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 | 浏览:1326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一睡到白头》作者:(公号完结)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简介:我从小爱他到大,放弃尊严,只为伴他左右。可他却把我当做那人的影子。破我身,割我心。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01、成人之约
夜,有点凉。

忽然一通电话打破沉默。

我接通。

对面的男人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双泉酒店,1201。”

挂了电话,我呆了两秒,赶去。

一进门,汗还未落,口还未张,他就开始解皮带,脱裤子,把我狠狠的压在门板上,用力吸肿我的唇,粗暴的撕开我衣服。

自从她回来,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见过面,明天就是他的婚礼,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我说杜遇生我有话和你说,他却冷冷堵回去:“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沈知微,注意自己的身份。”

身份?

一个精盆?

还是一个子宫?

我对于他,也不过如此了吧。

我自嘲的笑笑,既然他不想听,我就不说了。

他把我一把甩到床上,毫不怜惜的掐住我的腰肢,狠狠的要,一次比一次要的深,深的我要疼死过去。

床铺咯咯响,我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他伸手,掰我的牙齿:“沈知微,以前叫的那么浪,今天怎么哑巴了?”

我一口咬住他的手指,他也就这么让我咬着,皱皱眉心,撞的更狠。

我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这么粗暴,粗暴的要个没玩没了,从没有像今天一样毫无节制过。

汗水,把床单都给湿透了,我浑身都已散架,直到天亮,杜遇生才心满意足。

可是这最后一次,却出了血。

他把长长手指伸了进去,检查,然后说:“没裂。”

我和他做了那么多次,自然不是处女血。

“沈知微,你来月经了是么?”他声音冷冷的,沉沉的。

我咬住发白的嘴唇依旧不说话,冷汗一层层的往下落。

因为那里是真的疼,一路疼到小腹。

他看了我两秒,直接起身去翻我的包包,在翻到一盒毓婷后,脸上瞬间黑的像铅块。

他暴躁的把药往床头上一甩:“上次和你怎么说的?你竟然还敢背着我吃避孕药?!”

说完他死死钳住我的下颌,字从齿缝里面挤:“沈知微,你是不是想让我干死你,干到避孕药都没用了,你就满意了,好啊,那我就满足你!”

他挤了进来。

我面色瞬间苍白如纸,终于尖叫出声,疼!可是,却没得到他一丝在乎。

他一边冲撞,一边手指插进我的头发里嫌恶的说:“别装做不享受的样子,明明想方设法爬上我的床,现在又装清高,你这样的把戏,我已经看腻了!”

我闭着眼睛,颤抖:“杜遇生,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折磨?你难道忘记自己做过什么恶心事了吗,你给她下毒,害她双腿残疾,不孕不育,你这么狠的女人,装什么可怜,沈知薇,这是你罪有应得,你应该恕的罪!”

“杜遇生,不是,不是这样……”我几乎哭了。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够了,别狡辩!”

他狠狠地发泄,结束后,我已经不行了。

冰凉的眸子盯着我,说出的话像冰刀子:

“沈知微,我为什么碰你,你心里很清楚,别想着怀不上我就会对你产生感情,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比不上她!”

门砰的一声被合上,空荡荡的房间让方才的温存看起来那么的讽刺。

我拖着酸痛的身体,缓缓的起身,扶着床头冷笑。

是的,我比不上她,我有自知之明,所以我甘愿在他面前扮演她的角色,弥补她不能给他的东西。

她高高在上,我便卑躬屈膝。

她不喜欢笑,我便再苦都要笑。

……

她不能生孩子,我便帮她生。

因为我和她有一张相像的脸,因为我和她有血缘关系,更因为,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沈佳宁!

杜遇生爱惨了沈佳宁,他的眼里只有沈佳宁,沈知薇,从来就只是一块背景版,哪怕做的再多,弄得自己狼狈不堪,也比不上沈佳宁的一个微笑。

不被爱的人,连呼吸都是错的。

我伸手,继续在包包之中翻找,找到了一盒药,混水,吃下。

眼神都苍凉了几分。

或许,这就是造化弄人吧,杜遇生翻出了早已过期的避孕药,却没有看到这盒新包装的保胎药。

由记得昨天医生对我说,姑娘,恭喜你,你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你先生真有福气啊……

先生。

恭喜。

怕是真的要恭喜杜遇生,终于要成了沈佳宁的先生。

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淌。

我慌乱的塞下一板子药,被噎的呕吐,可是血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根本止不住。

我很害怕,感觉精神在一点一点的被抽离,疼痛之中我终于下定决心拨通电话,隐忍的眼泪不再顾忌的落下,神志不的抽泣着:

“杜遇生,我怀孕了,今天别和她结婚好不好……”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02、我要永远忘记你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有人推开门冲了进来,一把将我从床上抱起,慌乱的摸我的脸。

“沈知薇,沈知薇,你他妈给我醒来,听到了吗!”

好吵啊,是谁在叫我的名字。

唰的睁开眼,入眼的却是一片白茫茫,消毒水的的味道尤其刺鼻。

“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转头,看见那人就站在我的床边,眼神里带着疲倦,和擦不去的心疼。

不是杜遇生,而是他相差十岁的小叔,杜盛彦。

他穿着本该去参加婚礼的衣服,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已经有些凌乱。

他淡淡的说道:“你电话来的时候,遇生正在换西服,我接的。”

我哦了一声,沉默了,摸上了自己的小腹,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

杜盛彦伸手抚向我的头顶,叹口气:“孩子好不容易留住了,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遇生他……”

“盛彦哥。”我打断他,抬头,泪眼模糊的看向他:“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不要让杜遇生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我瞒不下去了,你就说这个孩子是你的好吗?”

杜盛彦高大的身躯微微一怔,我的眼泪落了下来:“盛彦哥,我求求你……”

“傻瓜。”他扬起了一个淡淡的微笑,搂住我:“我答应你,什么时候你想给孩子一个家,我就娶你。”

我的眼泪打湿了杜盛彦的衬衫,哽咽到无法呼吸。

杜遇生利用我对他的喜欢,而我,又何尝不是在利用杜盛彦对我的喜欢,爱情的世界,就是没有公平可言。

杜盛彦,请给我时间,我会试着忘记杜遇生,永远的忘记。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03、凭我是你的姐夫
医生嘱托了一堆保胎的注意事宜后,爷爷给我打来电话,说沈佳宁妈妈要我回家。

今天沈佳宁和杜遇生大婚,晚上照例是要举办家宴的,往常这种场合哪里有我的份,我不过是个小三的孩子,连周围的空气都是卑微的。

大概是要在我面前好好的炫耀,然后羞辱我吧。

杜盛彦说,不去了。

我吸吸鼻子,说,不,我要去。

我和杜盛彦一起去了沈家,推开家门的时候,所有人脸色都不好的看着我,好似我十恶不赦。

杜遇生和沈佳宁坐在一起,他的演技很好,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陌生人一般,沈佳宁坐在轮椅上,小小的头颅乖巧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见我来了,沈佳宁蹙起纤弱的眉毛:“薇薇,你今天怎么没有来参加姐姐的婚礼,阿遇说联系不上你,我好难过,是姐姐哪里让你不开心了么?”

“薇薇生病了,从医院里面赶来的,你不知道就别乱说。”杜盛彦冷冷的打断沈佳宁的话。

杜遇生抬头看向我,那讥讽的眼神好像再说装什么装。

也对,昨天我和他做了一夜不是么。

呵。

杜盛彦扶着我去到了桌子上,杜遇生撇开了视线,好像我是瘟疫一样,沈佳宁给他喂饭,他们两个看起来好恩爱,我的手用力摸上自己的小腹,感觉心脏都在揪着疼!

吃了两口,我和杜盛彦说自己有些不舒服,想出去走走。

刚走到院子的葡萄架下,沈佳宁的妈妈走了过来,阴阳怪气的说:“让你来你还敢真来!你难道不清楚你在这个家里的位置吗?你和你妈妈一路货色,讨食的狗,爱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邱锦华,你说我就算了,凭什么这么说我妈!”我气的咳嗽。

她呵笑:“呦,一个小三还不让说了,她当小三,就应该被千夫所指,你跟你妈妈一样贱,看杜遇生没希望了,又去勾搭杜盛彦,我改天给你和你妈做个锦旗吧,就叫婊子世家怎么样?!”

“你把嘴巴放干净!”我伸手,想要去打她,但是我的身子太弱了,邱锦华直接一把把我给推倒了,我只感觉自己的身子摔的快要散架,本能的护住自己的肚子。

杜遇生推着沈佳宁走了过来,邱锦华立马哭诉起来:“哎呦,气死我了,这个死丫头竟然敢扇我耳光。”

沈佳宁捂住自己的胸口,柔弱的靠在杜遇生的胸口上:“薇薇,姐姐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对长辈出气好不好?”

杜遇生冷眉竖眼的看向我,眼神里面满满都是厌恶,他冷冷的说:“沈知薇,我真的没有想到你这么蛇蝎心肠,给你妈道歉。”

妈……

他明明知道邱锦华不是我妈,明明知道邱锦华是怎样的虐待我,竟然还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说这种话来恶心我。

我呸了一口:“道歉?我凭什么道歉,我就算是打了她又怎么样,那也是因为她嘴巴贱该打!”

“你!”沈佳宁剧烈咳嗽起来,上气不接下气。

杜遇生见状,直接对我扬起了巴掌,我闭上了眼睛,心里面难受的要死,杜遇生,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沈佳宁来打我……

你打吧,我绝对,不会掉半滴眼泪!

预想的巴掌声,并没有降落在脸上,杜盛彦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了杜遇生,焦急的说:“薇薇,怎么可以坐地上,地上凉!”

他把我打横抱起,我窝在杜盛彦的怀里,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猫。

他冷下脸对邱锦华连名带姓的说道:“邱锦华,你再欺负薇薇,我们就不用再合作了。”

邱锦华脸色一变,杜遇生脸黑的像一块玄铁,他剑拔弩张的看向杜盛彦,讽刺一笑:“你当我是吃素的?”

杜盛彦没有理会,准备抱着我离开,杜遇生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放开她。”

“放开?看着你们继续欺负薇薇?”

杜遇生哼笑,脸上的表情冷的像冰一样:“薇薇?叫的可真亲啊,杜盛彦,你们什么关系,这是我们家的家事,你凭什么管她?”

“哦?那你又凭什么?”

“凭我……是他的姐夫!”

心里好似掉进去了一个玻璃渣一般,绞着痛,流出了血。

姐夫,好一个姐夫。

我咳嗽一声,对上杜遇生的眼睛:“杜遇生,听清楚,我不会道歉,更没有姐夫!”

“盛彦哥,我们走。”

“沈知薇,你要走是么?告诉你,今天你要是出了这个门,就他妈永远都别回来!”

我扭头,看向杜遇生那张盛怒的脸,恨不得将我吃掉一般,他只有在我身边睡着的时候才不让我心痛,其它时候,看我的眼神都充满着厌恶。

嗓子口一阵微微的甜腥,我苍白的笑了一下,决绝的说道:“好啊,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迈入沈家半步!”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04、她也来做产检
三个月后,我的肚子已经有些隆起来了,这几个月肚子长的很快,马上宽大的衣服就要遮不住了。

杜盛彦给我打来了电话,让我去做产检。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盛彦哥,小孩子不用这么紧张他,上个星期才做过呢。”

“我不放心嘛,多做做没有坏处,我在楼下等你。”

我推脱不过,只好和杜盛彦一起去了医院。

这段日子,如果不是杜盛彦无微不至的照顾,只怕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明明要说服自己去忘记杜遇生,可是看着空荡荡的床铺,一想到自己的孩子的爸爸睡在沈佳宁身边,和沈佳宁**,我的心就疼的像死了一样。

沈佳宁去国外治疗了这么长时间,虽然没能站起来,但应该已经可以怀孕了吧。

杜遇生一直以为沈佳宁变成这样是因为我下毒,但他却不知道,我只是给沈佳宁冲了一杯糖水而已,她自己从楼上滚下去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一摔就摔出了不孕不育。

医生检查完,嘱咐了一些事项,杜盛彦接到个电话出去了,我也拿着检查的的东西出门,结果迎面撞上了杜遇生和沈佳宁,脚步不由得一顿。

他们也来做产检么?

杜遇生也看见了我,脸上的表情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呵,我果然还是那么的让他讨厌,他看见我的时候,就从来都没有过好脸色。

沈佳宁的眼神瞟到我的小腹处,飘忽一下。

杜遇生走过来直视着我,咬着后槽牙说道:“沈知薇,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在盘算什么,我告诉你,别想给我耍花样!”

没想到,三个月不见,他见面第一句话对我说的竟然是这个,字字透着对沈佳宁的紧张。

我瞥了他一眼,离开。

他一把攥住我的手腕,攥的特别用力,疼的我眉头都皱了起来。

沈佳宁咳嗽一声,说:“遇生,你别这样凶妹妹,这里是产科,妹妹应该是有了吧,我就说刚刚看到小叔叔的车了嘛。”

我心中一抖,没想到沈佳宁竟然会说出来。

然而,杜遇生并没有我想象那样的惊讶,只是漆黑的狭长的眸子像是刮起了阴风一样,或许是怕我在沈佳宁的面前抖出什么吧。

沈佳宁摸上自己的肚子,低头微笑,充满着母性的光辉:“真巧呢,微微,我也怀孕了,不知道以后两个小家伙谁会先出生呢。”

我听着这话,心脏钝痛,浑身都麻木了。

杜遇生冷淡看我一眼,转过身去,像陌生人一般,他推起沈佳宁的轮椅,然后冷硬的说:“宁宁,怀了孕就离她远点,免得她再对你的孩子做手脚。”

“不会的,妹妹她,应该是不小心。”

“不小心?也就你傻傻的善良,她把你害成这样,你还相信她!她这种女人,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下地狱都不为过!”

说完,杜遇生就推着沈佳宁离开的了。

我看着他们两个恩爱的背影,这三个月来小心翼翼愈合的伤口被划开,再度变得血淋淋的。

杜遇生,我在你眼里就这么的不堪么,我对你的付出,你全都看不见么,你可以不爱我,为什么要伤害我?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窗外开始下雨,霉湿的天气让我的关节再次疼痛了起来。

对于这样的疼痛,我早就已经在无数个吃苦受罪的日子里习惯了。

我妈妈不是小三,是沈军庭强迫了她,妈妈不忍心堕胎,将我生了下来,邱锦华用手段逼得我妈在这城市呆不下去,只好抛下我。

我在沈家和保姆同吃同住,邱锦华的羞辱打骂就和家常便饭一般,我以为沈军庭是爱我的,所以我为了那一丁点的父爱,什么都能够忍。

直到十八岁那年我被推上手术台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他们之所以养我,之所以想尽办法让我和我妈分开,不过是为了让我无依无靠,然后给沈佳宁割去一块肝。

我抓住枕头,捂住胸口,心酸的眼泪滑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我沈知薇的命要这么的贱!

有人敲门,我连忙擦去泪水,不知道杜盛彦大半夜的怎么过来了。

我开门,刚叫了一句盛彦哥,一个黑影就扑了过来,用力的撕扯我的唇,直到咬出甜腥味。

我疼的反抗,定眼一看,只见面前男人黑色的发丝上正往下滴着雨水,挺直的鼻梁,削薄的嘴唇殷红,冷冽的气质不是杜遇生还能是谁。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05、他拍摄了那种视频
我推他。

他恶狠狠的说:“沈知薇,看见我不是杜盛彦失望了么?不开灯等他过来,看来你们还挺有情调的!”

“你松开我!”我想要脱离他怀中的禁锢,然而他却抱得更加的紧,然后直接闯进我的房间,关上了门。

他将我一路拉扯到了卧室,压在了床上,我因为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敢太激烈的反抗。

“想我了吗?沈知薇?这段日子我不在,你是怎么解决的,和杜盛彦么,你那么饥渴,他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一定满足不了你吧!”

他一边眼睛暗红的说着,一边揉我鼓胀的胸部:“长大了不少,看来一定没少被玩,肚子都玩大了。”

他这句话,像把剑一样戳入我的心里面,他有什么资格说我,他不是也把沈佳宁的肚子弄大了吗?

我看向他的手,只见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反着光,心中不免苍凉的笑了一下。

是啊,他们结婚了,他们有了孩子也是名正言顺的,而不像我沈知薇,见不得光。

突然,下面一热,杜遇生竟然直接把手伸了进去。

我瞪大眼睛,对他说不要,他却熟稔的搅起春潮,然后让我看着他湿哒哒的手,讽刺一笑:“沈知薇,你自己看看你的身子有多贱!”

说着他就要压到我的身子上,我尖叫出声:“杜遇生,我怀孕了!”

他残忍的说:“我知道,所以我帮你弄掉,你和杜盛彦什么关系?这个孩子不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我闻言,瞬间心如死灰。

我的眼睛突然变得红彤彤,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日日夜夜的关系。”

“你说什么?”

“我们就要结婚了,这个孩子他名正言顺!”

啪。

杜遇生一个巴掌抽到了我的脸上,然后用了的掐住我的脖子:“沈知薇,这么不要脸的话你都说的出口,看来我这个做姐夫的,有责任教教你什么叫做廉耻!”

又是一句姐夫……呵,他倒是随时都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随时提醒我现实有多么的血淋淋。

“既然你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你这样做对得起沈佳宁吗?!”

“少假惺惺,如果不是佳宁怀孕不能碰,你觉得我会来找你发泄?沈知薇,杜盛彦应该不知道,他心里面的小白花,在我的身下这么放荡吧?你对我吃避孕药,却无名无份的怀上杜盛彦的孩子,你看看你自己有多贱!”

“难道怀上你的就有名有份了么?”我哽咽。

“你不配!”

他一句话将我打入了绝望的深渊,然后他去撕扯我的衣服,失去理智那样,我害怕的痛哭起来,泪水打湿了整张脸。

哀求道:“杜遇生,别这样……”

“害怕了,求我啊。”

“求你,求求你别伤害我的孩子,你说什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8877 
财富
194727  
积分
67134  
在线时间
29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9-17 
么我都答应。”

“好,既然这样——”杜遇生浮起一个冷笑,揪住我的头发:“跪下给我口!”

什么!

“没听清吗?”

我泪眼朦胧的看向他,只觉得曾经爱慕的那个人,如今变得比魔鬼还要可怕,他知道疼惜沈佳宁,知道她怀孕不能碰,却这样践踏我的尊严,将我当做他的泄欲工具。

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我不能再让上次的悲剧重演一遍,我不能失去我的孩子,它是我唯一的支柱,为了它,我什么样的屈辱都能忍受。

于是我浑身瘫软的跪了下去,将杜遇生的昂扬含在了口中,我嘴巴太小,被噎的生疼,他却瞌起眼皮,全然不顾我喉咙中的酸涩,无度索取,抖动着释放。

“吞下去。”

我喉头滚动,紧接着,剧烈呕吐起来。

杜遇生擒住我汗湿的下巴,逼视着我,冷笑了起来:“沈知薇,你看看自己这幅已经被我玩腻的身体,你还有脸和杜盛彦在一起,你就不怕他嫌你脏吗?!”

他拉好裤子拉链,扔给了我一张支票,不屑的说:“明天你如果还是这幅死样子,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我听着他的话,看着那张嫖资,一阵心酸的发抖:“杜遇生,我们以后,不要在见面了。”

“想结束?”杜遇生低声问,然后哼笑了一下,“沈知薇,除非我死,否则你没有权利说不!”

“你不怕我把这件事情给抖出去吗?!”

他脚步停顿了一下:“抖吧,在你抖出去的同时,我也会把你刚刚给我口的视频发给杜盛彦。”

“什么!”我眼角瞪的都疼痛起来,他居然拍摄了视频!

他侧过来半个脸,阴冷的嘴角微微一勾,“想和杜盛彦结婚?沈知薇,你尽管去结,我看他会不会要你!”
谢谢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