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9 | 浏览:11947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梦寐良妻:女儿家的终身大事谁不是交由父母安排? ...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眼神只专注凝在她身上的模样。其实,她知道他夜里有时会偷偷看着她,其实,为了等他回来睡到她身侧,她多半也是浅眠的。
  她多么害怕泄漏自己的心意,在他面前总是力持冷淡。
  可如果他死了呢?
  她对他的感情该怎么办?就这样永远埋藏在心底,当作从未有过吗?
  「妳担心我吗?」黑暗中,他摸着她的头发,低哑的嗓音响起。
  「嗯。」她点点头,起码,她也该对他坦承一次吧!
  令狐雅鄘似乎笑了,笑声略带苦涩,摇头道:「何必呢?我若死了,妳不就可以逃离我的『魔掌』了?」
  璇翎翻身起来,盈盈黑眸怒瞪着他。
  「我又说错了?」他瞇起眼,试着微笑。
  「若真有那一天,我也不要活了。」她端坐着,目不转睛地迎视他黑漆漆的眼瞳。
  「为什么?」他有些迷惑。
  她说他们的姻缘不能长久......那日,听了他们谈话,他最在意这一句。
  为什么不能长久?真的就为了那些没能完成的、徒具形式的仪节?就因为他没和她拜过堂、行过礼?
  但再过不久,她就会得到她梦寐以求的孩子,到时她要如何对待他这个丈夫?一定是借口照料孩子,以便彻底疏远他,不是吗?
  既然如此,他是死是活,她又何必介意?
  他真不懂她,她是这样淡漠倔强的妻子,却为他哭倒在床边,颤抖地捧着他的手。他忘不了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她那双哭红的眼睛,美得像一双闪闪发亮的宝石,晶莹无瑕,剔透绝美。
  心口登时有些燥热,他迫切地想吻她、想要她,无以名状的情愫翻涌,那些他说不出口的绵绵情意,夜里百转千回的猜疑及苦恼,此时此刻,他只想统统忘怀在她的朱唇里。
  「别......」璇翎惊慌推拒,彼此拉扯着,令狐雅鄘才翻身压住她,碰着她的唇,下一刻又被她使劲推开。「你身上还有伤,别这样!」她气恼地逃到角落去,蜷起了身子,怒目娇斥。
  伤口拉扯让他额头冒起冷汗,令狐雅鄘痛得迷蒙恍惚地望着她,忽然笑了。
  「好吧,妳听我的话,我就不动,否则......我就马上过去抓妳回来,妳瞧,那得花上多少力气呢?」
  「你--你--」
  璇翎蹙着眉,直觉不是好事,却怕他认真起来,拚着伤口撕裂也要抓她,她是没法拒绝的,只好认命。「你到底想要什么?」
  「来......」他朝她伸出手,展现无与伦比的耐性,等她慢慢接近,纤手覆上他掌心,轻轻一扯,她便柔顺地倾身,乌亮柔软的发丝垂向他胸口,他垂眸视之,呼吸忽然不稳。
  「吻我。」他蛊惑地低语,目光落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在她红艳艳的朱唇,再移向她惊诧圆睁的杏眼。「妳不做就我来。」
  他......他太过分了,竟要求这种绝无可能之事!
  璇翎心口灼热,脸颊顿时燃起了一把熊熊火焰。
  怎么可能?她从未主动做过这样的事,要......要她吻他?就像他对她做的一样?那怎么可以!
  「如何?」他在等,黑眸氤氲着一抹流动的光采,在她身上逡巡,那让她浑身痠软,酥酥麻麻的。
  只要......碰一下就好了吧?
  她脸红心热地俯身,才闭眸,一只大掌忽然滑上她后颈,食指与拇指徐徐轻揉,她身上霎时流过一阵颤栗,教她情难自禁地嘤咛,低下脸,嘴便覆上他略略发干的唇。
  他身上的气味彷彿有魔力,让人沾上了,便再也舍不得走。
  她以为自己做不到,下一瞬,却不禁捧起他的脸,贪恋地吮着他的唇。
  湿热的气息、浑浊的喘息围绕在两人之间,她伸舌探入他口中,如他曾做的那般--她爱他,对他满怀爱恋却无处倾吐,彷彿终于找到出口,她无法自抑地缠绵深吻。
  喘吁吁地分开后,身子仍在发烫,血液在身体里燥热地滚动。他们凝望着对方,都有些不敢置信。
  「脱掉衣服,让我看看妳。」
  他仰起脸,深邃的黑眸彷彿要将她整个人吸进去,她乖顺地坐起身子,缓缓解下腰间的织带,罗衫飘落,露出底下一片玉脂香肩,雪白粉臂。
  在他深沈的注视下,她彷彿着了魔,甚至不知羞耻地抬起皓腕,拉开后颈的肚兜细带,顿时风情毕露。
  他向她诱惑地招手,她便回到他身边。
  连自己也诧异,她仍需索他的唇,急切地吸吮他喉咙,啃咬他宽大的肩膀。
  她曾哭过几回的胸膛,是多么温暖、又多么厚实......当她指尖来到受伤的腹部,层层纱布底下透出血色,她不禁颤抖着,泪盈于睫,爱怜地轻抚。
  这么深的伤口,何时才能痊愈呢......
  「回来,回来我这里。」
  他星眸半掩,伸手将她勾回怀中,温热的掌心抚遍她滑嫩凝肌,炽烈的欲望如野火燎原,他手掌来回逡巡她玉腿,推开双膝,将她分敞开来。她不知所措地赧着脸,比任何时刻都要娇媚动人。
  他的手逐渐伸向她最私密隐晦的地带,她咬牙,心荡神驰地忍下一串呻吟。
  「可惜我不能动,只好任妳『为所欲为』了......」他低笑,将她的腿横拉跨过他粗壮的大腿,扶着她的蛮腰,端坐在他腿间。
  「呃......嗯......」璇翎顿时红霞满面,苦恼地睐他一眼。不依从他,恐怕不行,依从了他,日后要拿什么脸来见他呢?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突然,他不由分说地拉她一把,将自己推入她体内。如此严丝合缝地火热结合,惹得她倒抽一口气,再也顾不得其他了......
  ★★★
  
  睁开眼,刺眼的光线教她不由得瞇起眼睛。
  满室阳光里,晕染出一个男人的身影。
  忆起他的伤势,璇翎顿时翻坐起来惊呼:「天,我竟然睡得那么沈--」
  她这嗜睡的毛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竟连丈夫身负重伤也能睡得死沈。
  被褥底下是一片光裸雪嫩,令狐雅鄘略微失神,盯着她胸前半掩半露的春色说道:「整理好衣服,便扶我起来吧!」
  「欸......」璇翎低头一瞥,连忙懊恼地转过身,翻找着床上的衣裙肚兜,一件件往身上套,狼狈地转身说道:「你别起来,躺着静养才好。」
  「我会,但......不上朝总得找个借口。」他正在欣赏她手忙脚乱的模样,闻言便露出苦笑,说道:「我受重伤的事最好保密,若是保密不了,至少不能让人看出我伤势如何。」
  璇翎困惑地瞅着他,可跨过他大腿下床时,粉颊不禁羞红。那羞耻恼人的回忆如排山倒海而来,简直教她一生一世抬不起头。
  「先扶我起来穿件便衣。」他体贴地忽略她的异样,话锋一转。「我已经差人去请大夫来了。」
  「是么?」既然要看大夫,何必起身更衣呢?璇翎不解地搀扶他起身,仍旧依言取了外衣服侍他穿上。
  他脸色十分苍白,揉了揉脸,才硬挤出些血色。一切整顿好后,便坐在床尾,背倚着床柱稍歇。
  门外传来通报。「少爷,孙大夫到了。」
  令狐雅鄘回过头,对璇翎说道:「妳躺下来。」
  「我?」璇翎一头雾水。
  「听话。」他示意她照做,璇翎只好脱下绣鞋,回到床铺躺下。令狐雅鄘为她顺了顺头发,才对外头喊道:「进来吧!」
  丫鬟把门打开,迎进一位脸覆薄纱的女子。
  那女子朴素沈静,低着头,肩上背着一只沈重木箱,进来后,便朝他们福了福身子,简单地开口致意。「令狐大人、夫人,小女子孙怀琇请安。」
  「孙大夫请吧!」令狐雅鄘挥手示意。
  丫鬟协助大夫把药箱放在桌上,她挽起袖口,从药箱里取出病枕,便来到床前,开始为璇翎把脉。
  璇翎莫名其妙地望着丈夫,又看看这位「大夫」。
  没想到对方是位年轻姑娘,更奇怪受伤的明明是他,却找了大夫来替她看诊?而房里除了一位贴身侍候的丫鬟之外,外头似乎还多了三、四个半生半熟的面孔。这群丫头片子不做事,围在房外探头探脑的做什么?
  女大夫诊脉完毕,便收拾病枕,起身屈膝行了一礼。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恭喜夫人,您有喜了。」
  「有喜?」璇翎愕然。
  「是,我会开些安胎的补方,孩子没什么异状,只是给夫人补身而已,请夫人按时服用。」孙怀琇移坐到药箱旁边的椅子,取出纸张笔墨,准备写下药方。
  从大夫口中吐出「有喜」两个字,外头便吱吱喳喳起来,活似一群麻雀挤到门口讨米似的。
  令狐雅鄘的目光越过门楹,打趣道:「瞧瞧妳们,一个个嘴巴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外头阵阵哄笑,他便朝她们挥手。「去吧去吧,去把消息传给奶奶和我娘,留个丫头在外头候着,待会儿送孙大夫出门便行了。」
  「是,少爷。」有丫鬟转头便跑。
  「等等,」雅鄘叫住她们,又道:「派人通知一声,我今天要陪伴夫人,不进宫去了。」如此借口是孟浪轻狂了些,但眼下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总不能叫他负伤入宫吧!
  「是。」应答声传来,门外的嘈杂终于远去。
  孙怀琇写完了药方,转交给丫鬟,合上药箱之际,忽然从里头端出一只木匣子摆在桌上,躬身道:「这是我祖传的金创药,对外伤十分有效,大人不妨留着备用保身。」
  丫头讶异地瞪了木匣一眼,显然觉得唐突。璇翎抿唇望着丈夫,只见令狐雅鄘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便让丫头送大夫离去。
  「恭喜妳了,妳不是很期待这个孩子吗?」他回眸盯着她瞧,炯炯的眼神蕴着迷离似幻的火花。
  「是啊......」璇翎茫然望着他。
  大夫恭喜她的时候,他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眼神也不象是欢迎这个孩子......为什么呢?这也是他的孩子啊!
  不上朝要找个借口、不上朝要找个借口......大夫进门前,他是这么说的。难道他的借口,就是孩子?
  所以他早就知道她有孕了?那为什么不说?
  她胸口忽然没来由地凉了,猜不透他意欲何为。
  「那怎么还露出这种表情?」他摸摸她的脸,笑意却不及眼瞳。
  「嗯?」她困惑地蹙眉。她?她有什么表情?
  「像受了什么惊吓......我瞧妳可真好笑,对岳父总算有了交代,不是该开心吗?另外也恭喜妳,从此可以摆脱我了。」
  他的笑容教她不安。
  「摆脱什么,我听不懂......」
  她甩甩头,连忙翻坐起来。「咱们是夫妻,有孩子不好吗?你快躺下来休息吧!」眼前最重要的是他的伤,其余的,她不愿多想。
  令狐雅鄘目光炯炯地注视她,品味着她的话。
  他们是夫妻,有孩子不好吗?
  这句话倒象是个普通的妻子,自然地怀了孩子,一切理所当然的模样。
  但她是因岳父之命,不得已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委身于他,不得已才怀他的孩子啊......
  藉着她的搀扶倒回床上,璇翎一帮他打理妥当便急急起身。
  「妳上哪儿去?」他立刻护住她的手,锐利目光紧盯着她。
  她想离开他吗?想回复从前冷若冰霜的模样,拒他于千里之外吗?
  「你得吃些补品,我去叫人张罗。」她忧心忡忡说道。
  他听了,这才缓缓放开手,脸容转向另一侧,疲倦地合上眼眸。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第七章
  
  一把宽扁的白玉发梳,顺着光滑柔软的乌丝梳理而下。
  「真美。」令狐雅鄘放下玉梳,朝铜镜里的娇妻浅浅一笑,璇翎霎时粉颈酥红。
  他真是个谜样的男人。史璇翎思忖着,纵使成亲已有一段时日,她依然猜不透他心思。
  那日他负伤回来后,隔天便修书一封,差人送进宫里。不知他到底找了什么借口向朝廷告假,竟然从此不出门,成天和她腻在一块儿,读书下棋,谈天说笑,彷彿忘了外头的花花世界和官场。
  他深居简出的这段时光,她听闻左相赵惟秉遭人弹劾,被罢黜官职收押入狱,闹得朝中人心惶惶。
  原以为他足不出户仅是为了养伤,不知不觉,一个多月晃眼就过,他身子早已无恙,仍是终日守在她身旁,一点都不像他,她却不知他究竟是何意思。
  「肚子好像开始隆起了。」令狐雅鄘自她身后松松揽着她,双手摩挲她小腹,整个身子几乎挨到她身上。「还睏吗?或是想吃什么、想做什么?」
  璇翎侧身躲开他,真不知该哭该笑抑或恼怒。为什么,她总觉得他刻意留在家里陪她,似乎是别有用意--
  「你自己去消磨吧,我只想待在房里做些女红。」且离你越远越好。她在心中默默补了一句。
  自从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她心思清明了,却也想要逃得远远的,希望他天天早出晚归,最好互不相见。
  因为她真是怕了,怕他对她笑,怕他对她太好,怕自己过分沈溺此刻的温存,忘了他是个风流种,不过是闲居在家,自然只得把心思放在她身上,并非真心真意......
  「做女红?那我多无聊啊......」闻言,他失望地垮下俊脸,挨着她肩头大叹:「妳若嫌衣服不够,请师傅量身裁制就好了。」
  「我想缝给孩子的,针针线线都想自己来。」
  「喔。」令狐雅鄘自讨没趣地摸摸鼻子。「那么,我就在旁边看书陪妳,嗯?」
  「随你。」她起身从柜子里取出放置针黹的竹篮,坐到床畔,低头穿针引线。
  他信步走到她平时放书的书箱里随意挑了一本,正要坐下来翻,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账房管事的站在门外喊:「少爷,有事想和您商量一下。」
  「进来说吧!」令狐雅鄘道。
  「少爷。」账房一推门进来便道:「户部李大人家、吏部张大人家早上都派人送了礼来,现正堆在厅上--」
  令狐雅鄘不耐烦地打断他。「这点小事有什么好商量?」
  「是。」账房搔搔脑袋,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道:「小的依少爷吩咐的,无论是谁送来什么礼,除了女人、仆役之外,其他一律称谢收下。那些收进来的物品,已逐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项把日期、姓名、品项一一登录好了,易腐败的食物送到厨房,其他就收进仓库里堆着,可如今仓库早已堆满,半数空着的房间也全用上了。」
  说到这儿,他忽然瞥了璇翎一眼,才又续道:「自从少夫人有孕,送礼的借口和名目越来越多,小的担心再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先不说其他,府里积聚的财物太多,安全也是一大问题。因此小的是想问,有没有办法将它们消耗消耗?例如拿那些钱财购置田产,或是该如何处置才好?」
  「没想到还有这种事,」令狐雅鄘闻言拍拍大腿,啼笑皆非。「难怪人人都想当官--」
  「嫌烦?也可以不收呀!」璇翎抬起秀脸,睇他一眼。
  他考中探花、进宫入朝才多久,怎么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就说她爹爹,可从未收过什么来路不明的礼品。
  「那怎么成?」
  他莫可奈何地摇摇头,显然不同意妻子,转头又道:「好吧,所有登录的物品都变卖成钱财,改换成大额银票。」又仔细叮嘱。「东西怎么来、怎么去,都得翔实纪录,凡有买卖的,都得开立凭据,整理妥当,按时拿来给我过目。」
  「是,小的这就去办。」账房领命而去。
  他人一走,房内顿时安安静静的,沈闷了起来。
  璇翎默默望着手上的针尖,三魂七魄彷彿飞出体外,连丈夫走上来,对坐在她眼前也浑然不觉。
  「怎么发起呆了?」令狐雅鄘伸手往她眼前一晃。
  璇翎柳眉一蹙,才回过神,冷冷盯着他满脸戏谑的笑颜。
  「你拿人钱财,他日该如何回报?」丈夫的事原不是她妇道人家该管的,她只是......只是有些看不顺眼。
  既然收下贿赂,堆放在仓库里,那不就表示他们根本不需要那些赘余之物吗?既然不需要,何必惹来祸患?
  令狐雅鄘微微仰头,神色有些复杂。「拿人多少便回报多少,娘子何须烦恼?」
  「你入朝为官,便是为了贪图钱财?」她眼中似有失望,却极力掩饰。
  「否则......还能图什么呢?」
  璇翎深深吸气,眼睛简直发出凶光了。「左丞相赵惟秉才遭人弹劾,难道你一点警惕也没有吗?」
  「怎么会没有?」令狐雅鄘低头翻着手上的书册,似是不欲多谈,却象是想到了什么,凑到她身边,附在她耳朵旁悄声低语:「同妳说个秘密吧,左相他--可是我一手拉下来的。」
  「啊?」璇翎心弦一震,手上的针线滑落。
  这......这不可能!她才不信。左相权倾天下,岂是他小小一个探花郎能扳倒?就算太皇太后再怎么宠爱他,怎可能任由他胡作非为......他定是骗人。
  令狐雅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鄘靠近她的脸,两双眼睛只隔寸许。
  她忽然发现,他幽幽的瞳仁漆黑冰冷,彷彿深不见底。
  「别怕,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真的--」他恍若无事地说着,一边打量她的模样。她攒着一双秀眉,象是认真为他担心苦恼,好像真的很在乎他似的,比她平时冷冷冰冰、不言不笑的样子好看多了。
  「好了,妳想缝什么样的衣服给孩子,我来瞧瞧。」令狐雅鄘弯腰拾起针线,笑咪咪地挨到她身畔。
  「你走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别理我。」璇翎冷淡地接过针线,却不缝了。他言词似真似假,分明是故意吓她的,她有些恼了。
  「生气了?」他似笑非笑地抿唇道:「难道是怕我胡作非为,将来获罪,连累了妳?」
  「正是。」璇翎赌气地颔首。不然,还会有什么?除了自己的安危,她还有什么好忧虑?
  令狐雅鄘喟然叹息,缓缓弯下腰,额头抵着她眉心,接着夺走她手里的女红甩到一边,大手滑上她的腰。
  她没挣扎,像只毫无生气的娃娃,柔顺地任凭他拥着,不言不笑,彷彿回到从前那般冰冷。
  然而,她看他的眼神,早已不同了,即使恼怒、冷淡,时而却又带着关怀与担忧。
  他朦朦胧胧地忆起自己受伤那一晚,她倒在床边哭得肝肠寸断......似乎是从那时起,她开始变了。
  她是认真的吗?真那么担心他吗?
  他眼神灼热地望着她,彷彿偷了糖果的孩子般喜不自胜,拇指来来回回在她唇畔摩挲。
  「脾气真坏啊......」害他禁不住为她神魂颠倒。
  她冷得令人屏息,倔得教人心折。
  他在她纤细柔弱的颈项上轻轻印上一吻,舌尖抵在那雪白的肌肤上。
  她粉颈一下子胀红了,一路红到领口。
  再怎么冷淡的脸容,也掩不住心房的张狂跳动。
  他挑开她上衣的系带,大掌贴向柔软的胸脯。「妳会让我发狂--」他声音喑哑,在她耳畔低语,接着啃吮她的肩膀,沈醉其中。
  ★★★
  
  书斋大门咿呀开启,响起一道陌生的男音。
  「大人,该回朝廷了吧?」
  「急什么,左丞相的继任人选还没议定,不是吗?」令狐雅鄘懒洋洋地回道。
  正是为了左相失势,怕人联想到他身上,他才藏起来避锋头,怎能左相一垮,他马上就回去?至少也等继任的人走马上任吧!
  「不容易啊,吵了老半天,好不容易终于挤出一个各方人马都还满意的张胜栋,结果那张大人一接到风声,连夜就递上辞呈,告老还乡去了。」那人啐了一口,连声骂道:「呸,真不是个东西!」
  令狐雅鄘失笑。
  「他老人家老得牙都咬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不动,好心点,就别折腾他了--」
  「没想到找个傀儡竟如此困难。」那人哼了哼。「左相这个位置,不懂事的坐不稳,懂事的又不敢坐,有点资质有点野心的,个个你瞧我、我瞧你,没人敢出手,想从我们这边觅个合适的人选,真是难如登天。」
  「是你们太费心了。」令狐雅鄘言笑晏晏地点了他一下。「反正将来不可能握有实权,谁坐这个位置都无所谓,就放着吧,自然会有人去争这个头。」让那票贪得无厌的家伙们斗一斗,消磨彼此精力也好。
  「那好吧,除去了左相,下一个轮到谁?」那人问。
  啪--
  听见书本落地的声音,两人立刻噤声不语。
  令狐雅鄘往书斋里的层层书柜瞟了一眼,才回头道:「你先回去,我择日再找你来。」
  「是,大人。」那人飞快转身离去。
  他穿过走道,最后才在一墙书柜底下发现昏昏欲睡的妻子。她身上什么也没盖,挺着微隆的肚子坐在地板上打盹,连身边的书册掉落在地上,也未惊醒她。
  「翎儿。」他蹲下来摇醒她。「地板凉,妳怎么睡在这儿?」
  「嗯?」璇翎揉揉眼皮,忍下一个呵欠。「我来找书,看着看着腿痠了,心想坐下歇歇腿,我......我又睡着了?」她瞇着眼,喃喃又唸:「我看我嗜睡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
  「记得随手带件披风,想打盹才不会着凉。」令狐雅鄘拨开她额前一绺发丝,瞧她瞇得眼睛睁不开,便柔声问:「我抱妳回房好吗?」
  「嗯。」璇翎软绵绵地朝他伸出手,待他起身,便偎在他怀里,将脸埋入他胸膛。
  令狐雅鄘触着她冰凉的身子,蹙眉道:「妳看妳,冷得发抖了。」
  她没说话,只是抱紧丈夫。出了书斋,穿过檐廊,她沈吟半晌,忽然启唇。「雅鄘......」
  「嗯?」
  「没事,没什么。」她揪紧了丈夫手臂上的衣料,终究什么也没说。
  要说什么呢?外头的风风雨雨,总是男人的天下,她要说她害怕吗?说她听得胆颤心惊吗?难道她有资格问他......下一个,轮到谁?
  听了太多不该听的话,生平头一回,她忽然宁愿自己嫁给花脸麻子、毫无才情的卖油郎,两人平平淡淡、无风无雨地宁静度日。
  
  日有所思,当晚,恶梦又来纠缠--
  梦里是个细雨绵绵的日子,她站在娘家花园深处的檐廊下,爹爹脸色铁青地朝她招手,她走到爹爹面前,孰料,爹爹忽然从袖袍里拿出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对她殷殷叮嘱:「回家去吧,割断雅鄘的喉咙。趁他熟睡时下手,很快就过去了。」
  她吓得软倒于地,跪求爹爹不要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爹爹却哀凄地望着她。
  「妳若下不了手,只好替爹爹收尸了......」下一刻,爹爹脸色突然如鬼魅般惨白,幽然道:「下一个,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她明知道自己在作梦,却醒不过来,她什么办法也没有,只好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
  「翎儿,快醒醒--」令狐雅鄘抱着她翻身坐起。
  璇翎满头冷汗地惊醒,无神的双眼圆睁,彷彿连他也不认得。
  「妳作恶梦了。」他抹去她脸上的泪痕,审视她又惊又怕的模样。
  「嗯。」璇翎伸手按着领口,疲倦地轻喘一声。不知是不是怀孕的关系,她情绪起起伏伏的,似乎越来越爱胡思乱想了。
  「妳梦见什么?」
  「没事,没什么。」璇翎微微颤抖着,娇躯虚软地倒回床褥。
  「告诉我,是不是梦见我?」令狐雅鄘不让她有机会闪躲,按着她肩头。「我怎么了?妳脸色很难看--」
  她摇摇头,虚弱地呢喃:「我累了,还想睡。」
  有什么好说的,反正只是作梦而已。
  「我死了吗?」他不死心地追问。他听见她的梦呓,尤其摇晃她时,她的神情显得十分痛苦。
  璇翎迷惘地眨眨眼,紧抿着唇瓣不语。
  「在妳梦里,我死了吗?」他不肯放手。
  她气色不佳,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世上哪个怀有身孕的女人,身子骨如她这般消瘦?他知道她有心事,且这心事他也有分。
  「我好累,让我睡吧......」她可怜兮兮地哀求。
  这傻女人。他以为自己够固执了,璇翎个性却比他还倔,闭紧了嘴巴就绝不开口。
  令狐雅鄘看着她,最后也只能放开手,懊恼地倒卧在她身旁。
  她这模样教他如何不担心、如何不管?
  「还记得我们成亲第三天,第一次回妳娘家吃回门宴吗?」
  他知道她没睡,开口提道:「那天,我把咱大婚那一晚,妳们姊妹俩差点闹出的大事告知岳父,妳知道岳父说了什么吗?」
  璇翎浑身一僵,立即转身迎向他的脸。
  什么?这......这......这实在太教她震惊了。原来爹爹知情?爹爹什么都知道了,却一句话也没说?
  而雅鄘他竟然......竟然......
  「你把这件事告诉我爹?」
  「我和岳父根本无话不谈啊。」令狐雅鄘深深瞅她一眼。「妳一定不知道吧?我和妳爹爹已经相识超过十载了。」
  「啊?」她完全说不出话。
  十......十载?怎么可能?十年前的雅鄘,只怕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呢!但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爹爹和雅鄘之间,还有什么秘密是她不知道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