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34 | 浏览:16175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落在谁的指尖》(91原创连载中)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675 
财富
9816  
积分
2709  
在线时间
6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9-9-12 
本帖最后由 |7395_5575 于 2018-9-30 17:45 编辑

第67章: 最后还是你

缘过了远分卧室内,床头柜上的台灯依然亮着。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第一次F大的不期而遇,几年后,始料未及的再次重逢,百转千回里兜兜转换中,纪少艾不得不承认地是在她心里她依然是在意简亦繁,她现在无法保证,无法向你承诺什么,但她会做到……她把最近所发生的事情细细的想了一遍,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不成眠……

睡不着的又何止她一个,此时——这扇门外的沙发上正躺着一个男人,窄小的沙发对简亦繁高大修长来说有些格不相入……

简亦繁和纪少艾一样毫无睡意……

……

纪少艾又翻了一个身,突然间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她听到声音,从床上坐了了起来,看见简亦繁不动声色地伫立在门口,她看向他困惑地问道:“怎么了?”

他犹豫了一下,坦然道:“我睡不着,我……想躺在你旁边。在你身边就好。”

她神色微滞,沉默了几秒后,她点了点头。

……

纪少艾腾了一半位置给他,她背对着他而睡……不是不愿意面对他,那样她或许会彻夜难眠。

……

忽然间,简亦繁伸手抱住了她,纪少艾身子下意识一缩。他却不以为然,往她的位置更靠近了些。,靠着她他才会安心。

纪少艾愣住,她睁大眼睛,被他从后背拥住……她更精神了,她这二十多年来可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抱着睡过。她试图想拉开两人间的距离,离他太近了,她觉得自己喘口气都难,她将身子往床沿边微微地移了一点儿,又接着稍稍地挪了挪……她正庆幸隔开些距离,这时…

“别动。”,他低声警告道。

话音一落,纪少艾被吓的身子微微一颤,窘迫地闭了闭眼睛,又慢慢睁开…她没有吱声。

在心底挣扎了一番后,她暗暗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地从他怀里翻了个身,面向他,她抬眸时与他四目相接,她望着他俊美的轮廓,他目光深邃,低头凝视着她。

……

静默了好一会儿。

她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在他怀里的自己,犹豫了一下,抖着嗓子说道:“我有点—…不太习惯。”她被他这样搂在怀里,很难入睡,她全身僵硬躺在床上不敢动弹。

他静静地看着她,好一会儿后,他微微起唇,说:“会习惯的。”

说完后,吻一下她光洁的额头,轻声说道:“睡吧。”

纪少艾没有说话,也没有闭上眼睛想要睡觉的意思,她现在没有半点儿困意,根本睡不着。她微微垂下了头,不再看他的眼睛。

……

没过多久,冷不防的声音在她耳边再次响起。

“睡不着吗?”,他声音很轻。

纪少艾扬起头看了他一眼,诚实地点头应道:“嗯。”

“那陪我说说话吧?”,他嗓音低沉。

“好。”,她小声地回答道。

他突然大手一伸手又她拉进了怀里,牢牢地搂的更紧,他的下巴轻抵着她的发顶,他眼神中隐含着的忧虑。

“纪少艾,我们分开快四年了,从相遇到分开,我知道你爱上我并不容易,我不够好,不完美,甚至霸道自私,也不会说好听的情话,总是惹你生气,还惹你伤心掉眼泪。”

他停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也没有完整温暖的家庭,我的家庭状况甚至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许多,我体会不到被父母的呵护关爱是怎样的,也从未体验过,那段成长的经历于我而言是可悲的,从我出生后我就被扔给了家里的保姆,我不爱说话,不愿和任何人说话。有一天深夜我母亲喝的满身酒气的回来,在楼下喊着嚷着要喝酒,家里的保姆被惊醒了,我也醒了,我想出去看看她,当走到楼下看见我母亲里拿着一瓶酒,她打不开气瓶塞愤地将酒瓶摔在了地上,我担心怕她会出事,走近她想提醒她脚下小心玻璃碎片,当我喊她妈妈时,她就立刻冲到我跟前揪住住我的衣服,对我吼道,说她不是我妈妈,让我别叫她,她说我姓简,和她没有半点关系……那个时候我才六岁,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叫过她一声妈妈。现在她走了,她给我打过电话,我并不知道她病了,我对她说了很难听的话,她没有再联系过我。我最后得知的消息,却是去参加她的葬礼……至于着我父亲,比起我这个儿子,他更在意的是他的身份和他的事业,我几乎见不到他在家的日子,他唯一做的就是安排了我所有的生活,无关乎我愿不愿意,只能接受,渐渐的我意识到我所在的那个家是扭曲的,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很奇怪,包括我自己……我父亲我母亲太过陌生了,所以我为了摆脱那个家,我拼命地学习,开始创业,没日没夜地工作,终于站在了今天这个位置上。我成功了,可我还是不快乐……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对你说过,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开口向你提起。我的人生有很多不完美,但是……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幸运自己遇见了你,你会和我分享你所有的开心和不开心……在澳洲读书,我总想起你跟在在我身后的样子,走在校园里,我时常会不由自主地转过身,除了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我再也找不到你的身影了,我以为时间久了自己会慢慢将你遗忘掉,我以为我可以不在意你,可是时间过了那么久,我忘不掉……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你的,我那么爱你,又怎么会忘记你了。”

纪少艾没有搭话。他也不以为意,接着又说道:“我熬过无数个漆黑的夜晚,去过纽约无数次,却不敢去找你。毕业后,我回到了A市,我知道有一天你会回来的,所以我等。你回来了后,我故意接工作机会接近你,当看见你和路清和在一起时,我发疯似的地嫉妒他,即使我知道你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我知道你你骗我说你喜欢他是为了让我死心,让我远离你,可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你的感情。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简亦繁爱上纪少艾不会死,可是简亦繁没有纪少艾,可能会死。少艾,我不想再错过你了,以后我陪你完成你没有完成的心愿,陪你看日出日落,陪你共度余生,好不好?”,终于,简亦繁的声音停止了,他的眼角有些湿润,他合上双眸。

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他没有得到她的回答,依偎在他怀中的人也没有动静,像是睡着了一样。

……

他睁开了眼睛,慢慢放开自己的手,低下头看着埋在他胸口的女子,她很安静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

房间安静的好像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

他俯下身想她睁开了湿亮的眸子对上他温柔地眼睛,她将自己的唇送了过去贴在他的薄唇上,离开他的唇后,她哽咽道:“好。”

他笑了,温柔地吻了吻纪少艾的头发,他的手臂把她搂得更紧了。

……他和她就这样躺着,简亦繁的身体很暖和,她呼吸着他身上的淡淡的味道……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

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后,他轻声说了一句,“晚安。”,他再次闭上了眼睛。

有人说,“你要记得那些黑暗中默默抱紧你的人,逗你笑的人,陪你彻夜聊天的人,坐车来看望你的人,带着你四处游荡的人,说想念你的人。是这些人组成你生命中一点一滴的温暖,是这些温暖使你远离阴霾,是这些温暖使你成为善良的人。” ​

……

纪少艾从睡眠中醒来了,她睁开眼睛,看了看身边的人。


她多少还是有些惊讶,自己躺在简亦繁的臂弯中睡了一晚。他还在她身边熟睡,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他闭着双目,眉头微皱,高挺的鼻梁……她仔细地端详着他,纪少艾从未设想过自己会与他躺在同一张床上,更没有想过早晨睁开眼睛看见的第一个人会是他……


纪少艾看了他一会儿后,轻手轻脚地起身下床,离开了房间。


房间门被合上那一瞬间,床上的男子慢慢地撑开了双眸,其实早在她醒之前,他就已经醒了……他一直打量着她的睡眼,意识到她快醒来时,他又闭上了眼睛。


纪少艾洗漱完后,她想给她做点吃的,她自己平时一个人习惯了,她都是直接去了楼下的早点摊吃的早餐,一大早又给他煮面条不太好吧,她想了想拿了钥匙,还是去楼下买些上来,毕竟,种类较多,可供选择。


……


二十分钟后,纪少艾手里拿着打包好的小笼包,鸡蛋,还有粥……牛奶冰箱内有,她等下回去给他温一下就好。


林伽安最近也一直在找简亦繁,她无迹可寻,无奈之下,她找人打听到了纪少艾所住的地方,今天一早开车前来她家,林伽安虽然并不想从纪少艾口中得知简亦繁的去向,但是她一直联系不上简亦繁,她心底非常担心他,只好来纪少艾这里探探口风。


她问了保安具体位置怎么走,她客气道谢。


她走到一半的时候,便看见纪少艾笑着站在路上和她跟前一对年买的老夫妇热情地打招呼。


纪少艾认识的这对老人,是因为有一回下班回来下雨,刚好碰见要准备要出大楼门的这对老人,老人并不知道楼下在下雨,站在门口,老奶奶对他的老板说道,“要不我们等一下吧,说不定就停了,你腿脚不好就别跑来跑去了,实在不行我上楼去拿。”


纪少艾看着这对老人,直接将自己的伞给他们,对老人说:“您用我的伞吧,我正好也到家了,用完,您直接放在物业那就可以了。”


……


往后,老人碰见了纪少艾都会主动同他打招呼。


“少艾,我们去公园转转了,先走了啊。”,老人说道。


纪少艾笑着地朝老人点了点头,说:“好,再见。”


……


她刚走了几步……。



“纪少艾。”听见身后有人在身后叫她的名字,这语气听起来不太友善。


纪少艾循声回头,转了过来,疑惑地望着她身后的女人——林伽安,她脸上的神情讳莫如深。


林伽安看着她手中的早点,这是两个人吃的分量,难道……她脸上顿时难看起来,张口质问道:“亦繁现在是不是在你家?还是你们已经住在一起了?”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675 
财富
9816  
积分
2709  
在线时间
6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9-9-12 
本帖最后由 |7395_5575 于 2018-9-30 17:46 编辑


她瞥了一眼林伽安不悦的神色,在你心底叹了一口气。她与她对视,回答她前一句的问题,“他的确在我家。”,纪少艾坦然承认。她也没有想否认,首先,林伽安并不是他女朋友,其次,她没什么好否认的。


听到纪少艾的话后,林伽安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的褪去,她怒睁眼呵斥道:“纪少艾!我和亦繁认识了16年,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和他!他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你知道吗?我这一月来找了他多久,有多担心他。你为什么要一直缠着他不放手 !”


对于林伽安言过其实的话纪少艾不禁皱了皱眉,她怎么对她了?她死缠不放?沉吟了片刻后,淡淡地回了一句:“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她懒得解释了。说完后,她转身便走了。


……


林伽安见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脸色大变,她恼怒地冲上去,厉声叫住她,“纪少艾!”


纪少艾下意识回头,谁知——林伽安就是一巴掌直接甩了过去,半边脸颊顿时肿起几痕红印来,她手中的早餐也掉落在了地上。


纪少艾目光一沉,地抬起头反手就是一耳光还了回去,林伽安怔住,一下子没有晃过神来,她没想到她会还手,她捂着通红的脸,含着泪怒目切齿地看着纪少艾。


纪少艾先发制人地说道:“林伽安,我不欠他的,更不欠你的,你这一巴掌我也没理由来接受。我以为事情过去了,就翻篇了,可你偏揪着我不放。是要我提醒你吗?四年前,是谁在我和他在一起时跑去找他,在他家门前搂着他。还需要我说下去吗?”


林伽安惊愕地望着她,微张着嘴巴,没有说话。


纪少艾毫不在意她的反应,继续说道:“那天我恰好就站在他家的拐角处,这件事我不说,不代表我不介意。所以——林小姐,到底是谁介入了谁的感情,你自己心里比我更清楚。”


她说完后,想了起来,又自嘲地笑了笑说:“这件事情过去了两天后,你约我第一次见面谈话,你还有印象吧。其实,你根本不用着急提醒我和他分手,就算你那天不说那番话,在看目睹那样的一番可笑的场景后,我也没想过要同他继续在一起。你看,我和他分手了,你们不也仍然没有在一起。林伽安,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难道还没有有明白吗?你们的感情已经变质了。不是只有你的喜欢就情深似海,别人的喜欢就一文不值。我的确没有你认识他的时间长,没有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久,我对他的在乎和感情未必比你要少。你不用一直对其强调这些,我也没想过和你去比较什么,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林伽安放下手,讥讽地冷笑道,“纪少艾,那你呢?你又比我高尚多少?当年你明知道他心里有我,你还对他纠缠不休,你对他的感情能有多深,你们在一起又有多久?你当然不敢和我比?你能拿什么和我比?我11岁就认识他,16岁和他在一起,我们在一起了六年,难道比不上你穷追猛打的那一年,抵不过你在他身边的8个月?”


她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一直都爱他,可你却从我身边偷走了他,换做是你,你会甘心吗?纪少艾,你敢说这其中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我和他的感情变演变成如今这个地步,全都是拜你所赐!你少在这里故作清高!自以为是!”


--------------------------更新中-------------------------------------

(Ps: 两章一起更的—第 67章节,发现更新漏了一章节)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675 
财富
9816  
积分
2709  
在线时间
6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9-9-12 
第68章: 缘过了聚散

纪少艾愣了一下,苦笑道,“我确实比不过,我从未想去比什么。如果你真的那么爱他,为什么要放弃继续喜欢他了?为什么在我追求他的期间,对他不闻不问了?我和他在一起,是在我们彼此都单身的情况下,我喜欢他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你和他那么多年的感情我羡慕过也嫉妒过,却没有想过放弃喜欢他,我知道他心里有你,直到你回来了,眼神中也有你,我有过委屈,有过不甘心……我为自己争取过,他也毫不留情地推开了我,所以我放手了。我左右不了他的感情,他喜欢谁那是他自己的选择,现在你一次又一次和我过不去,你们的感情就能回到从前了吗?”


林伽安面色一僵,瞪着她,没有立即开口反驳她的话。


沉默了好一会儿后。


突然,林伽安一把抓着纪少艾地手,声泪俱下地说道:“纪少艾,我求你了,你不要再纠缠他了好不好,你把他还给我吧,只要你不要再出现在他身边,也不要再见他了,离他远远的,他就会回到我身边的,我不能没有他。”她语气卑微,与刚刚疾言厉色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纪少艾愣怔地盯着她,她知道林伽安爱简亦繁,可她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为了简亦繁来求自己放手,她刚开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


“够了,伽安。”简亦繁拧着眉,脸色铁青。


简亦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675 
财富
9816  
积分
2709  
在线时间
6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9-9-12 


他拿掉了林伽安抓着纪少艾不放的那只手,他低头看着纪少艾红肿的那半边脸颊,情不自禁抬手触碰上去,却被她别过头躲开了。


她没有带手机,又见她一直没有回来,简亦繁下楼出来找她,刚走到楼下花坛边,周围还站着好些围观的人,他远远地看见了林伽安出手打她,她直接还击了回去。他脸色变了变,正当他跑了过去时,听见少艾口中那番话,他顿住了,脚步一滞……没有立即上前,原来——纪少艾突然提出与他分手是自己,她那天全都看见了……


林伽安和纪少艾闻声,纪少艾惊愕地看着骤然出现在她们跟前的男子,林伽安大惊失色地看着一月未见的简亦繁,他原来真的在纪少艾家中。


纪少艾一大早也不知道自己是惹了什么晦气,本来稍稍转好的心情,被林伽安一闹,她不禁有些心烦意乱。她人生中因为简亦繁莫名挨了两个巴掌,第一次他帮她还了;第二次她自己还了回去,凭什么她们一个个有气都往她身上撒……


现在——她饿着肚子,脸上带着疼痛,她要是有好脾气那就奇了怪了。


纪少艾调整了一自己的情绪,抬眸看向简亦繁,平静地开口:“给你五分钟,解决好你们的事情。”


说完后,纪少艾将地上那袋洒落在地的早餐捡了起来,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内,看来今天早上注定要饿肚子了。


……


上帝说道:“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堕胎, 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她不想与谁大动干戈,她也从未想过挑衅谁,为什么她却成为了众矢之的。她没有理由来承受这莫名的一巴掌,她的怨气也不是她的隐忍退让就能泯灭的,当别人将巴掌甩在了你脸上,为什么不能反击。


纪少艾回到家中后,盥洗室内,她盯着镜子里那张生疼红肿的那半边脸……简亦繁和林伽安的感情,她比不过,她怎么可能不清楚…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她那个时候甚至从未开口提过林珈安这三个字,那是他曾经最在意的人,何尝又不是她最介意的了。


想到这里,她心下一沉,喉咙有些法堵,她眼泪不争气地涌入了出来,慢慢地抱着自己蹲了下来,将脸埋进膝盖中,泪水无声地滚落了下来。她哭,不是因为伽安的那一巴掌,她只是替自己感到委屈……


……


她不知道自己在里面呆了多久,直到有人推门进来,将她拉进了怀里,紧紧抱住了她。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675 
财富
9816  
积分
2709  
在线时间
6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9-9-12 

简亦繁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对不起,少艾。”,他又愧疚又心疼。


……


最后,简亦繁将纪少艾打横抱了起来,将她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她的脸仍埋在他胸口,他柔声说:“少艾,让我先看看你的脸好吗?”


纪少艾被他搂在怀中,没有应声,她不肯抬头看他,一直不停地流着泪。


好久之后,她在他胸口抽泣地控诉道:“简亦繁,你对不起我的事太多了。我的委屈找过谁?我的难过和伤心又有谁在乎过?可我又能找谁,这些痛苦全是我自找的。而你们你们永远都只在乎自己的感受……你们都一样自私。”


他心底一颤,“我在乎。”,毫不犹豫地接过话。


“纪少艾,我在乎。”,他又强调了一遍。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对不起,我知道过去的忽略你的感受和你,以后我再也不会了,不会了。”,他一边轻轻地拍抚着她的后脑勺,一边安慰道。少艾说的没错,他是自私的,他那个期间太过在意自己,从而疏忽了她的感受和情绪,她同样需要关心,在爱情面前也只是一个需要被爱的女孩。她很少在自己面前有过坏情绪,他以为她不介意不在乎,试想一下,她怎么可能满不在乎了,她只是佯装轻松地样子掩饰了过去而已,但凡他多花些心思在她身上,便不会注意不到。他当时怎么能那样对她……


几分钟后,纪少艾从他怀中抽身离开,没有看他,低着头。简亦繁凝神地看着她,她哭红了眼眶。


他探身从茶几上抽过两张面纸,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痕,动作温柔。看着她脸上的掌印,简亦繁神色骤然一沉,紧接着他从沙发上起身……走开了。


纪少艾用眼角的余光瞟了瞟离开的人,微愣一下,却没有想开口问他的意思。


------------------------更新中----------------------

(Ps: 第68章节——正文部分-2058字)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675 
财富
9816  
积分
2709  
在线时间
6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9-9-12 
本帖最后由 |7395_5575 于 2018-9-30 17:30 编辑

第69章节:只要你在我身边

纪少艾心里多少还是有气的,每每因为林伽安因简亦繁来找她时,她怎么可能若无其事毫不介意她的指责和那些难听的话语。


过了不久,他又在身边坐了下来,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扬起了纪少艾的脸,力道不大。简亦繁将手上的用冷水打湿后拧干的毛巾轻敷在她红肿的半边面颊上。现在这个季节和温度,不需要用到冰块,冷水的温度足够了。


纪少艾脸上突然感受到一阵凉意,下意识身子往后一缩,不禁地皱了皱眉,


简亦繁一直打量着她,他以为是她脸上太疼的原因。他顿了顿,随即轻声说道:“会有一点疼,忍一忍,需要先冷敷一下。”先冷敷,这样能有效防止血肿,减轻疼痛。


……


一段时间会后。


“肚子饿不饿?”,他缓缓开口问道。


纪少艾情绪已经渐渐平复了下来,闻言,她顿了一下,吸了吸鼻子,随后诚实地点点头。她下楼买的早餐也因为林伽安的缘故,也没了。现在即没心情,也还饿着肚子。


“我买了早点。”,他指了指餐区位置,说道。


简亦繁晚上楼的原因,并不知因为和林伽安的谈话,而是因为他在林伽安走后,去买了早点。


他和她说话的时间并没有超过三句话。


林伽安泪水盈盈双目通红地望着简亦繁,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笑了一下,颤声说:“亦繁,我找了你好长时间了,我很担心你。”


简亦繁没有理睬她的话,淡漠地看着她半边发红的脸,冷声警告道:“伽安,不要一再挑战我的底线,更不要拿我和你过去情分的长短来衡量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你应该明白我在乎的不是我和你的过去,我只在乎的是她。”,他脸上隐含着怒色。


林伽安瞠目盯着简亦繁,她全身不由自主地发着抖,摇摇欲坠。他说更在乎纪少艾……而不是更在意他和纪少艾,言外之意是,他在乎纪少艾的程度超越了他自己。她眼底的泪水难以抑制,已经顺着眼睛滑落了下来……


没等她回答,简亦繁继续说道:“你要是再让她感觉到不舒服,我不介意翻脸无情,过犹不及的道理不用我来教你。否则——这代价你付不起。”,语气冰冷。


她僵住了,面色瞬间煞白,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她一边连连摇着头,一边向后退了几步,泪如雨下地喃喃道:“不…不…简亦繁,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675 
财富
9816  
积分
2709  
在线时间
6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9-9-12 


稍作停顿,她又自顾自地问道:“为什么……你能够再次爱上纪少艾,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


简亦繁神色愣一下,眉宇微拧,纠正道:“我没有再次爱上他,我是爱上了她了。”


她的心止住了泪,咬牙问道:“那我呢?你对我就没有半点儿感情吗?,亦繁。”


此话一出,简亦繁的脸色利可白了几分,不过……并不是因为他和林伽安的感情,而是这句话他似曾熟悉,纪少艾曾今也问过类似的话。


他沉默了片刻后,看向林珈安,缓缓开口道:“伽安,你心里一直爱的人真的是我吗。你现在对我是因为爱,还是因为你的占有欲和嫉妒心,我知道你曾在澳洲的时曾有过男友……”


林伽安心底倏的咯噔了一下,脸上一惊,急声打断他解释道:“不是……不是那样的,亦繁。” 她不安地望向简亦繁,他……怎么…会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当初他和她的分手也不过是她想尽快出国的借口而已……她去了澳洲后,在学校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周遭的一切新鲜事物对她来说都非常吸引着她,她身边并不缺追求者,少不了一些围绕在身边献殷勤的男孩,当时的林伽安在澳洲沉浸在这新环境下,早已忘乎所以,那是的她根本没有想过要去联系简亦繁。


直到某一天,她在A市的一个高中同学告诉她,简亦繁有了新女友,并且那女生很漂亮和大学的师妹……


她在得知简亦繁在A市的恋情后,她内心强烈的嫉妒心和占有欲油然而生,开始让她寝食难安……曾经那个一直深爱她的男人,离自己而去了……她不甘心,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夺走了他,她想知道那个女孩是有多大的本事能敌得过她的位置,所以她得知这个消息的一个星期后,回国了来找他了。


当她看见简亦繁身边坐着那张俏丽晶莹的脸蛋时,她嫉妒憎恶,怨恨失望,心里不是滋味,想要重新赢回简亦繁的爱……


……



简亦繁轻笑一声,看着她惊惶的神情,他不紧不慢道:“不用着急打断我,你放心我没有怪你,那是你自己的自由,我也无权干涉你,毕竟在那个期间我们已近分手了。很惊讶我怎么会知道是吗?”


他又瞥了她一眼,将目光转向别处。


过了一会儿后,他平静道:“还记你大学毕业那天吗,你邀请我和修杰去,那天——我们有去。虽然拒绝了你,可最后还是被修杰拉去了。碰巧找你的时候,在操场看见了你和Louis……”为什么他知道林伽安男朋友的名字,那是他无意间听见她通电话才知道的,他留意到她来找他时手机响起,她刻意避开他去接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675 
财富
9816  
积分
2709  
在线时间
6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9-9-12 

电话……他没有质问她,提不上什么伤心难过,更多的是失望罢了,却开始欺骗他了。曾经的单纯的林伽安于他来说是他放在心尖儿上的人,现在却无关紧要了。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个时候,他心里的位置已经被纪少艾一点一滴全数占据了。他和林伽安俨然是过去时了。


听完简亦繁的话,林伽安怔住了,她面如死灰,原来他早已经什么知道了……所以这么久以来,她在他跟前像一个笑话是吗?她想说的话哽在了喉咙里。她能问什么什么?她又能为自己辩解什么……他不是都了解的很清楚了吗。林伽安沉默地盯着他,找不到任何措辞。


对于她的反应,简亦繁不以为然。“不要再去打扰她,因为她不开心,我会不高兴,那我自然不能让使她不开心的人好过。”


简亦繁说完后径直转身走了,该说的他已经说的再明白不过了。


林伽安泪水用了出来,看了看简亦繁越渐迷糊的背影,她开始失声痛哭……


简亦繁,你和纪少艾真的能够幸福地走下去吗?纪少艾,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拥有!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我拭目以待,你能得意多久。她怒火上升,身子微微地颤抖,死死地捏紧双拳,指尖刺痛自己掌心,她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


人总是这样,拥有时不懂得爱惜,失去了才知道珍贵。


-----------------------更新中------------------

Ps: 第69章节 (2266字——正文部分)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675 
财富
9816  
积分
2709  
在线时间
6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9-9-12 
第70章:如烟时光

……


餐桌上。


简亦繁盯着对面的人看了一会儿后,突然没头没尾地问道:“纪少艾,你会将我让给她吗?”如果他没上前制止她们,他想知道她口中的答案。


纪少艾愣了一下,下意识看向他那张完美的脸庞,简亦繁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她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心虚地将手里的食物塞进嘴里,不紧不慢嚼完嘴里的食物后,又瞟了他一眼,她知道他在等她的回答。


她眼神闪过了一下,垂下眼睑,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说:“不会。”她声音很轻。


简亦繁爱的不是自己,她可以退让。但是现在……她成全不了林伽安的感情。昨晚,她已经从他那知道了答案,所以——她又为什么将他拱手让给别人。话又说回来,她肯让,简亦繁和林伽安也回不去了。


倘若林伽安和简亦繁的感情还在,又何必来找她求她。她想,也许林伽安对简亦繁是超过她的,只是……林伽安对简亦繁的喜欢和爱,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她不能去妄加置评。林伽安不过是把自己活成了在爱情里姿态卑微的女人。她终究是站在一个旁人的角度,她不是林伽安。


有人说,最难忘的就是第一次爱的人。因为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的我们,是那么小心翼翼地全心付出,可因此也在失去他的时候,受的伤更痛。


顾城的《执者失之》提到过:执者失之。我想当一个诗人的时候,我就失去了诗。我想当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失去了我自己。在你什么都不想要的时候,一切如期而来。


简亦繁也是纪少艾第一个喜欢和主动追求的人,是她交付过整个真心的人。她与他分手时,她就以为他和她回不去了,也从未想过自己回来后会与他再次缠绕一起,时间似乎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兜了一圈,还是他,最终又回到原点。他和她,男未娶,女未嫁,幸好,都能回到过去,还好,他和他都在原地。


话音一落,他紧绷的神情,微微舒展开来,紧接着,他又继续往下追问道:“为什么?”


纪少艾顿了顿,没看他,嘴里嘀咕道:“你又不是东西,为什么要让来让去。”,她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似乎好像仿佛这个比喻过于‘贴切’了……


她谨慎地抬眸望向他,简亦繁似笑非笑地正瞧着自己,她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率先错开了目光。


沉默了一会儿后,简亦繁含笑问道:“这是——拐弯抹角地在骂我?”


纪少艾有些底气不足地辩解道:“我没这个意思。”她也没有说错吧。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0459633  
精华
帖子
675 
财富
9816  
积分
2709  
在线时间
68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9-23 
最后登录
2019-9-12 

“那是什么意思了?”,简亦繁却不依不饶,语气中带着一抹笑意。


“……”她不想接话了。纪少艾无奈地暗中叹了一口气,他是故意的吧。


她瞪了他一眼,简亦繁温柔地看着她,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纪少艾又扫了一眼桌子上的残余的食物碗筷,没好气地说道:“桌子归你收拾。”


……


纪少艾起身回了卧室,简亦繁嘴角抿着笑意,毫无怨言地收拾干净了餐桌。


……


卧室内,纪少艾发现简亦繁的衣服放在沙发上,她走过去将他的衣服拿了起来,这是他昨天的衣服吗?应该要洗吧。


衣服都脏了,纪少艾强迫症犯了,想要将它弄干净,下意识拍了几下,又抖了抖,突然……衣服中掉出来了一个白色的东西,滚落在地上,好像是药瓶。


纪少艾蹲下来捡起地上的白色药瓶,仔细看了一眼,她双目微张,心底一怔,安眠药——他在吃安眠药。毫无疑问,简亦繁昨天晚上在她睡着后吃了它。


长期服用安眠药睡觉的人会对安眠药产生依赖性,甚至成瘾……利用它来维持睡眠,无异是饮鸩止渴,副作用有多大,他自己不会不知道。


……


纪少艾没有当下出去质问他。


……


客厅里。


简亦繁接到了许修杰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就听见电话那端传来许修杰就幽幽地戏谑声,“简总,可别只顾着自己的儿女情长,你还有公司,有家。”


简亦繁无奈地笑了笑,说:“我知道。”


许修杰轻哼一声:“知道就好。”


他停了一下,忍不住说道:“你以后失踪前可不可以提前知会一声。我他妈下次可不想满大街去找你。还有人家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