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8 | 浏览:813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特助行不行,遇上对的人,也会变纯情小生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的?」她完全没印象。
  「妳昨天喝醉的时候,妳说妳的至亲好友都是这么叫妳......」
  她昨天喝醉说了这么多事?苏亚倪想想,真是震惊。「那......我昨天还说了什么?」干脆一次问完好了。
  但他却慢吞吞的,一副就是要吊她胃口的模样。「没说什么了。」
  「真的?」她再确认一次。
  「真的。」
  这下,苏亚倪才放心地端起酒杯。「那就好--」
  「不过......」
  「嗯?」她闻声瞠目,嘴里含着红酒,进退两难。
  关曜霆扬唇。她这傻乎乎的表情真是可爱,如果现在告诉她真相,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会不会......出现他最喜欢的娇红羞颜呢?
  想着,他瞇起暗藏情意的双眸,忍不住告诉她真相。
  「妳吻了我。」
  
第六章
  
  从衣柜拿出一件干净的白衬衫,苏亚倪万分愧疚地拿给正在盥洗间的关曜霆。「抱歉,衬衫我拿来了,你换一下吧。」
  刚刚的「真相」太惊人,她愣了一秒忘记呼吸,然后被嘴里的红酒呛到,她立即想抓餐巾捂嘴,却不小心扯到桌巾,害他面前的红酒杯瞬间翻倒,淌了他满身。
  幸好餐厅离她家很近,也幸好哥哥的房间还有干净的衬衫,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收拾残局。
  当关曜霆裸着上身打开盥洗间的门,苏亚倪不经意瞥见他结实的胸肌,一时间,她彷彿忘了愧疚,张着唇呆呆站着......
  「亚倪,把衬衫给我吧。」
  「喔......」她双手奉上,眼神空空的。
  「妳怎么了?」他发现她不太对劲。
  「没有......你快穿穿看,这是我哥的衬衫,他的身材跟你差不多,应该还满合的。」不,胸肌那边可能小了点......
  关曜霆穿妥衬衫,还算合身。「对了,妳哥哥人呢?这样穿他衣服不要紧吧?」
  「没关系,他一直在国外,偶尔才会回家。」
  他故意问:「妳父亲呢?」
  「他刚开完心脏手术,正住院休养,所以不在家。」苏亚倪很犹豫该不该告诉他父亲的事。「其实,你应该知道的......」
  「嗯?」
  「我爸他......其实是长风银的董事长。」既然有机会,她也不想隐瞒。
  「妳是苏董的女儿?」
  「对,一开始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在公司一直很低调,我也不喜欢被人用异样的目光看待,这对我的工作表现不公平。」公司里,除了罗语倩与郑学国,几乎没人知道她的身分。
  「原来如此。」关曜霆懂了。「所以那天妳看到董事长入院的消息,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会那么激动,是因为对方是妳的父亲,而妳比谁都知道他不是气到住院的?」
  「嗯,我爸年初时做身体检查,查出心血管有梗塞现象,他一直不在意,直到上个月被我知道病情,才终于答应我去医院治疗。」
  「有女儿真好,我想苏董一定是因为妳才愿意接受治疗吧!」关曜霆知道苏展铨是个铁性的人,不过他明知长风银正面临合并风暴,却因为女儿的一句要求,甘心在这种时候住院,他肯定很疼这个女儿。
  「我爸很疼我,因为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所以他比一般的父亲还保护我。」苏亚倪迎上他的目光,免不了又心乱如麻,赶紧拿起他换下的衬衫。「曜霆,刚刚真的很抱歉,这件脏衬衫我会送洗,等洗好了再还给你......」
  「亚亚......」他忽然唤她的小名,目光含雾似地靠近她。
  「嗯?」她不自禁缩了缩,被他沈厚的嗓音吸去心神。
  他......叫她亚亚?
  怎么......这么酥麻?
  「我刚刚说,妳那晚吻了我。」他闻到了她发间的松露香气,这是他记忆里初识她的味道。「所以,妳还没给我一个交代......」
  他决定不再等待,尤其在被她那样调戏地一吻后,他再也不想跟她玩游戏了,这次非要得到她的心,好好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吻......
  「那个......我醉了。」她心慌意乱,胡乱找借口。「可能把你当成我的泰迪熊,一喝醉就想亲它,你千万不要介意......」
  「妳不是把我当妳的泰迪熊,妳忘了吗?那晚妳明明亲口告诉我,说妳想亲我很久了......」他又靠近一步,苏亚倪慌乱地退到衣柜前,发觉自己已经无路可退。
  不可能!这种梦里才能想的事,她怎么可能说出来?
  她快不能呼吸,视线忽然落在他微敞的衬衫空隙,整张脸倏地爆红。
  不行啊,这样她会没办法保持理智啊......
  「亚亚......」他又展开攻势,动手扶着她的腰,逼她迎视自己的唇。「告诉我,妳是真的想亲我对吧?」
  那声「亚亚」终于让她失去所有防卫,像个被催眠的人,直望着他,无意识地交出自己的心。「对......我想亲你。」
  然后,她在没喝醉的状态下,让自己的唇凑上他的,渴望他有所回应。
  当她娇润的唇贴上自己时,关曜霆也扬起唇角,彷彿早知道自己一定能得到她的心,然后,他将她完全拉入怀里,给她一个主动应诺、极尽缠绵的深吻......
  ★★★
  
  苏亚倪从不知道接吻能有这么多种感受。
  很期待,很不知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所措,也很像被下了迷药,让人不由得全心投入......回味着两人刚刚的吻,她不禁脸红心跳,认清了自己对他的感觉。
  她爱上他了。
  说不定是早在两人相识的第一天,那时她就被他勾去心魂,却傻傻地不明白自己为何对他没辙。
  原来,那就是她爱上他的证明......
  「怎么了?」这时,关曜霆已经整装完毕,来到客厅,却见她不知在想什么。
  「没什么啦......」她急急否认,怎好让他知道她在回味刚刚的吻呢?
  关曜霆看出她的逃避,故意哀叹。「唉,我还以为妳在想我,看来是在想别人......」
  她急急嗔道:「我哪有想别人?」
  「不然妳为什么脸红?」
  「我......」苏亚倪又急又窘,不解自己怎么老是斗输他。「我是在想那个啦......」她小小声的。
  「哪个?」关曜霆听出端倪,还故意装傻,最后,突然欺近她唇边偷了一吻。「这个吗?」
  她立即抚唇,羞嗔。「你怎么偷袭我?」
  「妳不是在想这个吗?我只是让妳重温一次而已......」
  「人家又没说想重温!」她好丢人地抗议。就算有想也不会承认的啦。
  他痞痞地道:「那......算我想重温,可以了吧?」
  苏亚倪红着脸,无语直视着他,虽然对这如同打情骂俏的行为羞赧,但心中更多的是甜蜜。
  其实......她一直考虑着该不该对他表达感情,直到刚刚她终于吻了他,心中的困扰也如释重负。
  不管如何,她都已经向他表达了喜欢的心情,至少,他与自己的互动代表他并未拒绝她,或许可以说,他也愿意接受她的感情......
  如同听到她的心声,关曜霆与她目光交会,随即握起她的手。「好了,我们该回公司了吧,否则我怕妳老板会报警找我们。」
  他指的老板自然是郑学国。苏亚倪被他逗笑,却也觉得自己真是太没礼貌,怎么连他开玩笑开到郑总身上,她都可以这么快乐?
  两人离开苏家,没多久便回到公司,一进办公室,果然看见郑学国正在找他们。
  「曜霆,你们一起出去吗?」郑学国注视苏亚倪一眼,然后对他微笑。「听说你去拜访过汛威金的邢总?」
  「是,我听说他们也对长风银很有兴趣,所以就去拜访一下。」
  「其实我跟邢总也熟,早知道你要去,应该让我为你们引见......」
  「郑总这么忙,何必事事麻烦您?况且还有亚倪陪着我,她帮了我很多。」他不忘为苏亚倪揽功,还给了她一个「叫我半仙」的眼神,惹得一旁正色以待的她差点笑出来,觉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得自己真要被他带坏了。
  「好,有亚倪陪你我就放心了。」郑学国没再多说,转问。「对了,下周末是春堂金的慈善音乐会,吴总邀我们一起去,如何?」
  「可以啊。」关曜霆答应后,转头看苏亚倪。「亚倪,妳也有空吧?」
  她抿笑答应。「当然,我可以一起出席。」
  「那就这么定了,到时我们一起参加。」郑学国说完便回办公室。
  望着他的背影,关曜霆忽然酌量起他刚才的话。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郑学国的表现在在都让他察觉,他挺的是春堂金,尤其是他邀自己去参加春堂金的音乐会,却不多谈汛威金的事。
  刚到台湾时,市场传出长风银内部对合并对象看法不一的新闻......如果他挺的是春堂金,那么苏董是否也是这个想法?
  若是,谣言自然不攻自破,但若不是......那就真的值得他深究了。
  「曜霆?」苏亚倪突然叫他,拉回他的思绪。「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他马上露出温柔的笑容。「我在想妳等等有没有事?如果有空,不如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什么地方?」
  「医院。」他注视她道。「我想见妳父亲。」
  「我父亲?」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北联医院是许多富人名流首选的私人医院,不仅因为它拥有顶尖的医师阵容,更因为它的隐私维护做得相当好,狗仔们进不来,也探不到是谁住在这里,所以许多企业财团的老板有需要时,都会选择它。
  来到这间位于市区的医院,苏亚倪带着关曜霆走向父亲的特等病房。
  一开门,她先跟父亲解释。「爸,盛玫集团的代表来拜访您了。」
  「苏董。」关曜霆上前问安。「久仰大名,您身体可好?」
  「谢谢你,我很好。」苏展铨笑开慈和的脸庞,对关曜霆仔细打量。「嗯......你跟你父亲真像,活像年轻时的他。我一直想见见你,好好跟你聊聊,只是没想到是在医院这种地方......」
  苏亚倪听出端倪。「爸,你认识曜霆的父亲?」怎么她都不知道?
  「喔,我没跟妳说过吗?曜霆的父亲是我大学同学。」苏展铨抬眉,因为公司的事不想让她担心,所以关曜霆来台湾的目的,他也一直没告诉女儿。
  「原来如此。」她看了关曜霆一眼,这事他也没告诉过自己,不过想想,他也是刚知道自己是苏家千金,哪来得及告诉她?
  只是这样一来,她反而觉得他们之间真有缘分,说不定早就注定该认识呢!
  关曜霆微笑着开口。「苏董,我不年轻,只是长得不成熟。倒是您才年轻,而且精神饱满,一点都不像病人。」
  「我就说我没病的。」苏展铨欣赏关曜霆的口才,也孩子气地抱怨起来。「可是医生非说我心脏不好,叫我动手术......开玩笑!我天天爬山,一口气都不喘的。」
  若不是那个多事的医生,他现在也不会胸口挨了一刀,住了快一个月的医院,还得继续等伤口痊愈。
  「爸,您那是自我感觉良好。」苏亚倪对父亲抱怨。「医生明明说如果您不开刀,很可能会有心肌梗塞的危险,就您不当一回事,还要我逼您才肯来医院。」
  被女儿一训,苏展铨噘噘嘴,竟像个犯错的小孩欲辩又止。「哪有这么严重嘛......」
  微笑看着他们父女斗嘴,关曜霆想起自己还有正事,便带起话题。「对了,苏董,我这次来见您,是有件事想请教您。」
  意识到可能是公司的事,苏展铨也对女儿开口。「亚亚,去帮爸爸切个水果吧!」
  苏亚倪看看两人,只好起身。「好,那你们慢慢聊。」
  待她离开,苏展铨转回头看向关曜霆。「你说吧。」
  「关于长风银的合并案,我可以知道董事会的意见吗?」
  「你会问我这个,想必是听到一些风声了。」苏展铨似乎料到他来找自己的原因,颔首。「原本董事会考虑的对象只有汛威金的邢家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不过今年的董事改选,有两席支持春堂金吴家的董事入席,所以现在董事会的意见有些僵持。」
  「所以目前支持邢家与吴家的董事是一半一半吗?」
  「对。」
  「那么,」他想起郑学国的事。「您知道郑总的意见吗?」
  「你说学国吗?他当然是跟我一样,是支持邢家的,我知道外面一直有传闻他跟我不和,不过我得说,他与我共事这么久,我们连架都没吵过,一直都站在同一阵线......」答完,苏展铨又问:「还是......你在公司发现了什么吗?」
  「不......没什么事情,我只是好奇而已。」关曜霆知道郑学国如今并不像苏展铨所说的支持汛威金,但苏展铨在病中,他并不想说出来让他烦心。
  「嗯......」因为健康关系,苏展铨已经一阵子没在公司,而他一向信任郑学国,因此把大权交给他,若是他因为任何原因而真的改变立场,那还真是个麻烦。
  苏展铨想起住院前与好友关子楚的谈话,那时关子楚曾说过利字当头,要自己最好连郑学国都别信任,他因此沈吟。「曜霆,你知道我为何答应让你进入银行监察吗?」
  关曜霆微笑。「我知道,因为您跟我父亲是大学好友。」
  「嗯。」他望着关曜霆,这下不得不庆幸好友的安排。「他知道我想退休了,在这时机点又必须住院,偏偏我的儿女一个远在国外,一个涉世太浅,都不能帮助我,所以才提出不如让你过来一趟,既是帮我守护银行,也是想测试你。」
  「测试我?」
  「对。」他看着关曜霆,好似在他身上看见好友的影子--关子楚一向是有远见又敏锐的人。「他想知道你的能力够不够完成他的期待,即使你离开美国,进入一个没有资源、也完全不熟悉的银行。」
  难怪父亲只让他带莎莎来,又指定他暗中调查......关曜霆这下终于明白父亲的用意。「是,我明白了。」
  「所以曜霆,请你务必帮我保护银行,别让有心人士利用了,有什么问题都随时跟我联络吧!」
  他毫不迟疑地答应。「请您放心,我一定会照您的意思做。」
  即使不提这是自己来台湾的任务,凭着他是苏亚倪父亲的理由,他也一定会尽全力替他完成心愿。
  ★★★
  
  关曜霆为了达成对苏亚倪的承诺,让她「尽责」做个好特助,果真开始乖乖待在长风银。她工作到几点,他就跟着待到几点,因此他的「私事」只好全交给莎莎,由他电话指挥要她查办的事。
  只是开始遥控莎莎之后,他的空闲也等于变多了,在长风银,他除了参加郑总邀请他的会议,常常无所事事,而那些属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于他的机密工作,自然不好在长风银做,只能晚上带回饭店再挑灯夜战了。
  他没事,于是常常出房间找苏亚倪,可是每次她不是不在座位上,就是正在讲电话,他根本靠近不了她。
  他靠近不了她,心里不只是无奈而已,眼看着她这么忙,连杯子没水也不起身......他越看越皱眉,觉得她被工作虐待了,眼里都是不舍,也生气以前他怎么老往外面跑,都没发现她没照顾好自己?
  好不容易抓到她讲完电话的时机,关曜霆走上前,拿出一个刚买的凉水壶,为她的空茶杯倒入开水。「人一天要喝2000C.C.的水,妳知道吧?」
  「你--」她吓到,他从哪里生出来的凉水壶?「我知道啊......」
  「没水就应该倒水,如果很忙,那就一次倒好一天该喝的水。」他表情有些严肃。老实说,苏亚倪还没看过这样子的他......
  平常的他有点嘻皮笑脸,看不出什么生气或不好的情绪,现在突然变了个人,好恐怖喔。「好......我知道了,以后我会这样做的。」
  「这个凉水壶给妳,以后每天我要看着它满,看着它被喝完。」
  「好......」她承诺加点头,心中突然感受被呵护的甜蜜。她悄声问他。「这凉水壶哪儿来的?」
  「我去买的。」他是很想叫莎莎帮他买,不过目前最闲的人似乎是他,所以这是他刚刚自己下楼到旁边的超市买的。「红色的,妳应该喜欢。」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红色?」一般男人帮女生买东西,都会挑粉红色、白色......敢买红色的很少。
  「之前在捷运上我注意到妳的耳机是红色的,我认为耳机这种配件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喜好。」印象里,第一次在捷运上遇到她,她戴着红色耳机,亮眼特别,让他印象很深。
  「然后你到现在还记得?」她不觉露出欣喜的笑颜。她该说他细心,还是该说他记忆力太好?
  关曜霆也忽然一愣,对自己会记得这件事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他以前完全不记得女伴身上有的或喜欢的东西,可是苏亚倪不一样,他没刻意记,可是看过就不会忘,象是自动把她身上的所有特征都仔细建档储存......
  他忽然意识到,或许她对自己的影响力,远比他想的还要深--
  苏亚倪眨眨眼,打量他凝视自己的目光。「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微笑不答,突然想带她离开办公室。「有没有空?我想出门。」
  「好,刚好我没有会了。」闻言,苏亚倪立即起身,拿着自己的笔记本。「今天要去春堂金,还是汛威金?」
  「都不是。」他顽皮一笑,带头走出办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公室。
  待两人到了停车场,关曜霆主动跟她要了车钥匙,意思是他要开车,苏亚倪只好坐进副驾驶座,任他带自己前往不知名的地方。
  「我们要去哪里?」他的方向不是春堂金也不是汛威金,她忍不住问。
  「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
  「我想去有草坪的地方,买两杯咖啡,一边晒太阳一边跟妳喝咖啡。」在美国的时候,他常常这样做,可是来到台北,便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有了,我想起来有个地方很适合......」
  于是他把车掉头,直接开往敦化北路的方向。
  到了他说的地方,他先把车停在路边的一家麦当劳附近,下车买了两杯咖啡跟点心,然后牵着她徒步到对街的「维多利亚公园」。
  说是公园,其实是都市里一个宽敞点的安全岛绿地,有人把这里经营成小公园,有高大的行道树、午后慵懒的阳光,还有被鸽子们当作游乐场的花棚长椅......
  虽然与国外相比,这小公园不够大,不过重要的是有她在身边。
  「哇,我常经过这里,都不知道这里有这样的地方......」苏亚倪睁大眼,好讶异他居然会找到这个秘密花园。
  「看来我的注意力的确比妳仔细喔。」找了个晒得到阳光的地方,他带她坐下,把咖啡交给她。「喏。」
  轻啜咖啡,她由衷满足地深深吸气。「好舒服喔,好久没这么悠闲了......」上一次喝下午茶是什么时候?想也想不起来了。
  「妳就是办公室坐太久了。」关曜霆心疼地看她。「以后累闷了就来找我--不,我会去找妳,妳得以特助的名义陪我出来透气。」
  「好,老板说的我都会照办。」她也想常常这样与他度过午后时光,就他们两人,像对普通情侣一样漫游整座城市。
  「来,吃蛋糕吧。」他贴心地为她拆好蛋糕盒,送到她面前。
  「好好吃喔,你也吃看看。」苏亚倪尝了几口,便回头要他也试试,没想到看见他正打算解开衬衫釦子。
  她立即放下蛋糕,伸手抓住他的一双手臂。「等等!你做什么?」
  「晒太阳啊!」他在国外都这样的。
  她瞥见他的结实胸膛,差点咬到舌头。「这里......不可以啦。」这样她会害羞,而且她很自私,她男人的胸膛不能在大庭广众给别的女人看......
  「妳脸红了。」见她反应之大,关曜霆瞇起眼,看出了她的内心所想。「是对我有感觉吗?」
  「我......」说没有好像很虚伪,可是她怎么能承认?「没有!只是国情不符,你这样会被抓到警察局去......」
  他欺近她的耳边。「我看是被妳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抓回家吧?嗯?」
  眼见她的小脸越来越红,关曜霆终于忍不住吻了她,她也迎合地贴近他的怀抱,全心享受他的吻。
  难得的悠闲午后,两人小小的甜蜜约会,现在才正开始。
  ★★★
  
  下午被他带出去摸了一顿悠闲,直到晚上九点,苏亚倪才忙完工作。
  虽然回来多加了班,可是加班的劳累一点也比不上下午的甜蜜回忆,何况给她回忆的男人就在办公室,等等还会陪她一起下班呢!
  想着,苏亚倪的桌面物品越收越勤快,然后起身到关曜霆的办公室,想提醒他该下班了。
  他的门扉轻掩,正要敲门的苏亚倪手才举起,却听到他讲电话的声音。
  「莎莎,妳不要生气嘛,我知道妳等很久了......」
  她怔在原地,惊愕地听他说话。
  他怎么会这么温柔地哄着一个女人?
  那个莎莎......是谁?
  「好......我知道,再三十分钟好不好?三十分钟我一定到--」
  安抚完莎莎之后,关曜霆便挂上电话,苏亚倪也在那一刻转过身,快步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她一坐下,反而更感觉到心脏正剧烈地跳动,让她快呼吸不过来。
  她只要想起他电话中的温柔语气,就震惊得全身颤抖,好似没有想过,关曜霆会对除了自己之外的女人如此柔声呵护。
  这时,关曜霆已经整装好走出来。「亚倪,妳要下班了吗?」
  她的桌面已经净空,也无法说谎。「嗯,你好了吗?」
  「我好了,我们走吧。」
  她满怀思绪地跟上他的脚步,直到两人到了停车场,苏亚倪终于开口问他。「曜霆,你等等要去别的地方吗?」
  关曜霆否认。「没有,我要回饭店,怎么了?」
  可是,她刚刚明明听他说要去找莎莎......
  「没什么,那我们走吧。」她知道他没说实话,但他的否认很直接,直接到不象是骗人,她只能勉强微笑,坐入车中。
  行车间,她一直偷偷窥视他,想看清楚他的表情、行为有没有破绽。
  但他一直表现得很正常,她察觉不出有什么不对。
  会不会是她误会了?但是莎莎一听就是女人的名字,而且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他却还要去找她,这不是很奇怪吗?
  抓着方向盘,苏亚倪径自烦恼,越来越怀疑他有其他女人。
  想起他给自己的吻,难道自己并不是他的唯一吗?
  就在她情绪复杂、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车子已经开上饭店车道,门房立即上前为他们开了车门。
  「亚倪,谢谢妳,妳先回去吧,我们明天见。」
  「好......」她回答,然后看着他走入饭店,往人群聚集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的电梯步去。
  那一刻,她脑中闪过一个想法--莫非,他与莎莎约在饭店?
  她立刻把车钥匙丢给门房,然后推开旋转门,追上关曜霆。
  当她在电梯前找到他的时候,也看见了莎莎。
  她是个漂亮的棕发混血儿,正不高兴地双手插腰,而关曜霆对她好声好气,最后,他搂搂她,莎莎才跟他一起上了电梯。
  见两人亲热地上去房间,苏亚倪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
  曜霆是出了名的**,我的姊妹里也有人曾是他交往的对象--
  想起罗语倩的话,苏亚倪也想起他在美国的过去,他不是普通的男人,他是盛玫集团的少爷,在美国的红颜知己数都数不尽......
  她只能呆若木鸡地看着电梯门关起,彷彿隔开了她与关曜霆的世界。
  
第七章
  
  一进房间,莎莎立即拿出笔电上工。「郑学国的资料我查好了,他跟春堂金吴总的确有交情,他的儿子跟吴总在美国曾经是同事。」
  关曜霆抚颚看着计算机上密密麻麻的报告。「嗯......所以郑学国的儿子很可能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桥梁。」
  如果郑学国如苏董所言,一开始跟他一样都是支持邢家,那么会突然变卦的原因,恐怕只有收了吴家巨大利益这个因素。
  这个巨大利益可能是很多种形式,不论是股票买卖或私下交易,但只要涉及长风银的合并案,那么他就可以用这项证据来反制郑学国。
  关曜霆确定了方向,也相信一定能阻止他们任何不法的行动。
  「好了,我把资料都交给你了。」莎莎帮他搞定计算机,便放下长腿站起来。「请问我可以下班了吗?老板。」
  关曜霆看了眼表。「抱歉,莎莎,今天又让妳忙到十点了,妳可以请加班费,我会加倍给妳--」
  「我不要加班费,我全部都要换排休。」跟他来台湾一趟真是太辛苦了,她回去绝对要休上一个月。
  「好好好--」关曜霆伸手安抚她。「妳要什么都给妳,不要生气......」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一提到回去,他便想起苏亚倪。如果他结束工作得回美国,那她怎么办?
  如果她不能离开台湾,那他岂不是要跟她谈远距离恋爱,每个礼拜都要来回坐十三小时的飞机吗?
  不......这样太浪费时间,还不如他干脆一直留在台湾好了......
  想到这里,他才猛然发现,自己对她的感情好像比原本以为的还深,因为他不但考虑到两人的未来,甚至想为她留在台湾,忘记美国才是他心心念念的天堂......
  是不是对他来说,只有苏亚倪在的地方才是他心之所向?
  而之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