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5 | 浏览:1020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为爱而生,能与交情匪浅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的那句话。
  原来他跟洁西卡分开了,现在是想回头来跟她复合,他当她是什么?真是可恶!
  「以后你不用再找凯恩来问我任何事,我们之间只剩下对小米的责任,其他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再有任何瓜葛。」
  粉臂扬起,她笔直的指向门口,心痛难受的要他立刻离开。
  该谈的都谈完了,她不想多跟他浪费时间,她再也不想见到他!
  「晨歆......」他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从她口中说出,还是让他的心一片哀伤。
  「让你见小米是我最大的底限,你跟小米见面的时候我会找人帮忙照顾。」今天之后,她不可能再跟他见面。「请你离开,立刻!」
  看着她动怒的粉颜,罗仰森落寞的起身。「我马上走。」
  他不想惹她生气,孤单瘦削的身影慢慢走向门口,打开门,他缓缓走向石阶,每走一步,他的心就更添一分苦涩。
  罗仰森离开后,邹晨歆关上茶馆的门。
  当门关上的瞬间,她再也无法伪装,纤瘦的身子无力的蹲下来,强忍的眼泪夺眶而出。
  原来,她根本没有忘记他一丝一毫,她心里依旧爱着他,因为爱,心才会这么的痛,痛得让她快要承受不住,痛得让她无法呼吸。
  她大口喘着气,豆大的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坠落,她想起了那一晚,他跟洁西卡在饭店里衣衫不整的相拥着,他用冷酷的眼神看着她,他亲口说不再爱她,还提出了离婚。
  他亲手撕裂了她的心,亲手毁了她幸福的人生,他怎么可以在做了那些狠心的事情之后,又回来她的面前?
  他难道不知道这么做等于在她的伤口上撒盐,让她更加受伤吗?
  不!他不会知道自己有多残忍,他的残忍让她恨透他了!
  她恨他,再也不要为他掉一滴眼泪。
  忿忿的站起身来,她用手背用力抹去泪水,她要坚强起来,再也不要受到他任何影响。
  ★★★
  
  她不想再见到他,但没想到不过事隔两天,他们又见面了。
  他打电话来,要求每周二上午九点跟小米在饭店见面,她答应了。
  原本她安排赵太太带小米去见他,但赵太太在今天早上起床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腰有点闪到,现在人在家里休息。
  至于另一个帮手赵小冉,今天白天得上课,所以这件事最后还是落到她的头上来。
  开着车来到饭店,她把钥匙交给门口的泊车人员后,弯身从车子的后座拎起妈妈包,抱着躺在摇篮里、穿着可爱白色连身棉衣的小米,转身走进饭店大厅里。
  罗仰森正好从电梯走出来,他一身俊帅的灰色系,昂首阔步的朝她走过来,在她面前优雅站定。
  他的英俊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潇洒让邹晨歆一时间恍惚了,怔怔的望着他出色的身影。
  「我......可以抱她吗?」他看着她怀里的漂亮小婴儿,眼眶发热的抬头询问她。
  「可、可以。」蓦地回过神来,她点点头,心里对自己刚刚恍惚的情绪感到懊恼。
  她收拾好情绪,小心的将小孩交给他,小米还安稳的熟睡着,没有醒来,她跟着他走往电梯,一起上楼。
  进到他的房间里,她避开大床,走到窗前的双人沙发前,把身上的包包放下来。
  「随便坐吧,这里不比自己的公寓,有舒适的空间可以活动。」房间里只有一张沙发和一套书桌椅。「小米跟妳很像。」
  他把沙发让给她,抱着小米来到床边,将小米放在床上,心情激动的坐在床畔看着漂亮的女儿。
  看着照片跟亲眼见到、亲手抱着的感觉迥然不同,这种真实感无法用言语形容。
  「嗯,大家都说小米长得像我。」这次,她无法移开目光,看着他凝视女儿的模样,让她心酸却又莫名激动,眼眶有点热热的,很想哭。
  「对,妳们母女都很漂亮。」他转头看她,眼神真挚。「连睡觉的样子都好像,一模一样。」他永远都记得她睡觉时纯真的模样。
  「我、我去一下洗手间。」她不想听这些虚伪的赞美,邹晨歆慌乱的别开脸,起身走往浴室。
  罗仰森目光忧郁的望着她惊慌逃离的身影,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
  她一走进浴室就将门关上,隔绝掉他投来的目光,匆忙走到洗手台前,打开水龙头,捧起冷水洗脸。
  她将眼泪眨回去,让自己情绪稳定下来,她在洗手间里待了将近十分钟才出去。
  「小米醒了。」他蹲在床边,轻轻抓着小米的手摇晃着,用着迷人的微笑跟女儿玩。「她的眼睛很亮,简直跟妳一个样,很好看。」
  他们父女和谐玩乐的画面让她感动却又悲伤,他没再回头看她,让她心情不那么混乱。
  「小米......该喝牛奶了。」走到沙发前,从包包里拿出奶瓶和装奶粉的计量盒,她走到热水瓶前,熟练的泡起牛奶。
  她完全不知道当她背对着罗仰森时,他总是贪恋的用着炙热的眼神望着她,恨不得将她的身影深刻在心版上。
  「你要喂小米喝牛奶吗?」泡好牛奶回过头来,她猛地对上他凝望的眼眸,那眼神是无法隐藏的眷恋,又带着一丝哀伤。
  她讨厌他这种眼神,但就算再怎么力持镇静,心脏还是漏跳了一拍,对于自己又受他影响,这让邹晨歆十分不悦。
  「要。」他微微一笑,小心抱起小米来到她面前。
  「要就拿去。」她冷着脸把奶瓶交给他。
  对她的冷淡一点也不以为意,他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把奶瓶接过来。「我该怎么喂她?」
  「你得先坐下来比较方便喂。」她尽量用平板的声音说话。
  此时站在他面前,她觉得自己很娇小,看着小米被他宽阔的胸怀包围着,心里有一丝小小的嫉妒。
  「我坐沙发。」罗仰森走过去坐在沙发上。
  她开始教他,他依照她的指示喂女儿喝牛奶。
  望着他小心翼翼喂小米喝牛奶的动作,她很惊讶自己怎么会又出现嫉妒的情绪?
  甩甩头,她转身走开,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远离他。
  「我让妳不自在了吗?」他抱着女儿,心里却担心着她;她站在窗前的身影是那样孤寂,令他心疼。
  穿着合身洋装的纤细身影微微一僵后,缓缓的摇头。
  「那妳......」
  「对了,我把公寓的钥匙带来了,那间公寓反正都空着,你在台北这段时间可以住在那里。」她转开话题,冷静的回头走到他面前,她不想谈论自己纷乱的情绪反应。
  「好,麻烦妳把钥匙放在桌上。」他没拒绝,因为他也想回去那充满两人幸福回忆的公寓里,他一点都不想住在毫无家庭温馨感的饭店。
  接下来,他们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小米喝完牛奶后,邹晨歆接手轻轻拍着女儿的背,直到女儿打嗝之后,才让小米躺回床上。
  沈默在两人之间漫开来,她没开口说话,他也没有。
  他坐在床上陪女儿玩,她坐在窗前的沙发上,静静看着窗外。
  对罗仰森而言,半天很快就结束了,但是对心情纷乱的邹晨歆却是漫长得可以。
  终于,十二点到了。
  他提出一起午餐的请求,她婉拒了,匆匆抱起女儿离开,开车返回石碇,一路上心情都不太平稳,情绪低落得想哭,纷乱得不知所措。
  为什么每次一见到他,她平静的心湖又会掀起波澜?
  心情一乱,眼泪怎么也停不了,一路上她伤心的哭着,哭得眼睛都肿了。
  ★★★
  
  「我该拿她怎么办?」
  邹晨歆走后,罗仰森在饭店房间也待不住,他搭出租车来到公司,现在就坐在总经理办公室里,跟好友柯凯恩面对面,吐露心中的烦闷。
  「这得问你自己,你来问我有什么用?」柯凯恩一脸头大,他真不晓得该拿这个为爱情而头脑当机的好友怎么办?「你当初作那样的决定,就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现在才来问我怎么办?你根本就是白问好不好!」
  真是败给他了!这罗仰森头脑明明很精明,但只要遇上了邹晨歆,脑袋就完全不管用了。
  「陪我喝酒去。」是啊,他根本就是白问!身为当事人,他自己都不知该如何走下一步了,更遑论是别人。
  「你可以喝酒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才刚恢复健康的人,居然想借酒浇愁?
  「我现在很健康。」他心烦到只能藉酒精麻醉自己。
  「抱歉,现在才中午,我没喝酒的兴致,陪你吃饭倒是可以。」说着,柯凯恩暂时放下工作,起身走到一旁拿起西装外套。
  「我吃不下。」他一点胃口都没有。
  「你的胃禁不起折腾,多少还是吃一点。」柯凯恩拉着他离开公司,两人在公司对面的西餐厅一起共进午餐。
  席间,柯凯恩跟罗仰森提到洁西卡在半年前来台北读大学一事,喜欢台湾的洁西卡回法国后努力学了一年中文,半年前终于申请到一所学校,立即飞来台湾读书。
  因为公司跟洁西卡的父亲合作得很愉快,洁西卡来台柯凯恩也帮忙不少,甚至帮她找公寓,帮忙到学校注册,帮她搞定一切。
  现在的洁西卡对台北渐渐熟悉,听说也交了一个男友。
  「洁西卡有好几次问起你,她知道你身体康复,很替你高兴,她说如果你还想找她帮忙,她一样会帮你到底,不过她说这一次她希望能帮你挽回婚姻,而不是再当个破坏你婚姻的坏女人。」
  洁西卡自从一年半前听了罗仰森的请求,答应配合罗仰森演了一齣戏,狠心骗了邹晨歆之后,她深深体会到罗仰森有多爱邹晨歆,当时就收起了对罗仰森的爱慕之心。
  「她实在不必耿耿于怀,那件事她没有错。」
  「但她就是很在意,你愿意成全她吗?她对于破坏你婚姻的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她很希望能亲自去跟晨歆解释清楚。」
  洁西卡一直很关心罗仰森的状况,她也知道罗仰森这次回国,很想要挽回邹晨歆,于是她强烈的向柯凯恩提议,表明愿意亲自去跟邹晨歆说明一切,把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
  「她是受我之托,不是故意破坏我的婚姻,你叫她别想太多,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他感激洁西卡的帮忙,但现在他想靠自己挽回妻子。
  他了解晨歆的个性,所以他并不打算说出自己曾经罹癌的事实,那会让她更恨他的。
  「好吧,看来你真的很顽固,铁了心就是不肯跟晨歆坦白就对了。」如果罗仰森坚持不肯说出实情,就算他跟洁西卡多想帮忙都没用。
  「说了......她就会原谅我吗?她会恨我。」说与不说,对他来说是一种痛苦的挣扎,但最后他还是决定不坦白事实。
  「你不说她一样恨你。」柯凯恩真想敲醒罗仰森的脑袋,这家伙遇上爱情就变蠢了。
  「不说,她恨我;说了,她会更恨我。」因为真的坦白了,她绝对会更恨他的隐瞒,恨他无情的把她推开。
  「算了,你自己怎么决定就怎么做,我得回去上班,失陪了。」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起身拿起账单,柯凯恩头也不回的走掉,让罗仰森自己一个人冷静想清楚,要不要对邹晨歆说出实情。
  柯凯恩走后,罗仰森也离开了餐厅。
  他搭车来到以前他跟邹晨歆住的公寓,拿出钥匙打开门,里头保持得很干净,一尘不染,家具摆饰都跟他出国前一样,没有更动,唯一改变的是窗台的猫薄荷不见了。
  坐在拥有幸福回忆的房子里,他闭上眼静静的回忆着过往那段甜蜜时光,多么渴望能回到过去,跟晨歆幸福的共度晨昏。
  他还能拥有她吗?
  他一点信心都没有。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第九章
  
  「欢迎光临......」邹晨歆在看见走进茶馆的外国女人时,瞬间变了脸色。
  她脸色发白的瞪着那年轻性感的女孩--洁西卡。
  洁西卡也很诧异。这个周日自己跟着男友来石碇玩,无意间发现了这间古色古香的茶馆,她很感兴趣,马上要求男友带她进来喝茶,没想到一进茶馆却遇到了邹晨歆,她就站在柜台里头,显然在这边上班......洁西卡恍然想起柯凯恩跟她提过,邹晨歆生下孩子后便投入茶馆生意。
  「嗨,好久不见。」相较于邹晨歆发白惊愕的神情,洁西卡显得落落大方,她低头跟男友说了一声后,男友找了张空桌坐下来休息,她自己一个人走向柜台。
  「......妳好。」邹晨歆心口狠狠痛着,咬着发白的粉唇半晌,才逼得自己吐出问候语。「请问妳要喝什么茶?如果需要介绍的话,我可以请店里的另一位小姐帮妳。」
  她低头假装忙着整理账单,不想搭理洁西卡。
  「这个由我男友决定。」洁西卡大方的笑着,她心里扬起一个念头--她一直想帮忙罗仰森把以前的误会解释清楚,今天的意外碰面,总算让她逮到机会了。
  「邹小姐,我们可以谈谈吗?」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她拒绝,转身离开柜台,走进后面的厨房。
  「我有好多话要跟妳说,是关于罗仰森的事情。」洁西卡既然决定把话说清楚,就不可能打退堂鼓,她跟着追进厨房里。
  「请妳出去。」邹晨歆愤怒的指着厨房门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再重申一次。
  「妳听我把话说完,我就出去。」面对邹晨歆的怒气,洁西卡一点也不在乎。「我们之间有很多事情可以说,光是我跟罗仰森演的那齣戏,就够我说的了。」
  「演戏?」洁西卡到底在说什么?
  「对,是演戏......我跟罗仰森在饭店房间里的事是演出来的,是罗仰森请求我帮他的忙。」
  「妳在胡说什么?我听不懂也不想听。」她头好痛,这几天睡不好已经够让她不好受的了,现在又遇上她不想见的女人,她的话让她头脑一阵混乱。
  罗仰森的名字一再被提起,让邹晨歆的心情更加纷乱,必须扶着餐柜才能勉强站着。
  「邹小姐,妳真的误会我跟罗--」
  「小姐,妳一定看不懂中文对不对?门口写着『非工作人员请勿进入』,妳看不懂就问一声,别乱跑好不好?」正忙着端茶具给客人的赵小冉看见那外国女人跑进厨房里,放下茶具后马上跑进来,用英文跟对方说话。
  「我看得懂中文。」洁西卡中文说得还不错。「我认识邹小姐,我进来跟她说话。」
  洁西卡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不想就这么走掉,她真心想帮忙罗仰森和邹晨歆,可是这两个人实在很难缠耶,一个不准她把实情说出来,一个不想听她说。
  「我不想听,更不想跟她说话,小冉,请她出去。」邹晨歆推开厨房后门,跑到后阳台透气。
  「小姐,拜托一下,请不要骚扰我的老板。」洁西卡还想追过去,赵小冉赶紧把人拉住,拉出厨房走出柜台。
  灵光乍现,洁西卡突然想到一个方法。「妳有纸跟笔吗?我叫我男友把我要说的话写下来,妳帮我拿给邹小姐看好不好?」
  「好好好,这方法不错!」赵小冉欣然同意洁西卡的点子,走进柜台拿来一张纸和原子笔。「麻烦妳坐下来,不用急慢慢写,我马上帮妳送茶具过去。」
  搞定!
  赵小冉松了一口气,她一个人忙着招呼店里所有的客人,因为老板一直没出来,她只好一个人当两个人用啦。
  ★★★
  
  「这上面写的......都是真的吗?」
  在恒洋纺织楼下转角的咖啡馆里,邹晨歆一脸苍白的问着,她的对面坐着柯凯恩,几分钟前她打电话约他出来见面,柯凯恩没有拒绝,立刻下楼来见她。
  柯凯恩接过纸张,低头看着。
  白纸上写着--
  
  邹小姐,我想先跟妳说声对不起!
  请妳务必要把内容看完,因为这关系着一件很重要的事,一件让我一直无法释怀的误会。
  一年半前,因为我的介入让妳跟仰森大哥离了婚,其实这件事有着很大的隐情,我绝对不是第三者,我是受了仰森大哥之托,帮他演了一场戏。
  妳一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仰森大哥要我帮他演戏?因为仰森大哥深深爱着妳,当他发现自己罹患胃癌时,他想到的就是不要让妳看着他生命渐渐消失,让妳面对他的死亡而伤心难过,所以仰森大哥找上了我,他告诉我原因,要我一定得帮助他,仰森大哥宁愿让妳误解,也不要让妳承受他得到癌症、生命即将消逝的痛苦。
  妳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跟仰森大哥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一个帮凶啦。
  为了这件事,我一直好难受,不断祈祷着仰森大哥的病能够赶快好起来,让仰森大哥有机会回到妳的身边,跟妳重新开始。
  前阵子我听柯凯恩说起,仰森大哥终于健康的回国了,我很替仰森大哥高兴,这让我更加想要把误会解释清楚!但我一直没有妳的消息,所以无从跟妳把整件事情说明白。
  今天,老天帮忙我,让我遇见了妳,但妳不愿听我解释,我只好用写的(请我男朋友代笔),我希望妳别再怪仰森大哥了,他真的好爱好爱妳,请妳一定要跟仰森大哥复合,我真心祝福你们幸福快乐喔!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洁西卡 留
  
  柯凯恩看完了内容,一双浓眉高高挑起。
  「看来,洁西卡把该说的都说了。」这是老天的安排吗?柯凯恩非常讶异。「怎么这么巧?妳们在哪里碰上的?」
  「昨天她来我的店里喝茶,她想找我说话,我不想理她,于是她请人写下这些要小冉交给我。」上头写的事情让她无比震惊,因此她来找他求证,洁西卡所写的到底是真是假?「凯恩,请你老实告诉我,不要隐瞒我,这上面写的真实性到底有几分?」
  「说实在的,我真是败给洁西卡了,我怎么没想到用这招......」柯凯恩手抚着下巴,低低的笑了。
  罗仰森不准他们说出实情,邹晨歆又不愿意听洁西卡解释,没想到洁西卡竟然能想出用写的方式来解释。
  这个洁西卡还真是厉害哪!
  「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如果洁西卡写的全是真的,那么罗仰森根本没有背叛过她,他自以为是的用这个方式爱着她,而她却用恨来回报他。
  他怎么可以在这种最需要家人陪伴的时候将她推开?他这么做,根本不值得她原谅!
  「柯凯恩,你快说啊,洁西卡写的这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该不该相信?」邹晨歆现在脑子一团混乱。
  「千真万确!洁西卡写的都是真的!」看着她急切的脸,柯凯恩给了答案。「阿森很爱妳,当他知道自己得到胃癌时,他悲观的认定自己的生命将渐渐走到尽头,他不要妳看着他死去,不要妳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中,所以宁可选择用背叛来欺骗妳,长痛不如短痛。」
  这不算违背诺言,他答应过罗仰森不会吐露实情,但这些事实都是洁西卡写给她的,他只是确认性的给予补充说明。
  「他这么做只会让我更恨他......」经过柯凯恩的确认,她相信了,但这对她打击很大,让她对罗仰森的做法更无法谅解。
  她爱他,却在他最需要人陪伴照顾的时候被选择推开,他怎么可以这么做?
  他怎么可以?
  掩面低泣起来,她的心好痛、好难受。
  「晨歆,拜托别恨仰森,他这么做全都是因为太爱妳。我求妳,至少给他一个挽回的机会,别让他再孤单下去,前几天他来找我喝酒,我怕他又开始折磨自己的胃,这样下去不太好......」他掏出手帕给她,柯凯恩能做的,就是替好友请求她,希望她听得进去。「这条手帕是新的。」
  「我怎能不恨?他把我推开,他太过分!」接过手帕,忿忿的擦干眼泪擤鼻涕。
  柯凯恩苦笑。「手帕不用还我了。」如果损失一条昂贵的名牌手帕可以挽回好友的婚姻,绝对值得!
  「我要回去了,抱歉打扰你上班。」抓起皮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包和账单,她红着眼眶低头往外走。
  「咖啡我请。」柯凯恩跟着起身拿走账单。「请妳别跟阿森说妳跟我私下见过面好吗?」
  这件事是洁西卡说的,柯凯恩很没义气的撇清。
  因为知道事情曝光后,罗仰森不可能对洁西卡叫骂,但却可能找上他。
  她点头答应柯凯恩的请求。「他搬回公寓住了吗?」
  「前天搬回去了。」前天他跟罗仰森通过电话,当时他正在婴儿用品店买床组和一些婴儿用品;柯凯恩开始有点嫉妒罗仰森的清闲日子,打算快点找他回来上班。「妳会去找他吗?」
  柯凯恩希望她去,因为两人见面沟通才有希望复合啊!
  他们复合后,罗仰森才有动力管公司的事,这样一来,他就不会每天忙得团团转,连交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有。
  「明天是他跟小米见面的日子,我会亲自带小米去找他。」会的,她会跟他见面。
  说完话,邹晨歆转身推开玻璃门,离开咖啡馆。
  柯凯恩看着她怒气冲冲的步伐,心里不安的替罗仰森祈祷。
  祝他好运!
  ★★★
  
  「我来拿。」罗仰森一身轻松的深蓝色polo衫搭上牛仔裤,一派的潇洒帅气,在地下室停车场等她,一等她停好车下来时,先接过她递过来的大包包,让她从后座抱出女儿。
  昨晚他本来想打电话告诉她,他已经搬进公寓了,要她明天把小米带过来公寓见面,但她比自己早一步打电话给他,电话中她一点也没多废话,只问他是不是已经搬回来,并确定明天见面的地点。
  说完,她立即挂了电话,连跟他多聊一下都不肯。
  面对这样冷淡的邹晨歆,他很无力,却一点也不敢抱怨,因为这是他自找的,怪不了谁。
  不过他原本并不敢奢望她会亲自过来,他以为她只是开车接送女儿和保母,但一看来的人只有她跟女儿,他郁卒的心情瞬间拨云见日。
  「小米刚睡着,关车门小声点,别吓着她了。」她抱起小米后顺便交代着。
  罗仰森轻轻将车门关上,然后走到她身边,两人相偕走进电梯里。
  他按下楼层键和关门键后,电梯门缓缓关上,开始往上升。
  突然间,一阵无预警的摇晃,邹晨歆抱紧女儿脸色发白的惊喘,罗仰森立即将她搂入怀里,接着下一秒电梯停住,灯光灭了,密闭空间内一片黑。
  「怎、怎么回事?」她发抖着。
  「别怕,可能是电梯故障。」他丢下包包,迅速搂着她的腰,低头在她耳边小声安抚她,随后伸手摸黑找到紧急通话按键,跟管理员对话。
  管理员要他们别惊慌,他立即通报电梯公司紧急派员来处理。
  结束通话后,他双手抱住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她,用宽阔的胸怀安抚她的不安。
  「大概多久才会有人来......」她很害怕,又担心女儿在这时候醒来,眼前一片漆黑,小米可能会害怕大哭。
  他将她抱得更紧。「应该不会太久才对,有我在,妳别怕,我会保护妳和小米。」有多久没有这样抱着她了,这样的感觉真好,他喜欢被她依赖,他不要两人像陌生人一样疏离。
  但,误会太深,他恐怕很难再赢回她的心。
  「你才不会保护我们,你只会把我推得远远的。」不知是否因为被困在漆黑的电梯里很不安的关系,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他想为自己说话,下一秒却发现无从辩解。
  「在你心里,我是一个无法跟你同甘共苦的妻子吗?」她决定直接摊牌,在这漆黑的电梯里,正好可以掩饰她愤怒的表情。
  「你成功时,我分享了你的成就,过着幸福富裕的生活,当你生病时,你却一把把我推开,你这不是爱我,你是不了解我!你自私的以为这么做对我好,但你错了!你这么做只是让我更加伤心难过,我心里的痛永远都不会复原!」
  他震惊的僵站着,因为她说的话,代表她知道内情了。
  「我遇到了洁西卡,我知道你当年跟她演戏骗了我。」她挣脱他的怀抱,贴着电梯镜面直挺挺的站着,在漆黑中望着他高大修长的身影。「罗仰森,你很有编剧和演戏的天分。」
  她愤怒的挖苦他。
  「对不起......」从她的语气中,他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她在气头上,她很气他。
  「你以为一句道歉就能让我原谅你,抛开以前那些误会和痛苦吗?不,我做不到!我恨你!恨透你了!」眼泪夺眶而出,她咬着粉唇,努力不让自己脆弱的哭出声。
  「妳不用原谅我,我不敢奢望,我只要妳让我陪在妳身边就好。」她的愤怒证实了他的猜测,真相被她知道后只会更糟糕。
  罗仰森难受的抬手抹了抹忧郁的脸庞,低低的叹气。
  电梯里,气氛凝结诡异,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被抱在怀里的小米正巧在这时候醒了过来,张着圆滚滚的大眼睛,望着一片漆黑。
  几秒钟后,小米哭了,哭得惊天动地。
  「小米,乖......」邹晨歆心绪混乱难受的轻轻摇哄着女儿,但小米越哭越大声。
  罗仰森走过去伸出双臂。「我来。」
  「不--」邹晨歆想拒绝,但一想到这时间原本就是他跟女儿相处的时间,只好吞下拒绝的话,把小米交给他。
  小米哭闹着,一双小手胡乱挥舞,直到被抱进爸爸宽阔的怀抱后,登时不哭了。
  「小米好乖好乖。」低头看着不哭不闹的女儿,即使看不真切,他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