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36 | 浏览:9082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TA》 作者:爱番茄的猪(91原创首发已完结) ...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1196302  
精华
帖子
772 
财富
7276  
积分
1334  
在线时间
50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6-18 
发现一本新小说,先马住存一下,楼主快点更哦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回复 河豚天使 的帖子

我只能尽量,没有列大纲,不知道能写到哪儿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5-29 20:58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接上,同属“吴垠篇”)我开始注意到他脸的变化是在初三拍毕业照的时候,那时候全班乌压压三四十个人挤在一张不大的照片,但男男女女挤挤挨挨就属周弦显眼:他脸小脸白还清秀,甚至比某些女生还俊。那时候我才发现周弦已经在我不注意的地方悄悄长成男性公敌了,脸上的婴儿肥一消失线条变得无比清晰,耳根到下巴的弧度像是计算到毫厘恰到好处,怪不得那么多女生找他合照。不过还好,跟着大哥有肉吃,有周弦在身边,没准桃花运也会分我一点儿,嘿嘿。

但周弦没让我如愿。倒不是没人喜欢周弦,这怎么可能?!我要是一个女生没准我也会喜欢上他的。“周班长对人又好又温柔”已经变成了一个固定句式在女生圈里流传,不仅我们班女生这样认为,连没受过周弦服务的那些个女生也这么说,足以证明周弦的脸是多么无敌。但想想还是哥们儿好,妹子和周弦中间隔了不只一个夏末的距离。


“周弦,最近有没有妹子给你递情书啊,嗯?”韩舒铭有一天悄咪咪问周弦。

我们也对这个好奇,虽然答案是肯定的,但也挡不住自己的八卦之心。

周弦在办黑板报,他写字不错,有时候会帮文娱委员办办黑板报。他手没停下,回头给韩舒铭一个笑。

“哎哎哎,我可听说隔壁班班花郑紫棋昨天给你写情书了,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班花还能去追别人?你们一天天都想什么呢?快中考了,能不能好好看看书?去去去,我要办板报了,别打扰我。”

“可他们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韩舒铭不依不饶。

“他们说说你就信啦?韩舒铭你是不是傻?”周弦从凳子上下来,拍了韩舒铭一肩膀粉笔末。

“哎我今天刚换的新衣服,周弦你怎么蔫儿坏。”韩舒铭去追周弦,我们看着他们笑。


“弦子,郑紫棋真没给你写情书?”放学后我们俩一起往家走。

“怎么你也关心这个?”周弦看了我一眼。

“郑紫棋可是我们票选出来的花魁,她的事情我们能不关注吗?!”我激动地辩白,“连她给你递情书时什么表情、怎么说的坊间都传出来了,她可是我们的大众情人。”

“实话给你说,写了。我也看了,但拒绝了。你知道的,我哥不让我谈恋爱。而且我也不喜欢她。”

“啊?你怎么可以拒绝我的女神?!不对,你要是和女神在一起了我会更伤心的。”我无比纠结。

周弦用看傻子的眼神看我,还嫌恶地躲远远的:“别这么没出息啊,现在咱们才多大,学习为重知道吗?”

“又是你哥告诉你的?”

“这个难道不是常识通识?”

……周弦是能说的,他说的也对。算了,管他正紫棋还是反紫棋,还是好好学习吧。

“你以后别跟着别人传这些,对人小女生影响不好。”周弦停下了,“走吧,去你们家自习。”我停下一看已经到我们家楼下了,刚刚都没注意。


开门进去爸妈还没下班。

从冰箱里给周弦拿一罐牛奶,我喝一瓶可乐,就一起去书房自习了。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喝牛奶?”我很好奇一个男生为什么天天喝牛奶。

“谁说我喜欢喝牛奶?我喜欢胡萝卜汁,从小就喜欢。”

“那你为什么每次都拿牛奶喝?”

“因为要长高啊,我这一年全靠牛奶催出来的。”周弦得意地笑。

我一口可乐差点喷出来,这孩子怕是魔怔了,以后再不敢拿身高笑话他了:“呵呵呵……学习,学习。”

周弦一脸嫌弃,递给我一张纸。

“嘿嘿,谢谢。”我接过纸擦了擦嘴。


我家和周弦家离得不远。我家离学校更近,所以更多时候是周弦和我在我们家把作业做完了,周弦才自己回家。周弦一般不在我们家吃饭,说是不习惯,但我倒经常去他们家吃饭,杨阿姨做饭比我妈好吃多了。

杨阿姨做饭比我妈好吃,周弦也比我做饭好吃,我都怀疑做饭这个技能是不是带有遗传的性质。

“弦子,今晚去你家吃饭?”我戳戳周弦。今天是周五,虽然周末有好多作业要做,但总算可以睡个懒觉了。更棒的是周五杨阿姨会早下班,我可以去蹭饭吃。

“行啊,素材30,荤菜70,汤另算。”周弦看着我说。

“黑心老板啊,啧啧啧。咱不能稍稍打个折扣嘛?比如0.5折什么的。”我痛心疾首。

周弦白了我一眼,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停在我的肚子上:“那好吧,为了你变成一个土肥圆,今天本少爷给你做大餐。”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立马重新思考了该不该去周弦家吃饭的问题。算了,多吃一顿没什么,多跑两圈就好了。

“哎?杨阿姨今天不在吗?”我突然意识到周末说要自己给我做饭,有点不明白。

“我妈出差了,我爸晚上有应酬。我哥这个周末回不来,今天刚好我一个人吃饭。”周弦淡淡地说。

“就没点阿姨做的剩菜什么的?”我想吃杨阿姨做的饭啊。

“没有。吃什么剩菜啊,本少爷说了给你做,走了走了。”

“要不你跟我回我家吃吧?我妈虽然没你妈做饭好吃,但应该比你强……”

“不行,一定要让你尝尝小爷做的饭。我做饭真的好吃,不骗你。”


我们两个去超市采购了一番,周弦说要给我做自己的拿手菜,我想想杨阿姨做的饭,有点期待。

不过我也不敢冒险。

“弦子,我随便吃点就行了,像什么西红柿炒鸡蛋啊、油麦菜啊什么的就行。”我担心他做肉菜会不熟,把我们两个吃坏了肚子。

“怎么突然转性了?不是一直声称自己是食肉动物吗?”周弦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显得有点闷。

“我最近不是长胖了嘛,就想吃点清淡的。”

“嗯……好吧,听你的。你想吃米饭还是面条?”

“吃面吧,好久没吃了。”

“好。你先看会儿电视,饿了的话先吃点水果,苹果是昨天刚买的。”

“行。”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5-29 23:12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接上,同属“吴垠篇”)半个多小时以后,周弦打开了厨房门。热气一下子弥散开来,伴着一股香味。

“弦子你可以啊,速度还挺快。”我帮他去拿菜,还有碗筷。

“那是,我可是正经受过熏陶的人。”周弦一脸骄傲。

“平时阿姨做饭让你进厨房待着?”我在他家的时候没见周弦进厨房啊。

“本少爷能透视。”周弦挑一挑眉,“快尝尝。”

桌上有三个菜:西红柿炒鸡蛋、素炒油麦菜和炸排骨。

我奔着肉去,夹了一块排骨,是蒜味的,外酥里面嫩,真的很好吃!

“弦子你也太厉害了吧,这么短时间就把肉做出来了,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好吃?!”说着我又夹起一块。

“蒜香排骨啊,我妈好久没做了。这还是前两天弄好的。”周弦给我解释,“糟糕,不小心说出来了。嘿嘿,其实这个是我妈前面弄好的,想吃的时候拿出来炸一遍就好了。”

“我以前怎么没吃过?”我还在吃。

“我没让我妈做,我现在不太喜欢吃。”

“难以置信!明明这么好吃!”

“好吃就行了。你尝尝你要的番茄蛋啊,还有油麦菜。”

“这两个总不会也是阿姨做好的吧?”

“怎么可能?叶子菜第一次炒和二次加热的能一样吗?”

“……不一样吗?”我夹起一块儿蛋放进嘴里,“哎,这个也好吃哎,你快尝尝。”没想到周弦炒的还挺好吃的。油麦菜茎的部分还有点脆,叶子却熟得刚刚好,叶子上只沾着薄薄一层油腥,刚好能中和排骨的油腻。

“那是当然,本少爷无所不能。”周弦臭屁地说。


后来才知道周弦那是第一次下厨,但前面确实给人打下手很多次。周弦从小就爱吃,很小的时候饭量小,后面饭量大了却也不长肉。

和夏末待在一起的时候夏末按菜谱给周弦偷偷加了很多餐,有的好吃有的不好吃,但做饭的步骤两人都算驾轻就熟了,一个做一个看过了好几年。

夏末从来不让周弦进厨房,怕他伤着。但周弦执意要在旁边受着,说是怕夏末偷偷吃好吃的,其实周弦只是想做个跟屁虫罢了。

夏末走了以后周弦再也对厨房提不起兴趣,但这次做饭很顺利,有些事情就像本能一样刻在心里了。

自从夏末走后,周弦再也没有带过任何朋友和伙伴回过家,性格也沉闷不少。后来到了初中才有了好转,直到变成一个表面意义上的阳光美男子。


我还记得第一次去周弦家的时候。杨阿姨看到我的时候似乎有些激动,我当初不明白是为什么,只记得那天晚上杨阿姨给我做了很多好吃的,把我都吃撑了。

有时候也会在周弦家住上一晚,我住周弦的房间,周弦去周蕴房里。周蕴是周弦的亲哥,已经读大学了,不常回家。

周弦的房间不小,但显得很满,感觉处处都放得满满当当,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

我曾经问过周弦为什么要在房间里摆这么多东西,他也没说什么,就说是他哥送的。

周蕴也没去什么南北极、北欧南非什么的,为什么要在两个房间里把东西搬来搬去,我不是很明白,但也没问。


直到高中我才知道,周弦口中的“哥”并不是周蕴,而是指夏末。


第十一章


周弦真的不明白郭仁对自己的误会是怎么产生的,执念还这么深。选择在这个时候和林瞳在一起也不能说没有郭仁的功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位“仁兄”真的让自己很疲惫啊。

“走。”周弦用手做了个“停”的姿势,对郭仁说。

郭仁的嘴巴张成个半圆,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林瞳是谁?”郭仁还是没忍住。

“你问我林瞳是谁?你不是一直很关注我吗?怎么不知道林瞳是谁?”周弦笑了。

“……我就是不相信他们说的,不可能!”郭仁肯定地说。

“怎么不可能?我们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啊,你懂不懂?”

“青梅竹马怎么了?吴垠不也是你的竹马?”郭仁抢白到。

“哦?原来是吴垠。”周弦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却一阵波涛汹涌,想这次一箱,不对,十箱一百箱胡萝卜汁也不可能管用了。昨天约好打篮球放我鸽子,又给外人透露我的事情,简直罪无可恕!虽然气到爆炸,但还是要给足自己的发小面子:“吴垠是我竹马,林瞳是我青梅。你是谁?”

“我……我,我是郭仁。”

“我昨天和林瞳正式在一起了,你一定知道的。昨晚我们一起吃了饭看了电影,就在3路公交车的第7站那个电影院。”唉,周弦其实不想给任何人难堪。

“郭仁,这不是一条好走的路。我现在已经退出来了。你是迷糊着入坑的,现在出来吧,我们还能是好兄弟。”周弦语重心长地对郭仁说。

郭仁垂下了头,站在原地想了很久。

郭仁篇


我认识了一个男孩儿,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儿,他叫周弦。


我从来都是一个认真学习的乖学生,不只是我自己这样认为,连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老师同学也都是这么评价我的。我上课认真听课,下课认真复习,连放假的时候都是和书本为伴。

我以前大部分时候很满意这种状态,是一种有事可做有梦可追的状态。我的朋友们也大部分都是和我一样的,性子比较闷,我们都不怎么回说话、属于慢热的性格。


但我上了大学以后,突然发现以前的节奏被打乱了。


高中朋友都各自考上了理想或不理想的大学,我还算幸运,来到了这个城市读着自己喜欢的专业。虽然有一个一同考到这个学校的朋友,但我们两个并不在一个校区,所以大部分时候我还是独来独往。

独来独往的生活不多久就习惯了,校园里那么多人都独自走来走去,各自为自己的目标奔走。

但我迷茫的正在这儿:考上了大学,我似乎一瞬间失去了自己的目标。大一虽然专业课很多,还有各种各样的公共课,但总填不满我的时间,我不知道该拿突然多出来的时间怎么办。

我和几个室友的关系还好。我们六个人住一个宿舍,其中两个人有女朋友,有两个人喜欢打游戏,有一个经常跑出去和朋友玩,而我似乎待在哪儿都不太合适啊。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5-30 00:13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接上,同属“郭仁”)“郭仁,打篮球去不去?”

“我不太会啊。”

“没事儿,多玩玩就会了,走不走?”

“行。”


这是开学一个月后第一次有人主动约我一起参加活动,除了刚开学时宿舍聚餐的时候。

约我的是吴垠,那个经常出去和哥们儿一起玩的,旁边的是李桐和张磊,两个经常玩游戏的。

“等一下,我换个衣服。”我说。

“又不是相亲,换什么衣服?”吴垠说着,但还是出去把走到门外的李桐、张磊叫住了:“等一下,换下衣服。”

“篮球场什么时候能相亲了?”李桐笑着对张磊说。

“不知道哎,可能我们太久没出去了。”张磊一脸正经。

“就你们贫。”吴垠说完问我好了没有。

“好了,走吧。”我不好意思地说。


走到操场的时候已经有人在等着了,有三四个。

“吴垠你们怎么这么慢?”为首的瘦高个儿男生说。

“哎,就慢了点儿嘛。”吴垠慢跑几步,走到那个男生身边,“给你介绍一下,这些都是我室友,李桐、张磊,这是学霸郭仁。”

“周弦。”叫周弦的男生和我们依次打了招呼。

“张毅。”

“郭尧。”

“这两个是我同学,吴垠应该已经很熟了。”

“怎么玩?”张毅问。

“和他们一起玩呗。我当替补,你们五个上。”周弦说着,去和另外几个人说了一下。

“不不不,不用了,我不太会,你们玩吧。”我有点不好意思,我的技术太差了。

“没事儿,大家都是玩玩嘛。我们刚上完体育课,还没缓过来。”周弦说。

“那好吧。”


我打得果然很差,第一局打完我就自动下来了。

“你打得挺不错的,听吴垠说你以前不怎么玩篮球。有天赋啊,兄弟。”周弦拍拍我的肩膀,上场了。


我知道他这是安慰我,但我还是很信任他。

他生得真是好看,不动不笑的时候一副极度严肃的样子,一笑起来又像十几岁的少年,完全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让我想起广告墙上的画报。

打完篮球我们一起吃了个饭,周弦吃饭和我们似乎很不一样,但又难以说清,可能只是一种舒服的感觉吧,那种感觉难以形容。

快吃完的时候周弦接了个电话,然后快速吃完了饭要走。


“夏末哥?”吴垠抬头问他。

“嗯,他有事要我去一趟。你们慢慢吃哈。那个,下次再一起打球啊。”周弦端起餐具站起来对我们说。

“好。”我说。

原来他还有一个哥哥在这个学校,是大三的,叫夏末。

“他们一个跟爸姓一个跟妈姓吗?”我问吴垠。

“怎么这么问?他们两兄弟都姓周啊。哦,你说夏末啊,那是他很小就认识的好朋友,比我们大两岁,所以就喊哥了。周弦跟夏末比跟亲哥还亲呢。”吴垠回我。

“哦……这样。”原来周弦朋友这么多,大大小小男男女女,我能不能成为其中一个呢?


后面又和夏末他们一起打了几次篮球,吃过几次饭,撸过几次串,也算慢慢熟了。我和夏末也时不时能搭上话,他是一个温柔多于外表的冷漠的人,是一个能给别人带来温暖的人。


“妈,我们学校有一个男生长得特别好看,他叫周弦。”我家离学校比较远,一般一个学期才回家一次,回到家以后还是大小事情都爱给妈妈唠叨一遍。

爸爸妈妈只有我一个孩子,他们三十岁才有了我,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男孩子好看?太好看了也不行,有了女朋友会没安全感的。”妈妈摇摇头,也许想起她学生时代的事情了吧。

妈妈告诉过我一些事情,关于她年轻的时候,爸爸年轻的时候,他们年轻的时候。我小的时候,我在慢慢成长的时候。他们告诉我有了我家才完整,“一定要有个孩子啊。”

“对了?你交女朋友了吗?”

“啊?妈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你以前可从来不让我谈恋爱的,我还小呢。”我突然有点懵。

“不小了,都20了,看上了就跟人家好好处着。不谈恋爱也别和高中一样闷头学习了,多出去走走,打打篮球什么的知道吗?”

“知道啦。我和周弦就是在打篮球的时候认识的,他还教了我几招呢。”

“那不错啊,什么时候带你同学回家吃个饭,谢谢他们帮忙照顾我们我们小仁。”

“他家离得太远了,不过以后应该有机会的。”

……


我是什么时候变得心焦气躁的呢?也许从无意识就开始回放那些和周弦在一起的片段开始?也许是从第一次和他一起吃饭开始?也许是在他拍我肩膀鼓励我的时候?抑或是我本来就不太正常?


“吴垠,我睡不着。”我的床铺和吴垠正对着,看他在玩手机,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你这么清心寡欲的也开始思春了?”吴垠过了几秒就回复我了,看来没在玩游戏。

“我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

“?现在不是很晚,应该不是失眠。别瞎想。”

“不是……我觉得我可能对男生有意思……”

“What?”随着吴垠的回复,我听到东西撞到木板的声音,原来是吴垠坐起来一不注意撞到了头。

“你没事吧?”我在微信问他,肯定很疼。

“吴垠,你怎么了?头没破吧?吓老子一跳。”吴垠上铺的李桐问。

“唉……没事儿死不了,我去厕所,你睡吧。”

“老子脑残了全怪你!”

“不对怎么感觉像是在骂自己……算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最近脑子里老想一个男生,每天都跟过电影一样。”我回复他。

“谁?我?别打老子主意,老子是直的。”

“不是。”

“李桐?张磊?”

“不是。”

“卧槽?你不是吧?你喜欢有妇之夫?”

“……我口味没那么重。”

“你不会觊觎我弦子吧?”吴垠在这句话后面还加了个色色的表情。

我没回他。

“……”

“……”

“……”

“郭仁,你别啊。虽然你们两个是同道中人,可不太合适。”这段话吴垠一秒就撤回了,可我还是看到了。

“同道中人什么意思?”

“什么同道中人?”

“别想唬我,我都看到了。”

“唉,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就是这样。他们两个也在一起没多久,最后挺惨的。现在周弦都不想提,而且他好像有喜欢的人。”

“你别自寻烦恼了,你根本不是喜欢男生,只是你见的人和事太少了,看到一个好看的就觉得遇到爱情了。”

“从小到大我见周弦身边的莺莺燕燕多了,也不乏男生,但周弦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他交往过的也就许轩一个。”

“我给你说这些你可千万保密,这些都过去了。”

“周弦最近和林瞳走挺近的,他们小时候就认识,现在兴趣相投,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吧?”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6-2 12:26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十二章



“郭仁,傻站在这儿干嘛呢?”吴垠从远处过来,逆着人流,对郭仁喊着。

郭仁看着吴垠,感觉他好不真实,自己和他们之间好像隔着一层花玻璃,模模糊糊的透明,看不真切让人难受。

“没什么。你怎么过来了?”郭仁偷偷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没让吴垠看到。

“啊,我啊。我不是昨天把周弦给惹了嘛?现在过来看看他好了没。”吴垠讪笑。

“周弦他刚过去,说要去找林瞳。你现在过去应该能赶得上。”郭仁指着教学楼右边的拐角,对吴垠说。

“他去找林瞳我就不凑热闹了。没想到他们两个真在一块儿了,前面就是开开他们两个的玩笑,果然近水楼台啊,啧啧啧。”吴垠拍拍郭仁的肩膀,“你衣服上怎么有灰?”

“啊?没事儿,不就是一点儿土嘛,没事儿。”郭仁还是有点呆呆的。

“这可不行,你这么不爱干净,那些花花绿绿的小姑娘哪儿能看上你呢?”吴垠调笑到。

“吴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郭仁苦笑。

“走了走了,去吃饭,跟你开个玩笑。”吴垠打断郭仁的话,“本少爷请你去北餐厅二楼吃,那里新开了一个窗口,干锅做得可好吃了。”

郭仁不动。

“走了走了,本少爷请你你还敢不去?”吴垠把郭仁拉走,偷偷叹了口气。


现在还不是饭点儿,北餐厅人不是很多。吴垠远远就看到周弦在一个窗口排队,等着什么。

“哎,周弦竟然在这儿。”吴垠很惊奇,他不是去找林瞳了嘛。他快走几步,从右边拍了周弦的肩膀,再从左边冒出来。

“多大了,幼不幼稚?”周弦看到是吴垠,没好气地说。

“那你还不是每每被本少爷骗到?”吴垠怼他。

周弦一笑,吴垠知道昨天的事儿就算过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你不是早上吃过饭了吗?怎么又来买吃的?”吴垠问,“胡萝卜汁没喝?”

“哪能呢?胡萝卜汁当然也喝了。林瞳说她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就想给她买杯粥喝,这家的还不错,味道也可以,甜粥也不算很甜。”

“呦呦呦,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兄弟,啥时候给我买杯粥喝啊?”吴垠咂咂嘴。

“师傅,再加一杯。你想喝什么的?”周弦稍稍偏头问吴垠,他自始至终没往后看,所以一直没看到郭仁。

“不不不,师傅,不用了。”吴垠连忙向窗口喊,快到周弦了,他真怕师傅真给他也做一份,自己不想大中午喝粥。

“我和郭仁来吃午饭的。”吴垠往后一指,郭仁似乎从刚刚看到周弦以后就一直没动,现在也是呆呆的,好像在看周弦,好像又什么都没看。

“……”周弦有点尴尬,“你小子怎么不早给我说郭仁在?”他小声质问吴垠。

“我们俩一起进来的啊,我以为你看到他了。你们俩不是刚刚才见过吗?用得着这么激动?”吴垠有点诧异周弦有这么大的反应。

周弦白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

“郭仁,你要不要来份儿粥?”周弦远远问郭仁。

“不,不用了,我一会儿和郭哥吃饭就行了。”郭仁走到了这边,“你怎么现在买粥喝啊?”

“我给……不是,我渴了,又不想喝冰的。”周弦总觉得不能再说关于林瞳的事情了,边向吴垠眨眼,怕他露馅,还好吴垠在玩手机没注意到他们两个。

“同学,你的粥好了。”

“好,谢谢师傅。”周弦接过粥。

“不在这儿喝吗?”郭仁问。

“不了,我回去喝,现在太烫了。我走了哈,你们好好吃饭。”周弦显得很急。

“好,再见。”

“玩得开心啊弦子!”吴垠向周弦眨眨眼。周弦向他飞来一个眼刀。


吴垠和郭仁点好吃的,就找了个靠里的位子坐下了。

“你当时为什么在那儿?课你是不是没去上?都没看见你。”吴垠问郭仁。

“上了,出来早了一会儿。”郭仁没精打采地说。

“……你去找周弦?”吴垠试探地问。

郭仁感觉自己眼睛又满了,还热热的,点了点头。

“唉,你何必呢?”吴垠摇摇头接着说:“初中的时候周弦就给我说过林瞳,不过我一直觉得她就是周弦记忆里的一个人,老小的时候的事情人哪儿能记那么清呢?但有时候缘分就是,捉摸不定,没想到林瞳也考上了这个大学。周弦刚听说他妈在饭桌上说起来的时候也很惊讶,他记得林瞳比他小一岁,怎么就和他一起考上大学了。记得我当时还嘲笑周弦智商捉急,但后来周弦想起来他们两个上幼儿园都是一个班,我们笑了他好久。但你知道吧?人都是会变的,我不是说那种心眼儿,我是说林瞳和我们想象得都不一样。周弦老给我们说林瞳小时候多风风火火、多女汉子甚至带着英雄风范,让我们从心里就把人家否定了。可你猜怎么着?林瞳现在可是个乖乖巧巧、说话也轻声细语的姑娘,长得也水灵,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像藏着桃花。我们心里只喊可惜,但也没办法,她就和周弦亲,我们刚开始只是开他们的玩笑,没成想他们在一块儿了。”吴垠说完看了郭仁一眼,郭仁的头很低,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

“这么说,周弦真的和林瞳在一起了?”郭仁闷闷地问。

“他老早就说了啊,我以为你一直知道。”吴垠半真半假地说。

“我以为他就是骗骗我,没想到他连自己也骗。”郭仁的声音带着不正常的颤动。

“你可不能这么说,他们俩都是认真的,你这么说对人不公平。”吴垠半强硬半安抚地说。

“可他这样对我公平吗?”郭仁望着吴垠说。

“……”吴垠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他觉得郭仁好像有些不正常,但有时候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人就是这样。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郭仁,有些急躁又有些害怕:“郭仁……唉。”

“我知道你担心我,我没事儿。我就是想不通,一个喜欢男生的人怎么会突然喜欢上一个女孩儿呢?”郭仁突然笑了,“难道是因为我太丑把他吓走了?”

吴垠稍稍松口气,能开玩笑就好多了,“要论丑你可你不上我,兄弟我才可怜啊。”

“还行吧,就是有点肥。”郭仁上下打量了一下吴垠,说。

“你小子,就你瘦。”吴垠拿拳头撞了一下郭仁。

……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6-7 00:12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十三



“门口那男生有点帅啊。”女生A边上楼边对女生B说。

“还行吧,还没我帅呢。”女生B带着调笑的口吻说。

“切。”

“就是嘛,难道我不帅吗?!”

“帅帅帅,你要是男生我一定会追你的!”女生A认真地说。

“……下辈子等你。”女生B神情有点黯淡。


林瞳在下楼的时候刚好听到迎面走来的两个女生的对话,想着是不是周弦到楼下了,刚巧就接到了周弦的电话。

“喂?周弦哥?”

“我快到一楼了。你在哪儿呢?”

“看到你了。”

“周弦哥。”林瞳叫了周弦一声,周弦从耳朵上拿下手机,对着林瞳笑了笑。

周弦站在树荫下,阳光似乎是淡淡地洒下来,均匀地铺在周弦的头上,使得黑色的发丝突然闪出几星金黄,衬得他面孔更加白皙。

“给你买的。”周弦把粥递过去,“肚子还难不难受了?有没有好点儿?”周弦关切地问,同时伸手把林瞳有点乱了的头发拨正。

“嘿嘿。好多了,是一个月一次的那个啦。”林瞳有点受宠若惊,这还是周弦许久以后第一次揉自己的头发。

“啊?好像是挺难受的。要不咱们别出去了吧,你就该好好休息。”周弦有点担心,他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儿,“都怪我,昨天不该让你吃冰的,否则你肯定不会这么难受。”周弦皱着眉,语气带着愧疚。

林瞳就喜欢看周弦为自己担心的样子,这时候的他真真切切只想着自己,真好。“没事儿啦,这次已经迟了两天了,还要感谢昨晚的雪糕呢。而且没那么难受啦。喝了周弦哥买的粥肯定一点儿事儿都没了。”林瞳挽上周弦的胳膊,“咱们去逛街吧?”林瞳似乎很期待。

“你们没课了?”周弦很意外,不应该啊,大二的课一直很满。

“哎呀,没课了没课了。今天周三。”林瞳带着撒娇说。

“你们周三都没课?”周弦想说他怎么记得林瞳周三有课。

“是大课啦,逃一节没关系的。”林瞳吐了一下舌头。

“哎,这可不好哈。阿姨下次见我该说我把你带坏了。”周弦其实不想让林瞳逃课,他自己也不想逃课,即使是大课。去不去是态度,听不听看缘分,所以去是一定要去的。

“你都多久没见我妈了,再见也不一定能认出来……”林瞳小声嘟囔着。

“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什么没什么,那就不去了吧。”林瞳偷偷看了周弦一眼,见他好像在偷笑。“哎呀,你干嘛笑?!”

“还不准人笑了。”周弦挑挑眉,“既然你这么想去咱们就去,有没有带好东西?”

“什么东西?”林瞳被问得有点懵。

“就是……女生那时候要用的啊。”周弦有点难以启齿。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完了,没拿。”林瞳委委屈屈地看周弦,“周弦哥,我不想去拿了,五楼,好高啊。”

“……没事儿,那咱们一会儿去超市买好了。”周弦无奈地说,这么大了还是一个小迷糊。

“哎,哥啊,能不能你帮我去买啊?嘿嘿。”林瞳暗戳戳地说。

“想都别想!”周弦坚决。

“哼。”

……


“去吧,我在这儿等你。”不一会儿他们就到超市门口了,超市在校外,现在人还不算很多,但也不少。周弦准备在外面等林瞳让她自己去买。

“可是我想让你去帮我买……哎呀我肚子突然有点疼,动不了了。”林瞳突然捂着蹲下来,把周弦吓了一跳。

“我听说女生来那个的时候,可以用暖宝宝。我去给你买一个?”周弦突然想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

“……”林瞳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吐槽,这都夏天了,暖宝宝要热死人啊。不过她还是很感动,“好。”

“那你在这儿等着,别动哈。超市里面有空调开着太冷了,你就别进去了。”周弦一边说着一边快速进去。

不一会儿,周弦提着一大包东西出来,原来他不知道该买什么样的,一着急也没想到要打电话问问,就日用夜用棉面网面各买了一包,还真的买了好几贴暖宝宝。

“周弦哥,你怎么不打电话问问我?”林瞳这次真的是感动又好笑。

“……一着急忘了。你能用就用,不能用回去给室友用也成。”周弦有点不好意思。

“周弦哥给我的我怎么能随便送人?”林瞳感到有一种什么都值了的感觉,“这个透明的袋子,咱们怎么去逛街呀?”

“他们那儿没有黑色的袋子,要不我先送回去?”周弦试探着问。

“不用啦,逗你的。幸好我今天背的包大。”林瞳把东西塞进去包立马变鼓了,林瞳感觉很安心。

“哎,暖宝宝你还没贴呢。”周弦突然想起这回事儿。

“现在太热了……”

“我把这茬忘了。可是你肚子难受啊,贴上是不是会好点儿?”周弦有点不放心,林瞳一改小时候女汉子的形象好像突然间变得娇娇弱弱,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对她好的。

“刚刚骗你的啦,我身体好得很,一般不怎么会肚子疼。”林瞳对周弦一笑。

算了,原谅她吧,“调皮鬼。”

“嘿嘿,走吧。”林瞳又挽上周弦的胳膊。


“对了,刚刚我下楼的时候听到有人夸你帅呦。”林瞳不觉自己调笑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骄傲。

“那是,我还没见过比我更帅的呢!”周弦臭屁地说。

“嗳是嘛?”林瞳偷笑,“那夏末哥呢?”

“……他啊,他就只有帅,我有时还很可爱啊。”周弦给林瞳一个标准的微笑,是蛮可爱的。

“我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劲?”林瞳半天才回过神儿来,“只有帅是和穷得只剩下钱一个意思吗?”

“你猜啊。”周弦笑得像只偷腥的猫。林瞳不解其意,也没再追问。


林瞳把周弦叫出来也并不是真想买什么东西,也不是想和周弦说些什么在学校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肉麻话。说明白点儿,林瞳就是不想让周弦在学校待着。

其实他们隔得也不是很远,步行二十分钟,骑车七八分钟就到了,中间只隔两个十字路口。但林瞳总觉得就这二十分钟的路,却把他们的关系拉得很紧张。说关系,前面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系,唯一特殊于别人的关系就是他们是小时候一起的玩伴。林瞳本来想一到学校就去找周弦的,但她没想到刚开学事情那么多,磨磨蹭蹭一个月都过去了她还是没来得及去找周弦,心里还是很是有些着急的。

她不能直接联系上周弦,她想给周弦惊喜。她当初还是曲曲折折地通过周弦的姥姥才打听到周弦的近况,当然周弦在这个学校和这个校区她也是用同样的方法知道的。


她现在还记得第一次在这所大学里见周弦时的情景。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6-7 00:36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那时周弦大概是刚打完篮球回来,穿着球衣和四五个人结成群在路上走着,他们大概说着什么好笑的事情,周弦笑起来的时候和小时候很像,要把人融化在里面一样。


“周弦哥!”林瞳喊了一声。

周弦好像没有听到,继续和他们说笑。

林瞳急了,她好不容易一路问到这里,凭着好运气碰到周弦,这次不把握机会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了。她快跑几步,几乎是拦住他们几个:“周弦哥。”林瞳望着周弦。

旁边几个人有点愣。他们几个人颜值都还可以,打篮球的时候也有小姑娘在旁边喊加油,但这么主动这么大胆的还是第一次见。

“弦子,你认识?”周羽问。

“林瞳?”周弦也愣了,他不敢相信这是林瞳。许多年不见,两个人都变了不少,虽然不是小时候的样子,但还是有许多相像的地方。周弦认识的女生也不多,想来想去这个女生十之八九是林瞳。

“我是。”林瞳竟然有点带着哭腔。她感觉太不容易了,自从小时候遇到周弦以后,她就再没有看到过更漂亮的男孩子,青春期同伴都芳心暗许,只有自己不为所动。自己对男生的冷淡导致她一度以为自己性取向不正常,但暑假看到周弦的照片,她一下子就觉得自己陷入了热恋,果然不是不喜欢,只是找错了对象啊。幸好她高考成绩不错,听说周弦报了这个学校,自己也报了同学校同专业,但她刚好和另外一个学生卡在一个分数上,那个人比她理科成绩好,所以林瞳被调剂了专业。不过林瞳已经很满足了,同一个学校就有无限可能。


“你也考来这个学校?”周弦带着疑问。

“对啊,找你来了。”林瞳笑嘻嘻的,语气半是认真半是调笑。

“呦~”

“弦子,可以啊。”

周弦的同伴都在起哄,只有夏末只笑着。

“别在这儿说了,怪晒的。”夏末推了推周弦,“你手里饮料还没开口吧?给人小姑娘喝吧,看都出汗了。”

“那我们边走边说。”周弦把手里的饮料递给林瞳,自己则把夏末手里的饮料接过来喝了一口。

林瞳看了一眼夏末。

“林瞳是吧?我是夏末,以前常听周周提起你。”夏末这算向林瞳打了个招呼,“刚打完球手脏,就不和你握手了哈。”

周弦白了夏末一眼,夏末也还只是笑。

林瞳没看到他们两个的动作,听到夏末的话倒噗嗤一声笑了,周弦哥身边的人还蛮有趣的,“没事儿。我是林瞳,比夏末哥小一岁,刚考来。在东校区。”

“周羽、张毅、李子旸,我室友。这是吴垠,初中开始就一直当我的跟屁虫了。”周弦做个无奈的表情。

“弦子你……”吴垠本来想说很多,但想想在这么漂亮的姑娘面前不宜爆粗口,也就忍了,对林瞳笑了一笑。

“周羽。”

“张毅。”

“李子旸。”

林瞳一一打了招呼。

“你还没吃饭吧?哥带你去吃饭,夏末请客。”周弦报复性地看了夏末一眼,“反正他刚拿了奖学金。”

“人家是来找你的,我们跟着不好吧?”夏末根本不怕周弦,还是笑着说。

“夏末哥刚拿了奖学金啊,那我们也要跟着吃。周羽、张毅、李子旸,吃不吃?”吴垠起哄。

“那当然要吃。”周羽说,“要不我们就在周弦他们旁边开一桌?”周羽故意开周弦的玩笑。

“没事儿,我们一起吃就行。”林瞳本来就想和周弦两个人在一起说说话什么,如果能吃个饭就更好了,可他们这样一说自己反而不好意思了,反正时间还长着呢,“让夏末哥破费了。”林瞳也跟着,露出甜甜的笑容。

“合着你们合起伙来整我啊。”夏末装出气愤的样子,“早知道不出来和你们打球了。”转而又叹了口气,“去哪儿?”

“弦子决定,我们都是蹭饭的。”

“林瞳,你想去哪儿?”周弦转过头问林瞳。

“我不熟,来了好久路都没摸熟。你们平时在哪儿吃我们就去哪儿吧。”

“你能吃辣吧?”周弦又问。

“能。”

“那我们去吃火锅吧,就校门口那一家,前两天去过挺好吃的。”周弦说着就要往外走。

“哎哎哎,可没说要出去啊。”夏末哀嚎。

“不管,走了。”

夏末几个笑笑也跟上了。


林瞳也记得他们两个第一次一起吃饭的情景。虽然当时是六七个人一起,但那毕竟是好多年以后第一次一起吃饭,所以别的因素可以忽略不计了。

林瞳还记得自己傻傻地问周弦为什么这么久不联系自己,还要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嬉笑着问,其实心里紧张得不行。他们几个也在交谈着什么,自己的声音就显得有点小。林瞳既希望周弦回答又希望周弦听不见,她焦急地等待着,似乎真的一秒万年。

“周……弦子,你问林瞳喜欢吃什么,想吃什么就点。”这时候夏末的声音突然传过来。

林瞳根本不敢看周弦的眼睛。周弦的眼睛很深邃,一沉进去就别想出来。夏末的一句话缓解了林瞳的紧张,她抬起头看周弦,周弦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还好他没有听到,林瞳想。

“喜欢吃什么?”周弦把单子递给林瞳,“随便点。”

“好,那我就不客气啦。”林瞳确实也有点饿了。

“傻丫头。”周弦笑着,一边拿着手机不知道和谁说了什么,对方的消息过来后他笑得有点邪气,并抬头寻找着什么。

“周弦哥你笑什么呢?这么开心?”林瞳假装不经意地问,如果是女朋友就糟了,“是不是女朋友的消息啊?”

林瞳话说得不大声,但他们几个都停下了看着她,周弦的表情也值得玩味。林瞳很窘,好像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都怪自己太不淡定了。

“弦子可没交女朋友哈。”吴垠赶忙说,却又话锋一转:“弦子可是个万人迷体质,天天被追着告白,不知道选哪一个好呢。刚好你来了,要不你帮他选选?”

周弦也放下了手机,把胳膊支在桌子上笑着看林瞳。

“……我,我哪儿知道周弦哥喜欢什么样的啊。”林瞳有点不知所措,有点后悔,“我选好了。”她把单子递给周弦。

“别逗人家小姑娘了,看都脸红了。”夏末不知道从哪儿出来了,手里拿着两瓶果汁,递给周弦,“你们想喝什么自己去拿。”

“啧啧啧,就知道给弦子拿,都不管我们。”吴垠撇着嘴说。

“我又不知道你们喜欢喝什么。别贫了,过时不候哈。”夏末拉开凳子坐下,“弦子没女朋友,他从小到大都没谈过恋爱呢。”他认真地对林瞳说。

“哦哦。”林瞳不知道该怎么接。

“看好你呦。”夏末朝林瞳挤眼。林瞳发现夏末也生得很好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6-23 20:09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十四章


夏末的好看和周弦的好看不一样。周弦是那种很精致很柔和的好看,而夏末的下巴有点平着切下来,不笑的时候有一种凌厉感。相似的是,他们两个笑起来都很有感染力,好像要把周围凝固的空气都推成涟漪,一波波荡开后,似乎每个人都会被感染。但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笑点又有点奇怪,别人常常不能懂。

“别人”中当然包括林瞳。


林瞳缺席了周弦的小学和中学时期,可以说他的性格养成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所以自己能看到的,大概也只是他表面上的云淡风轻,他也会疯疯癫癫地和人打闹,但不过是和夏末、吴垠比较多,也不包括自己。

林瞳不是不失望,但这没办法,没办法的事就算了,过好现在就好。

“要不要我帮你调料?”周弦问林瞳。

“啊,不用。不过你要去吗?一起去吧?”林瞳有些受宠若惊,期待地说。

“好。”

周弦调了两碗料,并往其中一碗里多加了些香油,向林瞳抬了抬碗说:“夏末哥说香油多了好吃,但我觉得放太多了有点儿腻。你也可以试试,稍微多加一点香油真的好吃。”

“好。”林瞳觉得香油吃多了可能会长胖,但还是多加了一些,可能内心隐隐地怕周弦失望吧。但有什么可失望的呢?怕又是自己多想了。

回到桌子上的时候,菜已经上得差不多了。虽然说这是一家重庆火锅店,但桌子上摆了一份鸳鸯锅,林瞳稍稍有些吃惊。

“刚刚你们光顾着点菜了,锅底我点的。”夏末从周弦手里接过调料碗,一边说:“小姑娘虽说能吃辣,但还是少吃点儿,对皮肤不好。”

“呦~刚见面就想挖墙脚啊,啧啧啧。”吴垠坏笑。

“就问弦子愿不愿意了。”夏末下巴一抬,挑衅地看着坐在他左边的周弦,“你别看周弦表面一本正经,坏心眼可多了,要不要跟我?”夏末又笑着对林瞳说。

“……”林瞳脸立马红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弦撞了夏末的胳膊一下,隔空要用筷子敲吴垠的头,说:“说什么呢?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说着夹了一个红辣椒往吴垠碗里丢。

“这可太冤枉了,明明是夏末哥要抢的……”吴垠哀嚎着,“你为啥不给夏末哥吃辣椒?”

“他不能太辣,嗓子会不舒服。”周弦说。

“那我吃辣嗓子就舒服了?!”吴垠目瞪口呆。

“你打篮球用嗓子啊?你忘了他要唱歌的。”周弦把一根小油条放进三鲜锅里稍微泡了一下夹给林瞳:“小油条可好吃了,你尝尝。”

“……有了女朋友忘了兄弟,哼!”吴垠显出很生气的样子。


“确实好好吃啊!我第一次知道油条可以这样吃。”林瞳发出惊叹。

周弦又给林瞳夹菜,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这是,吴垠幽幽地说:“你就这样抛弃了你的兄弟。”

“给你。”周弦笑着摇摇头,烫了几片毛肚夹给吴垠。

“这还差不多。”吴垠眉开眼笑,他最喜欢吃毛肚了。


林瞳在饭桌上和大家说了不多不少的话,大部分都是别人问她答。她觉得这些人都挺好相处的,也没人抽烟,谈话也多捡自己能插上话的说,还是很顾人的,周弦哥和他们在一起一定能彼此相互依靠。

尤其是夏末和吴垠,他们两个就像两把开启周弦哥的钥匙,一个不动声色却尽在掌握,一个外表粗犷但心思细密,不知道有多少宝藏等着人去发现。

吃完饭天已经凉快下来了,酒足饭饱(其实没有喝酒)之后人就显得特别懒散,大家步伐拖沓地往回走,仿佛路也长得没有了尽头。

林瞳希望这条路可以再长一点,她终于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周弦哥,当然盼着能一次把他看个够。


周弦在和夏末说话。周弦的侧脸比正脸更优秀,每个弧度都恰到好处,真像刀刻出来的一样。稍稍抬起头的时候脖子的力度也出来了,就是一只睥睨天下骄傲的雄性动物,又夹杂着魅惑。


“你怎么一直看着我笑?”周弦疑惑地说:“我脸上有东西吗?”

“啊?没有啊……”林瞳一下子不知道周弦在向自己说些什么,但她立马回过神来了:“哦哦,刚刚有一根头发,不过被风吹走了。”林瞳觉得很囧。

“好好看路。我脸上有东西就告诉我,不要不认真看路。”周弦从身后扳正林瞳,语气略带责备地说。

“哦,好,我知道了。”林瞳低下头。

“不会生气了吧?”周弦低头小声地问。

“没有没有。”林瞳其实是带着激动的害羞,不知道怎么管理面部表情。长大后第一次和周弦哥有了肢体接触哎,好激动!

“弦子,你送送人家吧,东校区离得也不近。”夏末说。

“那一会儿的晚自习……”周弦略担心地说。

“我帮你替一节。你先把林瞳送回去上晚自习,回来刚好休息一下上第二节。”

“那麻烦哥了。”

“慢慢还。”夏末笑得有点邪气。

“那我去送林瞳,你们先走吧。”周弦说。

“呦~”

“哎呦~”

“起什么哄?看人小姑娘都脸红了。”夏末嘘他们。

“……谢谢夏末哥的饭!我们走了!”不知道为什么林瞳现在比刚见他们时还紧张。

“走吧。”夏末说。

“慢慢送啊,不着急~”吴垠的声音传来,周弦听来总觉得不怀好意。


路上他们具体说了什么林瞳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路上很挤很乱,周弦哥有意无意护着她的时候她又觉得似乎一瞬间世界变得安静起来,安静地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好像都很沉重。那时候恰逢下午的课上完,很多学生都在路上挤着说着闹着,周弦的话在林瞳听来很不真切,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带着岁月的沧桑。

“周弦哥,咱们好久不见了。”

“我想想,十二三年了。”周弦一边帮林瞳挡着撞过来的人一边回想。

“我一直以为你会回来的……”林瞳突然就红了眼眶:“可这么多年,咱们连个电话都没有。”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14 
财富
5247  
积分
1377  
在线时间
68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4-15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唉,怪我。那时候毕竟也小,把电话号码弄丢了就再要一个不就行了嘛?可我觉得不好意思。后来上了小学,我们又搬了一次家,就不大想起以前了。”周弦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也许其中还有别的原因,可能和男生女生之间的性别间隙有关,林瞳都能理解。

“不过现在好啦,我们又能在一起啦。”林瞳是个给个理由就可以的人,她要的只是真诚。

“嗯,以后带你玩,夏末在这儿多待了两年,比我们熟多了。夏末、吴垠,他们都很好的,肯定也能和你成为好朋友。”

“你和夏末哥看起来就很好,怎么认识的啊?”林瞳试探着问。

“小时候住得近,还一个学校,就认识了。我哥,周蕴,你听我姥姥说过吧?他比我大太多了,学业又重,根本没法陪我。所以我小时候都和夏末哥一起玩,他比我大两届,很多事都是他教我的。”周弦的回忆很简洁,看起来没有多少份量:“和吴垠是初中认识的,从初中到现在都是一个学校,他小子很好玩的,你后面就知道了。”

林瞳觉得周弦对两个人的叙述腔调似乎有点不一样,但也没有细想。

到东区的时候还有七八分钟上课,林瞳早就让室友帮忙带课本到教室,所以也不是很急。

“哥,给我一下你的QQ号吧,以后好联系。”

“好,我加你。”

QQ号也加上了,林瞳还是有点舍不得,刚想说些什么,周弦开口了:“快去上课吧,还有五分钟了。反正你在中区的课多,以后一起吃饭。”

“好。那,周弦哥再见。”林瞳说。

“好好上课。拜拜。”

林瞳看着周弦的背影,周弦哥虽然瘦但肩膀很宽,似乎要担起什么不轻的重量,好希望那是和自己的未来。

“送到了没有,周周?”周弦刚出东区门口,夏末的微信就发来了。

“到了,往回走呢。”周弦本来想说夏末是给自己装了GPS吗每次都掐点儿掐那么准,但还是算了:“回去和你算账。”

“?”夏末不解。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人前不要喊我周周。今天的饭就是为这两个字请的。”

“可是我乐意啊,周周~”夏末腆着脸故意气周弦。他知道周弦还生他的气,他当初也不愿意搬家转校,也不想瞒着周弦,可他怕周弦难受,没想到瞒着他他更难受了。虽然自己几乎天天和周弦打电话发电子邮件,可周弦还是一直生他的气,连“周周”都不让叫了。

“……”周弦不想理他。

此后林瞳就隔两天和周弦他们一起吃顿饭,虽然他们课都挺多,但总是会有哪一方哪一节没有课的时候,所以每顿饭都一起吃显然不现实,但林瞳已经很满足了。


经常一起吃饭的刚开始只有夏末和吴垠。夏末大三,课已经比较少了,时间比较自由;吴垠和夏末一个专业不一个班,课也有不少是一起上的,所以大部分时候能凑到一起。后来又多了一个郭仁,是吴垠宿舍的,看起来很老实的样子,话也比较少。

当然也有林瞳和周弦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那时候林瞳最开心,常常一顿饭能吃上四五十分钟,导致她不能回去午休,下午就会一直打瞌睡。“这是幸福的瞌睡。”林瞳对室友说,满脸都是傻笑。

“周弦哥,你看我戴这个帽子好不好看?”林瞳和周弦走进一家店铺,林瞳拿起一顶黄色的渔夫帽试戴。

“挺好看的,戴上这个帽子又显白又显小。”周弦走过来帮林瞳整理了一下帽子。

“哎?要不你也试试?你比我白多了,肯定好看。”林瞳突然心血来潮。

“我就算了吧,我以前没怎么戴过帽子。”


“先生我们款帽子是男女通用的,你可以试戴一下,我可以给您拿一个大号。”


“不用不用,你看他脸还没我大呢。”林瞳笑着说,边说就要给周弦戴上帽子:“哥你低下点儿头,我给你戴正。”

“我自己来、自己来。”周弦把帽子接过来,戴在了自己头上:“看起来还可以哈。”

“对啊对啊,好看着呢。”林瞳接话说:“姐姐,你说我男朋友戴这个是不是特别帅?”


“确实,人长得好看怎么着都好看啊。”店员姐姐换上了赞赏的口吻,林瞳很得意。


“怎么样?”周弦戴着帽子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夏末。

“挺好。”夏末回他。

“本少爷果然是帅的。”

“周少爷说得极是。小的要提醒周少爷一下,你后天有一门考试。”

“……”

“周弦哥你干嘛呢?”林瞳看周弦玩起了手机,有点不开心。

“没事儿,说考试的事儿呢。你们周末考不考试?”

“我们?我们不考啊。你们有考试?”林瞳不记得自己有考试啊。

“就是一次期中考试,杨老师开学时说的,我差点儿给忘了。小事儿。”周弦转而问林瞳:“喜不喜欢?喜欢就拿上。”

“喜欢是喜欢,周弦哥要不要也拿一顶?”周弦本来想拒绝,他戴帽子的时候实在是少,但当他听到林瞳说“第一顶情侣帽子”的时候适时地闭上了嘴巴。

“能麻烦给拿一顶大点儿的吗?”周弦问店员。

“好的,请稍等。”

林瞳不解:“可我觉得这顶你戴刚好合适啊。”

“大点儿比较舒服,哥的头还是比你的大的。”周弦揉揉林瞳的头发。

“哦哦,好吧。”林瞳乖乖答应。

他们逛了一个下午,除了两顶帽子还买了一些别的小东西,除此之外就是给林瞳买了一大堆吃的。


“被食物包围的感觉真好!”林瞳幸福地说。

“傻样儿,从小到大就是爱吃没变。”周弦看到了林瞳小时候的样子:“小时候你可能吃了,现在可太节制了。”

“哎呀呀,人都是会变的嘛。”

“好好好。你快上去吧。宿舍有没有热水?”

“有呢。还有红糖、红枣。”

“那就乖乖喝红糖水,吃点儿红枣,我查了一下经期吃这些好。”

“嗯嗯,好。”

“你明天早上想吃什么?我给你送来。”

“不用了,你不是要考试了吗?我们这儿离食堂这么近。”

“没关系,也不远。”周弦还在坚持。

“真不用,哥你好好考试,考完再说吧。”林瞳深受感动,这是温柔体贴的她的周弦哥啊。

“好,那你乖乖的。我走了,拜拜。”

“好,拜拜。”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