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2 | 浏览:14314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你看,我还在》作者:阿基米德嘞 (91原创首发连载中) ... [复制链接]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5165839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1299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7 
最后登录
2019-6-19 
本帖最后由 阿基米德嘞 于 2018-10-24 16:37 编辑

着眼笑了笑,“再见。”
  公交车缓缓向前驶去,留下左柚在风中凌乱。
  公交车上,时泱点开和某个人聊天界面,开始认真汇报。字打到一半,手机突然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抽走,她抬头,这才发现旁边的空位多了个人。那人带着黑色的帽子,帽檐拉的很低,但还是掩盖不了清隽的五官,不得不承认他的相貌生得的确好。
  “有什么好聊的。”男生冷哼一声,继而半低着头,姿态懒散地翻看她的手机聊天记录。
  “还我。”时泱皱眉,因为手机被抢,也因为自己的短暂的失神。伸手想去抢,还没碰到手机,就被他抓住手,顺势十指相扣。
  “看完再还你。”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5165839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1299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7 
最后登录
2019-6-19 
本帖最后由 阿基米德嘞 于 2018-10-24 16:38 编辑

以下是错误内容,重复了,不好意思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5165839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1299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7 
最后登录
2019-6-19 
本帖最后由 阿基米德嘞 于 2018-10-24 16:39 编辑

错误内容,重复了,不好意思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5165839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1299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7 
最后登录
2019-6-19 
本帖最后由 阿基米德嘞 于 2018-10-24 16:39 编辑

错误内容,重复了,不好意思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5165839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1299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7 
最后登录
2019-6-19 
第二十一章
  夜深人静,左柚坐在书桌前,盯着窗外发呆。时泱跟她说的“从心”,被谢意珊翻译成是怂。她当然知道时泱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总感觉她说的话别有深意,似乎在引导她。
  不知不觉,都过去一年了。去年的暑假,他们是陌生人,李皖洵在公交车上给她让座,她动了情。一年后的今天,她表白了,也被拒绝了,再次成了陌生人。一年的时间,什么都没改变。左柚苦笑,一抬眼就看到放在书架上的流氓兔,脑海里浮现那天的情景,心里顿时五味杂陈。他送这个的时候,明明还很好,还摸了头……
  早上起来左柚腰酸背痛,连打了三个喷嚏。昨天一不小心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还特么的睡得格外好,早上天亮了才悠悠转醒。刚起来人迷糊的不行,踉踉跄跄的走到床边,直接倒了下去,还是软绵绵的床舒服。左柚在床上又赖了一个多小时才起来。
  左建明在看报,见左柚出来,抬抬眼镜,疑惑道,“你怎么还在家?今天不用补课吗?”
  “卧…的天,给忘了。”左柚差点在左建明面前爆粗,急急转了个弯,赶紧洗漱完毕跑出家门。赶到补习班的时候正好是课间休息时间,李皖洵不在,其他几人各做各的。
  “你怎么来了,不是病了吗?”简嘉铭一看到左柚就凑过去说话,表示关心。
  “……”谁这么恶毒诅咒她生病?左柚把目光落在时泱身上,时泱回了个“你懂的”的表情给她,低头看自己的书。左柚了然,可能是她没来的时候时泱给她找的借口。她当然不能辜负时泱的好意,于是轻咳两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吃了药,睡了一觉觉得好点了就来了。”
  简嘉铭一脸不可思议,朝她双手抱拳,“佩服佩服,甘拜下风!”
  李皖洵再次回到教室,一眼就注意到静静坐在自己位子上看试卷的左柚。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清了清嗓子,“下课后左柚同学留一下,现在继续上节课的内容。”
  左柚:“……”我他妈……好气哦!

  下课后李皖洵和左柚没走,等其他人走了李皖洵才拉了把椅子在她桌前坐下。“生病了?”他问。
  “嗯。”左柚点头,还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
  李皖洵懒得计较她是不是在装病,抽出被她压在书本下的英语测试卷,点了点错误的地方,“语感不是很好,要加强练习。”
  左柚注意力都放在他的手上,忽然又觉得啪啪打自己的脸,暗骂自己没出息,视线移到他指的地方,心不在焉地回了个“哦”。半晌,怯怯道:“抱歉,刚刚我没听清。”
  男生微不可闻地叹了声,本想重复一遍,转念一想,沉声道:“以后每次下课找我背一篇课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5165839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1299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7 
最后登录
2019-6-19 
文。”
  背、课、文?!!!
  特么的有毛病是不是!
  左柚差点拍案而起,她最烦的就是背课文了。但人怎么说也是她前暗恋对象,告白被拒了起码还是要保留自己在他心中的美好形象。她克制住心中不满,打算做一下最后的挣扎,“能不能……”
  “不能。”话都没说完,就被对方毫不犹豫地无情拒绝了。
  “……”
  对于每天都要背一篇课文她表示大大的有意见,但是又不敢造次,具体原因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每次在他那儿磕磕绊绊背完一篇课文看他要笑不笑的样子,她就想咬舌自尽。好在背了这么多篇课文,她的语感比之前好多了。
  他很尽职,对她就跟对普通学生一样,该怎么教就怎么教,丝毫不避讳之前的事。想到这儿左柚又有种深深的挫败感。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第一次鼓起勇气表白心意,然鹅一点水花都没激起。
  每次看见他就觉得尴尬,以及一点点怅然若失,以致于她都不能以平常心来接受他是她补习课的老师了。而且总觉得那天过后的李皖洵反而有点异常。
  他似乎并不在意那天她的所作所为,至少在她看来他没有表现出一点恼怒或者要疏远她的意思,甚至没有了以前那种刻意的疏离感了。也就是他真的只把她当普通朋友看了。
  好在这个月的补课已经进入尾声,她也不打算继续补下去了。一是不想把自己搞得太紧张,太累了,还有一个就是她现在还没办法以一个平常的心态去面对李皖洵,这也是一个困扰,她需要有一段时间静下来沉淀沉淀。
  “我下个月就不去补课了。”女孩吸了吸鼻子,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到另一边的人的耳边, 连续几天冻空调睡觉没盖好被子,左柚在每天都是三十几度高温天气下神奇地感冒了。
   “谢谢你这个月来在我身上花费的精力。那……就这样了。再见,李皖洵。”停下来等那边的回复,好半天都没有声音,左柚都怀疑是不是挂断了,拿下来看屏幕,还在通话中啊……
  李皖洵抿着嘴,握着手机的手因为用力,指尖微微泛白了。“嗯,知道了。”
  左柚挂了电话,长吁一口气。算是个了断了,可是,心里还是闷闷的,像堵了块石头,沉甸甸的。
  感冒症状越来越严重,左柚终于受不住,乖乖去拿药了。她是个不爱吃药的人,坚信多喝热水就能自愈。被折磨了三天,仍然没有好转,她才放弃了万能的热水,认命般去买药。
  出乎意料的是她在药房里看到穿着白褂的简嘉铭。简嘉铭冲她笑笑,在她开口之前解释道,“我家的店,我没事就在这帮忙。”
  左柚点点头,报了几款感冒药的名字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5165839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1299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7 
最后登录
2019-6-19 

  “生病了就该吃药,光喝水又不治病,拖久了可能更严重。这下好了吧,白白折腾三天。”简嘉铭在架子上拿了几盒药,边标注边说。
  “下次注意。”她敷衍道,付了钱,从简嘉铭手里接过袋子,刚走没几步,简嘉铭喊住她。
  “有什么问题吗?”左柚问他。
  “你这个星期天有空吗?苏梨的意思是我们补习班的都没聚餐过,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左柚思索片刻,摇头,“可能不行,我过两天要去外婆家,车票买好了。抱歉啊。”
  “没关系的,那就等下次。”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5165839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1299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7 
最后登录
2019-6-19 
本帖最后由 阿基米德嘞 于 2018-11-17 08:34 编辑

第二十二章
  小餐馆内,李皖洵目光随意在几人中一扫,没看见他想看见的人,视线最后落在桌子上咕噜咕噜沸腾冒泡的鸳鸯锅上。
  简嘉铭招呼他坐下,搓了搓筷子,“人齐了,开吃吧。对了,左柚前两天去她外婆家了,时间对不上,所以就没来。”
  这两人什么时候这么熟了?李皖洵看了眼简嘉铭,再看看时泱,后者耸肩,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哎哟,你跟左柚关系很不错哟,连她去她外婆家这么私人的事你都知道。”苏梨笑得一脸暧昧,调侃道。
  简嘉铭老脸一红,“就是碰巧遇上了就知道了,你别想太多。”
  “我想什么了?我什么都没想啊。倒是你,你想什么呢?脸红个什么劲儿。”苏梨对这个事还紧咬不放,看出来简嘉铭的少男心事,非要好好过个嘴瘾。
  趁着两人拌嘴的空挡,时泱稍稍把椅子挪向靠近李皖洵那一边,侧过头低声说:“最近左柚和简嘉铭走得挺近啊,看来她是真的要放弃你了。”李皖洵轻哼一声,没去理会时泱这明显幸灾乐祸的样子。
  一顿饭吃的很不愉快。
  ……

  同渝是个历史悠久的古镇,民风淳朴,还保留着旧时的一些民俗。这里主要以手工业轻工业为主,受工业化影响不大,环境很好,天是蓝的,水是清的。
  左柚喜欢在早晨天刚亮的时候出去散步,这个时候太阳还没升起,晨间的空气微凉,草叶上的露珠也还没散。沿着小路绕来绕去,能走遍小半个小镇。走累了就在河边草地,廊桥台阶坐下休息顺便思考人生。
  来到这里没几天,同渝一年一度最热闹的灯节就开始了。灯节期间会举办很多民俗活动,还有传统的庙会,放灯。左柚不喜欢太热闹人太多的场合,对这些民俗活动也没什么兴趣,只想做个死宅。她外婆怕她待在家里太久都发霉了,硬是拉着她出去逛逛。
  外婆比较迷信,每年的灯节都会到庙里求佛念经,左柚就在这段时间里去外面走走,等差不多时间了再回去庙里找她外婆。
  夏天夜晚的风带着微微的凉意,左柚走着走着出了长街,到了最里面的一条小巷。小巷的尽头就是环绕着整个古镇的一条叫祁水的河。这里的住户不多,大多人又去了长街看庙会,这会儿显得格外幽静。
  漫漫长夜,天上繁星点点,地上树影摇曳,隐隐还可以听见不远处长街传来的锣鼓民乐声,还有人们往来的嬉闹欢笑声。左柚走到河岸前的石阶上坐下,有些犯困,头倚着石柱,眯了眯眼。
  骤然响起的铃声在这寂静的小巷里显得格外突兀,左柚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来电显示的名字,是简嘉铭。她皱了皱眉,没接,等到它自动挂断。挂断不久,铃声又响了,突然很烦躁,左柚拿起来直接挂断,把手机反扣放在地上。想了想,还是拿起来,发了个信息过去,表示自己现在不方便接听。
  左柚又待了一会,准备回去,突然听到前面传来脚步声,不觉警惕起来。大晚上的,这里又这么偏僻,她很难不多想。脚步声越来越近,周围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能出去的路又只有前面一条,要是遇上坏人……
  左柚不敢想下去,手机紧紧攥在手上……那人越走越近,她已经做好了随时就跑的准备了。
  “左柚?”语气带着些许惊讶以及不确定。
  左柚一愣,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一看,终于看清来人。“是你啊,吓死我了。”她长长地松了口气。
  来的人是她小时候在同渝的玩伴,和弦。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前几天,正打算过两天去找你呢。没想到,在这遇上了。”两人坐在石阶上,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怎么不去庙会逛逛,很热闹的。”
  “没心情,不感兴趣,不想去。”左柚情绪不高,恹恹答道。“倒是你,大晚上的,一个人来这么偏的地方干嘛。”
  “我呀,”和弦笑了笑,“在想能不能和那个人在偶遇一次。”
  “那个人?”
  “嗯,去年这个时候在这里遇见了我喜欢很久的一个人,真的很神奇哦,想着今年来看看,还能不能遇到,说不定真的有这个缘分呢。”
  “能被你喜欢,而且喜欢很久的人,应该是个很优秀的人吧。”她眼睛里溢满光彩,连带着左柚也被感染了,说话时嘴角也是不自觉的上扬。
  “是啊,他很优秀。所以我要更加努力,才不至于离他太遥远。”和弦顿了顿,继续说,“那种感觉你懂吗,因为喜欢一个人,想让自己变得更好,能跟他并肩站在同一高度,成为配得上他的人。”
  “我懂啊。”左柚轻声回应,也许是气氛使然,又也许是压在心里太久需要倾诉,左柚把她和李皖洵的事都说了出来,“被拒绝后,我强吻他了。本来以为之后不会见面了,但是好死不死地他成了我补课的老师。你说你说邪不邪门?”
  和弦压根没抓住重点,“挺佩服你的,又是告白又是强吻的。是我的话,这辈子都不可能说出来。左柚,你很勇敢。虽然说以后见面会很尴尬,但是起码表达了心意,给自己争取机会了啊。”
  “他的拒绝只能说是你们没有缘分,并不代表什么。有时候,放下也是一种成全。成全别人,也是成全你自己。”
  ……
  从同渝回来后,左柚没再和李皖洵联系,那个电话她当是在和他告别,同时为自己的暗恋画上句号。
  高二没有分实验班,左柚去了文科班,谢意珊在理科班,被分到和李皖洵同班了。她激动得不得了,第一时间告知好友。左柚淡淡回了个“哦”,她正奇怪,又听她补充道:“以后别跟我提李皖洵的事,我决定放下了。”态度淡然得谢意珊都不敢表示怀疑。
  左柚真的没再去打听李皖洵的消息,偶尔谢意珊提到他的名字她也是没反应,跟听到陌生人名一样。路上看到李皖洵要么绕路走要么假装没看见,有一次避无可避了,她也是面无表情地从他身边走过,连个眼神都没给。就好像是陌生人一样,甚至比陌生人还陌生。
  谢意珊不止一次表示超级佩服她的,这么快就脱离出来。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内心的不淡定。如果真的放下了,她又何必每次都假装不在意,看不见呢。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5165839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1299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7 
最后登录
2019-6-19 
本帖最后由 阿基米德嘞 于 2018-11-20 21:16 编辑

   第二十三章
  冬天的早晨六点多,天还是黑的,远远的,只能看见街边小店亮着的白炽灯下冒着热气的早餐店。左柚摩拳擦掌,拢了拢身上的大衣,缩着脖子快步朝着一家包子铺走去。
      “又这么早来啦!”店主是一个姓王的五十多岁的老头儿,笑呵呵的对着她说,“还是老样子吗?”
      “对。”左柚生物钟准的可怕,即使是冬天也是将近六点就醒过来了。她特别钟爱这一家的小笼包,几乎每天都回来买,打包了带到附近的公园慢悠悠吃完,再走两圈,顺便背一背单词,差不多时间了才去学校。
  等王叔准备的空当,她随意往店里看了一眼,发现里面只有一个穿着一中校服的少年在吃包子。
       他靠墙而坐,看起来有些慵懒,拿着筷子的手却是指节分明,修长白皙。一双长腿搁在桌子下,有些别扭。从她的角度只能看见他的侧脸,线条凌厉又不失柔和,清爽的短发打理的一丝不苟,光是侧脸,就已经让人很心动了。
       老王把刚出炉热气腾腾的一大笼包子端了出来,见她看着里面,便调笑说:“看上眼啦?” 左柚移开视线,冲王叔笑笑,“哪能啊,王叔你真会说笑。”
       接过装袋好的包子,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我还是个学生呢,现在要以学业为主。我爸妈给我交学费又不是让我来谈恋爱的。” 王叔笑了笑,“还挺懂事啊。”
       左柚走后不久,男生吃完早餐出来,微微皱着眉。天刚蒙蒙亮,依稀可以看见天边淡淡的星星。路上还没有什么人,周围很安静,刚刚他们的对话,他都听见了,一字不落。  懂事?
  啃完小笼包,左柚懒懒坐在长椅上,拿出小词典开始背单词。背着背着,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刚才的画面。当时周围那么安静,他肯定听到了她和王叔的对话,她那句话酸的那么明显,他会怎么想她呢?
  踏马的,又想起他了。
  左柚愤愤合上词典,塞进书包里,“咻”地一声拉上书包链子。书包一甩,愤然离去。自从高二以来一直坚持每天背三十个单词,今天特么的竟然背不下去了。真他mua邪门!

  周末放假,大家都迫不及待赶回家,没一会儿,整个教学区很快就空荡荡的,只剩下各班的值日生。左柚提着两大袋垃圾往楼下走,和她一起打扫的男生先跑了,留她一个人打扫。 她一个人,打扫的比别人慢,丢完垃圾往回走,几乎没人了。
  走到楼道拐弯往上处,突然听到女孩子小声啜泣的声音,左柚心一紧,抬头看去,一男一女站在楼梯口处,男生倚墙而立,懒散随意,看向女孩的目光却带着十足的冷意。
  “我不希望有下次。我们是朋友,但也只是朋友。”低沉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此让人心寒。
  “对不起,”陆万琪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所以才……”
  李皖洵皱眉,面前的女孩泣不成声,他话也不好说得太重,语气缓了下来,“万琪,我说过的,我只把你当朋友看。”
  左柚下意识退了几步,把自己隐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外,这种偷听墙角的行为被发现就真他mua尴尬了,搞不好还会被记仇。按道理说她应该马上离开才对,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可没走两步,就听到陆万琪提到她的名字,脚步不自觉停滞了。
  “为什么?我哪里比左柚差了?”陆万琪颤抖着声音问。左柚的心跟着提起来,怎么突然就提到她了?
  “和她无关。”李皖洵淡淡回她,“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别人打探我的隐私。我不希望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陆万琪愣了愣,不觉心生绝望,对于不喜欢的人,他还真是一点都不留情。“我明白了,对不起。”她闭了闭眼,踉踉跄跄地往楼下走。
  左柚反应过来要躲已经来不及了,和她撞了个正着。两人皆是一愣,左柚看着她,欲言又止。陆万琪没想到她在这,一想到刚刚发生的她都看见了,忽然很不自在。她朝她点了点头,慌慌张张地走了。
  回去的路上左柚想来想去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她了,原来陆万琪把她当情敌了啊。她把陆万琪当情敌,陆万琪把她当情敌,结果,人李皖洵根本就没把的她们俩当回事儿。左柚有点欲哭无泪,感情就是这样,喜欢的就是宝,不喜欢的屁都不是。

  李皖洵回到家,平时不常在家吃晚饭的父亲突然出现在餐桌上,一脸严肃。“爸。”他叫了一声,打算回房间。
  “谁允许你这么做的?”李立谦猛地一拍桌子,不怒自威。
  “这是我的决定。”李皖洵侧过头不去看他,“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妈,我不可能不管她。”说完也不管李立谦会是什么反应,直接进了房间,落锁。
  李皖洵躺在床上,毫无睡意,脑子格外清醒。这段时间,他过的很累。
  小时候父亲创业失败,日子过得很清贫,母亲受不了这种日子,抛弃了他们父子俩,和一个富商去了美国,再也没回来看过他们。即使后来父亲白手起家,成立自己的公司,一步步建立自己的产业,她也没有半点消息。甚至,他这个儿子,她也断的一干二净。
  被母亲抛弃,没有半点伤心愤怒是假的,但说有多大仇恨倒也没有。他少年老成,很多事也比同龄人要看得开。童年没有母亲陪伴这件事对他来说,除了比其他孩子少了点童真之外,对他的人格养成没有半点影响。相反,他并没有觉得母亲的离开是多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她只是在追求自己想过的生活罢了。
  二月份的时候,他的小姨联系上他,跟他说他母亲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富商前几年出了意外过世了,她身边又没有什么亲人,希望他能去看看,陪陪她。
  那天他想了很多,母亲再怎么错对他也有生养之恩,他不可能坐视不管。他势必要去陪她的,可这么一来,很多事情就要选择放下了。
  比如自己的私人感情……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5165839  
精华
帖子
73 
财富
1299  
积分
266  
在线时间
1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7-7 
最后登录
2019-6-19 
本帖最后由 阿基米德嘞 于 2019-2-9 13:33 编辑

第二十四章   左柚对他的心思他一直很清楚,但是这个时候他没办法给她承诺,也没资格让她怎样,所以干脆让自己,让她,断了这个念想。之后的一切都和他设想的一样进行着,他刻意疏远,两人不再有交集。只是他没想到,左柚会跟他表白。
  有那么一刻,他都想妥协了,只是左柚似乎怕极了听到他拒绝的话,不给他机会说出口就落荒而逃了。
  之后听说母亲情况好转了,似乎有康复的迹象,他也暂缓课出国的计划。那阵子因为这个事父子俩关系闹得很紧张,他干脆搬出去住,找了兼职养活自己。
  后来左柚在补习班上课,他没克制自己的感情,顺其自然。甚至在得知左柚和简嘉铭报了同一个补习班的时候,叫了在南塘和左柚是朋友的表姐时泱去补课,不至于给他们太多独处的时间。
  哪知道左柚决定要放下他了,行为举止乖的不行,没有半点越矩。
  日子逐渐趋于平静,再后来母亲病情复发,甚至比之前还要严重,所以出国的事也被提上日程。他申请提前参加高考,还要准备考托福和SAT ,这些都需要时间来复习。联系国外的学校,学费什么的都是他一个人在弄,所以这段时间过的很疲倦。
  太多事情压着,他也没心思去管左柚对他态度,她见了他尴尬,绕路走,假装看不见,李皖洵也配合着她,当陌生人就陌生人吧。
  意料之外的是陆万琪竟然去调查他,还查到了他母亲的事。今天下午放学后拦着他要问个所以然,想要劝他。被触碰到底线,他没控制好情绪说了重话,脸色也很难看。陆万琪从没见过他这样,一时间不知所措,吓哭了。
  陆万琪和他是小学同学,初中不在一个学校,高中重逢之后,她对他的态度好像变了。李皖洵隐隐知道是因为什么,对她也有几分疏离。
  元旦汇演那天,李皖洵都已经进了校门,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接听了才知道是陆万琪,她抽抽嗒嗒,哽咽道:“皖洵,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感觉事情不妙,他问了地址,转身出了校门。在去的路上想到了汇演的事,就跟李兰清说明情况,请她转告左柚,自己临时有很重要的事,很抱歉,他会尽量争取时间赶回来。但是李兰清忘了跟她说,才导致她误会他。
  ……

  冬天是流感的高发期,铁骨铮铮的女汉子谢意珊也不幸中招,作为十年如一日的好基友,左柚怎么说也要做做样子去看望生病的她,去之前还不忘给她带作业。
  “昨天我爸和你爸打电话,说让我带些补品给你,谢叔叔说顺便给你带作业,所以我现在正去往你的教室帮你拿作业哈哈哈。”电话一接通,左柚开门见山。
  谢意珊忍不住在电话里破口大骂:“姓左的你是魔鬼吗?我都病了你还拿作业来气我,你是巴不得我归西是吧。”
  “没有啊,你看一提到作业你就暴走,作业就是你康复的动力啊。”左柚笑道,说话间到了谢意珊的班级门口,想也没想迈步进去。
  下午放学后的教学楼空荡荡的,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打在男生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黄的光。李皖洵闭着眼趴在桌上,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了。左柚怔愣片刻,轻声和谢意珊打了声招呼挂断了电话,接下来的动作也是下意识放轻。
  谢意珊的座位在李皖洵的斜前方,左柚矮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收着课桌里的卷子练习册,尽管动作刻意放缓,还是避免不了发出细小的声音。
  耳边传来细微的纸张摩擦的声音,有一阵没一阵,格外磨人。李皖洵皱眉,转头换了个方向,朝着发出声音的位置,不耐地睁开眼。 
  终于收好东西,左柚轻叹一声,回头看了眼还趴在桌子上的男生。
  放学了还在教室睡觉,很累吗?
  鬼使神差地,左柚慢慢挪过去,凑近了看他。眼眶底下一层淡淡的青色,看来是没休息好。睫毛好长啊,一个男孩子睫毛怎么这么长呢?想着手控制不住往前,想去摸一下他的睫毛。伸到一半突然回过神,懊恼地收手。
  又是这样,控制不住自己。
  左柚走后,李皖洵才睁眼,摸了摸鼻子,刚刚挨得很近,她的气息呼在他脸上,热热痒痒的,怕她尴尬,他才忍着没动。
  心里没来由地发闷。

  第二天,天气说变就变,左柚出门时还是毛毛细雨,走到半路雨势骤然变大,谢意珊给她打电话让她别来了。左柚看了看自己所处的位置,正处于中间位置,折回去也费事,“没事,快到了,等一会儿就到了。”
  到了十字路口,恰好是红灯,她一手撑伞一手拿手机,绿灯一来,忙跟谢意珊道别,收了手机过马路。刚跨出去就被一股很猛的劲拉得往后退,由于惯性,人离开了,伞掉落在原地。一辆汽车“噌”地在离她不远处闪过,从她的伞上碾过。
  “没看见后面还有车吗?”他的声音像坠入了冰窖,冷的渗人。
  “对不起。”左柚惊魂未定,心有余悸,腿还在发软,下意识地道歉。心慌之余,又有些庆幸,差一点就没命了,还好。
  左柚抬头,李皖洵的手紧紧抓着她的胳膊,脸上还有未退去的惊慌。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流下来,迷了她的眼。
  “李皖洵……”
  时泱捡起李皖洵丢下的伞,小跑着上前遮住两人,“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吧,先去躲躲雨吧。”
  李皖洵接过伞,倾向左柚那边,才一会儿,两人浑身都淋湿了。
  三人到了附近李皖洵前阵子才租住的小公寓避雨,前阵子跟李皖洵拿了干毛巾给她,一言不发,绷着脸回卧室去。时泱去厨房倒了杯热水,“喝杯热水,去去寒。”
  “谢谢。”淋过雨只有确实有点冷意,左柚打了个哆嗦,乖乖喝热水。
  “刚刚真的太危险了,还好有李皖洵……”
  “嗯。”左柚木木地盯着杯子看,到现在还有点后怕,“是我太不小心了。”
  静默片刻,左柚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直直看向时泱,“时泱,为什么你和李皖洵……”
  “先去把湿衣服换了。”李皖洵扔了套衣服给她,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语气。
  左柚:“……”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