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2 | 浏览:8064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TA》 作者:爱番茄的猪(91原创首发连载中)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498 
财富
4972  
积分
1319  
在线时间
63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1-9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一百四十二章




周弦在校门口等得百无聊赖,刚好夏末的电话就过来了。

“哥!”周弦的郁闷一扫而光,光是看见夏末的名字就让他足够开心了:“你到学校了吗?”

“到了有一会儿了,”夏末说:“刚刚收拾了一下房子。”

“到了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啊,”周弦轻轻用脚尖碰了一下袋子里的饮料,柔声说。

“不是怕你没睡够嘛,”夏末笑了一下:“早上起来太早了。”

“我可可怜了。吴垠这小子大早上九点多就把我拽起来了,非说中午要吃火锅。然后我就一直没睡了。”

“那你不打死他?”夏末似是沉默了一下,又笑着说。

“看在他给我带早餐的份上再原谅他一次好了,”周弦说:“你们不是今天就要报道吗?你报道过了吗?”

“现在正要过去呢,在房子里休息了一会儿。”周弦随即听到关门的声音,夏末的声音传来:“那你们俩现在去吃火锅?”

“不是,我和吴垠前两天刚吃过,是我们宿舍的和吴垠宿舍的。”

“哦……”夏末说:“那你中午好好吃,别吃太多辣的,对菊花不好。”

“……你说什么呢?!”周弦脸一下子红了,恰好看见吴垠他们过来了,便急匆匆挂了电话:“哥你中午也好好吃饭,吴垠来了,我先过去了。”

“好,等你吃完聊。”

“嗯嗯,爱你。”周弦没等夏末回应就挂了电话,脸还有点红。


“这个天儿可真够热的,”李桐擦了一把汗说,而后他看到正站在大太阳底下的周弦,情不自禁问了一句:“哥们儿不热嘛?脸都红了。”

周弦赶紧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好像是有点烫。他摇摇头:“还好。”

“谁像你一样,出个门就像刚从水缸里捞出来的一样?”张磊看了一眼才走了没多久就大汗淋漓的李桐说。

张毅一下子乐了:“嗨,还真是。弦子,怎么不找个阴凉地儿等着?”

“这哪有阴凉地儿,”吴垠说:“要不是你们磨蹭,我们弦子能遭这么大罪吗?”说着接过周弦手里的饮料。

“快走吧,一会儿更热了,”郭仁看了周弦一眼,说。周弦没往郭仁这边看,还是和他们一起笑着,看起来没什么的样子。但郭仁明明看见周弦刚挂了电话。脸红不是晒的,是因为电话那边的人。

“走!”李桐一把把饮料提在了自己手里:“我拿吧,我手劲儿大。”

吴垠也没推让就给李桐了。在这个宿舍里他和李桐的关系最好,李桐心直口快,但绝对没什么坏心眼。就是夏天出汗多了点儿,因此每天都能看到李桐刚洗完的两三件T恤和内裤在晾衣杆上随风飘荡。吴垠想起这些突然“噗嗤”一声乐了。

“怎么了?这么高兴?”周弦一脸莫名其妙。

“没事儿没事儿,”吴垠摆摆手,但还是止不住地一阵乐,把周弦都膈应到了,默默离他远了点。


六人在空调里热火朝天地吃着火锅,一边往嘴里塞肉片一边侃大山,聊得不亦乐乎。

“听说今年咱们院里都有实习的机会,你们怎么打算的?”张毅问。

“听谁说的?上届不是不用实习吗?”张磊说,实习多累啊,他想先好好享受最后的学生时光,再做打算。

“那次我去辅导员办公室听到的,”张毅一边慢条斯理地烫鸭肠一边说:“主任当时也在,刚好提起这个事儿。”

“我反正是不打算去实习,”吴垠把锅里的最后一片肉捞给周弦,将新的下进去,说:“我要和弦子一起考研。”

吴垠的话一出桌子上的人都抬起了头,愣了一会儿,不知道是谁打头笑了起来,就停不下来了:“哈哈哈,你在搞笑吗?你一个专业课都逃的人要去考研?!”

“对啊,你考不考得上另说,可别把人周弦带坏了。”

“那个,是我想考研,把吴垠拉上的,”周弦等他们笑过了,才小声地说。

笑声止住了。

“你能不能找个靠谱的啊?吴垠这整天不学无术的,和他做什么伴啊?”李桐皱着眉深表忧虑。

“哎你还别看不起学习差的!”吴垠把饮料当啤酒干了,充满豪情壮志地说:“听没听过'世界上没有同样的一条河流'这句名言?怎么能一直用一种眼光看人呢?啊?你们狭隘的目光是禁锢不住我无限蓬勃的生命力和斗志的!”

李桐、张毅和张磊对视了一眼,举起杯子:“那我们就预祝吴大硕士金榜题名!”和吴垠四人将杯中的饮料一饮而尽,颇有气势。

郭仁的声音幽幽传来:“那个,我也要考研。”


站着的四人彼此看了看,坐下了:“怎么都要考研啊?”不知道是谁嘟囔了一声。

“三对三,也没都要去,”周弦将他们的杯子一一添满:“我哥就是研究生毕业,找工作确实有优势,所以我也想去试试,反正没什么损失。”

“你哥不是刚考上研究生吗?怎么就毕业了?”张磊说。

“啊,那个,”吴垠笑着替周弦解释说:“弦子说的是他亲哥,蕴哥。”

“周弦还有一个亲哥?”张磊和李桐都表示不可思议,连带着郭仁都皱起了眉头,他一直以为周弦和夏末关系好只是因为兄弟情谊,看来自己以前也许太单纯了。张毅是多多少少听周弦说过的,所以没有太惊讶。

“怎么这么惊讶?我以前没说过?”周弦笑着说:“我哥比我大六岁,还来过咱们学校一次呢,不过你们都没见过。”

“你哥叫什么来着?”张磊问。

“单字蕴,底蕴的蕴,”周弦答:“怎么了?”

“是X公司的吗?”

“是啊,你听说过?”周弦随口一问。他觉得张磊不可能知道他哥,先不说距离的问题,就是年龄差距也还是有点大的,不太可能有交集。

“听我舅舅说起过,”张磊说:“我舅舅和X公司有合作,大部分时候都是夏总和我舅舅谈生意,当然有时安总也会去。”

“安洛哥和我哥从小就是好朋友,”周弦说。他想说些什么,但又闭上嘴巴,摇了摇头。

“蕴哥可厉害了!”吴垠一看周弦似乎不想说话便接过话头:“学霸!长得又高又帅的,研究生都是保送的!”

吴垠这一打岔张磊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周弦两眼。反倒是李桐激动起来:“弦子咱哥有女朋友了吗?我有个堂姐,今年25,在银行工作……”

“停停停,咱嫂子都快生孩子了,”吴垠给李桐倒了一杯饮料:“别瞎操心了哈,有空多管管自己。”

吴垠这话一出大家都开始嘲笑李桐。确实,李桐恋爱经验和吴垠一样匮乏,只不过吴垠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浪荡子,但李桐一和女生说话就要脸红,铁汉柔情用在他身上十分之贴切。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498 
财富
4972  
积分
1319  
在线时间
63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1-9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家都吃了个肚儿圆,因此回去的时候都慢悠悠的,吴垠甚至边走边打哈欠。

“你是不是属猪的?吃饱就困?”周弦乐了,问吴垠。

“别说我,”吴垠捂住嘴巴,眼睛里立马蓄满了泪花:“你敢说你不困?”

周弦飞起一脚堪堪踢在吴垠的小腿便停下:“我困还不是你的锅?”说完也打了一个哈欠。

吴垠正想说什么,便听到周弦的手机响了。周弦拿出手机一看,眼睛就亮了起来,稍稍往旁边走了一步便接起了电话。吴垠不用猜就知道是谁,心里不禁有些酸,但还是快走了几步走到李桐和张磊旁边。


“张毅什么时候和郭仁这么好了?”张磊抬抬下巴,示意旁边的两人。张毅和郭仁比他们先走两步,说说笑笑的,很是熟稔的样子。

“你嫉妒?”吴垠笑问。

“我嫉妒个屁啊?郭仁又不是女的!”张磊说。

“虽说郭仁不是女的,但是你看看人家那脸蛋,那腰身,那皮肤,”李桐看了看张磊,又看了看自己:“反正比咱俩强多了。”

“我可不胖。你怎么不说他?”张磊指指吴垠,白了一眼李桐。他承认郭仁是皮肤好,长得清秀,但那又怎么样,刚入学的时候还不是要靠自己宿舍的人罩着?

“你看看吴垠这肌肉块,你这小弱鸡能和吴垠比么?”李桐说。

“……你说什么?!”张磊就烦别人说他瘦,而且是黑瘦,相比其他人还矮了不少,只有174。虽然他妈白得都不真实了,但他的肤色还是随他爸,身高倒是像极了母亲那边的人。

“别别别,”吴垠拉开张磊,说:“晚上再打场球吧?等小崽子们都回来了连打球都找不着地方。”

“不去!”张磊还在生气。

“别介,少了你一员大将我们球队得胜的几率至少减少了60%,看在火锅的份上赏个面子呗,”吴垠和稀泥。

“哼!”张磊看了一眼李桐,气呼呼地走了。


“你惹他干嘛?”吴垠叹了一口气,看着李桐说。

“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李桐也不服气:“你看他那个盛气凌人的样子,不就是摊上一个有能耐的舅舅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他爸!”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人家是一家人,”吴垠笑笑。他有时候也不太喜欢张磊的作风,但相比刚入学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不少了,而且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缺什么炫耀什么,而张磊大概是想用金钱来掩盖他在另外一方面的自卑。

“仗着舅舅就人五人六的,看看人家周弦,哥哥那么厉害提都不提。哪像他,天天把舅舅挂嘴边跟念叨他爷爷似的!”

“哎,”吴垠乐了:“我突然发现你挺能说啊。”

“我看见他阴阳怪气的就不舒服,”李桐气呼呼地说:“以前他欺负郭仁还少吗?扫个地都推三阻四的,都是郭仁帮他,完了还说人家木讷。现在郭仁好不容易有个朋友,他又看不惯了,好像谁都欠他似的!”

“唉,”吴垠拍拍李桐的背:“别为别人生气,管好自己就行了。”

“其实也不关我什么事,”李桐说:“我就是有点看不惯他,可惜打人犯法。”

“行了,”吴垠说:“有劲我们打球去!不过要是你也是实习的话,很有可能会和他,”吴垠指指走在前面的张磊:“分到一个地方,毕竟一个专业还一个班。”

“你替他操心?人家舅舅肯定早就帮人家找好了单位候着了。”

“哎,也是哈,是我多虑了,”吴垠说。


“你要考研?”张毅问郭仁。郭仁今天出门戴了副平面镜,黑色的镜框遮住大半张脸,显得他脸更小了。但张毅从旁边看去,还是能看到郭仁若隐若现的睫毛。

“嗯,”郭仁说:“我好久之前就准备考研,只不过一直有点犹豫。”

“是不是听到吴垠都要考研突然信息大增?”张毅笑着说,心里却没有那么轻松,总觉得郭仁一考研两人就会越走越远。

“没有啊,”郭仁笑着说:“吴垠很聪明的,考试前两天才开始复习也能考得不错。”

“那是你笔记整理得好,”张毅说。

“哎?你怎么知道?”郭仁眨着眼睛问张毅。

“我们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考试的题目都是一样的啊,”张毅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吃惊:“你不会不知道自己的资料被人在群里传了个遍吧?!”

“我做的笔记并不很好,有的地方写得太潦草了,要是知道那么多人看我就好好写了,”郭仁挠挠头发说。

“比我们的好多了,”张毅想想自己空白的笔记本,笑着说。

“那你不考研的话毕业就工作吗?”郭仁问。

“我还没想过,”张毅说:“今天之前,我都觉得自己还只是一个学生,不用考虑工作,或者考研。”

“嗯?”郭仁有点不理解,他斟酌了一下词句说:“我一直觉得哥是个做什么事情都很有规划的,学习和学生工作,上课和玩耍。”

“是吗?”张毅被郭仁一说反而愣了一下:“我都没发现。竞选学生干部是因为喜欢,和打球一样。”

“这就是骨子里带着的东西了,”郭仁说:“我其实很喜欢哥这样的性格,想什么就去做什么,要什么就去争取什么,不像我,喜欢犹豫害怕失败。。

“没有,”张毅想摆摆手,但不小心碰到了郭仁的手,于是赶忙拿开,脸有点发红,说:“你现在比起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变了很多。你难道没有发现周围人的眼神吗?那种欣赏的,还有爱慕的。”张毅说完“爱慕”两个字感觉有点不对劲,但他没去细究这些边边角角的东西。

“爱慕?”郭仁自嘲地笑了一下:“怎么可能有人爱慕我?我倒是喜欢过一个人,不过他似乎很怕很讨厌我的喜欢。”郭仁说完突然释然了,他发现这些曾经被他深深埋藏的东西现在可以拿出来考古了,似乎那喜欢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似乎和桌上的灰尘一样无害了,虽然现在看到那人心脏仍然会不规律地跳动。

张毅看到郭仁的目光,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他低下头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才说:“那是以前。现在你和以前很不一样,她会后悔的,失去你的爱惜。”

“是吗?”郭仁说,眼睛亮晶晶的:“也许吧,不过我觉得自己似乎没那么在意了。也许时间真的是一剂良药,等什么时候,我大概就能笑着向他送去祝福了。”

“嗯,”张毅说:“会的。会有更好更合适的人陪你。”

“谢谢你,张毅。”郭仁笑着说。他的笑容衬在午后的阳光里,让张毅瞬间沉醉了,一醉经年,好多年之后再回忆的时候都是带着笑的。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498 
财富
4972  
积分
1319  
在线时间
63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1-9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一百四十四章




“哥,吃过饭了吗?”周弦问电话那边的夏末。

“刚吃完,和师哥一起往出走呢,”夏末说:“你们先走,我打个电话。”周弦听到夏末好像是在和旁边的人打招呼,便没吭声。

“女朋友?”周弦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句,但没听到夏末的回答,有点隐约的失望,也觉得夏末哥这样实属正常。

“怎么不说话了?”夏末的声音又传来。

“刚听到你好像在和别人说话,”周弦说:“是师哥吗?”

“嗯,两个师哥,李师哥还带了他女朋友,”夏末笑了一声接着说到:“刚刚你听到没有,师哥问你是不是我女朋友。”

“当然不是啊,我可是男的,”周弦赶紧说,但同时又感到一阵无名的惆怅,其实当个女生也不错,就能光明正大的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夏末点了点头,他都能想象周弦现在的表情,他偷笑了一下,又一本正经地说:“所以我说了是。”

“哎?!”周弦有点懵:“可是我没听见你说话啊。”

“难道表达方式里面不包括肢体语言?”

“啊……这个,也是,”周弦突然想到自己刚刚似乎有点激动,于是赶紧往旁边看了一下,还好没人。

“哦,对了,我妈说让我有空请李昕然吃顿饭,”夏末说:“大概就是买卖不成仁义在吧,他们觉得虽然我和她没可能了,但毕竟两家父母都是认识的,面子上不好看。”

“好啊,”周弦看到左前方张毅和郭仁说说笑笑的,感慨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刚认识郭仁时他的内向和现在一比,简直是两个人了。“这也是应该的,本来就应该互相照顾的。毕竟她是女生。”女生是需要照顾的,男生就坚强很多,也不被祝福。

“女生怎么了?女生太麻烦了啊,干什么都要猜来猜去的,还好我有周周,”夏末笑着说:“你们这学期课不多了吧?”


“啊?”周弦有点发楞,听到夏末问课表一下子回过神来,他突然意识到快要正式上课了!“嗯,还好,反正比上学期少很多。”

“那这样吧,十一的时候你过来找我呗,然后我们一起和李欣然吃个饭,”夏末问:“怎么样?”

“啊?我和她又不熟……”

“谁和谁都不会刚认识就熟啊,而且我和她也不熟,你忍心看我味同嚼蜡吗?连对食物基本的尊重都没有。”夏末说:“求求你嘛。”

“好吧,”周弦说:“我还可以过去看看我哥。”

“哼,只想着周蕴哥啊,你都不想我?”夏末有点吃味。

“怎么会呢?”周弦失笑:“我们每天晚上都视频啊,可我最多和我哥发发微信消息,连电话都不打。”

“和你开玩笑呢,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夏末看着散向四面八方的人群,突然有一丝怅然,世上的人都会分道扬镳,谁会陪谁走向最后呢?没有谁能保证一个最终的承诺。“对了,你和李欣悦聊过没有?”


“聊过几句,”周弦挠了挠头,这个小丫头有点活泼,感觉自己有点hold不住。

“她可能有点跳脱,但人还是挺好的,”夏末说:“以后你不想和爷们儿一起出去吃饭的话可以找她,听说W大二食堂的饭很好吃,也可以让她带你去试试。”

“可人一小姑娘,我拿人当美食向导好吗?”周弦说:“而且人家没男朋友,万一被误会了怎么办?”

“那你就天天和吴垠一起吃?”

“嗯?我以前也经常和他一起吃饭啊,口味都像了,”周弦说:“还能互补。”

“可你别忘了,吴垠也有女朋友。他除了考研,还要恋爱。”夏末叹了口气,怎么拆散一对兄弟比拆散一对情侣还要难?

“你不说我都忘了,”周弦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张可回学校没有,最近都没听过吴垠提起她。”

和你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任谁都不会想起女朋友了,夏末想,不过他还是说:“对啊,等张可回学校以后人家两个肯定要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吧,难道你想当电灯泡?”

“不不不,还是算了,”周弦说:“我不想当电灯泡,太尴尬了。”

“对啊,所以你要是看电影吃东西什么的可以找李欣悦去,她有男神,”不过是二次元的,所以精神世界很丰富,一点儿都不在意现实世界的情情爱爱。而且李欣悦沉迷耽美世界不能自拔,极有可能以后会成为他和周弦对抗世界的一个助攻,“就当她多了一个哥嘛,放心我不会吃醋的。”

“那你就不怕我……”

“你敢?!回头把你腿卸下来,”夏末威胁说:“而且李欣悦哪有我好看?你喜欢上她除非你眼瞎了,你想当个睁眼瞎吗?”

“……不想。”

“乖,以后课下时间多给吴垠和张可留出来,不然你发小母胎solo你肯定也不好受啊……”


在夏末的洗|脑下周弦终于认定吴垠在男女大势的路上前景一片光明,自己应该少对他散发魅力。虽然周弦认为“散发魅力”这个说法用在吴垠和自己身上很奇怪,但一时想不起更贴切的用词,于是也就随夏末去了。总之吴垠在今后感情的成长道路上的大大小小的障碍(其实就是周弦的拒绝三连,几乎杜绝了一切暧昧酝酿的氛围)都被夏末设置好了。夏末想吴垠也许会猜到一些什么,但他最后会感谢自己的,嗯,一定会的。不过令夏末没想到的是,周弦和李欣悦吃饭竟然带上了吴垠,因为周弦觉得“我和欣悦两个人吃饭也很尴尬”,不过对现实世界无所谓的李欣悦竟然在相处的过程中喜欢上了深陷感情漩涡的吴垠。

“缘分总是不期而遇的啊”,夏末对窝在自己怀里的周弦说,深藏功与名。


小剧场

夏末:我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吴垠(白眼):哼哼。

夏末(奸笑):你还不谢谢我?不然欣悦可就是别人的了。悄悄指了指旁边的李欣悦。

吴垠(看了一眼和周弦说说笑笑的李欣悦,脸上似乎闪过一丝狰狞):哼!

偷偷观察着二人的周弦和李欣悦对视了一眼:???算了不管了,还是饭比较好吃。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