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89 | 浏览:11947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梦寐良妻:女儿家的终身大事谁不是交由父母安排? ...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她何必......何必如此惆怅呢?
  雅鄘忽将她横抱起来,来到床前,再小心翼翼地放下。
  他为她解下披风,又为她脱除鞋袜,像对待一只珍贵的娃娃似的。她垂首任他摆布,看着他为她覆上锦被,坐在她身边,从她身后抱着她。
  她......又想哭了,再怎么竭力忍耐也没用,那压抑的哭意反而更加凄凉。
  幸而他什么也没说,彷彿理解她的心情似的,就这么静静守在她身旁,默默陪着她难过。
  真没想到,他竟是今晚唯一带给她温暖的、她唯一倚靠的对象。她原以为、原以为......
  之前,她从表哥们那儿听过太多他的事了,他是个任性妄为的纨袴子弟、流连花丛的风流种,他根本不是个东西,连科举也不是凭实力考上的。
  可如今,她却厚着脸皮,难以遏抑地投入他怀里,尽情将所有委屈全都宣泄出来。她真的好累、好倦、好生气又好不甘心啊......
  更深人静,新房红烛仍摇曳着。
  令狐雅鄘望着窗外飘落的白雪,一阵叹息。
  他知道她在窗外看着,就是知道,才如此心神不宁。
  自己并非对她心存爱慕,亦非什么多情善感之人,只不过,人心毕竟是肉做的,此刻怀里的可是自己的妻子。
  大婚之日,被妹妹下了迷药,深夜在雪地里受冻,紧张害怕之余,又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她肯定累坏了吧!
  璇翎伏在他怀里,哭着哭着,抽噎渐微,总算倦极睡去。
  令狐雅鄘不禁叹息一声。
  此时此刻,女人柔软馥郁的娇躯正熨贴在他身上,长长的秀发恣意披散着。
  他试着抽出一只手,穿过她乌亮的发瀑,轻轻撩开贴在她脸上的发丝。发丝下,只见她优雅的侧脸正宁静安详地贴着他胸膛,原本苍白如雪的脸颊,经过一场哭泣,反倒晕成淡淡的浅红。
  他仔细端详,视线渐次上移,而后凝住不动。
  她眼睫还湿润着,那蓄满了泪意的眼眶、楚楚动人的模样,教他看得心烦意乱,又舍不得移开目光。
  原本他要的很简单,只是一个温婉柔顺的姑娘,一个不需他操心、聪慧、懂事、安分守己的女人。
  没料到她一出现,却教一切意外复杂了起来。
  偏偏他没有多少心力能放在她身上,日后能给她的,也只是极有限的时间、极有限的关注......
  只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妹妹闯了这样的祸,她却临危不乱,甚至及时将错误导正。在花园里盘问她时,即使孱弱不堪,却不慌乱,随后的应答举措句句妥贴,显示她教养极好,确实是个聪慧冷静的女子。
  她忽然动了动,打乱他的思绪。
  柔软娇躯陡然滑落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似要从他身上离开,他立刻围拢双臂,牢牢圈着她腰际,将她扯回自己身边。她的唇碰到他臂膀,发出一阵微弱嘤咛。
  令狐雅鄘的目光落在她微启的唇瓣上,呼吸登时紊乱起来。
  她实在生得太美,美在气韵不同于俗。
  最重要的是,他喜欢她的模样--尽管在此之前,他对妻子到底应该具备什模样,可说是什么念头也没有,但从见到她开始,脑海中所有模糊不清的画面顿时变得真实。
  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姑娘?有些什么嗜好?平常爱吃什么、爱做什么?身子不这么虚弱时,可是个常笑爱笑的姑娘?
  她主动回到这里,换回了自己的妹妹,日后,就能真心做他的妻子,与他相偕白首吗?
  他低头瞧她。总觉她身上有股难捉摸的况味,不易亲近,却教人一见难忘。
  可无论情愿与否,她已嫁给他,就是他的妻。
  思量至此,他展开手心,盯着自己从小姨子那儿抢回来的一小撮头发,接着,便从璇翎耳畔勾起一绺乌丝,悄悄将它系上。
  
第三章
  
  睁开眼,瞧见的便是一堵陌生的胸膛,她俯身其上,耳畔隐约听见心跳。
  「啊--」璇翎惊骇地翻坐起身,披在身上的被褥登时滑落。
  倚坐在床头边,抵着床柱仰睡的男人也同时惊醒。
  「妳醒了?」令狐雅鄘伸手揉揉眼,惺忪地看她,低头忍下一个呵欠。
  她赶紧退开,蜷缩在床边一隅,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昨晚天黑雾浓,她身上残余的药力未退,加上太疲倦也太紧张,坦白说,她只确定他有双好看又慑人的眼眸,其余都是模模糊糊的。
  如今雪停了,冬阳穿透窗,照映在他脸上。
  她的夫君,正如她猜想的一般年轻。
  元哲表哥形容他「模样就像个多情种」,她还以为是个涂脂搽粉的白面书生,结果却非如此。
  他比她想象中高大,姿态闲雅,肤色略深,五官英俊逸美,却隐隐流露出刚毅之气,那双炯亮深幽的眼瞳迷离流转,彷彿看不出心思......她心头蓦地像被什么撞了一下,又被揪得紧紧的。
  令狐雅鄘揉揉自己的腿,便起身舒展四肢。
  都怪自己昨晚抱了她整夜,也看了她整夜,天微亮才小歇一会儿,弄得浑身痠疼。
  她随后跟着下床,匆匆套上绣鞋,首先就要收拾昨晚散落一地的衣服、首饰。令狐雅鄘瞥了她一眼,上前托起她手臂。
  「别收了,去梳洗吧!」
  「散着这些让人瞧见了不好。」
  璇翎试图挣脱他的手,令狐雅鄘却道:「我知道,我来收。」
  说完,便拉着她到镜台前,按着她双肩让她坐下,自个儿则转身背对着她,将散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落一地的物品捡拾起来,分类整整齐齐地叠放在桌案,和一双囍字红烛摆在一块儿。
  他是否怕她低头收拾,目睹那些妆样饰品,又要伤心难过了?
  璇翎心神不宁地梳着头发,一边悄悄凝望铜镜里倒映出丈夫的背影,心湖不期然地漾起一阵涟漪,暖意流过心底。
  不多时,丫头送来梳洗用水,没察觉什么异样,笑盈盈地打过招呼便退下。
  打点完毕,令狐雅鄘领着她前去向长辈问安。
  令狐家一脉单传,人丁凋零,现仅余婆婆与奶奶两位。两位老人家见她文雅端庄、面貌清秀,都十分满意,闲叙了几句,生怕她昨天进门时累坏了,便催促她回去好好休息。
  正如娘亲说的那样,她们都是和蔼心慈的好人。
  「妳待会儿要做什么?」令狐雅鄘陪在她身边,突然开口问。
  「送来的嫁妆还未整理,呃......」话到一半,史璇翎便收住嘴巴,屏息望着令狐雅鄘从她头上取下一小片枯叶。
  微微晕红霎时染上脸庞,她往旁边一站,垂眸不语。
  令狐雅鄘若有所思地瞅着她,唇角不禁微扬。
  真动人,此番生涩害羞的模样,真可谓「闭月羞花」,只可惜他有事在身......
  「知道了,妳忙吧,我有事出门一趟。」冲着她浅浅一笑,令狐雅鄘这便转身离去。
  ★★★
  
  雅鄘离去后,几个丫头帮忙打开封箱的陪嫁物品,细细收拾妥当,最后轮到一个最大最重的木箱,大伙儿纷纷围凑过来,待璇翎剪开封条,打开木箱,丫头们不禁失望地哀叫一声。「全是书啊!」
  「书不好吗?」
  璇翎无辜失笑,她可从没说过里头藏着什么宝贝啊!
  「不是不好,是府里已经够多了。」其中一名丫头笑说:「新夫人还没去过咱们的书斋吧?咱们过世的老爷乃是鼎鼎有名的大儒,祖父还是状元,书斋里藏书齐全、应有尽有,夫人尽可过去瞧瞧。」
  「是吗?」璇翎扬起笑颜,仍旧吩咐丫头把书箱摆好,里面的书就不必搬出来了。闺中阅读有闺中的乐趣,和在书斋的气氛不同,房里摆着一套,要读便取,这才便利。
  但丫头们的话,确实勾起了她的好奇。
  不知令狐家的收藏,比起她娘家爹爹的书房如何呢?琐事完结后,她便迫不及待地吩咐丫头领她到书房去,屏退左右,独自关在书房里。
  像个好奇的孩子发现了宝藏,她兴冲冲地东摸西瞧,偶尔发现几本读过的书便捧起来翻翻,发现分类错了,便把书本抽出来,归还到正确的位置上,无限满足涌上心头。
  嫁了人、离了家,心情多少是忐忑的。醒来睁开眼,眼见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唯有站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在书海中,见了旧书如见老友,有种异地重逢的欢喜。
  有这块消磨时光的好地方,往后就不愁了。她脸上浮起一抹微笑,更往层层书柜中走去--
  孰料,门板忽然咿呀开启,外头响起一阵宏亮略尖的男声。
  「竟然是右相大人的女儿--新郎官,你作了很冒险的决定啊!」
  「冒险?怎么说呢?」
  「您不知道左相大人和右相大人的关系吗?您与史家结了亲,左相大人定会在心中记上一笔的。」
  令狐雅鄘自喉咙深处发出一串轻笑。
  「是吗?那可怎么办才好?这门婚事可是皇上金口御赐的,难道说,左相连皇上也要记上一笔?」
  「唉唉唉......这要怎么说呢?」那把宏亮的声音尖锐惊呼起来。「新郎官,您可是太皇太后的人,我是说,您总不至于被女人牵着鼻子走吧?」
  女人?
  他们说的是指......自己吗?史璇翎悄悄合上书本,环顾左右,接着小心挪动脚步,移往书柜间的走道深处,将自己藏了起来。眼下似乎不是她该露脸的时机,等他们聊完了,她再回房吧!
  「说到女人......」令狐雅鄘的大笑声传来,璇翎不禁抬起脸,随即听见他说:「大人可知我身边的女人有多少么?嗯?」
  「哈哈,小的正是这个意思。」
  他又笑。「那就如此回报左相大人吧,请他老人家不必烦忧,我令狐雅鄘不是那么好摆布的货色。」
  「是是,那小的便如此回覆喽?」
  「黄大人,喝杯水酒再走吧,已经差人去准备了。」
  「多谢多谢,来日方长,咱们改日再喝吧!」
  璇翎隔着隙缝往外探,只瞥见一抹矮矮胖胖、身着官袍的背影,正要踏出门槛。才成亲第一天,左相大人便迫不及待派人造访,令狐雅鄘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爹爹要将自己许配给他,左相大人又为此着急跳脚?
  璇翎秀眉微蹙,不禁发起呆来。
  「原来妳在这儿。」
  低沈嗓音骤响,璇翎这才从思绪中惊醒,眼看着令狐雅鄘朝她走来,似笑非笑的俊颜一副逮着她的模样。
  「在看什么呢?」他瞥向她手里的书。
  「只是随手翻翻罢了。」璇翎转身把书本随手塞进柜子里,敛眉一揖,低声道:「没什么事,我先回房去了。」
  令狐雅鄘挡在走道上,伸手攫住她手臂,戏谑似地咧开嘴角,笑问:「妳生气了?」听见他身边有很多女人,所以生气?
  「没有。」璇翎平静地摇头。
  她原先思索的并不是这件事,但既然都说到这了......她并不天真,也非蠢人,关于他的花名,她出阁前早就耳闻过了,没什么值得动气。
  令狐雅鄘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见她不愠不火,反而有些好奇。
  「我是男人,在外总有应酬的时候,难道妳指望我和妳成了亲,就得一辈子只看着妳,对妳忠心耿耿,将别的女子都视作粪土吗?」
  「不,你就按你的心意,随心所欲吧!」
  璇翎淡漠地抬起脸,沈静无波的眼眸看不出半点火气。「我自会尽我做妻子的本分。」打从出阁那一刻,她便如此告诫自己。
  反正彼此并非什么情投意合的爱侣,夫妻间只需行礼如仪,相敬如宾,互敬互重,也就能过日子了......其余的,她不敢奢求。
  令狐雅鄘垂眸凝看她拘谨冷淡的模样。
  原本他想好好哄她,怕她方才听得不开心,结果,她却是这样淡漠的反应,倒教他有些不是滋味。
  要他随心所欲?她就这么洒脱?
  究竟是性子太好强,还是太无所谓?难道真的都不把他放在眼底?
  身为妻子,对自己的丈夫竟连一点点期待也没有?
  可稍早他拿掉她头上落叶时,她并非如此平静的......
  他低笑倾身,薄唇几乎碰上她耳朵。「妳的『本分』,不也包括我吗?」沙哑暧昧的嗓音刻意划过她耳膜。
  「当然。」
  璇翎眼皮一眨,双手规规矩矩地交叠着,丝毫不为所动。
  令狐雅鄘往前跨了一步,双臂缩紧,便将她圈入怀里。
  鼻尖霎时盈满她身上独有的芬芳,他垂眸,她的模样彷彿万般忍耐,娇躯僵硬如石,然而耳根却红透了,红潮延着颈际而下。
  「那,我怎么瞧妳咬牙切齿的,脸颊像要烧起来了......」他不禁失笑。如此禁不起捉弄,轻轻一逗,便满面红霞。
  她这不是害羞,而是气恼自己不争气的反应,她应该更冷淡些才是!璇翎暗暗咬着牙,想回嘴,却回不上半个字。
  「好了,妳走吧!」他忽然退开,侧身让出通道,不再为难。
  这样就足够,至少,她不是真的对他无动于衷。何况才新婚,真把她惹毛了,对他可没好处。
  想不到这丫头生得柔柔顺顺、温温婉婉,彷彿水做的,骨子里却有一股硬气......可她愈是这样力持冷静,他愈是拭目以待。
  无论她当初不愿嫁他的理由是什么,总有一天,他会让她死心塌地的,等着瞧!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
  
  史璇翎摸着绣枕上新织的鸳鸯。
  当初,这枕面是选最好的缎布做的,质地柔软,触感冰凉,上头的一针一线绵绵密密,皆出自她的双手。
  绣这鸳鸯时,她心情苦闷,听多了她未来夫君的闲言闲语,总有股说不出的厌恶,于是麻木地埋首于针线活儿,什么都不想。
  而今苦闷不减,心情却更复杂了。
  窗外飘着雪,夜色笼罩寒意,他随时都会回到房里来,她该如何自处呢?
  昨夜洞房时,她在他怀里哭得泣不成声,之后胡里胡涂睡了,又在他怀里醒来,他竟然没动气,令她十分感激。
  她的丈夫,有温柔解意的一面。
  然而,她也忘不了他白日在书斋里,语带轻薄地挑逗说:「妳的本分,不也包括我么?」
  思及此处,脸颊蓦地胀红了。今晚,她必须宽衣解带地服侍他,如同其他一般的妻子那样吗?
  放下绣枕,她认命地移步到镜台,解开发髻,梳顺了满头乌丝,左思右想,又起身脱下外衣,上了床榻,将床幔一一放下。
  不知其他妻子是怎么做的,她惴惴不安地睁着眼,等着房外传来动静。
  没料这一等,二更天、三更天、四更天......她辗转失眠了整夜,仍不见良人归。
  眼看天色渐明,她索性起身。简单梳理后,头一件事便是亲自到厨房里检视要奉给婆婆和奶奶的早膳。仔仔细细地打点妥当,再率同丫头们向长辈问安。
  婆媳三人打开话匣子便没完,老人家总有许多往事可说,尤其对象是新媳妇,说起来就更起劲儿了。璇翎是个殷勤多礼的姑娘,总是面带笑容,不时附和着婆婆,很得老人家欢心。
  直至过了晌午,她才又见到丈夫。
  婆婆们在睡午觉,她只身回到新房,本来是窝在窗前软榻上看书的,怎料看着看着,不觉打起盹儿,忽然有人为她披上一件披风,她才惊醒过来。
  「怎么不到床上睡呢?」一道男声骤起。
  璇翎揉了揉眼,令狐雅鄘脸上堆满了笑,在她对面坐下。
  「在看书,不小心睡着了。」她模糊咕哝,抬手揉眼之际,鼻尖忽然嗅到一股淡淡的香气。
  那香气不象是男人身上的,甜腻而煽情,诱人邪思......
  原来,彻夜未归的丈夫,是到妓房去了。
  抛下新婚妻子,成亲才第二天就睡在别的女人怀里......这真是......真是......她简直说不出话。
  「瞧妳累的。」令狐雅鄘倾身打量她。瞧她身子瘦瘦弱弱,腮帮子胜似白雪,眼皮都快被底下的阴影覆盖过去了。「来,有时间就多睡会儿。」说着,他伸手横抱起她,转身走向床铺。
  「不,我不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累。」璇翎不自在地扭动,被人这么一抱,顿时惊慌不已。
  他却没理会。
  「听话,让妳睡就睡吧!」他将她放在床上,仔细为她覆上被褥。
  她惊惶的模样实在惹人发噱,他不禁瞅着她莞尔。「妳啊,怎么老要我抱妳上床呢?」
  璇翎闻言又胀红脸,气恼得说不出话。
  明明是他彻夜未归、抛下新婚妻子,这会儿无事献什么殷勤?这样逗着她玩,是看她好欺负吗?
  令狐雅鄘望着她,竟有些移不开眼。她生气时,气色反而红润多了,唇瓣被她咬得多了几分血色,冷冰冰的眼眸流动光彩,越看越美。
  发现他灼热的目光,眼看他倾身逐渐靠近,璇翎立刻别开脸。无论他想做什么--身为丈夫,他或可用强--但,她绝不乐意。
  再怎么风流,夫妻间总有应遵循的礼仪。才与她新婚,少说也该顾忌她的颜面吧,就不能做做表面工夫,多等一段时日吗?
  既然他丝毫不将她放在眼底,她又何必如此委屈自己,逆来顺受呢?
  令狐雅鄘悬在她身上,盯着她倔强的神色。
  「不愿意?」他试探地瞅着她。自己一夜未归,她自是生气了。
  他明白她的委屈,只不过他有不得不为之事,眼下,他还不能只守在她身边,这段日子势必还得让她继续委屈下去......
  「妳放心吧,我令狐雅鄘还不至于下流到去勉强不情愿的女人。」他索性坐直身子,两条长腿交叠,视线落在手心里的折扇,懒洋洋地翻转把玩。
  「我反而很好奇,妳这样无谓的抗拒究竟能维持到何时?难道想一辈子和我保持有名无实的关系吗?」他轻声问。
  璇翎翻过身子,侧身转向床壁,当作是给他的答覆。
  他扯唇苦笑。
  「很好,妳不愿意,我便不碰妳,除非妳自己要求,咱们就继续如此下去算了--」令狐雅鄘勾起唇角,为她放下床幔。
  床里登时一片昏暗,同时掩去璇翎的神色。
  好吧,就暂且依她的心意,当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吧!
  「那么,妳好好休息吧!」他利落地起身,潇洒离去。
  ★★★
  
  说来说去,世上的女人又不是没了丈夫不能活。
  比如她天天服侍的婆婆与奶奶,寡居多年,不也照样轻松惬意吗?
  他有他的花花世界,她亦有她的兴趣消遣,既然彼此无缘成为佳偶,那便彻彻底底做一对怨偶,各过各的吧!
  自丈夫夜宿妓房,她自认对他再无丝毫期待,抱定主意,便把日子填得满满的。婆婆年事已高,光是做个称职的媳妇儿,可忙可做的事便不少了。
  闲暇时,书斋里有满满的书籍可看,底下的丫鬟们个个聪明勤快,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全都是聊天说笑的伴儿,别去期盼男人,日子倒也逍遥。
  「前些日子下了好多雪,今年冬天好像比往年冷呢,呵呵呵......」雅鄘的奶奶只要露出微笑,眼角的皱纹便会一并牵起,瞇瞇的笑眼很有福气,总让人忍不住跟着她笑。
  「奶奶,要不要多喝些莲子汤呢?这莲子酿过蜜的,熬得特别软烂,很好入口的。」璇翎笑盈盈地递上碗盅,顺便瞧瞧奶奶身旁的暖炉,怕是炭火不足,得随时唤人添加。
  「好好,我来尝尝,也叫妳婆婆多吃些,暖暖身子。」奶奶捧过碗盅,下颔往儿媳妇一努。雅鄘的母亲连忙摇手。「翎儿,我自己动手就好了,妳别忙,快坐下来歇歇。」
  难得天气好,老人家说想出来晒晒日阳,璇翎一早便领着丫鬟张罗起来,在小亭石椅上铺一层厚毯,接着热茶、暖炉、点心、甜品齐备。婆婆搀扶着奶奶走过来,当场什么都打点好了。
  「少爷好像回来了!」丫头眼尖,远远瞧见令狐雅鄘走来,便往亭里通报。
  璇翎闻言,心跳登时漏了一下。
  她顺着丫头指的方向看,胸口忽然又冷又热,浑身不自在。
  他们两夫妻不睦的事,婆婆和奶奶尚不知情,也实在没必要让老人家知道。但他平时鲜少在家,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奶奶、娘。」令狐雅鄘走上台阶,懒洋洋地向两位长辈打过招呼,才回眸看着璇翎,毕恭毕敬地站定脚步,夸张地一揖到底,拱手称说:「夫人好。」
  璇翎只好朝他挤出微笑。
  所谓「相敬如冰」,至少得做到一个「敬」字吧!
  雅鄘显然看穿了她的心思,才满含兴味地朝她问安,等待她的反应。
  璇翎深深睐他一眼,不愿回话,只是默默起身,让出他的位子。
  这是......打算彻彻底底地漠视他吗?令狐雅鄘一脸兴味地笑着。
  「三天两头不见人影,原来你还活着。」奶奶瞪了孙儿一眼。
  「啊?」
  他正要踏上最后一阶,闻言立刻把脚给缩了回来。
  「奶奶您这么说,孙儿还敢进来坐吗?」
  「你有什么不敢的!」
  雅鄘的母亲端坐在一旁,不以为然地插口,随即又轻喟一声,温柔婉言:「算啦,平时冷落奶奶和娘亲便罢,翎儿才嫁进来,别冷落了妻子就好。」
  「您又冤枉了,娘!」他满脸无辜地走上前,折扇指着璇翎,委屈至极地抱怨。「事实上,是她冷落我呢!」
  此话一出,马上招来斥责。
  「你这小子,胡说什么呢!」雅鄘的母亲拉下秀脸。
  三天两头外宿不归的男人,还好意思怪到妻子头上?瞧瞧翎儿,被他说得浑身不自在,若非是自己的亲儿,她早就轰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走他了!
  「都已经成亲了,心性还如此不稳重。」既成了亲,就该收拾玩心,与外头的花花草草断绝往来才是。她真不懂,有了这样端庄美貌的妻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那是因为没有孩子嘛......」奶奶赶忙打圆场,瞅着孙媳妇直笑。「没有孩子,自然还不懂得什么责任,你俩赶紧生一个,以后就好了。」
  「嗯?」璇翎一愣,俏脸微变。
  令狐雅鄘倒是仰头笑了,象是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
  「奶奶也忒急了,翎儿嫁过来才多久,急什么呢?」说着,他回头朝璇翎使了个眼色。「不急不急,总有一天会有孩子的,夫人,您说是么?」
  是,的确是不急。奶奶恐怕有得等了。
  璇翎倾身为他斟满一杯热茶,双手送到他眼前,柔声道:「茶冷了不好,你趁热喝吧!」
  就一杯茶,便想转开话题?
  令狐雅鄘定睛凝视她,考虑着该不该顺着她,好半晌才伸手接过。
  「来,坐到我这儿。」他用另一只手拍拍身旁的位子,朝她欣然微笑。「妳很冷吗?捧着热茶,手指还冰凉凉的。」
  「我不冷。」璇翎蹙眉,往后退了一步。
  「我叫妳挨过来坐,敢不听丈夫的话?」
  他挑眉乜斜着她,话语虽然严厉,却有股说不出的暧昧亲密。「难道要我当着奶奶的面,把妳抱到我腿上?」
  「我......」璇翎倒抽一口气,正要反驳,婆婆却接口道:「翎儿,反正都是自己人,不要紧的。」接着以眼色示意,鼓励她听从。
  他是故意的,明知道她无法在众人面前推拒他,才故意这样向她挑衅。
  既然无法推拒,璇翎也只得依言坐下。
  令狐雅鄘张开身上厚实的雪氅,将她整个人包覆在怀里,顿时暖意围绕,她难以自持地吁了口气。
  「暖多了吧?」他低头朝她一笑,笑颜如春风沐人。
  看在旁人眼里,还以为他们是多恩爱的夫妻呢!
  璇翎不动声色地别开脸,故意不搭理他,然而身上阵阵传来的暖意却不容否认。
  原来她真的冷。离开新房时,身上披着轻便的披风,还以为已经够了......
  令狐雅鄘难得白天出现在家中,留下来陪长辈闲聊,随口说了些朝廷近期发生的事,又说说自己最近遇见了哪些人,以及身边一些小小趣事。
  因他高中探花后,便被点入翰林,授翰林院编修。虽然年纪和资历都算是初入朝廷的毛头小子,偏偏他身分特异,承旨也得看他脸色办事,平时自由出入朝廷,连皇上也不加过问。
  如今他锋头正盛,应酬不少,所闻所见自与一般不同。
  璇翎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大半心思却停在他的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32 
财富
222032  
积分
170450  
在线时间
5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2-29 
手上。
  他胳臂绕过她身后,正搁在她腰间,即便隔着层层衣衫和她的披风,仍教她僵硬地挺直了脊梁。
  她不喜欢这样,两人挨坐在一块儿,简直如坐针毡。偏偏几番起身欲离,都教他暗中施力给压了回来,无论搬出什么借口,总有随侍的丫头可以代劳,她根本被牢牢困在他坏里了。
  这一回,他身上倒是没有女人的香气--
  才思及此,璇翎立刻懊恼地斥责自己--他身上发出什么样的味道,根本与她无关,何必去留意呢!
  聊着聊着,奶奶开始露出疲态,众人催促她回房歇息,跟着也纷纷准备散去,令狐雅鄘却仍困着她不放,干脆连起身送行都省了,挥手朝众人说道:「好了,妳们都回去休息吧,我和翎儿还有话要说--」
  呵呵,毕竟是新婚夫妇嘛!
  不仅两老点头微笑,丫鬟们也全识趣地簇拥着老夫人离开,留下小两口单独相处。
  待全部人走光了,璇翎才沈下脸庞,冷淡地回眸请益。
  「敢问有事吩咐吗?」
  「没。」令狐雅鄘懒洋洋地朝她露齿一笑。
  「既然没事,就让我走吧!」
  「我没事,但很想抱抱妳,安安静静坐一会儿。」
  他笑瞇了眼,英俊的脸孔忽然露出几分淘气。
  从刚刚他就好生佩服,她腰杆儿打得挺直,整个下午都不累吗?
  「怎么,身为我的妻子,这点小小要求应该可以接受吧?」他打趣地说,手掌微一使劲,便把她扯进怀里。
  不似方才松松地揽着她,这一回,他让她整个人贴靠在他身上。
  「你--」璇翎连忙伸手抵着他胸膛,脸红耳赤。
  他自己明明说过绝不勉强不情愿的女人的,现在这是做什么?
  她心下有些迟疑,想着是否该起身质问他,然后学璇莹那样粗鲁地赏他一巴掌--可惜想归想,偏偏她就是没用,做不了那样野蛮的事。
  眉头蹙得更深,却也无可奈何。
  罢了!她干脆眼一闭,来个相应不理。毕竟身为妻子,不情愿也得依从,反正他力气比她大,想反抗也反抗不了。
  令狐雅鄘双手将她圈在怀里。难得她肯乖乖依偎在他身边,教他心头一暖。
  虽说是夫妻,但其实他们既未圆房,也少有亲密的时光。
  一开始觉得她只是闹性子,闹够了,终究会屈服。不料她下定决心不理他,便当真完完全全把他撇开了,根本没把他这丈夫放在心上。
  可是他呢,近来只要偷得一时半刻的闲暇,她的模样便浮上心头。每晚他回到寝室时,她已经睡下了,教他也只能坐在床沿看着妻子。她睡得香甜,浓密的眼睫低掩,浑然不知枕边有人注视着,他有些不是滋味,又莫可奈何。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