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66 | 浏览:45891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架空古风] 《作女李令月》作者:周小香风 (完结+番外) ... [复制链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8935313  
精华
帖子
244 
财富
1420  
积分
288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7 
最后登录
2018-10-10 


第一章  心事



    唉!李令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已经几个时辰了,时不时叹气。时不时抓下二两的毛,二两懒得动弹。小香和小檀不知道小姐怎么了,问小姐,小姐也只是叹气不说话。

    李令月烦恼的是自己亲娘李夫人,李夫人前几天和她说的让她过一段时间去外祖母家给外祖母贺寿,顺便在京城找个夫婿,可是自己父亲只是个地方八品芝麻官,想嫁到京城,难道靠美色?对此,李夫人一点也不担忧,女儿长得这么标志,就算在京城也是不比高门贵女差的,想嫁个有权有势的一点也不难。李令月表示。。

    外面有丫头传话,李老爷叫小姐去书房有话交代她。李令月收拾收拾,麻利的去书房了。李老爷虽然人到中年,但是还是意气风发。毕竟是地方父母官,别人孝敬的多,在地方一手遮天。看家里一堆姨娘每天争风吃醋就知道父亲魅力有多大了。李老爷看着女儿走过来,很是欣慰,女儿真是长大了。

    李令月一身月白青葱色的云天水漾留仙裙,用细碎的米珠织成一朵朵曼妙水仙,在日光下莹透的软罗绡纱一丝一丝折出水仙般的光色。李令月一见到父亲,就扑上去抱住父亲的胳膊,晃着脑袋撒娇说,“女儿前几天看中了一套头面很是精致,但是娘不舍得花钱买,父亲给我买吧!”李老爷说,“这点小事当然没问题,你要什么父亲都愿意给你,前几天你娘已经和你说了吧,过几天你去外祖母家贺寿的事情,父亲已经准备好了你要带过去的贺礼。”李令月点点头。

    出了书房门,李令月脸上的笑立刻就淡了。李令月明白父亲只对有利用价值的人才百般迁就,但是父亲对她还是很不错的,作为父亲最宠爱的女儿,本来就应该为父亲做点什么。而且就算嫁入高门大户,自己娘家败落的话,还是会站不稳脚的。

    去李夫人院子里寻李夫人。李夫人着家常的品月色素缎衣裙,疏疏绣几枝折枝玉兰,头上亦不过几点素色珠翠,在燕尾发髻上横贯一支金钗。只是容光如珠辉熠熠,清月皎皎,似乎这些年的操劳岁月波折都不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李夫人正在和三个姨娘打马吊,看她端坐的样子仿佛不是在打马吊,而是在高雅的作画。李令月暗自想,父亲姨娘多也有一个好处,娘打马吊都不用出门。三个姨娘看到李令月都纷纷问安,毕竟大小姐很不好惹。李令月坐在李夫人旁边心不在焉的看着她打牌,李夫人懒得搭理她,李令月坐了一会儿没意思就走了。

    李令月回了自己院子,想想以后的事,这个年代的女人想过的好,就是看你的亲事,明明是穿越
已有 1 人评分财富 收起 理由
zjxuyq + 10

总评分: 财富 + 10   查看全部评分

转播到腾讯微博 收藏4 支持0 反对0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8935313  
精华
帖子
244 
财富
1420  
积分
288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7 
最后登录
2018-10-10 
女,但是呆久了已经被洗脑了。从来没想过要自己闯出一番事业,毕竟这个时候女人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没想过要成为大才女,毕竟穿越前也不是学霸,只零星记得几首诗。摸摸自己上围,嗯,这么小发育的还不错,挺大的。再爬起来照照镜子,果然遗传基因不会骗人,镜中之人眉毛弯弯,眼睛大而亮眼尾微微上翘,洁白尖细的下巴。穿越了得到这副容貌还每天有人伺候真是不亏。

    现在长到十五岁,已经对这个朝代不陌生了,对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也了解透彻了,这个时代女人要想过的好,生下来是靠父亲,长大后靠老公。不用朝九晚五上班,女人的职业就是相夫教子。

    虽然娘心里就惦记着守着家产,每天打马吊,但是姨娘都俱怕她。因为外祖母家世比父亲高的多,父亲虽然风流但是却不会也不敢被姨娘哄骗,家里内宅的事情父亲一律不插手,于是几个姨娘都只得讨好娘夹着尾巴做人,根本没有所谓的宅斗,因为娘的原因自己连庶弟庶妹都没有。父亲这些年应该也收了不少银子,一心想往上爬,但是成效不行,才想靠自己嫁个家世好的让他升官。

    小香蹲在门口喂二两,看着小姐在那里沉思。二两懒懒的,吃东西也很慢。每次想到二两的名字,小香就会笑,小姐真有意思,那次逛集市,看到这个猫长得漂亮,店家狮子大开口要二两银子,小姐买了,直接取名叫二两。小姐说让它记住它的身价。

    自己和小檀是从小跟着小姐伺候的,小姐从小就不摆架子,对自己很好。小姐从小就聪慧机灵,在府里比小少爷还得宠。不知道为什么府里姨娘们竟然没有一个生过孩子,只有夫人生了小姐和小少爷。小少爷被老爷从小养在外院,所以和小姐也不亲近。

    小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总感觉小姐似乎对人很冷淡,连对老爷和夫人都如此。反而对自己和小檀更亲近,也许是自己和小檀从小和小姐一起长大。

    但是这么多年,小香觉得自己知道了小姐的爱好和习惯,似乎还是看不透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第二章  进京

    打包好了行李,带上小香小檀出门去外祖母家了。李令月的娘李夫人,娘家在京城高府,李夫人是高府最小的女儿,当初因为对李老爷一见钟情,拼死拼活要嫁,高老夫人没办法只能答应,毕竟李老爷只是个县丞,高老爷却是朝廷正三品太常寺卿,实属下嫁。

    嫁过去后也过了几年琴瑟和鸣的幸福生活,但是时间久了李老爷就又出去寻花问柳,家里姨娘也多了好几个。李夫人生了一儿一女后,就寄情于马吊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8935313  
精华
帖子
244 
财富
1420  
积分
288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7 
最后登录
2018-10-10 
   马车到了高府,门口的张嬷嬷立刻带着丫鬟上前来迎接,马车帘子一掀开,张嬷嬷和丫鬟立刻向李令月行礼,张嬷嬷高兴道,“好几年未见小姐真是长大了,老夫人这几天一直念着您要来呢。”李令月笑说,“张嬷嬷还是一样精神,我是好久没来看过外祖母了。”

    跟随张嬷嬷进了房间,就看到高老夫人端坐在上位,旁边围着一群夫人小姐丫鬟嬷嬷。

    李令月着蝶练纱的荔枝红襦裙,石青的宫绦系出似柳腰肢,如墨青丝上珠玉闪烁,掩唇一笑间幽妍清倩。

    高老夫人看到李令月激动的说,“几年没见我家月丫头长这么大了,真是想死外祖母了。”李令月也激动的扑进外祖母怀里,“我也十分想念外祖母,外祖母越来越年轻了呢。”高老夫人笑道“老了啊哪里还年轻,来给你几个舅妈见礼,还有表姐们。”李令月起身依次给大舅妈二舅妈小舅妈见礼,几个舅妈纷纷道,“几年不见,令月越来越美了。”

    李令月给几个表姐见礼,看到四表姐高妙仪时候,心里嘀咕道,这么多年最美的表姐还是高妙仪,见她穿着桃红色软绸罗衣,用乳白色绸子配做领口,一色桃红裙子,一双碧色鞋子微露衣外,头上也是点蓝点翠的银饰珠花,恰到好处地衬出黑亮的柔发和俊俏的脸。清秀之外倍添娇艳。

    其他几个表姐都嫁人了,听娘说妙仪表姐也定亲了,估计也快嫁人了,不知道嫁给什么样的人。还有几个小表妹也纷纷给她见礼,不过李令月都没什么印象。

    高老夫人道李令月坐马车累了,叫张嬷嬷带她回特意给她布置好的院子休息。李令月想着,外祖母家真是越来越奢华了。躺在床上,小香小檀给李令月按摩,小檀问道,“小姐我们要在高府呆多久啊,”李令月说,“大概一两个月吧,你家小姐这次来是有大事的,好久没出远门了,坐马车颠死了,腰痛啊,快点给我揉揉。”

    第二天,一早上李令月便去给高老妇人请安,众人请安完后,高老妇人单独留李令月说话。高老夫人说,“你这次来我知道最主要的是你的婚事,你娘给我的信上说了,叫我帮你留意一下合适的公子,你现在已经十五岁了,按说早就定亲了,偏偏你爹在那个偏僻地方当地方官,那地方实在找不着家世人品好的人啊,这次来京城,多留一段时间,外祖母一定给你找个样样都好的相公。”

    李令月害羞道,“外祖母真是爱打趣我,我还小不急着嫁人。”老夫人笑说,“今年不急明年就该急了,到时候嫁到京城和外祖母作伴。”李令月叹口气说,“真想一直陪着外祖母,娘在家里就知道打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8935313  
精华
帖子
244 
财富
1420  
积分
288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7 
最后登录
2018-10-10 
马吊,弟弟也天天去上学堂,在家都没伴。”

    老夫人也叹气道,“别怪你娘,她心里也苦啊,在外祖母家可以和你表姐表妹们玩,我叫嬷嬷去给做了京城时兴的几套裙子,还有首饰。到时候带你出去见客穿,外祖母现在就想给你找门好亲事就满意了,你娘当年不听我的话,非要嫁给你爹,看看现在日子过成这样。”李令月乖巧道,“我不和娘一样,我听外祖母话。”

    高老夫人摸摸李令月头,觉得这个外孙女真是比她娘机灵懂事多了。高老夫人这辈子最遗憾就是小女儿没嫁好,虽说女婿也一表人才,但是家世并不好,这个缺憾她想在外孙女身上找回来,何况外孙女比女儿的样貌仪态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令月大舅高方文任正三品都察院左右都御史,二舅高方豪任正四品顺天府丞,三舅高方桓没有从仕,而是经商。李令月想她娘家里哥哥都那么有出息,她自己却嫁给了父亲一个小县丞,大概是真爱吧。


第三章   初见


    在高府呆了几天,王府邀请高府小姐夫人们赏花。这次赏花主要是王闰之的母亲想看媳妇,王闰之和高妙仪去年就定亲了,两人年岁相当,双方都觉得是门当户对的好亲事。

    打扮好了,和众人一同出门。李令月今天薄施粉黛,穿着绛红色海棠春睡绣花罗衫,玲珑浮凸的浅淡的金银色泽,头上戴着小巧的珍珠发髻,眼睛大而亮。四表姐高妙仪穿着浅绿色挑丝云雁衫,头上一支碧玉玲玲七宝簪子。李令月想,看来表姐今天去见婆婆也精心打扮了嘛。

    王府比高府更加奢华大气,王夫人很是和蔼可亲,容长脸,端庄大方,穿着绛紫色的裙衫,贵气十足。王夫人招呼众人喝茶,拉着高妙仪的手,问她喜欢玩什么看什么书,越看越满意,直到把高妙仪看红了脸。众人打趣道,夫人以后可有的是时间看呢。

    随后移步到花厅,李令月觉得无趣,带着丫鬟去府里逛,迎面走走来一个少年,看到李令月就愣住了。

    少年穿着蓝色的锦袍,俊朗的眉,挺直的鼻梁,身形高大,但是又有着少年独特的羸弱感。李令月看到少年看着自己愣住了,便好笑到,“盯着我看作甚。”都看呆了。少年立刻红了脸,作了一辑,说道,“妹妹是哪家小姐。”

    李令月便道,“你又是哪位公子呢。”少年说,“我是王五公子,王闰之”。李令月道“哦,原来是五公子啊。”

    王闰之看着李令月道,“妹妹到底是哪家小姐。”李令月边走边笑道,“你一打听就知道了。”王闰之呆愣愣的看着李令月带着丫鬟走了。李令月心想,表姐那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8935313  
精华
帖子
244 
财富
1420  
积分
288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7 
最后登录
2018-10-10 
么高冷,没想到和一个这样的男人定亲了,不过这种人也很好,感觉单纯的很。

    王闰之之后打听到今天来府里做客的穿着绛红色罗衫的姑娘是高府的表小姐李令月,和四小姐高妙仪一起来做客的。高妙仪王闰之也见过好几次,但是每次见面她都非常矜持,从不和自己谈笑,王闰之第一次见到李令月这种活泼生动的姑娘,穿着红色罗衫那么明艳,少女的柔媚感,看她笑起来的时候自己心突然咚的一下,像受到撞击。

    晚间回府后,小香小檀笑道,“今天那个公子真是好玩,看着小姐都傻了。”李令月笑道,“别乱说,那是和四表姐定亲的公子。但是看起来那个公子好像还不错,据说已经中了举人,家世又好年纪轻轻真是前途无限啊。”“这有什么的,我们小姐比四小姐更美,老夫人肯定给小姐找更好的夫婿。”小香一本正经说道。

    李令月心想,要是真嫁给这王闰之真的感觉还不错啊,虽然是高妙仪的。但是以后的事谁说的清楚呢。不过自己倒是一向不太喜欢这样的文弱书生。虽说现在才是举人,但家世好,听闻他姐姐是景王的正妃,哥哥是将军,她是王夫人的幺子,以后就算是个没出息的,也差不到哪里去。

    高妙仪的父亲是自己的大舅,正三品大官,高妙仪嫁给王闰之,自然是不算高攀的。只是自己父亲一介小县丞,自己不论是嫁给京城的谁都算是高攀。虽说外祖母家世好,但是自己想要像表姐一样让男方父母都满意还是难啊。

    李令月自己也不想留在安县那个地方过一生。父亲虽然在那里一手遮天,自己不论嫁给谁都是不会过差,但是父亲不甘心,自己也不甘心。娘也想自己嫁入京城回到京城权贵的名媛圈,她自己后悔嫁给父亲了,为了爱情,结果是错付了。

    李夫人幼年的好友纷纷嫁给门当户对的公子哥,她却要在安县那个地方过一生,远离父母兄弟,本是家里最小的最受宠的女儿,因为执意要嫁给李老爷,伤透了父母的心。后来自己吃了苦,却也不愿让人看笑话,不愿让父母担心,所有的苦果只能自己吞下。

    李令月一直是知道她娘心里的苦,但是娘因为父亲对她和弟弟都不是很亲热,这就让她难以接受了,她是绝对不会重复她娘的老路,不会为了追求爱情抛弃一切。李令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方面她认为自己和父亲还是相像的,不会像娘一样为了维护可怜的自尊来折磨自己。


第四章    心跳


    今天要出门和表姐去首饰店。李令月着了一身天水兰色织锦的长裙,裙上绣着点点桃花,白色织锦腰带束住盈盈小腰。梳

点评

zjxuyq  嫁进豪门就一定过得好不后悔吗  发表于 2018-10-6 14:59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8935313  
精华
帖子
244 
财富
1420  
积分
288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7 
最后登录
2018-10-10 
本帖最后由 |4451_3423 于 2018-9-7 19:02 编辑

着飞天发髻,显得脖颈修长,李令月还特意用眉笔勾了一下眼尾,又清纯又妩媚。

    高妙仪照例很高冷,不主动和李令月说话。李令月也不主动找她说话。李令月在心里朝高妙仪翻了个白眼。

    小香小檀倒是高兴的很,难得出门,进京这么久都出门逛过。进店后,店里老板很是热情,一直摆出贵重的首饰让她们挑选。李令月和高妙仪各自挑选了几个喜欢的。然后准备坐上马车回府。

    刚刚准备上车,突然有小厮过来说王五公子请两位小姐到茶楼一聚。李令月笑着看着高妙仪问道“表姐,去不去啊。”高妙仪高冷的面容竟然变得腼腆起来,脸红着点点头。李令月看的渍渍咂舌。

    到了茶楼二楼包间,王闰之和另外一个男子坐在那里。看到她们两个来,王闰之站起来道“这是我二哥王弗。”李令月看向王弗,眼神冷峻的很啊,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小麦色肌肤配上雕刻似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李令月眼风一扫就不再看王弗了。王弗倒是多看了李令月几眼。

    四个人坐下来后,李令月看看高妙仪又看看王闰之,直到把他们两个看到脸红才捂着嘴笑起来。三个人都看着李令月,李令月笑的眉眼弯弯,头上的珠子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一动一笑妩媚至极。

    王闰之说“二哥好久没回来了,一直在边疆,做大将军不容易啊。”“原来是将军啊,看起来好威严啊。”李令月说道。

     “是啊,二哥从小就很有威严。”李令月和王闰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没完。两人一直旁若无人的说笑,王闰之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李令月。高妙仪刚进来时还红着脸,现在已经完全没了,板着脸,握着茶杯,都没说几句话。王弗也一直冷眼旁观,看着李令月和王闰之说话。

    吃了一些点心,高妙仪便站起来说要回去了。王弗道,“五弟先送高小姐下去,我有几句话对李小姐说。”王闰之看了看李令月,李令月点点头,然后王闰之就带着高妙仪下楼了。

    李令月看向王弗道“将军,要对我说什么。”王弗严肃的看着她说道“你不知道五弟已经和高小姐定亲了吗?你还不懂得保持距离!女孩子家的矜持你懂吗?”李令月说“哦,又不关你的事。”

    王弗道“你!你到底想做什么?”“没做什么啊,你要是不想我插入他们两人中间也可以啊”李令月突然扑向王弗,搂住他,在他耳边说道“那你娶我吧。”

    王弗突然手足无措,从来没有和女人接触这么近,少女丰满的上围软软的蹭着他的胸膛,柔软的身体贴着他硬朗的身体。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香气幽幽。王弗要不是小麦色皮肤,脸都要爆红了。慌忙推开李令月说道“李小姐自重。”然后扭头大步离开。
李令月跟在后面暗笑。小香小檀一直处于目瞪口呆状态,小姐胆子太大了。

王闰之看到王弗下楼,脸色不对劲。李令月跟着后面倒是脸色如常。王闰之问王弗道“二哥和李小姐说了什么。”

王弗不自然的说“没什么,走吧。”李令月俏皮的对王闰之摆摆手,王闰之开心的看着他们马车走掉。王弗看着王闰之兴奋的样子说道“五弟,你已经定亲了。”王闰之瞬间就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该那么早定亲了。”

回高府自己住的院子后,小香小檀缠着李令月问道“小姐真的想嫁给王将军吗?我看着他好严肃好凶哦。”

“你们不懂,越是这种男人,越是面冷心热,看以后肯定被你家我小姐吃的死死的。”李令月得意道。李令月想到,嫁给王弗可比王闰之强多了,王闰之虽然幼稚好控制,但是没有实权,以后也不知道能成什么样子,但是王弗不同啊,这么年轻已经当上将军了。正二品,因为常年驻守边疆,所以还没娶亲。真是一个好对象啊!

只是下次要再制造一下偶遇才能让他心甘情愿娶自己。像他这样位高权重的,在家里说话也是很有分量的,如果能让他死心塌地爱上自己,他点头要娶自己,他家人也没法反对。

说完,便让小香买通外院的小厮,叫他去打听王弗平常在京城爱去的茶楼酒楼。

李令月想,有些时候没有机会就要自己创造,进京前,父亲给了自己一叠银票,钱能办到的事都不能算是难事。况且自己好不容易碰见一个这么完美的男人,家世、地位、长相,自己都甚是满意,只是自己除了一张脸好像就没有别的拿的出手的了。虽然父亲很有钱,但是他家里肯定比父亲更有钱!

第五章   想法

    王弗回府后,脑子里总是时不时想起李令月。那么貌美,但是语气却轻佻。可是她的身体那么软,那么香。

    王弗常年驻守边疆,每天和一群男人在一起,枯燥无味,根本不可能接触女人,虽然有军妓但是他是不会碰的,因为他有洁癖。

    晚上躺在床上也满脑子都是李令月的一颦一笑。脑中一直重复着那句“要不然你娶我吧。”王弗光是想想,身下又硬了两分。难道真是太久没碰女人了?或许应该听娘的话,早点娶个媳妇吧,像李令月这种轻佻的女人他是不会要的。

    李令月还不知道王弗很嫌弃她呢,还在想着下次去偶遇见到王弗,能让他心甘情愿的娶自己。

    李令月去给外祖母请安的时候,无意中说起上次在茶楼见到了王二爷和王五爷。高老夫人若有所思的说道“王弗虽然比王闰之大了五岁,但是因为常年在边疆,很少回来,所以倒是还没定亲。不过比你可大了八岁,差太多了,而且听说他性格冷硬,估计不太好相与。”

  “我倒是不觉得,他现在已经是二品将军了,而且听说不近女色,家里也没有一堆通房姨娘。”李令月说道。

   “别急,外祖母下次打听打听。但是又怕人家嫌弃你父亲官位不够高呢。”老夫人摸着李令月的头说道。李令月满不在乎的说“婚嫁本来就是男低娶,女高嫁的才是好姻缘啊。而且我父亲虽说官位不高,但是好歹也是个地方父母官啊,而且不是还有您在吗。”

    老夫人没过几天打听到了王夫人带着家里几个小姐去寺庙祈福。然后老夫人也带着李令月和高妙仪也去了寺庙,果真在寺庙就巧遇到了王夫人。

    王夫人保养的很好,拉着高妙仪的手,亲切的和她说话。高老夫人笑说,“我们家妙仪最近都在家忙着刺绣呢。”众人都笑了起来,知道高妙仪是在做嫁衣。高老夫人道“那是我外孙女令月,今年都十五岁了,还没定亲呢。唉,我心里一直在为这心烦呢。”

    王夫人看向李令月,李令月今日着了一件软而轻盈的织金飞鸟染花长裙,清爽的攒心广玉兰花样上垂着疏疏的蜜蜡珍珠。上次邀请高府夫人小姐们赏花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个表小姐了,长得是太标志了,似乎也挺乖巧的,但是家世不太好,父亲只是个八品县丞,所以才高不成低不就的。难怪高老夫人心烦。

    下午一起在禅房喝茶,高老夫人说“还是你好福气啊,子女都成家你也没心事了。”王夫人叹气道“哪有,我家那个二儿子真是让我烦心啊,都二十三岁还不肯定亲。”

    高老夫人道“你就帮他选个好姑娘定亲啊,父母之命,他也不会不听啊。”王夫人道“有那么简单我早就给他定亲了,他从小就有自己的主张,不让我和他爹给他做决定,只期望他能早点松口。”

    李令月在旁边想,也许我能让他松口呢。

    下午离开寺庙时候,高府和王府一起。王弗王闰之一起来接王夫人回府,正巧碰上又见面了。李令月看着王弗和王闰之就笑。

    王闰之发现几天不见,李小姐又变漂亮了,还是心理作用?自从二哥提醒他他已经定亲了,他就不太敢一直盯着李令月了。



    王弗并不看李令月,但是他感觉有一道目光一直黏着他。李令月看见王弗一眼都不敢看她觉得好笑。




    王夫人发现王弗和李令月看起来好像不太对劲。上次听王闰之说那次在茶楼王弗还单独留下李令月说话,怎么这次两个人又像陌生人了。难道儿子要开窍了?只要他肯成亲就好了,而且这个李小姐倒是个大美人,不过家世还是差了许多。




    小檀看见小姐回府后,就坐在梳妆镜前笑,便过去问道,“小姐,你今天怎么和王将军像陌生人一样啊。”



     “小丫头,你懂什么!”李令月笑道。“过几天有灯会,你家小姐要好好打扮打扮。”

    王夫人回府后,就拉着王弗问道,“儿子,你可得早点定下来啊,你娘我心里只有这个心愿了。现在连你弟弟都已经定亲了啊。”

    王夫人一提成亲,王弗就想起李令月对他说那句那你娶我吧。

    “不急不急。”王弗不自然的摆摆手。王夫人看王弗似乎有些松动了,便故意试探他,笑道“你看到高府的那个表小姐没有,长得可真是标志,又温柔贤惠。”

    王弗惊讶道“她温柔贤惠?”王夫人这次是真笑了“看来你比娘了解她啊。”王弗说“儿子还有事先走了。”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8935313  
精华
帖子
244 
财富
1420  
积分
288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7 
最后登录
2018-10-10 
本帖最后由 |4451_3423 于 2018-9-7 19:47 编辑

第六章   随便

李令月这几天一直赖在房间里,除了给外祖母请安,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香和小檀看着小姐这几天似乎性质不高,便提议到出门逛逛。李令月想想就答应了。

一路出门逛,李令月带着小香小檀进了一家脂粉店,老板一看李令月的打扮就立刻热情的迎了上来,不停给她介绍。李令月买了自己想要的,就准备离开了。

脂粉店对面楼上一家酒楼窗边坐着一群公子哥,看到脂粉店门口的李令月立刻眼睛就亮了。

李令月今日一袭素淡的暗绿色袍子。近看,才留意到衣上浮着极浅的青花凹纹。发式亦是最简单不过的螺髻,饰一枚镶暗红玛瑙的平花银钗以及零星的银箔珠花。

几个人议论纷纷说这个真是绝色美女,为首的一个公子说我们下去会会这个美人儿吧!然后一群人推推搡搡的跑下楼。

王弗也刚好坐在窗边喝酒,一直处于放空状态,直到听到楼下一阵躁动喧哗声。探个头看下去,一群男人围着一个美貌的女子。没想到又是这个女人,真是事多。

那一群公子正围着李令月,为首的公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李令月。作辑说道“这位妹妹是哪家的小姐啊。我叫顾太清,家父是詹事府少詹事。”

李令月淡淡的说“我还有事,小香小檀我们走。”顾公子并不动,只是笑着说“这个小姐别急,姓什么总该可以告诉我吧。”李令月看这一群人围着她,指指点点的人越来越多,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脸孔。王弗本来只想围观看看李令月怎么办,没想到她对外人还挺冷淡的。

李令月看到王弗后,突然就一笑。这一笑把顾太清给看呆了。

李令月高兴地对王弗叫到“二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啊。”王弗立刻目瞪口呆,自己和她有这么熟?不过笑起来真美。李令月看王弗不理会,便走到他面前说,“二哥哥,你来晚了。我都逛完了,我们回家吧。”

王弗直接被李令月挽着胳膊要被李令月强行拉走了。顾太清一看这状况不对啊。便上前拦着,还拉住了李令月的胳膊。王弗一看顾太清拉住了李令月的胳膊,立刻发飙道“拿开你的脏手。”王弗一掌过去直接把顾太清给打翻在地。

顾太清一行人看王弗气势不凡,竟然没人敢上前讨回公道。眼睁睁看着王弗带着李令月和两个丫鬟离开。

走了远一点王弗便对李令月说道,“把手拿开。”“我就不。”李令月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挽着他的胳膊更紧了。

“二哥哥,你刚刚为什么不早点出来啊,我都被吓到了呢。”王弗被李令月这腻死人的嗓音给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看你淡定的很啊,还有好好说话,别叫我二哥哥。”王弗一脸性冷淡的说道。李令月一直盯着王弗,直到王弗都装不下去了,瞪着李令月道“看什么。”李令月摇摇头,盯着他笑。

“你送我回府吧,天快黑了。”李令月对王弗说道。王弗点点头。

小香小檀走在后面,看着小姐和王将军的背影一直笑。王将军个小姐太般配了。

到了高府门口,王弗准备走了。李令月拉住王弗道“今天的事要谢谢你,你不和我一起进去给外祖母请个安吗?不然她会说我不讲礼数的。”王弗便没说什么,跟着她进府了。

见了高老夫人,王弗向她问安。高老夫人惊讶道“怎么你把王二公子带回来了。”李令月笑道“今天多亏二哥哥,我在街上遇到麻烦了呢。”高老夫人便拉住王弗的手道“那可多谢王二公子了,月丫头啊总是让人不省心哦。”李令月一直笑脸盈盈的站在旁边看着高老夫人对着王弗问长问短。

王弗要告辞,李令月送他出门。“今天你帮了我,我送你一份大礼吧。”李令月狡黠对王弗道“把我自己送给你要不要。”

王将军亲自送表小姐回府,还一起去见了老夫人。惹得府里人议论纷纷,这件事也传进了王夫人耳朵里,王夫人心想,儿子终于开窍了,然后便叫王弗来见他。

“儿子,你看高府的那个表小姐李小姐怎么样?”王夫人笑道。“什么怎么样?”王弗一脸无所谓道。

“那娘帮你去向李小姐提亲怎么样?”王弗不自然道“随便。”然后大步离去。


第七章   提亲

王夫人对于儿子的亲事实在是急得不行,没过几日就挑了个好日子就找媒人上高府提亲了。

这下真的是让高府的众人万分惊讶,还真的是给表小姐提亲的啊。

媒人一见到高老夫人便笑道,“哎呀,高老夫人啊,我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今天来是帮王夫人的二公子来提亲的,按说应该去给表小姐提亲,应该是要去李府的。但是我想您是外祖母啊,也是可以做主的。”

高老夫人笑道,“虽说我是可以做主的,但是还是要问下她父母的意思。过几天你再来我给你回复。”说着便叫张嬷嬷塞个大红包给媒人。

小香小檀听到王将军来提亲,都道小姐料事如神。果然回去和小姐说王将军来提亲的事,小姐一脸淡定道,“知道了。”小香问道“小姐,你怎么会知道王府一定会叫人来提亲啊?”

“这不明摆着吗,上次他亲自送我回府,弄的人尽皆知。”她漫不尽心地说,“还有,是因为本小姐长得漂亮啊。”

没过几天,李夫人就派人送来了李令月的生辰八字。等媒人再上门就拿给她。如果亲事彻底定下来了,李令月就要回家准备嫁妆待嫁了。

媒人来拿了李令月的生辰八字去算,八字合,大吉。亲事就算是定下来了。王夫人很满意,二儿子终于要定亲了。

高妙仪听到李令月定亲的消息,一脸的震惊。竟然被他攀上了王将军,自己竟然嫁的还不如她,虽然对王闰之挺满意的,也算知根知底的,但是他现在也就是个举人,以后仕途还不知道怎么样,但是王弗已经是二品将军了,李令月嫁过去就是将军夫人了,以后成亲了自己还得叫她嫂子?

高妙仪的娘高夫人劝她以后和李令月好好相处,不要总是不搭理她,毕竟以后是要成为妯娌了。而且她觉得李令月手段不一般。王将军那么冷漠的人,就和她见了两面就要娶她,自己女儿还是太单纯了。

李令月倒是没想的那么单纯,王弗手握重兵,年纪轻轻已经是将军。如果再找个位高权重的岳父,只会更让人忌惮。所以王府长辈才会答应王弗娶自己。

黄道吉日,王府派人来纳吉了。

送来许多贵重的首饰,还有一些是纳吉一定有的吉祥物。

海味八式。
三牲鸡两对(两雄两雌),猪肉双飞(即一片相连开二)。
鲮鱼,取其腥(声)气。
椰子两对取其有椰有子。
酒洋酒或米酒共四支。
四京果龙眼乾、品枝乾、合桃乾。
生果。
茶叶、芝麻因种植茶叶必须用种子,故常以茶叶为礼物,即祝愿种植不移之子,亦暗喻好一经缔结婚约,便要守信不渝,绝无反悔,亦即所谓「油麻茶礼」。
帖盒内有莲子、百合、青缕、扁柏、槟椰两对、芝麻、红豆、绿豆、红枣、合桃乾、龙眼乾,还有红豆绳、利是、聘金、饰金、以及龙凤烛一双及对联一幅。
一对玉如意、一对龙凤钗、一套翡翠如意头面、一对金丝缠宝石手镯。

高府的人暗自想,这可比上次四小姐定亲更隆重,看来王府的人更重视表小姐啊。

李令月现在都没机会见到王弗了,因为定亲了就更要避嫌了。而且她快要回李府待嫁了。可是走之前想再和他见一面啊,可是怎么能联系到他呢,这可没办法。

李令月准备回府前,高老夫人带她去寺庙上香。王弗一直在留意李令月的消息,听到小厮说李小姐要和她外祖母去庙里了,便准备去见她一面。

李令月看外祖母一直和师太在说话,便叫叫小香小檀不要跟着,自己想一个人在寺庙周围逛逛。这一逛刚好碰到了想来偶遇的王弗。

李令月是真没想到王弗会特意来见自己,便上前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故意来见我的?”李令月边说边用肩膀撞下他。王弗低下头看李令月,她今日着一件玉色烟萝的轻纱半袖,系一条盈盈袅娜的浅桃红罗裙,肌肤雪白。

王弗很自然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碰到了你。”李令月笑嘻嘻的说真的吗,看到王弗领子不整齐,便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李令月看他耳朵似乎都要红了,便觉得更好笑了。

王弗看着她笑意盈盈的,不自觉自己也被感染了,好像每次看见她她都是这么活泼爱笑。

王弗道“你什么时候回李府啊。”李令月笑道“干嘛,现在就想我回家待嫁啊。”“没有,我是想你走的时候我派人送你,我更放心”李令月突然上前牵住他的手,晃来晃去。

李令月手又小又软,王弗觉得自己手心都要出汗了。李令月在他耳边低低说道“你是真心想娶我的吗。”王弗点点头。

不敢在外面呆太久,怕外祖母着急找人。她就准备离开了,没想到王弗平时一直向个闷葫芦一样的人竟然拉着她不让她走,还抱住了她。李令月也回抱着他,然后又垫起脚盯着王弗。对视着,王弗突然低下头来吻住李令月。

但是只是在她嘴唇上吸着咬着,李令月看他似乎不懂,便张开嘴巴,把王弗舌头吸进自己嘴巴里,吸着他的舌头,互相缠绕着。王弗突然感觉气血上涌,发了狠的和李令月缠在一起,吸的李令月舌头都要麻了,亲的她娇喘微微。手也越来越不老实,从腰上移到了丰满上,隔着衣衫揉弄着。

李令月想再这么下去是要擦枪走火了,便要推开王弗要走。王弗看她一脸春情,脸红红的的,嘴唇也红红的,粉嫩娇媚,裙子也乱了,不由得绮思又起,拉着她不肯让她走。李令月真的不敢再耽搁下去了,便道“我一个人出来这么久,再不回去外祖母一定会叫人出来寻我的。”

王弗还是不肯,抱着她还要来吻她,李令月真的要跳脚了,他怎么突然像发情了一样?吃春药了?李令月一边推开他,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裳,哄着说道“真的要走了,你急什么。我不早晚都是你的人。”王弗不舍道“你走的那天,我派人护送你。”说着便取下自己身上挂着的玉佩塞到了李令月手里。

李令月一步三回头,王弗也一直不眨眼地盯着她看着她离开。

等到回到寺庙里,李令月已经面色如常了,不过嘴唇还是红红的。高老夫人道“怎么去那么久,我还说你叫你丫鬟去寻你呢。”李令月不自然的捂住嘴唇笑道“就在周边看了看风景而已,我们快回去吧。”

上了马车,李令月掀开帘子,没有看到王弗,拿出他塞给自己的玉佩,看样子有些年头的感觉,上面还刻了他的名字,这算定情信物吗。想到过几天就回家了,下次再见面估计就是成亲了。

第八章   夜探

李令月和高老夫人从寺庙回来后,准备两天后就动身回家了。

婚期定在来年二月份,还有七个月的时间来准备,时间很仓促,但是王夫人要求早点成亲。双方商议到时候李令月在高府出嫁。

一大早李令月就拜别了高府众人,告辞回家了,王弗派来护送的人马早就等在了门口。李令月左看右看也没看到王弗,哼!居然不来送一下我。

一个领头的皮肤黑黑的护卫上前来向李令月请安道“我是将军派来护送小姐回府的,我是潘阳,小姐有事尽管吩咐。”李令月点点头道“辛苦了。”

下午傍晚才到李府,李夫人早就派人早早的在门口侯着了。李令月看着熟悉的家,感觉自己似乎离开了很久似的,可是其实才离开两个月而已啊。

回府后先去见李夫人,没想到李老爷也在李夫人那里等李令月回来。

一见到自己爹娘,李令月立刻喜笑颜开道“好久不见爹娘了,爹娘最近还好吗。”李夫人拉着李令月不住的笑道,“好,好的很,你的婚事有着落了,我和你父亲总算放下心了。你外祖母身体还好吧。”李令月道“外祖母还是很精神的。”

李老爷一直在旁边笑着看着李夫人和李令月说话,十足的慈父啊。李令月转过头看向李老爷笑道“爹爹今天不忙吗,还是特意在等我回来啊。”

李老爷道“你这么久没回来过,爹爹肯定要看看你啊,果然我女儿是最有福气的。”和将军定了亲,而且回家将军还特意派人护送。

之后李夫人叫人摆饭,李令月在李夫人那里和李老爷用完饭后就回了自己的澜院。躺在床上李令月就想啊,还是自己家呆的自在。七个月后才能成亲,那我岂不是很久都看不见王弗了,哼,才刚有点恋爱的感觉就不能见面了。李令月不开心地揪着被子。

第二天,李令月就开始指挥着小香小檀绣嫁衣、绣手帕、绣喜被,还有给王弗做鞋子。反正她自己从来不干绣活,绣花这种事简直就是浪费生命啊。李令月觉得自己应该去补个回笼觉。

回府后,府里的几个姨娘和下人们对李令月更加敬畏了,毕竟她来年就是将军夫人了。几个姨娘想,大小姐果然不好惹。

因为定了亲,李令月也不能出门做客了。每天被李夫人念叨好好做嫁衣,李夫人也在帮她准备嫁妆,毕竟这是高嫁,嫁妆不够丰厚会被人瞧不起。

李令月觉得自己快要闷死了,回来几个月了,自己好久没出门,好久没事做了,小香小檀倒是忙死了,忙着每天做嫁衣,她要无聊死了。

可能白天太无聊,又没事干,所以最近李令月都很晚睡,她觉得自己越来越睡不着了。唉,不知道叹气多少回了。难道今晚又要失眠了?李令月一直在床上打滚。小香小檀在隔壁早就睡着了,毕竟白天累死累活的是她们。

突然李令月听到了窗户一点响声,然后看见一个黑影翻了进来。李令月顿时就吓到了,难道是小偷还是采花贼?

李令月把头闷到被子里,吓得发抖。不敢探出头看。黑影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看到被子似乎一直在发抖便觉得好笑。他伸手想把被子拉开,李令月感觉有人在拉被子,吓的魂飞魄散,把被子拉的更紧了。李令月突然听到一声低笑道“是我,把头伸出来。”

李令月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但是又想不起来是谁。所以还是决定做乌龟,不要出来。

“是我,你相公。”

什么?李令月登时把头伸出来,便看到了王弗。两人四目相对,好几个月没见了,李令月觉得王弗似乎变了。自己突然感觉有点害羞。

李令月想反正晚上也看不见什么,脸红了也没关系。突然想起来,以前害羞的不都是王弗吗?现在怎么换成自己了?李令月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会来我房间啊。”

王弗道“我正巧来安县办事,顺便来看看你。”李令月突然坐起来道“骗人,来办事干嘛半夜来我房间?”王弗看她突然坐起来,头发凌乱的,衣服也凌乱的。

今晚月亮很大,月光顺着窗户照到了房间,照亮了房间。

王弗看见了李令月红色的肚兜肩带,也看见了她细腻莹白的脖子,突然感觉气血上涌。然后突然就把李令月扑倒在床上。

王弗压着李令月娇娇小小的身体,去吻向她嫣红的嘴唇,李令月也伸出舌头回应他。

两人放肆的纠缠着,王弗渐渐不满足,开始吻向李令月的下巴和脖子。然后掀开被子,要脱下李令月的亵衣,抚摸着她的柔软。李令月突然有了理智拉紧亵衣道“你疯了,你快走吧。”

王弗已经昏头了,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一只手拉着李令月的双手置于她的头顶。然后便不管不顾的脱下她的亵衣,然后撩起她的肚兜。

莹白细腻的双峰上面两点嫣红,颤颤巍巍的顶端突然接触空气都立了起来。王弗不受控制的吻了下去,咬住一边的嫣红,吸着舔着。一只手早就松开了对李令月两只手的桎梏,也移到另一边浑圆上揉搓着。

李令月已经被刺激的头脑发晕了,下面似乎痒痒的,还有点湿了。不受控制的抱住了王弗趴在他胸前的脑袋,按着更紧了。

王弗觉得自己似乎咬不够也亲不够了,想要的更多。李令月也渐渐地呼吸越来越急促了,双腿缠上了王弗的腰,不停磨蹭着,低低呻吟。李令月似乎感受到了王弗地滚烫,便对着滚烫蹭的越来越紧了。

王弗想再这么下去真的控制不了了,今晚明明只想来找她说说话。便拉开李令月道“我们还是好好说说话吧。”

李令月不满的扭动着身子,又蹭上去。眼眸含水,姿容妖娆动人,娇喘着,像个妖精。王弗又不受控制的压上她的身体,又软又香,真想现在就办了她。

李令月觉得自己被撩了,但是对方又没有动静了,很是不满。便推开王弗道“你走吧。”王弗亲热的贴着她的脸道“别闹,来帮帮我,我可不想你未婚先孕啊。”便拉着李令月的手摸向自己的硬挺,让李令月帮着套弄。

李令月摸着他的火热,觉得自己得心都要烧起来了,便又去寻他唇吻住。两人一直不断的纠缠,王弗觉得自己太辛苦了。李令月觉得自己太辛苦了,一点也不满足。但是王弗死活不肯到下一步,气死人了。李令月扭头不理王弗。

王弗便哄道“别这样,等成亲就可以了。”李令月还是一脸欲求不满,抓着王弗晃。王弗就觉得好笑,这么不害羞的女孩子。

两人折腾了大半夜,李令月最终还是没能如愿。便假哭道“你自己先招惹我,摸我,现在又不负责。”王弗一脸无奈道“谁说我不负责啊,我们不是已经定了亲吗。”

王弗一直哄着她,怕天要亮了就走不了了,便道“我要走了,不然走不了了。”李令月还是不说话,王弗便真准备走了,李令月却拉着他的衣角不松手。

王弗便好笑道“我真要走了,再等两个月,就是我们成亲的时候了。”摸摸李令月的头,觉得她生气别扭的样子太可爱了。

“你就等着嫁给我吧,我真的走了。”王弗吻了吻她说完就跳窗走了。

李令月看他真走了,就更不爽了,骂道“假正经,死相。”




点评

zjxuyq  冷脸将军一旦开窍也是蛮激进的  发表于 2018-10-6 15:07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8935313  
精华
帖子
244 
财富
1420  
积分
288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7 
最后登录
2018-10-10 

第九章    成亲

过了年后,就快要到成亲的时间了。

李夫人给女儿准备了几十车嫁妆,还有京城两套宅子,十间商铺,四千两的银票,李老爷也私底下给了李令月三千两银票。她把李嬷嬷给李令月当陪嫁,帮她管事。李嬷嬷年轻的时候就是李家的家生子,这些年也一直在帮李夫人管事,李夫人对她很放心。另外又买了四个丫鬟,和几个外院的小厮以后方便帮李令月办事。

小香小檀终于把嫁衣,合欢被、鸳鸯枕、还有一些帕子和鞋子给绣完了。李令月除了每天闷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干,可怜的小香小檀不敢怒不敢言。

收拾好了所有行李,李老爷李夫人带着李令月和她弟弟李令官准备进京备嫁了。李令月和弟弟并不大亲近,两人无话可说。

这次李令月并没有和父母一起住在外祖母家,李老爷在京城也有一处宅子,李令月只需在出嫁前一天住到高府,第二天从高府出嫁。

李夫人也好几年没回娘家了,见到高老夫人后更是感慨万千,哭泣不止。高老夫人倒是还劝她道,“你看你自己女儿都要嫁人了,你过两年都是要当外婆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月丫头倒是比你有福气的多。”李夫人点头道,“是,她是个有福气的,她父亲这次更得意了。”

终于到了出嫁的前一天,李令月晚上突然紧张的睡不着了,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全福太太来给李令月梳头。所谓“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梳子有“结发”之意,尤白首相庄,指夫妇一生相爱相守,白头偕老。

李令月头发全部被梳起来,化上精致的妆,鲜艳的红唇妩媚艳丽之极。内穿红袄.足蹬绣履.腰系流苏瓤带.下着一条绣花彩裙.头戴用绒球、明珠、玉石丝坠等装饰的凤冠。再往肩上披一条绣有各种吉祥图案的锦缎霞帔。静静地坐在那里,旁边一群夫人小姐丫鬟婆子都围着看新娘子,房里热闹的很,高老夫人和李夫人都去招呼客人了,高妙仪也在房间里,她的婚期还在第二年。

外面突然响起鞭炮声,有人叫道“新郎来了。”

新郎亲自率领仪仗来迎娶了。王弗今日穿着大红色的新郎装,骑着高头大马。又喜庆又精神,平时一脸冷酷今天脸上也挂着笑容。

先进雁为礼。雁一生中只婚配一次.以此表达夫妇坚贞不移、琴瑟合鸣、白头偕老的美好愿望。

花轿抵达高府门前时,高府大门紧闭.拦门。王弗带着一群兄弟在外叩门,催请新娘上轿。这时,高府院内便有人隔门要“红儿”。给了大红包,高府才开了大门 。

终于到了新娘端坐的新房门口。里面众人拦着笑闹着不给开门。王弗带着一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8935313  
精华
帖子
244 
财富
1420  
积分
288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7 
最后登录
2018-10-10 
群兄弟一边塞红包一边要推门进来。怕误了吉时,众人便开了门,让他进了房。

李令月端坐在房间里,头上早就盖好了鲜红的盖头。李令月被丫鬟搀着和王弗一起到主厅给李老爷李夫人磕头叩别。李夫人一直在抹眼泪,李老爷倒是高兴的很,女婿高大威武,一表人才,女儿嫁的好有什么可伤心的。

王弗骑着高头大马,李令月就坐在后面的花轿里。一路鞭炮不断,喜乐不断,十里红妆。

到了王府,王府的女眷打开轿门请出新娘,再由王弗的姐姐景王妃将打成同心结的红绸带交给新人,两人牵着红带走进堂前。新娘从门槛上跨过去,并由一女童手持铜镜照在两人身上以求圆满。

礼宾司仪主持着,新人在堂前一拜天地、二拜父母,夫妻对拜,然后鼓乐齐鸣送入洞房。

新郎新娘双双坐在洞房的床上,新郎将自己的左衣襟压在新娘的右衣襟上。表示男人应该压倒女人一头。床上撒着枣,栗子、花生等。

喜娘请新郎挑开喜帕,从此称心如意。王弗拿起称挑起了新娘头上的红盖头。李令月的盖头被挑起后对着王弗抿着嘴一笑,大红色的礼服衬托出李令月雪白的脸庞和脖子,鲜艳的红唇在烛光下闪着水亮的光泽,眼波流转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众人看王弗一直盯着新娘便笑道“新娘太美了,新郎都看呆了!”王弗便不太好意思了,喜娘道请新郎新娘吃子孙饽饽。子孙饽饽是送亲太太从高府带来的。吃过子孙饽饽,又吃长寿面,取子孙万代,长生不老的意思。然后是合卺酒又称交杯酒。用一条红线绳子。两头各系一只酒杯,王弗和李令月各饮半杯.再交换杯子喝尽杯中酒。

王弗行完喜房的礼,便去前头招呼宾客了,走之前对李令月道“我会早点回来的。”李令月一脸娇羞地点点头。房里一群夫人小姐便笑着取笑李令月,李令月在王弗走后反而不害羞了,落落大方地端坐在床上笑着看着众人。

有夫人向李令月介绍起人来,王弗的亲姐姐,嫁入了景王府当王妃。李令月便起来向她见礼,王弗的亲姐姐比李令月大十岁,已经二十六岁了,一身的雍容华贵,美艳又端庄。

景王妃连忙拉住李令月道“弟妹今天大喜的日子,不用向我行礼,愿你和弗弟好好过日子。”李令月乖巧道“是,姐姐我知道的。”之后又给李令月介绍了王府的众位夫人和亲戚,人多的很,李令月一直笑,脸都要僵了,终于应付完了,众人都闹完洞房都走了。

李令月摊在床上,随手拿起个红枣咬,心里想道“结个婚真是累死本美少女了。”

等王弗从前头回到新房时,李令月早就在小香小檀的伺候下卸了妆换了亵衣躺下了。王弗看见李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98935313  
精华
帖子
244 
财富
1420  
积分
288  
在线时间
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9-7 
最后登录
2018-10-10 
令月躺着床上睁着眼睛滴溜溜转便觉得好笑。上前问道“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李令月摇摇头用手撑起脑袋侧躺着,对王弗道“你快去净房洗干净。”

王弗去牵她的手道“你来帮我洗吧。”李令月道“我才不要,今天我太幸苦了。”王弗突然凑到她耳边道“等下幸苦的就是我了。”

王弗终于洗干净出来了,李令月觉得自己都要睡着了。把丫鬟都打发出门,王弗走向李令月。李令月突然坐起来兴奋道“相公快来快来,我等了几个月了。”

王弗笑着走过去,李令月立刻像八爪鱼一样缠上了他。两个人瞬间都热情似火,用力地吻住对方,不停地用力索取着。双方唇角的银液牵扯泄露出来,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

李令月的亵衣都被扒掉了。王弗暧昧的道“是不是比上次大了一点。”李令月诚实的点点头道“自然,我年纪小还在长身体呢。你要是天天揉它,还能长得更大呢。”王弗加重手里的力道,用力的捏了一把道“怎么这么不害臊呢”李令月被刺激的叫出来。

王弗握着李令月纤细的腰肢,滚烫的硬物,兴奋地贯穿了进去,感受到了她温暖的紧致和包容。李令月本来一直在享受着,突然受这么大刺激觉得好痛,便叫道“快出去,好痛。”眼泪都出来了。

王弗安抚她,揉着她的浑圆,吻住她的唇。等李令月反应没那么激烈,王弗才放肆的挺进、抽出。

水渍声越来越激烈,李令月渐渐的开始享受了,配合着王弗不停地扭动着,李令月觉得说不出来的痒痒和舒服。笑着去掐王弗,王弗正在忙着呢,看着李令月满脸潮红,随着他的撞击,发出细碎的叫声。

不知道进出了多少回,王弗觉得自己克制不住了,他突然一个用力挺进,两人都不受控制地叫出来,同时上了巅峰。

李令月很快的睡着了,可怜的王弗动都不敢动,觉得自己整夜都没睡。这天什么时候亮呢。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