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0 | 浏览:6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草根议政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8187764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1299  
积分
520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8-5-29 
最后登录
2018-6-13 
  俞**笑道:“小高,芦苇说得不错,你为了人格尊严,维护公正平等,明知没有胜算也要抗争,这种血性好得很,有什么可羞的!芦苇啊,你这个草根同志,看问题很有见地,蛮有水平的嘛!但说我是个好官,我不能认同。我来繁州时间不长,还没有为老百姓做什么事情。难得有你这样的年轻人,能关心国家大事,熟知百姓心声,阳阳说你是个民情专家,民情也就是政情,欢迎你参政议政,批评监督。说说你对政府工作有哪些建议,老百姓有哪些诉求,希望你敞开思想,说错了也不要紧。”
  芦苇谦卑道:“我算什么民情专家,那是高原跟阳阳说了玩的,既然俞**这么鼓励我,我就说两点个人看法。首先,在政府工作方面,要精兵简政,创建一个高效廉洁的政府,以执政为民为己任,在其管辖范围内,推行公正平等,让市民有尊严地生活。其次,利为民所谋,也就是多为百姓办好事、实事,要铲除衙门作风,禁绝打压群众。比如,政府的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乱收费,乱罚款,乱刁难等等;又如,强拆不讲理,城管打小贩,以整顿市容为借口,不准别人谋生,强行没收工具,驱赶贫苦摊贩等等,这种执政思维不改变,又怎能凝聚民心呢?”
  俞**点赞道:“嗯!你说得很好,政府工作的重心,应该以人为本,尤其是办事难,不讲理,暴力执法,欺负百姓,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必须全盘地彻底地予以否定,制订新规尽快纠正。群众有哪些诉求,他们都想些什么?就你知道的,说给我听听。”
  芦苇道:“其实老百姓诉求,都是些生活琐事,因为无法上达政府,长期得不到解决,慢慢地就淡了,也没人再提了。”
  “那,你能举点实例吗?比如,市民们最为关切的,是哪些琐事呢?”
  “我举个例子,民间的一首顺口溜,很能说明问题。这首顺口溜叫‘放鞭炮,小广告,狗拉屎,人憋尿。’大体就反映了老百姓的心声……”
  “等等!”俞**摆手,“高原,有纸笔吗?给我把这首顺口溜记下来。”
  高原道:“有,我来记,你们聊。”
  芦苇接着道:“比如这第一句‘放鞭炮’,政府一到春节,都要出一公告,规定从除夕到正月十五,可以燃放烟花炮竹;过了正月十五,任何单位和个人,一律禁止燃放。而事实是,繁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分昼夜,不分时段,随时都会有烟花绽放,鞭炮轰鸣,少则几次,多则十几次,甚至几十次,从未禁止燃放过。政府只说不做,年一过依然如故,公安、环保、街道和居委会谁也不管。平日里,那强烈的爆炸声,经常引发得鸡飞狗叫,车辆报警器长鸣,人们处于高度紧张窒息状态,心跳加快,血脉偾张,神经麻木,头大如斗;老弱病残者更是首当其冲,严重影响了市民的正常生活。据医学专家论证,市民长期生活在噪音环境中,尤其是超过人体承受极限的环境中,必然会诱发各种疾病,高于35贝的噪音,就会导致人的血压升高,而燃放鞭炮的最大音量,已达到了110分贝,超过人体承受极限的几倍。对人的心血管系统、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等有严重伤害,加速心脏衰老,增加心肌梗塞发病率。体质较差的老年人,还会导致心血管病发作和创伤性耳聋,如果再不制约,任其发展,等于是慢性自残,自毁寿命,害人害己,遗患无穷!”芦苇像登台演讲,说得声情并茂,慷慨激昂,其实就是背诵早就烂熟于心的腹稿。
  俞**专注倾听,频频点头:“嗯,你分析得很到位。这个顺口溜虽然简短,只有十二个字,但内容平白真实,充分反映了市民的心声。放鞭炮确实弊端多多,你接着说下去。”
  芦苇道:“依我们草根看,一个宜居城市,最重要的标志,不在于砌多少楼堂馆所,建多少广场花园,而是看得顺眼,住得舒心、安宁、和谐,有人情味。如果整天沉浸在鞭炮声里,或者工作得好好的,突然鞭炮轰鸣,震耳欲聋,做的事只好停下来,心情早已大坏,这样的环境能舒心吗?这个城市还宜居吗?可怪的是,我们繁城就是这样的城市,年年都被评为宜居,明明扰民的问题多多,但文明办说了算。”
  高原插话道:“由于没有人管,现在都放到大街上了,碰到马路上放鞭炮,行人无法通过,只好停下脚步,等放完了再走。不仅是放鞭炮,噪声遍地都有。比如我们小区里,有个小公园,还有个篮球场。现在老年人增多,把小公园占据了,终日里吹拉弹唱,打拳跳舞,吵得左邻右舍无法休息,经常发生争吵,有两家实在受不了噪音干扰,愤而卖掉房子搬走了。篮球场则被年轻人占领,不分日夜地打球,因拍球声太大,吵得四邻无法入睡,又没有人管理,每每冲突不断。我有个老邻居无奈地问,居民受到噪音干扰,能不能向政府讨个安宁权啊?他的问题,无人能解?”
  俞**道:“你们说的这些情况,都是政府应该管的,所谓群众无小事,即在于此。虽然看起来是小事,只吵了部分家庭,可对那些家庭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政府不协调疏理,他们就没有宁日,让居民搬家了事,这是相关部门的失职。如果他们出面协调,订立个可行的制度,规定在中午一个半小时,和晚上九点后,是居民的休息时段,不得打球跳舞,派专人监督管理,不就可以缓解了。”
  芦苇道:“确实是这样,如果相关部门能及时疏导,就不至于发展到受害者搬家,这就牵涉到追究责任──是谁懒政失职了。再说这顺口溜第二句‘小广告’,市民们抱怨说,政府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乱管。比如这小广告,早就应该管起来。现在的小区、街道、墙壁、马路,放眼看去,满目疮痍。特别是‘**’广告,延伸到各个角落,甚至连公交站牌,都有‘**’出现。有时前面的才擦拭干净,后面的又贴上来。这老百姓就看不懂了,政府为什么宁愿派人铲擦,却不从源头上根除,这些涂写‘**’的,都留有手机号码,警察如果介入调查,不就可以找到他了。更重要的是,‘**’者不是傻子,必定是有利可图,老百姓**没用,肯定与官场的学历造假有关。试想,现在官场提干评职称,都需要学历和论文,媒体曝料的假证件假论文,恐怕与此脱不了干系,‘**’者如果没有丰厚的利益,他敢冒蹲大狱的风险吗?”
  俞**道:“你说得有道理,应该从源头上解决问题,‘**’肯定和假学历有关,这是毋庸置疑的。更应思考的是,只重学历,不重能力,学历高就作为提干对象,这种做法值得商榷,还是应该从实践中选才,把德才兼备的人提上去。”
  芦苇道:“确实是这样,学历不等于能力。实践证明,不少高学历者升了官,无所作为的比比皆是,但这不是我们草根评论的事情,我还是接着说顺口溜吧。顺口溜中的‘狗拉屎,人憋尿’,我就长话短说了。在次要道路和居民小区,养狗的人出来遛狗,狗不懂得讲卫生,随时会停下来拉屎。那狗主人同样不讲卫生,不愿意把狗拉的屎擦掉,过路的行人一不注意,就会踩在狗屎上,没处跟狗说理,只好自认倒霉。更要命的是‘人憋尿’,宣传叫人讲卫生,不要随地大小便,但你得有个厕所或小便池,让憋尿的人有处方便啊。可问题就出在这里,繁城的厕所和小便池寥若晨星,少得可怜,路人尿急想找个厕所,如同老奶奶穿针找不着针眼。那怎么办呢,憋急了也就顾不得斯文了,只好就地随处乱撒,大活人总不能叫尿憋死吧。”
  高原笑道:“说起‘人憋尿’来,还有个笑话呢。我的邻居冯大伯,那天介绍经验,说如果被尿憋急了,一时找不到厕所,又没有隐蔽的地方,你就去找汽车。他说现在汽车多,路旁全是停的车,只要往后面一躲,想怎么尿就怎么尿,汽车为你遮羞,没人会打扰你。这办法实践下来,还真的行之有效,累试不爽,无一失手。”
  高原这个撒尿经,说得俞**和芦苇也笑了。俞**道:“这也说明我们是官僚主义,不了解民情民需,城市建设要综合治理,厕所和小便池不可或缺,只宣传讲卫生怎么行,配套设施要跟上去。”
  芦苇道:“俞**,这些问题还仅是皮毛,是市民的一般埋怨,只要政府重视起来,很快就能解决。最难的是制度性错误,直接损害群众利益,且根深蒂固,习以为常。主要表现为特权盛行,搞不平等,如级别享受,分配不公,以能做寄生虫为荣,那才叫群情激愤民怨沸腾呢!”
  俞**陷入沉思,半晌才说:“你说的是深层次的弊病,病得确实很严重,有些制度传承下来,明知不对,也不改进,就这么拖下去,最终成了痼疾,只有下决心改革,才能解决问题。”
  芦苇也叹息道:“政府的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那还在其次,能忍就忍了。但有的制度就是不讲理,让老百姓实在难以接受。例如生存验证制度,明明是政府的事,却推给老头老太去干,要他们年年到验证部门去,证明自己没有死。要知道,人到老年,最忌讳的就是‘死’,这个有碍老人身心健康的验证规定,是多么伤害他们的脆弱心灵啊。那些吃皇粮的公仆干什么去了?下去了解一下不就行了,一年也就走访一次,就很难吗?但权力将其形成制度,就合理合法了。”
  “你说得有道理,这也应该是政府的事,年年折腾老年人是错误的,必须尽快改进。芦苇,你这个民情专家很称职,提供了这么多有用的民意,心怀百姓,值得表扬。”
  “我也是信口开河,把实情说出来供参考,不嫌我粗鲁就行了,再表扬我就惶恐了。”
  “该表扬的就表扬,有什么惶恐的,你是个很有见地的年轻人,以后多跟我聊聊,听说你和费宁很好,也是老同学吗?”
  “费宁是我哥,我们从小就在一个锅里吃饭,早就是—家人了。”接着,芦苇便把他哥仨童年的苦难经历,简略地跟俞**说了一遍。俞**听了,不胜感慨,勉励他要记住这段珍贵经历,不要忘记过去那种纯真的情谊。
  他们正交谈着,就见阳阳找过来,说顾叔叔来了,在家里等。俞**只得起身,对芦苇笑道:“我有事先走了,谢谢你提供了这么好的民情诉求,希望你以后常过来玩。”
  “俞**再见!”芦苇和高原同时站起身来,把俞**送到门口。
  “嗳!下次不要叫**了,费宁和高原都叫我叔叔,你也叫我叔叔吧。”
  “是!叔叔再见。”芦苇表面平静,心里欢喜得打跌,他的作秀成功了。
  俞**走后,高原开心地捶了他一拳,道:“你小子真行,表演得惟妙惟肖,认了个大官叔叔,这正是二旦要的效果,看来会耍贫嘴也不错。”
  直到这时候,芦苇才捏了把汗,有点后怕道:“你道我心里踏实啊,我紧张死了,这么大个领导,面对面磕牙,如果说话蔫巴了,那脸可就丢大了。亏得准备的台词还全记得,没有临时掉链子。也亏得阳阳把他喊走了,不然,肚子里没货了,再谈下去就露馅了。不过,这个官心胸豁达,爱听真话,连抨击官的话都听得进去,确实与众不同。”
  高原道:“可不,我辞职就为争一口气,他要不是个平等待人的官,我会给他开车吗?”
  芦苇道:“你说得是!人要活得有点骨气,连宁哥都被你感动了,你是我们的好榜样。”
  高原道:“行啦行啦!别给我戴高帽了,你留着斗地主吧。”
  芦苇笑:“瞧你,一表扬就上火,上不了台盘。哎,你说,俞**爱听下面的民情,听了会不会采纳啊?”
  “我想会的。刚才阳阳说,顾叔叔来找,就是顾常委,他和俞**关系很好,这两个人都愿意推进改革。”
  “我也有些相信,要不他问这么仔细干什么?繁城有这么个好**,以后有希望了。”
www.bnw919.net
www.bnw919.com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