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9 | 浏览:17428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宋门女神医 》作者:淘淘(完结)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家里请来看诊的这个女大夫真的有本事吗?自称是神医门生,医术是不错,但行事既不像个姑娘,也不是大夫该有的样子,整天看来开开心心有些疯癫,嗜吃甜食又爱喝酒,腰上总系著一壶酒,有时还醉醺醺地跌进后花园的池子里,怎会让他信服?该不会能医好人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吧……
  而且她是不明白男女有别吗?成天找他喝酒、邀他出游,他何时曾被姑娘这样主动邀约,被她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却依然笑眯眯地靠近,好似想挑战他的温和规矩;他本该为此气恼,可又恼不起来,只因这女大夫虽难捉摸,但也难忘,他一不注意,便让她在心上住下了……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第一章
  
  「医者要慈悲为怀、救世济人,以拯救天下苍生为责。」
  穿着蓝布衣的小女孩坐在小墩上,苦恼地皱起眉头。
  「怎么了?」书案后,严肃的妇人问道。
  「天下苍生不是很多吗?怎么救得完呢?」小女孩一脸苦恼。
  「自当尽力......」
  「尽力是要尽几分力,是七分力、八分力还是九分力?」
  「妳怎么那么多废话?」妇人怒斥。
  小女孩缩了下头,嗫嚅道:「我只是想......想......如果会太累,我就不学了。」
  
  
  活了十八载,朗晴第一次因为看到男子的裸背而有流鼻血之感,这等反常之事自然让她忧心忡忡,莫非她中毒而不自知......还是昨晚烤羊吃太多?
  她迅速给自己把了下脉,嗯,体内果然有股燥热之气......
  「大夫。」站在一旁的易平策顿时傻眼。「妳怎么把起自己的脉了?」
  裸男傅翌容回头瞄了大夫一眼,此时朗晴已放下双手,镇定道:「请看着前头,不要动来动去。」
  傅翌容微挑眉宇,将目光移回前方,朗晴拿起药膏涂抹在他肩膀的伤口上,而后拿起银针,在他背部几个大穴下针,手法平稳流畅。
  「这毒虽有些古怪,但不致命,一天时间便能除尽。」朗晴将药膏放回药箱内。
  易平策松口气。「如此就好。」
  朗晴提笔写下药方交与易平策。「一刻钟后,我再来拔针。对了,我肚子有点饿,可以给我来点莲子汤、梅酥饼吗,送到外头的亭子就行。」
  「当然。」易平策微笑。「其他的糕点要吗?」
  「要,要。」说得太急,她差点被口水噎到。「劳烦了。」
  她前脚才跨出,傅翌容便开口道:「大夫何须出去呢,糕点就送这儿吧。」
  「我喜欢在亭子里吃,舒服又有美景可欣赏。」若把东西搁这儿,一会儿拔完针,不就得困在花厅里吃点心?她还是喜欢在亭子里品尝美食。
  易平策叫了奴婢进来,要她们去准备糕点,顺便派人去抓药方,朗晴跟着奴婢们走出去,在园子里欣赏花草。
  「这就是你说的名医?」傅翌容透过半开的窗子,瞧着朗大夫在园子里闲晃。她穿着一袭深蓝男袍,黛眉杏眼、身材纤细,男子扮相有几分秀气,只是五官未脱稚气,作为一名大夫,实在无法让人生出信心。
  「别瞧她这样,她医术的确高超,不过还不能确定她就是神医吕泗的传人。」这几年自称神医门人的大夫不少,但最后都证实是个骗局。
  神医吕泗二十年前进宫救治太子,获金银百两,皇上御赐衣袍,吕泗收下赏赐后婉拒太医职位,重回乡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里,自此不知所踪。
  「她自己找上门的?」傅翌容又问。
  「不是,你不在的这段期间,小意又发病。」说到这儿,易平策的眉头不自觉地压下,俊秀的脸上抹上一层忧愁。
  小意是他的大儿子,今年四岁,活泼可爱,可去年起开始莫名的抽搐,请了不少大夫回来,症状却时好时坏。
  「府里几个大夫束手无策,所以我要下人去外头请几个大夫回来,赖善说慈恩堂上个月来了几个新大夫,便把他们都请来了,朗大夫也在其中。我见几个大夫开的药方与府里开的差不多,觉得失望,只有朗大夫与别人不同,我照着她开的方子给小意煎药,没想他喝了几帖后,好转许多,便把她留下。她在慈恩堂因为年纪最轻,又是个姑娘,病患不多,只在闺房里走动,为妇人治病,据赖善说让她看过病的,都有好转,咱最好趁她有名声前把她请进府内,免得让人延揽了。」
  「她说她是神医的徒弟?」傅翌容问道。
  易平策微笑。「我问她好几次师承何处,她支支吾吾,不肯明说,后来我给她升月银,还让厨子每天做点心给她,她想吃什么都行,她才勉为其难跟我说是师承吕泗,但要我不可告诉别人,免得惹麻烦。」
  「什么麻烦?」傅翌容感兴趣地问。
  他笑道:「我也很想知道,但她只是一脸严肃,说这是师门秘密,不可言说,我也就没勉强她。我问她有什么法子证明她是神医的徒弟,她倒不在意,说没法证明,也不想证明,我若信不过她,她走就是,我也就没再追问了,我试过她,她只会一些轻功,说是逃命用的,不过学得不精。」
  傅翌容点头,据传神医吕泗除了医术外,最厉害的便是轻功,说是学医者不学武伤人,但还是得有保命之能。
  「我记得神医收了两个徒弟,都是男子,算算年纪,三十上下。」傅翌容说道,这两人一南一北行医,行踪飘忽不定,他派人寻了许久,至今一无所获。
  「只要她能治好小意,是不是神医门下我也不甚在意。」易平策说道。
  「嗯。」傅翌容饶有兴致地看着朗晴在园子里摘小果实吃,不知是在学神农氏尝百草还是嘴馋。
  「对了,谁那么大本事竟能让小舅中毒?」易平策笑问,他只比傅翌容小两岁,可辈分却比他矮上一截,只有说笑嘲讽时才会称他舅舅。
  傅翌容自小身子不好,后来上山学武锻鍊体魄,外祖父原想让他学个两、三年就下山,没想傅翌容却宁愿待在山里。
  外祖父子嗣众多,家大业大,也不需傅翌容回来承继家业,既然儿子喜欢待山上,他也不勉强,就让他自在地在山里长大,最后顺势成了江湖中人。
  傅翌容每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年都会回来探望他们,有时待外祖父家,有时待这儿,有时去其他兄弟住处,这次回来则是为了友人的婚事。
  「没什么,不小心中了埋伏。」傅翌容轻描淡写一语带过,肩上的刀伤不严重,只因刀刃上涂了毒药才请大夫诊治。
  见小舅不想深谈,易平策也没勉强。能说的江湖趣事,傅翌容会说给他听,但若是不想谈的,任凭他怎么试探,傅翌容就是不提半字。
  「待会儿你去看看小意,他成天唸着你出门前讲的故事还没完。」易平策说道,儿子很喜欢听江湖趣事,总缠着小舅说个不停。
  傅翌容淡漠的眼眸浮现一丝温暖。「我一会儿就过去。」
  两人又聊了几句,下人来禀说是有客拜访,易平策便先离去,傅翌容则静静地坐在椅上闭目养神。
  不多时,轻盈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走入厅内。「咦,傅公子睡着了?」
  傅翌容没吭声,兀自合眼休息。
  朗晴微微蹲下身,专注地盯着他的脸蛋。小意很崇拜他这位舅公,治病的这一个月,她听了不少他的事,象是:
  「我舅公很厉害,随便一抓,小鸟就在他手上。」
  「他踏一下地,人就飞到屋顶,然后再跳、再跳,就碰到月亮。」
  「我舅公这样点一下,你就不能动了。」
  诸如此类的话语她听了不少,起初还以为是个七老八十的舅公,后来才知不过二十六、七岁,听说人长得温文儒雅,俊俏万分......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朗晴赞同地盯着眼前俊朗的面容。「眉是眉,眼是眼、鼻是鼻、唇是唇,都在位置上,不偏不倚,没有哪个出来破坏秩序,排斥异己。」
  他生得极好看,眉色如墨,状如飞翼,优雅地停在白净脸上,鼻梁英挺却不突兀,双唇适中,色泽也好,一看就是脾胃调和、心肾健康之相。
  傅翌容没法再听下去,瞬间睁开眼,把朗晴吓了一跳。「怎么不出声啊你,吓死人了。」
  他莞尔道:「朗大夫何故盯着在下?」她的嘴角沾着少许糕屑,显得有些滑稽。
  一个姑娘家在男子面前评头论足实在不妥,轻佻有余、庄重不足,可她又坦荡荡的,双眸清朗如纯真的孩童,让人想责备都不知该怎么说。
  「没事,我就想瞧瞧你哪里不一样?」不然她怎会瞧着他裸露的胸膛就心跳加速。
  她的话让他摸不着头绪。「什么意思?」
  朗晴站到他背后,欣赏了下他的美背后才将针拔下。「没什么意思,就觉得你长得挺好看。」
  他沈默地穿上衣裳。他知道自己有副好皮相,家人说过、朋友也说过,姑娘们虽不会大胆在他面前评论,但从她们眼中流露的爱慕也能知晓一二,她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倒是第一个在他面前直言的女子。
  若不是她眼神坦荡,没有挑逗之意,否则他早冷脸相对。穿好衣物后,他问道:「朗大夫自几岁开始看病?」
  朗晴合上药箱后才道:「忘了。」
  「忘了?」他利落地系上腰带。
  朗晴背起药箱,往门口走。「人生的事记那么清楚做什么?」她笑着摆摆手,潇洒离去。
  傅翌容不认为她真忘了,但她既然不想回答,他也不会强人所难,她到底是真性情还是在作戏,只能慢慢观察--
  
  探望过小意后,傅翌容在书房待了一会儿,而后信步在园子里走着,夕阳将天际染成一片红,洒落在树梢上,衬得树林黄澄澄一片。
  他走到湖边凉亭,忽见水面上站着一抹苍蓝身影,望着夕阳,宽大的袍子在风中摆荡,若不是脚下还踏着船板,倒有几分仙人之姿。
  朗晴蓦地转过身来,夕阳自她身后洒来,将她圈在光晕里。背着光,傅翌容瞧不清她的表情,却听她欢畅地喊道:「傅公子。」
  他微微颔首,不疾不徐地回道:「朗大夫。」
  「你能不能过来,我有要事相商。」她朝他挥手。
  傅翌容足下轻点,飘逸地飞过湖面,落在船上,朗晴只觉小船微微一晃,便立刻沈静下来。
  她露出灿烂笑靥。「公子好俊的轻功,方才飞来像仙人似的。」
  傅翌容闻到她一身酒气与果香,视线掠过她腰间的葫芦与泛红的脸蛋,她莫不是醉了?
  「我没醉。」彷彿听见他心中所想,朗晴微笑地拍拍腰上的葫芦。「只是气味浓郁的果子酒,不醉人的。」
  他没与她在此事纠缠,淡问道:「不知朗大夫......」
  「别叫我朗大夫,听着怪别扭的。」她笑道。「叫我晴大夫或晴姑娘吧,不然光喊大夫也成。」
  他颔首道:「不知有何要事?」
  「想请公子帮个小忙。」
  他盯着她,没回话,示意她说下去。
  她面色一整,认真道:「带我回岸上,亭子也行。」
  他挑起眉头,正要说话,她紧接着又道:「我想公子已经注意到船桨不见了。」
  他点头。
  她长叹口气。「人生就是这么无常。」她望着夕阳,一脸凝重。
  她的话令人发噱,他浅扬嘴角。「愿闻其详。」
  「方才我在园子里信步漫走,忽然想起柳河东的〈江雪〉一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簑笠翁,独钓寒江雪。心里一阵激动,便借来钓具,划着孤舟乘于湖面之上。」
  「大夫好兴致。」
  「好说好说。」她笑笑地抱拳。「人生便是要快意恩仇,随心自在,一边饮酒一边垂钓真乃人生乐事,不知公子曾于自家湖边垂钓过吗?」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不曾。」
  她匪夷所思地望着他。「莫非公子不会钓鱼?」
  他好笑地道:「先说说妳的事吧。」
  她感叹一声。「可惜公子不曾在这儿钓过鱼,否则定能领略我何以会措手不及。我在家乡没事就钓鱼,那儿的鱼儿都成精了,要钓上可不容易,没想府上的鱼儿心地质朴,头脑简单,我才甩竿,酒都还没喝一口,鱼就上钩了,实在让我为难。」
  她一脸苦恼。「不是我看不起你家的鱼儿,但真的是太笨了。独钓寒江雪是多美的意境,偏要让我鱼货满篓,我要享受孤独,它却欢喜登场,不是让我为难吗?」
  傅翌容失笑道:「姑娘不是强『鱼』所难吗?它怎会知妳所思所想?」没想眼前的人如此童心稚气,她看起来不像作戏,应是本性如此。
  「公子所言甚是。」她频频点头。「我当下也想开了,既然如此,我索性不钓鱼了,没想一眨眼工夫,鱼竿就被鱼儿给拖走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你们家鱼儿虽笨,力气倒挺大的,我也没拦,还仰天长笑一番,过后才想起那鱼竿不是我的,实在万分抱歉。」她朝他低头致歉。
  他微笑道:「罢了,姑娘乃性情中人,再说鱼竿也不值什么钱,只是......为什么不见鱼篓与船桨?」他示意她回归正题。
  「是,我正要说到了。」她拉开葫芦木塞,喝了一口后才又道:「既然鱼竿没了,留着鱼饵做什么,所以我就朝湖里扔,鱼儿全围了过来,我一时玩心又起,就这般左扔右扔。」她边说边比划。「你猜发生什么事?」
  「在下猜不出。」他温言道。
  她无趣地看他一眼。「公子好正经。」
  他面色不变,只是看了岸上的柳树一眼,似乎考虑抛下她一个人飘然远去。
  「你不会是想抛下我吧?」朗晴自然没遗漏他的表情与眼神。
  他回之以笑,温和道:「在下只是想船桨不见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先离开再说吧......」
  「等等。」她抬手阻止,从袖口掏出一纸包,从里头抓了糕饼屑就往四周扔去,鱼儿迅速游来,她继续说道:「当时就像这样,后来我使劲往右前方扔去,突然一条鱼从湖面跃起,咻地接住鱼饵。」她的右手迅速往前一挥,仿效鱼儿的动作。
  「有些鱼会飞出水面。」他淡淡地说。
  「我当然知道。」她瞥他一眼。「我是在岛上长大的,见过的鱼儿可多了,你一定没见过月光下一群鱼跃出水面的景象吧,美得不像真的。」
  「恕在下愚钝,不知何事惊了姑娘?」他将话题拉回。
  她的双眼顿时亮起。「那鱼不是飞起来吗?」她以左手代表飞出水面的鱼。「就在这电光石火间,唰一声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一个黑影扑上来,将它吞下肚腹。」她飞快地以右手包住左手拳头。
  傅翌容没吭声,眉头却挑了起来。
  「啊......我大叫一声,反射地抓起船桨鱼篓扔过去。」她做出投掷的动作,小脸更加激动。「可惜没打中。」她的表情转为失望。
  「姑娘可看清那黑影是什么?」他问。
  她点头。「是条大鱼。」张开双臂。「差不多有我这么高,不对,长......有这么长?是白色的大鱼,我还能瞧见它眼中的杀气,写着:挡我者死。」
  他定定地看着她,缓声道:「我这就带姑娘上岸。」
  「你不信?」她皱眉。
  「大鱼还得大湖养。」不过是后花园的一方大池子,哪养得起这么大的鱼。
  「你这湖挺大的。」她摇头。「算了,我知你不信,没关系,我心里有数便成,麻烦公子了。」
  他托住她的手臂,飞跃而起,毫不费力地带着她回到凉亭内,一落地,她忍不住又称赞一句。
  「公子好轻功。」她顿了下,视线掠过湖面。「如果我抓到大鱼,那鱼归我行吗?」
  「行。」他不甚在意地说。别说他根本不信湖里有大鱼,就算真有,鱼不管多大还是鱼,给她也无妨。「若妳能治好小意,这湖里的鱼都归妳也成。」
  她开心笑道:「不用不用,我要那么多鱼做什么。」
  「方才姑娘说在岛上长大,不知是什么岛?」他询问。
  「空空岛,易公子问过了。」她歪头看他。「你想调查我身家?」
  「好奇罢了,不知空空岛在何处?」他没听过这岛名。
  「我立过誓不能说的。」她严肃地摇头。「除非......」
  「除非什么?」
  「我娶了公子。」她认真道。
  他一怔,让她这话惊住。她怎会说出如此离经叛道的话语?
  他惊讶的表情让她乐道:「公子不用担心,虽然你生得好看,可我不会娶你的。」
  他忍不住纠正道:「嫁,不是娶。」
  她摇头,认真道:「我不嫁的,我只娶。」
  「姑娘是指入赘?」
  「师父说了,入赘不好听,男子听了会不高兴,所以得说娶。」
  他们的对话实在荒诞,他忍住笑意,说道:「妳师父说的没错,让男子入赘一般都不会高兴的,但姑娘不能用『娶』字,没这样的说法。」
  现在他知道她怪在哪儿了,若她真在岛上长大,定不常与人来往,而她师父听着也不是知礼法、守礼法之士,否则怎会教她这些荒唐的话。
  朗晴笑道:「没关系,不用人人都一样。」
  江湖上总有些离经叛道、脾气古怪之人,傅翌容见怪不怪,也没再坚持,只道:「在下还有事,先走一步。」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她点头看他离去,夕阳斜照,将他的影子拉得细长,朗晴望向湖面闪烁的金黄粼光,微微瞇起双眼,拿起葫芦喝口酒,不自觉地揉着眼。
  有一瞬间,眼前的景象与熟悉的海面交织在一起,闭上眼,彷彿就能听见海涛声。
  疼痛自眼尾慢慢扩散,她睁开眼,驱逐眼前的幻象。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第二章
  
  碧海蓝天,清风徐徐,小暖站在凸出的岩石上,手里拿着钓竿,深蓝宽大的袍子在风中飞舞。
  海鸟飞过她身边,吵杂地叫喝,她肩膀一沈,一只海鸟站上她的肩头,她轻轻笑着。「又调皮了,斑斓。」
  海鸟在她耳边咕叫两声,鸟喙拉扯她眼上的黑布。
  「别调皮。」她拍拍鸟儿的颈子,愉悦地闻着大海咸湿的气息。
  手里的钓竿被拉扯了下,她大喜,立即拉起,没想却沈得厉害,她大喜过望,定是钓到大鱼了......
  
  接连几天,朗晴一得空便在湖上垂钓,起初她仿效先前做法,将鱼饵撒向湖面,同上次一样,也有鱼跳出水面吃饵,可却不见大鱼猎杀的踪迹。
  最简单的方法是她下水探寻,可如今才三月天,湖水还很冰凉,前天晚上掉进湖里时,冻骨的寒冷早已让她打退堂鼓,还是找几个善泅的家丁下去为好。
  她身子一歪,顺势躺在船板上,暖暖地晒着太阳。她拿起斗笠盖在脸上,正欲打个盹,忽然听见岸边传来叫唤。
  「朗大夫、朗大夫......公子让您过去。」
  她叹口气,拿开斗笠。「什么事?」她熟练地划桨,回到岸边,小厮立即上前将船绑上。
  「来了客人,身子不舒服,请您过去看看。」另一名小厮领着她往前走。
  朗晴跟着他穿过园子,沿着回廊走了一大段路,才来到厢房,一进屋就闻到一股血腥气,一名黑衣男子斜靠在椅上,年约二十左右,紧闭双眼唇色苍白,右手捂在左腹上。
  他旁边站了一位绿衣女子,年纪不到二十,衣裙上覆着尘土,凤眼柳眉,皮肤白皙,容貌出挑,只是眼神有些高傲,看来不是容易相处的人。
  傅翌容出声道:「劳烦朗姑娘了。」
  朗晴好奇地走到黑衣男子面前。「让他躺到榻上,还有我的药箱......」
  「已让人去拿了。」傅翌容说道。
  「我没事。」黑衣男子忍着痛睁开眼。
  「别说话。」绿衣女子伸手搀起他,男子闷哼一声,疼得再无法言语。
  朗晴掩住嘴,小声对傅翌容说:「你朋友?」
  「是。」傅翌容温和道。
  听说江湖凶险,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为免出错,她还是问仔细一点。「那......你要救几分?」
  傅翌容扬眉。「此话何解?」
  「五分、七分、还是全救?」她问。
  他先是一怔,接着露出笑意,正要她尽力救治时,忽听得利剑出鞘的声音,电光石火间,绿衣女子的长剑已指向朗晴。
  傅翌容带开朗晴,避开剑势。「岳姑娘,有话好说。」
  榻上的黑衣男子虚弱道:「蓁妹,不可

91UID
66722345  
精华
帖子
677 
财富
3937  
积分
80978  
在线时间
9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2 
最后登录
2018-10-22 
鲁莽。」别说傅翌容在场,岳蓁伤不了人,即便他不在,她挥剑伤人便是不对。「天底下那么多大夫,难道非她不可,她不救自也有人救。」
  岳蓁冷笑。「我就见不得她故作姿态。」
  朗晴疑惑道:「什么姿态?我是问正经事,姑娘生得这么漂亮,怎么脾气这般大?对了,许是虚火上升,郁结在心,不知姑娘可有口干舌燥、大便干结的困扰?」
  「找死!」岳蓁的脸胀成猪肝色,恼火地又是一阵劈刺。
  傅翌容将朗晴护在身后,手掌疾速而飘忽地切进对方手掌内侧,手指轻弹,岳蓁只觉虎口一阵麻,差点握不住剑把。
  朗晴第一次发现傅翌容身手如此了得,不由赞叹。「原来小意没有吹嘘,你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他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低头看她。「请姑娘全力救治霍少侠。」
  她点头。「你要教我刚刚那招。」
  他一怔,还没应允,她已道:「就这么说定了。」
  朗晴绕过一脸怒色的岳蓁,撑开霍连的眼皮看了看,而后解开他的衣裳,毫无意外在他左腹发现刀伤。
  她一边查看伤势,一边说道:「打盆热水来。」
  「已吩咐了。」傅翌容话才刚落,两名小厮走了进来,一个提着热水,另一人背着朗晴的药箱。
  朗晴先将伤口清洗干净,而后撒上药、缝合,除了腹部外,背上还有三道伤口,两浅一深,流着黑血,她同样将伤口清洗干净后,再一一缝合。
  傅翌容见她手法极快,如行云流水,很快便将伤口处理完毕,一旁的岳蓁开口道:「那刀煨了毒。」
  「漠北的引蝎毒。」朗晴将药膏敷在伤口上。
  「妳怎么知道?」岳蓁诧异道。引蝎毒可不是一般毒药,知道的大夫并不多,能解的更少。
  朗晴微笑。「我见过这种刀伤。」她指着伤口边缘的黑线。「中了引蝎毒,伤口周围会渗出一条一条的小黑线。」
  岳蓁瞥了她一眼,眉头紧皱,不再说话。
  朗晴起身笑道:「是不是觉得憋气,没想到我这么厉害吧?」
  见她一脸得意,傅翌容扬起笑,真乃小孩心性。
  岳蓁不屑地看她一眼,冷脸以对。
  朗晴也不以为忤,自药箱拿了一瓶药丸。「给妳,一天三颗。」
  岳蓁瞥向霍连。「一天吃三颗,他的毒就能解?」
  「不是,这给妳吃的。」朗晴说道。「能降火气,大便也会顺畅些--」
  「去死!」岳蓁一掌打向她。
  早在朗晴说药是给岳蓁时,傅翌容便已预知事情发展,赶在岳蓁出手前,化去她的攻势。
  朗晴不悦道:「妳怎么回事,不识好人心,莫名其妙。」
  「妳才莫名其妙!」岳蓁怒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