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 | 浏览:6040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老公大人实力宠》作者:浅镜子 (vip)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71 
财富
268460  
积分
158424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22 


文案:
初相见,她被误会成女流氓,拿着合同强卖强买。 男人眸光深邃:“我不合你胃口?” 再相见,他救她于水火之中、替她报仇,还帮她买了小内内。 “沈叔,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我追的这么不明显?” 但这是她未婚夫的小叔啊!
几番交缠,意乱情迷。她自觉配不上他,扭屁股走人。
多年后,他带着小小猫,逮回了猫他妈。
自此,沈三哥宠老婆出了名,宠她十年半辈都不够,要来就是一辈子,任她折腾,他乐意。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71 
财富
268460  
积分
158424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22 
###第1章深情以待,不如养狗  
“嗯……阿止哥哥你好棒啊……”  
唇齿纠缠、气息粗重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昏暗的视频,刚好能看到两具放荡的身子,恬不知耻地摇晃着。  
“阿止哥哥,你喜欢我还是你的桑桑?”  
“当然是我的桑桑……”  
桑以安一瞬间像被钉在原地,惊愕、无措,脑子里嗡嗡作响,浑身冷汗直冒。  
视频里的人是她的男友顾止,和她现在名义上的妹妹,余诗玥。  
桑桑是顾止对她独有的称呼。  
他在和别人上床之后,竟还念着她的名字,他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桑以安颤抖地攥着手机,正想狠狠砸在地上!  
视频里却又传来恶心甜腻的声音,还伴随着阵阵呻吟声!  
“那去找你的桑桑呀……不是要求婚吗?戒指都买了……嗯……”  
“我还去求婚?她都要跟别人结婚了!钱他妈真是个好东西……桑以安才在余家呆了多久,就这么贪图钱财,感情在钱面前,不堪一击!”  
桑以安模糊了视线,浑身发软地靠在门边,手无力地垂下,手机掉在脚边,视频还在继续。  
她垂眸看着视频中的顾止,露出几分薄笑带着嘲讽,眼眶猩红充斥着厌恶。  
“桑桑……桑桑?”视频里的声音让人心碎,带着浓郁的醉意。  
忽然,顾止又开始暴怒地嘶吼,伴随着一阵砸东西的声音。  
只见他摔在地上,狼狈又阴戾的盯着摄像头,薄唇微张,一字一句,宛如剑刃。  
“深情以待?不如养狗!”  
视频终止。  
“呵呵……”桑以安双手撑着膝盖,指甲划伤了裸露的肌肤,她却感觉不到痛,只有无尽的悲凉和酸楚。  
心口疼痛不已,喉头眼睛皆是一阵酸疼,空涩得难受,却哭不出来。  
她桑以安在顾止眼里,成了一个只喜欢钱的女人。  
拜金女、傍大款、求包养?  
视频终止的画面,不堪入目,不争的事实清晰地摆在眼前。  
顾止爱她,可顾止出轨了。  
他的一腔感情喂了狗,那她呢?  
桑以安闭上双眼,眼泪从眼角落下,如同她的心,冰冷到极点。  
手机铃声猛然响起,是顾止,来电背景还是两人的合影,多讽刺。  
她弯腰捡起手机,心情竟然异常冷静。电话接通,两相无言,却又在同一时间说道。  
“桑以安,我们……”  
“顾止,我们分手吧。”  
又是一片安静,桑以安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以及自己快到极限的心跳声,心脏还伴随着一阵细碎的绞痛。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离开我?”  
桑以安面前雾蒙蒙一片,她眉头微颦紧捏着心脏,痛弯了腰。  
少顷,她扬起好看的笑容,声音比往常更加无所欲为。  
“对啊,你不是知道了么,对我来说,有钱的就是大爷。”  
“桑以安!!”顾止暴怒的声音夹杂着哽咽。  
“分手之后就别再打扰我了,我看你的生活也不错。”桑以安笑容明媚,却泪眼朦胧,满目伤情。  
“桑以安,我就当我爱错了人!从此我们各不相干!!”  
随后传来的是一声巨响,手机忙音。  
桑以安挽起笑容,却依旧挡不住滑落的眼泪,那笑终是带了苦涩。  
各不相干,也好。  
她呵笑一声,无力地撑着额头,那她这几个月究竟是为了谁拼命……  
就在这时,她背后的门忽然开了,她惊呼一声,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随即一个温热的大掌托住她的后背。  
只是一瞬,她站直后立刻松开。  
桑以安抬头,泪眼朦胧地看着面前的男子。  
面前的男子有一张极好看的脸,嘴角咬着一根烟,眼睛微微眯起,显得深沉锐利。  
男人注视了她几秒,看着她通红的眼睛,递来几张纸巾。  
“谢谢……”桑以安不好意思地接过来。  
话音还未落下,只听男子说:“这位小姐,在别人门前打电话不太礼貌。”  
桑以安一阵尴尬,忽然回神,想起她今晚来这家酒店的目的:“打扰到您实在不好意思,我是来送文件的。”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再三道歉:“实在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男子扫了眼散开的文件,看着里面那三个字,眉头忽的一皱。  
再看向女子时,目光带着审视更夹杂了一丝怒意。  
他将烟夹在指间吐出一团烟雾,而后退开门口半步。  
“进来。”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71 
财富
268460  
积分
158424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22 
###第2章被腿咚了  
桑以安眉头一皱,微红的眼睛看着这人,将文件伸到他眼前,礼貌地说道:“我就不进去了,文件您拿好。”  
男子抽着烟,深邃地眼神看着她,却没有下一步动作,就是等着她送进来。  
桑以安咬了咬牙,只好越过他,将文件放在门口的鞋柜上。  
“那先生我就先走了……”桑以安说着话,脚步还没退出去,手腕突然被抓住。  
男子迅速把她扯进来,推在门上。  
哐当!  
门紧闭上。  
“你什么意思?”桑以安看向他,眸光没有慌乱,和刚才哭哭啼啼的样子判若两人。  
男子很高,隔着衣服能感受到他结实的肌肉,呼吸间尽是烟草味。  
男子嘴角咬着烟:“我是……”  
桑以安眼眸一冷,抬起胳膊就要来一个过肩摔!  
男人镇定地反扣住她的双手,把她压在门上,纤细的骨骼抓在手里没什么分量。  
深沉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响起。  
“我是沈于毅。”  
“我对你的名字没有兴趣,松手!”  
沈于毅清楚地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耐烦,然后不急不慢地吸了口烟。  
才拿过文件、翻开,把内容亮在她眼前。  
桑以安诧异地看着,一时间忘了反抗。  
文件里几个大字闪瞎了她的眼睛。  
卖身契……  
居然是卖身契?而非什么重要文件!  
桑以安直愣愣地看着,浑身冒着冷汗一阵后怕,这东西有章有手印,她要是签了字,好像是有法律效益的!  
“你们现在都这样做生意?”沈于毅放开了桑以安,正吞吐着烟雾,等她解释。  
桑以安吞了吞口水,她居然成了误闯别人房间的女流氓,拿着卖身契要卖身的坏女人……  
沈于毅看她不说话,黑眸更加深邃:“送货上门?”  
“是误会,我走错地方了,打扰您休息,真是太抱歉了!”  
桑以安小脸上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脚步缓缓移动,贴墙站好,手放在门把上。  
沈于毅看着她放在门把上的手,黑眸凝视着:“不满意我这样的客人,要换房间了?”  
“大叔这是真是个误会!您要是有需求还是叫客房服务吧!那我就先走了?咱们江湖再见!”  
咚!  
桑以安用力拉门拉不动,视线往上走,一只大掌就在她头顶,轻易地推着门。  
“大叔。”桑以安回头,“你还有事?”  
“我们还没谈价钱,你就不做生意了?”沈于毅看着她眼底几乎压制不住的暴怒,心里愉悦了些。  
谈毛线的价钱啊!她不是来卖的!  
沈于毅微微弯腰,对上她的眼睛:“你要是技术好的话,我可以出高价。”  
“这位大叔你有臆想症吧?多注意养生,熬夜会变老的,大叔你看你的眼角都要长细纹了……”  
沈于毅脸色瞬间阴沉,养生?变老?眼角的细纹?  
这个小丫头胆肥了。  
“拜拜哈。”  
江湖都别再见了!  
桑以安再次用力开门,依旧拉不动。  
她看着门上那只纹丝不动的手掌,嗯??这是要来硬的?  
沈于毅不怒反笑,弯腰把她困在怀中,薄唇靠近她的耳朵,倾吐着气息,带着淡淡的烟味,惹得她汗毛根根竖起。  
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好听到炸裂!  
但说的话——气到炸裂!  
“看来你很缺乏经验啊,不知道年纪大的男人,技术更好吗?”  
“我看您还是先去吃药吧!”  
桑以安捏紧拳头,一记勾拳狠狠朝着俊脸挥去!  
沈于毅只是略微偏了下头,手刀打在她肘腕上,力道不重刚好让她失了准头,接着将她的身体扭转,绑在自己怀中。  
“经常打架?不良少女?”沈于毅深沉的声音带着笑意。  
桑以安扭动身体就是无法动弹,他好大的力气!  
这人将她困在房间里,真把她当成卖身的,硬来怎么办?!  
少顷,桑以安扬起花骨朵般的笑容,笑声清脆:“呵呵,大叔,我开玩笑闹着玩的,放开我呗?咱两井水不犯河水成吗?”  
沈于毅笑意更浓,这丫头真浑啊。硬时硬,软时软,两相不耽搁,就是眼角的微红让他看了碍眼。  
“叮铃铃……”手机铃声打破了此时的和谐。  
桑以安挣扎了一下,但面前的男子并不准备松手。  
她低骂一句,猛抬膝盖攻击他的下三路,被他拦住后,她手腕翻转挣开他的禁锢,长腿侧踢直击他的俊脸。  
“啪!”  
一个转身,沈于毅被桑以安用腿压在门上。  
她的脚就在他耳侧,双腿呈一字马压在他身上。  
沈于毅看着这姿势,便不再动了。  
两人在打斗中,无意中接通了电话。  
房间很安静,电话里的声音清晰地传出,让桑以安愣住,又是顾止。  
“桑以安你在哪,我要见你!”  
桑以安猛地挂了电话,黑眸在昏暗的灯光下越发深沉。  
忽然,她单手扯下沈于毅的脖子:“借脸一用。”  
自拍合影发给顾止,桑以安睫毛轻颤,写到——我们分手了,别再打扰我。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71 
财富
268460  
积分
158424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22 
###第3章一颗心脏,交换人生  
桑以安低垂着脑袋,在这场爱情长跑里,她还是输了,输了她七年来引以为傲的爱情。  
不管是指控出轨的男人,还是暴打聊骚的小三,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  
就算放手,她也要做先放手的那个。  
沈于毅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虽然没有哭,可低落的情绪很明显。  
他吐出最后一口烟雾,把烟头踩灭。  
小姑娘还是没动。  
“你穿的是裙子。”  
沈于毅低沉内敛的声音响起,带着成熟男人的沉稳感。  
桑以安呼吸一滞,麻利地收腿,还是低着头,看不到眼睛。  
“谢谢你的脸,大叔再见。”  
沈于毅没再拦着,还主动给她开门,然后又点了一支烟,回想着刚才的手感,骨头可真小。  
他咬着烟,拿起那份文件看了看,随后拨通了某个电话:“你们继续监视,我们找对人了,那人不简单。”  
“三哥你是说,对面那家伙手里确实有货?那看来我们这次换房间真的换对了!还是三哥厉害,这才几天就逮住大鱼了!”  
沈于毅弹了弹烟灰,眉眼沉稳:“运气不错刚好碰上了。”  
“那到时候抓大鱼,三哥你可得再帮帮我们!”  
“到时候再说,公司事情多,可能没空。”  
那边立刻急了:“三哥!说好了帮我这一次的!您就好人做到底成不成?!”  
沈于毅笑了下,应了一声。  
“三哥,其实兄弟们挺想你的,再说你就算退役了,还有很多地方想聘请您,不如来我们重案组……”  
“老爷子不同意,公司总要人打理。”沈于毅说这话时,不自在地动了动左手。  
“那好吧,我就不打扰三哥了,等这事结了,兄弟几个请三哥吃饭!”  
挂了电话,沈于毅又点了根烟,想着刚才小丫头的模样,她明显不记得他了。  
没良心的小丫头。  
他无奈地笑了一声,打开电脑继续办公。  
……  
C市余家。  
“跪下!”余姚厉声吼道,拿着手掌厚的木条。  
桑以安双颊通红,脸上的指印清晰可见,冷眼看着面前的男人,面无表情。  
这是她的养父余姚,说是养父,但这个称呼实在太恶心。  
她到这个家,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  
“我让你跪下!今晚的事都让你搞砸了,让你去陪金爷!你反倒回来跟我顶嘴?!”  
桑以安冷眼看着他:“你让我陪睡。”  
“陪睡怎么了?!我们给了桑家多少钱,让你来做点事有什么不对。”  
说话的是浓妆艳抹的余太太,尖锐的声音有些刺耳。  
“要不是我女儿的心脏,你早死了!你就该为我们余家当牛做马,这是你欠的!”  
闻言,桑以安双拳攥得更紧,额角的青筋突起。  
“粗野的死丫头!你敢动一下手试试,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桑家!”  
“你敢!”桑以安怒视着他。  
“啪!”余姚立刻给了她一巴掌,“你个杂种再瞪我试试看!医院那边我立刻撤钱!我看你那个苦命的弟弟怎么活!”  
桑以安牙关紧咬,却再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当初,余家用一颗心脏打算交换她以后的人生,如今,又用体弱多病的弟弟要挟她。  
桑以安感觉到前往未有的绝望,她可以死,但不能看着弟弟死!  
她跪在地上,被木条一下下抽打着后背时,没有眼泪没有反抗,只是冰冷地看着地面。  
后背火辣辣地疼着,口腔里是浓郁的血腥味。  
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欠人东西,因为有些东西,拿命都还不了。  
……  
桑以安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星期才清醒过来,伤口化脓发炎,高烧不退。  
她趴在床上,摸了摸滚烫的额头,手背上有淤青,看来打过点滴了。  
她凝视着床头柜上的药瓶,那是保护心脏的药,她很少吃。  
呵,余家人还没放任她生死啊。  
当初医生说过,她的心脏就像个定时炸弹,虽然现在看起来平静,但却无法预估何时会爆炸。  
想长命百岁的话,最好不要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心脏是别人的,就算磨合的再好,也不是你的。  
可像她这样的人……又怎会奢望长命百岁。  
她有些口渴,摇摇晃晃地起了身,后背的伤口一阵阵刺痛,她撑在桌边站了好久才缓过来。  
她一边喝水一边自嘲着,这都不死,她这条命还真大。  
桌上还放着她跟顾止的合影,两人笑的甜蜜。  
顾止眼中的她,已经不再单纯美好,为了金钱放弃一切吗?  
要是真能做到的话,她的处境又何至于此。  
三个月前——  
桑以安第一次踏入余家,她作为一个陌生人,被冠上了余家大小姐这个身份。  
住在这个冰冷的豪华别墅里,连佣人都看不起她,目光带着鄙夷。  
“桑以安你应该知道,你欠了我们余家天大的人情,你这条命是余家给的。”余家先生,余姚说道。  
桑以安低垂着头,好像在这个家里她是罪人一般:“是,我知道。”  
“你也知道先天性心脏病没有合适的心脏捐助,必死无疑!没有我女儿,你两岁就死了,还能活到现在?”  
桑以安脸色微微泛白:“……是,是的,余先生。您家的大恩大德,我不敢忘。”  
“很好!既然都明白那我就不兜圈子了,欠债还钱欠情还情,余家救了你的命,你也该为余家做些事。”  
桑以安眼眸微垂,促地抓着衣角,生怕这一身廉价的衣物脏了这:“是应该。”  
余姚得逞一笑,郑重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有了一个新的身份,C市余家大小姐!”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71 
财富
268460  
积分
158424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22 
###第4章成了余家大小姐  
“什么?!”桑以安震惊地看着余姚。  
还人情而已,却成了大小姐,这种事太莫名其妙了。  
余姚坐在沙发上,一脸高傲地看着她:“余家和沈家有联姻,你的年龄刚好。”  
桑以安微愣:“联姻?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大女儿出生时就和沈家定了亲事,但我大女儿命苦,早早夭折。现在你用着我女儿的心脏,那么你就是余家大小姐!半年后你自然该和沈少爷谈婚论嫁。”  
桑以安惊愕地看着他,立刻说道:“可我有男朋友!余先生,我可以用别的方式报恩,但结婚绝对不行!”  
“呿!能嫁给沈少爷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红三代官三代富三代。”余姚轻蔑一笑:“就你这样的身份嫁进去,那叫麻雀变凤凰。”  
麻雀变凤凰?可她不稀罕这样的身份!  
“余先生,很感谢您当年的救命之恩,但我不会背叛我的男朋友,余家大小姐的身份,我也配不上。”桑以安坚定地说道。  
余姚端着茶杯不屑地笑着:“别跟我在这立牌坊,你们女人心里有多少花花肠子,我很清楚。”  
“余先生我想你真的误会了,我这条命是您救的,你若是想要随时拿去,我没有半句怨言。”桑以安眸中少了那份局促,平添一份傲骨。  
余姚脸色难看了些,阴狠地说道:“噢?那桑家呢?你弟弟的病我可一直在出钱,后续治疗我若是撤钱,你弟弟会怎样?”  
“你不看重你的命,那你的弟弟的命,你也不管了?”  
桑以安神情骤然阴戾,双拳紧握。  
“桑以安,嫁给沈少爷委屈不了你,凭着余家大小姐的身份,你去了也不会太难做。”  
“当然,你如果不同意,你弟弟那边我立刻通知医生离开!看他能活到什么时候!”余姚冷声威胁,已经拿起了手机。  
“不要!”桑以安浑身冰凉,已经带了哭腔。  
“好,那你乖乖和沈家相亲,乖乖嫁给沈少爷……”  
“我可以还钱,当牛做马都可以,再苦再累的事我都能做!只要你别动我弟弟,求你!”桑以安眼眶通红,牙关紧咬。  
余姚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桑以安,我凭什么花钱救你弟弟?!你别忘了你是来还情的!不是来讨价还价的!”  
桑以安绝望地站在原地,桑家对她有养育之恩,她并非桑家的孩子,爸爸妈妈为了救她,负债累累。  
现在她怎么能看着弟弟死……  
桑以安心头一阵酸楚,从回忆到现实,心口处的绞痛都如此真实。  
这三个月以来,她一直拼死抵抗,最终余姚才决定带她去饭局喝酒,只要她揽够两千万的生意,余姚就答应她,放弃和沈家的联姻。  
这件事很难做到,但她不想放弃和顾止的感情,更不能不管桑家。  
那日去送文件,也是余姚指派她去的,现在想想,她确实太傻了,余姚怎么可能只是让她去送个文件。  
她做的一切,在顾止的背叛下,显得可笑至极。  
她的不顾一切,她的奋力反抗,都被他轻易击碎。  
桑以安回到床边打开手机,大部分是顾止的信息,她有些累了,不想再和他有关系。  
忽然,她弯起嘴角,苍白的脸上有了笑意,她点开一条信息。  
桑桑家的小鱼子——  
“阿姐,我已经出院了,身体好了很多你别担心我。你在外面照顾好自己,有事别硬撑,你还有我们。  
我考上了咱们这最好的高中,我会继续努力的,不让阿姐失望。  
阿妈做了马蹄糕,但我还是喜欢和阿姐分着吃,我给你留着。  
很想你。”  
看完信息,桑以安心口一阵哽咽,如同塞了一团棉花,酸涩难耐。  
她单手压住眼睛,指缝渐湿,头微微后仰,嘴角却缓缓勾起。  
只要弟弟过的好,桑家过的好,她就能坚持下去!  
桑以安简单收拾过后出了房间,刚下楼就碰到了许久没回家的余诗玥。  
“醒了啊?我看姐姐好像伤的挺重。”余诗玥主动上前,脸上尽是得意的表情,还带着挑衅。  
桑以安没看她,径直走过,眉眼冷淡,不屑一顾。  
余诗玥拦住她,在她耳边轻语:“以安姐,顾止哥的技术真的不错哦,他还说很喜欢我的身体呢,我们两人都很享受哦。”  
桑以安眼梢更冷,微扯了下唇勾出一抹冷笑:“Bitchdog,forever。”  
“以安姐,你别以为我听不懂英语就来膈应我,你的男人可是被我睡了,那滋味可相当美好,我都爽哭了呢!”  
“他还说只爱我,你桑以安算什么东西。”余诗玥进一步刺激着。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71 
财富
268460  
积分
158424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22 
###第5章一年,五百万  
桑以安回身,双手插着衣兜,下巴微扬轻蔑高傲:“我玩腻的男人而已,赏你又如何,捡到了便宜的二手货,真以为自己摸到宝了不成?”  
余诗玥脸色一黑,眉头紧皱:“桑以安!你现在除了瞎叫唤还有什么能耐,是你被抛弃,是你被三了!我们余家赏你口饭吃,你别再给我一副你是大小姐的模样!”  
“余诗玥,就算顾止睡死在你床上,他也不会对你动心,被人白睡了还在这得意,你怕不是个傻子吧。”桑以安讥笑地看着她,转身欲走。  
余诗玥一阵面红耳赤,气得牙痒痒!  
刚好余姚从房间出来,指着桑以安:“醒了正好,今晚和我去个地方,你最好别再出幺蛾子,不然我不能保证对你弟弟做什么!”  
桑以安脸色苍白,讥讽道:“我被人上了的话,这副破败的身子还能嫁入沈家?”  
“修复手术我已经预约好了,你就当提前学习一下,到时候别扫了沈少爷的兴。”  
余诗玥立刻摆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在余姚身边挑衅地看着桑以安。  
桑以安双拳紧握,为了桑家和弟弟,她只有这一条路走了……  
……  
鼎盛国际十五楼,宴会中心。  
满眼的富家子弟和土大款,大金链子啤酒肚。  
桑以安穿了一身暴露的衣物,卷长的头发隐隐盖着胸前的娇好,显出傲人的身材。  
她已经喝了很多酒,好在她酒量不错。  
忽然,她看向一个方向,嗯?没有人吗?  
她总觉得有人在看她。  
“来,小美女跟我喝一杯!”一个秃顶男人上前说道。  
桑以安眉头一皱,压下心头的反感,没接这人的酒,而是拿起自己身边的酒,她可以确定里面没东西。  
正要举杯就听秃顶男人怒声道:“余姚,你这女儿不懂事啊,不喝我的酒?”  
余姚连忙上前解释,不悦地看着桑以安:“你怎么回事?这是金爷,快问好!”  
“金爷好。”桑以安眼眸微垂,一阵恶心,却必须忍耐!  
“盘靓条顺气质佳,余姚你艳福不浅啊。”金征别有深意地看着余姚,“哪找的这么漂亮的女儿?”  
余头乐呵呵地笑着:“金爷要是喜欢,那就是金爷的!以后的生意还请金爷多多照顾!”  
“好说!”金爷轻佻地看着桑以安,“走吧,小美女。”  
桑以安没动,余姚立刻说道:“我这女儿有些害羞,一会儿我亲自给金爷送去!”  
紧接着余姚把桑以安扯到一边,恶声威胁道:“桑以安!别忘了你弟弟的命在我手里!”  
桑以安牙关紧咬,身体微颤,一字一顿硬生生地挤出:“那你保证!治好我弟弟!”  
“没问题!”  
桑以安眼眸轻颤,一步一步往楼上走去,每一步都很沉重,她却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宴会大厅的角落里,灯光有些昏暗,那里坐了几人也在假意玩闹喝酒。  
“三哥,人走了,我们?”  
被唤作三哥的人眼神微眯,深沉锐利,是沈于毅。  
沈于毅吸了口烟,整个人如同暗夜王者,高贵傲气、不可亵渎。  
“调监控。”  
周围气温骤降,与热闹的氛围相差径庭。  
“是!三哥!”  
……  
“宝贝,这可都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怎么样?”金征狞笑着。  
桑以安看着所谓的宝贝,粉色调的房间,墙上挂满了道具,手铐皮鞭应有尽有。  
她额头渗出层层冷汗,难以想象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宝贝,我们先喝交、杯、酒。”金征拿了两杯红酒,猥琐地看着她的身材。  
桑以安主动接过,在他的注视下将酒缓缓从胸口倒入,酒杯翻转一滴不剩……  
“哎呀,我太不小心了……”桑以安轻笑着,“衣服都湿了,这可怎么办。”  
“嘿嘿嘿!还是宝贝会玩,既然湿了那就脱了呗!”金征说着猛地扑上前去。  
桑以安急忙闪开,强撑起一丝笑容:“NONONO,我不喜欢粗鲁的男人。”  
然后她挑眉指着卫生间:“十五分钟后进来,我喜欢准时的男人。”  
金征的魂都被她勾去了!那浪荡的模样让他已经忍不住了!  
他不停摩挲着身子,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挂钟。  
桑以安一进去,就用冷水拍了拍额头,后背的伤还没好,一到晚上好像烧的更厉害了,头晕想吐。  
她现在后背全是伤,不适合动手。  
厚重的妆容遮盖了她原本的样貌,她把一字肩拉上去,眉头紧拧着,用力咬着下唇试图让自己清醒。  
能拖一会儿算一会儿,只要熬过今晚就好。  
“宝贝,还有十秒噢~10……9……8……”  
“2……1……我进去了!”  
门一开,桑以安立刻从他身边躲开,金征两手抱空,转头狞笑地看着桑以安:“躲?你知道我玩死过多少女人吗?你以为能躲的过?!”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71 
财富
268460  
积分
158424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22 
###第6章危急时刻  
金征猛地扯住桑以安的头发,直直往床边拖去!  
“臭婊子,真他妈浪!老子钱都给你爸了,五百万你陪老子睡一年,老子还给了余姚一整年的业务,你逃不了!”  
“什么?!”桑以安震惊不已。  
余姚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打算用她卖肉的钱给她弟弟治病,不仅如此还吞下一整年的业务。  
他这是铁了心要毁她,并不是什么让她嫁入沈家,而是要让她卖身挣钱!  
“看来你很不乖啊,爷有的是办法让你听话!”金征说着就在床下的暗格翻找着什么。  
桑以安看到里面的东西后,心里咯噔一声双眸瞪大,快步向门口跑去!  
“跑什么?!你以为你能跑的出去?!”  
金征忽然拿起椅子就朝她砸去。  
桑以安后背一痛,伤上加伤,身子一软差点摔倒在地,眼前阵阵发黑,喉头血气上涌。  
“张嘴!爷今天就让你爽上天!”金征扯着她的头发,就要把手里的东西硬塞给她。  
“不要!放开我!救命!”桑以安疯狂地挣扎着,后背传来阵阵刺痛,让她头晕目眩,视线模糊!  
“妈的!给老子吃了!”金征怒吼一声。  
桑以安的眼泪断了线般的落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想要推开他。  
“砰!”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人踹开,有几人很快冲进来。  
“妈的,你敢联系条子!”金征将手里的东西朝桑以安扔去。  
桑以安一阵晕眩,想赶紧跑开,有人比她更快,在她头上罩了一件厚重的外套。  
她只觉得眼前一黑,被人推了一把额头撞在墙上,但是不疼,刚扶着面前的墙,肩膀就被人托住。  
桑以安有些发晕,这才发觉额头处有一只大手,所以刚才撞得不疼?  
是谁进来了,警察进来了?  
桑以安后怕地靠着墙壁,虽然被大衣罩着眼前黑漆漆的,但是身体却放松了下来,她想着刚才的场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  
“别哭,已经没事了。”  
有人轻拍着她的脑袋,声音深沉有磁性,对桑以安来说,有满满的安全感。  
霎时间眼泪掉的更厉害了,她用衣服捂着脸,小声哭着。  
沈于毅眼底闪过一抹心疼,默默陪在她身边,听着她渐渐缓和的哭声,感觉到她平稳的呼吸。  
桑以安觉得自己好了很多,正准备把衣服扯下,手腕就被握住。  
“再等一会儿。”  
隔着衣服,桑以安听到了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带着成熟的沧桑感。  
“没事吧?”那人问道,声音有些耳熟。  
桑以安想着自己丢人的样子,连忙摇头:“没事没事,谢谢你。”说完又补了句,“谢谢警察叔叔。”  
她摸了摸衣服,衣服上有烟草味,面前的布料湿了一大片。  
桑以安有些不好意思,她很少在别人面前哭。  
她看向地下,在她脚边有一双皮鞋,还能看到一截西服裤管,现在警察都是这个打扮了?  
不过,警察为什么会忽然出现?还这么及时?  
“放开我!你们是哪个局子的人!大了你们的狗胆!”金征咆哮着。  
沈于毅黑眸看向他,金征只觉得浑身一颤,吓得发不出声音,腿软的站不住。  
“你、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还不赶紧放了我……”  
“你还不配知道我是谁。”沈于毅冷声说道,寒气袭人。  
沈于毅给了警察一个眼神:“押好他,我晚上会去一趟。”  
“没问题!这次可是多亏了三哥帮忙!”  
那位警察又看向桑以安:“这位小姐,请你也跟我们回趟警局。”  
桑以安慌忙扯下衣服,急切地说道:“我?我和他不是一伙的!那些东西我不知情,你们抓我干什么?”  
“不是要抓你哈,只是做笔录而已,别紧张别害怕!警察叔叔都很和蔼的。”  
话是这样说,桑以安还是有些害怕,她是会些拳脚功夫,但进局子还是头一回。  
吧嗒!  
身边传来打火机的声音,接着有烟味传来。  
“这人我审了,你们回去交差吧。”  
桑以安感激地转头,一看到他的脸,顿时惊讶不已:“是你!沈、沈……”  
沈什么来着?  
这就是她上次借脸拍照的那位大叔!  
想着刚才丢人的样子,桑以安更觉得心里奔过万头羊驼。  
沈于毅看向她,吸了口烟,眼神微眯,在等着她说出自己的名字。  
桑以安没辙了,弱弱道。  
“沈叔……”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71 
财富
268460  
积分
158424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22 
###第7章查户口吗?  
“咦?三哥这是你侄女?我怎么不认识?”  
“我不是他侄女……”  
“小董,回去审人吧,把这里处理干净。”沈于毅说道,弹了弹烟灰。  
董辛点头:“是!那她就交给三哥了,回头我整理一份笔录,那三哥我就先走了。”  
沈于毅又看向桑以安:“还能走吗?”  
“能走,原来你是警察啊,警察叔叔好。”桑以安礼貌地打着招呼。  
沈于毅没有否认,看着她战战兢兢的模样,想逗逗她。  
桑以安一阵心惊肉跳!  
这位警察叔叔该不会扫黄又查毒吧,上次还误会她是卖身的。  
“上车吧。”沈于毅给她开了车门。  
桑以安看着面前的宾利,有些紧张:“您要审什么直接问吧。”  
沈于毅神情平淡,但那双深邃的黑眸让她心慌,总觉得自己做了错事。  
“额……我的意思是,我身上有伤,怕脏了你的车。”桑以安解释道。  
“上来说。”让人无法拒绝的语调,深沉内敛。  
桑以安微微抿唇,他是警察,看样子还是个小头头,这要是把她当成卖身的可怎么办?那可真要蹲局子了!  
哎?不对,他那天还想嫖娼来着!  
警察嫖娼?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想到这里,桑以安坐在了后排,她也算有砝码了。  
桑以安没意识到,她无形中已经在把自己摆在了“娼”的位置上。  
沈于毅把烟扔到车窗外,启动汽车。  
“姓名。”  
“啊?”桑以安抬头看着他,“哦,我叫桑以安。”  
“年龄。”  
“19岁。”  
“哪里人。”  
“G市。”  
“学历。”  
“大一,还没开学。”  
“婚否。”  
桑以安微愣,不自在地皱眉。  
“……否。”  
桑以安从内后视镜看着他,做笔录这么详细?比查户口还吓人啊……  
镜子里忽然对上他的目光,桑以安很快偏头,转了眼神:“咳,警察叔叔,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写下来吗?”  
沈于毅也移开眼神,修长的手握着方向盘:“是金征的女人?知道他做违法交易吗?”  
“我是被算计的!还有上次的事也是误会,警察叔叔我是好女孩,真的不做那种事。”  
沈于毅微勾了下唇:“被谁算计了。”  
桑以安低垂着头,眉头紧皱,她现在不能给余姚惹麻烦,那只会给她造成更大的麻烦。  
“算计我的人太多,我也不知道是谁。”  
沈于毅从内后视镜里又看了她一眼,车速平稳向前。  
“那就一个个说,欺负你的人也能忘了?”  
桑以安双手攥紧了那件大衣,问题越来越奇怪,这和金征那件事有关?  
沈于毅没再逼问,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思考,车内一片安静。  
“下车吧。”  
桑以安看向外面,诧异道:“怎么来医院了?”  
沈于毅已经下车了,桑以安也跟着下去,他的步伐不快,刚好是桑以安可以跟着的速度。  
“警察叔叔,是不是审完了?我现在能申请回家了不?”  
沈于毅转头看向她,声音沉稳:“后背的伤不管了?”  
“……其实也没什么,基本都愈合了,有一些裂开了而已。”桑以安说完看着走在前面的男子。  
他很高,应该快一米九了,不属于很瘦的那种,身材刚刚好,肩膀很宽厚很有安全感,身材欣长,步伐稳健,不慌不忙不急不躁。  
很快,桑以安进了一个病房,沈于毅让护士去叫人。  
桑以安和他独处,觉得有些尴尬,她没挂号直接找医生,应该算走后门吧,当警察的好处还真多。  
“警察叔叔,你对每个人都这样么?”桑以安好奇地问道。  
沈于毅摸出一支烟,没点着夹在指尖:“怎么?”  
“没怎么,就是感觉你人挺好的,很有爱心,不愧是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叔叔。”桑以安给他比了一个大大的赞,模样格外乖巧。  
“还有这件衣服,还你。”桑以安把一直抱着的衣服递给他。  
沈于毅看了她一眼,左臂垂在椅背后面,翘起二郎腿,他又把衬衣扣子解开一粒,露出完美的锁骨。  
“你先拿着。”  
这一身衣服明明和这个动作格格不入,但他做出来却莫名的好看,沉稳中带着……霸气!  
“我当是谁呢,回来约了几次也没约出来,今儿个倒是自己来了。”  
进门的医生白城,笑看着沈于毅。  
沈于毅指着桑以安:“看看背后的伤。”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71 
财富
268460  
积分
158424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22 
###第8章你觉得,我有什么企图  
白医生看着坐在床上的桑以安:“小姑娘不要画这么浓的妆,伤皮肤,清理不干净还有很多细菌。”  
“多事,让你看后背的伤。”沈于毅冷不丁说道。  
白医生笑了:“嗬!合着我不能看看脸,给个忠告?我这叫尽职,还有,别在病房抽烟,不给你这个特权。”  
桑以安这才反应过来,今天确实画了浓妆,经过这么一折腾,估计很是狼狈。  
“伤口黏住衣服了,忍着点。”白医生说着就剪桑以安的衣服。  
桑以安应了一声。  
沈于毅转眸看着她,直到后背的衣服全部剪掉,也没听她哼一声。但却渗出满头大汗,脸色苍白。  
“上药稳着点。”沈于毅说道。  
白医生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小姑娘挺厉害,我还以为有人给你打了麻醉针。”  
桑以安松了口气,后背阵阵刺痛,引得她有些头晕。  
后背的衣服剪掉了,前面的衣服也开始下滑,桑以安连忙用手捂着,刚好手里有件大衣服,可以轻松挡住。  
桑以安看向沈于毅,他刚才不要衣服,是因为知道会剪衣服?  
沈于毅很绅士的没看她这边。  
“我去,这伤都是你打的?!三哥你忒猪狗不如了?”白医生诧异地说。  
“不关他的事!”桑以安立刻出声,“是我自己的问题,警察叔叔救了我,白医生你别误会了。”  
“噗!谁?警察叔叔?”白医生看着沈于毅,“所以你们这是什么组合?”  
“正义警察解救不良失足少女?”  
沈于毅起身,高大的身影笼罩下一层阴影:“她还在发烧,一并给治了,我出去一会,把人看好。”  
“放心吧您就!”  
白医生一边给桑以安包扎伤口,一边八卦:“小姑娘,你和三哥是怎么认识的?”  
“谢谢医生为我治病,但这不关你的事吧。”  
“嗬,这狗脾气和三哥真是一样一样的!”白医生看她的体温计,“38°6,身体免疫力不错,先吃药,如果没退烧再输液。”  
“小姑娘,你知道三哥是谁吗?三哥可从没带女人来过我这儿。”  
桑以安趴着,对上白医生审视的目光。  
她黑眸一转,知道是知道,只不过刚好忘了而已。  
“我叫他沈叔。”  
“哟!真知道啊!”白医生晃着听诊器,“行!三哥真行,一回来还没公布身份,就先撩了一小姑娘。”  
桑以安不悦地看着他:“什么叫撩啊,思想龌蹉。”  
“没想到三哥喜欢你这种网红风的女人,真稀罕了。”  
“我也没想到医生这么八卦,都快赶上外面的大炮狗了。”  
“狗脾气!”  
两人呆了没一会儿,沈于毅就回来了:“出去吧。”  
“用人朝前,不用朝后,心凉啊!”白医生晃步出去。  
沈于毅把一个塑料袋放在桌头柜上,和桑以安说:“收拾一下吧。”  
桑以安眨了眨眼,看着袋子里的东西,全是日用品,小袋子里还有内衣……  
她又看向沈于毅,两人离得不远,还能闻到他身上的烟味。  
这人是不是对她太好了?  
“警察叔叔,该问的你都问完了,又带我来医院,又帮我买东西,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想问的?”  
该不会还以为她是做那种事的坏女人吧?  
沈于毅左臂搭在椅背上,深邃的眼神看着她,毫无波澜。  
“那你觉得,我有什么企图。”  
桑以安对上他的目光,没有怯懦,笑道。  
“我该说的也说了,你好心带我来医院,我很感谢,但无缘无故这么关照我,总要有个理由吧。”  
沈于毅沉稳的表情看不出情绪:“执行任务救人送到医院,这在你眼里不是一件正常的事?”  
“你没钱,我帮你去买日用品,不正常吗。”  
桑以安满脸问号,不正常吗??  
她又看着那一袋东西,好像……也正常??  
她是不是把人想的太坏了?  
“不好意思,可能是太久没人对我这么好了,有点不习惯,谢谢警察叔叔。”  
桑以安又指着那一袋东西:“这个钱我回头给你,现在没带钱。”  
沈于毅拿出手机:“嗯,手机号。”  
嗯?嗯??  
桑以安报上号码,随后提着袋子进了卫生间,身后传来沈于毅的声音:“需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谢谢警察叔叔。”  
呃……  
桑以安呆滞地看着镜子,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5571 
财富
268460  
积分
158424  
在线时间
30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9-22 
###第9章我真的是好女孩  
桑以安背对着镜子,龇牙咧嘴地擦着身子,后背的伤还是很疼,余姚下手很重,好不容易养了一个礼拜,又被人打了。  
她最近真是诸事不顺。  
保不齐哪天喝水就噎死了。  
沈于毅在外面敲门:“已经半个小时了,没事吧。”  
“啊,没事没事,马上就好了!”  
桑以安看着内衣,她后背有伤不能穿啊,但是外面有男人,不穿的话是不是太暴露了……  
这样想着,她试着戴在身上,后面的钩子正好碰到后背的伤,一阵刺痛感传来,抓心挠肺的疼。  
桑以安疼到跳脚!  
沈于毅听到里面咚咚咚的声音,眉头微皱:“怎么了?”  
“啊?嘶……有蟑螂!已经没事了。”桑以安撑着洗脸池,好半天才缓过那股劲。  
她看着内衣,果断放回袋子里,真的不能戴!  
桑以安再出现时,穿着干净的病服,已经是一清清爽爽的小姑娘了。  
没有粉底遮盖的巴掌脸,婴儿肌一般通透白嫩,长发已经吹干,顺滑地搭在肩上,软化了她的神情。  
桑以安坐在病床上,看着正在看报纸的沈于毅。  
“沈叔。”  
“收拾好了?脸怎么红了?”沈于毅抬头,深邃的目光没什么变化。  
桑以安急忙用手扇风:“我觉得热。”  
“热也不能开空调,吹空调没好处,不能惯这些坏毛病。”沈于毅老成地说道。  
桑以安连连点头:“是是是,您说的对。”  
她双手不自然在拉拢着胸前的衣服,生怕被他看出端倪。  
沈于毅扫了一眼,嘴角微勾,深邃的眼神藏了笑意:“要趴着吗?”  
“对对对,要趴着!”  
桑以安翻身上床,动作太快又扯了下伤口,但她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表现出软弱,只能硬撑着,闷出一头冷汗。  
沈于毅半抱着她的身子,动作轻柔地让她趴好,完全没有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桑以安脸红地埋在枕头里,闷声说道:“谢谢。”  
沈于毅没有立刻从她身上离开,两人离得很近。  
撩起一缕她的长发,他语气颇为认真:“你真的不准备做我的生意?我出高价。”  
桑以安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急忙说道:“警察叔叔我真是好女孩!真不错那种事!您别扫黄扫到我这儿了!”  
沈于毅眼眸微沉,在桑以安看来,他好像看出自己没穿内衣了,这不成了明晃晃的勾引么!  
“我不穿是因为……”  
“好了,不逗你了。”  
两人同时说话,又同时闭嘴。  
桑以安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她恨不得戳死自己,想胸口碎大石!  
沈于毅眼眸深邃:“嗯?没穿什么?”  
“……呵呵呵,没有啊!我什么都穿的好好的!”  
沈于毅若有似无地笑了声:“先住着,等烧退了再出院。”  
桑以安脸色通红,又不好拒绝:“病房的钱我也会一并给你。”  
“想吃什么。”沈于毅没有接她的话。  
桑以安眨了眨眼睛,瞬间来了精神:“您要帮我买是吗?”  
沈于毅抖了抖报纸,重新叠好放在一边,拿着外套又问了一遍:“想吃什么。”  
“这家医院旁边的烤猪蹄特别好吃,能帮我买两个吗?我会给您钱的!”  
沈于毅垂眸看着她,总觉得她像一只猫。  
桑以安看着他出去,立刻补充道:“记得要变态辣!”  
随后长舒口气趴在床上,胸前空荡荡的感觉让她羞涩,还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不穿内衣,不过还好他没发现。  
十几分钟后沈于毅回来了,但是没有烤猪蹄,也没有变态辣,只有一碗白粥。  
“是钱不够了吗?”桑以安小声问道。  
“吃完了丢在垃圾桶,会有人来收,我明天再过来。”沈于毅说完走到她面前。  
桑以安感觉到一片阴影,他真的很高大,逆光的五官更加深邃硬朗。  
只见他俯身,弯腰。  
桑以安微愣,看着他越来越近的手掌,正要往后一躲,就被他贴上了额头,没有越矩的动作。  
“还在发烧,早点休息。”  
直到沈于毅的背影都消失不见,桑以安都觉得身上热乎乎的,她也摸了摸额头。  
可能真的烧的有点高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