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7 | 浏览:779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勇敢爱之纯爱情人:你深爱着的女人就在身后,但你却无能向她倾吐 ...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510 
财富
205060  
积分
170053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3-21 
扛了一箱跟在最后,迎着早晨太阳望着齐齐排列的十二个纸箱,不知怎么搞的,她又想哭了。
   麦大哥倚在车窗边说话:「虽然那些图设计得很没挑战性,不过看在妳这丫头厨艺不错的分上,有需要再来吧。」
   「一言为定!」雪芹与麦大哥击掌道别,穆法车开动,领着后头货车驶出了小径。
   七点半,雪芹将印好的彩页,安安稳稳送进杂志社配合的印刷厂里。
   「厉害耶雪芹!」杂志社编辑一拍她肩膀。「我本来还要打电话提醒妳,没想到妳已经弄好了。」
   雪芹边打呵欠边说:「妳跟我约八点,我当然要想尽办法在时间内送来--」
   「嗯嗯,没错,吶,收货单拿去。」杂志社编辑签好单据,本该接手的雪芹却没动作。「喂!发什么呆啊!」她一顶雪芹手肘,没想到她身子突然一歪,吓得编辑忙将她抱到一旁椅子上。
   「喂,雪芹,妳没事吧?」
   杂志社编辑摸摸她额探她呼吸,只见歪头倚在椅背的雪芹动也不动,呼吸均匀,看起来不像昏倒,比较像......睡着了?
   一确定她只是睡着,杂志社编辑笑着走去叫穆法。
   穆法进来看见,也是一阵笑。
   「她累坏了,昨天到现在睡不到两小时。」穆法帮她解释。
   「快带她回去休息吧,我会打电话请她同事帮她请半天假。」
   「谢谢妳。」
   穆法将喝光的咖啡纸杯丢进垃圾桶,打起精神抱雪芹上车,一路她动也没动,只是歪在副驾驶座上睡得好沈。
   「辛苦妳了。」穆法想起她昨晚表现,一夜没睡的她一直不断帮忙端茶送纸收垃圾,是后来有了空档坐下,才歪在墙边勉强睡了两小时。
   那段时间麦大哥跟他聊了些她的事,厂里每个人都对她十分满意。
   穆法也觉得与有荣焉。
   真不愧是他喜欢的女人--
   再怎么天生丽质,熬了整晚眼角皮肤绝对难掩疲态,可是在他眼中,却觉此刻的她好漂亮,好有魅力。
   趁着红灯,趁着四下无人,趁着佳人睡得正香,穆法很轻很轻,在她额上偷了个吻。
   然后他手扶着方向盘,无比幸福地将车开回家去。

   
第六章
   
   下午三点,饱睡一觉的雪芹进来办公室,她在印刷厂站着睡着的事早传遍公司上下,同事们一见她无不冲着她笑。
   「太厉害了,雪芹。」
   雪芹还以为大伙是在称赞她昨晚尽心尽力,没想到却是--
   「听说妳能站着睡觉?」
   「你们!」她一跺脚。「不说我认真就算,还取笑我!」
   主任卷起卷宗敲她脑袋。「早跟妳说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510 
财富
205060  
积分
170053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3-21 
要紧盯流程,昨晚算是给妳个教训,下次不准再犯!」
   「知道了。」雪芹嘟着嘴将卷宗捧回座位。
   邻旁同事指指计算机要她收信,同事在上头写,经理早上曾夸过她,她头上乌云立散,捂脸笑得好开心。
   被夸奖了耶!真爽!
   晚上六点半,雪芹拎着便当跟在同事身后走进大会议室,穆法一见她立刻朝她走来,纠缠不休的姚姚本也跟在身后,可不一会儿就被海姊叫去对戏,她俩被导演分在一组。
   雪芹一见他,立刻转了两个圈。
   「干么?这么乐?」
   「没错!」她坐定打开便当边吃边报告最新消息,说完,她突然补上一句:「所以啊,我决定送你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穆法一头雾水,怎么突然岔到这里来。
   「我想答谢你啊!我刚跟立信通过电话,他说你用两幅画,交换他的『维也纳剪影』。」
   原来她跟立信联络过了。穆法笑笑。「那又没什么--」
   「不管,总之我就是给你一个许愿机会,看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办法做得到拿得出来,我一定做!」
   「当--」我女友!他差点冲口说出,忙以咳嗽掩去冒出的声音。
   「什么?」她没听清楚。
   他摇摇头。「没有,我是说,我一时想不到。」
   「也对。」雪芹不疑有他。「反正我跟你说了,你想到再告诉我。」
   吃完便当七点,导演在台上指示七点半总排练,之后要大伙各自带开,去找与之配对的角色练习。
   小会议室里,雪芹表情复杂地翻着剧本,想到待会儿就得当着大家面做那个「深情的一吻」,她心底慌了。
   「干么垮着脸?」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看着纸上「罗密欧」三字皱了下眉头。
   「妳怕在人前亲我?」穆法一针见血。
   她白他一眼找碴。「干么那么直白,不会用比较文雅的语词」
   「是,那换『亲暱举动』,如何?」
   有什么好如何?亲暱举动不也就是接吻!她嘟起嘴。「虽然导演说我昨天表现不错,可是我还是怕待会儿会笑场出糗。」她讨厌出糗,这才是她最别扭之处。
   雪芹对自己要求高,她个性就这样,要嘛不做,但一决定做,就要做到合乎标准;她最讨厌上不上下不下的半吊子。
   看准她性格,穆法小心翼翼说出事先计划好的说词。「有个办法,或许可以让妳很快进入情况。」
   她点点头。
   「从现开始,把我当成妳的情人--妳的『女朋友』。」
   她一愣,她有没有听错「你要我假戏真做?」
   「我是要妳早点习惯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510 
财富
205060  
积分
170053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3-21 
。」
   「但--」她指指自己又指指他。她是女人他是男人,要她视他为「女朋友」,会不会太奇怪、太好笑了点?
   「我们在剧里的确得这么表现,我,茱丽叶,是妳罗密欧的女朋友。」
   她做了别扭动作。
   「还是妳有其他更好办法?」他一摊手。「我是无所谓,反正我主动亲妳只有最后那一幕,但妳不一样。」
   在剧里她三不五时就要亲他,而且剧本上还常加注上:「深情」或者「热切」,搞得她一个头两个大。
   她闷闷一叹。「假装......会很容易笑场,对不对?」
   他点头。
   「但我不知道,该怎么把你当成我『女友』......」
   「简单,看妳喜欢什么,一样一样列出来,依样对我做。」
   这说法是挺合理,但--「我没办法啦,你明明就是男人啊!」
   「不然换个方式,一样当我是情人,但当我是妳男友。」
   对他这提议雪芹反应更大。「这我更没办法,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
   「那只好等着笑场穿帮。」穆法知道雪芹最在乎什么,专挑重点攻击。
   不出他所料,雪芹马上拉长脸。「都怪我们经理啦,规定什么一定要亲,猪头!」
   穆法没吭气,只是指指腕上手表,时间不多了。
   「好啦,我当你是『女友』,总行了吧!」
   他终于说服了她,穆法心头一喜。
   「其实也没妳想的难,只是习惯问题。」他来完硬的换软的,好声细气地哄:「就像当初我们从不熟到熟,不也是一天天习惯?」
   是也没错,雪芹总算接纳这说词。「怎么做?」
   「先慢慢忘记我是妳的好哥儿们,现在重新输入,每天默唸二十遍,我正在跟穆法谈恋爱,我们是情人,他是我『女友』。」
   「我正在跟穆法谈恋爱,我们是情人,他是我『女友』......」她复诵完后一吐舌头。「怎么觉得像洗脑?」
   他瞪她一眼。
   「我说说而已嘛,然后呢?」
   他拍拍剧本。「当然就是练习对话,还有,妳刚那口气是跟情人、还是跟哥儿们说话?」
   被逮到了。「是,我亲爱的穆法--不不,我应该改口喊你『小叶』,亲爱的小叶,对吗?」
   「是,我亲爱的小欧。」他回她一句。
   「小欧」这名字一听就觉不对劲,雪芹挲挲手臂。「好啦好啦不改名字,我还是叫你穆法,亲爱的穆法......」
   「亲爱的小芹。」
   他一叫她再度做出畏冷动作,好不习惯吶!
   但就像他说的,所有习惯不都从不习惯开始?「我正在跟穆法谈恋爱,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510 
财富
205060  
积分
170053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3-21 
我们是情人,他是我『女友』......」雪芹闭着眼多唸了几次才翻开剧本。
   「准备好了?」
   雪芹点头,开始唸起台词。
   ★★★
   
   经过接连两个月练习,雪芹的「新习惯」逐渐发挥效用,虽然两人并没依穆法期待,产生什么一时天雷勾动地火的化学变化,可从雪芹眉眼语气可以发现,她对穆法的感觉,确实比以往复杂几分。
   他们是朋友--但又不纯是朋友,但不纯到何种程度,她自己又不愿意多想。反正穆法也没抗议,雪芹也乐得将两人关系悬在一个很不安稳的位置上。
   感觉只要发生个什么,就会被推往一个难以收拾的境界去了。
   一天星期日,两人在家休息,穆法看书,雪芹突然钻进他怀里贴着他,笑容甜蜜。
   「怎么了?」穆法一颗心跳得飞快!
   她摇摇头。「没啊,只是想窝进来撒娇--」她手指头可爱地绕着他衣服釦子。「我在想难得假日,要不要到哪玩玩吃饭?」
   「妳想去哪?」穆法放下书。
   她眼睛滴溜一转。「看电影!」她又一下跳出他怀里。「海姊前阵子跟我说有部爱情片不错,叫『爱在什么什么』去了,我去查一下计算机。」
   「爱在日落巴黎时。」穆法走来电脑旁边,他对这部片有印象,之前还曾经看过它的前传,「爱在黎明破晓时」。
   「我看一下威秀影城档期--」雪芹点开网页查询,「哇」了一声。「下档了!」
   「我猜租片店应该有了。」穆法查询租片店系统,没错,上架了。「怎么样?」
   她嘟嘴。「还能怎么样?电影院又没有--」
   「看电影就是该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电影院,才有气氛嘛!」雪芹一路碎唸,跟在穆法身后来到两条街远的租片店。
   「是,我等一下会把家里窗帘全部拉上。」穆法付了租金,顺带借回「爱在黎明破晓时」。
   「这片有点久了,但拍得不错。」话说穆法先前绘制的「维也纳剪影」,就是这老片子给他的灵感。
   结果回到家,片子一放,男女主角一相遇,她马上忘了先前对看DVD不够气氛的抱怨--就是这个!它完美呈现雪芹脑中理想的爱情场景--古老的街区、咖啡馆、轻轨车、不断走路,对看,还有俊美、带着点羞涩模样的男主角......看着女主角在摩天轮上低问:「Are you trying to say you want to kiss me?」(你是试着要说你想吻我吗?)
   荧幕上的亲吻如此甜蜜,雪芹一阵血气上涌,她也想要这种感觉。
   「穆法。」她唤了一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510 
财富
205060  
积分
170053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3-21 
声,按下暂停键同时拉穆法转身。他表情惊讶,还搞不清楚她想干么,只见她照着荧幕上动作把手勾在他肩膀上,说:「Are you trying to say you want to kiss me?」
   这时刻雪芹早忘了穆法是她的好朋友兼哥儿们,她满脑袋只想着吻他。
   接连几次排练亲吻,雪芹发现,穆法的嘴大小适中,吻起来滋味--只能说好极了!偷偷说,她最近越来越喜欢那些亲吻桥段,可以光明正大一尝再尝他软而甜蜜的嘴,呵,她夜里睡前都会偷笑。
   穆法一怔,这一刻,好像美梦成真了般。
   他连连点头,跟荧幕男主角同样动作。
   雪芹靠近他唇,而后嘴唇贴上,就像电影情节一般,两人气息交缠,紧紧相拥。这个吻如此火热浓烈,他忘我探索,而她也配合吮吸挲蹭。这个吻像电流一般唤醒了她所有知觉,她心发胀,脑袋发晕,直觉自己会融化在他怀里。
   直到彼此快喘不过气,两人才勉为其难分开喘气。
   我的天吶--雪芹脑中浮现如此叹息。这是她以往没感受过的,全身血液像沸腾似地骚动不已。她从来没有过这么「对」的感觉,刚才的吻,彷彿她前半个人生,等的就是那一刻那一秒的接触一样......
   怎么会这样?她看着他唇,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错乱了,她竟然会为了个吻,兴奋到想扑到对方身上,想吃了他!
   穆法直觉此时不该说话--雪芹脸上有种难以言喻的复杂神色,他从来没看过她这样,他忍不住揣测她到底感觉到了什么。
   微妙气氛维持太久,雪芹忍不住想做点什么,不然她怕她会失去控制。她手指摸索按下播放键,穆法听闻声音望向荧幕。电影里男女主角相拥,一吻再吻,最后搂抱在一起,他俩脸上,流露令人似曾相识的震惊。
   「你的嘴很好亲。」雪芹眼看着荧幕边说:「我一直没跟你提过,对不对?」
   「我该怎么回应?」他顿了一下才答:「该谢谢妳不嫌弃,还是承蒙妳看得起?」
   两个她都不喜欢。雪芹直觉挥去一掌。「嗳,你说你看过这电影,结局是怎样?他们会在一起吗?」
   「妳希望他们在一起?」
   她一耸肩。「不觉他们看起来很配,吻起来也很配?」
   那我们呢?穆法心里暗问,说出来却是:「他们共度一晚之后分开了,下一部片说的是九年之后的事。」
   「他们最后没在一起?为什么?」雪芹一脸震惊。
   「很多原因,工作、接受变动的勇气......」
   「那九年以后呢?他们在一起了吗?」
   穆法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510 
财富
205060  
积分
170053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3-21 
回想网络上看到的观后感。「好像还是没有。」
   雪芹啪地按了停止键。火大,这种片!「不看了不看了,讨厌死了,拍得这么美却不弄个美好结局,搞屁啊!」
   看得出来她真动了肝火,连很少说的脏话都蹦出口了。
   「好,别气,我们去吃饭。」穆法拉着她站起,走到门边要取车钥匙时,她却突然将脸贴上他背。
   他停下动作。「怎么了?」
   「看起来那么适合的两人到最后还是没在一起,我开始怀疑这世上是不是真有爱情存在了。」
   「傻瓜!」他转身抓搔她头发。「妳忘了那只是电影,是演戏,下了戏那两个主角还不是有各自的生活--」说到这他突然噤口。
   「就是这点让我觉得寂寞。」说完她一叹气掠过他身边,留下一脸狐疑的穆法。
   他有没有听错?怎么觉得她刚才那句话底下,好像别有涵义?
   穆法的感觉没错,雪芹的确起了变化。
   ★★★
   
   身体不会骗人,当雪芹发现自己老是会想起那个吻,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她接连几天老是在想穆法,当然工作时候不想,她公私分明,可身边只要一没人,思绪就全然不受她控制了。
   尤其今早又发生那种事--
   大概清晨三点吧,睡得极熟的雪芹不知怎么搞的突然醒来,坐起一看时钟她也莫名其妙,搞不懂怎么会在这种微妙时间醒来。躺在床上翻了几回确认毫无睡意,她决定放弃。
   穿上室内拖,她贼似地蹑手蹑脚来到客厅,穆法在地铺上睡得很熟。她已经在他家寄住两个月,换句话说,他也在客厅地板上睡了两个月,妙的是她竟然一直没想过要搬回家。
   江安治带给她的震撼,她现还要努力回想才勉强记得起来,既然不是怕遇上江安治,那为什么她会一直赖在穆法家不走?
   这个问题令雪芹思索良久。站得腿痠,她索性一屁股坐在穆法头边。小夜灯拉出他睫毛暗影,她忍不住伸手触碰,穆法动了下眼皮,但没醒来。
   「我真的怪怪的......」她当时就在想这件事,一边打量他的嘴。最近几次排练,她得要很努力提醒不可以吻得太过火,可上回那个吻是那么销魂难忘,害她最近嘴一贴上他,就会有股冲动,想把手啊身体啊全部黏到他身上去。
   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个时候,清晨三点钟蹲在他身旁,就光看着他的嘴,她就快按捺不住想凑上前吻个痛快;还有姚姚,她最近只要看见姚姚出现在穆法面前,百般讨好跟他说话,她就满肚子火,急匆匆找理由把他带开,她就是不想看他俩单独相处--察觉到这些奇怪反应,她猜想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510 
财富
205060  
积分
170053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3-21 
自己是不是生病了啊?
   她当时还以为自己铁定会愁烦到天亮,怎知当她再有意识,却发现她竟睡在穆法怀里--她什么时候睡着,又什么时候滚进他怀里,她竟然一点印象也没有!
   之后她连滚带爬钻回穆法房间,停了片刻探头瞄,确定他还没醒,她才大松了口气。
   她也搞不懂,明明躺在床上左翻右翻硬是睡不着,怎么一坐到穆法身边,不一会儿她就睡得跟死猪一样?没道理啊!地铺怎么可能会比弹簧床好睡?
   像这会儿,忙了一整天回到公司,屁股刚在位子上坐定,她脑子马上转出穆法身影,同时又兴起一股杂乱无章的情绪,甜甜酸酸苦苦黏黏--她到底是怎么了她!雪芹将额抵在冰凉桌面,连连呻吟。
   「远远就听妳在那边哀哀叫,」海姊走来看她。「怎么,身体不舒服?」
   「没有啦。」
   她身体好得很,就是因为头好壮壮才特别教她心烦。若她头痛脚痛至少还可以拿来当借口,推说是因为身体不对劲,她才会对穆法产生那么多奇怪反应。
   「没事赶快去大会议室--」海姊一把拉起她往电梯方向走。很巧,电梯门一开刚好看见穆法在里边。
   与他眼睛对上,没想到,她竟然觉得脸烫。
   她她她--有毛病了她!
   穆法还没发现雪芹异状,他低头在她耳边低问:「晚餐,吃了吗?」
   「啊!」他这一问她才想到,刚顾着胡思乱想,竟然忘了订便当。
   「拿去。」穆法将手里提袋塞进她手。她发现里边只有一个餐盒。
   「那你呢?」
   「我怎么忍心让我的罗密欧肚子饿?」他眼一眨在她耳边低语:「安心吃吧,我不饿。」
   雪芹心一颤,蓦地想起前几天看的电影--茱莉蝶儿与伊森霍克,荧幕上的他俩看起来如此相配、相爱,但下了戏,他俩却什么关系也没有,连情人也不是。
   他跟她也是一样?雪芹低头看着手里提袋,先前感觉过的那股寂寞感再度涌上。原来他这些日子的宠溺举动,那些拥抱跟亲吻,全只是因为演戏的关系?
   那戏演完之后,他俩是不是又得回到之前样子,继续当好朋友哥儿们,她却再也找不到理由借口偎他怀里,跟他亲亲,喊他亲爱的了?
   这件事很正常,事情就该这样子回归从前,但为什么她会感觉这么不舒服?
   一个大问号铅锤般往雪芹心头一挂,压得她脑子根本没余力思索其他--即使她好努力集中精神唸剧本,但她还是没办法融入剧情,将穆法看成是她所深爱的「茱丽叶」。
   她脑中不断出现一个声音--他现在的眼神,嘴里喊的亲爱的,只是戏,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510 
财富
205060  
积分
170053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3-21 
只是戏!
   「好了够了。」导演突然中断练习,他大步走到雪芹面前看着她。「妳今天怎么了?不入戏就算了,明明台词都背这么熟了,妳也能说得这么坑坑疤疤」
   「对不起导演--」
   「妳今天不用参与练习,妳到旁边小会议室去,穆法跟姚姚,从你们两个对话那边接下去。」
   「去转换一下心情也好。」穆法拍拍雪芹,之后他望向姚姚,照导演指示继续对戏。
   雪芹拖着沈重脚步离开圆圈中心,临出门前她回头张望其他人,听见姚姚用着甜腻无比的声音唤穆法「我的妻子」,她心头一把无名火起,只差那么一点就要冲上去将他俩拉开。
   不准、不许妳用这种眼神看我的穆法!她心头那股妒意如此抗议,只是她本人一发现她在想些什么,整个人冻住似的愣在原地。
   她怎么会觉得穆法是「她的」?就算是演戏,她也不应该对他产生这么强烈的占有欲--难不成,她真的喜欢上他了?
   最后这个揣测有如冰水浇头,雪芹一震,难掩震惊再瞟姚姚与穆法一眼--突然她拉开大会议室门,一脸见鬼似冲了出去。
   当天晚上,穆法拚命打她手机,却一直联络不上她。
   ★★★
   
   翌日,正前往公司途中的海姊接到雪芹来电。
   海姊一接起电话随即大叫:「妳这丫头,妳昨晚到底跑去哪啦?妳知不知道我跟穆法找了妳一夜?妳手机也没开--」
   「对不起海姊,我是打电话请妳帮我跟公司请假,我要下午才会进去。」
   海姊这才发现她声音不对。「妳现在人在哪?还有妳声音,怎么会这么沙哑,妳生病了?」
   「我在饭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雪芹只回了这两句,然后再一句「对不起」,电话就挂了。
   海姊一愣。这丫头吃错药啦?
   回拨她手机,刚还在通电话,结果现在又变回「您拨的电话未开机,请稍后再拨......」
   搞什么鬼啊!海姊改拨给穆法,心想他说不定会知道雪芹人在哪里。
   在家里的穆法,对着手机说:「没有,雪芹没有打电话给我--她跟妳联络了吗?她说什么?」
   海姊在手机那端复述雪芹说的话。「我真的觉得她怪怪的,她干么一个人跑去住饭店?」
   这点穆法也不明白。他俩认识这么久了,她从没这样子过。「我会再试着跟她联络,谢谢海姊,昨晚真的麻烦妳很多。」
   「不用客气,只是你一有她消息,记得马上告诉我。」
   「一定。」
   结束通话,穆法望着空荡荡的卧房叹气。昨晚之前,这张床上明明还睡着小芹,枕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510 
财富
205060  
积分
170053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3-21 
头棉被上还依稀闻得到她喜欢的沐浴乳香味,怎知昨晚他一跨出大会议室,她人就不见了。
   他又拨了一次她手机,还是一样--「您拨的电话未开机,请稍后再拨......」
   他沮丧地躺在床上,大手捂着脸轻轻低问:「小芹,妳到底是怎么了?」
   ★★★
   
   城市另一端,雪芹跟穆法做着同样动作,躺在床上,捂着脸喃喃问着自己:「黎雪芹啊黎雪芹,妳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模样?」
   床边散落的,是她昨晚买来喝光的啤酒空瓶。「借酒浇愁愁更愁」,这话她时常说给因感情不睦泡在酒精里的朋友听。喝醉解决不了事情,得打起精神面对问题--场面话她说得比谁都动听,可一遇上感情问题,她还不是同样走到7-11买了一手啤酒,咕噜咕噜喝了精光。
   隔天一早醒来头痛欲裂,问题还是一样没解决。
   笨蛋、蠢毙了!雪芹张开眼瞪着顶上天花板,直到翻腾不休的脑袋逐渐稳定,她才翻身挖出刚被她关掉的手机。
   从她几欲开机却又下不了决心的动作,不难发现她对眼前情况多不熟悉--任性女王黎雪芹此生最大危机,瞧她此刻还能帮自己想出这么无厘头的标语,真是有毛病了她!
   真是教她跌破十副眼镜也想不到,她竟然会笨到爱上自己的哥儿们--
   以往的信誓旦旦,什么一辈子的好朋友,我们是家人,我不喜欢年纪比我小的男人,压力通通回笼!她现一想到穆法很可能只当她是好朋友、好哥儿们,心就痛苦不已。
   她才不想当什么狗屁哥儿们!昨晚那几瓶啤酒只让她想通一点,她不可能满足于只当穆法的朋友。她不只想当他戏里的情人,戏演完后,她还要继续占有他身旁那个位置,直到永远。
   「都怪你啦!」雪芹对着假想的穆法发脾气。「你干么没事答应扮演什么『茱丽叶』!干么没事把嘴唇生得那么可口!还有那个吻,气死了!你吻起来滋味干么那么好,干么那么会吻啊」
   但说来说去,始作俑者还不是她自己。雪芹倒头一叹。人家他只是配合她,陪她演戏陪她练习,就连接吻,也是她主动黏上去--等等,想到这她突然觉得不对劲。就算穆法之所以配合她,全是因为他是她很要好的哥儿们,但也不该表现得那么投入吧!
   她记得很清楚,那个吻,可是唇齿交缠,他简直像要将她整个魂都吸走似地热切......
   难不成......他也喜欢她她突然从床上坐起。
   会吗?有可能吗?
   她得搞清楚,她没办法继续保持暧昧。这么想的同时雪芹打开手机电源,不一会儿传来源源不绝的

Rank: 11Rank: 11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510 
财富
205060  
积分
170053  
在线时间
31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3-21 
简讯声响。三十七个未接来电,十三通语音留言,二十五封简讯。她检查确认多是何人打来,心头一阵暖流窜过,灿如花的笑靥在她唇边绽放。
   这些讯息至少可以证明一件事--穆法非常非常、非常在乎她。
   万一不是妳想的那样?万一搞错,那可连当哥儿们的机会也没了!一个声音在她脑中提醒。
   她脸垮下。
   但是如果不弄清楚,教她以后怎么睡得着啊!
   心烦意乱当头,手机突然响起,吓她一跳!她一瞄,是穆法。老天爷摆明不让她再逃避--她呼口气,打开接听。
   「我是雪芹。」
   「终于联络上妳!」手机那头传来穆法如释重负的低喃:「我快吓死了,昨天我找了妳一晚上,妳还好吗?」
   「我还好,」她抓抓头。「只是头有点痛......」外加心烦意乱罢了。
   「妳生病了」他声音倏地变得紧绷。「妳在哪?知道地址吗?」
   雪芹犹豫一会儿,才在他迭声要求下报出饭店地址。「XXX路XXX号......515号房。」
   「妳先多喝开水然后休息,我马上过去。」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