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36 | 浏览:9061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TA》 作者:爱番茄的猪(91原创首发已完结) ... [复制链接]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一百五十二章






“等很久了吗?”周弦还没到出站口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夏末,他男朋友实在是太耀眼了。他快跑两步,夏末张开怀抱抱住了他。

“没有,刚到。”夏末接过周弦手里的背包,揉揉他的头发。

骗人,手都冰了。但这些话他没说出口,而是用自己的手包住夏末的手:“怎么不多穿点?”

“不冷的,”夏末揽住周弦的肩膀:“先吃点东西去?”

“好,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的。”

“那我们随便吃点热乎的,明天再吃好的。”

“好。”


周弦也陪着夏末吃了点东西,两人打了一辆车就赶快奔回出租屋了。

门还没完全关上两个人就亲在了一起,把背包往沙发上随便一扔,夏末护着周弦也倒在了沙发上。

“想死我了,”夏末一边亲着周弦的耳垂一边说。

“嗯”,周弦呻yin了一声,接着说:“我也想你。”

“哪里想?”夏末一路往下亲着,停在肚脐上问。屋里不冷,即使冷,两人也感觉不到,上衣早不知跑哪儿去了。

“哪都想。”周弦咬了一口夏末的耳朵,夏末顿了一下,接着猛地拉开周弦的内裤……


“冷不?”夏末将被子拉上来了一点,问。

“腰。”周弦趴在床边,有些有气无力。

夏末将被角盖在周弦的腰上,亲了他汗津津的额角,自己也扯了个被角,突然想起了什么,笑着问周弦:“这时候我是不是该来一支烟?”

周弦用脚踢了一下夏末,并附送一个白眼。

“过来我抱抱。”夏末张开双臂。周弦翻身压在夏末的身上:“压死你。”

“不知道刚才谁被压了,”夏末笑。

“再说一遍?”周弦威胁道。

“不说了不说了,我从心。累了就休息一会儿,乖哈。”

“嗯。”周弦要伸手去够杯子,夏末会意给他端过来。

“什么时候去你家?”周弦休息了一会儿感觉汗都消下去了,换了个姿势半躺着,给吴垠发了个消息告诉他自己到了,他竟然没回。

“后天吧,我爸也在家。”

“嗯。”


“我妈说她刚好在外面,估计和我们差不多时间到。”夏末接了一个电话,转头对周弦说。

“啊?”周弦只发出一个单音节词,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放宽心啦,你又不是没去过我们家。”

“师傅放我们在小区门口下就行,我们自己走进去。”夏末握了握周弦的手,两人一起下了车。两人在小区里的超市里买了一些东西,要进单元楼的时候听到两声车喇叭响,夏末回头一看,是老爸的车。

“我爸也回来了。”夏末对周弦说,轻轻扯了一下周弦的手,两人往车边走。

“爸,我妈跟您一块回来的?”夏末走近车窗问, 果然冷雪就坐在副驾驶座,正在解安全带。

“叔叔好,阿姨好!”周弦赶快打了一声招呼。

“好好。以前见你还是个小不点,现在都成大小伙子了,长得真精神!”夏翼展很高兴,这是他儿子念叨了很久的好朋友,儿子高兴自己也开心。

“嘿嘿,叔叔您倒没怎么变,和阿姨都还那么年轻。”周弦摸了摸后脑勺说。

夏末“噗嗤”一声笑了,周弦瞪了他一眼。

“看人家多会说话!多学学。”冷雪先下了车,走到后备箱拿出买的菜。

“哎,妈,放着我来。”夏末制止了他妈妈提东西,自己把不多的菜拿出来。

“我也来帮忙。”周弦连忙说。

“不用你,”冷雪拉住周弦,“让末末提就行。老夏你把车停一下,我们先上去开门。你陪阿姨说说话,一晃这都十几年没见了,越长越俊。多高了?我看你和夏末差不多高,就是有点太瘦了。知道你喜欢吃鸡翅,阿姨今天买了好多鸡翅,多吃点,太瘦了可不行啊……”

周弦被冷雪拉着,一边“哎、哎”地答应着,一边往后看,夏末在后面苦兮兮地左手两箱右手两袋地跟着。

“我帮你?”周弦举了举自己的右手,只有一箱喝的,还是很轻的。

夏末摇了摇头:“不重”,笑着用下巴指了指他妈,意思是好好陪聊就行。

周弦这才把步子迈得大了一点,跟上冷雪的步伐。


“阿姨今天不在?”夏末将东西一一放好,将自己和周弦的外套挂在衣帽架上,问冷雪。

“现在一周来上两三次打扫卫生,”冷雪换了一身家居服,把头发挽起来:“我在家也没什么事做,烤个蛋糕做做饭也挺好的。”

“那倒是。”夏末给周弦倒了一杯水,等他喝完自己才就着那个杯子喝起来。周弦扯了一下夏末的衣服,夏末假装没看见。“做饭?现在也太早了吧?”

“都没收拾呢,鱼要洗,菜要切,蒜要剥,要准备的多了去了。”冷雪白了夏末一眼。

“哎哎哎,我可不是四体不勤的人哈,我也是做过饭的。”夏末笑着说,“要不要我们帮忙?”

“好啊,你们俩一个择菜一个剥蒜,彤彤择菜吧,蒜有味道。”冷雪给二人分配了任务。

“噗”,夏末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周弦也掩面扶额,不由感叹一句:“阿、阿姨,您记性可真好啊!”

“那是。不过现在老了,没以前记忆力好了。”冷雪也感慨了一下,一拍脑袋:“你爸没拿钥匙,快把门开开。”

夏翼展刚好走到门口,夏末打开门:“欢迎老爸。”

???夏翼展虽然有点懵,但还是进来了。“刚刚等电梯的时候看见楼下老马的女儿小彤,她也得有十八九了吧?长得不错,个子也高。”

“别操心那么多,这不家里已经有个彤彤了?”冷雪说,一句话化解了夏末和周弦的紧张,两人都笑了笑。

“阿姨您别叫我彤彤了,叫周弦就行。”周弦无奈到。

“彤彤多好听啊,”冷雪已经把鱼拿出来了:“夏末,进来拿菜。”

“哎好!来了!”夏末应了一声止住要跟着进厨房的周弦:“等着,我进去拿,出来弄。多喝点水,”夏末看爸爸已经进屋里,附到周弦的耳边:“嘴巴都干了,看得我想舔一口。”

“……”周弦瞪了他一眼,作势要打,夏末一闪身进了厨房。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也来帮忙吧。”夏翼展也换了家居服出来,坐在饭厅凳子上就要上手帮忙择菜:“好久没和年轻人坐在一起了,近来也都是你妈妈做饭,连做饭的乐趣都不给我留了。”

“那您进去帮妈妈呗,切切肉丝、刮刮鱼鳞什么的。”夏末朝厨房喊了一句:“妈,我爸说他好久没见年轻人了哟。”

果然一秒之后就听到冷雪中气十足的声音:“夏翼展!”

夏父点了点夏末的头,一边“娘子、夫人、亲爱的”喊着一边赶忙进厨房了。

周弦目瞪口呆,而后缓缓看向夏末:“你这是什么骚操作?”

“吵吵闹闹才有趣嘛,”夏末无所谓地说:“反正他们又不会真的吵架。”

“这倒是,我们家也只有我爸熬夜加班的时候妈妈会唠叨几句,”周弦将一棵择好的菜放在旁边的框子里,感慨地说:“他们说爱情促成婚姻,但是一旦有了孩子,爱情就慢慢变成亲情了,所以咱们的父母也这么恩爱也是挺可贵的。”

“但我们的感情不会变淡,”夏末想了想说:“即使再养个孩子也不会。”

“京酱肉丝还是干煸肉丝?”夏翼展将厨房门拉开,问还在择菜的二人。

“我们能不能做个成年人的决定?”夏末说。

夏翼展比了个ok的手势就又进了厨房。

“什么是成年人的决定?”周弦将菜弄好,又拿起一瓣蒜剥起来。

“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啊。傻孩子。”

“……”周弦翻了一个不明显的白眼。两人将菜和蒜送进厨房,又稍微收拾了一下垃圾才去洗手。

“你们看会儿电视聊会儿天,饿的话吃点水果喝袋酸奶。桌子上那个曲奇挺好吃的,抹茶的,冰箱里冻着一些奶油味的,末末你拿给彤彤吃。在家里别客气。”冷雪从油烟机的声音中透了出来。

“好,谢谢阿姨了,我不饿。”周弦连忙回答。

“不饿也吃点,太瘦了。”

“好呢。”周弦乖巧地回答。


夏末用果盘拿进来些提子、芦柑,几袋酸奶还有两种曲奇放在桌子上。“我觉得冰过的曲奇更好吃,你尝尝。”说着打开盒子。

“嗯,确实挺好吃的,”周弦尝了一块,他现在不是很饿,尝尝鲜确实不错。

“紧张?”夏末喂周弦一颗提子,问。

“没来的时候挺紧张的,”周弦朝夏末笑了一下,“看到阿姨之后,就忘了紧张了。”

“哎呀我妈对喜欢的孩子可热情了。别看我妈表面上一副精英的样子,其实骨子里还是一位温柔贤惠的母亲呢。况且你这么好看,本来就该人见人爱。”

“你咋对着我就这么会说话呢?”周弦挑了一袋芝士口味的酸奶,先递给夏末吸了一口。

“不不不,我一点儿都不会说话。因为你这么美好,我得查字典才能找出形容你的字眼。”

“啧”,周弦往旁边挪了一下,“别肉麻哈。”

夏末猛地探身亲了周弦一口,“那我偷一口香。”

周弦咽了一口酸奶眯着眼睛小了,没做声。他朝四周看了一圈:“你房间也没怎么变。”

“怕你迷路。”

“……噗嗤,”周弦笑了出来。

“笑什么?”夏末不满地问,抢过酸奶自己喝了一口。

“干嘛抢我的?那儿还有呢。”

“没你的好喝。”

“那你喝吧,就是可惜这么年轻就味觉失灵了。”

“坏蛋。”夏末凑到周弦脖子轻轻咬了一口。

“别,让你爸妈看到了。”周弦往外推夏末。

“不会,他们还在厨房呢。”

“痒啊,别吸了。”


“笃笃笃”门响了,“吃饭了。”冷雪的声音传来,随即是自言自语:“大白天关什么门……”

两人整了整衣服,开门出去。

“哇!”周弦看到桌子上满满的菜眼睛都不眨了,“好香啊!”

“香也得先去洗手,乖。”夏末自然地拉起周弦的手,没看到夏父的视线胶着在两人牵着的手上。

“我记得彤彤是可以吃辣的吧?不能吃也没事儿,酸菜鱼不太辣,京酱肉丝、可乐鸡翅是偏甜的,还有排骨山药、凉拌藕片、清炒木耳四季豆都挺清淡的。”

“妈,您报什么菜名,说得我肚子都叫起来了。”夏末说着和周弦去拿了没端出来的菜和碗筷。

周弦端着一盘红红的菜出来,坐在冷雪对面的位置,“阿姨我是可以吃辣的,这个干煸肉丝和,辣子鸡是吧?我光看着就流口水了,好香啊。”周弦夸张地吸了一下鼻子,结果用力过猛打了两个喷嚏还咳了起来。

“你是不是傻?”夏末将筷子依次拿给爸妈和周弦,“用清水去洗一下鼻子?隔老远就能闻到辣味你还闻。”

“没事没事,”周弦接过来冷雪递过来的纸巾,摆了摆手:“我没事儿,有点过敏性鼻炎,太香了把这茬忘了。”

“有鼻炎的话还是要少吃点辣,”冷雪说。

“他不听,”夏末嘴里抱怨着还是给周弦夹了辣子鸡和干煸肉丝,只不过都尽量不把辣椒带到他盘子里,“只认好不好吃,从来不考虑对自己身体好不好。”

“我哪有?”周弦小声地顶了回去。

“少吃点也没大事,”冷雪给周弦舀了一碗排骨汤:“山药对身体好,多吃点。”

“谢谢阿姨。”周弦连忙说。

“小雪你说咱儿子是不是变了?”夏翼展不动神色,语气平常地说。

“是啊,”冷雪笑着说:“更像小时候了,有哥哥的样子。不过也太唠叨了,跟个老妈子一样。”

“……”老妈子·末无语凝噎,默默吃菜。

一不小心就挖掘出夏末老妈子本质的周弦也聪明地选择假装没听到,默默喝汤。


“谢谢叔叔阿姨这几天的款待,那我就回去了。”周弦背着明显比来时鼓了不少的包说。

“好,有时间常来,阿姨再给你做好吃的。回学校多吃点饭,养胖点儿。快吃完的时候给阿姨说,阿姨再做好给你寄过去。”夏翼展和冷雪站在小区门口,看着他们上出租。

“够了哈,怎么从来不说给自己亲儿子寄吃的?”夏末将周弦推进后座,自己挨着他坐下,说:“放心吧,我会监督他好好吃饭的。以后节假日都让周周过来陪您,这样行吧?”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这么大了还吃弟弟的醋,”冷雪笑着说,“你也好好照顾自己,有事多和爸爸妈妈沟通。”

“好呢,爸爸妈妈妈妈再见,爱你们!”

“叔叔阿姨再见!”

“走吧走吧,孩子大了就不着家了。”夏翼展无奈地说,随即看着出租车拐了一个弯,随即消失不见。


“张毅这次回校的时候就带了好几罐家里做好的肉,不过不到两周就被我们解决了。”周弦看着夏末旁边的手提袋,里面是夏末的妈妈做好的半成品和一些可以直接吃的肉。

“我妈可真疼你,我以前可真没这待遇。”

“那你求求我我可以分你一点。”

“求求你,让我吃。”夏末用说悄悄话的音量说。

“……”怎么听起来有些不对劲?


“我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失策。”夏末取回了票,凑着周弦的奶茶喝了一口。

“什么?”

“衣服啊,季节不对,买这两天能穿的只能再穿两天的情侣装,要是买冬装就好了。”

“……可是你买的又不全是外套,内搭什么时候都能穿啊。”

“也是哈。真聪明。”

是你太笨了吧,周弦在心里吐槽。


日子一天天过着,在还能穿着单衣挥洒汗水的日子里,周弦和吴垠、周羽三人会一周去打一场球,有时候还会带着李昕悦、张瑄一起玩。

十一结束后,吴垠和张可的关系似乎变得更淡了,一方面表现在吴垠没怎么去找过张可或者和她聊天,另一方面吴垠和周弦见的更多的女生是李昕悦。

“温的,天凉了别喝冷水。”吴垠将一瓶不知道从哪儿搞到的温热的矿泉水递给李昕悦,惹得张瑄一个劲儿的扯周羽的衣角,说他不够体贴,没过多久周羽就带着张瑄去喝奶茶了。

李昕悦温温柔柔喝了几口水,还有两滴汗顺着侧脸流下来,吴垠递过去一张纸巾,将自己的外套给李昕悦披上。

“谢谢。我室友说最近新上映了一部什么队长,好像是一部超级英雄电影,你们应该挺喜欢的吧?要一起去看吗?”李昕悦从下往上看两人,眼睛显得更大了。

“好啊,我请客,走吧。”吴垠一口答应下来。

“你们去吧,我就算了,我今天的单词还没达标。”周弦摆摆手。

“背着我偷偷复习可不行!”吴垠一下子圈住周弦的脖子,小声说:“一起去吧,现在街上都是同学,误会了可不好。我倒是无所谓,人一个小女生。”

“我就算不偷偷复习英语也比你好,至少我六级过了。”周弦笑着说。

“周弦哥也一起去吧,电影院旁边刚好新开了一家餐厅,听说很好吃。”李昕悦也站起来,披着吴垠的明显对她来说过大的外套。

“我都说请客了,给哥们儿个面子?”

“你要穿成这样去?咱们回去换个衣服,顺便看看有几点的场……”

“那你们先去换衣服,我看好了,有一场是七点的,要是先吃饭的话我们也可以看八点的。我在这儿等你们。”

“站这儿干嘛啊?齁冷的,去商店或者食堂里躲会儿,我们很快的。”

“好。”


“你很享受照顾人的感觉?”周弦问没有外套只穿了一件单衣的吴垠。

“什么?”吴垠倒是没表现出来有多冷,也许肌肉的密度确实比脂肪高?他以前可是很容易感觉到冷的。

“你对李昕悦有意思?”周弦决定不再拐弯抹角,直击要害。

“你这话问的,好像我很渣一样。”吴垠笑了,“你没感觉她和吴锦很像?也不对,没那么像,吴锦在我面前可不会那么温柔。就跟多了个妹妹一样吧,她在这边也没什么朋友,多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

“我知道你不渣,可总会有些不熟悉的人看不惯。”周弦叹了口气,“说说吧,你和张可怎么了?”

“唉,好好的你问这些干嘛啊,”吴垠有些无奈,不过还是说了出来:“张可不是说想十一出去玩吗?问她想去哪儿她说都行。然后我就自己选了个地方,结果走到那里说景色不好看,不适合拍照,路不好走什么的,甚至连我买的零食都说不和她的口味,搞得一群人都不太高兴。”

“张可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啊?”周弦有些惊讶,难道自己看错人了?

“张可当然没有,是TM的邢珊乐!”吴垠将脚下的石子踢得老远,气愤地说:“我都明示暗示多少次了,不让她老和邢珊乐玩。答应得好好的,结果这次出来说要带个朋友,我以为是新结交的朋友,也没问。然后就这样了。可笑的是她还问我你的事情。吴锦多会和稀泥的一个人,都不想和这个傻X周旋。”

“哎哎哎,行了行了,别背后说人女生的不是。”周弦无奈地笑笑,打岔到。

“你还真别说,我还真当面说了,”吴垠先周弦一步迈进宿舍楼,“可挡不住人脸皮厚啊,不到五分钟就又开始了。”

“那你就这样和张可掰了?”周弦感觉有点可惜,张可是个挺不错的女生。

“现在冷静期,不过估计也快了。”吴垠趴在楼梯的栏杆上说:“我还来不及在张可枕边吹风,邢珊乐就得在张可面前扒我一层皮信不信?而且啊,我实在对张可没感觉、没冲动。嗨,你别说,这句话还挺渣的。”说完自嘲地一笑。

“行了,别检讨了。实在不合适就和人好好解释分开也好,拖着对两个人都不好。”

“你理解我就行。”不是任何别的人,只要你理解我,就够了。

“我理解你可不够啊,你怎么抚慰人张可受伤的心灵啊,还有别落下邢珊乐的口实。”周弦拍了拍吴垠的肩膀:“可能你觉得是妹妹,甚至可能李昕悦都觉得你是哥哥,但别人不会都这么看。不过,你是不是给李昕悦透露过你和张可的事情?”不然照夏末哥的说法,李昕悦不会是这种专门拆人姻缘的人。难道还有别的人给过李昕悦暗示?

“说过一点儿,就吐个槽啊,也不犯法。你换好衣服赶紧下来,”吴垠拉开宿舍的门,又朝上吼了一声:“她过来的时候找的可是咱们两个,我和她真的没什么!”

周弦笑了笑,没理吴垠的茬。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尾声(一)


又是一年暑假。夏末已经过了忙碌的研一,还在专业领域的核心期刊里发表了一篇论文,只要大论文顺利完成,毕业就完全没问题了。

假期两人都没回家。放假半个月后夏末才被放行,将周弦接过来玩了几天就去了一个公司实习,朝九晚五倒也乐得清闲,还可以时不时辅导周弦。

“下班了?”周弦听到卧室门响,没抬头就知道是夏末回来了。

“今天老板给我们放假,就待了两个小时就回来了。你怎么样?”夏末将衣服挂在衣帽架上,换了家居服坐在床上,看着周弦挺直着瘦削的脊背奋笔疾书。

周弦抬了一下头,转过身来:“还好,题目多练几遍就会了。”周弦看着右手边被写满的草稿纸,有点累,但更多的是欣慰。

“一个好消息,现在听还是休息的时候听?”夏末拿起周弦放在床头柜的一本书翻了翻,这门课自己也学过,但是教材有些不同。

“当然是现在了,打完鸡血再奋斗。”周弦喝了一口水,作势要蹦到床上,夏末双手接住了他。

“导师想让我去国外进修,”夏末手指绕着周弦的头发,有点长了,不过这样也好看,不经意地问:“你觉得呢?”

“好事啊!什么时候去?会耽误毕业吗?叔叔阿姨怎么说?”周弦显得比夏末还激动,要不是夏末抱着他,索性就真的跳起来了。

“你怎么不想想自己,要是我去了,就得半年一年见一次面,你不会想我吗?”夏末亲亲周弦的额头,怜惜地说:“连一个让我心安理得离开你的借口都不给,真小气。”

“我才不怕,”周弦掰着手指头:“我知道你家、知道奶奶家,才不怕你远走高飞呢。而且出国进修的机会多难得啊,名额很少吧?”

“学院领导的意思是让我和另外一个师哥去。”

“看吧,我就知道夏末哥很厉害,果然有人慧眼识珠。那你什么时候走?你家里人都知道了吗?”

“明年,还早呢,导师的意思是让我抓紧时间再发一篇论文。”

“那那个师哥呢?明年他还在学校?不就毕业了吗?”

“嗯?那个啊,他今年先去,不影响的。而且他已经有直博的资格了,所以……”

“哦,这样啊。”周弦虽然感觉有些奇怪,进修的时间还能提前一年知道?但他不知道XX大学的制度,也没问,所以他不会知道夏末放弃了今年的进修资格,所以那个“师哥”——周弦的师哥,夏末的同学才能代替自己去,而直博之类的说法也只是多添了一个砝码,让周弦更相信他。

“嗯,所以啊,你就好好复习,一切放宽心,有我等你。”

“嗯!”周弦的眼睛亮晶晶的,让夏末忍不住轻吻了一下。


寒冷又**的十二月末到了,周弦深呼吸三下,和夏末轻轻地拥抱了一下,夏末的唇擦过周弦的脸庞,“别紧张,我等你”,周弦笑了一下,竟然真的不紧张了。旁边吴垠也将多余的背包交给李昕悦,在吴垠的无限关怀下,李昕悦也是个冬天出门就要裹成球的姑娘了,但丝毫没有怨言。

“我在这儿等你。别紧张哈,大不了我们一起再考一次。”李昕悦亲了亲吴垠的脸蛋:“快进去吧,外面冷,手冰了一会儿不好写字涂卡了。”

“别在外面等啊,你和夏哥回宾馆……不,还是找个奶茶店等吧,宾馆太远了。外面齁冷的,说让你戴口罩也不听话,把小脸冻坏了。”吴垠双手从侧面捂住李昕悦的脸,挡着四面而来的寒气。

“行了啊,别在这儿十八相送了,早交卷早出来。”周弦看吴垠磨磨唧唧笑着打断。

“周弦哥你也加油!”李昕悦有点不好意思,检查了一遍吴垠的东西,和两人说了再见。


“去旁边坐坐?”夏末看了看时间,虽然两人才进去三分钟,却感觉有半小时了。自己考试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

“好。”李昕悦看了看校门口,那里守卫森严,很不好进出的样子,却给了人不少的安全感。

“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夏末再见到李昕悦的时候,她和吴垠已经如胶似漆了。

“去年寒假。”李昕悦笑着问:“夏末哥不知道?不是你帮忙撮合的吗?”

“我只是给你指个路,剩下的是你们自己走出来的。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把你介绍给吴垠?”

“难道是想做个人性的实验?”

“你真会开玩笑,”夏末替李昕悦推门,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喝点什么?奶茶?”

“双拼吧,大杯。”

“不怕长胖啊?”夏末点了单,将单子递给服务员小哥,笑着问李昕悦。

“**消耗体能,不怕。”

“知道张可吗?”夏末问。

“你在背后谈论人前女友可不好啊。”李昕悦调侃。

“看来你是知道的。”夏末用指尖点了一下桌子,才接着说:“张可太简单了,她的性格一览无余,热情、大方、真诚,但也容易被蒙蔽,所以需要有人替她认清周遭的人,可是吴垠失败了。他们两个太像了,没有人会一直喜欢自己的影子,除了纳西斯。我一直以为吴垠是个寡情的人,看来他并不是。”

“所以,你就让我来做那只蚂蚁,去慢慢摧毁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

“你也很享受不是吗?”夏末将奶茶推给李昕悦,轻轻搅动着自己的饮品。

“我是没想到自己会真的喜欢上吴垠,”李昕悦笑着说:“第一次见他觉得他是个傻大个。但有次见他自己去逛超市,背微微驼着,很孤独的样子。”那时候才知道,他不过是个会有心事的大男孩,一切阳光的样子都给别人看了。突然的,很心疼。

“不过我有一个问题,非常想问你。”

“什么?”

“女生都是天生的演技派吗?你在我面前和在吴垠面前的样子可大不相同。”

“女人都是宝藏,慢慢发掘才有趣。不过我也挺羡慕你们的,青梅竹马。”

“这个你羡慕不来的,都是天赐的好运。”

“不过你也挺可怕的,一步一套,任何人都在你的掌控下。”

“这你可高看我了。我不关心别人,”夏末朝窗外看着,校园门口还有一些人站着,他转过目光,认真地说:“我只关心周弦,和我们两个的未来。”

李昕悦无奈地摊开手,anyway,反正以后和自己、和吴垠都没关系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尾声(二)


“老夏你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这个小兔崽子还好好的,不值当。”冷雪气得已经开始口不择言了。

“爸你别生闷气了,不如出来打我一顿。”夏末接着说。

“你闭嘴!”冷雪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动以罚站姿势立在墙角的夏末,敲了敲卧室的门:“我进去了?”

没听到声音。冷雪推门进去,不一会儿屋里传来两人一阵一阵的叹息。

夏末心里也不好受,但没办法。他快走了,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他可以在这两个月的时间内忏悔,然后给双方一年、甚至是两年三年的冷静期。他在赌,赌自己的父亲舍不得唯一的儿子,赌自己的母亲心软。

不得不说,夏父夏母的心态还是不错的。早上家里地动山摇,气得两人差点心脏病发,晚饭三个人竟然能平静地坐在沙发上举行三方会谈,不,应该是“双边”会谈。

“什么时候开始的?”冷雪首先发问。

“高三。”夏末声音低低地说。

“高三?!”夏翼展一下子站起来,指着夏末的手指都在颤抖。

“哎哎哎,老夏,坐下说、坐下说。”冷雪把自己丈夫拉到自己旁边,端了一杯水递给夏翼展,才问夏末:“怎么回事?说清楚。”

夏末手里也握着一杯水,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手指尖都是红的。他抬起头,眼眶都是红的,鼻尖也被愧疚染上了颜色,看得冷雪很是心疼。

“初中的时候,前两年同桌都是女生,性格都有点、不好。一个是看起来就五大三粗的,夏天身上都是汗味,大概不经常洗澡吧,脖子和胳膊经常脏兮兮的,过个三八线啊就可劲往我胳膊上撞,不然就是掐。还有一个看起来挺温柔的,这是我那些同学说的,但是叽叽喳喳,让我没法好好听课,我说她一句她就去办公室打小报告。”

“不是从高中开始的吗?”冷雪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夏末上初中的时候确实说过班里有些同学不好相处。

“嗯,是。初中的事情让我心里有了阴影,后来我……就是,别人看那种影片的时候我完全没感觉,我以为是自己发育迟缓,也没在意。后来我上高中的时候住宿舍,有次晚上竟然做梦梦到他……”天地良心,我只梦见过周弦!夏末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交过男朋友?”夏翼展已经不想和夏末交流了,所以都是冷雪来问。

“嗯,交过一个,不过寒假的时候分手了。”

“有照片吗?我看看。”

“……你喜欢这样的?”

夏末看了看冷雪举过来的手机屏幕,点了点头。是的,这是他专门从网站上下的,十分非主流,确定自家父母看不上。

“不是,儿子。你性取向有问……异于常人就算了,怎么眼光也这么独特?妈妈平时是这么言传身教的吗?我现在很怀疑自己的审美啊!”

要不是时机不对夏末真的要笑出来了。夏末委屈地看了看了冷雪一眼,没作声。

“真改不回来了?”冷雪又问了一句,眼里还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您要是实在看不惯,”夏末有些英勇就义的样子,说:“可以试试电击疗法?”

“……”冷雪和夏翼展一阵沉默,自己的儿子都想到这一层了,肯定不是闹着玩玩的。

“唉,不管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夏翼展站起身来走进房门,只留一声叹息。

“儿子啊,”冷雪看着自己丈夫妥协的背影,也叹了口气才说:“爸妈不是看不起这个群体,只是担心你。人家都在大路上走得好好的,你非要光脚去踩些荆棘丛,你以为只有你在难受吗?”

“妈,我知道,是我的错。”夏末诚恳道。

“你也没错,”冷雪说:“爱从来没有错。人呐,只要自尊自爱,只要努力生活,就没错。你没偷没抢也没违法犯罪,谁都不能说你错了。”

夏末握住冷雪的手。许多年以前,他也像这样被母亲的手握着。

“先这样吧,别像网上说的那样不把自己当回事。先好好上学毕业,真遇见合适的带回家给爸爸妈妈看看。不过,”冷雪话锋一转:“可别和你前男友一样,年纪大了受不了。”说完自己先笑了。

“好呢妈妈,我会的。还没告诉您,学校让我去瑞典进修一年,七八月份就过去。”

“这么大的喜事怎么不早告诉我们?!得赶快给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打个电话报喜!老夏!老夏……”

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出乎意料的简单。夏末松了一口气,给周弦发了一条消息:“吃饭了吗?”

“在吃呢。你呢?”周弦秒回了夏末的消息。夏末笑笑,和周弦聊了起来。


周弦发现学生都是在受骗中慢慢长大的,大学没有高中老师说得那么轻松,考上研究生等待自己的只有更繁重的课业负担。不过还好,夏末哥在,吴垠也还在。

“我能和你们一个小组吗?”一个扎双马尾的姑娘问周弦。

“我都可以,你问吴垠。”

“行啊,先面对面建个群,回去分一下工。弦子一会儿去打球?”

“我今天就不去了。夏末哥快走了,我想早点回去。”

“了解。那你走吧,我去找他们玩。”


“有没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天天这么累。”夏末数着周弦清晰可见的骨头,问。这比考研时还长胖了一点,那时候可真瘦。

“没有,”周弦伸手抱住夏末:“现在就很好。和你呼吸同样的空气、学相似的课程,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和你站在一起了。”

“我也觉得现在很好。”能被认可的感觉也很好。不过他现在还不能和周弦说,不想让他有太重的心理负担。

“你说我有机会出去进修吗?”周弦问。

夏末愣了一下,以前的周周在学业上可没这么强的好胜心。他一笑,说:“当然可以。要是你也能过去,我们以后可以在那里安家。”

“真的吗?!”周弦的眼睛亮了起来,不过瞬间就熄灭了:“我现在成绩也不是特别好,估计没戏。”

“要不要为夫带你发论文?”夏末已经是坐拥一篇核心期刊、一篇C刊的人了。

“不要,你写得再好也是你的。”周弦闷闷地说。

“没关系啦,”夏末亲亲周弦汗湿的头发:“你导师挺厉害的,好好跟着他做实验,论文写起来也简单。”

“嗯哼,”周弦在夏末胸口画圈圈:“其实我小论文早就写好投出去了,已经改了一遍又交上去了,估计很快就能收到用稿通知。”

“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给我说,翅膀硬了啊小伙子!”夏末故意说。

“我怕自己被拒绝嘛,万一过不了多尴尬,”周弦接着说:“不过没事儿,胡导儿有让论文起死回生的能力。”

“乖。天还早,我们再来一次?”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尾声(三)


吴垠和李昕悦的女儿已经快三岁了,小名叫悠悠,两家人都宝贝得不得了。小姑娘眼睛大大的,腿又长又直,个子也比同龄人高了一些。齐刘海不过眉毛,显得肉嘟嘟的小脸更可爱了。

“周周哥哥!”悠悠迈着大步子跑向周弦,吴垠在后面紧紧跟着,恐怕一个步子不稳摔倒了。

“哎!悠悠又长高了,更漂亮了。”周弦丝毫不介意自己平白降了一辈。他将自己的行李放下,夏末接了过来。他弯下腰抱起了软糯的小姑娘,夏末在后面扶了一下他的腰。

“长得高才不会被小朋友欺负,还能保护周子瑜。我天天都喝牛奶哟,所以长得比子瑜高。”

“真乖!”周弦笑着对吴垠说:“这闺女养的,怎么性格像个男孩子一样,不玩洋娃娃,还关心校园暴力。”

“大概心里住着个大侠,”吴垠笑着回答。

“悠悠,后面的哥哥是谁呀?有没有和哥哥打招呼?”李昕悦指了指夏末。

“夏叔叔好!”悠悠一本正经地问好,几个大人都笑喷了。

“为什么叫夏叔叔啊,明明是哥哥才对。”夏末也笑了。

“因为,因为叔叔长得高,而且叔叔经常管着周周哥哥,所以应该叫叔叔。”

“这孩子还挺有逻辑的,”夏末对吴垠和李昕悦说:“但是叔叔和你爸爸,和周周哥哥一样大,你叫我叔叔的话也要叫周周叔叔哟。”

“好吧,”悠悠转转眼珠:“那就叫哥哥吧,哥哥陪我玩,叔叔喜欢和爸爸妈妈说话。”

“……”平白也降了一辈的夏末无言相对,看着吴垠一副“我闺女厉害吧”的样子有点想打人。

“走吧,家里都准备好了,给你们接风。”吴垠接过夏末手里的行李,说。

“走!”


三年未见,国内变化倒也不是很大,只是楼又多了,路更挤了。

“没想到你们这么狠心,一出去就是三年,你小子……”后面的话吴垠没有说出口。

“现在不都好好的吗?”周弦拍了一下吴垠的肩膀,“我爸我妈怎么样?”

“你别告诉我三年来没和老人家联系过,”吴垠踩了刹车,有九十秒的红灯。

“我妈说每次我爸都在旁边偷偷看着我,可我没怎么见过我爸的脸。”周弦叹了一口气,夏末握住他的手。

吴垠松了一口气:“老人家嘛,读书人,就是抹不开面子罢了,哪还能真和你置气?”吴垠现在说话语气变了很多,也许是为人父母以后心态也变了吧。

“我们经常去看叔叔阿姨,”李昕悦说:“夏叔叔他们也会去周弦哥家坐坐,碰上过几次,吴垠还和叔叔阿姨搓了麻将。”

一句话逗得周弦笑了起来:“就你还搓麻将?你是扔钱吧?”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听没听过?”吴垠不服气到。

“麻将是什么酱呀?”悠悠奶声奶气地问。

“是一种辣酱,太辣了,你不能吃。”

“好吧,”悠悠似乎有点遗憾,又说:“那妈妈也不能吃,妈妈吃了脸上长痘痘,又得怪爸爸乱放辣了。”

“都会做饭了?”夏末有点惊讶。

“闺女让我变得全能。”吴垠不好意思又略带骄傲地说。


周蕴虽然和母亲去过瑞典两次,但算下来也已经快一年没见了。他知道周弦下午到本市,却意外地不让自己去接。

“我们先安顿好第二天过去,万一爸又把我赶出来总不好去夏末家住吧?”周弦调笑到。

“哥哥家就不能住了是吧?”

“坐那么长时间飞机精神不好,让我们好好收拾一下再去见爸妈,”周弦顿了一下,“我得让爸爸知道,我们现在过得很好。”

“好吧,那晚上一起吃饭?你侄子想你了。”

“你在家好好陪嫂子吧,好不容易不加班吧?晚上吴垠请吃饭,这么久不见得好好宰他一顿。煜煜和晟晟还得让你辅导作业,有你忙的。明天我上午回家,你们什么时候能过去?”周蕴五年前自己出来单做,现在已经有个人的公司了。就是苦了嫂子,虽然有婆婆和母亲帮忙,两个儿子也够她忙的。卢施羽早早将两个孩子送进幼儿园,上下学由老人接送,自己则辞了原来的工作进公司帮忙,也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了。

“周末他们得睡会儿懒觉,估计十点吧。”

“那明天见,”周弦顿了一下:“哥,这些年你辛苦了。”

“不说这些,你回来就好。”

“嗯。”


“回来了?”杨晓芸打开门看到周弦愣了一下,大概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妈,我回来了。”周弦的眼眶瞬间就**。

杨晓芸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没忍住也哭了出来:“多久了!多久了你不回来!你知不知道爸爸妈妈都担心你!”

“妈,我错了!”周弦瞬间泣不成声。在外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只能和夏末相拥,才坚持到了现在。即使被父亲不容,他也不应该一走许多年。

两人哭了一场,杨晓芸擦擦眼睛,才看到夏末也站在旁边,于是也拉住夏末的手,嘴里只喃喃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头子,你看谁回来了!”周母把两人拉进屋里,朝厨房喊着。年纪大了食欲也减退了,饭都是一拖再拖,以往两个孩子都在家时六七点就吃的早饭现在拖到了八点。

“谁啊?”周斌一边在围裙上擦手一边拉开厨房的门,他刚刚洗完两棵上海青,准备煮面吃。他看到来人,愣在了那里。

“爸。”周弦低声。

“叔叔好。”夏末朝周斌点了一下头,上前一步用身体微微挡住周弦。

杨晓芸看到夏末的动作愣了一下,三年前夏末也是这样挡在自己儿子前面的,那次夏末的脸被摔碎在地上的花瓶割了一个口子,现在已经看不出来了。

周斌抓住门框的手微微用力,鼻头感到一阵酸涩,这是他的儿子,整整三年未见的儿子。周斌又擦了一下手,拍在周弦肩膀上:“回来了。都长大了。先坐吧,吃早饭了吗?”

周弦没想到会如此风平浪静,他又喊了一句:“爸……”

“那就凑合吃点面吧,我去打个卤,也不晚。”周斌说着往厨房里走。

“好。谢谢爸。”周弦和夏末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如释重负。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尾声(四)


“去坐吧,去坐吧,一会儿就好。”周斌背着他们摆摆手,拉上厨房门抹了一下眼睛叹了一口气,接着在灶台边忙活起来。

要问的事情太多,杨晓芸反而不知从何问起,他要给周蕴打个电话,被周弦制止了:“我哥十点过来。”

“噢,噢,好。喝茶吗?我去泡点。”杨晓芸站起来说。

“妈,您坐下”“阿姨您坐”,两句话同时说出来,周弦和夏末相视一笑。

“妈,您怎么不问问我们俩感情好不好,不是一直都担心吗?”周弦笑着说。

“不担心。”杨晓芸看着日益成熟的两个孩子,说:“从四年前末末来见我的时候就不担心来了。”

“妈您记错了吧?我们才走了三年,夏末哥怎么会四年前就来了呢?”周弦看了一眼平静的夏末,笑着问道。

“没记错,”杨晓芸有些惊讶,随即了然。她看着夏末说:“你这孩子,还不让周弦知道。你要是让周弦早些知道,你们俩还用受这些无妄的苦?”

夏末笑笑,没说话。

“嗯?”周弦满脸不懂。

“末末这孩子主意大着呢,”杨晓芸说:“单独来咱们家来了好多次,骂不还口还赶不走,把你爸气得不行。当时你在外面事业刚起步,这事也就一直没直接和你提,我以为末末会和你说呢,结果还是自己扛下来了啊。”

周弦看了夏末一眼,怪不得有几次“出差”回来表情不对劲。夏末笑了笑,拍拍周弦的手。

“你们一起来那次,其实你爸已经有所松动了。”杨晓芸叹口气说:“还不是死要面子。加上当时因为课题的事情累了些,还要带两个毕业生,脾气就大。再说你当时口气是强硬了点儿,我都以为你是仗着末末在硬气呢,也气。谁成想你们一走就不回来了。现在回来也好,你爸已经退休了,带的学生不多,脾气也见好了。这次回来多久回去?”

“我们的业务在慢慢往国内扩展,准备明年回来。妈……”周弦欲言又止。

“怎么了?现在还有什么话不能说?”

“要是您和叔叔同意的话,我们准备今年结婚。”夏末说。

杨晓芸愣了一下,接着笑了:“结!到时候把亲戚朋友都叫上,我两个儿子都这么优秀,是该好好热闹热闹。”

“不用,就叫上两家的人和吴垠就行了,也没什么要炫耀的,自己过得好就行了。”

“好!好!我去给你爸说说,到时候和冷妹妹商量一下,看需要准备些什么。”说着就往厨房里去了。

还用准备什么呢?两人想。老人能理解,就是最大的幸运,也是最贵重的礼物。


周蕴一家在家住了两天,第二天夏翼展和冷雪也来了。二人在几年之内来过很多次,这次的心境最是复杂。

冷雪知道儿子的爱人是周弦的时候又欣慰又担忧,她知道周斌的性格,虽然十几年没见,倔脾气可不会改。夏末每次回国冷雪都知道,本来不想操心那么多,但看儿子青黑的眼眶,她还是忍不住了,于是就自己主动和杨晓芸多了来往。两个女人彼此做通了对方的工作,又各自说服自己的老公,个中的波折不提也罢,除了没打架,再难听的话都说过了。

不过现在,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终于,儿子的事情解决了。一切都值得。


七月底的时候两人在瑞典举行了婚礼,请的人不多,周蕴一家四口、吴垠一家三口、各自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

周斌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几岁,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他一直怕儿子过得不好,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老周,气色不错啊。”夏翼展换上礼服,见到了同样西装革履的周斌。

“老了。”周斌笑着说。

“咱们不老哪有孩子们施展的空间啊,”夏翼展看着周蕴的两个孩子,还有跑跑跳跳的悠悠,眼里透着羡慕:“现在的小孩越长越水灵了,哪像咱们那时候,别说新衣服了,能吃饱就不错了。”

“就是,时代在进步嘛。”说完自己笑了起来。对啊,时代越进步越包容,总有一天,像自家孩子这样的人,会得到世人的理解和认同的。

夏末穿蓝黑色的西装,周弦的则是奶白色,两人站在一起,很是和谐。

虽然听不懂瑞典的语言,但当两个人交换完戒指拥吻的时候,老人们还是默默擦起了泪。海风吹过两人的头发,他们的眼睛闭着,是在享受上天赐予的珍贵礼物。


周弦和夏末已经结婚三周年了,他们的孩子也已经两岁了,正是能跑能闹的时候。

二人结婚不久就在国外做了试管婴儿,母亲是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瑞典女性。十月怀胎,两人有了一双儿女,凑成了一个“好”字。两个孩子很有混血的特点,大双眼皮蓝眼睛,发色也比较浅,完美地融合了父母的优点。两家大人都很高兴,于是小姑娘跟了周家的姓,姓杨;小伙子跟了夏家的姓,姓冷。这是周弦和夏末共同的主意,他们身为人夫真的只提供了染色体,所以跟自己母姓是不过分的。

为了能照顾孩子,夏末和周弦在联系好代孕机构的时候就买了跃层,上下360个平房,有八个房间。等孩子们出生,房子也装修好了,空置了很长一段时间,确保没有甲醛的危害才住进来。等孩子出生以后,两家的老人就常住在这里,帮忙看看小孩、逗逗乐。提前过上了含饴弄孙的退休生活。


周蕴的两个孩子已经能自己上下学了,为了两个孩子周蕴买了学区房,离学校不远,大人也放心。所以杨晓芸完全有时间照顾两个孩子。

吴垠的小姑娘虽然大两个孩子三四岁,却和他们很投缘,所以忙的时候吴垠会将小姑娘放在周弦那儿。有四个大人看着,还有两个保姆照顾着,小姑娘能吃能喝能玩,很喜欢来这里。


公司已经完全在国内站稳脚跟了,周弦和夏末不用每天脚不沾地只能在孩子们睡着的时候亲亲他们了。

“真可爱,没想到我们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周弦摸摸两人软乎乎的脸蛋,还是不哭不闹的时候可爱。

“一转眼都十一年了。都老了。”

“不老。即使老了你也帅着呢。等暖和了去旅游吧?”

“好。去哪儿?”

“听老公的。”

“真乖。”

<完>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