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4 | 浏览:4570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予你一世很安宁: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 ...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她听懂了两个意思,一是,万慕斯还喜欢着自己,二是,他和顾念心可能会离婚。
  她真的不懂他为什么会觉得,他喜欢自己,因为他对顾念心的追求,有目共睹,不亚于她对他的追求。是岁月真的老了么?她竟然有幸听到这样的话?
  桌上他们热闹地讲着最近发生的趣事,因为高兴,还划起了拳,很喧闹,不可能听到别人讲什么。但慢慢地,发现,苏明媚很不在状态。
  “明媚,你怎么啦,不舒服吗?是不是吃太辣了,肚子痛?”翁姐皱着眉,看她。
  她余光看到那个背影一僵,微微一笑,“可能是吧,有点不舒服,我想我还是先回去吧,抱歉了。”
  其他人也能理解,吃这种东西,什么时候胃就闹脾气也说不准,都说要她赶紧去医院看看,或者回家休息一下。
  马清拿着外套,要送她,她摇摇头,“没事的,你接着吃,我只是一点点不舒服而已,大家都有过些相同情况,没关系的,好好带她们,万一谁喝醉了,你就有得忙了,好吧?”
  被他一说,马清也就没坚持了,只是要她有什么事打个电话。
  苏明媚拿好自己的东西,瞥了眼那边,然后出去了。夜晚的风吹在身上,轻松了些。慢慢地走去公交站台,发现苏梓然打电话过来了。
  她坐在长木板凳上,接了电话。
  “有什么事吗?”
  听到那边委屈的声音,“你看看什么时间了,怎么还不回来?”
  “我忙呀,嗯,晚上部门聚餐,感谢你的照片咯,杂志大卖,所以就去庆祝了一下。”
  “什么时候回来?我饿了…”
  “先吃吧,我都吃过了,菜该凉了。”
  “唉,你竟然比我来忙,好吧,在家等你。”
  “嗯,我已经在等公交了。”
  “一个人?”
  “对呀,你期待我和谁一起等?”
  “我来接你。”
  “不用…”苏明媚还没拒绝完,就听到背后有人唤她,她脊梁一僵,不可能不知道是谁。
  “明媚。”万慕斯双手斜插在口袋,缓缓出现在她面前。
  “呃,那个,我先挂了…”苏明媚点了挂断,然后抬头看着站在眼前的人。
  她就这样看着他,上次没好好看他,现在发现,他真是长得越来越好看了,眼角的稚气已经被成熟取代,曾经令人着迷的可爱的褐色碎发也变成黑色短发,无形中散发了属于男人的魅力。
  “慕斯,你也来坐公交?”她笑着打招呼,仿佛只是好友相见。
  他目光低低地看着她,往事,不可抑制地全跑出来。那个眼睛里藏着星星的女孩,那个跟着他粘着他的爱笑的女孩,那个奋不顾身的女孩,好像还是原来的模样。可是,他知道,一切都不一样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了。
  “陪我走走,好吗?”他相信,在火锅店里的那些话,她一定是听到了,要不然也不会提前出来。
  苏明媚有一丝晃神,多久了?他们好像有一个世纪没有在一起出去走走了。
  勾起嘴角,“好呀。”
  爱玩的人,到处有他们的身影,仗着年轻,毫不顾忌。所以,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显得冷清。
  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猛然间还能寻到,曾经的他们,也是这样,路过一个个路灯。
  “不是说走走吗?总不会真的只是走走,一句话不说吧。”她依旧是含着笑意,轻灵的眸子望着他。
  “明媚,你现在开心吗?”他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很开心呀,碰到老同学,整么会不开心,你说是吧。”那个现在,是指此时此刻,还是指现在的生活,她不会不知道。
  “开心就好。你以前经常说,人最重要的是开心,每天开心,开心地活着。”
  “呵呵,那是以前,只知道最简单的道理。难道,你不开心?”
  他停下来,回避它,“上次你受了伤,有没有好点?对不起,是我没管好她。”
  “噢,已经快好了,小伤而已。”
  突然,她整个人就被他拥在怀里。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第十六章 习惯的抱枕
  “慕斯,你,你怎么了?”她挣扎,很不适应,纵使心跳加速。
  按着她乱动的头,万慕斯紧紧嗅着她的发香,“让我抱一会吧。”
  苏明媚脸部压在他的胸膛,能感觉到他同样无规律的心跳,莫名地想哭。以前她多么渴望这个怀抱,可是都是她主动。这次,应该算是他第一次主动抱她。
  “放开我吧,我已经结婚了。”她的声音很淡,可是,万慕斯听在耳朵里,就像五雷轰顶。
  “你骗我,不可能,从来没有人见过你和哪个异性在一起!不要吝啬我,好吗?”他竟然带着乞求。
  是啊,我对你从来不吝啬,可是你以前为什么视而不见?为什么现在却突然要我不吝啬?
  “我真的结婚了,慕斯。”她拉开他的手,目光也变得冷淡。她做不到结了婚,还对其他男人搂搂抱抱。
  “不可能!你手上没有带戒指,你身边没有其他男人!”他有些疯狂,眼睛红红的。
  “你就知道,我会一直等你?难道你不知道,上次酒店,为什么苏梓然会突然出现,然后带我走!”她轻轻一笑,脖间的戒指拿出来,“我已经嫁给了苏梓然,他对我很好。”
  她离开他的怀抱范围,“听到你们的对话,我确实很惊讶,才会提前出来,可是啊,我真的成为别人的妻子了,在你和顾念心领证的第二天,我就成了他结婚证配偶上的另一半。”
  “你,是因为我?”因为他,才随便嫁给别人?
  “都说了,我不可能一直等你。”她把戒指放回去,那一刹那,她有些累了。不论如何,都不会回到以前,现在,讲什么都是废话。
  他颓废地站在那里,眼睛盯着她的脖子。
  “好了,我先生还在等我回家,再见。”她错过他,往最近的站牌走去。
  可没想到,他突然拉住她的手,然后把她压在路杆上,“我不会相信的!你曾经那么爱我!”唇就压下去。
  苏明媚生气地推开他,侧开脸,“这是事实!”她清楚地知道,她不想和他有亲密接触!
  “你是爱我的!”他抱住她就要乱亲,可是背后一阵强大的力量,把他拉开,然后,迎面就是几拳。
  万慕斯被摔倒在地,鼻间很快流出了鼻血。
  “苏梓然…”苏明媚衣衫不整,狼狈的抱着胸,看着站在眼前,像狼一样,嗜血的人。
  “呵,原来这就是你所说的忙?”他的语气没有一点温度,冷漠的看着她。
  难受加委屈,苏明媚久久未落得眼泪终于流出来,“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周围有人指指点点,苏梓然咬着牙,抱起她,然后扔到车上,砰地关上门,最后犀利地望了眼坐在地上的人,再疾驰而去。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万慕斯失神地看着车离开,一张俊俏的脸在灯光下很是落寞。
  车飞速行驶,夜晚,车流减少,给了它足够的空间。红绿灯,也成了摆设。分明是,不要命地开。
  苏明媚靠在车窗上,怔怔的,眼珠久久才动一下。她突然觉得很好笑,这算什么,他发现他喜欢的人是她,所以就找她了?不啊,从他跟顾念心有一起开始,那段感情就已经错过啦。
  不久,车猛然停止,苏明媚没坐稳,惯性地前倾,额头就磕在了前面,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印子。痛,但她现在面对那张黑黑的脸,不敢开口。
  原来是到家了。
  他下车就自己进去,不理睬她。刘姐高兴地来迎接,却发现少爷心情不好,苏太太也神情不对。
  “苏太太,您这是?”看她气色很差,刘姐有些担心。
  苏明媚摆摆手,“没事,你去忙你的吧。”
  在刘姐疑惑的眼神中,她上了楼。
  打开房门,看到了深坐沙发闭着眼睛的他。
  她知道她该与别的男人保持距离,可他就一点都不想,那些都不是她自愿的?终究知道自己不对,她还是想,道个歉吧,如果能将这一个小事说清楚。
  “苏梓然,不管你信不信,我都问心无愧。即使我对他有情,也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话,她已经说了,也不想扭在这里,快深夜了,她明天还要工作。
  浴室响起了水流的声音,苏梓然才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那个姓万的亲她的时候,他很愤怒,那种火,就像浇在他头顶,燃烧掉了理智。心是疼的,因为他仿佛看不到她对他的情。说什么日久生情,全是骗人的!这么久,他都看到她配合着演戏!是啊,她说她对那个人有情,但从来没对不起他。可是,这就是对不起他呀,而且,还是最大的一个点。
  头顶灯光灼目,可他依旧直挺挺地看着,直到眼前一片花。
  苏明媚穿好睡衣,看到他这样子,凭空生出一丝心痛。在她印象里,他从来都是霸道,强硬的,而不是像现在这一刻,迷茫,无望。
  可那也只是一刻而已,他转过头来,就是一副冷酷无情的模样。起身,擦过她的衣角,冷漠地进了浴室。
  不舒服,苏明媚就是觉得不舒服。坐到床上,然后躺下,侧向窗户那边,闭上眼睛。
  等他出来,她已经睡着了,缩着身子,占据床的一小部分。他憋着气,看到她又是这个态度,只能恨恨地躺上去,关掉灯。
  头靠在自己双手上,不可克制地想这两年,她脸上带着的面具,越来越真,从来不顾,他对她的爱,越来越深。真是讨厌她透顶了!
  断断续续地想着,终于有了睡意,突然她就有了动静,紧接着,他肚子上就贴上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了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那是她的手臂。他负气地把手拨开,可没过多久,手又缠到他胸前,这次,他没有拨开,只是在黑暗中,借着窗外漏进来的光,打量她精致细腻的脸。熟睡中的她不再张牙舞爪,甚至很甜美。可是嘴角还耷着,应该是睡前保持这个嘴型,然后就睡着了。没等多久,她的腿就搭在他身上。这是她睡觉时最常见的姿态,完全把他当抱枕。
  看到她这样,内心回复柔软。他不能太强求她了,人在他身边,还怕跑了不成?郁结解开,半搂着她,他终于很快进入梦乡。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第十七章 他知道她在楼下
  生物钟一到,她睁开眼睛,鼻尖是他身上清冽的香味。整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窝在他的怀抱。她不想马上起来,只是看着他。昨天晚上,她和他几乎零交流,可今天,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她知道她贪恋他的怀抱。
  看了一会,他突然睁开眼睛,她直接满满对上他的视线。
  “不需要上班了?”他眼神几乎与平常无异,难道,他不介意昨天的事,并且原谅她了?
  这样想着,她就问了出来,“你不生我气了吗?”问完,又觉得自己很傻,他的表情,跟他的内心,很多时候都不重叠,比如,无波无澜的时候,他可能是好心情;语气很轻松的时候,他是,生气的。他不会告诉她,只能靠一点点经验猜测。所以,问这个问题,确实有点傻。这样一想,她觉得很窘迫,垂着眉起来。
  等处理好一切,她看都不敢看他就出去了。
  苏梓然按着太阳穴,有些烦躁起身。
  今天上班,好难熬呀。苏明媚第十次失神,等再次回神时,心里感慨着。眼前的工作完成度,好像才开始。
  副社长卢纯依踩着高跟鞋走过,看到她心不在焉,啪地在她办公桌拍了巴掌,“用点心做事,这里不是给你打发时间的!别以为有点成就就沾沾自喜,如果不想干了,马上就滚,少在这里碍眼!”
  那话很响亮,毫不留情。卢纯依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苏明媚长得漂亮,身材好,而她呢,腰粗腿粗,就算有才华,坐上副社长位置,加上她小心眼的性格,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和她相处,至于现在,还是单身就更别说了。可是苏明媚,身边老是晃悠着对她有好感的异性,简直是间接的被打脸。
  苏明媚心情本来就有点压抑,被她不留情地责备,突然就想任性一次。她眼神很凉,冷笑着,竟然是走出了杂志社。
  “呵。”卢纯依扬起不屑的笑。
  有些竖着耳朵的人肯定在心里偷笑着,但一部的人不会。
  染着褐色大波浪的翁姐站起来,在身高上给了气势。
  “副社长,我们明媚平时的认真负责,我们谁不看在眼里,你这样无故污蔑她,这样不好吧?”
  “你是不是对我们一部不满呀!不满就说,别欺负明媚一个人!”陶陶也气呼呼地站起来。
  “你才是碍眼的那个…”胖妞黑着脸,小声说道。
  看着她们一个个都为她说话,不尊重她的威严,顿时更气了,“你们都不想干了?你们一部是不是想费了!我告诉你们,苏明媚,我辞定了!”卢纯依双手抱胸,高傲地抬头。
  陶陶和胖妞她们面面相觑,担心她说的是真的,毕竟,她们在一起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怎么可以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说辞就辞!
  “杂志社,是你说了算吗。”一道声音插进来。
  全场悉悉索索的声音刹那静了。
  卢纯依的脸色耷下来,看着社长,一步步走近。
  “大家都回去工作吧,现在任务繁多,不要耽搁了。”社长强有力的话,让那些人都回到座位上。
  社长戴晏晖是个时尚之人,毕竟做娱乐杂志,耳边离不开那些资讯。作为社长,又怎么会不知副社长和苏明媚的矛盾?
  “苏明媚的事,我会跟她说清楚。副社长,请你跟我来一下。”很不服气,但又不得不听话。
  看到副社长被社长叫走,一部的人大概放心了,公平的社长会处理好这事。
  知道这样做不对,可苏明媚不想去管了,大概她也没想到,苏梓然对她影响这么大吧。
  太阳照射,她用手挡在额头上,看着四周的高楼大厦,一时不知,可以去哪里。每个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谁会像她一样地任性,甩头就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她心里觉得,她有这个胆,估计还是被苏梓然影响的吧?是他给了她无限的权力随心所欲。
  他早上好像没吃早餐,以前都有在家吃完再上班的,但早上她离得匆匆,都不知他有没有吃东西。
  给他带点早餐吧。随后,又莫名地自我叹气,为什么想去他公司找他还要找个这样说不通的理由?现在吃午饭过早,吃早餐又太晚,好像都不合适。那不带好了,干脆点,万一他吃了呢,会浪费的。她只是想去,看看他而已,不要矫情。
  好吧,她都不知为什么想去看看他。
  第二次进苏氏集团,还是一样的惊艳。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因为隐婚,她把脸部藏得很好,他带着她,她就像没见过世面的人,到处瞟,还不停地夸赞他好厉害有能耐什么的,赞叹大门,赞叹两边警卫,赞叹墙面的精致,赞叹前台小姐,赞叹电梯,赞叹整栋楼的高度。到了他办公室,又把眼睛所能见到的赞叹一遍。
  现在想,那时候,她怎么可以,真么傻气…
  上了几级阶,踩在大理石面上,门口两个陌生的守卫就挡住了她。
  被挡住是她没想到的,因为她才意识到,这次是她独自一人进去。
  “这位女士,请出示您的证明。”进入这座大厦,没有工作证,没有引荐,也要有一定的职位,令公司所有人皆知的身份才可以自由进入,要不然,不可能随随便便让她进去。
  证明?她哪里会有什么证明。
  “那个,我是来找苏梓然的,呃,不是不是,我是来找苏…总的。”一不小心就直接说出他大名,看到他们怪异且更加冷峻的脸,赶紧拗口地改正。
  “我们苏总很忙,没有时间,请回去吧。”他们姿态很强硬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既然是门卫,就要尽职尽责,要不然怎么被开除的都不知道!每天都会有各种角色的人说要找苏总,难道苏总真的是她想见就能见到的?何况,她是个年轻女子,这种人,手上还拿着,几个包子个一杯豆浆,更不可能放她进去了。
  没想到会吃瘪,苏明媚皱着眉,原地踱了几步,才打开手机,拨打了电话。
  电话嘟了两声,就被接起。
  “明媚?”他平静的语气里有丝不确定。她几乎不会在上班时间打他电话,甚至有时,上班时间,她都不会接他电话,所以有些什么事会发短信,等到有时间就看一眼。
  “嗯。那个,”她有些不自在地用脚尖在地上画圈圈,“我在楼下,能不能接我上去?”
  他几乎立马就猜到,她在公司楼下,等他接她上去!心脏以疯狂的方式跳动,他努力平静语气,“好,你先到厅内,我马上下来。”
  他秘书被吩咐让楼下门卫把人放进去,他则按着电梯,然后下去。有多在乎她,对她就有多狂喜。她对他从来不主动做什么,所以,她做的任何主动的事情,对他来说都是大事。想到还有多少秒,就能接到心上人,他总觉得,有些失态。大男人一个,还不懂克制。可是,对她,并不需要克制,不是吗?就好像,他可以安排让人把她带上来,但他不愿意,而是亲自下去接她。
  前台小姐礼貌地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她摇头。两年后,这里很多人都变了一拨,原来她隔了这么久才又来这里。
  他说会下来,忙着的时候,哪有时间下来呀。突然觉得,她好像捣乱了,但又不敢问总裁办公室在哪里,自己上去,万一他就下来了呢?
  正杂七杂八地想着,站在上次坐过的电梯前面的她,就看到缓缓打开的电梯内,站着气质卓然的他。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第十八章 凭你是我老婆
  “你下来了啊。”她对着他笑。
  他迈开腿,站立在她面前,“你怎么来了。”
  她扬扬手中的早餐,“怕你早上没吃早餐,饿到了呀。”
  “哦?”他拉着她的手进电梯,“你怎么知道我没吃?”
  等人一走,看见这情况的人皆一惊,他们冷峻的总裁,竟然会亲自专门下楼接一个女人。她是谁?妹妹,还是,女朋友?
  门缓缓关上,然后上升,她又笑,“我猜的呗,是不是很厉害?”
  “你能猜到我没吃,为什么没猜到,我不喜欢吃包子?”他确实不喜欢吃包子,全是面粉的味道。
  “哦?哦…我现在才知道嘛,以前都是家里吃,怪不得刘姐从不做包子。对不起了,可是你能不能,吃一点,要不然会饿肚子的,肚子饿了,会得胃病,也没办法工作啦!”
  “你怎么没上班,想通了,要做全职太太,嗯?”他觉得她可以在早餐事情上讲到黑,于是转换话题,反正这也是他想问的。
  “想得美,我才没有这抱负呢。”
  其实,她觉得,现在的状态和以前无异,但总觉得,不舒服,好像在拼,谁更不介意。
  知道了他不吃包子,自己又不饿,难道真的要扔掉?纠结着,电梯开了,她循着记忆,走在前。高层领导开会也会在这一层,他的办公室很大,里面开侧间,里面有休息室,还有专门健身的房间,真是应有尽有。这都是上次的记忆,现在倒没那次惊讶。
  “不要密码可以进去吗?”她推了推玻璃门,发现能推开,先进去,没想到,她一进去,门关上了,她整个人就被压在门上,嘴唇上袭来他猛烈的吻。
  “苏梓然…”你怎么了?她的头被他一只手固定,腰也被另一只手揽住腰,腿被他的腿抵住,身体瞬间动不了。
  这次,苏梓然像发了狠一样,用着比以往更大的力气啃咬碾压她的唇瓣,手也用力的像是要把她揉碎。
  苏明媚疼得哼哼叫,他却不放过她,空着的手挥舞着,捶着他的背,直到最后她越来越没力气,脚也发软。
  快窒息的时候,他喘着气,终于放开了她,眼神里全是他泄露的占有欲和愤怒。
  苏明媚只能靠他站稳,仰着头,一丝迷离,几分恼怒。嘴唇确定是破了,又麻又痛。
  “苏梓然,你这个疯子!”她贝齿咬着,眼眶变红,愤怒地喊道。
  “呵,既然你觉得我是疯子,我不介意更疯一点!”他余怒未消,正要有所动作,苏明媚猛地推开他。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她靠在门上支撑自己,长发散落在胸前,有些狼狈,但还是努力挺直背,直视他。
  一双明亮又受惊的眸子,落在他眼里,既惊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592 
财富
222640  
积分
170732  
在线时间
51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2-13 
艳,又怜惜。
  她蹲下去,把落在地上的早餐提起来,可是眼泪终究控制不住了,啪嗒地掉在地板上,她使劲擦,眼泪也使劲掉。她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受这样的委屈?越想越不开心,心里像压着一座山,沉沉的,呼吸不过来。
  她一直都知道,他不好惹,当初就应该离他越来越远。可当时,脑子怎么就坏掉了,要想和他拼婚?
  她的呜咽,让他烦躁不堪,他也不想,但一想到姓万的对她做出那种事,就恨不得把她刻在他的骨头里。这一次,他又失控了。
  平复的心,现在只有后悔。这不是她的错,是他,守不好自己的心。
  “我来吧。”他蹲下去,把她抓在手心的袋子拿过来,然后牵她。她不想再理他了,挥开他的手,抱着膝盖,把脸埋进去。
  “老婆,我错了,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起来,要不然脚会麻的。”再放柔声音,那一刻,他想到相同意思的一句话和一个词,不作就不会死和自作自受。现在的他就是这境况。
  “你,欺,负,我…”她的话断断续续,抽泣着说不顺畅。
  那一刻,他心都要碎了,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她带着早餐找他,还,真的就是欺负她,只觉得罪恶深重。
  “回家跪搓衣板,跪键盘,可以吧?任由你处置?”
  苏明媚觉得自己好难过好难过,被一哄,哭得更大声了。
  “你打我吧,如果能解气的话,真的是我错了,我知道你是被迫的,我第一时间应该为你讨回公道,而不是对你摆臭脸,对吧?”他捏着她袖子,晃晃,要她抬头。
  “苏总,咖…”秘书推开门,就看到自己的总裁,对着地上的一团,撒娇!
  “不好意思,我待会再来。”到底是见过世面的秘书,看到这怪异的场景,很快冷静退出。但退出后,秘书惊险的呼气,真不敢相信,她刚刚看到了什么!看来,那位女士,是总裁的,女朋友了?回想刚才那一幕,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被秘书这么一惊,苏明媚也抬起了头,对上他深邃的眼睛。
  苏梓然倒不觉得什么,见她终于肯看他,单膝跪地,手穿过她的腿部,扶腰一把把她抱起。
  “你干嘛!”陡然间的被抱起,她慌乱地抱住他脖子。
  他嘴角微扬,把她放到沙发上,“没干嘛,怎么老是大惊小怪的,你是我老婆,都来找我了,还不让我抱?”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她翻了个白眼,嘟着嘴,看向另一边。
  唉。苏梓然打开早餐袋子,灌汤包有破了的汤汁流出来,搅和在一起,更没胃口。豆浆袋没破,算干净的。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了个完整的,放到口中,然后又打开豆浆,吸食。
  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