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5 | 浏览:1020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为爱而生,能与交情匪浅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打亮灯光,他抱起她双双跌落大床,热烈的纠缠着彼此,两人身上的衣裤一件件抛落。
  欲望来得急又猛,两人很快就裸裎相对,感受肌肤之亲的热切。
  他吻着肌肤白皙的她,大手流连在她丰满的胸部,然后往下移动,来到她最私密的地带,挑逗着她,让她做足准备。
  「森......」她的脸蛋因欲望燃烧而酡红,眼里泛着水光,她想要爱他,弥补他七年来漫长的等待。「从现在起,我只有你,你是我的唯一。」
  「我要妳看着我如何爱妳。」他低头望着她布满情欲红潮的脸蛋,再也按捺不了,轻轻拉开她修匀的美腿,将自己置在其中,一寸寸与她结合,直到深处。
  终于真正拥有了她,他发出满足的低喘声。
  她呻吟着,战栗的拱起身子。
  这个动作简直要人命,罗仰森本来不想那么急着进犯,却因为她的拱身战栗而情不自禁的爱她。
  一次又一次深深的爱她,望着她因为他的热情而闪烁着甜蜜泪光的晶眸,望着她美丽红艳的脸蛋,激情很快达到顶点,他们拥着彼此,获得了初次的满足。
  ★★★
  
  罗仰森穿着白色无袖棉衫和洗白牛仔裤,站在流理台前洗洗切切,然后架势十足的热锅,为他心爱的女人做咸鱼鸡粒炒饭。
  刚泡过澡的邹晨歆穿着他宽大的格子衬衫,露出美腿坐在餐桌前,尖美的下巴搁在手心上,用贪婪的目光看着他忙碌的背影。
  没想到看起来瘦削的他身材这么棒,宽阔的肩膀、壁垒分明的胸膛、完全找不到赘肉的腹部、窄臀和结实的腿以及麦色的健康肌肤,都令人赞叹着迷不已。
  她邹晨歆可能是上辈子烧了好香,才能拥有这个男人的宠爱,而这个男人现在只因为她喊了一句「肚子好饿」,就赶紧来厨房张罗晚餐。
  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她感觉自己好幸福,整颗心甜滋滋。
  「帮忙拿两个盘子来好吗?」罗仰森回头对她露出迷人微笑。
  「喔......马上来。」她被电晕了一下下,随即回过神来,从餐柜里取出两个白色瓷盘,走到他身边站定。
  他接过一个盘子,盛装刚炒好的饭,再递给她。「好了,妳先吃吧。」
  「好香,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每颗米饭粒粒分明,散发着金黄的光泽,和淡淡的咸鱼香。
  端着炒饭,她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走向餐柜拿了两支汤匙后,坐回原位,迫不及待的拿起汤匙舀了满满炒饭送进嘴里。
  「会不会太咸?」他也替自己盛装了一盘,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她睁大眼睛摇摇头,嘴巴很忙的咀嚼着,吃下第一口炒饭后,她发出了惊叹声。
  「好好吃喔~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她崇拜的看着他。「你从哪里学的?你的冰箱里怎么随时有咸鱼和其他材料?」
  难道他常自己下厨?!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每个周末都在一间中国小餐馆端盘子打工,有空时老板娘会教我,我的厨艺就是在那时候学起来的,后来厨艺精进之后,偶尔厨房忙不过来,我还会进去帮忙。」而咸鱼鸡粒炒饭就是他学会的第一道菜,也是他爱吃的一道简单又便宜的料理。
  因为偶尔会自己下厨,所以他的冰箱里都会准备一些基本食材,煮饭的锅具也不缺。
  当年他带到美国的大同电锅一直很耐用,也用得很习惯,念旧的他在返回台湾时,也将陪他度过异乡生活的电锅带回来。
  「原来是这样啊......」她边听他说话,嘴巴也没闲着,努力嗑着炒饭。「仰森,虽然我还没机会尝到你做的其他料理,但光是这盘炒饭你就可以开业了,我保证光卖这道炒饭就能卖到翻。」
  她很赏脸,一下子把炒饭吃光光。
  「谢谢妳这么看得起我。」他笑着起身,伸手轻轻碰她的脸颊,把沾在嘴边的饭粒拨掉。
  「我说的是真的!」她放下汤匙,表情很真诚。
  「但是我不想卖炒饭,我想开一间茶馆。」他相信她的话,他爱的这个女人个性直率,绝对不会违背自己良心赞美别人。
  「茶馆?」她很惊讶。
  「嗯,我想开一间装潢得古色古香,能让人放松心情、消除疲惫的清幽茶馆。」现代人生活紧凑,工作压力大,找个地方纾解压力成了都会上班族的渴望。「晨歆,妳来当我的茶馆顾问好吗?」
  出身自茶叶世家,她很懂茶,所以他想央请她帮忙。
  「你确定吗?你难道想丢开工作经营茶馆?开店做生意其实要冒很大的风险,很辛苦......」
  「茶馆只是副业,我贪心的想给自己打造一个可以自在放松的空间,工作闲暇之余泡在茶馆里品茗,凝望着古典窗外的山峦景色,真是人生一大享受不是吗?」他谈起梦想,真实得让人心动。
  「好。」她轻轻的点点头,被他的梦想感动了。「等我把你的房事搞定之后,我会开始帮你。」
  「但是我不想让妳太辛苦,妳既然愿意帮我筹备茶馆经营生意,我会付妳薪水,让妳专心替我打理。」他心疼她的辛苦。
  「你的意思是......要我辞掉工作?」她好不容易才在房仲业站稳脚步,这行虽然辛苦,常常得买方卖方两边奔波,有时候得到深夜才下班休息,但每次完成一笔买卖,就能赚取丰厚的抽成,辞掉太可惜。
  「我希望妳认真考虑我的提议。」他不会强硬的要她辞职,一切决定权在她。「我很认真的跟妳以结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婚为前提交往,我会照顾好妳的生活,妳的母亲我也会当成亲生母亲一样奉养孝顺。」
  他深爱她,也会将她爱的家人一并爱进去。
  她感动得红了眼眶,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朝她伸出手,俊脸挂着迷人的微笑。
  她乖乖的起身走过去,,将手放在他的手心上。
  他拉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捧起她白净的脸蛋,轻轻烙下一个吻,她的唇有淡淡的食物香气,他忍不住品尝着。
  她搂着他的颈,柔柔的回应他的吻。
  两人亲密地拥吻着,像一对交颈的天鹅,缠绵悱恻。
  
第四章
  
  位于市区静巷内的一栋高级住宅大楼的顶楼户,一个多月前展开装潢施工。
  这里是罗仰森的新居,他买下了房子,然后交给女友邹晨歆全权处理所有装潢事宜。
  装潢施工近五十天,木作方面今天完成,接下来是油漆和窗帘安装,再来家具就可以进驻了。
  刚完成一个买卖案件的签约仪式后,邹晨歆从土地代书事务所离开,直接过来这里。
  打开漂亮的金铜色大门,打开灯,木头的味道充斥着整个空间,黑色高跟鞋小心翼翼的踩在满地木屑的地板上,她仔细审视着清一色以白橡木色和白色系装潢的空间。
  从造型简约漂亮的天花板,到每一个木作收纳柜、电视柜,还有吧台跟特别规划出来的观景窗台,每一个细节她都不放过,细心检查,拿出纸笔把不满意的地方记下来,等明天一早跟设计师讨论修改。
  因为罗仰森的预算高,让她得以放手好好的装潢他的房子,她请来业界很有名气的设计师,为罗仰森设计一个舒适的居家空间。
  而这个空间也是她喜爱的样子,因为这里将是两人未来的家,罗仰森特别交代她,除了主卧室和书房外,还必须规划长辈房和小孩房。
  将来,她会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因此她用全部的心思来完成这个家,等罗仰森搬进这里后,她也将辞去房仲工作,接手茶馆筹备工作,专心为罗仰森的梦想打拚。
  巡视了一圈之后,邹晨歆关上大门,下楼离开。
  走出大楼外面,她看看表,拿出手机拨了电话给罗仰森。
  「晨歆。」罗仰森很快的接起电话,他正忙着公司将到国外参加展览的事宜,这一个月来忙到没什么时间睡觉。
  但不管多忙,他都不会冷落邹晨歆,每天固定跟她通电话,只要是她打电话来,他都会尽量接听,因为她好听的声音可以帮他纾解压力,让他稍微放松一下。
  「你还在工厂吗?」她听到他身边有机器运作的声音。
  「对,这批参展的科技布料必须赶工做出来,不容许有任何延迟和瑕疵。」他亲自盯场,为的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就是让制作出来的成品完美无缺,因为这次前往欧洲参展对公司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事,如果能成功打入欧洲市场,所有的辛苦都值得。「已经十点半了,这么晚了妳还没回家,又跟客户约这么晚碰面?」
  「我正要回去。」他总是担心她工作太辛苦,但邹晨歆认为他才是需要被担心的人。「你吃过饭了吗?」
  他的胃很脆弱,只要三餐不定时就会犯胃痛,跟他相处时间越多,越了解他的作息和身体状况,邹晨歆就越为他的状况感到忧心,虽然现在的工作量比起在华尔街时轻松,他有自信可以应付,但她还是相当担心他,总是不忘叮咛他记得吃饭。
  「我有吃一个面包填填胃了。」也不晓得是多久以前吃的。「等一下回家时我会在路上买食物回去。」
  自从他告诉过她,在美国时自己曾经因为忙碌三餐不定时而胃溃疡住院后,她总是很关注他的三餐问题。
  她的关心让他感到窝心,为了减少她的担忧,他就算没时间吃饭,也会随便吃点东西来果腹。
  「你还会忙多久?」太晚的话,也买不到什么东西吃吧?
  「十二点前我会离开这里。」工厂的进度很顺利,等会儿他跟厂区的主管讨论过后就会离开。「我得忙了,妳自己回家小心点。」
  他看见厂区主管已经朝他走过来了。
  「仰森,我现在过去帮你炖一锅汤放着,你回家要记得吃。」
  「不用这么麻烦......」他舍不得她熬夜。
  「一点也不麻烦,就这么说定,拜。」她直接挂了电话后,走到马路旁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搭车到罗仰森租住处附近的松青超市采买。
  来到超市后,她先打电话给照顾母亲的外佣,外佣告诉她母亲已经睡了,原本打算帮罗仰森炖好汤之后再回家的,她临时改变主意,交代外佣自己今晚不回家后便挂了电话。
  进入超市很快的采买完毕,拎着一个公文包和一只超市购物袋,她走路来到他的住所,一进屋立即放下公文包,拎着从超市买回来的一只小土鸡和一块山药,穿起围裙洗手作羹汤,为她心爱的男人忙碌。
  四十分钟后,电锅跳起来。
  她小心掀起锅盖,舀起一块鸡肉试了试口感后,又在电锅的外锅倒进一杯水,然后将山药放进去,盖上锅盖按下按键继续炖煮。
  厨艺方面她并不专精,但炖汤还难不倒她,偶尔她会炖汤给母亲补一下。
  又过了二十分钟,电锅的黑键再度弹跳起来,厨房里鸡汤香气四溢,她再次掀起锅盖,舀了一小块鸡肉试吃,口感弹牙滑嫩,山药也熟透了。
  在鸡汤里加进一点盐调味后,她让鸡汤放在电锅里保温。
  拿起公文包回卧房里梳洗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她打算给罗仰森一个惊喜,因为两人已经一个星期没碰面了,她想念他,刚好趁今晚好好聚一聚,因为接下来他即将到欧洲去参展,这一趟好像要停留二十天左右。
  一想到没多少时间碰面的两人,又得分隔两地一段日子,她心情有些低落,不过今晚的相聚应该可以弥补一下。
  洗过澡后,她拿了一件他的衬衫穿上,充当睡衣,因为她留在这里的衣物不多,只有一套换洗衣物和一套套装,明天她可以换上另一套套装直接出门上班。
  吹干了头发后,她看看腕表,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四十分。
  他回家的时间比她预估的还要晚。
  她将客厅的主灯关掉,仅开了玄关灯,窝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着他回来。
  等着等着,却睡着了。
  一点二十五分,一脸疲惫的罗仰森打开大门走了进来,打亮的玄关灯让他感觉很温暖,没想到她离开时还不忘替他留一盏小灯,让他回家时不用面对一室寂寥的漆黑。
  轻轻关上大门后,他将公文包放在玄关柜上,疲倦的转了转僵硬的脖子,边动手扯下领带,边走向房间。
  蓦地,他眼角余光瞥见了沙发上有个人。
  完全没预期她会留下来,却意外看见她蜷卧在沙发上的纤细身影,望着裸露在衬衫衣襬外的那双美腿,他缓缓勾起一抹笑意,那抹笑在他走到她面前蹲下来时,更加深了。
  他爱怜的抬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
  一直闭着的浓密羽睫颤动了下,她慢慢张开爱睏的美目。
  「你回来啦......」打了个小小的呵欠,她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现在几点了?」
  「一点半。」他比预计的时间回来得更晚。「我抱妳回房睡。」伸手抱起她,迈步走回卧房里。
  将她轻轻放在大床上后,他却舍不得离开,直接覆在她纤细的身子上,低头吻着她,大手撩高她的衬衫衣襬,爱抚着她柔嫩的大腿肌肤,缓缓往私密地带进攻。
  「哦......」她喘息着承接他的吻和爱抚,当他开始解开她的衬衫衣釦,打算进一步求欢时,她困难的抓回理智,小手推抵着他的胸口。「等、等等--」
  「妳不想?」他一脸意外和失望。
  「等你洗好澡、喝完鸡汤,我们再继续。」现在不行。
  看着她一脸坚决的表情,他也只好妥协,按捺下欲望起身洗澡。
  当他洗完澡又喝掉两碗鸡汤后,时间已经很晚很晚了,两个人都累了,他们相拥而眠,并没有亲热,但却同样抚慰了两人心中的思念心情。
  隔日一早,邹晨歆还在睡梦中,已经起床的罗仰森原本想用热情唤醒她,但看着她熟睡的模样,实在舍不得打断她的睡眠,他悄悄下了床,从公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文包里拿出一张纸张撕成条状,并带着一支笔回到房间。
  轻轻的将细长的纸条圈在她的无名指上,用笔画下准确的刻痕。
  将纸条放进公文包里收好,他打算这趟到欧洲,顺便找个空档到精品店挑选婚戒,等他回国后,他会向她求婚。
  他计划要尽快将她娶进门,越快越好!
  ★★★
  
  罗仰森的公寓终于装潢完毕,家具也都进驻屋内,邹晨歆还特别亲自到花市挑了盆猫薄荷和其他香草盆栽,放在新居的原木色窗台上,其中她和他情有独锺的猫薄荷就摆在主卧房的窗台。
  已经递出辞呈的邹晨歆,这段期间不再忙于工作,她等手边这个案子签约之后就会离开公司,往后她将专心帮罗仰森打理生活,还有帮忙他筹备茶馆。
  五点半从公司离开后,她来到罗仰森的租住处,将他大部分的衣物先收进纸箱里打包起来,衣柜里只留下两套西装和换洗衣物以及一套居家服,她打算等他回国后立即找个假日搬家,所以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打包告一段落后,她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一个人坐在厨房的小吧台前,寂寥的喝着茶。
  现在,就等着罗仰森从欧洲返国。
  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搬家,再来他会拨时间跟她一起回家拜访母亲,他希望两人能在年底前结婚,婚后她跟母亲还有外佣都会搬过去跟罗仰森一起同住。
  罗仰森把所有事情都做了安排,他设想得很周到,这让她很有安全感,过去几年她总是单独扛起一切,现在起她有了罗仰森可以倚靠,这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低头望着热气氤氲的茶杯,脑海里想念着远在欧洲的罗仰森,邹晨歆感动的漾起浅浅的笑容。
  还有一个星期他就回来了,时间不算太久,但却也觉得漫长。
  一个人慢慢喝完了茶,她拿起杯子走到洗碗槽,打开水龙头清洗干净,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把杯子倒扣在盘子里沥干,穿着套装的身影匆匆走往客厅。
  打开放在沙发上的公文包,拿出手机迅速瞥了一眼荧幕,突然想起她该早点回家才对。
  「苏蒂,对不起,我忘了时间,我这就马上回去,晚餐我想带妳们到外面餐厅吃饭,所以今晚妳不用下厨替我妈准备晚餐。」她忘了自己今天跟母亲和外佣约好要早点回家,过来罗仰森这里整理衣物,一整理就忘了时间。
  那端,苏蒂却一直哭泣,周围人声吵杂。
  「发生什么事了吗?苏蒂,妳快说,别只是哭啊!」背脊蓦地一凉,她一手抓着手机,另一手已经拿起公文包转身往外走。
  「小姐,老太太在公园散步......有一只好大的狗跑过来,老太太摔倒了......老太太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一直在流血,还昏过去了......现在要被送到医院去......」苏蒂慌乱失措,幸好旁边有人赶紧帮忙叫了救护车,在等救护车来的时候,苏蒂这才想起要赶紧打电话通知她。
  「叫救护车了吗?旁边有没有人可以帮忙?」
  「有、有,救护车要来了......有人很好心的帮我......小姐,妳快回来啊,老太太一直在流血......」苏蒂已经快急昏了。
  「苏蒂,妳冷静下来,妳一定要跟着救护车到医院去知道吗?妳有没有听懂我说什么......好,我现在马上赶回去,我会再打电话给妳,妳一定要接电话知道吗?」
  紧急交代后,她惊慌的赶紧赶回去。
  在搭出租车返家的路上,她在心里祈求妈妈平安无事,这时候外佣又打电话过来,告诉她老太太将被送往仁德医院。
  「司机先生,麻烦掉头,我要去仁德医院急诊室。」在下一个路口,出租车迅速掉头。
  抵达医院急诊室后,她很快的找到了苏蒂。
  「老太太一直流血......头一直在流血......」苏蒂哭红了一双眼,她不断的啜泣,慌张的不断重复说着相同的话。
  头部流血?没想到情况如此严重,邹晨歆脸色发白,撑着快要晕倒的身子,慌张的询问护士,找到了负责的急诊室医师。
  「医生,我是张秀妹的女儿,请问张秀妹情况怎样?」
  「张女士血流不止,刚刚紧急送进开刀房,准备为她进行脑部手术,现在由外科医师王医师接手,妳要赶快去签署开刀同意书,病患才能马上进行手术。」急诊室医师转身唤来一名护士,交代负责的护士协助家属。
  邹晨歆抖着手来到柜台,签下了同意书后,拉着还在一直哭泣的苏蒂赶往开刀房。
  在等待母亲开刀的同时,她的一颗心有着强烈的不安。
  她好害怕......
  这时候她很渴望罗仰森能够陪在她身边,陪她度过这恐惧慌乱的时刻,但他远在欧洲,她也只能独自面对了。
  ★★★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天色渐渐暗了。
  简单的丧礼结束后,她将母亲的骨灰供奉在环境清幽的灵骨塔里,而苏蒂则被她送回人力中介公司,同时她私下给了苏蒂一笔钱,希望苏蒂在还没找到新东家之前的这段期间,也能好好的过生活。
  回到只有她一个人的公寓后,她一直都待在母亲的房间里,强忍着悲伤,整理母亲的遗物。
  她完全没想到母亲会走得那么突然,等不及她带罗仰森来跟她见面,等不及看她当新娘的样子,就意外的离开了她。
  这几天以来,她不知哭了多少回,哭得眼睛都好肿,在丧礼上只好戴上墨镜遮掩肿得像核桃般丑陋的双眼。
  从现在开始,她不能再哭了。
  在丧礼上,她答应过母亲,会坚强的活下去,幸福的过一辈子。
  如果母亲真的能听见,心里一定很为她高兴吧!
  跪在地板上,她红着眼眶将最后一件衣物放进纸箱里。
  这些东西她将送到旧衣回收中心去,至于母亲遗留下来的一对金手镯和项鍊以及戒指,她会好好保留一辈子,因为这是母亲当年的嫁妆,更是母亲打算送给她的结婚礼。
  当初父亲和大哥走后,因为茶山和制茶厂都被烧毁的关系,欠下了一些债务,于是母亲变卖了很多首饰,只留下她当年的嫁妆没卖,母亲说这套首饰是要留给她的嫁妆,说什么也不能卖。
  原本她一直期待能亲手由母亲手里接过这份嫁妆,但这个心愿已经无法完成了。
  把快要落下来的眼泪眨掉,她将放满衣物的箱子用胶带封上,小心翼翼的将首饰盒拿回自己的卧房放好。
  收妥后,她拿了件针织衫套上,走出老公寓外,到附近散散步走一走。
  她必须赶快收拾自己太过悲伤的情绪,因为她在丧礼上答应过母亲,要开心快乐的过一辈子,她一定要做到!
  当她下楼时,她摆在床头的手机蓦地响了。
  是罗仰森打给她的,前几天因为展览倒数三天,忙碌的程度让人完全无法想象,又因为这次参展效果很好,每天都有很多厂商公司跟他们摊位接触,展览结束后,他又必须把握时间跟有兴趣合作的厂商公司接洽,马不停蹄联络合约事宜,没想到这一忙又是三天。
  整整六天他找不到时间跟邹晨歆联络,而她似乎也怕打扰到他工作,并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他。
  终于,他的忙碌告一段落,处理好所有相关事情之后,他马上搭最快的班机飞回台湾。
  经过漫长的飞行,飞机缓缓降落在桃园国际机场,四十分钟后,他搭上公司派来的车子返回台北。
  罗仰森坐在车子舒适的后座,急切的想见她一面,所以打了电话给她,但没想到她没接听,电话转进了语音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信箱。
  他没放弃又打了几通,还是一样的结果,于是他改拨到她的公司,公司告诉他,她在一个星期前已经离职。
  他只好改传简讯给她,告诉她他回国了,要她尽快跟他联络。
  可是一直到他的座车下了交流道,返回台北时,她都没有回电,这让本来打算直接返回租屋处的罗仰森感到纳闷。
  「小张,我不回去了,把车开到敦化南路......」他决定到她住的地方等她。
  二十分钟后,罗仰森下了车,把行李交给司机载回住所去。
  他站在老旧的公寓楼下,确认住址后按下门铃。
  等待许久,没人回应。
  心里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她到底到哪里去了?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让他联络不上她。
  在公寓外等了将近半小时,罗仰森看着开始飘起毛毛细雨的天空,只好放弃等待,高大的身影转身就要离开,却正巧遇上刚要返家的邹晨歆。
  「你......提早回来了?」心情十分低落的邹晨歆在看见思念的人时,急切的走过去,脸颊贴上他的胸口,双手抱住他,一直强忍着的眼泪蓦地飙了出来。「你终于回来了。」
  「这么想我啊......」等待的心急与烦躁,在她主动投入怀中的瞬间消失无踪。「既然这么想我,为何不接我的电话?我一直联络不上妳,只好来这里等。」
  手臂将她紧紧抱住,他对她的想念也已泛滥成灾。
  「我......」她哽咽得发不出声音。
  「出了什么事吗?」他感觉到她的不对劲。「妳好像消瘦许多,这段时间没有好好吃饭吗?是不是忙我的房子还要忙工作,让妳吃不消了?」
  在欧洲期间,因为太过忙碌的关系,让他的胃痛复发,胃痛的感觉很痛苦,这样的痛苦他一个人受就好,他不希望她也因为太过忙碌而废寝忘食,连她的胃都搞坏。
  「我们......上楼再说好吗?」忍着悲苦的情绪,她轻轻推开他,牵起他的大手,低头看着两人十指交握的手。
  「我今天没有带拜访伯母的礼物,不过我想请伯母吃一顿大餐,希望伯母会喜欢我的安排......」他看见她身子晃了一下,忙不迭扶住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妳看起来不太好。」
  他伸手拿掉她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说话声蓦地停住,这才看见她哭肿的双眼以及苍白的脸色。
  「上楼再说好吗?」瞧见他脸上的惊愕和担忧,她央求他先别问,因为再追问下去,她会当场哭出来。
  他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
  跟着她一起走进老旧公寓的一楼,当初因为母亲行动比较不方便的关系,她租下这里的一楼,如今这已经住了七年的老房子空荡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940 
财富
263301  
积分
163491  
在线时间
506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3-19 
荡的,只剩她一个人。
  走进一片静谧漆黑的屋内,里头太安静也太暗了,罗仰森可以确定屋内没有人在。
  他站在门口等着她将灯打亮,她轻轻关上了门,转身投入他的怀里。
  「我妈......已经离开我,我再也没有家人了......」所有强忍的悲伤在这一刻崩裂,她扑进他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罗仰森震惊呆立在原地,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然,让他都傻了!
  
第五章
  
  清晨,罗仰森留下纸条后,悄悄离开了邹晨歆的身边。
  她哭了一整夜,直到清晨心情稍微平复后才睡着。
  望着她红肿的眼和眼下的黑影,他舍不得叫醒她,想让她好好睡一觉,轻步走到厨房替她煮了瘦肉粥后,才开门离去。
  高大孤单的身影走到路口招了一辆出租车,在清晨的微光中回到自己的住处。
  罗仰森冲了个澡,从空了一大半的衣柜里取出一套西装穿上,他看着摆在房间角落的那几个纸箱,决定尽快搬到新家去。
  干脆今天下午就搬家吧,他不能再让她留在那间老公寓里,那里会让她触景伤情,让她很难走出失去至亲的悲痛。
  开着车进到公司,他要秘书立即帮他找搬家公司以及钟点佣人,约定下午两点钟到他的租住处搬运东西到新居去,并请佣人协助整理衣物。
  另外他交代秘书下午帮他联络邹晨歆,告知晚上他会过去找她的讯息,他要她留在家里等着,等他晚上下班后就会直接过去接她,今晚两人立即入住新居,展开新的生活。
  一切都确定了之后,安秘书效率很好的快速联络好搬家公司,也找到了两名钟点佣人。
  至于罗仰森,他整天忙着开会,并到医院跟好友说明这次欧洲展览的惊人成效,晚上六点钟,他从医院离开,直接开车来找邹晨歆。
  站在门口按下门铃,他静静的等待。
  不一会儿,邹晨歆走出来开门,她脸色憔悴又苍白,单薄的肩上披着一条灰格围巾。
  他轻轻的叹一口气,伸手抚摸着她消瘦的容颜。「有接到秘书打给妳的电话吗?」
  她点点头。「要先进来一下吗?我在整理东西,有些东西还没收拾好......」
  「我再找人来整理,妳不用忙了。」他心疼她,不允许她在如此伤心难过的情况下还得劳累。「现在就跟我回新家去,我请佣人顺便做了晚餐,我们回去新家一起享用我们的第一顿温馨晚餐。」
  他要让她知道,失去了至亲的家人,并不是失去全部,他将会代替她的家人宠爱她、给她依靠。
  她感动的给他一个拥抱。「好,我跟你回去。」她知道往后她都有这个强而有力的怀抱可以倚靠。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