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0 | 浏览:1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民情专家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8187764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1299  
积分
520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8-5-29 
最后登录
2018-6-13 
 最近一段时候,每逢高原值班,芦苇就来市委逛逛,在他的值班室内,两个人天南地北,海阔天空,放浪形骸,胡侃神聊。忆起童年的趣事,更是笑得疯疯的。因为俞书记家就在四楼,离值班室很近,每逢休息或假日,阳阳也过来玩,一来二往,和阳阳也混熟了。
  初见面时,阳阳问高个子大哥尊姓大名,芦苇说他叫草根。阳阳不信,说好像没听说过有姓“草”的啊?芦苇笑说怎么没有啊,电视上有个侠客,不就叫草上飞吗。阳阳疑惑,转问高原,这位大哥说他姓草,是不是啊?他不说真姓名,我怎么称呼啊?高原笑答:“他是费大哥的好友,费大哥叫他来玩的,我也不知道他姓什么,他自己说姓草,你就叫他草大哥吧。”
  阳阳又问:“草大哥,你在哪个单位啊?做什么工作啊?”
  芦苇又笑:“在生命之源,做螺丝钉。”
  阳阳就嘟起小嘴,有了意见,说生命之源是个什么单位啊?螺丝钉又是个什么工作啊?芦苇一脸禅机,秘而不答。阳阳不满道:“高大哥,这位大哥好神秘,什么都不肯说,你也帮着他隐瞒,你俩合起来骗我。”
  高原这才转向道:“好好,阳阳的抗议有效,那我就透露点儿给你听听,他也是我童年的好友,还是一位民情专家,想了解老百姓的疾苦,只要问他就行了。他比那些平时看不见,开会才露面的人大代表强多了,老百姓的期盼需求,都装在他的肚子里。还有呢,这草大哥和费大哥一样,都是多才多艺,能画能书,歌唱得特好,功夫绝活多着呢。草大哥,我夸你阳阳怕不信,你露一手给他看看。”
  芦苇听说,就把高原的记事本拿过来,翻开一页白纸,拿过高原的钢笔,对阳阳道:“阳阳,站到高大哥那边去,我给你们照张相。”阳阳想你也没有照相机啊,弄什么玄虚?就站在高原旁边,看他怎么表演。就见草大哥向他俩瞄了几眼,又在本子上画些什么,几分钟后,一幅人物速写就完成了。
  阳阳贴过去一看,跟着就惊呼起来:“哇!画的可不就是他俩吗,像啊,像极了!神啊,太神了!”当即对草大哥的才艺,佩服得五体投地,叹为观止。
  更令阳阳叹服的是,这草大哥不仅能书会画,还能说会道,特幽默风趣,嘴一张就是笑料,就跟说相声差不多,每每引得阳阳忍俊不禁。有兴趣的时候,他还会高谈阔论,直击时弊,说如果他当上大总统,首先改革的就是取消级别,人人平等;其次就是精简机构,裁员一半。高原笑道:“大总统同志,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要真搞精简机构,裁员一半,怕是别人没裁掉,就先把你裁掉了。”
  阳阳却一脸认真道:“可我觉得草大哥说的有道理,政府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一直没有能解决好,养的人确实太多了。”
  经过几次交谈,阳阳就跟他倾盖如故,喜欢上这个草大哥了。回家告诉他爸说:“高大哥有个朋友,常到值班室玩,瘦长脸,高个儿,伶牙利齿,能说会道,开口就能让人发笑,听他说话好开心。”
  俞书记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阳阳说:“他叫草根。”
  俞书记自语:“草根?还有人叫草根?这不是真名啊。”
  阳阳道:“我也这么想,好像没听说有姓‘草’的,问高大哥,他只笑不答。还有呢,问他在什么单位?做什么工作?他说在生命之源,做螺丝钉。这生命之源是什么单位啊?螺丝钉又是个什么工作啊?反正他不肯说,尽跟我打哑谜。”
  俞书记自语道:“在生命之源,莫非跟水有关?做螺丝钉,是个基层职工?这个草根有点意思,你没有问高大哥吗?”
  阳阳道:“我问了,高大哥也糊弄我,只说他是费大哥的好朋友,还是一位民情专家,想了解老百姓的疾苦,只要问他就行了,他比那些人大代表强得多,老百姓的诉求他全知道。”
  俞书记道:“嗷?他还是位民情专家,了解老百姓的疾苦,年轻人能关心社会,这是好事啊。阳阳,记住,和草根交往有好处,你多学着点儿,他们中藏龙卧虎,有本事的多着呢,你小孩子家他不说,哪天我来问问。”这样,因为俞书记关注民情,也就记住了这个草根。
  一天下班,芦苇又来找高原,被俞书记看见了,问高原这个人是谁?高原有些紧张,说:“叔叔(录用时说好的,上班喊书记,下班喊叔叔),他是来找我玩的,我忘了我们是机关,以后不让他来了。”
  俞书记道:“小高你没听明白,下班朋友来玩玩,这很正常啊,你紧张什么?”
  高原才介绍道:“噢,他是我的一个同学,叫芦苇,在自来水公司做个小干事,因为混得很是寒碜,所以就自嘲是草根。”
  俞书记道:“小高,朋友可以多交往,机关就不能来客吗?只要不影响工作,欢迎草根来,我是随便问问,别吓着人家。”高原这才放了心,陪芦苇到值班室去了,他对俞书记特了解,紧张不过做样子。
  后来再见面,高原就主动给芦苇介绍,这是俞书记,芦苇便叫了俞书记。俞书记点头,温和地笑道:“你们俩是老同学吧?”
  芦苇说:“是,小时候就是伙伴,形影不离。”但俞书记太忙,没时间多问,就关照高原,好好接待。
  终于有一天,那是个周日,高原值班没事,芦苇又过来玩。恰好俞书记有空,想到那个草根,他不是民情专家吗,过去跟他聊聊,或许从他那儿,能了解点百姓诉求。于是,就下楼到值班室来,高原见俞书记来了,赶紧起身迎入,芦苇也作肃立状,直挺挺地站着。俞书记笑道:“干什么你们,这么严肃,我是随便走走,都坐下说话。”高原搬张椅子递过去,请俞书记坐,他俩就挤在一起,坐在床沿上。
  俞书记坐下来,笑道:“不要拘谨,我们聊聊。芦苇,听说你不露真名,自嘲草根,这很有点意思,你是怎么想的,能跟我说说吗?”
  芦苇被问,略显怯场,脸红了一红,神紧了一紧,毕竟面前是全市最大的官,如果没有高原引见,也许这辈子都看不到。自己提醒自己进入角色,要镇定沉着,不能烧盘,松弛下来,就自然多了:“俞书记,是这样,我的名字叫芦苇,芦苇是草本植物,植根水边泥土,尽管茎高叶茂,其实就是草根,加之我没有什么出息,混在草根底层,就自称草根了。”
  “噢!芦苇──草根,原来是这么个出处,年轻人,你很有想象力。我听人说过,但记不清了,你们单位的经理好像姓唐,是不是呀?”
  “是,他叫唐人杰,单位的一把手。”
  “你在自来水公司,是做什么工作呀?”俞书记接着问。
  “我在单位的工会,做个小干事,日常工作就是打打杂,跑跑腿,平日里搞点文体活动,还有墙报宣传什么的。坦率地说,工作没有落到实处,职工真有难处,或者受到不公,都是另寻门路,不会来找我们。我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每月写两篇通讯稿,都是报喜不报忧,至于能不能见报,那就要看运气了,以正常的概率,十之八九进编辑的纸篓。”芦苇按二旦授意,跟俞书记对话,不讲假大空,要直言不讳,激进点更好。
  果然,俞书记对面前这个高个子,有些刮目相看了,因为他接触过太多的人,无论是来自官场还是基层,和他交谈大多是一个模式──谦恭加谨慎,都是小心翼翼,唯恐祸从口出。而这个年轻人却无所顾忌,快语如飞,想说什么,直言不讳。便颔首赞许道:“年轻人,难得你这么豪爽,说话不拐弯,我就喜欢直来直去,你很有胆量嘛!”
  “不是我有胆量,而是我没顾忌。因为我是草根,靠劳动吃饭,无职可撤,就算撤了我这个小干事,我可以去卖鱼。听说鱼贩子每天能赚一两百,比我的工资高多了。”
  “哈哈……”俞书记听了,由衷地畅笑,高原也跟着笑,“你这个草根好厉害,可见无欲则刚,怪不得阳阳告诉我,说草大哥可会说笑了。不过,我这个官也没有顾忌,也不怕撤职,把我撤掉了,我就去教书。”
  芦苇摇头道:“嗳!俞书记,恕我直言,你这么想法,我不赞成。你和我不一样,我是个草根,普通劳动者,全世界满把抓,要多少有多少;你是个好官,时下凤毛麟角,做官比教书的贡献大,可以为百姓谋福祉,如果转行去教书,不就成了高射炮打蚊子──浪费资源吗。”
  俞书记不以为然:“就我所知,熟悉我的人,都觉得我这官做得不怎么样,你怎么会认为我是个好官呢?”
  芦苇解析道:“俞书记,这个问题放开说,就是各人所处的角度不同,位子不同,价值观和荣辱观也不同。什么官才算是好官呢?在我看来,好官应该做到四个字——律己和为民,也就是自己能以身作则,施政能为民着想。这四个字看似简单,做起来不易,不仅要自身行得正,遇事垂范作表率;还要创建一个高效廉洁的政府,为当地老百姓谋福祉。以这四个字衡量,我的好友费宁和高原都来看过,确认俞书记为官清正,有难得的平民情结。就举高原为例吧,他为了奖金分配,跟领导争吵抬杠,甚至指着鼻子骂局长,把单位闹得鸡飞狗跳。在别人看来,他有什么好啊,愣是一神经病,人家都能忍耐,就他当出头鸟,结果呢,拿鸡蛋碰石头,把饭碗也砸了,只好去开出租。试想,这种人谁敢用他,就你把他当个宝,还劳动阿姨上门聘请,他还端了架子呢。从以上事例可以认定,你是个有守有为的公仆,也是个知人善任的好官。”
  芦苇一说完,高原就红了脸,拿拳头捶他道:“苇子,你胡咧咧些什么,拿我说事,羞死人了。”

www.bnw919.net
www.bnw919.com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