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2 | 浏览:4529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左相逢,右别离》作者: 白木绯花(完结VIP) ...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简介:
有一种寒冷需要抱团取暖,沈怡也不知道为什么,顾淮突然就出现在了生命中,无处不在。
从此两个人的命运开始纠缠在一起,三年的异地,五年生死不知的别离,期间沈怡经历牢狱之灾、孩子死亡、父亲奶奶相继去世,顾淮被其爷爷恶意放逐国外生死不知、下落不明,面对命运一次又一次开的玩笑,两个深爱的人,还能有足够的勇气,走向未知的爱情与恋人吗?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1章阿鼻地狱  
我经常会做一个梦,梦里的阳光很温暖,梦里的人们个个脸上带着笑脸,那里似乎终年花开不败四季如春,孩童会唱着动人的儿歌,所有人似乎都是幸福的,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不快乐,我伸出双手让它沐浴在阳光下,却只能感受到凌冽的寒风吹得人的感官神经几乎麻木,想试着如同莺歌一般唱着欢悦的曲子,到了嘴边却成了喑哑的嘶吼,闻之入耳,令人头痛欲裂。于是我问:  
“这是哪儿?”  
“阿鼻地狱。”  
“你是谁?”  
“我就是你。”  
当我睁开眼睛,刺目的阳光让我猝不及防。打量了四周的环境得出一个结论:这里是医院,能够将房间里里外外装饰得惨白的也就这个地方了,更何况还有空气中弥漫着的不容忽视的消毒水味道。  
“你醒了,沈怡。”  
有一个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白皙的皮肤,她很亲切地叫我的名字,而她,我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她摸了摸我的额头,手指很温暖,透过皮肤传达过来的温度,非常舒服。  
我的头却不自觉地刺痛了一下,皱了皱眉。  
“你怎么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柔柔的,是江南女子的声腔。  
“我记得。”  
所有的一切我都清清楚楚地记得。我将眼神投向窗外,那一晚,雷雨交加,我从小便很怕打雷的夜,可是我却不得不一个人驾车在高速上,身后是追赶我的人,我只能很快更快地加大车子的油门,终于车子打滑冲出了防护栏,滚下了山坡。我以为我会死,我甚至能够确定我听到了死神对我的召唤。然而现如今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除了身体动不了,我的脑子一切正常,没有失忆,没有死亡,我还活着,记得一切。  
“沈怡,有一件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她的表情很是奇怪,像是悲天悯人的圣人看着受苦受难的百姓的样子,然后我就从她嘴里听到了一句仿佛是从九天之外传来的遥远声音,却是异常清楚:“你的腹部在车祸中遭受了挤压,腹中胎儿因供血不足在送医前已经死亡。如果你的身体吃得消,3小时以后我们会对你进行一次刮宫手术。”  
“你说什么?”  
我的脑袋轰得炸开,声音喑哑,胎儿?她说胎儿!哪里来的胎儿!谁的胎儿!  
面对着我的反应,她的表情有些疑惑:“你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吗?”  
我并不知晓自己竟已怀孕,而如今即便知晓,孩子也早已不在。我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可笑我真的就是那受苦受难的百姓,可惜没有悲天悯人的圣人。我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知道了。”  
用被子遮住脑袋,全世界就都黑了下来,从小我就习惯在害怕的时候将自己层层包裹住,而我就躲在这个角落,任谁都找不见,以为这样便能够不受到伤害。  
所谓的阿鼻地狱,其实也不过如此罢了。  
当我昏昏沉沉地醒来的时候,大概是傍晚的时分,金色的夕阳穿透玻璃,刚好打在我的脸上。  
###第2章如川往事  
“你醒了?”  
说话的人是一个留着长胡子的老头,笑起来的时候,将眼睛眯成了两条细细的长线,很是奇怪的样貌。  
“她呢。”我勉强睁开自己的眼睛,却还是适应不了这满目的白。  
“她?”老头愣了愣,“你说颜君呀,她家里有事回去了,感觉怎么样?这是几?”  
我看着老头伸出的两根手指头,很想笑,但是扯了扯嘴角,却流了两滴眼泪出来。  
“难道意识还没清醒吗?”老头喃喃自语。  
“是二。”  
“嗯?你是清醒的!”老头笑了笑,“醒了就好,我去叫人进来。”  
老头走了没多久,我便听到有很多人的脚步声在走廊上传来,路经我的病房时,顿足了一下,我看着三个穿着制服的人从门口冷冰冰地朝我走来,其中一个人拿出了纸和笔开始不停地记录着什么。  
“你叫沈怡。”  
“嗯。”  
“顾淮是你的丈夫。”  
“……嗯。”  
他们不停地问着问题,我只能够被动地应承,直到最后,其中一个个子稍高的人走近一步对我说道:  
“你在顾氏集团,收买贿赂有关人员,诈骗金额300多万……”  
“不是我!”  
我几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去反驳这个无端加在我身上的罪名,牵动了身上全部的伤口疼痛地无以复加,可是终究我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更何况如今重伤在身,我什么都做不了。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大概没有想到一直平静的我会反应如此激烈,然而很快就回过神来,阖上手中的文件之后淡淡的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3天后法院就会作出最终审判。”  
这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走进法庭,它的气氛实在让人好压抑。下面乌压压地坐了一群人,全都是我不认识的,灯光发出的白色光线映射在冰冷的手铐上,明晃晃地摄人的眼睛。  
我没有去看今日主审的法官长什么模样,也没有去看庭下坐了什么人,只是自顾自地看着手上的伤口,混着泥土结成的血痂看上去有些可怖,我有轻微的洁癖,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好难受。即便当法官宣布判我5年有期徒刑时,我的心思甚至都只是在这上面。我好想把这个痂给抠掉。  
“沈怡!”  
有一个女人在身后喊我的名字,我抬头,原来是是那个在医院里见过的年轻女子。  
“是你呀。”我笑笑。  
她走近我将我抱在怀里,哭得很伤心,还劝我同她一起哭:你哭一哭吧,哭一哭会好受一些。  
“哭什么?我没有错。”  
我不明白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眼泪?她的难过那么张扬,可以将所有的伤心都释放出来,可我却只觉得胸口发闷很难受,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你相信我吗?做那些事情的人不是我。  
那我是谁?  
我是沈怡。  
5天前,穿上婚纱,等着第二天要嫁给我心爱的男子。  
5天后,经历生死,失去孩子,即将面临牢狱之灾。  
然而这五天,顾淮,你在哪里,为何音讯全无?  
2008年6月8日,我走出校门却走进监狱,恰如四年前的那一场噩梦,好不真实。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3章黑色六月  
2004年,美国“勇气”号和“机遇”号火星车先后在火星表面着陆,印度洋发生海啸死伤无数,雅典奥运会刘翔打破奥运会纪录。  
2004年6月,我参加高考。  
2004年6月8日,家里发生煤气爆炸,从此我失去母亲,父亲成为植物人,我家破人亡。  
我从来不会觉得眼前发生的这些事情会距离我这么近,闻着医院消毒水刺鼻的味道,我几乎麻木地站在手术室的门口,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  
“三三。”姑姑喊着我的小名,将我拥在怀里,痛苦不已。  
“我不哭,只要我不哭爸妈就不会有事!”  
我努力忍着不愿意让眼泪流下来,以为这样便能够掩盖现状,医生看着我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医生?”姑姑问得很小心。  
“我们尽力了,没办法,烧伤面积太大,夏雪在送过来以前就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沈之国深度昏迷,能不能够醒过来全凭天意了。”  
“你骗人!我妈妈不会死的!”我多么想要反驳医生的话,但是话到嘴边我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整个人的力气仿佛被瞬间抽离。  
“三三!”  
我能够听到姑姑在我耳边大声喊我的名字,可是为什么我却什么都看不到了?我无法分辨清楚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只能记得自己刚刚结束了黑暗的高考,爸妈说会在家里做了好吃的等我回来。可是这里并不是家,只有满目的白,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渗入骨髓的冰冷寒意。  
整个6月,我都浑浑噩噩地在医院里面度过,清醒的时候我会陪在父亲身边,有时候跟他说说话,有时候就什么也不做只是在边上看着他。这么些年,我才发现记忆当中伟岸的父亲不知在什么已经慢慢苍老,鬓角的白发,不知在何时偷走了父亲青春。  
“三三,今天我们要给你爸爸办出院手续。”姑姑在边上忙忙碌碌抽空跟我说了一句话。  
“出院?”我抬头看着姑姑,“可爸爸还没有好啊!”  
“一个月了,哥还没有醒来,这辈子都不会再醒来了,再留在医院也只是无谓地浪费钱而已!”  
我知道姑姑说的合情合理,更多是为了我考虑,我的家庭并不富裕,经历了这场大难早已是风雨飘摇,虽然学校社会有组织捐款但这些钱对于高昂的医药费只是杯水车薪而已,根本负担不起父亲那犹如无底洞一般高昂的医药费。  
我沉默了。我不愿意让爸爸出院,但我没有办法。  
姑姑叹了一口气,握住我的手说道:“三三你乖一点,只有你好好的,你爸妈才能够安心呀。”  
我不想要他们安心,我想要他们回来。  
我的那个家在事故中被毁得干干净净,我只能到爷爷奶奶住的屋子。老旧的屋子藏在小路尽头,斑驳的墙面爬满了爬墙虎,还有许多地方早已剥落,露出里面红褐色的砖头,处处都似乎在无言地诉说着斑驳时光留下的苦痛印记。  
“三三——你就暂时跟奶奶一起住,好吗?”姑姑有些为难地看着我。  
姑姑的家庭也只是普通人家,两室一厅的商品房自己住着尚且拥挤,更何况再来两个人?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4章初遇吴昊  
“没事,我自己可以。”  
“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知道吗?”  
“嗯。”  
我低头望着鞋子看,什么时候破了一个洞我竟然不知道?  
7月高考成绩出来,我去了网吧查询成绩。全校一共有187个进了重点大学,我是第6个。  
“哟,小姑娘,考得不错呀。”网吧老板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穿得斯斯文文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从我身后经过瞟了一眼页面上的成绩单,不知为何欢欢喜喜地说道。  
我关掉页面,站了起来,不去理会他莫名的热情:“多少钱?”  
“考得挺不错的啊。”他打开了一罐可乐递给我,“不收你钱了,我这里少有知识分子,也算是跟着你沾沾光吧。”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觉得这个人似乎有点呆呆蠢蠢的,并不像一般精于算计的生意人,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想法:“你这里缺少兼职打工的吗?”  
“啊?”  
7月到8月,我在网吧工作了一个月,每日忙忙碌碌倒也觉得日子好过了许多,也不再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难捱地如同煎油一般。  
“诶,给我拿一包烟。”说话者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黄色的头发十分杀马特的造型,手臂上满满是龙腾虎跃的纹身甚是凶相。  
我从抽屉里找出一包利群递了过去。  
“呐,一百元,前几次的帐也清了啊。”  
这里的常客都有一个习惯,喜欢赊钱买东西,不论是烟酒还是饮料,因为大多时候都属于兜里一穷二白的没钱人,但是一有钱了,便会首先到这里将所有的欠账结清,然后过几天再接着来赊钱。  
“等一等!”我出声叫住了那个男子。  
“干嘛!”  
忽略他凶神恶煞的表情,我淡定地将一张十元的纸币向他递过去,说道:还有十块钱可以找。  
“算了算了,给你买饮料好了。”他不在意地摇了摇手,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9点了,你回去吧。”吴昊端着一杯可乐朝我走过来,他是这家网吧的老板,27岁。那天在我对他提出想要在这家网吧打工,他想也没想就满口应了下来,“底薪2000,表现好给你加工资。”  
“你少喝可乐,杀精的。”我将今天的账单给他递过去。  
“你——”  
吴昊很喜欢这种碳酸饮料,每天像白开水一样要喝十来瓶。我从小不爱喝这种东西,对于吴昊的行为忍了许久但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果然这厮听了之后脸色由红转黑,甚为幽怨地望着我说道:“沈怡,若是哪一天能够从你嘴巴里听到对我的赞美之词,我真是死而无憾了。”  
回到家,我打开灯,橙黄的灯光在这个漆黑的夜里显得更加飘摇无助。  
“爸,我回来了。”  
回应我的只有燥热夏夜无尽的知了叫声。  
“三三回来了。”奶奶打开灯,蹒跚着向我走来。  
“奶奶,我去看看爸爸。”  
走进房间,闷热的空气中,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恶臭。  
我打了一盆冷水,走到床前给他擦身。“爸,你今天过得还可以吗?我已经被Z大录取了,等开学以后我会在学校附近租一间屋子,这样白天上学,晚上还可以照顾你。爸,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不能好好照顾你,等我长大了,有能力了,我一定会请世上最好的医生,用最先进的技术,让你醒过来的,爸,你一定要等我!”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5章冤家路窄  
“吃早饭了吗?”  
早上网吧没什么生意,吴昊坐在店门口手里捧着一只保温杯。  
“嗯。”  
“唉,浪费了我一片好心。早饭买多了,这两个包子我实在吃不下了,你能不能勉强吃掉啊,浪费食物是会遭天谴的。”  
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遭天谴的不是我。”  
“沈怡!”吴昊跳着脚,大声喊着我的名字。  
“算了,那我救苦救难帮你一程好了,免得你遭天谴令你们吴家断了后。”我走回来拿起吴昊放在小板凳上还带有余温的包子,仔细一闻,似乎是街口张记包子铺的味道。  
关于吴昊,我对他的了解很少,只听说他是家里的独生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高中读到一半突然从学校退学,并且跟家里断了一切联系,在社会上闯荡了好几年,之后便在这儿开了一家网吧直到现在。  
“你就作吧,除了我世上哪里还有这么好的人。”  
对于他这句话,我表示还是赞同的,吴昊确实是一个好人,至少他对于我还是很照顾的,网吧里面的人鱼龙混杂,好多次一些社会上的混混对我言语污秽,都是他出来替我挡掉了,每天还会很不小心地多买了几个包子,一碗粥,请我好心的帮他解决掉。  
“吴昊。”  
“嗯?”  
“如果你要喝茶,用紫砂杯会稍微好一点,还有,绿茶还是少喝一些吧,乌龙性温,对身体好一些。”  
“一个小姑娘怎么像一个老头一样的。”吴昊碎碎念着。  
“姐,我妈让你去我家吃晚饭。”  
刘吟小我一岁,因为下学期就要升高三,整个暑假都在学校补课,每次见到我都要向我倒一堆苦水。  
“知道了,我晚上会过去的。”  
“姐。”刘吟走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臂。  
“怎么了?”我看着刘吟,一向大大咧咧的姑娘,竟难得红了脸。  
“那个吴昊,他几岁呀?”  
我看了看吴昊,了然于心,对刘吟伸出两只手。  
“什么意思?”刘吟不解。  
“大你十岁!”  
“不可能,他看起来顶多24、5岁!”刘吟义正言辞。  
24、5岁?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三十多岁呢。  
“姐,姐,你向他介绍介绍我呗。”  
不愿再受纠缠,我将刘吟轰出了网吧:“我知道了,六点钟我会准时到你家的。”  
“姐!姐——”  
“你还有妹妹?跟你不太像呀。”吴昊果然换了一只紫砂杯,捧在手里献宝似的在我面前溜达了好几圈。  
“就算是同卵双胞胎,也还有不一样的,而且双胞胎还有异卵的。”  
“真的?双胞胎还有这么多讲究?”  
“煮的。”我拿起扫把向包厢走去,这帮人在里面8个小时了才出来,都成神了不会饿吗?  
晚上我到姑姑家的时候,姑姑还在厨房里面忙碌。  
“是三三到了吗?”  
“不是不是,是六六回来了。”刘吟在边上笑闹着,因为我叫三三,所以她的小名叫六六。  
“你这个臭丫头,马上就要模拟考了,你给我长一点心眼知不知道!”  
姑父和我爸妈一样都是老师,只是相对于我爸妈而言,姑父更像是一个老学究死板固执,对刘吟的教育更加严格。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6章校园新生  
“咦——”刘吟对她父亲作了一个鬼脸,溜进厨房去。  
“你个臭丫头,洗没洗手呀就偷菜吃。”姑姑打了一下刘吟的手心,端着一盆酸辣土豆丝走了出来,对我招呼道:  
“三三,来,洗洗手吃饭了。”  
“姐,你吃这个红烧排骨,刚刚我吃了一块,可好吃了!”刘吟负责分发碗筷,给我递了一双筷子过来,极力地推荐着她挚爱的排骨。  
“三三啊,听你奶奶说通知书到了,是9月12号开学是吧?”饭后,姑姑在厨房忙碌着,刘吟则被赶去苦哈哈地看书,我本来打算告辞回家,却被姑父拉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果不其然,是有事情要与我相谈。  
“嗯。”  
“这里是一万块,交了学费以后,剩下的就当做生活费。”  
面对厚厚一沓纸币,我下意识地就是拒绝:“姑父我不要。我推脱着。”  
“三三,人年少时候经历苦难,是没办法。但坚持自我活得精彩,是自己可以决定的。”  
我最后还是将这一万元带回了家,我没有钱,我需要上学,我不愿意放弃。  
不知是否多心,在回家的路上,我总是感觉有一个人在跟着我,但是回过身却一个人也没有,我心里害怕,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到后来几乎是一路狂奔回到了家,关上门靠在门背上,双腿软到几乎站不直。  
“三三,怎么喘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  
家里奶奶正在给爸爸擦身子,许是我关门的声音太大,奶奶急忙走出来看个究竟,看到这样的我,奶奶的眼睛里满是担心。  
“我没事。”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从奶奶手里接过毛巾。奶奶你去休息吧,我来就好了。  
我努力地笑着,但是笑着笑着,却经不住眼泪。  
爸,对不起,我就在今天哭,就哭这一次。  
一场秋雨一场寒,我就在带着夏末余温的初秋季节,进入了我的大学。  
“你好——”  
我拖着行李箱,相对于拖家带口来报道的新生,我愈发显得形单影只。面对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只说了两个字,就不知该说什么,大家都忙忙碌碌的,无人会理会我。  
“你是来报道的新生吧!”  
一个皮肤白皙的男生,额头上是豆大的汗珠,在阳光下竟然还有反光。  
“嗯,你是——”  
“跟我来。”他不由分说,就接过了我手里的行李箱,一路上还不忘攀谈。  
“你是什么专业的?”  
“经济学。”  
“经济学?奥,我知道了,你们的新生登记点是在那里!”  
我跟着他走到了一处帐篷前,里面坐着一对年轻的男女。  
“这是你小班,你把通知书拿出来吧。”  
“嗯?奥。”我低头,从包里盲目拿出一纸薄薄的通知书递给了坐在跟前的女生。  
“沈怡。”女孩念着我的名字,抬头看了看我。  
“是我。”  
“在这里签一下字吧。”她将笔递给我,“呐,这里。”  
签完字,放下笔,那个男生就带着我离开。  
“我带你去领生活用品,对了,我叫沈之斐,说起来我们还算是本家呢。”  
我笑了笑,还是有点不适应他的热情。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7章初相逢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沈之斐问我。  
我点了点头应到:“嗯。”  
“你胆子可真大,我来的那个时候,家里的叔叔阿姨舅舅婶婶可是一个不落地全部跟过来,哎呀,现在想想还真是丢人呢。”  
“他们那是关心你。”  
“我知道,对了,你是哪里人?”  
“Z市。”  
“天啊,你是本地的啊!”  
“怎么了?”我觉得已经能够比较淡定地应对他忽然的一惊一乍了。  
“学校里本地的学生比较少。”他笑了笑,有一点点吃惊,“怎么不去外面的学校呢?我那个时候填志愿,选的全部都是外省的学校,就想着离开家到外面去,省得妈妈天天在家里唠叨我。”  
“是吗,我还挺喜欢我妈妈唠叨的。”  
“到了!”说话间,宿舍楼已是在面前。  
这是一幢比较老旧的建筑,相对于正门口的一些其他建筑,它显得与这座学校很是格格不入。  
“进去吧。”  
沈之斐拎起我的行李便打算一起上楼,我婉言拒绝了他要帮我把行礼拿上宿舍的提议,他能够把我送到这里,我已经很是感谢了。  
“这样啊,那好吧。”他有些遗憾,“刚才说了我叫沈之斐,法律系的,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  
“好。”  
我言简意赅地应道,目送走了沈之斐,我拖着行李箱艰难地爬到了宿舍的六楼。  
“呀,最后一位姐妹可算是到场了!”  
还未见人,便已闻其声,我刚刚踏进宿舍,里面一早就已到场的三个女生齐刷刷地对我行着注目礼,其中一个个子娇小的女生发出与她身体完全不搭调的高分贝的声音说着。  
“你们好,我叫沈怡。”  
“我叫宋佳。”小个子女生说了自己的名字以后又一一对其他人进行了介绍,“她叫文晗,是不是很漂亮?她叫陆小沛,又指着一个短发的女生,是不是很帅气?”  
“我是姐儿们好嘛,注意措辞,帅气是用来形容我的吗?”陆小沛朝宋佳丢过一块毛巾。  
“啊啊啊!你竟然拿擦桌子的抹布丢我!”宋佳拿开毛巾,待看清手中的东西后,急的差点跳了起来。  
耳边传来一阵笑声,文晗笑得很是婉约:“我约了一个学长晚上带我们出去玩,你们赶紧收拾收拾,晚饭我请客。”  
“讨厌!”宋佳把抹布丢在一边,忙着去拾掇自己乱成一摊的桌子与床铺。  
“沈怡,需要我帮忙吗?”  
文晗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便走到我边上想要帮着收拾。  
“不……”拒绝的话已经到了嘴边,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接受了文晗的帮助:“谢谢。”  
“这是我邻居家的哥哥,大我们一届,叫包磊磊。”  
文晗笑意盈盈,介绍着身边高高大大的男子。  
“磊哥你好!”包磊磊长得仪表堂堂,很快就获得了大家的好感,尤其是宋佳,一声一声地喊着磊哥,挖八卦挖地差点把他的祖宗十八代的秘密都给挖出来了。  
“嘁。”陆小沛见状,很鄙夷地唾弃着宋佳的行为。  
一行人来到学校边上的一个小馆子,里面人群攒动,突然有一个词窜到了我的脑海里:温馨。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8章饭局  
“磊哥,你喜欢吃辣吗?”宋佳抱着菜单,每点一个菜都要问一问边上的包磊磊。  
“你干嘛干嘛,眼里除了磊哥还有我们吗我们吗?”陆小沛终于看不下去宋佳的恶心劲夺过菜单便翻看着,“沈怡,要不点一个大份酸菜鱼好了,大众口味人人都爱。”  
“好啊好啊,其实我刚刚就是想点这个来着。”宋佳没头脑地点着头,眼睛笑得弯弯的。  
“我都可以,你们看着点好了。”我笑了笑,并不想参与到她们中间去。  
“这里的老板娘我认识,我让她给我们多放一点鱼。”包磊磊的笑很干净,唯独对着文晗时眼睛里会透出一股不一样的神情。  
“哇,磊哥,你老少通吃啊,连老板娘都给你搞定了!”  
“何止啊。”文晗也忍不住笑了笑,“连我们家那边七十岁的老太太,也是天天都在念叨着我们磊哥什么时候能够回去,有一次他被阿姨给打了在外边流浪,整整在老奶奶家吃住了两天,离开的时候还依依不舍的呢!”  
“好了好了,我可算是吃力不讨好,请你们吃饭还要被你们这么笑话。”包磊磊举手投降,眼里却全是笑意。  
说笑之间菜就全都上齐了,宋佳与陆小沛上演着惊心动魄的抢菜大赛,文晗对包磊磊说笑着一路过来的趣闻,一时间,我这里反而是冷冷清清。  
“我去一下洗手间。”我站了起来想要到外边透透气,走到一间包厢外面突然门被打了开来。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顾淮,高高的个子,小麦色的皮肤,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脸颊上有微微的红色。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我好像很吃惊的样子,出于礼貌,我对他笑着点了一下头,便踱步离开了。  
九月的夜风吹在身上还是有些黏黏的凉意,饭馆里边觥筹交错是一群年轻人的欢声笑语,我站在夜色里面,被一株不知名的花给吸引住了目光。  
“你好,我叫顾淮。”  
不知谁人扰了此处的幽静,我转过身,竟是刚才的那名男子。  
我不自觉地退了两步,有些警戒:“你好。”  
“怎么了,我看起来很可怕吗,沈怡?”  
“你认识我?”我挑眉望着他,在脑海里搜索者自己是否曾经见过他。  
“我猜的,刚才有人问我有没有见过沈怡。”  
虽然觉得他的话逻辑混乱很可笑,但我并不想与他纠缠:“我是叫沈怡。但是我不认识你也并不想认识你。”  
“怎么去了这么久?”  
回到包厢,宋佳不在,陆小沛还在专心消灭剩下的酸菜鱼,文晗抬头问我。  
“有些闷,就到外面吹了会风,对了,宋佳呢?”  
“上厕所去了,说顺便去找找你,你没见到她吗?”  
我摇了摇头,在座位上坐了下来,突然思及方才顾淮所言,难道他并没有撒谎,方才他说有人问他是否见过我,那人就是宋佳?  
学校新开学,总是有许许多多复杂的事情环绕,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加入社团组织。我手里还抱着一本张爱玲的书籍,被宋佳生拉硬拽给拖了出来。  
“沈怡,文晗跟着包磊磊去了那个什么摄影协会,小沛是九头牛都拉不回地报了个什么跆拳道社,我一个人好可怜好孤单,你就陪陪我好不好?”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9章社团这件事  
我看着宋佳像一只无尾熊一般抱着我就差挂在我身上,心想就算是报了社团我也不会去参加那些活动,寻思着快些挣脱宋佳的纠缠便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我们沈怡最好了!来来来,跟我走。”说着宋佳就把我拉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小角落,我看着眼前只有一个人的小摊位,几乎傻了眼,集邮社?宋佳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姑娘竟然喜欢集邮?不过接下来她说的话马上就打消了我心里的疑惑。  
“你看集邮社的社长是不是长得超级好看的!”  
我看着宋佳眼睛里面几乎就要冒出来的一串串桃心,心下了然,便应付着:“长相还算是清秀,就是开学的时候我好像见过这个人。当时貌似身边还站了一个女生,两人还拉着手来着。”  
“真的假的!那个女生好看吗,他们真的手拉着手吗?啊呀,沈怡你别笑了,你快点说说说啊!”  
“没有没有,我从未见过这个人,跟你开玩笑的。”  
“沈怡,你太过分了!”  
惨遭宋佳一顿白眼之后,又无奈被宋佳拉着走到了小摊位前面。  
“你好,我叫宋佳,这是我室友沈怡,你们集邮社还招人吗?”  
看着宋佳扭扭捏捏的姿态,我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好,你们在这里登记一下名字和号码就可以了。”  
只见宋佳接过纸笔嗖嗖几下就将信息填完,双手奉上纸笔,笑颜盈盈地说着:“给,学长——”  
“我叫刘洋,你们是叫宋佳还有沈怡是吧?”接过本子刘洋念着上边的信息。  
“对对对,我就是宋佳,宋庆龄的宋,宜室宜家的佳!”  
“宜室宜家的家?这个是北方有佳人的佳吧?”刘洋微微一笑,露出脸颊上的两个酒窝。  
“对对对,北方有佳人的佳!”脸皮厚如宋佳,丝毫不觉尴尬,反而笑得一脸“谄媚”。  
“我叫顾淮。”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转身便见顾淮走到我身边,朝我笑了笑,对着刘洋说道:“学长好,我叫顾淮,我也要加入集邮社。”  
“怎么,你们都认识?”  
“不认识。”不知道为什么我急急地否认,宋佳狐疑地看着我,有看了看顾淮,思索了半天之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咦,你不就是那天那个——”  
“对,是我。”接过宋佳的话,顾淮看着我,“都说了好几句话,怎么转眼就翻脸不认人,实在是太让人伤心了吧。”  
“沈怡!”宋佳大惊小怪地在我耳边喊着。  
“他来向我问路的,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算是认识吗?”  
“问路?”宋佳给我一个我都知道无需掩饰的表情,见她这副反应,我也不愿意再解释什么,便不再说话。  
刘洋笑了笑打破沉寂:“难得一向冷清的集邮社今日迎来三个新的成员,这样吧,后天就是星期六,不如我们一道去爬山,熟悉一下彼此,也算是为新成员洗尘接风,如何?”  
“搞活动吗?好呀好呀,我最喜欢了!”  
“不行,星期六我要——”  
我下意识就要拒绝,立刻被宋佳给打断,“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像一个老太婆一样什么活动都不愿意参加,不行,这次你一定得去,我拖也要将你拖去!”  
话一结束,宋佳的脸就红了。  
刘洋笑道:“说人家像老太婆,你讲话啰啰嗦嗦也像个小老太婆。”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10章初动心扉  
回到寝室的时候,文晗还没有回来,只有小沛埋首于电脑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面。  
宋佳直奔床上咋咋呼呼地喊累,滚了一会儿突然探出脑袋对我说着:“小怡,你说那个刘洋真的有女朋友了吗?”  
“你不是有他的电话号码,自己问。”  
“小怡——”宋佳拖着声音冲着我撒娇,我一时听不得借着收衣服避了出去。  
“刘洋是谁?”一局结束,小沛回神也问了一句话。  
“他是集邮社的社长,长得那叫一个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宋佳说得一脸沉迷,仿佛刘洋已经成为了宋佳专属。”  
“嘁。”小沛不屑一顾,“那个包磊磊呢,你不要了?  
“诶呀小沛!”宋佳着急了,“那人家现在和文晗感情好着呢你侬我侬,当时是年少不懂事你能不提这茬事了嘛。”  
一局游戏重新开始,小沛不再理会犯花痴的宋佳,又沉入到了游戏里面去,不知道是不是我站得远竟然看到了小沛的脸上有一丝的落寞。  
“小怡小怡,我跟你说真的呢,你真的看到刘洋有女朋友了吗?”见小沛不理她,宋佳又将注意力转到我身上打定主意要从我身上挖到一些什么。  
正在这时电话铃响起,我舒了一口气,忙拿起电话走到阳台上,看着来电显示却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接通电话,对方却是沉默了许久不说话。  
“喂?你找谁?”  
“我是顾淮。”  
手里的电话差一点滑了下去,我拿开电话再次看了看确定是在通话中:“嗯,找我什么事?”  
“你在忙吗?”  
“没有。”  
“沈怡。”顾淮停顿了一会儿,才说道:“你能陪我说说话吗?”  
“你怎么了?”我感觉到顾淮的情绪相对于白天似乎是低落了许多,心里莫名其妙的担心。  
“我没事,只是有点孤单。”  
我以为顾淮只是在与我开玩笑,心中恼怒:“顾淮,你是不是很闲,但是对不起,我没有空来陪你开这样的玩笑。”挂掉电话我却拿着一直盯着屏幕看,可是过了许久屏幕都未再亮起来,心中有一些低低的失落,他果然只是在与我开玩笑而已。  
“小怡,你在阳台这么久干什么?”  
宋佳又在屋子里叫我,我想了想,拿起手机找出已接来电,犹豫再三打通了电话。  
“喂。”  
我听到顾淮所处的环境好像是一个非常嘈杂的地方:“你在哪里?”  
“火车站。”  
“你去火车站干什么?”我很吃惊,明天既不是双休日也不是四大节日,他这个时候去火车站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干什么这么迟了还去火车站!”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半了,吞吞吐吐地问着,“你——是回家吗?”  
“回家?”我听到顾淮低低地苦笑着,“我不会回家的。”  
“那你——”  
“沈怡,我饿了,你能陪我吃饭吗?”  
我瞬间黑线,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同情心泛滥,“你快点回学校吧。”  
“那我回来,你陪我一起吃饭。”  
“我吃过了。”挂掉电话,我愤愤走进寝室,将手机丢在桌子上,身上黏糊糊的很难受便拿着换洗的衣服去洗澡了。  
水冲在肌肤上溅起小小的水花,等到我顺顺心心洗完澡回到寝室,宋佳却神秘兮兮地走到我身边。  
“你干什么。”我被宋佳看得心里毛毛的。  
“你男朋友打电话来约你出去吃饭。”宋佳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眼睛透着精光,“小怡,看不出来啊,藏得够深啊!”  
哪来的男朋友。我拿起电话翻着通话记录,除了顾淮再没有别人,心里面觉得甚是莫名其妙,操了擦头发敷衍着宋佳:“骚扰电话,不用理他。”  
###第11章闻心湖之约  
正在浴室里吹着头发,宋佳便拿着手机走到我身边:“你男朋友催的急,呐,给你接电话。”  
关掉吹风机,我看电话屏幕显示正在通话中:“喂?”  
“我在学校的闻心湖边。”  
“干什么。”我开始装傻,并不愿意出去。  
“你答应我了陪我一起吃饭。”  
我不知道顾淮竟是这样一个无赖的人,仅仅见了两面我一直以为他至少该是一个君子,拔掉电吹风的插头我语气不善,我说我已经吃过饭了。  
“我在湖边等你——”  
不等他将话讲完,我就挂掉了电话,将电话关机。  
文晗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快要熄灯,急匆匆地跑进来准备着洗漱的用品。  
“文晗,你回来的时候有经过闻心湖吗?”  
“没啊,我是从侧门回来的,怎么了?”  
“没事。”我躺回床上,顾淮这个无赖,不会真的是在闻心湖边不等到我不回去吧?他回不回去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打开手机翻看着,短信通知有十个未接来电。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套了件衣服就出了门,算了,要怪就怪我心太善。  
“小怡那么晚了你干什么去!”  
“家里有些事,如果回不来了就帮我掩护一下。”身后是宋佳的声音,我脚步匆匆地走出了寝室楼,往闻心湖赶去。  
晚上的校园空荡荡的,等我赶到闻心湖时,看到顾淮一个人坐在湖边上,我竟然赶到莫名的心安,一路忐忑害怕来到闻心湖后若是空无一人我该怎么办,后来想一想觉得自己实在是可笑,就不会打一个电话问问确定一下情况后再来吗?  
“怎么这么迟才来,夜宵摊都关门了。”顾淮听到身后的响动转过身,看到我后笑了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好吧,我也很奇怪怎么会在黑漆漆的晚上就能看得清清楚楚顾淮的牙齿很洁白呢?  
我没有给他好脸色,恶狠狠地说:“你是神经病吗,半夜三更了还在外面晃动不回去?”  
“我很早就开始等你了,是你半夜三更才来赴约的。”顾淮说得委委屈屈。  
我无端赶到心塞,明明是他自己死乞白赖,怎么话到了他的嘴里就成了这般暧昧不清?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你吃过了没有?”  
“没有,我在等你。”  
我感觉有些微微头疼,走过去毫不留情地将他拉起:“走。”  
“去哪里?”  
“吃饭。”  
“现在?哪里还有吃饭的地方?”  
“有。”  
“在哪里?”  
顾淮在边上吵吵吵,头开始越来越疼,我一把将他甩开:“你走不走!”  
“走。一天没吃饭,都快走不动道了。”  
走不动道的人还能如此生龙活虎那么多的话?我撇了撇嘴:“那就自己跟上来。”  
我带他去的是吴昊的网吧,网吧都是通宵营业的,果然一进店门就看到吴昊正端着一只紫砂壶在装模作样。  
“沈怡?”吴昊见到我很是吃惊,眼珠子瞪得老大,“你怎么回来?”看了看手表,“现在这么迟了你不知道晚上不安全吗!”  
“眼珠子瞪那么大干什么,不怕掉下来?”我将顾淮拉上来,“有泡面没,泡一碗。”
谢谢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