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8 | 浏览:2089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大清傻格格 》作者:梅贝儿(完结)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佟家祖先曾经对萨满神不敬,惹得萨满神发怒,降下诅咒,为了躲过诅咒,珣梦从小就被迫装疯卖傻,直到皇上指婚,她嫁给雅朗阿贝子爷,期盼嫁人后她可以逃过佟家的宿命。但贝子爷架子忒大,一见她就横眉竖眼,她索性装傻到底,天天整得他气到七窍生烟,让他知道大清傻格格不是好惹的!
  这算哪门子的皇恩浩荡啊?还他家清白得靠他娶个傻福晋?就算贵震天下号称“佟半朝”的佟家,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但皇上指婚,应允了佟家硬要把女儿赖给他,他能不娶吗?好!娶就娶!娶来后他把那女人给冷冷供著,根本懒得搭理!但那位傻格格总能找机会把他气个半死,她是真傻还假傻啊……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楔子
  
  「咱们终于回到家了......」平郡王涕泪纵横地说。
  当他一手牵着福晋富察氏,一手牵着独子雅朗阿,跨进大门门槛,心中不禁百感交集,只因为对这座府邸有着相当深厚的感情。
  「还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踏进这座由先帝赐给咱们钮祜禄氏祖先的百年大院,要老死在那宁古塔了,没想到......还有洗刷冤屈的一天,真是皇恩浩荡啊......」
  话才说着,平郡王已经双膝着地,再次朝紫禁城的方向跪拜,彷彿尊贵崇高的帝王就在眼前似的。
  平郡王身旁的富察氏也同意地感激涕零,跟着叩首磕头。
  「哼!」一声轻嗤出自站得直挺挺的雅朗阿身上,见他不过年方十四,个头却比同龄之人高,只不过身材略显单薄了些,英俊的五官依稀还带了几分稚气,而眉宇之间的桀骜不驯,和在眼底闪烁的高傲光芒,让整个人都鲜活起来,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男子。
  对于阿玛的激动和感恩,雅朗阿可是很不以为然,若不是三年前,在众皇子们为了太子之位的争夺中,无端遭到牵连,他们也不会成为罪犯,还被流放到宁古塔受尽折磨,差点就死在那儿了。
  如今真相大白,也证明了阿玛是清白的,皇上为了弥补他们父子所吃的苦,便下旨将郡王的爵位和府邸归还之外,并册封他为「固山贝子」。但就算是这样,雅朗阿胸口内还是有股怨怒难消,可不像阿玛这么快就能释怀,要是让他知道谁陷害他们,绝不会放过对方。
  好不容易擦干泪水,平郡王伸手搀着福晋,颤巍巍地起身。「其实咱们今天能回到这里,得要感谢佟爵爷大力奔走,若不是他,咱们的冤屈永远无法平反,阿玛也没有脸去见祖宗了。」
  闻言,雅朗阿怔了一下。「阿玛指的是一等诚嘉毅勇公兼军机大臣的佟爵爷?咱们和佟家并没有太多往来,为什么要这么费心地帮咱们?」
  「那是因为......」平郡王偷觑了独子一眼,表情有些心虚。
  「因为什么?」雅朗阿瞅着阿玛闪躲的目光,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到这一刻,平郡王不得不坦白道:「因为你得娶他的女儿珣梦。」
  雅朗阿扯开嗓门怒吼。「什么?这是挟恩情来逼我就范吗?我不答应!」
  「过两天皇上指婚的旨意就会下来了,由不得咱们说个不字,雅朗阿......」富察氏最了解自己儿子的脾气,铁定会死命抗旨,和夫婿对视一眼,决定暂时隐瞒另一件更重要的事。「你阿玛要是再回到那个冰天雪地的宁古塔,一定撑不了太久,娘也不想回辛者库去了,这桩婚事,咱们不得不听从。」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听完,雅朗阿气愤难当地握紧拳头,想到对方居然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把女儿硬赖给自己,怎么也吞不下这口气。
  好!娶就娶!
  不过大家走着瞧!
  雅朗阿在心中打定主意地思忖。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第一章
  
  十年后--
  进入九月节,露水凝结、寒意渐盛的北京城,笼罩着一股属于季节变迁,由繁华渐趋冷凝的美感。
  不过对雅朗阿来说,随着成亲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满腔的怒火几乎要将他给吞噬了。
  平郡王府内的奴仆这阵子也都有个共识,那就是离贝子爷越远越好,没事不要靠近,免得被灼伤了。
  「雅朗阿,你这样走来走去,额娘的头都昏了。」富察氏自然知道儿子在烦躁些什么,可是圣意难违,这桩婚事早就订下了,除非想要抗旨,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如今只剩三个月,新娘子就要进门,你也该......接受事实了。」
  已经二十四的雅朗阿凛着英俊高傲的面容,五官透着十足十的阴沈狰狞,握紧背在腰后的双手,才没有在柔弱的额娘面前爆发出来。
  「就为了报恩,我不得不娶她为妻,额娘不知道这些年来,外头的人是怎么说我的吗?」他从齿缝中一个字、一个字迸出来。「表面上恭喜我能娶到佟家的女儿,可以和有『佟半朝』之称的佟家结为亲家,往后必定飞黄腾达,得以进入朝廷中枢;可是私底下却嘲笑我往后得跟个痴痴呆呆的傻子同床共枕数十年,只怕将来想收个小妾,还得经过佟家点头,更不用说得小心翼翼地把她捧在手心上,不能有半点闪失,我的心里有多呕......」
  雅朗阿只要想到当他得知要娶个傻子时,简直可以说是晴天霹雳。「额娘,你们应该先告诉我对方的状况,而不是等到圣旨都下了才让我知道。」
  富察氏挤出一抹干笑来。「我和你阿玛也不是故意要瞒着你,只是就算知道又怎样,有谁能违抗圣命呢?何况额娘也听说她傻归傻,却是天真可爱,跟一些工于心计的女人比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再天真可爱,她还是个傻子,所以当年佟家才用那种方法赖给我,因为没有男人愿意娶。」雅朗阿的鼻翼因为怒气而微微翕动着,吐出来的嗓音因为嘶吼而有些沙哑。「我雅朗阿又是『何德何能』,竟能娶到佟家的女儿?可是这种好运我宁可让给别人......」
  儿子的怒咆让富察氏觉得头更疼了,不停地揉着额角。「额娘知道你很委屈,不过咱们可惹不起佟家,要是你待珣梦不好,可不只是得罪了佟爵爷,要知道他还是国舅,到时连皇后娘娘也会不高兴,毕竟珣梦是她的亲姪女,也因为有这层关系,皇上还册封珣梦为多罗格格,在身分上可比你还高。」
  雅朗阿高大挺拔的身影猛地顿住,接着冷笑一声,嘴角噙着残酷的弧度。「呵呵,好一个多罗格格......就因为她是佟家的女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儿,后台又硬,身分更比我高,往后就得像个奴才一样在身边伺候......」
  说完,他又继续来回踱着步子,怎么也停不下来,只见一双漆墨般的浓眉蹙成小山,桀骜不驯的黑瞳也燃着两簇噼哩啪啦作响的火焰,在「恩情」和「皇帝」的双重压力之下,犹作困兽之斗。
  「其实珣梦那孩子命也很苦,又不是她愿意变成那个样子,据说是佟家的某位祖先不信萨满教,在一次祭祀神灵的典礼上,竟对阿布卡赫赫(满语,天母、天神的意思)语出不敬,才会降下诅咒,让每一代中都会有个女儿是个啥事也不懂的傻子;偏偏到了这一代就只有珣梦一个女儿,得要承受这样的苦果......」富察氏叹了口气。「先人犯的错,却祸及子孙,额娘能够体会佟爵爷这么做的原因,只要是为了儿女好,不管什么事都愿意做。」
  「那我就活该倒霉被佟家看上?」雅朗阿气得双手一甩。「这十年来,为皇上办事也立下不少大功,无非就是希望能得到一个赏赐,好将这门婚事给推了;不过皇上似乎猜到我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宁可加我年俸,赏我三眼花翎和金银珠宝,就是不肯如我的愿,真是气人。」
  富察氏掀起碗盖,啜了口热茶。「你那一点心思,皇上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就听额娘的话,这大婚之日迫在眉睫,你认了吧!」
  「哼!」不认行吗?其实雅朗阿也知道自己是非娶不可,只是不喜欢这种被人拿刀子架在脖子上逼他就范的方式,憋在心里难受,得要吼出来才甘心。
  见状,富察氏搁下茶碗,试着说之以理。「就算不是娶佟家的女儿,也不是你爱娶谁就能娶谁的;说不得皇上哪天就把一个蒙古格格指给你,来个满蒙联姻,好维系咱们大清与蒙古之间的和谐,这也是咱们身为皇族贵胄的责任,也是无奈之处。」
  雅朗阿掀袍落坐,火气还是很大,两手端起面前的茶碗,将已经凉掉的茶水灌进口中,想要浇熄胸口的怒焰。
  「娶个蒙古格格也好过佟家的女儿......」他咕哝地说。
  「你连人都还没见到,只因为她天生是个傻子,就嫌弃了吗?」富察氏横睨了下儿子。「好歹佟家对咱们有恩,就当作同情那个可怜的孩子,可以像在对待家里的客人,好生地招呼她,应该也不会给你造成什么困扰。」
  他忿然低嗤,带着明显的嘲讽。「那就照额娘的意思,把她当作长住在府里的贵客,多派几个丫头伺候,其他的事我可不管;除非她一点都不傻,聪明到懂得回娘家抱怨,说我冷落她,那就另当别论了。」
  「只能这样了。」富察氏深深一叹。
  「我要出门了。」雅朗阿袍袖一甩,悻悻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然往外走。
  她实时扬声问道:「你要上哪儿去?」
  「八阿哥要我下午去见他。」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话,高大身躯已然挟带着怒气未消的风暴,卷出了厅堂。
  很好!反正无论如何都得娶,只要把人娶进门就好,至于要怎么对待,那就由自己来决定。
  「备马!」雅朗阿朝一旁伺候的奴才们喝道。
  奴才回了声嗻,速速去办了。
  ★★★
  
  雅朗阿一面迈开步子,目光傲慢地扫过沿路见了他,纷纷屈膝见礼的奴仆,一面整理着袖口,只见两道如剑般入鬓的浓眉下,是双湛湛有神的墨黑瞳眸,高挺的鼻梁,和不时噙着似嘲似讽弧度的薄唇,凑成了一张俊挺性格的脸孔;一袭深红色的琵琶襟马褂套在阳刚挺拔的身躯上,在贵气中,又不失英姿焕发。
  才走几步路,雅朗阿不禁又想到十一岁那年,太子之争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害得他们一家人也成为替罪羔羊,被流放到宁古塔,足足过了三年生不如死的日子,也因为这些纷乱斗争,皇上才会决定改用秘密立储的方式。
  而今天之所以会被野心勃勃的八阿哥看中,只因为八阿哥跟皇后娘娘所生的十二阿哥,是众皇子之中最有可能坐上龙椅的,皇后娘娘又出身佟家,这个从大清开国以来,可谓贵震天下的「佟半朝」,自然是挺十二阿哥的。
  八阿哥刻意拉拢自己,为的也是想从他这个未来女婿身上得到更多有关佟家的事,在由谁坐上龙椅的那一刻揭晓之前,能够抓到越多有关对手的把柄越好......
  雅朗阿不禁在心里嗤笑,这个八阿哥还真当他是个没脑子的笨蛋,以为这么容易就可以收买,不过还是得虚与委蛇,要是得罪了他也没好处。
  待马匹准备好了,雅朗阿利落地翻身上去,右脚踢了下马腹,便在京城大街上奔跑起来,善骑的他熟练地掌控手上的缰绳,豪迈威风的模样沿路吸引不少姑娘家的爱慕眼光。
  在前往和八阿哥约好的茶楼途中,行经大栅栏,也是京城内商家聚集的街道时,却因为聚集的民众太多,让雅朗阿无法再前进,只得翻下马背,一手牵着马,改用步行的。
  「今儿个是什么日子,这么热闹?」雅朗阿口中喃道。就在这当口,他听到周遭传来的对话--
  「......你是说佟家那个传说中的傻格格,怎么会让她跑到外头来?」
  「生得很标致,可惜是个傻子。」
  「听说打一出生就这样呆呆傻傻的......」
  佟家?傻格格?
  雅朗阿嘴角抽搐几下。「她是怎么跑出来的?」既然是个傻子,就该关在府里,别让她到处乱跑才对。
  瞥见身旁起了不小的骚动,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让刚平息不久的火气又窜上头顶了,他决定当作什么也不知道,转头作势要走。
  「这可是难得一见......」
  「咱们也快过去瞧瞧!」
  听见有人这么提议,活像赶着去看戏似的,让雅朗阿的身躯僵在原地,想走却又走不了。
  雅朗阿脸色铁青,抽紧了下颚低喃道:「这佟家是怎么回事?难道不在乎让她出来丢人现眼?」他想要坐视不管,可是有谁不知道皇上将她指给自己当福晋,说到丢脸,他也有分。
  雅朗阿深吸一口气,挟着滔天怒火,每踏出一步,地上的鞋印都象是在冒烟,就这样牵着马穿过眼前的人群,往目标走去。
  
  「格格乖,先跟奴婢回去......」
  两个婢女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能一左一右地哄着主子,希望把她骗回府里。
  「我不要回去!」娇嫩嗓音的主人很不合作地赖在糕饼店铺门前的石阶上,死也不肯走。
  「格格听话......」
  「我的好格格,拜托妳跟咱们回去......」
  珣梦坐在石阶上正在吃着果脯,根本不想起身。这果脯是她刚刚跑进糕饼铺随手抓来一把的,也没付帐,她就跑了出来,要不是跟在一旁的婢女连忙掏出银子,只怕已经被有眼不识泰山的店家抓进官府了。
  「不要!」珣梦很孩子气地把头撇开。
  珣梦年方十六,有张精致小巧的脸蛋,乌黑的刘海下是一对骨碌碌的乌黑大眼,秀气的鼻头和嫣红的小嘴此刻沾满了甜渍,而一头青丝只是简单地梳了条粗粗的辫子,垂在脑后,身上则是件绣有蝴蝶样式,襟口和袖襬滚着镶边的常服,看来一切正常,可是行为举止却像个三岁孩子。
  婢女们见旁人都在指指点点,简直快哭出来了。
  「格格要是不回去,奴婢的脑袋就没了......」
  「奴婢们要是真的死了,就没人陪格格玩了......」
  她用力挥着小手,用稚气的口吻回道:「那妳们回去......」
  「格格......」婢女们当场跪了下来。
  一脸怒气腾腾的雅朗阿在这当口已经走到她们面前,横了一眼佟家的傻格格,更是他未来的福晋,这还是他头一回见到本人,不过对她长什么模样没兴趣,只在意她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吃没吃相、坐没坐相的,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妳们是怎么伺候的?还不快把妳们家格格带回去?」无论如何,他绝不能让对方在大街上由着别人看笑话。
  被雅朗阿这么斥责,婢女们惶惶不知所措。
  「是、是格格她......」尽管她们不晓得对方的身分,可是看他的穿着和高高在上的姿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态,也知道不是寻常老百姓。
  「我不要回去!」珣梦偏过小脸瞪着他,很不给面子地顶回去。
  「妳......」雅朗阿为之气结。
  「哼!」她皱了皱秀气的鼻头,又塞了颗果脯到口中。
  雅朗阿脑中的神经又绷断了一条,旋即一个箭步上前,不由分说地扣住她的左手手腕。「跟我走!」
  「啊......」珣梦因为对方的抓握,手上的果脯全都掉在地上,不禁皱起小脸大叫:「你这个恶人......走开......」
  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雅朗阿更加使劲地拖着她,就是要把人带离现场。
  「哇......恶人走开......」珣梦用自由的右手脱下脚上的花盆底,就往雅朗阿身上乱打一气,完全像个正在使性子的小娃儿。
  他被敲疼了,嗓音更冷地说:「妳闹够了没有?」
  「放开我......好痛......」珣梦哇哇大叫。
  「你......你是什么人?知道咱们格格是谁吗?」
  「不得对格格无礼......」
  婢女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主子被欺负,连忙扑上去救人。
  「妳问我是谁?」他气急败坏地逸出冷笑。「我是平郡王府雅朗阿,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吗?」
  两个婢女一听,脸色顿时惨白,再无知也听过这个名字,知道眼前的年轻男子就是主子的未来夫婿。
  「见过贝、贝子爷......」她们颤声地唤道。
  没人注意到珣梦在听到对方表明身分之后,眸底很快地掠过一抹惊讶,不过眨眼间就不见了。
  她呜咽一声。「我要跟阿玛说你欺负我......」
  「好,最好把婚事取消!」雅朗阿说得咬牙切齿。
  「我要阿玛打你屁股......」珣梦肩头一耸一耸的,不断呜呜咽咽。
  「有本事就去说!」他黑着俊脸斥道。
  「贝子爷息怒......」伺候的婢女慌了手脚。
  「去找顶轿子来,马上把妳们家格格送回府!」雅朗阿一脸恼怒地甩开手上的箝制,力道之大,差点让珣梦跌坐在地上。
  其中一名婢女福了身,去找轿子了。
  「手脏脏......」珣梦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因为抓着果脯的关系,上头都是腌过的糖渍,黏答答的很不舒服。
  留在原地的另一名婢女便抽出手绢,要帮主子擦干净,却见她已经把手伸向雅朗阿,往他的袖子上胡乱抹了抹,不禁倒抽了口气。
  「格......格格......」婢女不敢看雅朗阿此刻脸上是什么表情。
  「擦擦......」珣梦索性两只手都往他的袖子抹下去。
  雅朗阿全身僵硬地瞪着她的动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作,突然觉得自己的头顶开始冒烟,双手又开始痒了,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她。
  「格格......」婢女见到雅朗阿一副要杀人的表情,连忙将主子拉开。「奴婢这儿有手绢......」想到贝子爷对格格的印象一定恶劣到了极点,嫁过去之后不晓得会怎么对待她,就直冒冷汗。
  珣梦摇了摇头,一根手指比向雅朗阿。「我要用他的衣衣擦......」
  四周响起大大小小的窃笑声,雅朗阿巴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他怒瞳一扫,气势骇人,把那些躲在旁边看戏的人全都吓跑了。
  「......轿子来了!」幸好方才离开的婢女总算回来了。
  当一顶轿子在地上落定,雅朗阿忿忿地掀开帘子,接着粗鲁地抓住珣梦的手腕,硬是将人给塞进轿内。
  「看好妳们家格格,别让她再跑出来!」他嘶哑地喝道。
  两个婢女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赶紧跟着轿子走了。
  雅朗阿瞪着轿子渐渐走远,不禁紧闭了下眼皮,想到要跟个傻子当一辈子的夫妻,只怕最后不是被气死,就是把她掐死。
  偏偏又不得不娶!
  他心头烦躁地牵着马匹,往茶楼的方向走去。
  ★★★
  
  佟府--
  婢女见躺在炕床上的主子睡得很熟,八成是累坏了,于是将锦被拉到她的颈项,盖得密密实实,两人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格格在外头玩了这么久,这一睡恐怕要到半夜才会醒了。」
  两个婢女小声地说着话。
  「要是让爵爷知道格格跑出府去,咱们都惨了。」说到这儿,她们脸上都露出忧虑之色。
  「还是去厨房准备几样格格爱吃的点心,等她醒了先垫垫肚子......」这个提议才说出口,两个婢女便一块儿往房门口走。
  当门扉轻轻地阖上,寝房内先是一片静谧无声,接着炕床上有了动静。
  原以为正在熟睡中的珣梦陡地睁开眼皮,然后慢吞吞地坐起身,最后盯着自己的左手腕,上头还残余着几条红色的瘀痕。
  珣梦若有所思地瞪着不久之前被雅朗阿用力抓握过的痕迹,用右手轻轻抚揉,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叩、叩--
  门上传来两声轻敲。
  她没有应声,依旧看着左手腕发呆。
  门扉呀地一声被人推开了,进门的是个约莫十二岁左右的少年,脸上少了稚气,多了几分严肃和早熟。
  「我还以为妳在休息......」少年走到炕床前停住,瞪视着年长四岁的姊姊。「听说妳下午偷跑出去?」
  停顿片刻,珣梦扬起不似先前呆愣,反倒澄明灿亮的瞳眸,看着弟弟英颢责难的目光,浅浅一笑。「既然要当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个傻子,就该做一些像傻子会做的事,不然怎么瞒得过阿布卡赫赫。」
  「姊姊......」英颢听出话中的嘲弄,轻叹了口气。
  「不用担心,额娘临终之前,我答应过她要好好活下去,就算得当一辈子的傻子,好躲过阿布卡赫赫的诅咒,我也会照做。」她淡笑地说。
  「因为叔伯们早已过世,只留下几个堂哥和堂弟,这一代就只有姊姊是女儿,却又很正常,额娘当然会担心阿布卡赫赫会降下更不好的事在妳身上,所以才要姊姊故意装傻,等出嫁之后,就能恢复『正常』的模样了。」
  英颢在炕床旁坐下,自己何尝不心疼,除了阿玛和死去的额娘以及他之外,在所有人的面前,包括面对佟家其他的亲戚,甚至贴身婢女,姊姊都要强迫自己像个傻子,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够忍受这种压力?
  可也因为这十多年来,姊姊在人前努力扮演傻子的角色,才顺利活到现在,只要等她出嫁,就是钮祜禄氏家的人了,说不定可以逃离属于佟家的不幸,从此否极泰来。英颢打心底这么期望着。
  珣梦略带讽刺地轻笑。「我知道额娘都是为我着想,所以当年才会让阿玛帮我找一门亲事,还奏请皇上指婚,以为嫁出佟家,就可以摆脱诅咒;不过......对方可不是很甘愿娶。」
  「姊姊是指雅朗阿?」他问。
  她凝睇着左手腕上的瘀痕。「下午在大街上见到,他看我的那种嫌恶眼神,活像我是只讨厌的虫子,恨不得把我一脚给踩死,这样的婚事真的就是对我好吗?」更何况嫁进平郡王府,是不是一切都会没事,这些都还是未知数。
  闻言,英颢年少的脸孔透着不满。「能娶到咱们佟家的女儿,他还嫌弃什么?若不是为了姊姊,这么好的事可还轮不到他。」
  听弟弟为自己抱屈,珣梦心情才好过些,伸出两指捏捏他的脸颊。「有你这句话,姊姊就很开心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英颢皱起眉头,揉着被捏红的地方。
  「你才不过十二岁,别老要像个大人。」她失笑地说。
  「放眼朝中,有比平郡王府更好的对象,真不懂阿玛当年为什么会选上雅朗阿?」他眼神略带不解。
  珣梦歪着娇美的螓首,回想一下。「阿玛说雅朗阿十岁时见过他一回,说他当时年纪虽小,性格高傲,不过却是聪明过人,反应灵活,将来必定是个可造之才,跟那些懒惰骄奢,只懂得享福的年轻贵族不一样,所以才费尽心思将平郡王父子从宁古塔救回来。」
  「只要他将来对姊姊好,我自然认同这些,要是待妳不好,我可不会放过他。」姊姊是他唯一的手足,是除了双亲之外最爱的人,绝不容许被人欺侮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