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4 | 浏览:4593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予你一世很安宁: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 ...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660 
财富
223281  
积分
170963  
在线时间
5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4-9 
第十二章 近乎不讲人情
  手机在包里呜呜地震动,她伸出手指勾到手,取出手机,发现是安可。大概是询问她的事吧。
  “安可,怎么了?”
  “小狐狸,你在哪里?我们找不到你,打电话又打不通,你现在怎么样了?”安可急切的声音传来。
  苏明媚微微一笑,“第一人民医院,没事了,就是腿上割破了点皮。不用担心我。”
  “喂?喂?小明,小明呀,具体在哪,我们来找你吧。”安乐急躁躁地,好像抢过手机,来跟她通话。
  “我也不知道具体在哪呀,还是别来了。”来这里,除了关心她的伤势,肯定还要追问她跟苏梓然的事。
  啰嗦了半天,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是来,还是不来。挂了电话,她又开始发呆,然后猛然间,想到,杂志社还没请假呢,现在她人躺在这里,到时候,社长又要唧唧歪歪说她了,真头疼。
  在为这事纠结着,门就推开了,苏梓然手上提着的是一份粥。
  “看到食物才知道我是多么地饿呀!”她欣喜地打开它,玉米的清香弥漫整个病房。
  “生病真好,不用干活,有人给买东西吃。”刚说完,额头就被弹了一下。
  “你愿意病着,我还不愿意养着。”
  “哼哼。”她哼哼小鼻子,以示抗议。
  看到她没事,能吃能笑,他才放了心,“你好好在这呆着,我还有事,先走了。”
  “噢。”她忙着吃,简直是忽视他。
  叹气,很无奈。他拿好西服,出去了。
  顾家大院。
  顾家的管家注意有辆车不顾所有地飞驶过来,咋一看,原来是苏梓然。急忙打开铁门,车刷地就过去了。
  这是怎么了,以前从没见过苏少爷如此兴冲冲的?
  管家赶紧先去禀报老爷。
  顾长青叹口气,坐在了客厅主座上。门外,苏梓然已是一副深不可测地样子,慢腾腾地进来,和驶车状态相反。
  “顾伯。”苏梓然礼貌地唤了一声,并看向他,但眼神里没有任何温度。
  “来,苏侄,请坐,不要客气。”顾长青笑眯眯地指着一旁的位置,以前来顾家,苏梓然一般都坐那里。
  苏梓然坐下来,顾长青的妻子温诗善端着盘水果出来,也是笑容可掬的,“梓然呀,吃点水果,都是你最爱吃的。”
  “不用了。”他很干脆地拒绝了,徒留俩人面面相觑。
  顾长青哈哈一笑,“苏侄此次匆忙过来,都没准备些什么,晚上,叫你伯母多给你炒几个好吃的菜。好久没来了,肯定是馋了吧。”
  苏梓然微支开条腿,两只手手指交叉着放着,“顾伯,我就不打哈哈了。我想知道您,怎么处理这件事。”
  以前,苏梓然差点就成为他的女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660 
财富
223281  
积分
170963  
在线时间
5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4-9 
婿,像他那种天资聪颖,气质卓越的人,能成为自己的女婿,自然是高兴的,何况顾家与苏家又带点关系。可后来,他女儿的好朋友插足,导致这段众人看好的婚姻,就这样断了。他以为苏梓然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喜欢上苏明媚那样的人,就算是生他女儿的气,跟苏明媚结婚也是开玩笑。谁知道后来,各种消息传来苏梓然对他妻子的宠溺,几乎没有其他负面新闻,他就有点想不明白,对他女儿的各种好,是苏梓然装出来的,还是无所谓。
  听他直言,顾长青眼中的慈爱有些疲惫,“苏侄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女儿被我宠惯了,很多事情都是随心所欲,至于,她弄伤你妻子的事,我想,她一定不是故意的。看在你们以前的情分上,这次就算了。”
  温诗善也是温柔高雅的人,不知道怎么就教出女儿那种烈性子来。对于母亲来说,不管是不是自家孩子,都能给予母亲般的光辉。听说苏明媚受了伤,还是自己女儿弄的,只能在内心焦灼,又不能打骂自己的女儿。
  “念心已经跟我说了,她当时不知怎么回事,就做了那样的傻事,现在很后悔。她都这么内疚了,梓然呀,你就别怪她了。”
  然而温诗善的苦心并没有让苏梓然有任何波动。
  苏梓然冷嗤,“伯母,我知道您是慈母,我也很敬重您。但现在就是现在,过去了就是过去的,我不想再提。”接着看向顾长青,“我会来找您,是说明我不想过多计较这件事。我知道您和我父亲是几十年的好友,做的太绝,会给他增加负担。噢,对了,明媚也很不喜欢。至于两年前的那种关系,我们,现在都不该提了。这次,我就是第一次说明,也是最后一次说明,如果您还管不好您女儿,别怪我不客气。”
  或许是他的话太过于冷厉,丝毫不顾忌他们是长辈,一时间,气氛很是凝重。
  顾长青脸色也不太好看,思虑半响,他语气强硬地对着温诗善说道:“诗善,你去把你女儿叫下来,好好地去给他妻子道歉!”
  “长青,这…”
  “还不快去!”他的声音又高了几分。
  温诗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到底是去楼上叫她女儿了。
  自从被丢在同学聚会酒店后,顾念心回到家就躲在房间里,越想越难过,晚上睡觉也睡不着,直到天亮才迷迷糊糊地入睡了。
  等她母亲来敲门时,才精神不济地起来。
  “妈,有事吗?”她给门开一点,好像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只是询问什么事。
  温诗善也有些急了,拉住她的手,“女儿呀,这下你可真是闯祸了!梓然就在楼下,他…”
  “什么?梓然他来了?”她的注意力在后面那一句,脸上立显光彩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660 
财富
223281  
积分
170963  
在线时间
5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4-9 
,“妈,您快出去,我先化个妆!”
  扑到化妆台上,给自己梳妆打扮。眉眼间全是喜悦。
  “他们在楼下等你呢,得快点呀!”温诗善生怕下面谁再生气,让女儿受多余的责备。
  “你先下去,先下去嘛!”顾不得其他,她一点一点的刷着眼睫毛。
  温诗善只好先下来,“她身体有点不舒服,可能要耽搁会,我先去准备餐点。”
  “不用了,既然她不想下来,我先走就是。”他起身,不准备多留一分钟。
  “我会带她去登门道歉。”身后是他无奈的声音。
  顾念心一下楼就看到苏梓然要走,急急地跑出来,“梓然,别走!”
  顾长青见自家女儿如此不识好歹,气得拦住她,伸手就扇了她一巴掌。
  “爸?”顾念心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温诗善被这场面吓呆了,顾长青从来没打过念心呐!
  “你这是干什么!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660 
财富
223281  
积分
170963  
在线时间
5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4-9 
第十三章 你全家都是傻瓜
  苏梓然已经走出门,碰到气喘吁吁万慕斯,两人眼神交汇,苏梓然只是一瞥就走了。万慕斯不知道他来干什么,脑海里还有疑问,他把明媚送哪里去了。进门,就看到顾念心捂着脸,泪眼朦胧地看着她爸。
  “爸,妈。念心,你怎么了?”他过去查看,顾念心甩开他的手,跑到楼上,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万慕斯不知给她打了多少个电话,发了多少条短信,就是没回复,这才到这里。谁知看到这一幕。
  离开顾家,苏梓然不管那里吵成什么样。一巴掌,就能抵消他女儿的错吗?不可能。
  那边。
  苏明媚兢兢战战地跟社长请完假,又被啰嗦了一顿。每天杂志社忙得累成狗,她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躺进了医院。
  “唉!”把手抱在脑后枕着,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正巧门开了,那一声叹息被苏梓然听了去。
  “什么事情,让你唉声叹气的?”他把全德福打包好的红枣乌鸡汤搁下,然后把她整个扶起。
  “你就回来啦,事情处理完了?”说着,鼻子还一个劲地嗅着,像极了一只贪吃的小猫。
  在她面前,他一向温和,笑着说道,“我看到你口水流出来了。”
  苏明媚一惊,难道她对食物的期待太明显了?
  “嘻嘻…”她咧着牙齿,不好意思地笑。
  他被她笑得弯弯的眼睛给暖到了,坐在床边,在碗里舀好点汤,放到嘴边吹凉,再递到她嘴边。
  她呆了几秒,才张开嘴,脸上有热度在氤氲。
  他怎么会看不出她的不自在,心里却是偷笑,没想到她脸皮还挺薄,在家的时候,她不是挺能气粗地对他吼吗?
  “那个,我自己来吧,我手没受伤。”鉴于此时气氛,她觉得有点暧昧,慌张地要自己来。
  苏梓然又舀了一勺,放到她嘴边,“刚才你为什么叹气?”
  刚才?被他一提问,瞬间想到刚刚自己脑海里的东西。
  “我想到了我和顾念心以前的友谊。”她想事的时候,习惯将眼睛微微眯着,“我想到我们还没见过面之前,我们那种令人羡慕的友谊。”她觉得,如果她没有见过他,万慕斯就不会和顾念心在一起,她也不会和顾念心分裂。
  “你是在怪我遇见你?”见他眉宇一拧,苏明媚急急挥手,“没有,没有,这又不怪你。我们迟早都会见面的,只是时间问题。”
  话题没能继续,苏明媚只好乖乖地喝着他喂的汤。其实汤还是不能果腹,里面的乌鸡肉才是重点。可他,一直只给她喂汤…他肯定是生气了,相处了这么久,她能从他平静无波的眼睛里看到一丝丝愤怒。可是他为什么呢?就刚刚那句话而已。很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660 
财富
223281  
积分
170963  
在线时间
5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4-9 
多时候,他生气都有些莫名其妙的,唉,她还是病人呢。
  一碗汤无声地被她喝完,见他又是专盛汤,不免有些哀怨,“苏梓然,我要吃肉肉…”纤纤玉指指着那钵,嘟着嘴看他。
  让人爱又让人气,苏梓然挑出一个鸡腿,就被她的手指头捏在手里,呜啊一口,狼吞虎咽。
  给她下面垫个垫子防止食物掉在床上,然后看着她。他觉得他养了个白眼狼,好吃好喝供着她,她还老是说些气人的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喜欢的是她,她还是一副同命相怜的样子。跟她说,他已经不喜欢顾念心了,她就心疼地摸他头,告诉他,天下女性这么多,何必单恋一颗狗尾巴,越是说不喜欢,那就是藏的越深,越放不开。噼里啪啦说一堆,好像她就真的懂很多事。后来,被她没有良心的安慰多安慰几次后,他就不想再提,他从始至终只爱她一个人的事了。
  “你在想什么?你也饿了?”太拼命地融入美食中,待剩下一根骨头时,才发现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好惊悚诶!
  “傻瓜。”他轻轻吐出一句话。
  苏明媚炸毛了,手上全是汤油,却还是握着拳头示意,“你才傻瓜,你全家都是傻瓜!”
  “呵,你也是我家的。”
  一句话,把苏明媚噎住了,继而又挥起爪子,“全家只有你才是傻瓜!哼哼。”
  “你确定?我是傻瓜,将来你儿子可能也是傻瓜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才…不会呢…”未来,他们可能有孩子,亏他现在说得理直气壮。
  一钵汤喝得差不多,她也终于见饱,满足地靠着。
  “你待会要不要洗个澡?”考虑她有点洁癖,身上肯定不舒服。
  “肯定要啊,但现在太饱了,我想晚点儿洗。”心情大好,手还打着节拍。
  “好。”他把东西收拾好,出去了再进来,却发现她正支着身体下床,可能挣扎有一会儿了,脸上涨红了。
  看他进来,她睁大眼睛,“你,你怎么就回来了?不用上班?”一只脚在床下站着,另一只脚倚着床。
  “你干嘛。”他语气很平淡,迈着修长的腿过去。
  苏明媚感觉,不好,这斯又生气了!
  “那个,我想去洗澡,嘿嘿…”只是想去洗个澡而已,有必要对她摆臭脸吗?洗澡是人之常情,又不是干什么违纪手法的事。可是,她为什么会不自然?
  “你当我这个老公是死的?还是觉得,你有三头六臂!”
  糟了,他生气都不掩饰了!
  “我,我只是…”
  没说完,他已是一把打横抱住她,然后进了卫生间。
  换洗衣服都放好,他高大的身形在医院较小的卫生间里有些拥挤。
  “你出去吧,我自己可以的…”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660 
财富
223281  
积分
170963  
在线时间
5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4-9 
她紧紧抓住宽大的病号服,咬着唇瓣,很是局促。
  “你不脱?那我帮你脱。”他手指触碰她的衣角,她脸上温度徐徐上升。
  “我真的可以的…”都快要哭了,本来她就是想趁他不在,然后洗个澡,谁知他又返回。这局面,尴尬得!
  “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恐怕我比你还清楚吧?再啰嗦,信不信我立马扒了你衣服!”
  “不啰嗦,不啰嗦了!”说不啰嗦,自己却打了个啰嗦。被羞的。
  “脚受了伤,不宜沾水,都老夫老妻了,这个坎早该过去了。”
  “嗯嗯。你把眼睛闭上。”
  话白说了。看她倔强到这程度,也只好出去。其实,也是为他自己着想,她皮肤细嫩白皙,两条腿细长可爱,眼睛像蒙了雾气一样,说不出的诱人。不走开,那只能被撩的惨不忍睹!他相信她有这个资本!
  简单洗完澡,她推开门,唤了他,“把我抱过去咯!”
  他放下手机,轻松把她弄到床上。蒸汽把她小脸熏得红彤彤的,眸子像打湿了一样,眼角好像还能看到细小的水珠。身上清新的沐浴香,时不时窜进他的鼻腔。她锁骨边上还有着她擦的过猛留下的红色印记。一切,都令人口干舌燥!
  苏明媚找着最舒服的姿势躺下,就看到他亮沉沉的眼睛,心里冒疙瘩。不等她过多反应,他就狠狠地在她唇上啃咬着。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660 
财富
223281  
积分
170963  
在线时间
5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4-9 
第十四章 曾经的朋友如今的敌人
  小妖精!谁让你诱惑我的!
  苏明媚委屈地推搡,是他色狼本性出来了好不,怎么怪上她了。
  等她唇变得又红又肿,气息不稳的时候,他终于停了下来。看着自己的杰作,分外得意。
  挑眉,“该换药了。”
  “换呗!”她没好气地回道。
  他要给她换纱布,然后涂药水。苏明媚显得有些紧张,看他一圈一圈松开纱布。纱布上泛着药水渗出来的橙黄色。
  “我会不会毁容了?”她可是很满意她自己的腿的,别人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她觉得,她的第二张脸是既是手也是腿。
  “放心,我手不抖的话。”手一抖,她的腿就会毁容咯?
  “你敢,小心我从此赖上你,再也甩不掉!”
  谁稀罕你甩掉我?从一开始,你就没有甩掉我的机会。
  当纱布都拆开后,腿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映入眼帘,她还是控制不住的打冷颤。
  整个腿面抹上了药,伤口又是狰狞着,瞬间觉得,被忽视的痛感全涌上来了。
  “嘶!你能不能轻点!”她咬牙,大声喊道。
  苏梓然又放轻了力度,他知道她看到伤口后,心情很低落,也就任由她发泄。
  对他喊完,她眼眶反倒积蓄着泪意。强抿着嘴,看向窗外。他给她上药,一点也不疼,只是药水渗透,有着凉凉的微疼。可她还是控制不住,责怪他。这么大人了,本不会因为这点痛就哭呀。难道是因为腿伤真的吓到她了?真的毁容了?这些是可以治的,但有东西治不了。或许,她难过的,是伤害她的人。
  大学时期,顾念心是学生会的副主席,新生招人的时候,苏明媚觉得好玩,也就跟着双胞胎一起去了。经过初试复试通过,她也就成为了学生会的一员。刚开始,顾念心是学生会人人认定的美女,可她来了之后,就传出很多什么小学妹苏明媚也挺漂亮的,小美女一枚,什么她苏明媚是学生会最漂亮,什么比顾念心这个娇娇女还漂亮呀等等的传言。顾念心本就是大家庭的千金,自身负有傲气,于是使用她的权力,欺负苏明媚所在的班级,还把学生会一些累活脏活扔给她。
  本以为她会忍受不住,退出学生会,可没想到,她一直都很淡然地接受着,做得很好,把她气得七窍生烟。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就申请退出学生会了,猝然不及,导致她几天都缓不过来。每天跟着苏明媚作对,一下子没了对象,有些不适应。可是她不能否认的是,她已经改变了对苏明媚的看法。她不张扬,对人温和,人其实也确实漂亮,给人暖暖的感觉。一直在包容她,就像只是陪着她玩一样。让人折服,不是难事。
  后来她忍不住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660 
财富
223281  
积分
170963  
在线时间
5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4-9 
跑去找她,问她为什么。原来,她是担任了班上的班干,同样很忙,为了班级,她就退出了学生会。
  顾念心管不住脚,时不时就来找她。于是两人就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好朋友。为了方便沟通,顾念心干脆搬到苏明媚对面宿舍住。本来是要住同一宿舍的但双胞胎和她又性格不合。双胞胎不喜欢她咄咄逼人的姿态,顾念心又不喜双胞胎幼稚无大脑的行为,于是,顾念心就搬到了对面宿舍。
  玩得熟了,两人对彼此的了解更深。顾念心发现,苏明媚并不像在学生会那样温婉,而是,闷骚!有时候就像个神经病,疯疯癫癫地玩呀闹呀。用她话讲,就是,在外人面前,要保持一定的矜持,不要太放纵了,该装就要装。说她两面三万,顾念心又何尝不是呢?在众人面前,高冷精干,一到宿舍,就大大咧咧犯糊涂还不是半斤对八两。
  苏梓然从她侧脸,看到她无神的望着窗外,一滴眼泪,悄悄地滑落。
  他伸出手拭去,“不要想太多了,想休息就休息会儿。”
  苏明媚回神,笑着说道:“知道啦,管家婆!”
  在驱车上班的路上,苏梓然扯了扯领带,想到她,觉得,让顾念心来给她道歉,不一定是一件明智的事。他是知道她们的友谊,如今变成这样子,恐怕,相互不再见面才是最好的。当即,他就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让他去告知顾家,以后,最好是不要再碰面了。
  回到杂志社,不知情翁姐她们围过来,问候她。苏明媚穿的不是平常清凉的裙装,而是休闲装,长裤,给人活力的感觉。
  看她们拥挤着围着她,她噘嘴一笑,在医院的时候,不知有多无聊呢。她们问起她请假的原因,她也就是说身体不舒服,已经没事了。
  “你看,这事我们这一期的杂志。”陶陶把最新的样本拿过来,上面是苏梓然妖媚的脸。
  “大卖哦!”翁姐高兴的合着手掌。
  “嗯,很好啊,我已经知道了。祝贺我们。”杂志社自然有自己网络的宣传渠道,每一期都会在网上宣传。由于有几期都得到了与苏梓然有关的题材,又大加渲染,于是《最秀》也越来越火。
  很多有名的杂志社都不明白,为什么就这家小杂志能得到允许发表与苏少有关的新闻图片。
  当然啊,自家老婆的工作饭碗,肯定得添饭不是?苏梓然就是这样想的。
  “我猜呀,我们晚上肯定要出去挫一顿,这个月呢,还能得到工资奖励,多么美好的事情…”陶陶真是乐淘淘,幻想着美食美酒。
  “庆祝是必须的,晚上把部长拖去,给我们买单,嘿嘿嘿…”大川过来插一句话。
  都偷偷一笑,这个主意不错。
  而二部的人,不是翻白眼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660 
财富
223281  
积分
170963  
在线时间
5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4-9 
就是冷嗤,一副不屑的样子。
  但苏明媚她们可不想理睬,二部部长,肯定会寻个时间,好好批她们一顿。
  隔了会儿,大川想到什么,拿着他剪出来的几张照片,“明媚,你看,这上面的人像不像你?”
  她不明白地看他一眼,接过来,是苏梓然抱着一个女人出酒店的图片。她知道,是她自己。
  “呵呵,又看不到脸,唉,如果是我就好咯,不用在这里上班加班,累成这个样子,还躺进医院。”她淡然地把照片递回去,半开玩笑说道。
  “我这不是八卦嘛,我们谁不八卦呀。不过,这照片被上头禁了,要不然,他宠妻的美名就要被揭穿了。嘿嘿,我去忙我的了。”大川揣着照片走开,而苏明媚脑海里,还留着照片上,他冷峻的脸上。就算不清晰,也知道,他当时的担忧。
  还好,他护住了她的脸,也还好,他及时赶到。一想到他,仿佛内心就变得很宁静。这是很奇妙的感觉。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660 
财富
223281  
积分
170963  
在线时间
52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4-9 
第十五章 是岁月老了吗
  晚上,一部部长马清就领着自己部门,一伙人呼啦啦地去火锅店搓一顿。竟然都是爱吃辣口味重的人,火锅必定成为首选。
  汤锅冒着咕噜咕噜的泡,火红火红的汤勾引着胃中的馋虫,手边还有几打啤酒,好不惬意。
  “祝我们部门以后发展越来越好!干杯!”马清端起就酒杯,其他人也高举,爽快地喝下去。
  只是没想到,在这里万慕斯。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不吃火锅,也不准她吃。但现在,亲眼看到他,夹着那些菜,放入口中。跟他坐在一起的,是一个长得像混混的人他怎么会和那种人在一起?
  隔得有些远,他又正好背对她,可是她还是能一眼认出他来。甚至,能听到他嘶哑的声音。
  “万慕斯,你小子这是要把我吃破产的节奏呀,哥好不容易存到点钱,过年买个媳妇呢,被你一吃,又得存一年了。”
  万慕斯可能是辣的不行,不停抽纸擦嘴,喝水,就是不理会他。
  “诶,你小子!我说,不就是个前女友吗,有必要这么难过,当初闹分手的人是你,现在一副死样的,也是你。不会吃火锅,那就别吃呀,有必要勉强自己嘛,你吃了她喜欢的食物,她也不能再回到你身边不是?”那个人一脸苦心婆妈,但对面的人仿佛没有受到他语言的影响。
  那个人还自顾自地说,而苏明媚,确是顿了一下,她不明白那个人口中的意思。前女友,应该就是指的她。
  漫不经心地吃着,耳朵不受控制地,想要听到那边的话。
  “真是搞不懂。回国第一件事,就是找我说这些烂事,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说明媚妹妹,多好一个人,你偏偏喜欢那个傲娇千金,现在受苦了吧。诶,你说,上次你的同学聚会,看到苏梓然那大人物把明媚妹妹带走了,是不是说,他们现在还有联系?也不对吧,苏梓然有老婆了,怎么都想不通,伤脑筋,真是伤脑筋!”那个人,一会点头,一会儿摇头,看来是真的为他说的话感到不解。
  “是我对不起她,或许,是我曾经太年轻,才会错过。”嘶哑的声音很低沉,好像在缅怀一段回忆。
  见他终于理会自己了,那个人撑在他面前,“知道你现在想要什么,那就赶紧去努力呀,要不然明媚妹妹又要跟别人咯!你和那千金的婚姻,迟早都会散掉的,她不爱你,要跟你离婚,你也累了,干脆就放过自己。现在呀,很多人都变了,你就不要执着于你那该死的责任,她又不需要。”
  那个人越说越激动,万慕斯好像喝醉了,抬着迷离的眼睛,看向某一点,“还有可能吗?”那种迷茫。
  苏明媚心脏好像不堪重负,很是压抑。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