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8 | 浏览:813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特助行不行,遇上对的人,也会变纯情小生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气,理由很多,气他出门忘了带钱包,气自己被叫来帮他付酒钱,气自己跑得那么心急,也气自己这么为他白担心一场......
  这么多的生气,却没有一个正当得能让她说出口。
  因为她根本不该为老板上夜店钓女人这件事生气,关曜霆是怎么样的人、要怎么过生活,其实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没有,只是现在时间很晚了,我们明天还要上班。」只是一想到他真如罗语倩所言是个花花公子,她便有股失望。
  「没生气就好,我怕妳是因为我给妳惹麻烦而觉得困扰......」
  思及他是自己的老板,苏亚倪也命令自己理智点,撤下私人的情绪,展开微笑。「怎么会?我是你的特助,帮你解决问题是应该的。」
  打量她忽然转变的笑容,关曜霆一边暗自揣测她的反应是否是「吃醋」,又问:「对了......妳刚刚说我是妳的男朋友?」他没听错吧?
  苏亚倪一怔,原本微愠的小脸突然多了些尴尬与赧红。「我......我是因为要救你才这么说的,不这么说,那些女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其实她也不知自己怎么会那么说,她只是想制止那些发疯的女人,不要抢她看上的男人--呃,不对,是不要抢她的老板--
  「嗯......这样啊。」好像还算可以接受的理由,关曜霆暂时没再追究,乖乖坐进后座。
  直到替他关上车门,苏亚倪才不自在地咳了声,娇颜烫红。
  讨厌!明明是他做错事,为什么最后又是她脸红了?
  为什么她就得装作不为所动,不能说说他的行为呢?
  谁教妳只是他的特助......心中冒出这个念头时,苏亚倪闷闷地咬了咬下唇,不知道在对他的无知,还是对自己的多管闲事生气。
  ★★★
  
  隔天一早,当关曜霆进到办公室时,立刻发现那些放在他办公室的档案。「亚倪,这些是......」
  「喔,是昨天你说想看的一些投资资料,我都帮你调来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跟我说。」
  她帮他找来了?
  他不是说了不用,为什么她还要这么尽力?
  关曜霆忍不住问:「亚倪,昨天妳那么晚下班,不是为了这些档案吧?」
  「也不都是为了这个,只是等对方有空送来文件,拖晚了一点。」
  她虽然解释得无关痛痒,但他知道她的用心,她是认真想做好特助这工作。
  可是,他的心里却已有想法,不希望她为特助的工作如此认真。
  一是他已经决定暗查长风银的事,自然不会把事情都交代给她,二是比起担任公事上的特助,他其实更希望她当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他私人的司机--
  因为那代表着她专属于他,是他们私人的时间,不需要公事上的应对,只要单纯地陪伴在他身边,让他逗逗她,为他解闷......
  他不否认对苏亚倪有兴趣,她不像他过往认识的其他女人,第一眼看对了就很积极主动,他必须慢慢接近、试探,也是第一次享受主导暧昧速度的节奏。
  对他而言,这反而是一个更具挑战性的游戏,他视自己的魅力为饵,一次次勾引她,看她轻啄了又逃开,再丢下饵,等着她彻底上钩......
  他是在钓鱼,因此耐心很重要,就像昨晚明知她生气有可能是因为吃醋,可也没有追究下去,因为不到时机,绝对不能动手拉杆。
  于是他微笑地命令。「亚倪,以后我没交代的事,妳就不要做了。」
  「为什么?」苏亚倪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他不高兴了吗?
  「妳有很多公关的工作要做吧?要妳这么特地帮我,我过意不去,何况我其实并不需要特助,我看妳还是不用搬过来了,我会跟郑总说让妳回公关室,专心做妳的工作吧!」
  当初要她搬来楼上,纯粹是他的私心,想要与她多接近接近......可是如今他既然决定在外面进行调查长风银的「正事」,自然是不好留她在公司「独守空闺」,甚至盯着他的行踪吧?
  「可是协助你也是我的工作,一样都是我的责任!」苏亚倪无法置信他要跟郑学国解除她的特助职位,立即积极争取。「曜霆,你放心,昨天总经理已经答应让我搬过来,就算你觉得不需要特助,但也需要我这个司机吧?至于我在公关室的工作,请你不用为我考虑......」
  看她这么想留在自己身边,不答应好像对她太残忍......关曜霆忽然迟疑了。
  罢了!就算她想盯着自己又如何?他也想得到办法应付,说不定让她跟在身边,对他其实更有益处......
  「好吧,我知道了,我不会跟郑总说,那就辛苦妳了。」
  「是。」闻言,她也安心了,终于露出笑容。
  「唉呀,十点了。」关曜霆忽然举手看表。可惜他不能只顾着自己的儿女私情,还有正事要办,只好皱眉。「我想起来跟人有约,我得出门了。」
  「那,这些档案......」
  「搁着吧,我有空会看。」他不以为意地耸肩,又对她微笑。「晚上我会去那家夜店,要回去时再打给妳。」
  苏亚倪只能接受。「好......」
  「那我出门了,晚上见。」说完,他便挥挥手,离开办公室。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虽然名为特助,但说穿了,苏亚倪每天只负责白天送他上班,晚上到夜店接他下班的司机工作。
  经过这些日子,她才知道他说的「不需要特助」是什么意思,因为白天他很少待在公司,每当她问起去处,他总是随口打发,所以久了,她也不好意思再多问,只好回去专心做自己的正职,任他自由得像一阵风。
  再者她私下问过父亲,父亲也要自己把他当成一个来台观光的外资高层,不必太认真以对,只需做他有交代的事......于是苏亚倪也不疑有他,没对他不在公司的行程多有怀疑。虽然,她心里对于这样的状况很不安,无论是她没有尽到特助的责任,或是他每晚流连夜店的举动......
  等等--她为什么要对他流连夜店的事不安?
  苏亚倪连忙摇头。都说他的私生活与自己无关,她只是个特助,只要管好工作上的事就好,为什么总是在意他的去处?
  对他而言,或许自己还根本称不上是特助,不过是个司机而已......
  闷闷地咬下唇,她忽然对这个事实有莫名的挫折感。
  「亚倪。」
  一个娇柔声音传来,苏亚倪整理过分的思绪,转头露出微笑。「有什么事吗?语倩。」
  「曜霆呢?他不在办公室吗?」见他不在公司,罗语倩问。
  「他刚离开,妳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妳转告他。」
  「上次他调的投资档案总经理在问,我想知道他看得怎么样了。」罗语倩解释,又问:「妳知道他去哪里吗?」
  「他没交代,我想应该是私事。」
  罗语倩也觉得奇怪。「他在台湾有朋友吗?不然办什么私事?」
  「这我怎么知道?」她的逼问让苏亚倪心生不耐。对!她就是不知道,她也很想知道好吗?
  盯住她的怒颜半刻,罗语倩忽然轻笑。「亚倪,妳何必动怒呢?我只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又不是在怪妳搞不清楚老板去处......」
  说着她又放冷箭。「不过也真是难为妳了,自己的工作都快忙不过来了,还要兼任这么一个『重要』的职位,早知道让给我不就好了......」
  「语倩。」苏亚倪觉得自己的耐心到了极限,忍不住下逐客令。「既然妳知道我这么忙,是不是该体贴点,让我专心做事呢?否则我可能到下班时,都没办法帮妳追踪我老板的去处喔。」
  罗语倩也不在意,反正看来苏亚倪并不受重用,说不定自己还比较受关曜霆青睐,想着就开心。
  「好,我们是好朋友,当然得互相体谅,不过妳答应我的事可别忘了,因为我真的有很要紧的事要找他呢。」
  「放心,我会帮妳找。」
  「那就麻烦妳喽。」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得到承诺的罗语倩终于离开了。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但苏亚倪也没了工作情绪。她拿起手机。
  关曜霆的号码设定在快速键里,但不管她怎么拨,关曜霆就是不接电话。
  试了五次,苏亚倪终于放弃,把手机放回桌上。
  他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连自己也找不到他?
  想起刚刚罗语倩调侃自己的话,她忽然心生戒备。这种状况实在不能继续下去,要是罗语倩拿她没做好特助工作的把柄,告到郑学国那边去的话......
  她很清楚罗语倩的确会这么做,因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不管考试比赛都是对方的竞争对手,如今自然连工作也一样--
  她敛下眼。无论关曜霆再怎么无视自己,为了守住这份工作,她必须主动出击才行!
  ★★★
  
  「曜霆!」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关曜霆回办公室,苏亚倪立即起身。
  关曜霆发觉她的紧张。「怎么了?」
  她立即整色。「我有点事想要跟你谈......」
  关曜霆抬了下眉,然后大方应允。「好啊,那到办公室谈。」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办公室。
  「有什么事吗?」关曜霆率先在桌前坐下。
  苏亚倪想起罗语倩的事。「之前我找的档案不知道你看过没有?因为我看一直都没动的样子......」
  「喔。」他马上瞄了一眼桌上那堆档案。「我看过了,公司在海外的确有不少投资部位,尤其对亚洲金融产业的投资还不少......」他还能指出是哪几卷,证明他的确看过。
  「原来你看过了。」苏亚倪闻言很吃惊。她还以为他没时间看呢。「因为东西搁得有点久,我怕总经理会问......」
  她这句话立即引来关曜霆的注意。「亚倪,郑总问了妳什么吗?」
  「他没问我什么。」苏亚倪实话实说。「是语倩早上来找过你,她有急事找你,可是我拨你手机都没接,所以我有点担心......」
  「妳担心什么?」
  苏亚倪被他这么一问,立即发觉自己似乎犯规了,毕竟他当初已经说过并不需要特助,是她坚持硬要赖在他身边......
  她语气一敛。「其实我很担心没帮上你的忙,因为你常不在公司,也不把事情交代给我,让我觉得当你的特助好像很失职。」
  「是吗?」关曜霆明白了她的意思。「的确,我来台湾只顾着玩,是不太重视公司的事,待在公司里的时间也有点少,妳会想指责我是应该的......」
  「指责?」苏亚倪没想到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紧张地忙道:「不,曜霆,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更认真地望她,刻意试探她的心意。「那么,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妳是私底下关心我吗?」
  「什么?」
  他望着苏亚倪那宛如被说中的神情,忽然倾身,靠近她发红的娇颜。「妳刚说的担心,该不是私人的情绪,例如......喜欢吧?」
  被他这么暧昧一问,苏亚倪不由自主地发怔,理智差点溺死在他的温柔视线里。「不,也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还这么关心我?」眼一敛,他的视线锁住她的菱唇,神情说有多失望就有多失望。「害我差点也对妳有意思呢......」
  他的话让她惊愕,瞬间耳根一热,完全无法呼吸。直到她强令自己偏开视线,不再直视他的双眼,这才重新吸入氧气,不自在地闷咳一声。
  「不是就好,妳别在意。」见她脸红到要转头才能呼吸,关曜霆忽然发现,原来他被吸引的正是她这娇羞可人的模样。
  从小在国外长大,见惯了热情直接的女人,如今遇上苏亚倪,她的羞怯对他象是更强烈的迷药,令他既想逗她,又想诱她主动示好,一颗心不知不觉竟全放在她身上,还不急着让她知道......
  「妳的关心我明白了,以后我会尽量让妳做点事,也让妳找得到我,这样妳应该不会为难了吧?」
  他的语气也在同时恢复正常,就像之前那个亲切温和的关曜霆。
  他说出了她希望听到的话,但苏亚倪发现自己并不如想象的那样高兴。
  因为他抽离适才暧昧的语气,自己却有种掉落云端的感觉......
  「郑总找我明天去见春堂金的吴总,我想先了解春堂金的状况,妳能帮我准备资料吗?」春堂金是长风银此次合并案的良缘对象之一,既然有机会,他也希望能亲自拜访一次。
  苏亚倪当然点头。「是,当然可以。」
  「那,」他合掌,表示自己的话到此为止。「妳还有事要谈吗?」
  他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但苏亚倪的心神还在游荡。「我......没有了。」就算有,她也想不出来了。
  「好,那就这样。」关曜霆露出一个惯有的英俊笑容。「妳能帮我买杯咖啡吗?楼下的星巴克?」
  「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她无意识地答应,带着一颗怅然若失又饱受惊吓的心,逃难似地离开他的办公室。
  ★★★
  
  苏亚倪有很多事得忙。
  信箱里的信已经爆掉,刚刚还有人打电话来请她删信,桌面上则散乱着打印的资料,还有一叠是刚送进来的文案稿件,每一份都等着她签名。
  她却瞪着与视线平行的某一处发呆,好像完全忘记自己有多忙。
  想起跟关曜霆四目相对的时刻,自己完全沈迷在他暧昧的语气里,那种感觉很奇妙,她这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一生还没有经历过如此魔幻的感受。回想关曜霆盯着自己的唇时,她甚至会想,要是自己没有别开头的话,不知道两人会不会发生什么事......
  当她无意识地抚摸嘴唇的时候,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也让她从沈思中清醒。
  苏亚倪心神一敛,赶紧接电话。「我是亚倪。」
  「老板,我是安琪,我刚刚收到投资部退回来的稿件,他们说集团说明的部分有问题,需要马上修改。」讨厌,今天是最后的付印日耶。
  一听是紧急公事,苏亚倪又恢复为认真的公关室总监。「没关系,妳先连络厂商,要求他们立刻配合我们改稿......还有,这稿件是下星期说明会要用的吧?」
  在她忙着解决问题时,关曜霆走出自己的办公室,他本想叫她帮自己找一些资料,可是见她正在讲电话,也就不出声了。
  虽然不清楚她在处理什么事,不过从神情看来,问题似乎很急......
  「好,我会先跟老板报备,妳先去做该做的事情。」
  说完电话,她又急着去翻桌面,找到下礼拜说明会要用的资料,伸手拨了另一通电话。
  「茱蒂,我老板在不在?」
  她问对方,关曜霆当然知道「老板」不会是自己,而是郑学国。
  她既然身兼二职,等于有两个「老板」需要服侍。
  「他在跟银行团开会?好,那妳帮我转告,说我有急事,如果等等有空请他先回个电话给我......」
  她再次挂了电话,起身想去找罗语倩问个清楚时,终于发现关曜霆的身影。「曜霆,你有事吗?」
  关曜霆看了眼手上的资料,立刻打消要请她帮忙的主意。「我想找传真机。」
  苏亚倪为他指路。「传真机在左侧走廊后的事务室,要不要我帮你传?」她说着就要帮他。
  「不用了。」她想接过资料时,关曜霆收了下手。「我自己来就好,妳应该有很多事要忙吧?」
  「我......」苏亚倪发现他看向自己的桌面。自己的桌面的确凌乱不堪,说不忙大概是骗人的。
  「没关系,妳忙妳的。」他不希望她为了自己而顾此失彼。「对了,我等等要出门,因为郑总临时有会,春堂金的邀约我要自己去了。」
  春堂金是此次合并案中最有希望的对象,本来他是答应与郑学国一起去,但郑学国临时有会议,他想自己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可以。
  一听郑学国无法陪他,苏亚倪马上说:「那我跟你一起去好了,吴总那边我也熟,我可以在你旁边协助......」
  虽然让她跟着也没什么要紧,但关曜霆看到她桌上的混乱,还是心领她的好意。「不用,我自己去就好,妳就专心做妳的工作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吧。」说完,他便拿着资料离开。
  苏亚倪一直等他弯进走廊后,才满脸困惑地敛下眼。
  他又要自己出门了......难道自己跟着他不好吗?
  她百思不得其解,当她回视自己桌上的一团混乱,这份因关曜霆而起的失落又加重了。
  他大概没有那么重视自己吧,说不定一切都是她太不自量力了......
  就像那个差一点的吻一样--
  苏亚倪闷闷想着,发觉自己的心情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又因为关曜霆而失去控制。
  
第四章
  
  台湾盛玫投信。
  这是盛玫集团在台湾成立的基金管理公司,位于敦化北路的金融街上。
  虽然是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但因关曜霆此次来台湾是为了长风银的合并案,依关子楚跟苏董的想法,让他在这个时机点以监察人身分进入长风银,不仅可以适度引起瞩目,更可以凭借着他的外资身分,目观春堂金与汛威金台面下的手段。
  毕竟没人知道他的来访是苏董的意思,不论郑学国、春堂金或汛威金都只将自己视为这场合并案里,拥有重要投票权的股东,为了拉拢他站在己方,估计会使出浑身招数,而藉此明白谁与谁有不法行径,又是怎么个不法......才是他要引起瞩目的真正目的。
  过了下班时间,虽然办公室还亮着灯,但是职员的座位早已是空荡一片,没有人迹的室内,静得连翻书页的声音都听得见。
  关曜霆便是听得见书页声的那个人。他从刚刚到现在,已经专注在手边的资料上好几个小时了。
  他的办公室设备十分齐全,墙面上不仅有视讯荧幕,自己的桌上也有两台液晶荧幕,随时更新华尔街市场的动态。
  不过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荧幕上,反而盯着手中有关春堂金与长风银几位董事的关系资料沈思,直到研究完那一叠文件,他才闭上眼睛稍作休息。
  这些日子他不在长风银的时间,其实是在这里暗地调查长风银的合并案,毕竟这是属于盛玫集团的地盘,没人知道他在这里做什么,就算真的被谁发现他在这里,只要说他在忙盛玫集团的事,也足以交代得过去。
  他忽然发觉时间不早,也该准备下班了,才想到自己的特助怎么到现在还没打电话给他?
  难道她还在忙吗?
  皱了下眉头,关曜霆拨手机给苏亚倪。
  通话音响了好几秒,才听见对方急急接起电话的声音。「喂......」
  「喂?」关曜霆听出她的慌张,眼前不禁浮现出她差点找不到手机的画面,唇角缓缓绽笑。「妳下班了吗?」
  「呃......快了。」
  又是跟上次一模一样的答案。
  「还要多久?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别忘记我等着妳接我下班。」
  「对不起,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啊......」关曜霆闻言挪开视线。「在那家夜店啊,妳知道的。」
  「喔......」对方的声音似乎消沈了一下,然后又振作起来。「那再给我十五分钟,我十五分钟后就到你那边。」
  「知道了,我会等妳。」笑意深浓地允诺后,关曜霆挂断电话。
  看来苏亚倪比他想象中的还忙,两人共事以来,没有一次是她打电话来催自己下班,反而都是他主动打电话给她,她真是不折不扣的大忙人。
  见她总是这么忙,他干脆自己想办法,反正他想调查长风银的事,她也帮不上忙,不如让她以为自己都泡在夜店里,这样也省得她有什么无谓的愧疚。
  既然要让她误会,也得让她看到自己人在夜店,所以自然得要她天天来接他,何况好不容易下了班,他当然得照顾自己的私生活,找时间好好跟她培养感情啊......
  「老板,你要下班了吗?」
  在女子娇柔的声音响起时,一抹倩丽的人影也闪进他的办公室。
  回过神,关曜霆注视着莎莎,语气也瀰漫上宠溺。「怎么啦?」
  「什么怎么啦?人家都下班了还把人家Call来办公室,我刚刚帮你分析那些资料都快疯掉了......」莎莎埋怨几声后,又嘟囔道:「你不是说你有个新特助吗?干么不叫她帮忙做?」
  她与关曜霆一起飞来台湾,没办法,谁让她是他专属的随行秘书,老板若要去东非大峡谷度假,她也得跟着飞过去。
  「因为妳比她厉害呀!」关曜霆立即柔声安抚她。「妳那么聪明又细心,老天为证,我只有把事情交代给妳才放心--」
  此话一出,她才露出悦意。「这么说,你那个新特助很糟糕喽?」
  接着莎莎就酸起那个害自己每天得加班的女人。「倒不如你干脆换掉她,让我直接当你的特助好了。」
  关曜霆起身,故意来到她面前,靠着桌沿坐下,俊脸正巧就落在她的丰胸前--
  要是他想,他随时能把这女人抱入怀中。
  「莎莎,妳当我的秘书不够,现在还想当我的特助啊?」
  他眼睛一瞇,又露出那种能叫女人失神的眸色。「会不会有天......妳连我的女人都想当?」
  莎莎秀眉一抬,也挑衅地把胸前宏伟凑近他,不甘示弱地拿出女人的魅力。「等你哪天真的拿出诚意,或许我会考虑喔......老板!」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还心嫌无聊地睨了关曜霆一眼。
  直到莎莎离开办公室后,关曜霆才敛下笑容,抿唇深思。
  莎莎身为他的秘书多年,是个守本分又聪明的下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属,就算是他偶尔的暧昧调笑,莎莎也不会像其他女人一样迷上他。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是他的秘书,而不是女人。
  可是苏亚倪--
  从两人认识至今,好像没有一次他靠近跟她说话,那女人可以不脸红回避,总是刺激着他想捉弄她的欲望......
  想起她的娇态,关曜霆也微瞇起眼,眼前都是她的神情,象是两人初识时,她发现自己是她老板的惊讶模样、答应做他司机时的认真、发现他在夜店寻欢敢怒不敢言、积极争取要留在他身边的坚定,甚至是她被自己拒绝时的失落。
  老实说,他交往过的女人从没有一个像她这样,让他把她的每一面都记得这么清楚,每一种情绪都想细细品尝,她像杯不够成熟却甜涩有致的红酒,不是酒中极品,却对了他的口味,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品尝。
  就算他还无法真正点出自己喜欢她哪里,但这就是爱情与美酒相同之处,唯有继续缠着她,才能发现她让他倾心的原因......
  关曜霆抬手看表,发现自己还有十分钟的空档后,便决定到后面巷子的Lounge Bar喝一杯,顺便等他的「特助」来载他下班。
  ★★★
  
  明明都避开壅塞路段了,可是苏亚倪一早开车前往公司,还是被塞在忠孝东路的路口。
  细指敲着方向盘,苏亚倪无奈地注视车阵。
  「塞车了吗?」在她身旁看报的关曜霆,注意到她的动作,抬起脸问。
  「对......」
  「既然如此就放轻松点,当作难得的休息不好吗?」他对她微笑。
  苏亚倪于是往后一躺,也觉得自己的确过于烦躁。「我只是想到可能会迟到,所以有点着急......」
  说明会的稿子后来因为她的妥协而顺利解决,幸好赶上了法说会时间。不过当下属送审加印的银行简介时,投资部却又一次打了回票,令苏亚倪不禁怀疑罗语倩是不是对着她来的,否则怎会对之前的版本没意见,加印时却又有意见?
  不管是不是对着她来,等等两人一定要好好「沟通」一下。
  他看出她似有要事。「发生了什么事吗?」
  「什么?」
  见她对自己的问题心不在焉,关曜霆索性放下报纸,稍微侧身望她。「我问妳早上是不是有重要的事?」
  「喔......」他又直视自己了,而且两人同在车内,彼此距离其实很近。「是有一点......工作上出了一点问题。」
  「很严重吗?需要让妳这样心神不宁?」他又问。
  苏亚倪愣了下。现在让她心神不宁的,可不是罗语倩。「没有,我哪有心神不宁?」
  「还说没有?」仔细打量她的神情,关曜

Rank: 10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1657 
财富
413  
积分
83020  
在线时间
26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9-3-12 
霆忽然握住她的手臂。「那妳紧抓着方向盘做什么?明明现在连动都不能动,不是吗?」
  被他抓住的苏亚倪吓了一跳,连忙抽回自己的右手。
  「怎么了?」他一脸纳闷。
  「没......」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皮肤上有股麻麻的感觉,让她脸红心跳。「你刚好像撞到我的麻穴了......」她伸手去按揉右臂。
  关曜霆敛下眼,脑海忽然闪过一个有趣的想法。
  「妳......该不是被我电到了吧?」
  「什么?」
  「不然妳怎么会突然没力?这不是电到是什么?」
  「可是......」被他这样质疑,苏亚倪耳根一热,赶紧否认。「你身上又没有电,我怎么可能被你电到......」
  「妳不信?老实说,我一直怀疑我身上有种电流,因为我碰过很多人,她们都跟妳有同样的感觉......」当然前提必定要是--女人。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还因此被认为磁场与常人不一样,曾经有人建议我去学一下气功,有机会可以帮人治病。」
  关曜霆侃侃而谈,睁眼说瞎话本来就是他优游花丛的长项。
  「那你真的有去学吗?」苏亚倪居然信了他的话。
  他盯着她的小脸。「有。」
  她更惊愕了。「所以你会帮人治病喽?」
  「对。」一秒也不迟疑。
  「哇,曜霆......」苏亚倪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妳要不要试试?」见她认真了,关曜霆的坏心眼又起。
  「试什么?治病吗?」苏亚倪看他。「可是我身体很好啊。」
  「这跟身体好不好没关系,反正气功本身有益无害。」他说着就朝她伸出手。
  看他一副很正经的样子,本来就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苏亚倪,也撤下戒心,把自己的手交出去给他。
  握住她手臂的关曜霆,随即伸手按她的筋脉穴道。
  「好麻!」她闭眼就喊。
  「放轻松,妳就是太紧张,血液循环不顺,才会觉得无力。」
  耳边传来他温厚的声音,苏亚倪觉得麻感渐退,便睁开眼,看他专心地为自己按摩手臂。
  他的力道强而精准,目光却极其温柔......好似眼里只有她一人。
  她不禁看着他的侧脸看得入迷。认识他至今,她好像还没发现过他有这么细心的一面,他不但嘴巴会哄女人开心,细心体贴更是令人动心,光是这样体贴地哄她交出手,为她按摩,并不是一般像他这种爱玩的男人会做的事......
  苏亚倪的唇角因此微微展笑时,关曜霆也推揉完毕,放心地松开她。「好了,不麻了吧?」
  她转转手腕,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