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0 | 浏览:4935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家有仙妃》作者 :红豆团子(91原创首发连载中)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8-7-3 20:58 编辑

重发过123456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8-7-3 20:59 编辑


发错了,重发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8-7-3 20:59 编辑


发错啦,重发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8-7-3 21:00 编辑


发错了,重发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8-7-3 21:00 编辑


发错了,重发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本帖最后由 红豆团子 于 2018-7-3 21:01 编辑


发错啦,重发过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二)
          今朝无心欣赏,走了过去,有些不耐的问:“这云王府的大门在哪?”

       男子的身形顿了一下,转过身,男子的年纪不大,不过二十许,一拢白衣,不染纤尘,眉目美的难以描画,端得是如诗入画的谪仙人物,透着清逸之气,宛若一株傲然独立于雪山之巅的雪莲花,倾世脱俗,却又如玉温润,如雪无暇。

     今朝看清他的样子先是一愣,接着心跳动的有些快,又有些紧张,这种感觉从未有过,心中有些怪,并未多想,见男子并没有回答自己,又再问了一次。

     男子声音温润如玉:“问大门在哪边做什么?”

     今朝没好气:“自然离开这里了!”

     男子道,“如此,你的病还未好,要去哪,回太白楼?”

     今朝不解,“什么太白楼?”

     男子沉默片刻,轻轻叹气:“果真不记得了!”

今朝耐心耗尽,也懒得再管他是谁,不顾什么教养,上去拉着他的衣襟,喊道:“不要再罗里吧嗦了,快告诉本上仙,大门在哪?”

男子任她抓着,并不生气,“我带你过去。”

今朝立马安静下来,松开了手,见他的衣襟被自己抓的有些皱,还帮他抚了抚,男子面带浅笑:“走吧。仔细跟在我后面!”

“哦!”今朝跟在男子身后一步一步走着,走了片刻觉得周遭的环境有点眼熟,这条路好像已经走过时,前面带路的男子停了下来,面不改色道:“到了!”

“到了?”哪有大门,分明就是一间屋子,而且这屋子也很眼熟,反应过来,自己又被带回了之前那屋子,指着男子刚要说,小样,看不出你还挺腹黑的。丝雨就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看到今朝后紧张的神色才消失。

“王妃,你跑哪儿去了?可吓死我了?”丝雨拍着胸口说。

“我都跟你说过我不是王妃。”今朝无奈对她说,不过这丫头没理她,而是对她身前的男子福了福身子,唤道:“王爷!”

王爷?今朝吃惊,那岂不是这肉身的丈夫,看不出长的一表人才还不是一般腹黑的,不表明自己的身份,还拐个弯的把她带回来。

箫怀瑾道:“怎的这么不小心让王妃自己一个人跑出来!”

“奴婢刚才去把饭菜和药汤一并端过来,回来发现王妃不见了,才出门寻找,却不想与王爷与王妃一道回来了。”

箫怀瑾:“王妃刚醒,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以后多仔细照看着,我会让文管事再派几个丫鬟过来与你一块照看的。”

丝雨点头应下,今朝听他俩说了这么多,明白他们是认定自己就是这个凡人女子了,刚想再解释,箫怀瑾却往屋子里走去,丝雨跟在后面半扶半抱的也将今朝往屋子里带,丝雨看着人瘦弱力气还挺大,今朝还真挣脱不开,只能被她重新带进了屋。

箫怀瑾坐在摆放着晚膳的桌边,丝雨也一把将今朝按在箫怀瑾旁边的椅子上,今朝看着满桌精致的菜肴活了上千年从来都不知道饿什么感觉的神仙,现在是知道了,她咽了咽口水。

箫怀瑾轻声道:“我知道你受了伤,不记得以前的事,不过你真的是云王府的王妃,我的妻子。安心留在这,待里日后好了就会想起来的。”

今朝也认真的说:“我知道我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但我真的不是你王妃,我是暂时借了她的肉身。”

箫怀瑾嘴角含笑,“如此,那你是谁?”

今朝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吧,“我是天上的神仙,在抓蜈蚣精的时候不幸被天雷劈中,才进这王妃的肉身,所以我真的不是……”

“噗嗤!”今朝被打断,不爽的回头,丝雨虽然两只手捂着嘴,肩膀抖动,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她在笑,今朝白了她一眼,看着箫怀瑾要在继续解释,箫怀瑾的眉眼间的笑容也深了些,今朝一口气憋在那里,下不去,上不来,气道:“你们是觉得我在撒谎吗?”

箫怀瑾不答:“我已经派人去太白楼告知你母亲还有弟弟,你是要他们入府来看你,还是亲自去太白楼看他们!”

今朝懒得在说什么,瞪着他半天,发现有点大不太对劲,箫怀瑾的眼睛狭长秀美,瞳孔漆黑如墨,目光却有点虚无缥缈,凑近了点,看了看,“你的眼睛?”

箫怀瑾点头,云淡风轻的说:“看不见!”

今朝坐了回去,“哦,真是太可惜了!”凡人的毛病就是多。

“可惜什么?”

“可惜王爷你长的一副天人之姿,又年纪轻轻的,竟然看不见。”丝雨在后面碰了她一下,今朝自说自话。

箫怀瑾笑了笑,端起桌上的小瓷碗,道:“说了这么话也该饿了,先吃点东西吧!”

今朝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想说神仙是不用进食的,肚子此时‘咕噜噜’的想起来了,她还是神仙的时候自然不用吃东西,也不会感到饿,可现在在凡人的身体里就不一样了,从醒来开始就觉得肚子里空荡荡的,有点不太舒服,刚刚找大门的时候,有点头晕眼花的,想是饿了的缘故,小瓷碗里的白粥也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香气扑鼻,但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吃凡人的东西,可是她的手已经接过那碗白粥了。

箫怀瑾听她吃的香,“大夫说你刚醒来,只能吃些清淡的,等你好一点,想吃什么就告诉下人,让他们准备!”

今朝虽然看不见自己的吃相,却知道自己此时一定吃的像饿死鬼一样。好不容易吃完了,打了个饱嗝,桌上的盘子里只剩一些菜汤了。

丝雨在一旁欣慰道:“王妃的胃口还是像以前一样好的!”

今朝瞄了一眼桌上只剩菜汤的盘子,见箫怀瑾眉目温润面朝着自己,不知道为何脸有点发烫,心跳有点加速,又立刻一惊,好像不是自己要脸红吧,心跳加速的也不是自己啊,有点不太寻常,今朝刚在沉思,箫怀瑾轻声说:“既然用过晚膳了待会把药汤也给喝了吧,这样你的病才能好!”

今朝看着桌上放着的那碗黑乎乎的药汤,想着喝进嘴里的感觉,忍不住抖了抖。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三)
        “王爷!”云王府管事文净在门外唤道。

   箫怀瑾道:“进来吧!”

   文净走到箫怀瑾身边附耳说了几句,今朝心中嘀咕,凡人就是虚伪,说个话都要偷偷摸摸的。

     箫怀瑾起身对她道:“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过来看你。”文净对今朝欠了欠身,跟在箫怀瑾身后一道离开了。

     今朝对丝雨讲:“你们王爷太厉害了!”

     丝雨不明所以。

     今朝指了指箫怀瑾离去的身影,“他一看不见的,不用人扶,也不用人引路,走起来路来行云流水的,完全就不像个瞎子!”

     丝雨说:“当然,王爷可厉害了!”继而又皱眉:“不过王妃你怎么可以直接说王爷是瞎子呢,你以前从来都不会这么说,更别说当着王爷的面说了?”


      今朝不在意道:“因为我不是你们的王妃!”

       丝雨刚要开口,小素就端着糕点进来了,福了福身,“王妃,这些都是你往日里最爱的糕点,是王爷让人准备的,你快尝尝吧!”

       今朝的目光都被面前装在白玉盘里精致的糕点吸引了,小小的糕点做成花的形状,颜色粉嫩,很是诱人,就是今朝这样的神仙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安慰自己,算了,反正都已经吃过凡间的食物了,也不差这糕点,食物也是装进这个凡人之躯,影响不到自己吧。有个足够的理由,她拿起筷子夹了块点心,点心入口即化,有着淡淡的花香,甜而不腻,今朝很是喜欢,吃的很是痛快,幸好糕点够多,不然禁不起她这么吃法。

     小素见王妃吃的正开心,没功夫搭理她俩,就拉了丝雨到边上,小声问:“丝雨姐姐,王妃的好点了吗?”

     丝雨叹气:“还是差不多,王爷在的那会还胡言乱语来着!”


      “王妃说什么了?”

      “竟然当着王爷的面说王爷看不见,还说王爷是瞎子!”

      小素捂嘴:“怎么会这样,王妃以前可是半个字都不会提呢?”

       “可不是,还说自己是天上的神仙,暂时借了王妃的身体,趁我去端晚膳,溜了出去想离开云王府,幸好被王爷带个回来,不然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小素沉思片刻,说:“丝雨姐姐,我觉得王妃有点像……”

        丝雨疑惑:“像什么,说啊!”

        小素筹蹈:“很像中邪了,我小时候我们村里一个壮汉也是这样,生个病醒来后,谁也不认识,胡言乱语说自己是神仙下凡,村里的老人说他是中邪了,请了村里的神婆过来做了法,一碗香灰水灌下去,人就好了。”

      丝雨摸着下巴,眯眼看着正在吃点心的今朝,:“的确跟王妃很像!”

      小素小心问道:“那怎么办,丝雨姐姐!”

      丝雨放下摸着下巴的手,靠近她耳边道:“你去叫厨房的黄婆子过来!”

      小素疑惑:“叫黄婆子过来干啥?”

       “黄婆子以前在她家乡就是当神婆的,躯鬼治邪的这些门道她最拿手了!”

         小素点头,快速朝门外走去,今朝也将最后一块糕点吃完了,丝雨端起桌上的那碗药汁,轻声细语的说:“王妃,这药不烫了,赶紧喝了吧。”

     今朝白她一眼:“我一神仙喝什么药!”

     丝雨也没再勉强她,眼神闪烁的站在一边,今朝想起正事,“你们这云王府的大门在哪?”

        “王妃要做什么?”

        “我不是说过我不是你们王妃了,当然不能就在这里了,不过你放心,等我恢复仙身,一定会把你们王妃平安送回来的!”

      丝雨听得有点发傻,小素跟黄婆子已经利落的走进屋子里了,今朝看着小素旁边这个三大五粗,孔武有力黄婆子问道:“她是谁啊?”

     丝雨安抚道:“她是给王妃你治病的?”

治病?这老婆子看着不像是个会治病的,“那她手上那碗是什么?”

丝雨不答,和小素一起将她按在椅子上,今朝吃惊:“你们要干嘛?”

丝雨冲黄婆子使了个眼色,黄婆子从怀里拿出一双浸泡过黑狗血的筷子,夹住今朝的右手食指,大声喝道:“哪来的妖魔鬼怪,敢招惹王妃娘娘,速速离去,否则观音娘娘的香灰水伺候,定叫你魂飞魄散!”

今朝食指被夹的生疼,若是还有法力一定施法将她们一锅端了,现在只能叫道:“你们几个愚昧的凡人,再不放开,本上仙才真的要你们魂飞魄散!”

黄婆子脸上的皱纹了些,夹筷子的动作也更用力,今朝疼得哇哇叫,黄婆子道:“说,你到底谁?”


今朝宁死不屈,“我是神仙!”

黄婆子皱眉,更加使劲的夹,今朝痛的龇牙咧嘴,黄婆子夹的汗流浃背,谁都不服软。

过了大概半盏茶的时间,丝雨问道:“黄婆子,怎么样了,那邪物还不肯出来?”

黄婆子抹了把汗,气喘吁吁道:“这邪物太顽固了,我看只有用观音庙的香灰水才能破解了。”

     丝雨点头:“只能这样了!”

   今朝听她们这么说,就有种不祥的预感,见黄婆子拿起之前她端进来的那碗灰褐色,上面还漂浮着一层油油的不明物体的水朝自己走来,立刻惊恐的咬牙紧紧的闭上嘴巴,让她喝那种东西,还不如叫她再让天雷劈打一次算了。

     黄婆子一手端着香灰水,一手掰开她的嘴,今朝死死的闭着嘴巴,可耐不住黄婆子力气大,黄婆子动作利落的将那碗香灰水一股脑的给灌了进去,今朝被呛的鼻涕眼泪都流下来了。

      黄婆子直起身道:“好了,香灰水一灌,妖魔鬼怪绕道走!”

      丝雨问:“已经没事了吗?”

     黄婆子拍着胸口道:“保证没事了,你让王妃躺下来好好休息会,如果她再说自己不是王妃,你就再叫我来,我那里还有观音座下的观音土,到时候再用观音土混香灰水试试。”

     今朝一碗香灰水下肚就感觉半天命没了,有心想骂这唬人的老婆子几句也没有力气,丝雨从荷包里拿出一锭银子给黄婆子,黄婆子就眉开眼笑的接过,“有事尽管叫我!”就出喜滋滋的出去了。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四)
          丝雨想了想,让小素跟着去黄婆子那先把观音土和香灰水拿过来,以备不时之需,今朝被折腾了这么一回,整个人都没力气了,肚子也有点不太舒服,偏偏丝雨还蹲在她旁边问道:“你是王妃吗?”

今朝有气无力的看她一眼,丝雨清秀的面容此时有点模糊,她本想说不是,她是上仙今朝,刚刚听到她让小素去拿香灰水,不由颤了颤,改口:“是,我是王妃啊!”

丝雨大喜,握着她的手道:“太好了,王妃,看来那个邪物已经离开你的身体了!” 今朝抽了抽嘴角,凡人真是太愚昧了。

丝雨又问:“那王妃以前的事你想起来了吗?”

今朝摇头,敷衍:“或许我好好休息一下就会记起,你不要吵我。”等我好一点,我马上走人。

丝雨思忖片刻,王妃到底是伤了脑袋,就算妖邪离了她的身体,想不起来也不奇怪,起身走到桌边把那碗装着药汤的碗端了过来,“王妃,喝了药再睡吧,这样你的病才能好。”

因为有前车之鉴,今朝见她一副一定要自己喝药的样子,怕不喝又会被灌,索性接过一口喝了下去,虽然喝了以后,肚子更不舒服了。

丝雨欣慰的看着今朝一股脑的把药喝了,暗道:黄婆子的石灰水还是挺管用的。

不知是刚刚挣扎的时候用光了体力还是药汤有安神的作用,今朝喝了药,躺在床上很快就睡去了。丝雨帮她掩了掩被子,然后靠在床柱上闭目养神。

今朝一觉醒过来,室内没点蜡烛,只有外面走廊上灯笼透过窗纱照进些许亮光,她眼珠子转了转,就看见丝雨靠在床柱上睡的正香,眼珠子再转了转,小心翼翼的起床,不发出一点动静的下床,慢慢地走到门边打开门,确定丝雨没有醒过来,立刻闪身出去。

凡人无知可怕,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今朝边走边念叨,或许是这次运气好,她在云王府里走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找到了大门,看着正红朱漆大门,香灰水引起的腹部不适都不在乎了,今朝心中欢喜,迈开腿往大门走去,没走几步,心口一阵剧烈的疼痛,她疼得停住脚步,捂着心口喘息了几下,疼痛感很快就消失了,今朝有些疑惑也没多想,再次朝着大门走去,伸手去开门的时候,心口剧烈疼了起来,比刚刚还疼,今朝皱眉,自言自语道:“莫不是这女子身子有什么毛病,怎的心口会这么疼。”

“上仙!”一道略带苍老的声音从地底下传来。

“谁啊?”今朝低头。

地面上出现一个金圈,一个白发白须,白皮肤,脸颊上两团淡淡的红晕,长的特别喜庆的老爷爷从金圈里慢慢升了上来。

今朝打量他两眼,“土地公?”

土地公笑眯眯道,“正是小仙!”


  今朝激动,终于见到个仙友了,也不顾心口疼痛,“太好了,土地公,你能带我回天宫吗?”虽然是个小仙,但好歹也会飞啊。


土地公为难:“上仙难道忘记了,下界的神仙不得传召的话,是不能随意出入天宫的!况且上仙现在肉体凡胎,就更加带不了了!”

今朝泄气道:“我都忘了,那你知不知道最近有没有天上的神仙在凡间的?”


“这个我倒是没碰上过!”

今朝无奈,“那有办法让我脱离这肉身吗?”


土地公更是为难,“小仙法力低微,怕是不但不能助上仙的元神脱离这凡体,还会伤到你的元神。不过……”



  “不过什么?”今朝满怀希望的问。

“不过过几日是王母的蟠桃寿宴,小仙也会前往,不如我帮你告知瑶池仙子好了!”

今朝心中一喜,又马上意识到不对啊,九重天上的几天,等于人间好几年了,那她岂不是……

今朝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算了,我还是自己先想想办法吧!”忍着心口的疼痛转身要离开。

“上仙不可以就这么离开啊?”

“为什么?”今朝奇怪。


土地公抚了抚胡子,“上仙是不是觉得心口疼的厉害!”

今朝点头,“你怎么知道!也是不是这女子身子不好,突然就疼的厉害,之前都没事的。”

土地公道:“并非是这女子身子不好,虽然这具身体虽然现在被你占了,但还是有这女子的感情,而她不想离开云王府,也不想离开云王!”

今朝眨眼,“你是说,我心口会痛,是因为这女子的感情影响了我。。”


“正是,虽然这女子受了伤,魂魄并未离体,就算被你占了肉身,但她的一些情感还是会影响到你的!”


“难怪,难怪!”今朝了然,“之前我在荷花池见到那个云王的时候,感觉心跳加速,欢喜紧张不已,感情都是受这个女子的影响。”


土地公额首,“正是如此,所以上仙不想心口继续疼下去的话,还是不要离开这里为妙。”


今朝看着他,“难不成我一神仙还要受凡人的摆布,你就不能先用法力封印这女子的魂魄。”


土地公犹豫道:“这女子好端端的被你占了肉身,如果再封印她的魂魄岂不是有违天理!”

今朝想想也是,叹气:“难道我得一直待在这里!”

土地公安慰:“上仙先留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坏事,有时候天上的上神上仙会下来处理一些事务,我到时候见到,会帮你知会一声,你就能脱离这肉身,重回天界了!”

今朝道:“也只能这样了!”


土地公想起一事问道:“上仙,那你原本的仙体何在?”

今朝这才反应过来,光想着离开这,都忘记自己的身体了,“我当时被天雷劈中了,仙体也应该落入凡间了。至于在哪我也不知道。”

  土地公抬头看了看夜空,“我想上仙的仙体落在哪里都不打紧的,你毕竟是神仙,有仙气护体,妖魔鬼怪,山林野兽,哪敢接近,我先帮你找找。”

今朝自然不会推迟,感觉心口也不疼了,对土地公道:“看来这女子知道我暂时不离开这,心口也不疼了。”

“当然,不过日后这女子的感受还是会影响到你的。”


“嗯,但是我肚子还是有点不舒服。”今朝摸了摸肚子。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40622680  
精华
帖子
114 
财富
4329  
积分
872  
在线时间
99小时 
注册时间
2016-7-9 
最后登录
2019-3-17 
(五)
     土地公咳了一下,“上仙只要去一趟茅房便可。”

“去茅房!”今朝瞪大眼睛。

“那个什么,你不是喝了香灰水吗,应该是闹肚子了。”

今朝气闷:“这么说你看到她们喂我喝香灰水了,你当时怎么不出来。”

土地公振振有词:“我不能在凡人面前现身。”

今朝被咽的不知该说什么,肚子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死撑着不想去茅房,土地公有点同情的道:“上仙还是先忘记神仙的身份,当自己真的是个凡人的好,凡人总是免不了吃喝拉撒的。凡人的身体可不比神仙,你若再忍着,吃苦的可是你自己。茅房在那边!”手一指。

今朝听过凡间有句话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不再犹豫的往茅房跑去。

土地公在后面摸着胡子好笑的摇了摇头。

今朝从茅房出来后,回到原地,土地公还在那里等她,见到她后,提醒:“上仙,既然先要用这女子的身份过几日,就不能再告诉她们,你不是王妃了,不然还会被灌香灰水的。”

“当然。”今朝心有余悸。

“赶紧回去吧!那丫鬟醒来看你不在,又要闹出事来了。若是上仙有事可以找我上来啊!”

今朝点点头,土地公挥了挥手就重新回到地底下去了。

今朝摸了摸心口,道:“如你所愿,本仙暂且不走了,你可不要再让我心口痛了。”

回到房间,丝雨还在睡,今朝轻手轻脚地躺回床上,大概因为昨天昏昏睡睡几次,她也睡不着了,索性睁着眼睛到天明。

丝雨睁开眼就看见王妃瞪大着眼睛盯着她,唬了一跳,“王妃没事了吧。”

今朝坐起身,“没事,有什么事!”

丝雨小心道:“你昨天不是……”

今朝明白过来,“没事了,你们不是给我喝了香灰水吗,那邪物被赶跑了。”

丝雨听了心头放下一块大石:“王妃是不是饿了,我去叫人端早膳来。”

今朝点头,小素端着一盆水进了进来,丝雨对小素道:“你去厨房让人把早膳送来吧,我来伺候王妃洗漱。”小素点点头,又出去了。丝雨动作利落的伺候今朝梳洗好后,又帮她梳了个牡丹髻,又斜插一只银杏珍珠步摇,再插上两只蝴蝶小金簪,今朝整个过程处于被动状态,待丝雨为她装扮好后,今朝看着铜镜中的云王妃,也不禁感慨她的手巧,这云王妃原本是个小家碧玉的佳人,被她这么一装扮后,倒是贴了几分美艳之气。

小素很快就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端着早膳的仆妇,早膳是一碗鸡丝粥,包子,糕点一类的,虽然清淡,还满丰富的,味道也不错,今朝拿着一个玫瑰豆沙包,看着里面甜而不腻的豆沙,小声道:“做凡人也不错,可以吃各种美食。”

丝雨在一旁没听清楚,“王妃刚刚说什么?”

今朝笑:“没什么,我就是说吃完想出去走走。”

丝雨道:“那等王妃吃完,我陪王妃到花圃里逛逛,花圃那的桃花林桃花此时开的正茂,犹如云霞一般。”

今朝也有事想问她,点头应下了。

吃完后,小素将碗筷端了出去,丝雨帮今朝理了理弄皱的衣服,就带今朝往花圃走去。


花圃边果然有片很大的桃花林,远远看去就好像一片赤霞。丝雨带今朝进里面走了走,花圃里面开有个小木屋。

今朝好奇:“这里怎么有个木屋,有人住吗?”

丝雨道:“王爷会住在这啊。”

今朝:“你们王爷就住在这里?”王爷不是都应该住在富丽堂皇的房间吗?

“因为王爷很喜欢看桃花盛开啊!所以每年桃花开的时候,他都会过来住几日,不过这段时日因为王妃你的病再加上王府的事情较多,所以王爷并未住在这。”

“看桃花,可他眼睛不是……”怕被埋怨说云王眼睛瞎,今朝婉转的说。


丝雨眉目微敛:“王爷并不是天生看不见的,在他十四岁那年发生了意外,就看不见了。”

“什么意外!”今朝问。

丝雨摇摇头,“我也不知,我还没在王府当丫鬟呢?”

今朝也随口一问,也不再多说什么,看着满树的桃花片刻,开口:“对了,丝雨,我叫什么名字?”

丝雨侧头,“王妃真不记得之前的事了吗?”

今朝嫣然一笑,“我不是受了伤吗!”

丝雨并不怀疑,“王妃的闺名叫沈今朝。”

“沈今朝!”今朝愣了下,这也太巧了。

“怎么了?”丝雨见她这般反应。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名字熟悉。”今朝摆了摆手。

丝雨眨眨眼,开心道,“真的吗,那看来王妃对有些记忆还是有点印象的,可能会很快就记起来。”

“或许吧!”今朝笑,这丫头对这王妃还关心的。


“王妃还想知道什么事,都可以问我。”丝雨热心的说。

“暂时没有了。”

丝雨愕然,“王妃只想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其他的都不想知道,譬如王爷和你之间的事!”

“不想!”自己又不是原主,对凡人的情情爱爱没兴趣。

丝雨语咽,安慰自己,算了,王妃自己失忆了,对王爷不熟悉以后不用自己说,也能想起来。

初春的清晨还有些凉意,丝雨摸了摸今朝的手,“王妃,你的病还没好,要不回去躺着吧!”

今朝一听到躺字就头疼,“我还不想回去。”

丝雨想了想道:“那王妃先去木屋里坐会,我给您回去拿披风来。”

今朝点点头,丝雨走后,她朝木屋走去,木屋看去已经好些年头了,推开木门,屋子里的摆设简洁干净,木床上叠着柔软的丝绸被,原木桌上摆放着茶具,窗台边还有一张梳妆台,上面还有一些胭脂水粉之类的,一把木梳上雕刻的花纹都有些磨损了。

今朝觉得有些奇怪,丝雨不是说这是云王住的地方吗,为什么会有女子的物事,她摸了摸下巴,“难不成那云王还木屋藏娇,养了个女人在这!”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