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8 | 浏览:8401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TA》 作者:爱番茄的猪(91原创首发连载中)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0535  
精华
帖子
323 
财富
2455  
积分
661  
在线时间
1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3-11 
人物篇写得挺好玩的感觉。但觉得可以写得更细一些。哈哈。周限。林瞳。男女主?楼主要不要考虑写个简介啊。大概是哪一类的文,会比较吸引人过来看。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04 
财富
5102  
积分
1345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3-18 
回复 莹莹公主宝贝 的帖子

啊,还可以写简介我都不知道哎大概就是守护和吸引的故事吧,我都没想好这情节该咋发展哈哈哈。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04 
财富
5102  
积分
1345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3-18 
回复 无霞不可能 的帖子

我……我尽量哈,谢谢你哒鼓励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04 
财富
5102  
积分
1345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3-18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6-23 20:05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五章


周弦没说话,却直接上了手,随后嫌弃地撇撇嘴:“啧啧啧,大三的你胸肌都没十七岁的许轩大。”

……老子就是白斩鸡老子就是芝麻杆管你屁事!我和你男朋友有可比性吗?呸,不是,你前男友和我根本没法比!老子这样追老子的人还能绕大学城一圈,要不是老子留点余地肌肉少点让那些矮穷挫怎么过?夏末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的脾气特别容易爆,差点就一股脑把这些说出来了。

但是夏末不敢说出来,尤其对着泪嗒嗒的周弦。他都快要溺死在周弦的眼睛里了,但是他不想周弦的脸被咸液沾湿,尤其是为一些不相关的人。


“哎呀,好疼。”夏末抬起自己缠着纱布的右手。果然周弦停止了哭泣停止了啃咬也停止了毒舌,连把纱布一圈一圈揭开的时候动作都变得轻柔不少。

“夏末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和许轩分手了吗?”周弦就那样不设防地蹲在夏末面前,用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

虽然不是很想知道,毕竟他刚为这事儿哭过,但夏末还是决定引导他说出来,可能这样对他以后比较好。“不会是因为我吧?”夏末曾经听说人们虽然对于自己的情况总是习惯于隐藏,但他们对错误的答案往往都会不假思索地反驳,顺便带上正解。

周弦愣了一下,并没有接夏末的话茬,只是自顾自地说起来:“你们都会觉得在我们两个中间,也许是许轩喜欢我多一些,我才是那个总被呵护的那个。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不平等的爱情会让一个人疲倦、会让他变老,再说许轩绝不是喜欢吃亏的人,看我和他第一次打架他那个狠劲儿就知道。如果我不是也那么喜欢他,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那么久?整整两年半啊,我们把青春献祭给了真诚的爱情,可还有那么多人说我不认真,真是可笑。”他就那样看着我,眼里有着不加掩饰的嘲讽,不,也许是自嘲:“可最后,先说不爱的确实是我。我真是个渣攻,在别人眼里,我可能更像一个渣受,不过都无所谓。我说分手的那晚许轩很平静,我们去外面餐厅吃了饭,然后去了一个我们所能承受的最高级的宾馆。那次许轩没让我带套,他到最后还是那么信任我。我们交颈相缠、大汗淋漓,整个房间都被一种绮丽又绝望的氛围笼罩,我最后一次吻了许轩,最后两人的嘴里都有了铁锈味。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你知道许轩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吗?他说,不要让我爱的人受委屈……”周弦像是累了,慢慢地趴在了夏末的腿上。“可是我还是太渣了,我说:你不要再爱我了。”

夏末没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这时语言太过苍白,他只想狠狠抱住周弦。什么都不做,只想紧紧地抱住他。


其实许轩还有下半句话,周弦没告诉夏末。

“去找他吧。”许轩对周弦这样说。

他希望他能去找一直在他心里的那个他,希望他不要辜负他。


夏末把睡着的周弦抱上床,躺在床上的周弦蜷缩成一团,就像受惊的小虫子。他一直都是那样,缺乏安全感。

“晚安。”夏末帮周弦盖上被子,关上了灯。

看着他的背,好像他还是九岁。夏末侧躺着,慢慢地也睡着了。



“周周,快起床,要迟到了。”我用左手推了推周弦,他几乎是立刻就睁开了眼睛。

“既然醒了怎么不快点起床?快点起来,你们今天上午有课。”我又推了推他,不过他还是处在放空状态,难道他还要学阿来笔下的“傻子”每天起床之前要思考一下例如“我是谁”、“我在哪儿”这种问题吗?

“那个……”他突然出声,脸也变得红红的:“我昨晚上好像做了一个很蠢的梦。”

“那个啊——没事,你更蠢的样子哥也见过。”

他好像有点恼羞成怒,气鼓鼓地下了床。


第二天的课其实有点无关紧要,我看过他的课表,一节几个班一起上的大课,十分钟以后就能睡倒一片的那种。但我不能放任他逃课,我可是带着“任务”来的。

说起来有点俗套,我和周弦认识,竟然符合古典小说里的“英雄救美”情节,说实话当时我还真把他当成一个小姑娘了。

那都多久了,大概是十三年前。十三年的时间把两个小屁孩儿慢慢催熟,捂着发酵的青春变了味道,每次相见都看着对方变了一点点,终于化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让人感慨。


那时夏末9岁,读三年级。三年级正是和朋友一起玩玻璃球的年纪,为谁的弹球技术好而争论不休。但夏末不同,他喜欢拿着弹弓乱转,这是爷爷送给他的礼物,是爷爷亲手做的。不仅如此,他还凭借自己“精湛”的技术拉拢了一帮小弟,所以小小年纪的他就不是任大年纪同学宰割的羔羊了,当然这也和他的法官爸爸有着或明或暗千丝万缕的联系,当然彼时的夏末并没有意识到,他只是觉得自己很牛X。但夏末不是那种喜欢惹是生非的孩子,除了偶尔用弹弓射射鸟之外,他从来没有碰过街边的路灯或者谁家的玻璃,一方面他觉得没意思,另一方面他也怕回家以后爸爸会给他上一小时的思想教育课,烦啊。


这天下午放学后,夏末好不容易摆脱了一众小弟,绕道小路后,就开始晃晃悠悠往家走。夏末放学后有半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他可以去同学家玩,也可以在自己家看电视,爸妈是不干涉的。夏末喜欢在适宜的天气来这条路上散步,因为这条路旁边有很多大树,自己家前面那种矮树和这种树没有可比性,一看就是年代久远,像爷爷被风雨捶打得稍弯的背,带着沧桑的味道。房子在树木的掩映下显得可有可无,露出的边边角角反而像架空在枝桠上的房子,经此点缀显得更有意味。但当时的夏末想不了这么多,他只是单纯觉得树荫下好凉快,大树立在那里好威风,上次在这里看到的那个小妹妹好像很文静又胆小。妈妈前面问自己想不想要个小妹妹,当然想啊,香香软软的多可爱,但可惜后面妈妈再也没提过这件事了。

很幸运,夏末这次又看到那个妹妹了。但她好像和旁边的人在争论什么,看起来有麻烦的样子。

夏末紧走几步来到她身边,问了一下旁边的人,原来是她的钱被几个混混收“保护费”收走了,而这是她出来买醋的钱,一着急就哭起来了。旁边的人只隐约看到有几个人朝西走了,因为还没到下班时间,所以目击者并不多。

夏末先安抚了一下她,保证自己一定会帮她把钱要回来,然后拿自己的零花钱帮她买了一袋醋,让她告诉自己她家的地址把她送回去了。夏末她家出来后发现两家离得并不远,只要横穿两条马路。她妈妈对自己千恩万谢并邀请夏末以后常来玩,出来的时候还塞给自己一把糖块。自己并不喜欢吃糖,但既然是妹妹的妈妈给的,所以只好客气了一下然后收下。

出来之后往西没走多久,发现果然是隔壁班的几个人,交涉一番以后夏末把钱拿回来了,并告诉他们以后不许动那个人,不对,不能再收保护费了。几个人点头表示同意。夏末又慢慢悠悠走了。


其实夏末并不知道他们几个并不忌惮他,他也就是有个人人都想要的弹弓而已,夏末的爸爸才是狠角色。市里没有不知道夏法官位高权重的,自从他们家长知道自己的儿子和夏法官的公子是同学时就想法设法想拉关系,其中的厉害他们虽小小年纪却也知道一二。


夏末心心念念的妹妹终于盼来了,他心想自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争取把“假妹妹”发展成“真妹妹”,这样妈妈开心自己也高兴。


夏末回家稍晚了一些,他向爸妈说明了原因就去做作业了,爸妈没责备他也没夸奖他,他觉得有点不开心,这是一件好事情啊,可他还是乖乖写了作业、吃了饭。

吃完饭看电视的时候夏爸爸又问起这件事的细节,事后儿子说以后遇到这种事要先向大人求助,万一这是个骗局怎么办?你去伸张正义的时候要分清对象和时机,这次遇到的是你同学,万一下次遇到的是成年人呢?是社会青年呢?你怎么办?不过你乐于助人的心思是好的,要做一个好人呐。夏末觉得爸爸多虑了,世上哪儿那么多坏人啊,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只是表示自己知道了。

夏妈妈则明显比夏爸爸高兴得多,她觉得儿子是个真正的小男子汉了,还能给自己找个女儿,算是个暖手宝了。“末末,下次可以把妹妹带来我们家玩啊,你还可以辅导她写作业。”“好!”夏末做了一夜好梦,连粉红色都不那么讨厌了,满是春天的花香。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04 
财富
5102  
积分
1345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3-18 
回复 莹莹公主宝贝 的帖子

这个文周弦肯定是男主,但林瞳应该不是女主……哎呀,怎么和你讲,反正很纠结就对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04 
财富
5102  
积分
1345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3-18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5-28 12:17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六章




第二天,夏末拿着自己昨天从几个人手中拿回来的钱又去了“妹妹”家,杨阿姨很热情,一定要留夏末在家吃饭,于是夏末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又由自己妈妈和杨阿姨寒暄了几句,夏末就理所当然地在“妹妹”家吃了饭。

吃饭的时候发现“妹妹”其实还有一个哥哥,大她五六岁的样子,现在已经读初一了。但她和哥哥好像不是很亲近的样子,都是各吃各的。“妹妹”的饭量也很小,所以看起来格外瘦,比自己瘦多了。

“阿姨您做的这个蒜香排骨真好吃。”夏末夹起一块儿排骨说。“是嘛?好吃你就多吃点儿,还有很多呢。”说着杨阿姨就又往夏末碗里夹了一块儿。而夏末筷子里的那块骨头和肉均半的一块却放在了周弦碗里:“经验告诉我这种最好吃啦。”说完夏末对周弦眨了一下眼。周弦爸妈对视了一眼,想说什么也没说,对夏末笑笑让他多吃。

而周弦看到自己碗里的排骨愣了一下,夹起那块排骨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夏末的眼睛又有点于心不忍,所以把往外的筷子收回来,把排骨填到了自己的嘴里。

周弦的爸妈和哥哥都很吃惊,周弦以前从来不吃蒜,因为小时候周弦断奶的时候是用蒜辅助的,所以产生了阴影。但没想到这次他却吃了下去。

“是不是很好吃?”夏末眼睛亮晶晶地问。“嗯,好吃。”周弦也回夏末一个笑。

夏末又从自己碗里扒拉出一块自己认为极好的夹给周弦,周弦也给吃了下去。

一顿饭吃得五个人各有所想,但也算宾主尽欢。饭后周弦妈妈带着周弦将夏末送到他家楼下,并约定经常去玩。


夏末当然很期待能经常和妹妹玩,她虽然不怎么说话、不喜欢穿裙子,但她还是很乖的,尤其看到她吃自己最喜欢的蒜香排骨时眼神先是呆滞、拒绝然后带着试探浅尝一口后眼里迸出惊喜的样子,嘴巴鼓囔囔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真让人想捏一口啊。可是真可惜,期末考试要到了啊啊啊。虽然自己并不是很担心成绩的问题,一直处在中上游,而且爸妈也并不因为学习上的问题而为难自己,但好歹也三年级了。男子汉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既然是身为学生,就一定要把学习搞好,只好先忍痛割爱了。妹妹也不太孤单,她的爸爸妈妈很爱她,哥哥也是外冷内热,所以在心里默默担心就可以了。

“阿姨,那我就进去了。您和周周快回去吧。我可能最近不能去陪周周玩了,不过很快就考完了,到时候我再去看您和周周啊。”夏末恋恋不舍地对着周弦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小区。

“末末要好好考试哈,考完过来玩,阿姨给你做排骨吃。”

“好。”


夏末第一次觉得两周有14天、336个小时、20160分钟、1209600秒那么长。不过虽然不能和周周常常见面,但时不时还是会在陪妈妈逛超市的时候看到杨阿姨、有时候也能看到乖乖的周周。真是漫长又美好。


终于,夏末的期末考试结束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漫长的暑假。

以前暑假的时候夏末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看看漫画书、刷刷动画片,有时候也和小伙伴一起去游乐园玩,但男孩子鲁莽、女孩子娇弱,玩是玩了,但总不能尽兴。夏末所说的“尽兴”并不是指过山车的胆大、也不是指海盗船的刺激,也不是碰碰车的疯癫玩乐,他想要的就是一种交流而已。他想和伙伴一起玩,开心的时候大叫、恐惧的时候大喊,全凭本能和自愿,不想去的时候站在旁边围观就可以了、怕得要死的时候哭就行了、不分男女一起玩就OK,不存在嘲笑和做作,大家都是朋友。

但一起出去玩的总有人会抱怨、总有人冷场,这让夏末很不爽。所以后来他不太喜欢和别人一起了,想去的时候让妈妈带着也行,游乐园不远自己去也没有危险。


幸运的是,夏末遇到了周弦,他愿意陪着她做任何事情:坐着站着吃着喝着唱着跳着笑着乐着,周弦累了的时候可以趴在自己的腿上,即使腿麻了自己也不会动的。

但这些都是都是夏末的想象,用时髦的花了来说就是“意淫”。周弦才不会对他撒娇向他讨抱抱,一次也没有。但这一点儿都不耽误夏末心里美滋滋,有时候一个人能让自己静静看着就很好,夏末一直这样想。


暑假终于到了,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去找妹妹玩了。夏末小时候并没有对“爱”的确切的概念,只是觉得这么好的妹妹只能把她当宝一样供着,不然长大了万一受那些臭小子的欺负可就坏了。

夏末每天都兴冲冲地去找周弦,给她带上自己的好吃的好玩的,甚至连最喜欢的珍藏版漫画书也拿出来给周弦看。不过周弦还小,对有些东西不明就里,但还是会对夏末笑着表示感谢。

周弦身体好了以后慢慢饭量也变大了一些,脸又重新变得胖乎乎的,像小时候的样子。周弦的眼睛很亮,睁大了以后圆圆的,一闪一闪像个会说话的铃铛——叮铃铃只一下就把人弄得五迷三道的,夏末有时候在回家的路上抬头的时候会想,大概周弦的眼睛是月亮的倒影在玻璃般的蓝绿色水泊,沉稳又诱人,大概自己会溺死在这温柔。

夏末最喜欢看周弦吃饭,看他吃饭的时候觉得饭和人都很好吃,嘴巴一动一动像个小仓鼠,小小的嘴巴吞咽进许多东西、不知是油腥还是水分沾到他薄薄的嘴唇,显得愈加娇艳、像一朵含苞的花儿。像这样既可爱又魅人的女孩子可不多了。

“阿姨,长大请把她嫁给我!”夏末很想这样对杨阿姨说,可是他才九岁,这么说引来的只能是大人的笑话。一想到这里夏末变得有些丧气,吃饭的速度也变慢了不少。

“末末,怎么了?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吗?”杨阿姨关心地问道。

“啊?没有没有,刚刚吃快了噎到了。”夏末赶紧回答到。

“给你喝。”周弦把自己的胡萝卜汁递给夏末,夏末一下子有点呆住,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来。

夏末一直不觉得周弦是个小气的人,不过小孩儿对于他自己的东西还是看得比较紧。他喜欢吃的东西会分给你,甚至还能分给你多一些,大概因为他总认为大孩子要吃得多。但有时候会偷偷瞧着你,好像是在说我把自己最爱的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吃啊。你把东西再给他他也不要,但看你吃得很满足的样子他就很开心。但他有点洁癖,没准儿是个处女座。他喜欢把东西整整齐齐摆好,也不让人随便坐在床上,水杯什么的更是有着自己的规矩,谁都不让碰。所以今天夏末看到周弦直接把他的杯子推过来的时候心情有点复杂,周弦像个小兔子一样超级喜欢喝胡萝卜汁(虽然不喜欢吃胡萝卜),而且还是用自己的杯子让他喝,这娃娃看来对自己也无比信任啊,有点感动。

“没事儿没事儿,我有水。你自己喝吧。”夏末不太喜欢喝饮料,妈妈也教导他凉白开是最健康的饮料。他其实也是怕周弦是不是一不小心忘了那是他的杯子,万一自己喝过后他要再去买一个就太麻烦了。

“胡萝卜汁比白开水更管用,夏夏哥哥你信我。”周弦似乎很坚定。

“?是嘛?”夏末这样问着还是迟疑地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放在了自己手边。

“不多喝一点嘛?是不是好好喝?”

“不用啦,感觉真的好多了。”

“那夏夏哥哥给我吧,我把剩下的喝完。”

夏末、杨阿姨、周叔叔、周蕴都很惊讶,看着周弦把胡萝卜汁喝得一滴不剩,陷入了若有所思的境况。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04 
财富
5102  
积分
1345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3-18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5-28 12:16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七章



饭后夏末和周弦进了周弦的房间,休息一会儿就该辅导周弦写作业了。


门外。

“老周,我看末末真是个好孩子,和小弦相处得也很好。”

“真没想到差个三岁也能玩到一块儿去,还能顺道治治咱儿子的洁癖。”

“前两天夏末还说要让小弦去他们家玩两天呢,你看怎么样?”

“也好,天天让末末跑也不行,反正离这么近。你这两天给小弦整理一下东西,在家也没人陪他,周×还要上补习班。对了,末末家知道吗?”

“怎么不知道?前两天末末妈妈还给我打电话呢,说末末天天在家天天念叨小弦呢,她也想有个女儿给夏末当妹妹呢。”

“女儿?”

“唉,咱家小弦从小到大不知道被多少人说过像女孩儿了,夏末应该也把小弦当女孩了。我给夏末妈妈一解释,把她乐得不行,说先不让告诉夏末,看他怎么办。你说坏不坏?”

“哈哈,我还真不知道有这回事。小弦过去的时候你给做点蒜香排骨带过去,末末喜欢吃。”

“咱家儿子早就给准备好了,连他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就等您一声令下啦。”杨阿姨向周叔叔眨眼。

“两个小家伙关系真不错。”……


屋内。

周弦一屁股坐在地毯上,摸着小肚子,露出一副少有的懒散模样。

“怎么了?吃撑了?”夏末看着他好笑地说。

“有一点。谁让你不多喝两口的?”周弦没看夏末,后面那句话是小声嘟囔出来的。

夏末失笑,感情自己的小心翼翼倒是个错误了。

“好好好,以后你再给我我就全部都喝光,绝对不跟你客气,好不好?对了,谁告诉你胡萝卜汁顺饭的?”

周弦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夏末,好像在怀疑夏末是不是个傻子,搞得夏末一脸莫名其妙。

“……没什么讲究吗?我以为胡萝卜汁真的……呵呵……那个、我好像太天真的。”

“我就是想让你尝尝味道。我觉得可好喝了,应该让你尝尝。”周弦换上认真的样子一字一句地对夏末说。

夏末可感动坏了,心想这孩子自己果然没白疼,不亏自己天天跑来跑去的,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妹妹终于知道我的好了。

“夏夏哥哥,我要去尿尿,你要去吗?”

“……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再去。”夏末想这娃娃是不是还不知道男女有别啊,不行我可得教教她,要不以后被人欺负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想想自己作为她的哥哥太不负责任了,认识这么久(夏末同学,认真告诉你其实真的没多久)其实也就一起吃过几次饭做过几次作业,都没空好好教教她一些“常识”,是自己做得不好。

“我好啦,夏夏哥你去吧。”

“……好。”这种被人赶着去厕所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有点奇怪。


夏末到厕所的时候感觉更奇怪了,这世界好像莫名有点玄幻。

“周周,你平时怎么上厕所啊?”夏末这句话问的小心翼翼,恐怕方式不对。

“就和你们一样啊。”周弦抬起头盯着夏末,好像这又是一个愚蠢的问题。

夏末咽了一下口水,感觉似乎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那个,你是说,站着?”

“不啊……”

夏末松了一口气。

“尿尿的时候站着,拉粑粑的时候蹲着。”

这是一个急转弯!夏末有点被吓到了!不是有点,是完全。

“夏夏哥,你不是这样吗?”

夏末心情很复杂,有点不想回答,只是又急又气地看着周弦。

“不是吗?”周弦又问。

“唉,是啊。”所以刚刚他看到马桶盖是掀起来的,他本来想是不是周弦专门为他掀起来的,可是上面的可疑污渍让他怀疑这是不是小个子周弦的杰作,因为吃完饭以后一直没见有谁去过厕所。果然,最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夏末突然有点不知所措,想逃想走,但其实还是想留下。

“周周啊,哥一直以为你是个女孩子。”夏末带点调侃的语气轻松地说,他怕周弦太敏感会难过。

“啊?我以为你不会呢。从小到大太多人以为我是女孩子了。小时候我在姥姥家住的时候,邻居家有个小妹妹,比我小一岁,一直把我当姐姐看,还要保护我,她比我可爱多了。”

周弦说起这些很平常的样子,看来确实是常有的事。夏末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心疼,前面也听过杨阿姨说想给周蕴生个妹妹来着,没想到这个乖巧的男孩子竟然被这么多人误解成女孩儿,看来是自己先入为主太不对了。

“周周也可爱,长得好看对人还体贴,以后大哥收你做小弟啊,谁敢再说你是女生我就替你打他。”夏末一把揽过周弦说。从梦中情人变成好哥们儿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不用打他们,妈妈说他们看我像个小女孩是因为我好看。我觉得也是,还有就是我声音比较乖,长大就好了。”周弦好像并不因为这个难过,看来叔叔阿姨把他教得很正直、保护得很好,夏末想。

夏末本想周弦从“妹妹”变成“弟弟”一定会给自己狠狠一击,可是伤心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毕竟是自己带着主观想象给周弦定位的,即使周弦再坏也是自己的锅,何况周弦各方面都很好,只是当不成自己的“童养媳”了。

但变成“弟弟”以后处处方便了很多,自己和周弦可以有些肢体接触牵他过马路什么的自己完全不会有心理障碍了。以前总想这样牵手过马路是不是算占女孩子便宜,妈妈说不能占别人便宜,尤其不能随便和女孩子有肢体接触。


过了一段时间,夏末发现自己爸妈早就知道周周是个男孩子,只是一直瞒着自己演戏,唉,真是太调皮了哼。不过自己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他们吧。


过了两天,杨阿姨周叔叔果然把周周送我们家来了,连同他的一些日用品,还有自己最爱吃的蒜香排骨!“这是小弦早就要求我做的。”杨阿姨偷偷告诉我。

“哇,谢谢阿姨!谢谢周周。”

“周周对你很不一般呢,比对我们都亲。”

“嘿嘿。”我当时只知道傻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不过周周对我真好啊,小棉袄。


夏末想起自己刚和周弦认识的时候真是有趣,那些场景现在仍然历历在目,毕竟是很重要的人。


可是自己在他的人生中到底缺席了多长时间?一年两年三年,加起来有五六年,这中间的时间彼此蒸发在对方的世界,没时间去想也有梦,有时间去想的时候只能发呆。在看不到的地方各自努力成长,长啊长,长成少年的模样。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04 
财富
5102  
积分
1345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3-18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5-29 20:54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八章


夏末篇



周弦去上课了。

昨晚他回来的时候很开心,好像捡回了一个宝贝,但有点无处安放,不知道该怎么对她好。我替他高兴,也有点替他难过。

许轩的事情我以前真的没有想过,更是好久没看到他哭过。哭鼻子的事情只在他很小的时候见过,那时候他还小,去买醋被人抢了钱委屈得不行,那也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他默默地长了这么多,连心事都有了。

我心情其实不平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性取向的一个影响因素,这该怎么办呢?他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林瞳呢?还是一时冲动?那个小时候和他做邻居的女生,该是很美好的吧?他彻底放下许轩了吗?他的心现在还很痛吗?


但我不敢问周弦,我也没有立场没有脸面。当初是我一声不吭就走了,他哭成那个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哭得撕心裂肺,但我却没办法安慰他。

我以为自己瞒他瞒得很好,我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对我笑得真诚笑得可爱笑得傻气,我就真的把他当成一个娃娃,一个可以随随便便可以伤害的人吗?

我不是这样想的。我不知所措。我怎么会突然搬家呢?我每天早上醒来都要问妈妈一次这是不是真的,差点爸妈就以为我不正常了。

但我还是走了。


现在想来搬家对于我和周弦的关系真的是一个重创,在最需要友情的年纪各奔东西那是我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和周弦已经不在一个学校了,但离得还是很近的。每个一三五早上我去周弦家接他上学。他个子已经高了很多,但很瘦弱。脸上的婴儿肥还在,脑袋和身体比起来大得有些超出比例,但幸好他的面貌还是清秀的,不然刺猬头之下,真的会很显突兀。

虽然比自行车高不出特别多,但他还是可以自己跳上后座,实际上他二年级的时候就已经尝试自己跳上车座了,他不想让我小看了。小傻子,那时候圆圆的他真的很要强,显得愈加可爱。

周二周四的时候周弦会来找我,这是周弦坚持的。我早起一些其实没什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但周弦说多睡十分钟对身体是十分必要的,为了我能多载他一些时候,我有必要隔一天多睡十分钟。我知道这个“十分钟理论”又是他瞎掰的,但我不想戳穿他。被人不露声色地爱惜着也很好,还是小小的少年就有这么细腻的心思也着实难得。

周弦自从被我明确划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下后就再没人欺负他了,其实他本来也是乖的,从不惹事生非,天生还长了一副讨喜的脸,谁会舍得他哭呢?

但我不该在和他渐渐熟悉起来后突然就离开他,让他猝不及防。


得知要转学的事情是在一个周五下午,我刚把周弦送回家,杨阿姨要留我吃晚饭,但想到妈妈下午对我说晚上有事和我商量我就没留,要不我肯定舍不得不和周弦一起吃饭,虽然当时还不知道是最后几顿饭,但杨阿姨做饭确实好吃。

“回来了?”到家的时候爸妈都在。妈妈在厨房做饭,爸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嗯。妈妈不是说有事情要说吗?所以我把周周送回家就赶快回来了,杨阿姨还要留我在他们家吃饭呢。”

“儿大不由娘啊,现在你都快变成周家的了,比爸爸妈妈亲多了哈。”妈妈刚从厨房出来听到我说的话,白了我一眼。

“哎呀,哪有?周周不也经常来咱们家嘛?你们也多了一个儿子啊。对不对,爸?周周是不是比我乖比我聪明多了?”我赶快向老爸求救。

“我看啊,周弦样样都好。”说完看了我一眼,又慢吞吞道:“你是不是想让我这样说?”

“嘿嘿,周周本来就好嘛,您的二儿子能不好嘛?”我摆好了碗筷,喊爸爸过来吃饭。

吃到一半突然想起来正事还没问:“对了妈,您到底要给我说啥?”

爸爸和妈妈对视了一眼,停下了吃饭:“末末啊,咱们可能要搬家了。”

“啊?为什么啊?”我一口饭没咽下去被呛了一下咳了起来。

“这孩子,你别这么激动啊。”妈妈赶快给我端来了一杯水,我想起那时候周周给我端来的胡萝卜汁。这口饭可能太多了,眼泪都给我呛出来了。

“你爸要调任到A城了。那边的初中更好,对你学业也好。”妈妈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说。

“妈,那您呢?您的工作怎么办?我觉得这个初中挺好的,我的朋友都在这里,我不想走。”我觉得自己都要哭出来了。

“末末啊,爸爸妈妈都知道,知道你的朋友、小弦、杨阿姨一家对你多重要,可是你也要想想自己的以后啊。去A城对你以后的学习更好。妈妈已经和单位说好了,可以帮忙调到A城去。”妈妈说这些的时候时有停顿,她是心疼自己的儿子的,我明白。

“那这已经不是商量了,这是通知。好了,我知道了。”

“末末,怎么和你妈说话呢?”

“老夏,没事儿,末末的心情我懂。儿子,我们跟你一样啊,也要抛弃很多。”

我抬头一看,妈妈的眼里有我明白和不明白的内容:“我懂了,妈妈,刚刚对不起。”

我知道这些事情已经是定局了,我只能好好计划该怎么过好剩下的日子。

“妈,咱们什么时候走?”

“就这几天吧,前前后后至少要一周,最多半个月。”

“好的,我知道了。”


我晚上列了一张计划表,要和周弦去游乐园、去动物园、去植物园,要带周弦去吃饭去看电影去看动画片,要把自己自己前几年记的笔记送给他,要把他心心念念的手办送给他,还要把自己最喜欢的那条黑色围巾送给他,他的脸包在大大的围巾里面肯定特别可爱。然后才是自己其他的朋友、老师、同学,所有他认识的人,都要好好地一一道别。


我要做好多好多事情,要把所有不够的都给补上,要在短短七天把周弦的未来都填满关于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就掉下来了,男子汉的眼泪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说掉就掉呢?我的周周啊。我该怎么办?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04 
财富
5102  
积分
1345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3-18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5-28 12:14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九章


周弦篇



夏末哥来了,我们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其实我像是追着夏末哥的脚步来的。

他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我还很小,小到他以为我没有喜怒哀乐没有欢乐伤悲。不,我这样说对夏末哥太不公平了,他明明比我更难过,我怎么能单方面责备他呢?

但他回来了,在我高一的时候,他回来高考了。我本来以为他永远不会回来了,就这样把我忘了吧,就让我在梦里哭在梦里笑,在黎明的时候看着天花板发呆,在妈妈的催促声中去学校上课,在下课的时候从拥挤喧闹的人群里孤单穿过。

“周弦,周弦,一起走吗?”“啊,不用了,我和夏……我今天自己走。”看我多可怜,这种场景大概出现了无数次,直到我意识到这样是不对的,直到他们意识到我需要改变。

我才五年级,就已经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对“孤独”了解得明明白白,对假笑驾轻就熟,也成功帮我塑造了自己冷漠的外表,阻挡了一波儿自己不喜欢的社交。

但当我还在另一种习惯中慢慢前行的时候,他突然回来了,就像当初他突然出现。

我早就发现一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男孩会经常在下午的时候在我们家前面的街上转来转去,本来我以为他是街上的淘气孩子或者家庭不和谐(那段时间陪妈妈看了很多家庭伦理剧)的少年来这里找安慰或找刺激,但后来发现他就是为了看而看,并没有做坏事的心思。

他生得真是好看。他不如我白,但男孩子太白了也不好,想他这种就刚刚好,配上一双深情的眸子,泛着桃花。下巴是方的,很好地勾勒出了脸的轮廓。一低头的时候可以看到睫毛的倒影闪映在眼睛下方,还是个睫毛精!


我其实一个人在家挺无聊的,有时候想想真不如一直待在姥姥家,还有林瞳一起上课一起下课一起玩,虽然她是个女孩子,但可以玩到一块儿去。不像现在,爸爸妈妈都要去上班,哥哥读初中也是早出晚归,一天之中能见到他们只有在晚上。

林瞳好就好在没有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习惯,摔倒了就立马自己爬起来、完全没有表演哭泣博同情的意思,还常常把我护在身后,是个厉害的女孩子。不,其实我不需要她把我护在后面,虽然我那时候看起来确实比较弱,但那是人不犯我,真的有什么事情我也是不会退缩的。嗯,就是这样。

所以当我看到有个漂亮的小哥哥就在离自己几百米的地方的时候,真想冲下去和他倾诉一下自己稍显苦闷的内心。他长得这么好看,大概也很温柔吧,肯定很温暖。

但我也看到过他不是一个人的时候。那时候他身后有一群人,说一群也不是很多,就是七八个,但已经很有阵势了。夏末站在这一群人里面很显眼,还有他手里拿的弹弓,看起来很有份量的样子,玩起来一定很带劲儿。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或者别人用那个弹弓打过什么,也不知道那个弹弓是不是很厉害。

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小哥哥应该是个单纯又复杂的人,所以自己不能冲动去贸然去结识他,万一他是个看起来单纯的小恶魔呢?那我岂不是糟了?


我慢慢习惯了每天往窗子下面望,有时候那个哥哥也会往上看。你站在楼下看风景,楼上的人在看你。有时候一眼望到底,其实看不透谁的眼睛。


其实我一点儿都不想提我们俩第一次正式见面、正式说话的事情,实在有点丢脸。

从我家下楼走不远就有一个便利店、再往前走还有一个大型超市,我已经不只一次帮妈妈买东西了,从来没找错过钱或者买到不好的东西,更不要说被人截。

被人截好像完全是一个凑巧的小概率事件,就是不小心多看了那几个人一眼,就被看出来自己手里拿着钱。其实真的没多少钱,就20块而已,但对于和我相似装扮的他们来说,估计天上掉下来20块钱也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了,所以,我就被抢了。

我本来没想哭,一心只想着以后一定要好好看路不能东张西望,看你看出来事儿了吧?不凑巧的是,旁边刚好有个认识的阿姨认出来我了,就一个劲儿的安慰我,此时才感到这件事确实有点飞来横祸的意思。

往右边一瞅(我又管不着自己乱看了),那个小哥哥就在不远的地方。一看到他,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感到自己好像无比委屈。他走过来了、小跑了几步,他问了阿姨怎么回事,拉着我的手去便利店买了东西把我送回家,妈妈问他住哪儿,他说了自己家的位置。我发现两家离得很近,太好了。

“小弦,你没事儿吧?有没有伤到哪儿?怎么哭了?”

“没事儿,妈妈,就是钱丢了。”

“钱是小事情,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就不要管钱了。对了,你认识夏末吗?”

“啊,那个,也算认识吧……”

夏末哥急匆匆就走了,我还想让他尝尝妈妈做的饭呢,妈妈做饭可好吃了。

不过第二天他又来了一次,我才知道他昨天走那么急原来是要帮我把钱要回来,是个正直的人呐。

这天夏末哥在我们家吃饭了,他吃饭不急不缓,看起来很舒服的样子。


我们真正熟起来是在暑假以后。一是因为前两次见面以后夏末哥就差不多该期末考试了,没时间和我玩。二是暑假的某天他才知道我是个男生。

从小到大我被很多人当成女孩子,可能很多人小时候就是雌雄莫辨吧,加上我小时候声音确实有点软,所以这也正常。妈妈告诉我说我可以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任何人,只要是个好人。我当时其实不太懂这是什么意思,直到我很大很大的时候,才明白我的父母有多伟大,当然这是后话了。

其实我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夏末哥对我有错误的性别认知,因为除了那一次拉我去买醋,剩下任何时候他都不敢再碰我一下,甚至不小心碰到都要说声对不起。我心里时时翻个白眼给他,但表面上还是要装出一脸乖巧。

那次我故意把尿撒出来了一点儿,没想到他果真是个细腻的人,回来就问我这个事情。

唉,傻傻的夏末哥啊,无论是男是女,我都是你的好伙伴好朋友啊。所以性别没有关系,所以我们成为彼此的陪伴,在那些年。


那是一个周六。

前一天下午夏末哥把我送到家就急急走了,连他最喜欢的排骨都没把他留住。妈妈让他留下来吃饭,他说今天家里有事情,阿姨让他早早回去。那就回去吧,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吃饭,我是这样想的。

晚上的时候夏末哥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些什么,又感觉什么都没说。

“我明天去找你。”

“好啊,刚好有两道题不会做,夏末哥你教我。”

“好。”

我很奇怪为什么夏末哥会专门打电话说这件事情,明明以往几乎每个周末都是这样过的,我们有这种默契,只有谁不能来的时候才会打电话告诉对方一声。但这次……算了不想了,明天反正很快就来了,我就和以往任何一天一样,沉沉睡去。

如果我当时再敏锐一点就好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4747794  
精华
帖子
504 
财富
5102  
积分
1345  
在线时间
65小时 
注册时间
2018-4-8 
最后登录
2019-3-18 
本帖最后由 爱番茄的猪 于 2018-5-29 20:57 编辑

回复 爱番茄的猪 的帖子


第二天夏末哥来的时候拿了很多东西,都是我想要的或者我需要的,我不是很明白。

“哥,你要搬家嘛这是?”我笑着问他。

他本来在收拾那些东西,一下子抬起头,深深看了我一眼,慢慢说:“家哪能说搬就搬,不好搬啊。前面在家收拾东西的时候挑出来给你的,觉得你应该会需要。”

“啊,夏夏哥太好啦!这些我全都很喜欢,尤其是这个鸣人。”

“喜欢就好。乖哈,哥帮你收拾东西,你自己玩会儿。”

“好。”


中午吃完饭以后夏末哥对妈妈说想让我到他家住两天,就这个周末。我有点惊讶,住来住去的,也是常事了,还这么正式地给妈妈说。

“好,去吧,你们好好玩哈。”妈妈答应地很快,现在想起来语气带着复杂,应该是早就知道了。

那两天里,夏末哥又给我看了所以他的东西,我想要的需要的能要的,他都给我一一打包,把所有东西摆在自己卧室的时候,感觉一下子变成了夏末哥的卧室,全都是他的信息。

“哥,你干嘛啊这是,咋把什么东西都给我?”在刚开始的开心之后我有点慌张,以为他做了什么坏事要转移东西(那段时间看了不少侦探题材的电视剧)。

“就是想给你。要不要?”

“要要要!”


夏末哥还带我去游乐园、去动物园、去植物园,去划船、去骑车、去吃饭看电影,甚至有一次他为了赶上一场我想看的电影逃课了,我感到受宠若惊,但还是告诉他这样不好,还是不看了。

“看吧。那是一节自习课,没关系的,走啦。”

我回家后给夏末哥家打了一个电话,是冷阿姨接的。

“喂?冷阿姨吗?我是周弦。”

“不不不,我不是要找夏末哥。”

“我觉得最近夏末哥有点不对劲,问他他也不给我说,您知不知道他怎么了啊?”

“啊,什么时候……”


一切都明白了。

夏末哥所有不正常的地方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三天之后就要走了。

他不告诉我是怕我伤心吗?但他突然走掉不知道我会更伤心吗?夏末哥心里一定太乱了,他要处理很多事情,他也不是我,所以他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对我最好。

我要配合他,让他觉得自己一无所知,让他看不到自己伤心难过的样子。

接下来的三天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更贪吃爱玩,夏末哥每给我买一支冰淇淋、一张电影票就更高兴一分,他觉得自己在满足我的愿望。这样挺好。


这一天终于来了,是一个星期周三。

周三一直不平凡,它横在工作日中间,让人觉得熬过这一天似乎就能直接到周六,所有事情都有了盼头。

周弦哥早上还是把我送到了学校,只不过我悄悄溜回来了,躲在他们家旁边。

爸爸妈妈从夏末哥家下来了,随后跟着的是夏末的爸爸妈妈,他们互相说着什么,爸爸妈妈拍了夏末哥的肩膀,夏末哥抱了他们,擦了一下眼泪。

夏末哥上车了,我跑出来对着车窗喊,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车子跑得很快,我听到有人敲打车窗,又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夏末哥跑下来对我说了很多话,又好像没有跑下来。那天还是很热,热汗一层一层被蒸发,眼泪也糊在眼眶里黏黏糊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楚。

其实我和夏末哥后面还是会电话联系,有时候也发电子邮件,只不过我从来不给他发自己的照片。

我恨他。

我也爱他。

他是我的哥哥啊。甚至和周蕴哥比起来,也许他更了解我。但说走就走了。

没他的日子过得更快,眨眼几年,我升了高一。

这一年,夏末回来了。


第十章


“HI,早啊。”

“……”周弦一看是吴垠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不仅不想和他说话还想往后退,可人潮汹涌都往前根本难以脱身。周弦不知道该怎么办,反倒是吴垠自己先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怎么看到我了不过来啊?你教室在前面呢,走啦走啦。”说着就要拉着周弦的衣服往前走。

“你放开我,自己走。”周弦下意识挣脱了吴垠,自己往前走着。

“你!好吧,是我做得不对。喏,给你的。”

“我吃过了。”周弦看都没看,就回了一句。

“南食堂才有的新鲜胡萝卜汁啊,还有热腾腾的红豆面包,啧啧啧,可惜我不爱吃。”吴垠摇了摇手中的杯子,语气可惜地说。

“别以为一杯胡萝卜汁就能诱惑我,”周弦语气坚定地说,“唉我这人就是记吃不记打,算了,下课找你算账,闲人止步!”周弦想想还是一把夺过了那杯胡萝卜汁和面包,南食堂的胡萝卜汁好久没喝到了,红豆面包也是自己天天想天天盼的,吴垠还是懂自己的。

“那就下课说,我也去上课了。拜拜。”吴垠松了一口气,接了吃的就成。


吴垠篇

周弦是个吃货,从小就是。我和他的友情要追溯到初中,那是六七年以前了。

那时候我和周弦都才十一二岁,中考时就在一个考场,考入初中时竟然还在一个班里,所以慢慢成了好朋友。

刚认识周弦的时候他比较沉默不爱说话,我们本来都以为他是那种高冷型的,但没想到他和谁熟起来其实还是挺能闹的,和看起来不一样。

那时候周弦比现在胖,也不能说胖,可能是脸肥了点儿,那时候我们都开始拔个头往高了瘦了长,周弦脸上还是带着点儿婴儿肥,个子也不高,还很瘦,就显得只有一颗智慧的脑袋。周弦稍微有点招风耳,加上那时候身子小头大,我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大头图图”,他也不恼。

就这样叫了两三年,我们一直以为他还是那个身子瘦弱因此脑袋显得偏大的周弦的时候,他在我们不注意的地方偷偷拔高了身量,也削尖了脸的轮廓。等我某一天回头叫周弦的时候,突然发现他已经和我差不多高了。初三体检的时候一量周弦已经一米七了,在我们整个年纪都不算矮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