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 | 浏览:115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妖娆弃妃:王爷别太渣》作者:笑七(公号完结) ...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简介:她嫁给了魔鬼太监,而魔鬼太监竟然有双生的弟弟。那究竟是哥哥还是弟弟?那夜,她有个孩子。原以为自己是沉到尘埃的弃子,活着也是为了孩子。却原来这一切都是天道所为。她将要如何选择?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第1章 遇到险情

冥王府,渌水轩。

屋内大红绸布绾成朵朵红花,一对红烛光芒跳跃,雕梁画栋的房间,摆设极尽奢华。

喜床上,卿瑶翾卿冠霞帔,大红的盖头,将她整张小脸全部遮住,入目之处,皆是一片刺目的红。

她坐在那里,略微的有些不安,一天水米未进,此刻已经是饥肠辘辘。

不过还好,从小她已经饿习惯了,比起在丞相府饿了三天三夜滴水未进的日子,这已经不算什么。

耳边传来一阵窗户拍打的声音,似乎是未关严实的窗户被风吹的拍打在窗棂上面。

她低头,想要从大红盖头的缝隙中看出什么,却意外的。看见了一双黑色的软底靴子,简单的靴子,没有任何花纹修饰,正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

她惊呼一声,“你是谁?”抬起莹白的小手,想要将盖头掀起,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擒住了手腕。

来不及呼救,她整个人已经被点住了穴道,以一个僵硬的姿势坐着,对面那人一推,她整个人倒在了床榻之上。

喜床上铺着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咯的她肌肤生疼,她睁大眼睛,看见的却依旧是盖头上面那刺目的红色。

耳边传来红烛噼啪的燃烧之声,她大红的嫁衣被撩起,然后是裤子被褪下,随着腿间入侵的一股凉意,她的衣裤被用力拉扯了下去。

她紧咬下唇,终究是无法发出一丝声音,意识到来人想做什么,她的眼泪止不住顺着眼角滑下。

自己身体最就这样暴露在人前,她羞辱的想要死去。

一根粗粝的手指,接着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她无声的哭泣,眼泪汹涌落下。

那根手指似乎并不满意这样的肆虐,在她的体内来来回回进出了起来。

她痛的几乎昏厥,正在她忍不住,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那粗粝的手指终于退了出去。

身上的穴道被解开,她的身子终于可以动弹,一把拉下脸上的盖头,她想要看清楚大婚之夜坏了她清白的人,却在起身的时候,看见了那人已经从窗户逃走。

她泪眼模糊,坐在那里,身体疼痛,依旧源源不断的传来。

随手拿起藏在枕头下面的一个金镶玉,她狠历的朝着窗户口的黑衣男子砸去。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第2章 伤害
男子回头,微微抬手接住了金镶玉,他脸上的银质面具在月光下散发着幽冷的光泽,一双略带戏谑的眸子,深邃冷冽。

看着这双眼睛,卿瑶翾娇躯一震,紧咬了下唇,眼睁睁看着那男子捏着她砸过去的金镶玉逃走。

她身体瑟缩,眼泪在清秀的脸上,晕染了妆容。

强忍住疼痛,整理好衣衫和妆容,她的眼泪在眸中欲落不落。

屈辱和疼痛,让她不住颤抖,腿心的地方,那撕裂的感觉仍在,她来不及思考,新房的门已经被推开。

她慌忙的拉起盖头搭在自己的头上,眼泪却忍不住,簌簌落下。

“小姐,外面来了好多宾客,连皇上都到冥王府了……”耳边传来香草兴奋的声音,然后是她动手,帮她整理好盖头。

卿瑶翾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她一把拉下盖头,愤怒的看着香草,“刚刚你去了哪里?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私自出去?”

香草怔怔的看着卿瑶翾,从未见卿瑶翾发火过的香草,一时间不明白怎么了,她拿着一块手帕,手帕里面似乎包裹着什么东西,她站在那里,张了张嘴巴,“小姐,对不起……”

“我不是你小姐,卿瑶琪才是!”卿瑶翾别过头去,眼泪落的更加汹涌。

“小姐,对不起,对不起!”香草跪了下来,“我不是故意要自作主张,我只是要出去给你找吃的……”

香草哭了起来,带着一些委屈之色,不住哽咽。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新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门的是一个年老的嬷嬷,她带着四个丫鬟,最后是一身红衣,坐在轮椅上的新郎——凌影安。

香草在看见凌影安的时候,忍不住尖叫了一声,惶恐的朝后面逃去,可是后面是床,她就忍不住,倒在了床上,身体不住发抖。

卿瑶翾吸了一口凉气,藏在盖头后面的小脸,不动声色,悄悄的捏了一把香草的手,香草镇定起来,站起身开始行礼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第3章 天煞克星
“奴婢见过王爷!”香草双手交叠在腰间,手帕和糕点,早已经被她遗失在床上。

“嗯!”那坐在轮椅上的红衣男子,微微点头,声音带着凉意,如毒蛇一般,钻入众人的耳膜。

小姐真可怜,竟然嫁给这样一个王爷,传说中冥王自从毁容残废后,性格暴虐,而且不能人道。

这哪里是毁容?分明是饿鬼投胎,他整张脸,已经扭曲到不能用脸来称呼,那根本就是一张焦黑的树皮,狰狞恐怕。

只有那双眼睛,漆黑如墨,却渗着深入骨髓的凉意。

香草忍不住,瑟瑟发抖。

“退下吧!”凌影安冷漠的吩咐。

香草担忧的看了一眼卿瑶翾,随即行礼退下。

“王爷,该用喜秤挑喜帕了……”那年老的嬷嬷,递来一根喜秤,笑意盈盈的道。

凌影安没有接那喜秤,只是转动轮椅径直上前,然后用手揭开了卿瑶翾的盖头。

卿瑶翾尽管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在看见凌影安那张恐怕的脸之后,还是差点吓的昏死过去。

她强忍住逃跑的冲动,脸色惨白的坐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凌影安,整颗心都已经停止了跳动。

“丞相府,嫡女,卿瑶琪?”凌影安唇角勾出一抹嘲弄的弧度,这女人竟然在看见自己这张脸的时候,没有吓的尖叫,真是稀奇。

“不,我是丞相府,嫡女,卿瑶翾!”卿瑶翾脸色惨白,坐在那里强装镇定的道。

“可是本王的未婚妻,是卿瑶琪!”凌影安伸手,捏住了卿瑶翾的下巴,眸光森寒的道。

“当初与王爷定亲的,是丞相府嫡女,我就是丞相府嫡女,王爷若是不信,可以去相府打听打听!”卿瑶翾淡漠的看着凌影安,心中的恐惧,已经被深深的压下。

其实,他跟她一样,不过是个可怜之人罢了。

先皇后在世的时候,他凌影冥是天之骄子,是皇上的嫡子,弱冠之年,就被皇上议储。

可是一场大火,将他烧的面容全毁,双腿也被烧的残废,甚至连男人的命根子,也烧的全无。

他这样的皇子,自然不能成为储君,于是地位一落千丈。原来门庭若市的冥王府,现在门可罗雀。再加上他遭遇这场变故之后,性格大变,暴虐无道,这冥王府真正是人间地狱。

冥王府的下人,走的走,逃的逃,没有人敢面对他这张阴沉可怖的脸。

有些剩下的下人,都是以前伺候他的旧人,念着往日的恩情上,勉强留下伺候。

卿瑶翾想起这些,脸上露出同病相怜的神情,尽管他很丑,双腿残废,而且不能人道,但是她是没有资格嫌弃他的。

她生下来的时候,娘亲难产而死,家里喂养的牲畜,全部死了一地,算命的批过,她是克星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第4章 检查
出生克母,三岁克父,出嫁克夫,她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当时父亲已经提着她的两条腿,打算将她丢进灌满水的痰盂,可是二夫人阻止了。

也许二夫人看在自己未出生孩子的份上,求着父亲留下她,好歹她也是相府第一个孩子。

父亲动了恻隐之心,将她丢给了一边的老妈子,然后离去。

三个月之后,二夫人的孩子,卿瑶琪出生。

那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传说卿瑶琪出生的时候,天边布满红霞。丞相府后院,竟然落下了一只金灿灿的凤凰,直到卿瑶琪的啼哭声打破众人的紧张,那只金凤凰才振翅飞走。

这一些,丞相府所有的下人,都亲眼目睹。

从此,丞相府的嫡女是金凤凰卿瑶琪,而不是她这个扫把星卿瑶翾。

卿丞相是咬定了卿瑶琪会成为皇后的,所以在三皇子不可能成为储君之后,打定主意,赖掉他和卿瑶琪的婚事,将自己的克星女儿嫁给凌影安。

这才有了卿瑶翾嫁给凌影安的事情。

凌影安看着卿瑶翾,冷冷一笑,捏着她下巴的手,不住用力,“卿丞相不肯让卿瑶琪嫁到冥王府,所以,找你做替身?”

“不,我不是替身,我原本就是卿家嫡女,而当年跟王爷定亲的,就是卿家嫡女……”卿瑶翾一口咬定,淡然的眸光,定定的看着凌影安的眼睛。

凌影安冷笑一记,他那种扭曲的脸,在这样的笑容下,更加恐怖,他松开了她的下巴,转动轮椅退后,“好,就算你是卿家嫡女。但是本王要娶一个干干净净的女人做王妃,你也知道,本王不能人道。以后每个月本王都会检查她的清白,免得她给本王戴了绿帽子,现在本王检查一下……”

卿瑶翾的小脸骤然之间,血色褪尽,她紧咬下唇,眸含泪光的看着凌影安。

凌影安冷笑,“这屋里没有旁人,怎么?王妃害羞?”

他冰冷的眸光,带着讥诮之色,落在卿瑶翾的小脸上,看着她那越来越惨白的小脸,眸光寒冽了几分。

“你不敢?或许,你这身子早已经残败不堪,所以,根本不敢接受检查?”凌影安微微的转动轮椅,嘲弄的看着她。

卿瑶翾的脸色惨白如纸,她看着屋内众人鄙夷的眼神,有种起身想逃的冲动。

深呼吸之下,卿瑶翾已经站起身,朝着门口冲去。

她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恐怖的变态。

那个身为她夫君的凌影安是,旁边看着好戏的嬷嬷也是,低着头噙笑的丫鬟也是……

总之,她不要再留在这里,也不要回到相府,她要离开。

只是在她的身子刚刚离开床榻的时候,凌影安已经一手抓住了她,将她狠狠的摔在床榻之上。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第5章 送回相府
“白嬷嬷,你去检查,看她是否完璧?”凌影安冷声吩咐。

“遵命,王爷!”白嬷嬷唇角噙起一丝笑意,一步一步上前,旁边跟着的四个丫鬟一起,朝着卿瑶翾靠近。

“你们不要过来,你们没资格这么做——”卿瑶翾惊恐起来,她不住瑟缩朝着床榻里面逃去。

可是没用,她纤瘦的身体,很快的被人高马大的白嬷嬷抓住,她挣扎着尖叫,四个丫鬟上前,狠狠的摁住了她的四肢。

疼痛的感觉犹在,那如毒蛇般的手指,让卿瑶翾挣扎的更加剧烈,跗骨之蛆一般,她想要逃脱,可是怎么都逃脱不了。

新房内传来卿瑶翾凄厉的尖叫之声,白嬷嬷收回了手,看着手指上那沾染着的血迹,蹙起了眉头。

“怎么样??”凌影安嘲弄的问道。

“回王爷,已非,应该是撞击性的破裂!”白嬷嬷在自己的衣衫上,擦了擦染血的手,看着卿瑶翾,冰冷的回答。

凌影安转过轮椅,背对着卿瑶翾,“果然——”

四个冰冷的丫鬟已经放开了卿瑶翾,卿瑶翾也不再挣扎,只是蜷缩起身体,呜呜哭泣了起来。

“将这个破鞋给卿家送回去,让卿东阳将她的宝贝女儿卿瑶琪给本王送来!”凌影安冷冷的道。

卿瑶翾哭喊起来,她顾不上自己衣衫不整上前抱住了凌影安的双腿,“不,不要,不要将我送回相府,求求你不要!”

“白嬷嬷,将她拉下去!”凌影安冷然,闭上眼睛,面无表情的道。

“是,王爷!”白嬷嬷上前,一把拉起了卿瑶翾,“走吧,王妃娘娘!”

这句王妃娘娘,当然是嘲讽的话。

卿瑶翾咬牙,眼泪挂在脸上,起身顾不得耻辱,穿好衣衫,随着白嬷嬷一起朝外面走去。

白日将她抬来冥王府的大红花轿,依旧停在门口,或许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的,也或许是刚刚准备。

卿瑶翾脸色惨白的上了花轿,未来一片黑暗,她不知道遭受这样耻辱的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香草不知道为什么大婚之夜小姐就要被送回相府,在花轿后面边小跑边喊道,“小姐,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卿瑶翾只是脸色惨白的坐在那里,花轿颠簸,她如没有生命的木偶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丞相府,此刻已经闹翻了天,当然是为了金凤凰卿瑶琪的婚事。

卿瑶琪衣着光鲜,她一向喜欢夺目的颜色,如大红翠绿,坐在那里,她双脚不住晃悠。

打扮绝色的她,无疑是众人眼中的未来皇后。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第6章 一个破鞋
“我不管,皇上对他不满,只要我满意就好了,要是爹想让女儿成为皇后,那么就努力让凌影冥成为太子就好了!”卿瑶琪上前,挽住了卿东阳的胳膊,撒娇似的摇晃着。

“胡言乱语,大逆不道!”卿东阳瞪大眼睛,又恨又爱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爹,你就答应我嘛,答应我!”卿瑶琪摇晃着卿东阳的胳膊,可爱的鼓着嘴巴道。

“不行,你必须嫁给六皇子凌辰希!”卿东阳怒道。

“我不,我不,我偏不!”卿瑶琪任性的道。

卿东阳还想说什么,外面传来下人惊慌的声音,“老爷,老爷,不好了,大小姐被送回来了,跟着一起的白嬷嬷说大小姐不是完璧之身,所以让老爷将二小姐送过去——”

卿东阳看着惊慌失措的下人,脸色一变,沉下了刚刚对着卿瑶琪怜悯的脸,“他们人在哪里?”

“在府外候着,等着老爷您将二小姐送过去呢!”那下人喘息着道。

“爹,我不要,我不要嫁给那个不人不鬼的太监!”卿瑶琪脸色一变,看着自己的爹道。

“爹知道,爹怎么舍得爹的宝贝女儿去受罪呢?”卿东阳摸了摸卿瑶琪的头发,眸光一冷,对着下人道,“去,请宫里的元嬷嬷去冥王府走一趟——”

那下人应声,随即小跑着出去。

卿瑶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外面白嬷嬷很是不悦,下人窃窃私语,丞相府的大门开了又关,然后她又被抬着朝冥王府的方向走去。

回到冥王府,她被香草搀扶着走进了大厅,凌影安坐在那里,不过恐怖的脸上,已经戴上了斗笠,黑纱垂落,遮住了他的整张脸。

接着卿相国小跑走了进来,“老臣拜见王爷——”

卿东阳很是恭敬的对着凌影安行了一礼,他为官多年,自然不会在行礼这种小事上出任何瑕漏。

“卿丞相,你送过来的女儿,不是完璧,你是否欺本王不能人道,所以故意用一个破鞋唬弄本王?”凌影安冷漠的声音,从黑纱下面传来,让所有人心底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香草惊呼一声,诧异的看着卿瑶翾,卿瑶翾脸色更加惨白,站在那里,身形摇摇欲坠。

“王爷,依老臣看,这一定是个误会,瑶翾一直循规蹈矩,连相府大门都不曾出国,怎么可能不是完璧?”卿东阳赔笑着,恶狠狠的瞪了卿瑶翾一眼。

这个扫把星,只会给他惹麻烦,她一定是嫌弃冥王,所以故意自己弄破了那层膜……

卿瑶翾别过脸去,不去看父亲那厌恶的眼神,手心的指甲,狠狠的掐进肉里,才强忍住这种屈辱,不让自己晕倒。


由于版权限制,继续阅读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xssjdl(小说时间到啦),回复数字466,公众号里看书体验更好哦~
谢谢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