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5 | 浏览:667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勇敢爱之纯爱情人:你深爱着的女人就在身后,但你却无能向她倾吐 ...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384 
财富
204168  
积分
169838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17 
芹!妳怎么忍心拒绝我,让我这么难过?」
   相对于他的依依挽留,一直别开头不愿正眼看他的雪芹,显得格外冷酷。「你回去吧。我累了,我要休息。」她下逐客令。
   「我不走。」江安治猛地抓住她的肩膀,雪芹一惊来不及闪躲,只能定定被他按住。「妳今天非要给我一个肯定答覆,不然我不会离开。」
   「江安治,为什么一定要把场面弄得这么难看,就不能好聚好散?」
   「因为我喜欢妳!因为我不懂为什么有了未婚妻,就不能追求妳结婚还能离婚,不是吗?」
   「是!但你说的已经不是我要的爱情。」雪芹豁出去。「专一、诚恳,这些感觉你并没有给我,你要我怎么放心跟你在一起?我还没出现,你跟你未婚妻处得好好;我一来,你就要跟她解除婚约......那以后呢?如果再有下个黎雪芹,我是不是又得被抛弃?」
   「这种事......怎么可能......」
   「就是会发生!」雪芹抢白。「我就是你未婚妻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你没有办法专一爱一个人,我就不可能跟你在一起!」
   「我不是妳想的那种人--」
   「放开我!」雪芹挣扎不休,连手里包包跟塑料袋都掉落在地。
   江安治拦她不住,只好俯头吻她。
   错估自己的魅力,也是错估雪芹的个性,他以为一个吻足以安抚她、让她不再挣扎,可没想到,那只会让她彻底厌恶--
   雪芹卯足全力,狠刮他一巴掌。
   江安治呆呆摸着刺痛的脸颊,看着表情愤恨的雪芹,哪里有一点被安抚的痕迹。她手一抹被吻红的嘴,熠熠眼瞳里燃烧着两把怒燄,散发不可逼近的魄力。
   「不要再接近我,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下一次再让我看见你,我绝对报警处理!」
   话说完,她伸手抓起包包扭头便走,待江安治回神想追,哪里还有她踪影--
   ★★★
   
   「臭江安治--王八蛋!门怎么老打不开啊!」雪芹抓着穆法家的备份钥匙拚命想把钥匙插进锁孔,弄了半天终于打开了。
   气死了!连门锁也要欺负她!进门后雪芹猛地丢开皮包钥匙,拚命擦着被吻过的嘴。
   穆法这时坐在工作间里画画,戴着耳机听音乐的他理当听不见外头声响,但就在雪芹皮包落地的同时,他似有感应地离开座位。
   出来,便见雪芹背着他坐在玄关阶梯上,他出声低唤:「小芹?」
   一听见穆法声音,她强忍已久的眼泪再也克制不住。
   「穆法--」她起身两、三个箭步扑进他怀中。
   他结实抱住她,看着被她丢在地上的钥匙与皮包。「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384 
财富
204168  
积分
169838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17 
发生什么事了?」直到她哭声稍歇,他才小声问道:「是谁欺负妳了?」
   「江安治......那个臭王八蛋打听到我家在哪,他跑去找我......」哭声混着解释,好半天她终于把来龙去脉说个清楚。
   穆法揽着她来到客厅沙发,中途还拿了盒面纸帮她擦泪。
   「我怎么会瞎了眼,看上那种人吶......」
   「好了,让我看看--」他审视她哭红的鼻子跟嘴唇,樱桃似的小嘴有一点肿,江安治那王八蛋!他恨恨想。「他还做了其他事吗?」
   「强吻已经够离谱,你还想他做什么?」她瞪大哭红的眼。
   对!他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是我失言,我太生气了。」
   「不怪你啦!」雪芹火气只旺了那么一会儿,她干么没事把脾气发在穆法身上,他是无辜的。一想到江安治现在可能还等在公寓楼下,豆大泪滴又掉落。
   「怎么办?穆法,我现在好怕一个人回家......」
   说到这,前头突然传来一阵铃响,是她的手机。雪芹吓了一跳闭上嘴,一颗眼泪还挂在她脸颊上。
   「应该是他打来的,电话已经响好几次,我没看--」
   他拍拍她要她别慌,起身去拿她手机。一看,果真是江安治。
   他打开低低说了声「喂」,眼一瞄雪芹,只见她整个人伏在沙发上,抓起枕头紧压住自己的头。
   看来她是真的吓到了。穆法恼怒正在跟他说话的江安治,边走向厨房边压低声音回话,三分钟后回来,手里多了杯柳橙汁。
   他一屁股坐她身旁,雪芹抬头,他将杯子递给她。「妳晚上先住我这,我待会儿去帮妳拿点换洗衣服。」
   她啜着果汁闷闷地点头,好一会儿才瞄看他手里的手机。「他打电话来干么?」
   「他的事交给我处理,妳放心,我不会再让他来打扰妳。对了,妳晚餐吃了吗?」
   她肚里的饿鸣帮她答了这问题。「我有买便当,可是挣扎的时候不小心掉了。」
   他揉揉她的发,不让她再回忆。「妳买来的吐司跟火腿还有,我帮妳弄份三明治。」
   雪芹一个人坐沙发上发呆,一想到刚才,感觉眼泪又要落下,她摇摇头,吸吸鼻子,蹭到厨房门口。
   穆法在里边忙,一见她来,他温暖一笑。
   「再一分钟。」
   她点点头,呆立一会儿才幽幽开口:「你说,我是不是太笨了?」
   「怎么说?」正在涂奶油的穆法转头看她。
   「我竟然以为可以跟江安治好聚好散。」
   他从烤箱里挟了片火腿放在吐司上。「为什么不想是他太喜欢妳了,才会做出那些冒失举动?」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384 
财富
204168  
积分
169838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17 
   她倚身靠墙,只消闭上眼,江安治那宛如发狂的眼立刻浮现脑中。「他的眼睛......我在他眼里看到愤愤不平、看到被辜负、看到他觉得我不可理喻,我不认为那是喜欢。」
   他将烤好的三明治放在盘上。「别把他的问题揽在自己身上,坐下吃,别想了。」
   这时的雪芹就像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他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食物果真有抚慰人心的作用,半份三明治下肚,雪芹心里惊惶也跟着去了一半;至于剩下的一半,短期间大概很难忘得了。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我说的是真的。」她手指头把玩盘里的面包屑,重提刚才话题。「跑来这的路上我一直想,那就是我要的爱情?开头的欺骗、被发觉时的恼羞成怒,最后是死不放手......」她摇摇头,一脸百思不解。「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感情里边不是应该存在尊重啊、为对方着想之类的吗?」
   「是啊。」穆法点头。
   「那为什么我会遇上江安治?真的跟我没有关系吗?为什么让我心动的男人到最后,竟然没办法给我安全的感觉?我甚至觉得,我跟你在一起都比跟他还要快乐。」
   因为我爱妳啊!穆法望着雪芹的眼无声倾诉。江安治对她的喜欢,充其量是小孩看见新奇玩具的喜好,要不到,当然气不过。而他,却是靠着长长时间反覆思索,熟悉,内化,一天又一天,直到现在,他已无法过着不爱她的生活。
   他是这么想的--所有付出去的感情都会反馈到自己身上,所以他希望她幸福,也乐意让她感觉幸福,因为到头来开心的人还是他;他希望她快乐,因为他也会因此感觉快乐。
   「别想了。」他取走她留下的空盘,带她进他房间。「我的T恤短裤妳先将就穿,我床让妳。」
   「你睡哪?」
   他笑。「客厅那么大,在地上铺一铺就能睡了。」他一推她身体。「快去洗澡,妳的脸花得跟猫咪一样。」
   雪芹摸摸脸,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模样的凄惨。
   他又说:「手机跟钥匙借我,我去帮妳收拾行李。」
   「但那个人--」
   「我说过交给我处理。」他端起她脸认真说道:「妳就安心住下,住到妳觉得可以放心回妳家睡觉为止。」
   她看着他点了两下头,穆法转身要走,她却又拉住他。
   「嗯?」
   「你要小心喔......」她捏捏他衣襬说话。「我要你好好去好好回来,不许你身上有任何伤口。」
   她怕他会跑去找江安治打架,虽然跟人动手不是穆法的习惯,可她心里就是放心不下。
   穆法心头一暖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384 
财富
204168  
积分
169838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17 

   「放一千一百万个心。」他揉揉她发,然后将她往浴室门一推。「快去洗澡,我走了。」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384 
财富
204168  
积分
169838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17 
  
第四章
   
   雪芹本是想等穆法回来,问清楚状况再睡,怎知等着等着,累了整天的她还是先睡着了。
   在雪芹等待的同时,穆法正和江安治人手一瓶啤酒,双双坐在街角公园,江安治点了根菸,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
   虽然出门前答应了雪芹,可一见江安治,穆法还是先给了他两拳。不可饶恕,这家伙竟然让雪芹为他哭了两次!
   自知做错事的江安治没有还手,两个大男人在公寓楼下站了好久,穆法才要江安治跟他走。
   江安治长了穆法快十岁,社会地位也不低,可在处理感情事上,穆法才是真正成熟的一方。
   「帮我跟雪芹说声对不起。」江安治一脸悔意。「我真的不知道我那么做会让她这么生气,电影不是都那么演,女人只要一个吻就能被安抚--」
   穆法打断他的话。「其他女人或许一个吻就可以打发,但小芹不是,她要的是非常明确的安全感,你并没有给她。」
   江安治辩道:「我为了她愿意跟我未婚妻解除婚约,这样还不够?」
   「当然不够。」穆法仰头喝光瓶里啤酒。「在追求她之前你就应该先处理好你未婚妻,这才是追求的顺序。」
   「她都还没答应跟我交往,我怎么可能七早八早就为她解除婚约。」
   「是,你的考量的确很实际,所以你只能坐在这里跟我喝酒,而不是牵着她的手在外头散步。」
   江安治皱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小芹不是东西,你不可以把她摆在天秤上衡量,她接受你,你就弃掉你未婚妻,她拒绝你就回未婚妻身边,很好,两边你都有路走。但换成你,你要不要被人这么对待?」
   江安治无言。
   「她要的专一你给不起,就是这么简单。」穆法站起拍拍屁股。「回你未婚妻身边吧,她才是适合你的女人。」
   穆法迈步要走,江安治说出心中的疑惑--
   「我从以前就很怀疑你跟雪芹的关系,虽说你是她学弟,但也没必要无时无刻腻在一起......」
   「我爱她。」明人不说暗话,况且穆法老想把话说清楚,要江安治识相点、滚远点。「只是雪芹当我是哥儿们,她一直没发现我对她的感情。」
   江安治皱眉。「所以你刚的话只是在唱高调,根本没人做得到。」
   穆法转头冷冷一睇。「别把全天下男人看得跟你一样,我身旁位子从来没有别的女人待过,我一直为小芹保留着。」
   这怎么可能?「你说谎!」
   「信不信随你,警告你一句,别再接近小芹。」
   江安治赌气。「你谁啊!我干么听你的?」
   「不听也行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384 
财富
204168  
积分
169838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17 
,只是不知道你未婚妻知情后,还会不会宽宏大量原谅你?」
   可恶!江安治将啤酒瓶往地上一砸。穆法早料定江安治输不起,他没法再失去他的未婚妻。
   目的已达,穆法转回雪芹公寓,帮她收拾了些衣物带回他家。
   ★★★
   
   穆法回到家已近十一点,他轻手轻脚拎着雪芹的行李来到卧房。
   雪芹睡得很熟,他俯身注视她睡脸,或许是江安治给她的震撼太大,即使熟睡眉头犹然深锁。
   他心疼地挲开她眉间皱摺,小声说道:「我回来了。」
   「嗯......」似有感觉他的碰触,睡梦中的雪芹软软一笑。
   「没事了,都处理好了。」他手指轻碰她微张的唇,红艳嘴唇软似玫瑰花瓣,他忍不住多碰了两下,才勉强自己离开。
   吵醒她就不好了。他爱恋地看着她眼眶下的黑圈,知道她这几天为了筹备尾牙剧,一直没什么时间睡觉。
   他起身,打算进浴室洗去一身酒味,可走时才发觉她的手不知何时拉住他的衣角。瞧见她的动作,他叹气坐下。「妳这样我怎么走得开?」
   睡着的人最大!雪芹没听见,自然无法做出回应。
   他搔了搔头,不得不迁就她,脱去衬衫裸着上身进浴室。
   瞧他多疼她,就连扳动她手指抽身这一点小动作也舍不得。不管她醒着睡着,他永远不会拒绝她。
   十分钟后,一声惊喊打散夜的寂静。
   「--不要!」
   正穿好衣服的穆法赶忙冲出来。「小芹,怎么了?」
   惊魂未定的她坐起直瞪前方,穆法在她眼前挥挥手她却毫无反应,她还没回过神。低头一看,她颤抖的右手仍揪着他衣角,他无比心疼。
   「没事了,小芹。我是穆法,妳在我这,我会保护妳。」
   「穆法」直到被他拥住,她涣散的目光才有了焦点,她看着他,好半晌才吐出一句:「你回来了?」
   「早回来了,妳作恶梦了。」他拭着她汗涔涔的额角,心知这时不好提起江安治。「口渴不渴,要不要喝杯温开水?我去......」
   「不要,我不想喝水,你坐着陪我就好。」她抱住他,不让他走。
   「好,我不走,我坐着陪妳......」他轻轻拨开她黏在颊边的湿发。
   雪芹张大眼,一副他随时会跑掉的表情,许久之后,她怦怦乱跳的心脏才渐渐平缓下来。只是一放松,眼皮就又重了。
   「我想睡觉--」她边说边打了个呵欠。
   「想睡就睡。」
   「但我怕再作恶梦。」她嘟起嘴抱怨。虽说惊醒时也跟着忘记恶梦细节,但心里就是有抹阴影,畏惧成眠。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384 
财富
204168  
积分
169838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17 
他摸摸她发。「那怎么办?我坐旁边陪妳行吗?」
   不行。她又嘟嘴。她脑子一空下来就会想起江安治,想起他的蛮力,还有他愤愤不平的眼神。
   「还是要听我说故事?」
   「你当我幼儿园小朋友啊!」她没好气。不过被他这么一说,她倒是想到个好主意。「你唸剧本好了,我下午只看了三分之一。」
   穆法欣然同意,只要能让她定下心神,要他做什么都行。
   从她包包拿来剧本,打开就看见她摺起的记号。她正看到茱丽叶与罗密欧相识,茱丽叶正要问他姓名。
   接下来是茱丽叶说的话。「罗密欧,为什么他偏偏是罗密欧?他的姓氏--如果他不姓蒙太玖、如果他愿意抛弃他的姓名,只做我的爱人,我也愿意不再姓凯普雷特--」
   「这时罗密欧心想--」穆法看着剧本慢慢说:「我该继续站在这吗?还是出声告诉她我来了?」
   「我的仇敌不是他,是他的名字,是他的姓氏--但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名字又不是他的手脚,抛弃有什么关系?玫瑰,倘若不再叫玫瑰,它还是一样的芳香美丽--就像我的罗密欧,如果他真的愿意抛弃姓名,我愿意用我的心、我的人补偿他--」
   「这时换罗密欧心想,我愿意,从今以后我改名叫『love』,『爱』。为了她,我愿意不再唤自己是罗密欧--」
   侧头听他唸剧本的雪芹,突然一吐舌头。
   「对我改的剧本有意见?」穆法横她一眼。
   「我只是觉得恶心,从今以后我改名叫『love』,『爱』--」她故意用万分深情口吻说,自觉鸡皮疙瘩掉了满地。「我的妈啊,饶了我吧!」
   「不满意妳请别人改。」他将剧本合上,往她脸前一塞。
   「好啦好啦,」她涎起笑脸将剧本推回去。「我不过随口说说,何必当真?」
   他眼一瞪翻开剧本继续读。「茱丽叶嚷,是谁?为什么躲在那偷听我说话?」
   「罗密欧回应,我已丢失了我的名字,老天爷,我该如何告诉妳我旧有的名字?那个名字,是妳最痛恨听到,甚至将它写在纸上让妳知道,我也不愿意......」
   穆法声音低沈,加上雪芹本就昏昏欲睡,没两下她眼皮已再度合上,堪堪睡去之际,一句话突然闪入她意识模糊的脑袋--
   「接着,两人一个深情的吻......」
   「等一下!」雪芹满脑子瞌睡虫蓦地跑个精光,猛地抓来他手上剧本翻读。「我刚听见接吻?我有没听错?你唸到哪了?」
   被她这么一问,穆法有些心虚。她没听错,为了一偿宿愿,他可是添油加醋在里边加了不少吻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384 
财富
204168  
积分
169838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17 
戏--刚见面要吻,定情时要吻,分别时也要一啄脸,而剧末最有名的「最后一吻」,他更在旁边加注写上「一分钟」。
   雪芹抓来看。「什么叫深情的吻!有没有搞错?原始剧本有这一段吗?」
   神吶!请原谅我的小小私心--穆法强自镇定地回答:「当然,不然妳以为我哪来灵感添上?」
   也对,雪芹信任穆法,压根儿没想去求证。
   「但--」雪芹看看剧本又瞧瞧他,表情复杂。「哎呦,我意思是,既然你很多部分都缩短了,就干脆想个办法把吻戏修掉嘛!」
   穆法挑眉说道:「你们经理不是交代一定得亲?」
   「但--」雪芹哑口。
   「放心!」他一副哥儿们模样揽着她肩。「这剧从头到尾所有接吻动作,都是罗密欧主动,既然是妳主动有什么好怕,还是几个吻妳做不到?」
   激将法向来好用,雪芹中计。
   「我哪这么说过!我只是不习惯,要在那么多人面前......接吻,你就不觉得奇怪?」她想象那些看好戏的眼神。
   我恨不得每天都来这么一次--他当然不能这么说。「有妳在,我就不怕。」
   他还真有信心--雪芹搔搔头往他肩膀一靠,叹口气。「也对,那剧是我经理派下来的功课,我不顶谁顶?」
   「现在应该睡得着了吧?」
   她看着他点点头,这会儿她脑子全在烦恼吻戏,江安治倒是被她踹到最底边去了。
   他像送小孩上床似,轻轻将她放倒床上,又拉来薄被密密盖上。
   「你要去哪?」
   他微笑。「我工作室还有工作,今天一定得画完,妳好好睡吧。」
   雪芹依言闭起双眼,只是穆法离开没一会儿,她却又抱着棉被枕头,小可怜似来到他工作室门边。
   「怎么了?」穆法取下耳机看着她。
   只见她摇着一头睡乱的长发,小嘴抿了又抿,才小小声吐出一句:「我会怕。」
   明知穆法在邻旁不远处,她好像也能忘记「那个人」了,可不知怎么搞的,越睡她越心慌。
   「我可以在这里陪你吗?」
   当然可以,只是--穆法瞧瞧四周,他的工作室就是一个单纯的工作场所,两墙书架、一墙颜料柜一墙画纸柜,居中是他惯常使用的大长桌--除了他现坐的椅子之外,根本没其他地方可以容纳雪芹。
   「等我一下。」
   他走到客厅挪来一张沙发,雪芹见状想帮,他却摇摇头要她往里边移点就好。
   他真的好疼她。雪芹看着他移动的身影忆起过去,几乎从两人认识开始,她便一直处在享受的位置。读书时一天三餐有两餐是他帮忙买的,看电影买票,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384 
财富
204168  
积分
169838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17 
也都是他偷空先去排队,她只要准时走到电影院就好......
   「坐。」这张米色单人沙发容纳她刚好。
   她拿来枕头调整了个舒服位置,盖好棉被,半偎在椅把上看穆法工作--他宽大稳定的手熟稔沾取颜料,在纸上涂涂抹抹,接着拿着美工刀切下一个个形状迥异的彩色叶片。雪芹微笑看着他工作的样子,感觉像回到从前。
   两人还在唸大学时,她就很常待在社办公室看他画画。
   说来,雪芹还是穆法的伯乐。当初要不是她执意将他的作品寄给出版社,说不定穆法不会走上插画这条路。他独树一格,笔法朴拙但构图精巧的画风,很快帮他赢得第一份合约。当时她就说他会红,而事情也真如她所言发展。
   「穆法......」见他放下美工刀好一会儿没动作,她才开口说话。「我在想姚姚的事。」
   他皱眉一瞟,那是他此刻最不想听见的人名之二。之一当然是江安治。
   「别皱眉嘛!我只是突然想到,刚好你不喜欢姚姚。如果我介绍她,然后你也喜欢,我现在大概就没办法坐这说话了。」
   他看着她多眨了下眼睛。真是七年来头一回,她竟然会开始烦恼他若交了女友,他俩关系会产生变化--这算不算是一种「进步」?
   雪芹继续说:「依我对我们女人的了解,如果你真交了女朋友,我跟你的往来八成只能私底下进行,我猜全世界应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接受她男友的『哥儿们』夜里来睡他家,还盖他棉被穿他衣服......」
   「所以?」他调整椅子面向她。「妳想说什么?」
   她做了个别扭表情。「我猜我是在嫉妒,嫉妒很可能会影响我跟你感情的那个女生,但是我又舍不得你孤家寡人一辈子。」
   小芹在嫉妒。听见这他好开心!
   他顺着她的问话反问:「妳呢?假如今天妳有了男友,但他却不喜欢我们俩的--」他停顿了下,才说:「交情,妳怎么办?」
   「问题不成立!」她双手交叉。「我喜欢的男人哪个不认识你?哪个敢不喜欢我们的交情?」
   「就说是假如。」
   喔!她歪头想。「不喜欢你跟我的交情,简单,就啊!」她做了个分手动作,表情多干脆。「我说过你跟我感情就像家人一样,哪个没心肝的会为了男人丢弃自己家人?至少我黎雪芹做不出来。」
   「万一妳真的很喜欢他,而他也真的很不喜欢我--」
   「怎么那么囉嗦!」她女王脾气发作,都跟他说不可能还问什么「万一」,呿!「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万一,我喜欢的男人如果不能接纳你,就等于不喜欢我,就一句话,分手。」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30384 
财富
204168  
积分
169838  
在线时间
309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9-1-17 

   她向来不说假话,穆法知道她的个性。
   「好,我也跟妳承诺,如果将来我的女友没办法接受我们俩的交情,我跟妳一样,分手。」
   「嗳嗳嗳等等......」她摇摇头表示不妥。「你确定要发这种誓?我们女人心理我了解噢!绝对没有女人会愿意接受自己老公男友有女的哥儿们,你小心一辈子打光棍。」
   「大不了就当妳一辈子好朋友。」穆法说得轻松,可只有自己才知,他是左思右想几年才胆敢说出这种话。当然他希望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他心底还是留有一丝丝希望,她总有天会打开眼睛看见,深爱她的男人,其实就在她身边。
   但也不可否认,依她个性很可能一辈子不会发现,而他也想好了,万一,最坏结局发生,他还是会强忍心酸祝福她跟其他男人,但他还是过着默默守候的生活。
   不是故作痴情,而是怕雪芹需要他的时候,他没办法适时伸出援手。
   雪芹在穆法的哄诱下,歪着头睡着了。他回过头继续拿起画笔,纸上画出一个黑色剪影,有他脸型轮廓,手里拿着五瓣小花,那是他用来取代签名的自画像,没有人知道那涵义,就连雪芹也不明白。
   那花,代表他的心。
   月亮上穿着裙子的人儿--穆法插画中也常出现这个主题。那是雪芹。穆法在月亮与男人剪影之间填上重重荆棘与山坳,最后剪贴上一把脆弱的梯--那是他心头不灭的一丝火光。
   哪怕与她之间的可能只剩百分一之,他也不允许自己放弃。
   濒临绝种、该列入保育的稀有人类--曾有朋友这么说过他,穆法一叹。
   今晚工作完成了,他放下雕刻刀抹干净手上黏胶,蹑手蹑脚先去开了卧房门,再像捧着什么稀有珍宝似,将雪芹小心翼翼移到床上。
   脸偎在枕上的她睡得多香!看着她粉红嫣嫣的脸颊,穆法有股冲动压抑不下。碰吧,别装什么正人君子了--脑里念头刚闪过,他手指已做出回应。曲弯的长指轻轻抚过她脸颊,软嫩滑腻,虽没镜子他仍能感觉自己脸上绽出满足的笑。
   说来还得感谢江安治,要不是他冒失吓着小芹,她今天定不会躺在他床上还跟他说那么多话。但说实在的,他一点都不感谢江安治,虽然他是因此才有机会偷摸到小芹脸颊,但他心头闪过的念头却是三个字--舍不得。
   他希望她快快乐乐,他舍不得瞧她露出仓皇惊讶、又脆弱不安的神情--即使在他面前,他希望她永远保持她没来由的神气与自信。雪芹曾大笑夸自己是Queen,她的确是--他世界中永远的女王。
   「穆法......」睡着的她突然唤。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