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7 | 浏览:2311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欢宠来袭:boss的专属小萌妻》作者:找糖(公众完结) ...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2273 
财富
213451  
积分
167820  
在线时间
4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0-22 
睁眼醒来被人绑了,绑她的俊美男人却是个蛇精病,一言不合不合就脱裤子!啥?要看病?她能说不吗?别别别,放下枪!我马上给你治…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2273 
财富
213451  
积分
167820  
在线时间
4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0-22 
第1章 来来来,给你看个宝贝
”干什么!这里是哪里!你们放开我!”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沈半夏的头上套着个黑布袋,目不能视,被两双强健的胳膊架着,拖进了某个房间里。

“少爷,人带来了。”一个清亮的少年嗓音响起,沈半夏被粗暴地丢在了地上。

好在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倒是没摔疼她。

沈半夏挣扎着揭开头上的布口袋,眼睛一时间适应不了光线而微微眯起,却足以让她看清面前的人了。

她似乎身处于一个华丽而密闭的房间里,面前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他身上随意地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铅灰色长裤,领口微微敞开。

他年纪不超过二十五岁,一双眼明亮而锋利,尤其是那眼尾斜斜往上勾起,瞬间就将沈半夏电得呆愣在原地。

“就是你?”那嗓音微微低沉,带了点无法言说地性感味道。

男人慢慢地站起来,修长的双腿停驻在沈半夏的眼前,似乎对沈半夏的呆愣有些不耐烦,径自解开了皮带:“快开始吧。”

一个陌生男人,一个你所见过最英俊的男人,在你面前脱裤子,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而且,还一脸冷酷地命令道:“看。”

“啊!!!!!!!!!!!!!!”一声惨叫划破苍穹,沈半夏紧紧地捂住了眼睛。

我的钛合金狗眼!要瞎了!

谁来告诉她,这是什么状况?!!!她被什么奇怪的地下团伙给抓了吗?!

不过那个男人的腹肌还真是……

沈半夏想着想着,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那个男人正弯身凑近她,那根份量蔚为可观的东西,就这么跟沈半夏亲密地打了个照面。

”啊!!!!!变态啊!!!!!!”沈半夏再次惨叫起来。

“叫什么叫?吵死了。”那个男人弯下腰来,一把揪住了沈半夏的短发:“给我好好看看。”

“卧槽看个diao!啊不对我才不看你的……你这个变态暴露狂啊啊啊啊啊啊!”沈半夏跟被电打了一样,在男人手里疯狂扑腾。

“你tm……”饶是男人涵养再好,也不禁爆了句粗口:“你一个男科医生,没见过这个吗?”

“……什……什么?”沈半夏的惨叫戛然而止,有些疑惑地看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正俯视着她,墨色的眼底带了些微微的困惑,还有恼怒:“你不是沈辛夷?传说中花城最好的男科圣手?”

说着,男人提上了裤子,总算恢复了刚才那副酷炫狂霸拽的模样,转身坐进了沙发,长腿交叠:”难道不是?“

”当然!”沈半夏的心里顿时雪亮。

他把自己当成了双胞胎哥哥沈辛夷了!

事情还得从半小时前说起。

沈半夏今天上午没课,接到哥哥沈辛夷的短信,叫她去自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2273 
财富
213451  
积分
167820  
在线时间
4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0-22 
家的小诊所替半天的班。

说是小诊所,其实就是开在一个小四合院里,门口挂了个手写的牌子,就算是招牌了。

周一的早晨根本没人上门,沈半夏趴在柜台上打着瞌睡,忽然就闯进来了一班人。

带头的是个长相惊艳的混血儿,一头褐色的卷发扎在脑后,让沈半夏的瞌睡虫顿时飞到了天外。

只可惜,这个漂亮的小哥哥半句废话都没跟沈半夏说,一挥手,身后的几个大汉就一拥而上。

然后……沈半夏就到了这里。

看着这个长得很帅的变态,冲自己遛鸟。

他们家是中医世家,哥哥沈辛夷专治男科, 什么不孕不育早泄不举啊,电线杆子上那种老中医专治的毛病他都能治。

沈半夏跟沈辛夷长得是一摸一样,除了沈辛夷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之外。估计是这男人的手下只见过她哥的照片,所以才抓错人了吧?

不过,想到他哥是治什么的,沈半夏再看这个男人的眼光就变了。

“啧啧……”没想到,这男人要身高有身高,要长相有长相,气质还特别man,居然是个不举的……

似乎看出了沈半夏在想什么,男人冷哼一声。

“治好我的病,这些都是你的。”

他说着,直接丢过一个箱子,砸在了沈半夏的眼前。

那箱子的搭扣没扣上,一箱子的现金瞬间流泻出来,再次闪瞎了沈半夏的眼睛。

沈半夏差点被这从天而降的横财砸昏了头,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舌头。

”这……这些都是给我的?“

”治好我,拿走。治不好或者露出半句口风的话……“男人的嗓音微微拉长,唇角甚至勾起了一丝浅淡笑意。

可惜那眼神却冷如刀锋,明晃晃地写着”灭口“两字。

沈半夏顿时打了个哆嗦。

不知道为什么,沈半夏就是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绝不是吓唬她的。

她现在承认自己不是哥哥,还来得及吗?

“嗯?”男人抬了抬下巴,语气似乎是在商量,可惜那眼神实在不像是在商量,更像是威胁:“好了的话,现在就开始。”

“好……好。”沈半夏差点吓哭,而且眼角瞥到地下的那些钱,实在是舍不得推出去。

大不了敷衍他一次,然后换成自己哥哥来嘛。

打定了主意,沈半夏回想着自己哥哥的语气:“要治病,你得先告诉我,你有什么毛病?”

男人的脸色一窒,眼底浮现了些“男人都懂”的窘迫和挫败:“……不举。”

“噗……”沈半夏差点喷笑出来,然后在那个男人杀人般的目光里硬生生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换成了一脸的专业和严肃:“原因?”

“受过枪伤。”

“这个我真治不了,告辞!”沈半夏转身就走。

开什么玩笑!那玩意被枪崩了,这只能投胎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2273 
财富
213451  
积分
167820  
在线时间
4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0-22 
重来了好吧?!

啪!一声枪响,沈半夏被钉在当场,呆愣地看着面前的门把手上,那个还冒着烟的弹孔。

真的是……枪?

一寸寸扭过头去,那个男人修长的手里把玩着一把银灰色的手枪,淡淡地吹了吹发烫的枪口:“再走一步,我这枪的准头可就不会再偏了。”

沈半夏噗通跪了:“治治治,哪怕炸没了我也给你治,求求你别杀我……”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2273 
财富
213451  
积分
167820  
在线时间
4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0-22 
第2章 弯得猝不及防
“……我他妈不是伤在那儿。”

南星辰,南家嫡系的第一继承人,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为人处事讲究一个喜怒不形于色。

短短半小时不到,被面前的这个小中医气得爆了两次粗口。

他捂住了额头,深呼吸,平复着心情。

不能动手,这可是花城最后一位“男科圣手”了。

想到艾伦信誓旦旦地对自己保证,这位沈辛夷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家学渊源,祖上几辈都是治男科的。

还列举了一大串沈辛夷妙手回春,帮助男人重新“站起来”的病例。

据说他家里的锦旗多得都摆不下了。

要不是这样,他怎么会找人绑来这个嘴上没毛的小医生?

“啊啊啊啊反正别杀我!”沈半夏抱头痛哭,就差给他磕一个了。

她一个活了二十一年都安分守己的小公民,见过最劲爆的事也不过是公车上警察抓小偷。

面前的这个男人居然开枪????

“再不闭嘴,我就真的开枪了。”南星辰用尽了此生最大的耐心,冷冷道。

“……”沈半夏瞬间安静了下来,并且闭紧了嘴,只用一双泪汪汪的眼睛盯着他。

南星辰算是看穿了这个怂货的本质,冷冷地说下去:“子弹只是打在我的小腹上。”

“喔……那怎么会不行呢?是伤到哪儿了吗?”沈半夏也是医学生,听到这儿不禁有些好奇:“还是纯粹的心里原因?”

听到这里,南星辰才觉得沈半夏有点用:“西医和心理医生都告诉我,他们查不出原因,劝我来找中医看看。告诉我,你能治吗?”

“能!”沈半夏回答得毫不犹豫,背上默默淌下冷汗。

就你这一言不合就开枪的架势,我敢说不能吗?

“你打算怎么治?”南星辰眯起眼,打量着看起来不怎么可靠的沈半夏。

沈半夏干咳一声,心里回忆着哥哥沈辛夷的语气:“那个……得先把把脉。”

南星辰伸出了手,雪白的衬衫袖扣挽了两挽,露出一截麦色精壮的手腕。

沈半夏曲起两根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装模作样地作思考状,还不时摇头叹气,一会儿又作若有所思状。

南星辰默默地看着她:“不用垫个脉枕?”

“呃……今天不是来得急嘛,吃饭的家伙都没带。”沈半夏连忙道,作出一副“你们外行人不懂”的神气来:“再说了,这个悬空诊脉,可是我们沈家的绝学。”

“……”南星辰拍了拍手,门立刻打开了,那个抓来沈半夏的混血儿就站在门口。

“少爷,有何吩咐?”

“这位小中医的吃饭家当忘了带。”南星辰道。

“这些我们都备好了。”那个混血儿粲然一笑,简直明媚得赛过四月的春光。

一个中医的诊箱摆在了桌子上。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2273 
财富
213451  
积分
167820  
在线时间
4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0-22 

沈半夏呆呆地看了会儿,里面从脉诊到柳叶刀一应俱全,可惜工具她都认得,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用。

在南星辰起疑之前,一横心,拿出了一套针。

“这个……我帮你做做针灸吧。”沈半夏摸摸鼻子,毕竟针灸是杀伤力最小也最好糊弄的一个了。

看这个男人身强力壮的样子,总不至于被扎几下就出什么问题吧?

沈半夏洗了个手,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

等她转过头来,差点又把手里的针给飞出去:“啊!你脱什么裤子!”

“……”南星辰的裤子拉链拉下了一半,材质良好的西装裤半褪,露出了结实蜜色的腹肌,还有若隐若现的人鱼线。

“你是不是暴露狂啊!”沈半夏双手捂住眼睛,从指缝里瞅着南星辰的八块腹肌,简直漂亮得让人想要上去摸一把。上头还有一个鲜明的伤痕,应该就是弹孔了。

“难道不是扎这里?”南星辰最近看多了男科医生,反正上来就是脱裤子检查,他都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

“……至少把内裤留下。”沈半夏其实也不清楚应该扎哪儿。

不过,既然伤在小腹上,那就扎小腹?

南星辰一脸鄙夷,大大方方地脱掉了长裤,只穿着条内裤躺在了沙发上,等着沈半夏来给他针灸:“娘们兮兮的。你治病这么久,就没见过病人脱裤子?”

“我怕我会瞎。“沈半夏在心里暗暗地吐着槽,半闭着眼睛走过去,捏起一根银针。

她把脸努力扭到一边,一只手捏着针,悬在南星辰小腹的上空比划着。

南星辰越看越悬,狐疑道:”你不看能扎得准吗?“

”这是我们沈家针灸的特色,你懂什么?“沈半夏随意地比划了一下,凭感觉扎了下去。

“嘶……”不知道扎了哪个穴位,南星辰倒抽了一口冷气,觉得有些酸麻难忍。

“痛吗?痛就对了,这说明啊你的气血淤塞,我给你疏通了就好了。”沈半夏一本正经地瞎编着,拔出银针,再次猛扎了下去。

”喂!“这一次,那闪闪发光的银针直奔南星辰的要害而去,是个男人就没法忍。

南星辰直接弹起上身坐了起来,一手抓住了沈半夏的手腕。

”啊你干嘛!“沈半夏被他这么一扯,重心不稳地立刻向南星辰的身上扑去。

为了避免自己跟他来个亲密接触,沈半夏下意识地伸手撑在了南星辰的身上。

只是,她忘了自己现在是蹲在南星辰的腿边,她的手就直接按在了南星辰的下腹。

手底下那一团软软的是什么?

那团东西似乎还有生命似的,在她的手底下忽然迅速地充血膨胀,变得滚烫坚硬起来。

沈半夏:”……”

南星辰:”……”

在两人的目光里,黑色的内裤被撑得隆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2273 
财富
213451  
积分
167820  
在线时间
4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0-22 
起了一个小帐篷。

那个不可描述的物体,耀武扬威地站了起来。

最怕空气忽然的安静。

沈半夏吞了吞口水,背脊一片僵硬,她假装淡定地收回手,对南星辰干笑:“恭喜,你……站起来了。”

南星辰沉默着。

他震惊了。

南星辰,活了二十多年,流连花丛无数,中埋伏受伤变成不举就算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对一个男人硬起来了?!

还是个帮自己治疗不举的小中医?

是他弯了,还是小兄弟被治坏了?

南星辰表示自己无法接受。

他表示抗议的方法,就是怒吼了起来:“沈辛夷,我要剁掉你的手!”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2273 
财富
213451  
积分
167820  
在线时间
4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0-22 
第3章 双胞胎
“少爷,怎么了?!” 门瞬间被推开,艾伦就站在门口,一脸戒备地瞪着沈半夏。

“谁叫你进来的?滚出去!”南星辰更加狂躁地吼了一句,完全无差别攻击。

艾伦一秒没停,甩上了门。

少爷今天好暴躁啊,不举的男人太可怜了。

不过,刚才少爷似乎没穿裤子?

南星辰跟只抓狂的狮子一样,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腿间慢慢地消退下去的不可描述。

他还是无法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男人给摸硬了的事实。

沈半夏缩在一边,战战兢兢地看着南星辰丢在一边的枪,生怕他想不开了给自己一枪:“那个……那个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你看,你至少站起来了,说明你的病还是有救的,你知道吗?“

沈半夏为了保命,口不择言地忽悠着。

”喔?”南星辰虽然有些崩溃,但是自己的确站起来了,至少证明自己的小兄弟没坏,听了沈半夏的话以后,脸色渐渐地好看了一点。

“这就说明,你这病的确是心理原因!”沈半夏绞尽脑汁地瞎编着:“它可能只是缺少一点外界的刺激。所以,刚才就算不是我,换成一只猫,一只狗,你也可能……”

沈半夏的话随着黑洞洞的枪口戛然而止。

南星辰的脸色更黑了:“你当我是变态?”

“哈哈,哈哈……没有啊。”沈半夏汗如雨下,心中流泪:“反正你的病已经被我一针治好了,可以放我回家了吗?”

“我怎么确定,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呢?”南星辰冷冷地看着她:“万一这次只是凑巧呢?”

“那你想怎么样嘛……”沈半夏彻底萎靡了,委屈地扁了扁嘴,心里痛悔不已。

一开始就不应该贪那箱子钱的,这下好了,把小命给搭进去了吧?

哥,我的游戏账号还来不及托付给你……

“你留下,继续给我治疗,一直到我完全好了为止。”南星辰慢悠悠地扫了沈半夏一眼。

这个小中医长得的确是比一般男人漂亮精致多了。小脸粉白,嘴唇红润,现在一脸委屈兮兮的样子,看得人很想手痒地捏捏他的脸……

南星辰忽然浑身一僵,他刚刚才平息下去的欲望,居然又有了起立的征兆……

!!!南星辰再次在心里爆了句粗口,对沈半夏怒吼道:“现在,滚出去!”

沈半夏求之不得,马不停蹄地立刻滚了。

看着那道有些纤细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南星辰纠结地捂住了额头。

南星辰啊南星辰,你是不是受伤的这段日子素太久了,以至于对一个男人也能硬?

完全不知道南星辰的三观已经崩裂,沈半夏刚刚跑出那间可怕的房间,就被艾伦给拦住了。

艾伦那张漂亮的小脸蛋雌雄莫辨,笑起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2273 
财富
213451  
积分
167820  
在线时间
4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0-22 
来简直让人眼前一亮,只可惜说出来的话就不怎么让人喜欢了:“你治好我们家少爷了吗?”

沈半夏离开了南星辰的可怕气场,整个人顿时就抖了起来,看着艾伦那副模样就忍不住想逗逗他:“治好了又怎么样,没治好又怎么样?”

艾伦粲然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治好了,钱拿走。没治好,打断你的腿!”

“……”你们主仆俩的脾气还真是一脉相承啊,沈半夏立刻老老实实地道:“差不多,已经有进展了,我现在得去配点药。”

沈半夏心里暗想,何止有进展啊,你家少爷已经硬起来了哟~

“你要什么药,我派人去准备。”艾伦根本没有给沈半夏逃走的机会。

沈半夏想趁着配药一去不回的希望被打消了。

她在心里哀叹一声,苦思冥想一会儿,用自己那点粗浅的中医知识,开了一副滋补温和的补药。

反正看那个南星辰身强力壮的,给他吃点药也死不了。

末了,沈半夏狡黠一笑,特地加了一味黄连。

南家的人办事效率果然很高,那药没一会儿就抓回来了。

沈半夏苦兮兮地蹲在厨房里煎着药,根本就弄不清什么文火武火,反正煮开就算。

艾伦监视了她一会儿,觉得她这幅怂样也惹不出麻烦来,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

听着脚步声渐渐走远,沈半夏立刻丢下药,轻手轻脚地跑出了厨房。

其余的保镖们都在前院,没有人看着她。

沈半夏在院子里转了半天,搬了个凳子,使出了小时候爬树的身手,艰难地翻过墙,遛了。

南家的院墙实在是太高了,沈半夏揉着摔疼的尾巴骨,一瘸一拐地回到家里,已经快到傍晚了。

一个幽静的四合院沐浴在夕阳中,古色古香的木门上挂着铜质门环,边上挂了一个牌子。

”专治不孕不育老中医,祖传秘方,让你抬头做男人。“

嗯,就是出现在各个电线杆上的小广告风格。

沈半夏推门而去,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好闻的草药味道。

院子里种满了各种鲜花和药草,还搭着好几个架子,分别晾晒着草药。

院子正对着的是正厢房,也就是沈辛夷平时看病会诊的地方。

”沈辛夷!“沈半夏大声地嚷嚷着,迫不及待地想要跟哥哥告状。

”吵什么。”门里传出一个淡淡的男声,一个身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如果有不知情的外人看见了他们,一定会惊讶得叫出声来。

沈辛夷长着一张跟沈半夏一模一样的脸,还都是短发,两个人站在一起,一定没有人能分辨清楚他们。

只是沈辛夷的个子比沈半夏高出了一些,脸上总是面无表情,眼角下多了一颗小小的泪痣。

沈辛夷穿着素净的麻质翻领衬衫,浅棕色长裤,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2273 
财富
213451  
积分
167820  
在线时间
4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8-10-22 
看起来干净而出尘。

只是手里捧着个茶缸子,好好的年轻人,做派却颇有几分老干部的神韵,白白浪费了他那张好脸:“沈半夏,你是出去跟人打架了?”

嫌弃地上下打量了沈半夏一眼,沈辛夷的语气丝毫不掩鄙夷:“叫你给我看下诊所,人半路跑了不说,还打翻了我晾的葛根。你说说你,能不能别这么毛躁?”

“……”在外面被欺负,回到家里也得不到亲情的安慰,好气喔。

沈半夏翻了个大白眼,半点告状的心情都没有了,一瘸一拐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生起闷气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