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 | 浏览:2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糖弹击溃小毛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8187764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1299  
积分
520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8-5-29 
最后登录
2018-6-13 
 王小根出事后,经吕厂长提名,由费宁接任班长。班长不算干部,不能脱产,虽然带个“长”字,和普通工人也差不离。如果定要找点差异,那就是可以管十几个人,有点分任务和发福利的小权,多几块钱,仅此而己。
  然而,就这么一点儿改变,也引发了一些人的不满。拍吕厂长的马屁,夺王小根的权,脸厚心黑,太卑下了。次日一早,费宁上班,在走廊上,就听到里面群情激昂,大鸣大放,那话锋中迸发出来的粗野和率性,仿佛西方国会议员争执吵架。可是费宁进来,又像小孩子偷糖吃,见了大人立即闭嘴,刚才还蜩螗沸羹呢,转眼间鸦雀无声。因为这个“卑下”者太厉害了,和他争斗难免吃亏,代之的是一双双怪怪看他的眼睛,那里面的含意不言而喻,我们斗不过你,蔑视你总可以吧!
  安静有顷,陈东嬉皮笑脸道:“恭喜费班长,新官上任,有什么指示?”
  费宁不温不火,也怪怪地看他:“你们刚才议论什么了?我指示你把说的话再吐出来。”
  “噢!不好意思,我们刚才议论你了。”
  刘长福阴阳怪气道:“咱机修班不简单啊!出了个反腐英雄,神马厂以后有望了。”
  江涛嗤之以鼻道:“可不是吗!有了反腐英雄,神马厂就不愁治不了腐败啦,有人还能靠抓小偷升官呢,可喜可贺啊。”
  袁兵也佯作叹气:“唉!这王小根也太不识时务,怎么敢跟人家反腐英雄斗,这不,碰得人也栽了,官也没了,最终落得个撤职查办,活该。”
  吴结巴抱不平道:“你……你们讽刺人家,什么意思啊?自己不去争应有的权益,反嘲笑别人出头,这也太、太没劲了吧。”
  费宁朗笑道:“奴性的特点,就是喜欢别人倒霉,他在一旁幸灾乐祸;当侵犯到他的利益时,他就会跳得比猴子还高。打个比方,刘黑子和江秃子不是嘲笑反腐英雄吗,等到月头上发奖,我把他俩的奖金扣下来,拿它下馆子喝小酒,保证他俩会像杀猪似的嚎叫,争当反腐英雄去告我,不信试试,没几天了。”
  “哈哈”在场的除了刘、江,都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不过,费宁提升为班长,虽然有人不满,但他有胆有识,总能从容应对。那王小根被撤职,去纪检办检查,胡主任怎肯甘心,上班就去找尤厂长,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期间,对吕厂长大肆攻击,说他处理金工车间的人,起码也该和他这个主任商量吧?可吕焘山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也不通过办公会议征求意见,当场就独断专行,宣布处理结果;责令小根检查,还撤了他的职,提拔拍他马屁的费宁,做了机修班班长。这姓吕的到我们厂里来,虽然时间不长,因和你有过节,就借机整我们。他狂妄自大,欺人太甚,如果任其发展下去,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尤厂长蹙眉如丘,坦直地道:“福祥啊,吕焘山和我不睦,找你们的岔,那是另一回事;但小根把边角料往外偷,总不能也怨人家吧?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从严管教小根,自己做得不正,被人家抓住了,且证据确凿,叫我怎么说话啊?”
  胡主任嗫嚅道:“健行,我也是希望他学好的,但这孩子游手好闲,散漫惯了,总喜欢做点儿不三不四的事,教育他又听不进去。这次事情闹大了,对他是个教训,弄到纪检办检查,相信以后再不敢了。现在的问题是,小根被撤了职,他又不会干活,回到机修班后,还要受费宁管,你能不能给想个办法,给他换个岗位才好。”
  尤厂长断然道:“换什么岗位?仍回机修班,在那儿跌倒的,还在那儿爬起来。我要郑重交待你,这小根偷鸡摸狗的事,以后绝对不准再犯了。”
  胡主任听了,仿佛冰水淋身,从头凉到脚跟。赶紧说情道:“健行,这不行啊。小根回机修班,他不会干活,在费宁手下,还不被整死了?你就帮帮他,调个工种吧。”
  尤厂长道:“他不是班长吗,原来怎么着还怎么着,仍回机修班,当他的班长去。”
  胡主任怀疑大表弟做官做昏了,说了这大半天,还不知道小根被撤职,班长早是人家的了,怎么回去当班长啊。心急火燎道:“健行,你怎么还不明白啊?小根已经被撤职了,不是班长了。”
  尤厂长厉声道:“谁说他不是班长?吕焘山说撤就撤啦?”忽然想到要缓和些,别吓着大表哥,才把分贝降下来,“福祥,你放心,这事就交给我了,我会处理好的。老朱(一把手)在市里开会,要过几天才回来,到时候我和他沟通一下,你回去等信息就行了。”
  回去等信息?等什么信息?当下胡主任心绪缭乱,疑虑重重,又怕大表弟嫌烦,只好先回车间了。
  胡主任心神不宁,王小根更不好过。自他偷铜锭出事连带得丽丽也丢尽脸面,虽没有叫她检查,但已无脸见人。一个姑娘家,当众出乖露丑,让人觉得这个女人太下贱了,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当天回到保管间,人还未站定,己是涕泪滂沱,把心里埋藏的积怨,连同羞愧和愤恨,一股脑儿发泄出来;哭得肝肠寸断,悲痛欲绝,直至王小根进来,跟他大吵了一场。吵完后直接叫板,我俩的缘分尽了,从现在起,一刀两断。
  王小根见丽丽翻脸,吓得灵魂出窍,愧汗淋身,如果丽丽和他分手,他的世界就沉没了。他清楚地知道,他这个浪荡子,能和丽丽走到一起,完全是权力扶植的结果,像他这样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哪个女孩会看中他,要是失去了丽丽,他今生也就完了。所以,王小根为抚慰丽丽,再也顾不得面子里子,“扑通”跌跪在丽丽脚下,赔礼道歉、赌咒发誓加自打嘴巴。好话说了几箩筐,保证以后再不干这种丢人现眼的勾当,从此做个走正道的男儿,月老也助他不肯解开红绳,丽丽才稍稍消了点气。
  “我早就告诉你,不要做这种没出息的事,你就是不听,直弄得在全厂出乖露丑。现在懊悔有什么用,迟了!”丽丽抹泪说。
  “丽丽,我没听你的话,弄成现在这样,我是个王八蛋,我该死!但并不是我有意要把你害成这样,都是费宁这条恶狼害了我们,你可以恨我,更应该恨他!”王小根揉眼辩白。
  “我恨你,也恨他,在那个特定的时候,我都向他求情了,他就是不肯罢手,定要弄得我们名誉扫地!”丽丽滴泪恚恨。
  “丽丽,我知道你受了屈辱,心里很苦,都是费宁这个浑蛋,把我们害惨了。我至今都不明白,这家伙是个公认的憨子,什么事都与人无争,更不用说敢惹我了,怎么突然就变成个恶狼,凶得谁都不怕呢?但欠债总是要还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你还报仇?痴人说梦!”丽丽鄙夷道,“你就是个饭桶,拿什么报仇,打得过他还是说得过他?人家可是能文能武,智勇双全,更何况还有吕厂长撑腰,你就节省点儿唾沫吧。”
  “话不是这么说。”王小根不服,“打不过说不过就不能报仇了?他有吕焘山撑腰,我也有大表叔援手,我舅肯定不会就此罢休,好戏还在后头呢。”
  “行啦行啦!你就算了吧!争气的事一项都做不好,丢脸的事倒是一件不落,你还是想想明天,怎么检查过关吧。”
  丽丽没给他好脸色,用手抹一把泪眼,气鼓鼓地走了。王小根怔在那儿,心里翻江倒海,亏得急中生智,用悔悟和泪水外加下跪,挽救了一场爱情危局。虽然丽丽对他积怨难消,没有完全原谅他,但起码暂时无事,不会和他分手。
  次日上班,王小根满脸愁容,一颗心七上八下,惴惴不安,像鼠小弟要去见猫大哥,踏上了赴纪检办的征程。到了纪检办,方主任和他作简短谈话,脸是铁板的,话是严厉的,要他端正态度,如实交待问题。因自己有个会议,嘱咐保卫科的田小毛,监督他写书面检查,尔后就离开了。
  方主任一走,就是田小毛当家。王小根班长被抹,像个败落的病鸡,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让田小毛打心眼里瞧不起。现在他是监管者,当即板起晚娘脸,对王小根喝道:“王小根,瞧你这副熊样子,都快跟死人差不多了,当初偷铜锭卖钱,不是挺神气的吗!听着,你就是一个贼,到纪检办来,放老实点儿,桌上有纸笔,给我把如何策划偷铜锭的?作案过多少次?所有详情细节,一一都写清楚,如敢隐瞒顽抗,报领导从重处理。”
  被田小毛喝斥,王小根心酸得像浸在咸菜卤里。忆昔小毛刚进厂时,一口一个王班长,总是贴上来套近乎,这才过了几年,就换了脸色了。俗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此刻是我作检查,眼看田小毛张牙舞爪,也只好忍气吞声。当即缓缓地坐下来,瞅了瞅桌上的纸笔,笔是锃亮的,纸是洁白的,都眨着闪光的眼睛,乐意供他使用。但他拿起笔来,却是沉甸甸的,因为平日和笔疏远,掌握不好下笔轻重,才写了“检查书”三个字,就戳破了一张纸,没法再写下去,只好撕掉重来。田小毛看在眼里,又批他漫不经心。进入检查时段,搜枯肠、绞脑汁,包括歪头构想咬笔沉思看天花板和上厕所,总共花了三个小时,直到快下班了,才把偷铜锭的大体经过写出来。
  检查写好后,交给田小毛审阅。田小毛又皱眉如峰,瞪眼挑刺道:“王小根,你上学书读到哪里去了?就这么一张纸,短短几百个字,错字就二十几个;还写得歪歪扭扭,像虫爬的一般,我要是交上去,领导能满意吗!写检查要认真,偶尔错一两个字,还情有可原,但你也错得太离谱。铜锭的‘锭’字怎么写?写成一定的‘定’;传达室的‘达’字怎么写?写成迁移的‘迁’。你是真不会写,还是故意打哈哈?我看你是把检查当儿戏,没有端正态度。还有,你只写了这次偷窃,过去就没有偷过?想避重就轻蒙混过关,蒙得过去吗!”
  王小根暗想,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样下去不行,得放点血。跟着从裤袋内,掏出钥匙圈,上面挂了个晶莹剔透的石牛,两眼能动,妙趣横生。跟着把它摘下来,递给田小毛赔笑道:“小毛,我这次也是鬼迷心窍,栽了跟头,过去还真的没有干过,不是想蒙混过关。这个小东西,是今年的生肖牛,我家里还有一个,这个就送给你了。我的字写不好,带回去叫我哥抄写清楚,下午再交给你,行吗?”
  田小毛看他手里的生肖牛,看得眼睛发绿,造型新颖活泼,太可爱了,估摸能值不少钱吧。看着看着,波澜起伏,贪念像美人频送秋波撩拨他,意志也如退潮般回落,全身的血都涌到脸上,红红的前倨后恭道:“小根,不好意思,方主任交待我要从严监管,我不得不认真点儿。其实,你这点小问题,也算不了什么,等方主任回来,我再跟他说说。你的礼物我收了,检查誊写好再给我,马上要下班了,你先回去吧。”
  王小根
www.bnw919.net
www.bnw919.com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78187764  
精华
帖子
144 
财富
1299  
积分
520  
在线时间
3小时 
注册时间
2018-5-29 
最后登录
2018-6-13 
听了,如蒙大赦,赶紧把检查放进口袋,及时告辞出来。他在关键时刻,灵感突发,急中生智,适时地发射了一颗糖弹,把势利眼田小毛击倒,才得以从困境中解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回家吃午饭后,央求高邻郑老伯,给他把检查誊写好,再送给田小毛过目。这—回,小毛拿人家的嘴软,倒过来赔笑道:“行行,抄写得很清楚,等方主任回来,我再给你说说,现在没事了,回去休息吧。”
  就这样,王小根凭借一个小玩艺,顺利地闯过了检查关。

www.bnw919.net
www.bnw919.com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