愣之下,开口之人——秦婉妍亭亭站起,笑意如先前一般温顺,声音更是轻柔,“公公说的是,奴婢的确是和雨嬷嬷密谋悄然取走了皇后娘娘的凤簪,不过呀,奴婢们可不是偷盗,而是奉了陛下谕旨的。”
闻言李福全的表情就如见了疯子一般,指着秦婉妍狂笑道:“你个掖庭贱婢,居然敢说是奉了陛下谕旨?难道是陛下让你去偷娘娘的凤簪?好,真好,这假传圣旨的罪名也够将你千刀万剐了。”
别说李福全不信,就连掖庭的众人都不信,陛下身边做事的人那么多,怎么会从掖庭挑人呢。
但是李福全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秦婉妍镇定自若地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珏,在他眼前晃了晃。那块净玉凝脂,一看便知不是凡品。上面雕着一条龙,神气十足,龙的眼睛尤其传神,颇有些睥睨天下的傲岸,玉的下方,还刻着玺章。
李福全脸色惨白,他是皇后近侍,自然知道这块玉珏是真的,甚至不用看都知道玉珏的背面正是当今圣上的名讳,此乃陛下贴身之物啊。
秦婉妍静静地看着李福全,灿若寒星的眸子绽放出不同的神采,那目光几乎让李福全心头一颤,他今天太大意了,这可怎么收场。
而秦婉妍虽然面上平静,其实也在思考,若是李福全恶向胆边生杀了自己再诬陷是自己偷了陛下的玉珏怎么办。
众人傻傻地看着两人,有些不知所措。空气似长久凝滞了一般,其实也不过是几息之间。秦婉妍见李福全眼露杀意,不由握紧了手中的玉珏。
“除了娘娘的凤簪,你居然还敢偷盗陛下的玉珏,真乃死罪!”李福全眯着眼睛看秦婉妍,声音却阴寒入骨,“不用绑了,直接杀!”
秦婉妍额际一滴冷汗流下,在武力面前,弯弯绕绕的语言都不过是花架子。
“等等。”一道同样尖利的嗓音喊出了今日出现率极高的两个字。
余怒未消的李福全望向来人之后,怒意都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360 
财富
8418  
积分
82269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1-18 
僵在了脸上,怎么会是他!
只见来人悠悠跨了进来,笑道:“哟,都在呐。咱家奉陛下之命,来问问秦姑娘,陛下先前交代的事,办得如何了?”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360 
财富
8418  
积分
82269  
在线时间
1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1-18 
#========= 第4章愿为利刃 =========

当秦婉妍在承乾宫的宫女住所洗漱换装之后,望着镜中的自己,不禁有些恍惚。适才陛下身边的高公公将自己带走,到了这承乾宫,也未安排她见驾,只是吩咐了几个宫女带自己下去梳洗一番。
如今梳洗过后,换上了一袭新的衣服,发髻被盘起,就连额前鬓角的碎发都被仔细的拢了上去,虽不施脂粉未着金钗,但是容色已与先前判若两人。她细长的手指抚上那弯弯柳眉,在掖庭多年,一直小心地掩着容颜,怕给自己招祸,如今看到这模样,倒感觉不像是自己。
被高公公派来伺候秦婉妍梳洗的宫女也是吃了一惊,未曾想到这落魄消瘦的女子原来有此艳色。但她到底是在承乾宫伺候了许久的人,此时也并未多话,只是对待秦婉妍更为恭谨了几分。
待妆罢,秦婉妍便被领到了承乾宫的侧殿,高公公正在等着她。
当看到素衣广袖的秦婉妍步入时,高公公也愣了一下,目光飞快地看了她一眼,重点看了下她的眼睛,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眸子吸引了主子。然后轻声道:“姑娘进去吧,陛下已经传召了。”
秦婉妍含笑行了半礼,方快步走入正殿。
主位上有人斜斜倚着,手中拿着一卷书,漫不经心地翻阅着,束着白玉冠的鸦发散在一边,意态风流。秦婉妍并不敢过多打量,跪伏于地,清声道:“奴婢秦婉妍见过陛下,陛下万安。”
刘胤听她主动自报姓名,不由想起昨晚的话,眉梢微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果然是聪明的女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声音不大,却自有威严,“抬起头来。”
秦婉妍依言抬头,目光却低着,可以让刘胤看到她的脸,却不会因为回视帝王而显得逾矩。但是刘胤并不满意她如此守礼的行为,他跨步走到秦婉妍面前,一把将她拉起,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颌,迫使她的目光直视他。
见温顺的眸子里露出一抹倔强,才满意一笑,“这个眼神就对了,这才是朕昨晚所看到的目睹杀人依旧冷静从容的女人。”复又打量她一遍,语意变得幽深,“你这姿色,尚胜云贵妃几分。”
云贵妃,一直领着六宫第一美人的名头。
秦婉妍弯唇一笑,目光依旧温顺,“奴婢怎么敢和云贵妃相比。”
刘胤嗤笑一声松开她,英挺的眉却一皱,“昨晚目睹杀人都面不改色,今日又拿朕的玉珏诓骗李福全。朕很好奇,这世上有你不敢的事吗?”
这话说的可轻可重,秦婉妍福下身去,娓娓道:“奴婢所为虽胆大妄为,却在陛下意料之中。再说了,奴婢若不如此,如今又怎有资格站在承乾宫里,站在陛下面前。”
“哦?”刘胤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站在朕面前,你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