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 | 浏览:2357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穿越重生] 《凰妃谋略》作者:玉若金琴(vip)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文案:
死到临头她才知道三件对她来说是极度悲催的事情:一是暗恋她的男人甘愿抛却生命与那至高之位来成全于她;二是她爱的男人对她无情暴戾,利用伤害她来达到摧毁他;三最悲催的是她临死瞬间才忆起她原来是穿越女。
重生后的她发誓她的命运她做主,再不做那任人揉搓的弱者,自此以后她利用两世的智慧步步为营,精心筹谋。
庶姐暴戾欺凌,打之;嫡姐伪善如狐,揭之;嫡母狠辣计毒,还之;父亲无情自私,顺之;祖母贪慕权势,惯之;渣男伪装深情,戏之。看她穿越重生女如何再次玩转异世。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1章阶下囚  
初冬之夜,白雪飘飘,一阵阵凌冽的寒风席卷而过,把地上那些仅剩下的枯黄树叶卷向半空,显出一片破败之像。  
炙阳皇宫内院。  
在一片白雪皑皑的空地上,一个身着中衣、伤痕累累的男子低着头成大字形被绑在堆满木柴的木架上,那凌冽的寒风吹着了那一束束的褴褛衣衫四处飞舞,时不时还掀起遮挡在面前的几缕凌乱的青丝。  
在木架前面不远处则高高内城墙上的屋檐下则挂着几盏艳红的灯笼,在白雪寒风相映下,竟然显得无比的凄凉阴森。  
城墙上。  
身着明黄色龙袍的慕容逸南搂着明艳如花般的凰羽玉颖站在城墙上,冷冰冰的看着下面那个伤痕累累的男人,言语间隐含着羞辱的说道:“没有想到当年那个名闻天下、风靡九州,父皇嘴里最有聪明最能干的儿子慕容昱绝,如今竟然会变成朕的阶下囚。”  
“中看不中用的草包哪里抵得上皇上您啊,皇上您才是最聪明睿智最能干的,只是父皇他老人家眼拙,被他蒙蔽了双眼,没有看到您这颗蒙尘的珍珠。”凰羽玉颖在慕容逸南说完以后,便冷眼中带着愤恨的瞄了一眼下面的慕容昱绝,然后才娇笑的凑在慕容逸南的耳边‘轻喃’道。  
凰羽玉颖吹捧的话语还真的愉悦了慕容逸南,慕容逸南不由得傲娇的仰天一笑,挽着美人纤腰的手用力紧了紧,让本来依偎在他身边的凰羽玉颖更加的贴近了几分,而他顺势轻咬一下身边美人的耳廓,让紧紧挨着他的凰羽玉颖忍不住娇哼了一声。  
听着身边女人那声隐忍的娇哼声,慕容逸南又得意的仰天大笑了起来,在笑声逐渐的收敛以后,他才又看向下面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慕容昱绝,他非常的想看慕容昱绝痛苦的表情,可惜的是慕容昱绝如同没有听见他们说话似的,依然低垂着头一动不动,这样的行为无形中是更加的激怒了慕容逸南。  
“皇上,他就一个下贱之人,何必与之生气。”紧紧依偎在慕容逸南身边的凰羽玉颖还是感觉到了身边男人的激怒,她便连忙娇声的安慰着他。  
身边美人的娇声安慰,倒是让慕容逸南心中有了新的想法,于是他侧头就着凰羽玉颖微开的衣领处轻咬了一口,他所希望的哼唧声如他所愿的响了起来,慕容逸南这才又对下面那男人高声的羞辱着说道:“慕容昱绝,你这千娇百媚的王妃如今却站在朕的身边,不知道你有什么感想?朕真为你感概,如此娇嫩的美人儿,你竟然能够完整的留给朕,你说朕是感谢你呢,还是说你傻呢。”  
纵然慕容逸南如此的羞辱,被绑在下面的慕容昱绝依然一动不动,也没有抬头,那模样让慕容逸南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似的,一点劲都发不出来,憋得慕容逸南几乎成内伤。  
“慕容昱绝,既然如此,就别怪朕下狠手了,来人,点——。”慕容逸南见慕容昱绝依然不理不睬,终于他扬起了手,正要示意下面人点火的时候,却被身边的凰羽玉颖给拦住了。  
“皇上,慢着。”  
“怎么?你舍不得他了?”慕容逸南非常不满凰羽玉颖对他的阻拦,便转过头眯着眼满含危险的看着凰羽玉颖,眼下之意就是凰羽玉颖敢回答是的话,他绝对饶不了她。  
凰羽玉颖在听到了慕容逸南那幽冷的话语以后,不由得心下暗惊,她最是了解慕容逸南的狠毒,于是她连忙娇软的哄着慕容逸南说道:“臣妾已经是皇上您的人了,怎么会舍不得他,臣妾是想跟皇上您说,臣妾有办法让他痛不欲生。”  
慕容逸南最想看到就是慕容昱绝痛不欲生的模样,所以在听到凰羽玉颖这么一说以后,他不由得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你忘记了还有。凰羽玉颖凑到了慕容逸南耳边轻声的说着什么,眼底也同时掠过了一抹毒辣。  
慕容逸南在听了凰羽玉颖给他出的主意以后,眼角眉梢挂上了一抹笑意来说道:“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好,一切都交给你了。”  
凰羽玉颖在得到慕容逸南的准许以后,便对身边跟着的贴身宫女说道:“让他们把人带上来。”  
宫女在得到指示以后,便沿着楼梯连忙往城墙下走去。没有多久,楼梯处就传来了一阵上楼的声音来,随着声音的逐渐清晰,只见一个身着单薄的白色衣裙,蒙着白纱的女子被几个太监推攘着走上了楼梯。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2章爱与恨  
那白衣女子上了最后一阶楼梯以后,便看见了不远处身着明黄色龙袍的慕容逸南,她在微微一愣以后,便往慕容逸南快步走了过去,眼里露出了迫切的光芒来。  
“皇上,姐——。”白衣女子在走了两步以后,便看见了依偎在慕容逸南怀里的女子,本来叫着着急的声音竟然哽住了,脚步也停下了,眼里更是露出了一抹疑惑来。  
白衣女子满脸不相信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对相依相偎的男女,缓缓的伸出手指着他们满脸不相信的说道:“皇上,你们——?”  
“没错,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慕容逸南在看到白衣女子的质问眼神以后,脸色便阴沉了下来,并毫不犹豫的说出了白衣女子还没说出的话来。  
“曾经的海誓山盟,曾经的诺言,皇上难道是在欺骗臣妾的吗?”白衣女子在听完了以后,不由得连连后退了几步,只感觉到胸口处如爆裂一般的窒息,她无法相信这就是那个曾经对她海誓山盟的男人,那个她眼中的谦谦君子。  
慕容逸南在听了白衣女子的质问,一时无话回答,脸色顿时暗沉了下来,只是还没等他开口,他身边那妖娆艳丽的凰羽玉颖便仗着他的宠爱,满含藐视的轻笑了一声,抢先一步走到了白衣女子的面前,一把扯下了她蒙在脸颊上的纱巾,露出了一张有着两道疤痕的丑陋容颜出来,看着面前这丑陋容颜,她得意万分的讥讽着说道:“海誓山盟?凰羽心悠,你以为你一个丑八怪真配得上皇上的海誓山盟吗?告诉你,皇上从来喜欢的就是我,对于你,那只不过是皇上的策略而已,你还当真了。”  
“策略?皇上,真是姐姐说的这样的吗?”凰羽心悠的眼睛没有看凰羽玉颖,而是一步一步走向慕容逸南,眼睛则是专注的看向他——自从遇见他以后就一心一意喜欢的男人,希望他能回答出不一样的答案。  
然而慕容逸南只是冷淡的看了凰羽心悠一眼,就把目光转向别处,那一眼根本就没有任何情感,只有深深的厌恶,就这一眼的厌恶生生让白衣女子停下了往前走的脚步,因为她已经从他那厌恶的一眼中得到了证实:慕容逸南她心爱的男人其实是厌恶她。这认知让她从心底涌起了一种叫绝望的想法来,这种想法让她更不敢向前走,而是痴痴的看着那个男人,希望他能够一如以前那般温柔的哄着她,而不是这般对她不理不睬。  
可惜的是这也只是她的奢望,那个男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更别说一如以前那般对她。由于慕容逸南对她的漠视,一股愤怒从她心底涌了上来,她不管不顾的指着旁边的凰羽玉颖大声的对慕容逸南说道:“皇上,难道你忘记了她可是你皇兄的王妃?难道皇上您要做下弟夺兄嫂这天下大不为之事?以惹得天下人之耻笑。”  
凰羽心悠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这确是事实,慕容逸南在听了这句话以后脸色顿时就阴悸了下来,绝代美人他是舍不得不要,但是这弟夺兄嫂的罪名他也不能去担,所以他的眼眸深处闪过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来。  
虽然那抹复杂飞快的掠过了他的眼底,但依然还是让凰羽玉颖看出来了,凰羽玉颖顿时心惊,她可不想让慕容逸南这时动摇想法,更不想这即将倒手的后位就这样白白的从手上溜掉,于是她眼珠一转,狞笑着把凰羽心悠推到了城墙边,指着被绑在城墙下的慕容昱绝满脸嫉恨的说道:“你说的是他吧,什么弟夺兄嫂啊,真算起来我可不是他的王妃——。”  
“不许说。”被绑在下面奄奄一息的慕容昱绝似乎听出了凰羽玉颖的话意,本来一直低着头的他迅速抬起头来看向城墙上,厉声的呵斥阻止着凰羽玉颖。  
殊不知慕容昱绝对凰羽心悠的维护激起了埋藏在凰羽玉颖心底深处的嫉恨,她站在城墙上冷冷的看着这个她从小就喜欢的男人,本以为嫁给他是她一辈子的幸福,谁知道自己这个千娇百媚的绝世美人站在他面前他视而不见,却对那丑陋并已出嫁的女人恋恋不忘,以至于新婚之夜都没有碰过她。  
如今他都成了阶下囚,还顾虑着身边这丑陋的女人,这怎么不激起她心中对凰羽心悠那深深的恨意,那嫉恨之火烧得她理智全失,她一把揪起了凰羽心悠,逼迫她面对这城墙下的慕容昱绝说道:“他有多爱你,我就有多恨你,他为了你,连江山都拱手相让,你以为我还会为了他守节吗?”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3章你蠢你笨  
“你胡说,这不可能,这只是你为了掩饰你的背叛故意说的。”凰羽心悠在听了凰羽玉颖的话以后,不由得大骇的连连后退。  
她无法相信慕容昱绝这天之骄子会喜欢上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会为了她连江山都拱手相让,这样的事实让她不敢去背负。  
然而凰羽玉颖并不想就这样放过她,而是紧紧拉住了凰羽心悠的手,强硬的把她拉到了城墙边,指着慕容昱绝愤恨的对凰羽心悠说道:“新婚之夜,与他一起洞房的人是你,为此他放弃了半块虎符。”  
说道这的时候,凰羽玉颖根本就不看身边震惊得呆住的凰羽心悠,而是看向下面的慕容昱绝嘲讽道:“殊不知,这一切都是皇上的精心安排,专门利用你的愧疚心态,而谋得了你的半块虎符,为皇上夺得天下而奠定了基础,不知道你听到这些后悔不后悔,为了这个女人,你竟然沦落至此。”  
“心悠,我不会后悔我所做的一切,而你没有必要背负这本不属于你的痛苦。”城墙下的慕容昱绝根本就不理会凰羽玉颖的讽刺,他贪恋的看着城墙上的凰羽心悠,也许她不漂亮,也许她不美丽,可是他就是喜欢她,就是愿意为她舍弃一切,只因为她在他的心里是胜过一切。  
慕容昱绝对凰羽心悠那无私真挚的爱更加激怒了凰羽玉颖,为了让面前的两个人痛苦欲绝,她强忍着心里的愤怒,伸手拉过震惊着的凰羽心悠,并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腹部,温柔至极的声音中带着狠厉阴毒的说道:“心悠,你知道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谁的吗?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交出太子之位吗?”  
震惊至极的凰羽心悠在听到了凰羽玉颖这若有所指的话以后,不由得惊慌万分的看向满脸阴沉的慕容逸南,又看向城墙下的慕容昱绝,由于凰羽玉颖说出来的种种,让此刻的她心中有着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只感觉她即将说出的真相会是那么的不堪,会让她无法接受。  
“对,没错,孩子就是他的,因为皇上在他面前说,你自从有了孩子以后,每天忧思不安,唠叨着要给孩子最尊贵的地位,于是,他交出了太子印鉴,交出了最后半块护身虎符。”凰羽玉颖满脸嫉恨的说道,慕容昱绝对凰羽心悠的无怨无悔,让她恨极了凰羽心悠,只要是能够打击到凰羽心悠,她就会感到从心底的兴奋,所以在此刻尘埃落定以后,她便极尽可能的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出来,目的就是要看到痛苦欲绝的凰羽心悠,她知道折磨凰羽心悠就是折磨慕容昱绝。  
“凰羽玉颖,你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变成厉鬼都饶不了你。”慕容昱绝把视线调向凰羽玉颖厉声的吼着,他从来都只想让凰羽心悠幸福,不想让她知道而背负这些丑陋的过往。  
凰羽玉颖说出的事实真相还真的打击到了凰羽心悠,凰羽心悠抚摸着那未成显怀的腹部,瞳孔遽缩的看向那一直都欺骗着她的慕容逸南厉声的问道:“慕容逸南,她说的是不是事实?”  
“玉颖说的就是事实。”既然事实都已经揭开了,慕容逸南也不想遮遮掩掩,他纵然是对凰羽心悠无情而利用她,但是凰羽心悠毕竟是他的结发妻子,这顶绿帽虽然是自己设计戴上的,但是他还是觉得颜面无存,所以只要提及此事,他就如同吞噬一只苍蝇似的,所以在面对凰羽心悠的时候,他是愈发的冷漠,因为看着她就看到的自己无耻算计。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慕容逸南说出的那几个字让凰羽心悠感到心寒,她哀怨凄凉的看着慕容逸南问道。  
“因为你蠢,你笨,你活该就要被人踩着上位。”这回不是慕容逸南的回答,而是凰羽玉颖代替了慕容逸南而回答的,凰羽玉颖在回答完了这些话以后,还不解恨的一巴掌把凰羽心悠打到了城墙边,让城墙下的慕容昱南看得见她是怎么虐待他的心头肉。  
就有多爱慕容昱绝,有多恨身边凰羽心悠,这就是凰羽玉颖此刻心底最直接的想法,虽然此种想法如今深埋在心底,但是她依然要借着为皇上报复的机会全部发泄出来,不死不休。  
所以她揪住凰羽心悠的头发逼着她面对着城墙下,目光狰狞的对城墙下的男人面显疯狂的说道:“慕容昱绝,你不是很心疼她吗?如今我就是要你看着她受苦,也无可奈何,来人,赏她二十巴掌脸。”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4章被逼反抗  
凰羽玉颖的话音才落,站在旁边的两个宫女就替代了凰羽玉颖的位置,一个紧紧压制着凰羽心悠,一个就扬起了巴掌狠狠的扇了过去。  
“慕容逸南,你答应过我不动她的竟然食言。”那一声声清楚的巴掌声刺入了慕容昱绝的心里,他嗜血的目光紧紧盯着站在城墙上的那对男女,愤怒的扭动着自己那被绑着的身躯,想要挣脱绑着自己的那根木架,只是这挣扎却徒劳无功,反而让他被捆绑着的手腕深深的现出了勒痕。  
慕容逸南终于看到了慕容昱绝痛苦的挣扎,畸形的心里得到了异样的平衡,感觉到心底那被压抑着的心总算是舒畅了起来,他带着猫戏老鼠的心态戏谑的看着慕容昱绝含笑着说道:“朕是答应了你不动她,可是如今动她的是她的姐姐,与朕何干?”  
在他们说话间,那二十巴掌也打完了,此刻凰羽心悠脸上的疼痛远远不及她心里疼痛。只见她手紧紧握成拳头,身子僵硬,心是撕裂般的痛楚,那种背叛的痛让她喘不过气来,整个人几乎是呆滞着的。  
有了慕容逸南明面上的支持,凰羽玉颖更是毫不掩饰她的暴戾心态,自她知道慕容昱绝心里只有凰羽心悠一个人以后,她就自心底恨死了凰羽心悠,更是不打算放过她,如今有了机会,她还不想法设法的折磨死凰羽心悠,特别是想在慕容昱绝面前折磨,这让她有着一种变态般的乐趣。  
凰羽玉颖在听完宫婢的禀告以后,便走上前一把揪过呆滞着的凰羽心悠,逼迫她站在城墙边,阴沉沉的笑着对慕容昱绝说道:“慕容昱绝,你不是喜欢这**吗?你不是在乎这**肚子里的贱种吗?如今我要让你好好的看着这贱种怎么死在我的手中,看着我怎么折磨死这**。”说着,凰羽玉颖顺手抽出了侍卫腰间的佩剑,就势刺入了依然呆滞着的凰羽心悠的腹部。  
凰羽心悠由于被那劲爆的消息所刺激,心神一直都处于呆滞中,直到腹部的刺痛才惊醒了她,把她的注意力从呆滞中拉了回来,她不相信的低头看着那把插进腹部的剑,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抓着已经插入腹部的那把剑,良久,她才缓缓的抬头看着眼前面部扭曲着的凰羽玉颖,嘴里低喃的说着:“虽然我们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但是我们依然是母亲膝下一起长大的姐妹,他也是你的外孙,你怎么就忍心。  
凰羽玉颖当然听到了凰羽心悠的低喃,她狰狞的笑看着凰羽心悠说道:“亲姐妹?你也想?你这个贱女人生的贱种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妹妹。”  
听着凰羽玉颖那毫无亲情的话语,看着慕容逸南那无情的眼眸,凰羽心悠是凄厉而绝望,为了自救,为了孩子,懦弱的她终于爆发了,趁着凰羽玉颖肆意的侮辱着她的时候,她不顾一切的用力推向凰羽玉颖。  
由于凰羽心悠这不顾一切的推攘,还真的把凰羽玉颖推得踉跄的往后面倒去,而站在不远处的慕容逸南脸色微变快步上前揽住了她的纤腰,却冷冷的看着凰羽心悠撞向城墙。  
而凰羽心悠则是踉踉跄跄的撞向了城墙,跌落在地上,鲜血从头上流了下来,迷花了她的眼睛,脑子却前所未有的清醒了,一幕幕看似陌生的景象走马看花般的在她的脑海里流动着,让她本来浑浊的眼眸彻底的清亮了起来。  
惊魂未定的凰羽玉颖在慕容逸南的安抚下,终于从刚才突发的事件中安定了下来,想起自己刚才差一点被凰羽心悠推倒在地,她不由得又气怒的冲到了凰羽心悠的身边,怒极的用脚要去踢踩凰羽心悠的腹部,打算把凰羽心悠肚子里的孩子践踏出来,谁知道她的脚还没碰到凰羽心悠,就被掀翻在地,在大家反应过来想上前的时候,她已经被凰羽心悠给箍住了颈项,一把锐利的佩剑则是抵在她颈项的大动脉旁。  
“你们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凰羽心悠顾不得腹部依然在流着的鲜血,冷厉的眼眸看着要围上来的那些人厉声的呵斥着。  
这瞬间发生的事倒是让周围人一愣,待周围的人想上前的时候,凰羽玉颖已经被凰羽心悠给控制住了,大家当然不敢上前,毕竟这为可是皇上即将要册封的皇后娘娘,所以大家都把目光看向慕容逸南。  
而慕容逸南确实心悦这素有第一美人之称的凰羽玉颖,所以在凰羽玉颖被凰羽心悠控制住的时候,他还真的投鼠忌器,对着周围的人摇手示意他们不能上前。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5章穿越人士  
不过凰羽心悠这突然的转变也出乎慕容逸南的预料之外,毕竟这凰羽心悠在慕容逸南的面前可从来都是柔弱善良,如今竟然有这么强硬冷厉的一面,怎么不引起慕容逸南的特别关注。  
慕容逸南挥手示意周围的侍卫停止行动以后,便打量了凰羽心悠一番,待打量完凰羽心悠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时候才又说道:“心悠,你放了玉颖,只要你放了玉颖,朕便饶你了。”  
“你以为我傻啊,只要我放下了她,万箭穿心的就是我。”凰羽心悠在说话间已经观察完四周了,当她看清楚周围都是那些拿着弓箭的御林军以后,便知道自己逃生是无望了,不过她也不打算就此罢手。  
“就是你不放下她,你认为你能够逃得了吗?”慕容逸南是非常自信自己的御林军。  
“逃不了可以拉个垫背的也不枉我来这个时代一趟。”凰羽心悠冷漠的看着慕容逸南,眼里再也没有曾经有的温柔情窦,脸上也没有半点的害怕,其实她知道自己这身子抵不了多久,因为腹部的重创,不但让她流了很多血,就是肚子里的孩子也已经没有生的希望了,如今她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在想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慕容逸南还是首次看见凰羽心悠用这种冷漠疏离的目光看自己,曾经的含情脉脉竟然不复存在,看着凰羽心悠的这种疏离冷漠,他的心无来由的烦躁了起来,这种烦躁让他连凰羽玉颖的生死也不想顾及,只想让凰羽心悠就此消失在眼前,所以他满眼嗜血般阴冷的说道:“你以为拉着她朕就被你控制得了,告诉你,不止你们凰羽家有美女,所以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对慕容昱绝食言了,放箭。”说完,慕容逸南的脚尖一点,迅速的退到了安全的地方。  
“皇上救我——。”凰羽玉颖在听了慕容逸南那一声放箭以后,她的眼睛不由得绝望的骤然瞪大,并伸长着手臂向慕容逸南求救着,希望他看在他们过去的情分上带着他离开危险之地。  
而站在周围的那些早就已经拿着弓箭准备着的御林军们,随着慕容逸南的一声放箭,手一松,顿时千万支箭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目的就是站在城墙上的两个女人。  
凤鸾情早就在慕容逸南的一声放箭以后,她便灵活的背靠城墙把凰羽玉颖挡住了自己,在那四面八法的箭停止以后,她才从已经被箭雨射死的凰羽玉颖的背后站了出来,在她站定以后,只是冷然的看了一眼已经死透了的凰羽玉颖,没有半分怜惜的说道:“靠男人的宠爱死不足惜。”  
“给我抓活的。”一直站在远处观察着的慕容逸南在看见凰羽心悠活着走出来以后,眼里竟然射出一抹复杂与兴趣来,他并没有再次叫唤射箭,而是命令旁边的侍卫抓活的了。  
正低着头看着凰羽玉颖的凰羽心悠在听到慕容逸南说要抓活的话以后,她便抬起头来冷漠的扫了远处那自私无情的男人一眼,便打量起来四周蠢蠢欲动的那些御林军们,她依照自己流血的时间与速度明白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死,所以她根本就没打算逃,只想着怎么让手无寸铁的自己破釜沉舟。  
突然,凰羽心悠一个跃动,不顾自己的伤势爬上了身边的城墙,远处的慕容逸南没有想到凰羽心悠竟然会爬上城墙上,他倒是心中一惊,挥手制止了正要围过去的那些御林军侍卫。  
由于凰羽心悠突然间与之前大不相同,这倒是勾起了慕容逸南的无限兴趣来,所以此时他反倒不想让凰羽心悠马上死去,而是想要活的,所以他在制止了那些御林军以后,便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到了离凰羽心悠不远处,以一种崭新的眼光打量着凰羽心悠,半晌才说道:“心悠,只要你束手就擒,朕就饶你一回。”  
“你以为我还会听你的吗?就是因为听了你的,我才走到如此地步。”此时的凰羽心悠由于刚才脑袋的撞击城墙,竟然想起了自己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这个时代的新人类,更想着自己竟然被面前这个古人耍弄暗算,弄到今天这必死的一步,看着眼前这古代的惨烈,她更想回到熟悉的现代去。  
“心悠,你在说什么傻话?只要你乖乖的听朕的,朕保证你富贵荣华享之不尽。”慕容逸南还以为凰羽心悠依然如原来那么好哄,所以他边哄骗着凰羽心悠,边丢了眼色给身边的公公,他身边的公公在得到他的暗示以后,便对离凰羽心悠最近的御林军侍卫打了一个手势。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6章凰星归位  
那个公公对御林军侍卫打手势的动作早就被凰羽心悠看见了,如今的凰羽心悠不是过去的凰羽心悠了,随随便便就能够哄骗得到她,她知道今天就是死路一条,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临死之前不被侮辱,所以她根本就不理会慕容逸南的话,而是冷笑了一声说道:“慕容逸南,要是下一世还能碰见你的话,我会把你施于我身上的一切都回报给你,妹妹,等姐。凰羽心悠不等离她最近的御林军侍卫动作,便满脸笑意的跃下了高高的城墙。  
其实凰羽心悠并不想再见到慕容逸南这种渣男,更不想再回到这个世界,她想的是回到她所熟悉的二十一世纪,那里有她的事业,有她为之舍命的妹妹,她想知道妹妹救了过来没有,想知道妹妹过得好不好,所以死在这个异世界对她来说就是生,想着也许她再醒过来就会看见她挂在心窝窝的妹妹时,下坠着的她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了安详的笑容来。  
凰羽心悠突然感觉不到了下坠的速度,不由得疑惑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眼前一片黑乎乎的,没有一点光亮,脑子里泛出心中挂牵着的妹妹的容颜,她忍不住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不知道她走了多远,也不知道她走了多长的时间,直到远处出现了白光,她才停止了往前走的脚步,才感觉到自己已经走得很累很累了,她想就近找一个能够坐下来的地方休息一下,于是便环顾起周围来,突然,她发现身边不远处有着一个透明的身影,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她就是觉得那也是自己,而且是一个身穿古装的自己。  
她刚想走过去探究那个身影,却忽然从白光之处传来了一声威严而响亮的声音来:“凰星归位。”  
随着这洪亮的声音即将消失,她只觉得自己与身边那黑影瞬间化作了两道光速在空中旋转,很快便合二为一,最后才迅速的往白光之处飞射而去,消失在那白光之中。  
月已升空,只是今天晚上的月色并不亮,只有几颗赤裸的星星可怜巴巴在闪烁着。  
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悄无声息的隐匿到一个荒凉破烂的院子边上的那棵茂密的树叶中,痴迷的看着坐在院子里石头上的那个女孩。  
那个坐在石头上的女孩大约也就十来岁,此刻她正仰着头看着黑漆漆的夜空,不知道是在那不亮的月色,还是在看那可怜巴巴的星星。虽然她年龄尚小,脸色也苍白的透着不健康的颜色,神情更是茫然无措,但是就那看到的半边脸,便觉得她一定是容貌精致得近乎完美。  
正当黑衣蒙面人看得痴迷的时候,那个女孩突然收回了看向夜空的目光,把脸缓缓的转向院子某处杂草的方向,露出了女孩的另外一侧脸颊,只是这一侧脸颊上却横跨了两道深深的疤痕直牵扯到女孩那浅淡的唇边,就这两道深深的疤痕,平白的把一张绝美精致的脸颊给弄得丑陋不堪,让人不愿一睹。然而那黑衣蒙面人却并没有被女孩那丑陋的面容所吓到,反而在他的眼眸深处涌出了一抹深深的宠溺来。  
正当那黑衣蒙面人看得痴迷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哨声,这哨声惊动了正痴迷看着女孩黑衣蒙面人,黑衣蒙面人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女孩,才恋恋不舍的从那浓密的树上跃了下去,很快就消失在墙外的夜色之中。  
女孩是没有发现这个黑衣蒙面人来,也没发现这黑衣蒙面人消失,她只是把视线随便的扫了一眼寂静的院子以后,又把视线**到了暗夜的天空。  
突然,远处的天空一连射出几朵璀璨的火花,女孩在看见那火花以后,便灵活的从石头上爬了下来,并迅速的往一边那破烂的房屋走了进去。  
在女孩走进屋子时,便打量了一下寂静的院子,才迅速的关上了房门,在确定院子里安静如昔的时候,她才走到了床榻边那破旧的柜子面前,不急不忙的打开了柜子,对柜子里说道:“出来吧。”  
随着她的话音刚落,从柜子里走出了一个年纪样貌与她一样的一个女孩出来,那个女孩在走出柜子以后,便恭敬的对着女孩弯腰行礼的说道:“主子,郑公子他们已经在等着您了。”  
“嗯,我马上就过去,尤倩你就睡吧,我估计要得天亮才回来了。”女孩点了点头,在吩咐完从柜子里出来的尤倩以后,便往踏进了柜子。  
尤倩在女孩踏进柜子以后,便轻柔的把柜子门关好,走到窗边透过窗口查看窗外的情况,在确定外面依然如常以后,她才躺上了身后的破床,扯过了一床破被子盖在了身上便睡了过去。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7章重生在古代  
这走进柜子里的女孩就是重生后的凰羽心悠,本以为死去以后她会回到现代,会再次看见她疼在心窝窝的妹妹,谁知道在她再次睁眼以后,却发现自己依旧在古代,还重生为凰羽心悠的幼年。  
记得她苏醒那时才五岁,而且还是脸部伤口刚被严重损毁的时候,当时满脸鲜血的她被人丢弃在这破烂的院子里,不闻不问的任她自生自灭,好在她拥有着二十一世纪与重生前的记忆,知道一些现代的药理及其简单的救护,所以才在无人帮忙的情况下,简单的处理了自己的伤口。  
在她修养伤口的这段时间里,她从震惊到颓废到完全认命历经了两个月,最后才无可奈何的收拾了自己灰暗的心情,利用自己前世的经营商业的天赋,重新整理规划好了她将来要走的路。自此五年间,她由一分钱都没有到赚到第一桶金,然后在一步步的走到现在,花费了她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心血才造就的现在庞大的低下产业。  
凰羽心悠嘴角含笑的沿着地道一步步的走着,脑海里想着这五年的辛苦隐忍所创造出来的辉煌,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欣然的笑容来;想着那时只能从狗洞钻出侯府到现在可以从修出来的地道走出侯府的历程,她不由得轻叹了一声,心里暗道这五年的时间她没有白白的浪费。  
不过那抹笑容也就在那一瞬间,又消失在她嘴角了,因为她想起了过两天就是侯府老夫人的寿宴,也是她前世转运受难的开始,她本来柔和的眼眸顿时射出了锐利的光芒来。这次,她不会像前世一样,被那些人算计、陷害了,既然她回不到熟悉的现代了,那么她要在这古代的世界里拿回属于她的主权,让那些想害自己的人一个个都受到该有的报应,因为现在的她有那个能力与魄力。  
在晋阳侯府后面的一条街附近有一处华丽宅邸,没人知道它的主人是谁,也没有谁见过这宅子的主人,只知道买这个宅子的主人虽富可敌国,但又孤僻生冷,从来都不与左邻右舍交往,就是府里的下人也不与左邻右舍的下人打交道。只是大家所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宅子倒是经常有人走动,却又不知道来这宅子的人是什么人,因为这些人说话的口音是整个九州什么地方的都有。  
在这宅子的后院却是整个宅邸的禁区,是除了府邸的唯一几个人以外,不容许任何人走动的地方,在这后院的中间有着一座精致而华美的楼房,楼房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精致而豪华的摆件,特别是这整个楼房里那最大的房间里,摆设着的物品几乎是这个时代的精髓。  
那上好的紫檀木床,上镂空祥云花纹,栩栩如生,床边设一队梅花式样小几,两边有一对高几,其上摆着一副上好的青玉茶具,并有一雕花镶珠圆肚香炉,香炉里飘出淡淡的茉莉清香,床边则摆放着厚重的紫檀木衣柜,一样镂空着祥云花纹。床前是一架镶嵌着蓝宝石和翡翠的白玉屏风,右前方是紫檀木梳妆台,妆台上摆着精致的金玉朱钗,中央是一张罩着月白色桌布看不出材质的桌子以及四个同样不知道材质的绣墩,不过据其他家具的材质不难猜测出,应该也是紫檀木。在桌与门之间是一架多宝阁,其上摆放着玉石摆件,古董珍玩,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  
而凰羽心悠就是从那华贵的紫檀木衣柜里走了出来,在她走出白玉屏风以后,屏风外等着侍候的宓紫与宓蔷两个人是满脸笑容的连忙迎了上去。  
“郑大哥他们都到了吗?”凰羽心悠边走向梳妆台边询问道。  
“他们都已经到了,就等着您过去了。”宓紫笑着跟在凰羽心悠的身后,在凰羽心悠坐下以后,她便熟练的帮凰羽心悠梳理起了她那乌黑亮丽的长发来。  
而宓蔷则是手脚麻利的从衣柜里娶出了一套华丽的银纹绣百蝶度花衣裙,放在了白玉屏风的后面,然后从外面端着一个精致的木棚放到了那紫檀木架上。  
凰羽心悠倒是不着急,她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仔细而小心的摘取着脸上那难看至极的丑陋疤痕,在她弄干净脸上以后,宓蔷便熟练的递过了她刚绞干的帕子过来,让凰羽心悠擦拭着脸颊,等凰羽心悠擦拭完脸颊,一张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眉如翠羽,齿如含贝的脸出现在镜子里,让站在凰羽心悠身后的宓紫与宓蔷再次震惊主子的绝世姿容,在心底暗叹造物者的不公。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8章实力  
凰羽心悠白了一眼每次在看见她容颜都震惊的宓紫与宓蔷,然后才自顾自的站了起来,吩咐着依然呆愣着的两个人:“傻乎乎的站在干嘛,还不进来帮我着衣。”话音才落,人已经走进了屏风后面。  
宓紫与宓蔷这才从刚才震惊于主子美貌中惊醒了过来以后,同时她们又忍不住捂着嘴偷笑着的跟在凰羽心悠的身后走进了白玉屏风后面,此刻她们又在心中感谢造物主的公平,至少她们的主子除了脑子与美貌以外还有不完美的一面,那就是她不会穿戴衣裙,而主子衣裙的穿戴几乎都是要经过她们的手,这才让她们觉得她们对于主子的重要性。  
在一阵忙碌以后,身穿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的凰羽心悠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只见她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倾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伐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绯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时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轻灵透彻的冰雪。  
在凰羽心悠走出了房间以后,宓紫与宓蔷便一人提一个放在外面的灯笼,小心翼翼的照着凰羽心悠的前面,与凰羽心悠往外面走去。  
在她们到达议事大厅以后,议事大厅里已经坐了十几个人了,这十几个人中是有男有女,年纪也算是年轻,总体来说,他们都比凰羽心悠年纪大,但却是都对凰羽心悠相当的尊重,他们在看见门口的凰羽心悠以后,便都站了起来,恭敬的招呼着她。  
议事大厅呈长方形,一张加长的桌子摆放在议事大厅的中间,名贵的奇珍异宝有层次的摆放在周围,彰显这议事大厅的优雅华贵。而加长桌子两旁坐着那十几个年轻男女,只有中间的主位是空着的。  
凰羽心悠漫步走到主位上坐下,在她坐下以后,离她最近的一个俊美少年笑着打趣道:“小悠儿,你怎么才来啊,我们都等得花都谢了。”  
凰羽心悠笑着对俊美少年回答道:“郑大哥,我可是一看见你们发的信号,我就赶来了,怎么还说我慢,再怎么说梳洗打扮还是必要的嘛。”  
“你还要打扮啊,你这一打扮,我们根本就不用活了。”坐在下面的一个美貌女子是羡慕的看着凰羽心悠绝美的容颜打趣道。  
“好了,可儿姐姐,你都有郑大哥了,就不用打扮了,话说回来,可儿姐姐,你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啊。”凰羽心悠微笑的看了一眼下首坐着的郑良打趣着郑良身边的吴可儿。  
“是呀,是呀,可儿、郑良,你们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  
“还有我,倒是喝喜酒的时候,可别往了请我哦。”  
“我那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都放了好久了,就等着你们开口请喝酒了。”  
凰羽心悠这话顿时让整个大厅热闹了起来,大家也都跟着起哄了起来,七嘴八舌的也跟着调侃起了郑亮与吴可儿来。  
这下可把吴可儿闹了一个大红脸,她瞪了一眼始作俑者凰羽心悠一眼,便偷偷的看向身边的郑良,最后低着头如小女儿般的研究起了自己的裙摆来。  
“好了,好了,现在开始谈正事了。”最后还是凰羽心悠阻止失态的发展,她笑着挥了挥手说道。  
在凰羽心悠这么一说,本来闹得热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认真的看着凰羽心悠,等待她下面继续的发言。  
至于跟着来的宓紫与宓蔷则是在凰羽心悠坐下以后,便各自准备的忙碌开来,在凰羽心悠再次说话的时候,她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这半年的资料报表都准备好了吗?”凰羽心悠环看了一眼桌子边的在座各位问道。  
“都准备好了。”在座各位把手中准备好的各种资料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然后便齐齐的回答道。  
“宓蔷,你去收过来,让宓紫摘要记录。”凰羽心悠吩咐着站在旁边的宓蔷。  
凰羽心悠在吩咐完宓蔷以后,便又对坐在下面的手下说道:“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随着凰羽心悠的话语刚落,就有几个属下便一个个的跟凰羽心悠提起了相关于他们所管理的问题,在凰羽心悠耐心的透析解答完他们的问题以后,郁紫却忽然开口说道:“主子,关于您让深入晋阳侯府里的人,我们基本都渗透进去了,下面的您看。  
听闻郁紫提及的事情,凰羽心悠沉默了一会便说道:“负责管理这京城的人手你放了几个?”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9章辛劳的成果  
“四个。”郁紫是掌管这方面的主要人物,当然不用想就能够回答着凰羽心悠。  
“好,从明天起,让他们四个全来见我。”凰羽心悠沉声的吩咐着郁紫。  
“明天郁紫就让她们过来。”五年的合作让郁紫想都不想的恭敬的回答道。  
凰羽心悠点了点头,便把目光转向坐在桌子旁边的其他几个人说道:“你们手下负责管理这个京城的人也都让他们明天来见我,我会详细的交代他们的主要任务,还有兵炼团记得尽快调百多个暗卫高手来京城等候任务,明天让专门负责这块的人也过来。”  
“主子,你这是准备还是行事了?我们干脆也留下来,一起帮你对付那些人。”管理政务的花还与郁紫相互看了一眼,便齐齐的对凰羽心悠说道,他们的眼里则是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关心的表情来。  
虽然平时他们与凰羽心悠都喜欢开玩笑,但是从他们的内心来说,他们对凰羽心悠是又爱又敬,对凰羽心悠的目前的境况都有所了解,所以在听到凰羽心悠要人齐聚京城的时候,便知道凰羽心悠这是准备开始对付某些人了,这让他们的精神都兴奋了起来,个个的毛遂自荐。  
“好了,我在这里谢谢各位哥哥姐姐们,这些小事我都应付的来,只是需要些做事的人手而已,你们还是管理好你们分内事就行了。”凰羽心悠听了这些都比她大的哥哥姐姐们的关心,心里还是非常的感动的,但是她前世的仇只想自己来报,不想借助人家的手,所以她才婉拒了身边这些人的好心援助。  
要知道凰羽心悠在着五年的时间,由一个主要的得力手下发展到十几个主要的得力手下,而每个得力手下负责掌管着属于自己管理的一块事务,更是这块事务的一方霸主。譬如,郑良就是管理商业事务的主管人物,他手下的团体就叫商务团;而吴可儿则管理着情报上的事务,她所管理的情报机构就叫情报团;至于郁紫则是负责管理内宅后宫及其**上的事务,由于她本身就是个千娇百媚的绝美女子,所以喜好风花雪月的她就给她管理的机构起名叫住淑烟团;除了这是三个团体之外,还有状师团、科技团、工农团、兵炼团、政务团等五个团体,顾名思义就是分别负责管理与名字相差不远领域上的事务,他们的管理人分别是状师中的高手始祖秦含,惯喜奇思构想江湖人称鬼疯子沈欣、九州闻名的谦谦君子骆乐白、暗杀业界中从来都没有失手过的夜过无痕扶风以及素以诡计多端著称的诡海人仙花海。  
凰羽心悠再由他们自己的喜好让他们自己寻找合适自己的人手,再由他们寻找到的那些人分出来管理着更细致的事务,就这样凰羽心悠按照现代的管理方法,分为一层层的管理,所收到的效果是显著的,以至于现在在她的手上有着一个全方面管理细致的运作团体,让她完全可以做到手眼通天,这也是她想在这五年要达到的目的。  
自己的事情已经说完了,凰羽心悠也就不打算继续说自己的事务了,要知道这每半年一结余的时间是非常紧凑的,她还要布置下半年需要达到的目标,所以她又提及了下一个话题:“好,我们再继续讨论下一个问题,那就是下半年的计划预计如何,下面谁来说。”  
随着凰羽心悠的转移话题,大家而已很快就投入了进去,就这样,他们在议事大厅里整整的讨论了一夜,把下半年的事务都一一的细致讨论完了以后,这才算是结束了长达一夜的辛劳。  
随着话题的收尾,凰羽心悠对身边的宓蔷点了点头,宓蔷便走了出去,没有多久,宓蔷就领着两排的侍女端着各式各样的精美酒菜走进了议事大厅,凰羽心悠就在大厅里与众人用完了早膳以后,这才首先离开了议事大厅,而其他的那些人则是鱼贯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两天才会陆续的离开京城,本往各自管理的领域。  
凰羽心悠在离开了议事大厅以后,便直接回到了后院的精致小楼,在宓紫与宓蔷的帮助下,又恢复了原来的样貌,她对着镜子抚摸着脸上的疤痕,又想起了初醒时被毁容留下的疤痕,好在前世她对美容业也有涉及,否则的话只怕这绝美容颜又会如上一世那般被那些不怀好心的人给糟蹋了,想着她所受到的伤害,凰羽心悠的手指便忍不住紧紧的握成拳,连指甲掐进肉里也没有察觉,身子一忽儿冷,一忽儿热,有种血脉狂嚣的感觉。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