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19 | 浏览:20570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仵作小医妃》作者: 牛奶纸糖 (完结VIP)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简介:
她是卑微庶女,却深藏一手剖尸验骨之术。协恨重生,她只为杀人偿命报仇雪恨。活死人,生白骨。
她步步为营,将当年害她负她之人踩在脚下。可偏偏救了个无耻之人,借着报恩缠着她,烦着她,欺负她……
世人皆传越王悦怿若九春,罄折似秋霜,小小庶女之恩也记在心上。听闻荣嬉爱美,越王望着镜中如明珠似美玉的脸,左思右想,实在找不出比自己还要美的事物。只好宽衣解带,强行报了救命之恩。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1章惊夜  
雨夜惊明,柳林里狂风大作。  
荣嬉蜷缩在一棵柳树下,借着垂下来的柳条遮挡自己的身子。  
空气中传来脚步踏在枯枝上,发出来的“咔擦咔擦”声,如同催命符一般。  
“四小姐,你躲在哪里呀?快点乖乖出来吧。”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温柔的诱惑语气,似乎是想将她从柳林中哄骗出去。  
荣嬉猛然一颤,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惊恐的叫声发出,引起对方的注意。  
“再不出来的话,奴才就来找你了。”  
对方的脚步越来越近,仿佛萦绕在耳边一样。天色太黑,根本就看不清那人在哪里。只觉得对方犹如潜伏在黑夜之中的魔鬼,四面八方无处不在!  
她害怕得浑身发抖,泪水从眼眶中滚落了下来,沿着指缝流淌进衣袖里面。  
怎么办?  
怎么办?  
她不是成心来柳林的,她只是闲的发闷想出来散散心,她也不是成心要听见那些秘密的。  
荣嬉一动也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对方听见将自己揪出去。她死死的憋着气,神经因为恐惧而崩成了一条直线。  
她多希望,会有人经过这里,哪怕是一个小奴婢也好,那样她就有救了。  
此刻,柳林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快些走吧,这天看起来就快要落雨了。”  
“大小姐也真是的,非得让我们把东西丢在这里。”  
是两个婢女的声音。  
荣嬉的眼里亮起一丝希望,只要那两个婢女发现她,男人就不敢对她做什么了。  
那她,也有救了。  
她放开手直起身,大声喊道:“救……”命字还未从喉咙里发出,一双粗糙的大手猛然捂住了她的嘴巴。  
像是早就已经预料好的一样,精确得没有半点误差。  
耳后,方才那男声阴森森的贴近:“四小姐,可找到你了。”  
是那个男人,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荣嬉浑身一僵。  
她的瞳孔缩成一条直线,明亮的脸庞迅速灰败下去,眼中的希望如烛火般被风扑灭,只剩下浓浓的惊恐。  
“呜呜呜……呜呜呜……”  
“什么声音?”小婢女好像听的林中有动静,狐疑又害怕的往里面望进去。  
只见狂风呼啸,柳条被吹得如鬼魅一般来回摆动,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只觉得令人头皮发麻,恐怖极了。  
“电闪雷鸣的,听说柳林子里面阴气最重了……”  
“那我们快先走吧……”  
两人扔下东西,复又匆匆离去。  
林子里,男人一边捂住荣嬉的口鼻,一边把她往丛林深处拖进去。  
“四小姐,别怪我,要怪你就怪你自己听到了不该听的。”  
“你不死,死的就是我们……”  
荣嬉眼球突出,眼白因为缺氧布满了红血丝。  
她看见男人面皮上的冷笑,看见男人因为发狠扼住她而青筋暴起的手臂,看见自己的身体在杂草丛生的柳林里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  
“不……不……”  
指甲绝望的抠着泥地,一下,两下,三下的挣扎,最终没了声息。  
男人拍了拍她的脸,见周遭没有人,便将对方抬了起来。  
“扑通”一声,是重物落入荷花池的声音。  
###第2章回魂  
雨后初晴,荣府大小姐荣陵盛装打扮,守在荷花塘转角处,翘首以盼。  
“温哥哥可来了没有?”  
她生的肤白貌美,身量纤纤,举手投足间尽是温婉风情。  
“小姐且再耐心等等,温世子想必还在来荣府的路上,片刻便会路过荷花塘的。”  
小婢女一边采风,一边不忘奉承:“小姐今日打扮得如花似玉,待会温世子瞧见小姐,必定会神魂颠倒。”  
“多嘴,”荣陵扫了她一眼,佯装呵斥,纤纤玉指却是忍不住得意的摸向头上的步摇。想起一件事情,她忽然问道:“听说今日温哥哥是来退婚的?”  
“可不是。”婢女窃笑了两声,道:“四小姐是什么身份,一个丧门星,哪里配得上温世子?听说今早四小姐不见了,许是听闻温世子要来退亲,羞愧的投河去了吧。”  
“这种话可不许胡说。”荣陵却嘲笑了一声。  
她低下头,去瞧荷花池面,看看自己的妆花了没。  
却不想,刚低头,一张的人面倏然从水里浮了上来。  
那张脸已经被泡的惨白,双眼却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大,骇人无比。  
“啊!鬼、鬼……”  
端庄优雅的四小姐猛然失声尖叫,直接眼一翻晕了过去。  
此番动静不小,下人们七手八脚把人给捞上来之后,才发现池子里头的竟是一早没了踪影的四小姐荣嬉!  
“阿弥托福,四小姐的年纪还这样小,才十四岁,今日还是她生辰,她竟死在池子里头了。”守尸的嬷嬷跪在草地边,瞟了一眼草地上的尸体,又飞快的低下头。  
原本今日是荣嬉的生辰,所以她昨夜便换上了一身喜庆的红衣。一身鲜艳的红衣配上那张青白的脸,只让人寒毛直竖。  
“可不是嘛,这四小姐从前克死了四姨娘一家,现下竟然把自己也给克死了。”  
“哪是克死的,听说是听了温世子要来退婚的事,自己跳池死的。大小姐被她吓得昏迷不醒,四小姐扔在这里没人管,竟要我们守着,也不知道要守到什么时候。”  
“年纪这样小,又穿着红衣,可不要变成厉鬼……”  
几个家仆跪在一起窃窃私语,丝毫没有注意到草地上的荣嬉已经睁开了眼睛。  
初夏的阳光并不刺眼,荣嬉睁大眼睛,望着又高又蓝的天空,脸上的青白之气还未完全褪去。  
她的脑海中乱成了一团,有两段记忆混杂在一起,互相交织撕裂着。  
荣府,三房,四小姐,退婚,荣嬉……  
荣嬉这个名字她不曾听过,可荣姓却是深深的刻在她的脑海之中的。  
荣国公府大房嫡长女,荣自诩,年仅二十岁的镇国女将军,镇守边关十年。  
她的事迹曾在大齐广为称颂,可终归还是化作了尘土。  
她清楚的记得,那日在黑龙城外,她的夫君,大齐的太子君莫离,以叛国罪射杀了她。  
万箭穿心,她所见的最后一幕,便是庶姐依偎在太子的怀里,笑颜灿烂。  
呵~  
这又是哪里?难道她还没死么?难道是上天看她死的太不公平,所以又给了她一次机会吗?  
荣嬉无力的闭上眼睛,任由两行清泪从脸颊上滑落。  
正在思绪之间,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仿佛是有稚童由远而近的哭泣。  
“阿姐,阿姐你在哪里?我要阿姐,我要阿姐……”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3章又克死一个  
“不好了,三少爷怎么过来了?”嬷嬷连忙站起来,回身看去。  
不远处一个不足半米高、身穿蓝褂子的稚童,跌跌撞撞的往这边跑。  
三少爷荣睿是二姨娘的儿子,原本和四姨娘所生的荣嬉并无什么亲厚的关系。可偏偏两人都是自幼丧母,荣睿知事后,便最缠着荣嬉。他起床见不到阿姐,又听下人嚼舌根说荣嬉淹死了,顿时又哭又闹硬是跑了过来。  
“真是作死,三少爷才五岁,你抱他过来干什么?见了不吉利的东西怎么办?”嬷嬷疾言厉色的呵斥婢女,想要先一步拦住三少爷。  
没想到三少爷人不大,动作却灵活,一下子就将她给推开了。  
视线里荣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小脸青白。  
“阿姐……”荣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四小姐已经死了,三少爷快走开,这里不吉利。”嬷嬷赶他。  
“你骗人,你骗人,我阿姐好好的……”  
乳母连忙去抱他,荣睿却拳打脚踢的想要挣脱,挣扎了一会儿,猛然浑身一抖,翻着眼皮四肢抽搐了起来。  
“哎呀,这是怎么了?”乳母吓得瘫在了地上,不过是眨眼的时间,方才还又哭又闹的三少爷竟然歪着头口吐白沫,晕死了过去。  
她瞪时脸色惨白。  
她是照顾三少爷的,要是三少爷出了什么事情,她也活不了。  
“你们,你们快去找大夫啊!”乳母急忙叫了几句,这才有人如梦初醒,急急忙忙的跑出去找大夫。  
“三少爷没事吧?”  
“可要先挪回院子里面?”  
众人四神无主的围在边上。  
三少爷抽搐了两分钟,面色便飞快地涨红转而青紫起来,嬷嬷害怕得要死,瞧三少爷这是要断气的模样,连伸手去探对方的鼻息。手刚伸过去,就猛然一抖,失声尖叫:“三少爷,他、他……”  
“他没气了!”  
嬷嬷飞快滚着跪到了一边,惊恐的看着面色青紫已经断气的荣睿。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三少爷也被四小姐克死了”,周围的人更是如同躲瘟疫一般。  
三少爷死了。四小姐死了还没什么,可三少爷毕竟是男丁,这事可闹大了。  
众人惶惶不安。  
“把他放在地上。”  
忽而,一道嘶哑的声音突兀响起。  
这声音,竟莫名的熟悉。  
众人齐刷刷的回过头,只见一身红衣的荣嬉站在池子边上,迎风而立,黑发披散,精致的小脸惨白无比,如同一只鬼魅。  
“四、四小姐……”嬷嬷浑身一僵,惊悚异常。  
周围的家仆更是放声尖叫起来,四处逃散。  
唯有乳母还抱着三少爷,眼下已经被吓得动都不敢动了,只能僵硬得跪在那里。望着荣嬉,犹如见了要吃人的妖魔鬼怪,苍老佝偻的身子抖得跟簸箕一般。  
“鬼……鬼……”  
她口中含糊不清的念着。  
荣嬉拧了下眉头,声音清淡的重复:“将他放在地上。”  
却不想自己的声音仿佛触动了乳母的最后一根神经,她竟然手一滑将三少爷直接扔在地上,随即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四小姐饶命,四小姐饶命啊!”  
眼瞧乳母怕是疯了,青天白日下,荣嬉忍不住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4章退婚  
不过半天,荣嬉变成厉鬼的消息便不胫而走,传遍了整个荣府。  
沈氏正在前厅招待温世子,听闻外面的动静,不由放下茶杯皱眉问道:“何事如此大呼小叫?”  
“四小姐变成厉鬼了!”来人扑通跪下,正是守尸的容嬷嬷。  
“你说什么?”沈氏拔高声音,以为自己幻听了。  
“夫人有所不知,后院传来消息说是四小姐变成了厉鬼,索走了三少爷的命,眼下荷花池边乱成一团,小的们不知如何处理,还请夫人赶快去看看。”容嬷嬷一股脑把话说完后,便倒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  
见到荣嬉“诈尸”后,她片刻不敢停歇,立马来了前厅。此时又怕又累,险些背过气去。  
沈氏已经被这巨大的信息量惊得说不出话来,倒是一边的温世安皱紧眉头,声音冷冽的提醒道:“大齐素来最忌鬼神一说,何况青天白日哪来的鬼?荣大人府上的奴才竟然这般不得体?”  
沈氏身子一颤,理智倒是回笼了几分。不管荣嬉是不是诈尸成了厉鬼,此事都是家宅密事,不宜外扬。她连忙挥手:“还不快将容嬷嬷带下去。”  
话虽这么说,可她心中还是有些不安。老爷不在家,早间听闻四小姐为了温世子退婚之事跳进荷花池里面淹死了,她只觉得晦气,随便找了几个下人守着尸体,打算有空了再去料理她的后事。可没想到,这会竟闹出这样的事情。  
容嬷嬷也是府里面的老嬷嬷了,断断是不会拿鬼神之事乱说的。  
想必,后院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了。  
沈氏正想着如何送走温世安脱身去看看,没想到温世安先一步站起来,神色淡漠的弯腰辞别:“夫人还有事,本世子就不叨扰了。既然四小姐已经跳河自尽,本世子也无须退婚了,婚事就此作废便是。”  
说着,他直起身来,抬手止住要送他出去的下人,转身便带着书童神色自如的离去。  
四小姐好歹是他的未婚妻,温世安竟问也不问,说了婚事作废就走。男儿心肠凉薄至此,连沈氏也不由唏嘘。可眼下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连忙吩咐人将容嬷嬷又给拖了上来。  
“四小姐在哪?”  
“还在荷花池呢,”容嬷嬷哆哆嗦嗦的在前面引路,提醒道:“还有三少爷,现下尸体也在池边。”  
“三少爷好端端的怎么也出事了?”沈氏之前倒是没注意荣睿的事情,眼神一凝,心情也沉重了几分。  
容嬷嬷猜测:“四小姐将四姨娘一家全部克死了,许是害怕三少爷一人在世上孤单,所以这才化作厉鬼,将三少爷一起带走了。眼下温世子退了婚,只怕四小姐更加气恼,说不定要将整个荣府一起带走……”  
她越说越害怕,自己都差点吓得尿裤子。  
“胡言乱语!”沈氏厉声呵斥,疾步往荷花池走去:“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厉鬼,敢动我们荣府。素竹,你去香云寺请几个法师过来。”  
“是,”素竹领了命,匆匆离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荷花池边。  
沈氏遥遥望去,果然见着荷花池边,身量纤纤的荣嬉披头散发,脸色煞白红衣如鬼。  
“夫人你看,四小姐果真成了厉鬼。”容嬷嬷压低声音,害怕惊着了荣嬉,将自己的命也给锁了去。  
沈氏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又问道:“她在做什么?”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5章救人  
不仅沈氏想知道荣嬉在做什么,三少爷的乳母也想知道荣嬉要干嘛。  
一开始,她以为荣嬉化作厉鬼,步步向自己走来,必定是要掐死自己。可是现在却见她竟然只是蹲在地上,耐心的解开了三少爷的衣服。  
太阳底下,青石砖却丝丝冒着寒气,乳母也从头凉到了脚底。只看着荣嬉形色怪异的伸出手,在三少爷的胸口上面一下一下,很有规律的按着。可按了半天,也不见有动静。  
四小姐这是在干什么?  
乳母的视线下移,忽然发现荣嬉脚底下竟然有一个隐隐约约的影子。  
有影子,难道不是鬼?  
荣嬉却忽然淡淡开口问道:“过来把三少爷抱起来。”  
乳母被吓了一跳,却不敢反抗,只能颤抖着过去将荣睿抱了起来,又照着荣嬉的吩咐将他脸朝下,两只手托着对方的腋下和肚子。  
荣嬉走上前去,伸出手往三少爷的背上有节奏的拍了几下。她的神情很专注,动作娴熟而一丝不苟,仿佛是在做什么神圣的事情。  
“三少爷早上吃了什么?”  
她的声音不大,可句句充满着压迫,让人下意识就将答案说出了嘴。  
“清汤,还有一些红薯粥。”  
乳母连忙回答。  
“嗯。”  
荣嬉淡淡的应了一声,再不开口说话。  
不知是因为荣嬉身上衣服都湿透了,还是她是死人往外冒寒气的缘故,乳母站在她身边,只觉得遍体生凉,血液都要凝固了。  
恐惧一层层往外冒,乳母抱着三少爷,要跪不跪的哭道:“四小姐,老奴照顾三少爷一直勤勤恳恳,从未懒怠过,求四小姐饶老奴一命,放过老奴吧……”  
荣嬉闻言,手下的动作慢了一拍,挑眉道:“我这么像鬼吗?”  
乳母一愣,还没明白这话的意思,原本已经死透了的三少爷忽然“哇”的一声,吐出一堆东西来。  
“三少爷?”乳母大喜过望,连忙将三少爷抱好,却不想荣睿一醒过来,就往荣嬉的怀里扑去。  
“阿姐呜呜,阿姐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睿儿的。睿儿以为阿姐和娘一样死了呜呜……”  
荣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荣嬉伸出手,僵硬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轻声道:“我没死,阿姐到了地狱,菩萨说阿姐命不该绝,所以又放阿姐回来了。”  
她声音虽小,可荷花池周围静悄悄的,这话一字不落的传入了众人的耳朵里面。  
“没想到连阎罗王都不敢收四小姐。”  
“三小姐说是菩萨将她送回来的,你看她连死透了的三少爷都救回来了,可不是菩萨转世吗?”  
远远看热闹的下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八卦起来,此刻众人的恐惧倒是比方才初见荣嬉诈尸的时候好了许多了。  
站在石桥上面的沈氏眉头一皱,抬脚想要过去。  
容嬷嬷犹在后怕,连忙道:“夫人,这四小姐……”  
“任凭她是什么妖魔鬼怪,难道我还会怕了她不成?”沈氏眼风凌厉的扫过去,容嬷嬷只得闭了嘴。  
转眼之间,她已经到了下了石桥,走到荷花池边上。  
眼见一团影子从身后覆盖过来,荣嬉转过身,望见四十左右的沈氏一愣。她虽借荣府四小姐的身子还了魂,可是脑海中却无四小姐的记忆。如今看到沈氏,她本应该与面前这位主母沈氏素未谋面。  
可当望见对面的容貌时,她却惊住了。  
沈氏身段窈窕,五官卓绝,虽年近四十却风韵犹存。而这张脸,竟然像极了自己的庶姐,荣婉!  
荣婉是三房嫡女,只因祖父怜惜她体弱多病,才接去京都与自己一同长大。当年荣府三房送荣婉来自己面前时,自己曾随意瞄了一眼跪在下方的几人,那夫人确实与今日面前的沈氏有七八分相似。  
难道自己竟碰巧借了荣家旁支的人,重活于世?  
“母亲。”三少爷先一步脆生生的开口。  
原来真是三房的主母,转瞬间,荣嬉已然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她低下头,表情却一片冷然。这声“母亲”她是绝对不会喊出口的,母亲?沈氏也配吗?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6章他杀  
荣嬉低着头不说话,沈氏的眉头便几不可闻的皱了皱。  
她走近了半步,目光如炬落在荣嬉脸上。对方瞳孔漆黑,白皙的脸上也恢复了些许红润之色,人影实质的落在地上,怎么看过去也不像是红衣厉鬼。  
思及此处,沈氏只觉得荣嬉存心在逗弄她。  
可陵儿被她的死状吓得晕过去,确也是真的。难不成,当真如同荣嬉自己所说那般,死而复生?  
这丫头命中带煞,如今淹死了竟又自己活过来,当真是命硬!只怕留她在荣府之中,和她娘一样是个祸害。  
沈氏退后两步,皱眉抚了抚衣袖,没有说话。  
乳母却还犹疑方才三少爷忽然发病晕过去的事情,忙道:“夫人,三少爷刚刚醒来,可要请大夫来看看?还有、还有四小姐……”  
“闭嘴。”沈氏冷冷的剜了她一眼,呵斥道:“三少爷身子本就弱,你抱他出来做什么,还不快抱回去。至于四小姐,等法师来了再说!”  
荣嬉死而复生,本当找个大夫好好看一看,可沈氏却请了法师来。话中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显然还是把她当做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乳母嘴唇微动,不敢再说,连忙抱着三少爷走了。只徒留荣嬉一人站在池边,因衣裳尽湿,风一吹,她便忍不住有些发起抖来。  
这一抖,便有些神智不清楚。荣嬉伸出手来按了按眉头,还未反应过来,身子便软软的瘫了下去。  
沈氏吓了一跳,以为她又死过去了,好在看见她胸口的起伏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吩咐下人将荣嬉搬回自己的院子里,沈氏瞧见她那身红衣,还是觉得刺眼的紧,忙急急匆匆的走了。  
再醒来已经是一日后的事情。  
荣嬉还未睁眼,便好似听见了细小的哭泣声。  
她悄然坐起来,抬手撩起帘子,只见一名稚童正在摆弄桌上的吃食。  
恍惚间想起,这似乎是她那日在荷花池边所救的三少爷荣睿。三少爷的对面还坐着一婢女,背影纤纤弱质,正用一方帕子掩面低声啜泣。  
这是?  
“含烟姐姐,这糕点睿儿能吃一块吗?睿儿馋了。”三少爷捧起精致的小碟子,眼巴巴的望着含烟。  
“三少爷乖,四小姐好容易才捡回一条命,正是虚弱的时候。这糕点只有一点点了,三少爷下次再尝好吗。”含烟有些无奈的伸出手,摸了摸荣睿的脑瓜子。  
只有丁点儿大的荣睿虽然还是十分不舍那糕点的滋味,却也心疼阿姐,忙小心翼翼将碟子搁回桌面,点头道:“睿儿不嘴馋了,睿儿希望阿姐吃了糕点能够快快好起来。”  
说着,他似有所感的转头,黑漆漆的大眼睛望向床榻。只见荣嬉不知何时已经苏醒,正一手撩着天青色的床帘,清丽妩媚的小脸上残存一丝病态,耀石般的双目出神的望着他们。  
“阿姐?”荣睿忍不住呆呆的唤了一句。  
阿姐什么时候醒来的,怎么不出声?  
含烟也转过头来,荣嬉这才瞧清了对方的模样。对方比她年岁稍大些,五官倒也还算清秀。  
含烟见荣嬉醒来,急忙抛下帕子来到床前,关切的拉起她的手。  
“小姐醒了怎么不吭声,可是吓坏了?”含烟忍不住垂泪自责:“怪奴婢无用,竟然连小姐失足落了水都不知道。”  
荣嬉眼神复杂的望了她一眼。  
荣睿却蹬着短腿跑到床前,将装着点心的碟子捧到她面前,道:“阿姐,你最喜欢的桂花糕。”  
荣嬉顺着他的视线往下望,只见精致的碟子里面竟只躺着一块桂花糕,看上去已经有些许发硬,想来是放了有段时间了。  
不过一块快要坏掉的糕点,他们竟然这般珍视,看来这四小姐在府中的日子并不如意。  
她费力挤出一个微笑,将糕点推出去,道:“阿姐现在现在不想吃,你吃了吧。”  
荣睿坚定摇了摇头,将碟子重新放回了桌上,像个小大人般叮嘱道:“阿姐,等你想吃了再吃。睿儿先去做功课了,阿姐与含烟姐姐好好说说话,方才含烟姐姐吓坏了。”  
说完,当真合上门,一蹦一跳的出去了。  
荣睿一离开,含烟便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连磕了两个响头,道:“都怪奴婢,都怪奴婢不该提起温世子,刺激小姐,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说着,竟直接伸出手往自己脸上扇。  
荣嬉连忙按住对方的手腕,蹙眉命令:“别打了。”  
她最见不得女人哭,何况是自扇嘴巴子。  
含烟一愣,愣愣的张嘴望她,见荣嬉冷着脸。犹豫半响,还是提起勇气劝诫道:“小姐,奴婢知道您真心爱慕温世子。可温世子心高气傲,终究不是良婿。”  
更重要的是,听说温世子今天已经过门来退婚了……  
岂料荣嬉压根未曾留意她口中的温世子,视线在破败的家具上环绕了一圈,而后落在含烟身上,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刚、刚过晌午。”  
“我睡了多久了?”  
“一、一天。”  
“现在是什么年份?”  
“大齐庆历十五年六月初啊……”  
荣嬉立马大松了一口气,离自己前世被万箭穿心于黑龙城才过去了半个月。要报仇,她还来得及!  
见含烟犹疑,荣嬉恐对方察觉这幅皮囊里面已经换了一个人,忽然扶住自己的额头,旋即道:“含烟,我的头好痛……”  
“头痛,”含烟立马站起来,细细的为她检查,疑惑道:“奇怪,小姐的脑袋上并无伤口啊,可是里头伤到了。说起来,那些下人也真是的,奴婢给小姐换湿衣裳时,在小姐的腿上发现了好多的伤口……”  
说着,她将荣嬉的裤腿挽高,将那些伤口给她看。  
只见纤细瘦弱的小腿后边,布满一道道狰狞的伤痕。因是六月天,天气热,伤口上没上药,已经有些隐隐的化脓了。  
荣嬉却细心的发现,伤口外翻,表面有一层层白皮,这伤口肯定在水里面长久的泡过。定然不是她昏迷之后,那些下人将她搬回来所致。应该是四小姐在落湖之前就有的。  
可思及此处,她却猛然一惊。  
这伤口显然是被尖锐的东西一道道磨过去的伤痕,能造成这样的伤痕,一定是四小姐生前曾被人蛮横的拖过粗糙的地面。  
难道四小姐死前,遭受过非人的虐待?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7章温夫人  
荣嬉一把掀了被子,干脆利落的下床。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只见荣嬉已经三下五除二,将自己剥得干干净净,赤身裸体的站在铜镜前面,正在以一种十分诡异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饶是伺候她的含烟也有点面红耳赤,连忙过去想要帮荣嬉穿上衣服。  
荣嬉却严肃的问道:“你看我背上是否有伤口?”  
“有呢,和腿上一模一样,啊呀,这伤口化脓得好厉害……”  
含烟惊呼,顿时忘记了自家小姐奇怪的举动,心疼的差点掉下眼泪。小姐虽不受宠,却也没受过这样的苦楚。  
荣嬉却沉默下来,不仅如此,她还发现自己的指甲断裂,指甲缝里有许多红色的泥土,裂口是新伤,显然是不久之前才造成的。  
难道四小姐死前还遭受了虐待,曾经剧烈的挣扎过?  
她一边穿起自己的衣裳,一边缓缓的道:“含烟,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不见的?”  
“今早,”含烟有些自责:“昨晚,含烟提了温世子惹小姐生气,小姐将含烟赶了出去。今早含烟才敢来找小姐,却发现小姐不见了。再后来……”  
再后来,就有人传来消息,说四小姐淹死在荷花池里面了。  
“如此,”含烟以为这些伤口是方才那些下人弄的,也就证明昨夜之前,四小姐身上是没有这些伤口的。  
她的尸体是今早凌晨在荷花池被发现,也就是说这些伤口是在昨晚到今天早晨之间弄的。  
四小姐昨晚到底经历了什么?  
难道,四小姐并非是自己跳湖,而是被什么人拖着丢下了湖中?!  
想到这个可能,荣嬉顿时后背一凉,瘦弱的身体猛地打了个冷颤。  
这个荣府三房,果然是一个大染缸!  
她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庶女,竟然也有人要她死。  
含烟还以为荣嬉是冻着了,连忙将她的衣扣扣好,垂泪道:“都怪奴婢没照顾好小姐,如今小姐身上的伤口都化脓了,可耽搁不得,待会奴婢去求夫人请个大夫来看看,再不济,也抓点药过来。”  
看着含烟的眼泪,荣嬉却想到了沈氏那张虚伪的嘴脸。  
“不必了,沈氏现在是不会给我找大夫的。”荣嬉转身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套外衣,将衣裳披上,道:“我们自己出府买吧。”  
只怕再耽搁,想要出府都没这么简单了。  
含烟反应了好久了,才明白过来自家小姐口中的沈氏,是大夫人。她无奈的跺了跺脚,恨不得上去捂住荣嬉的嘴巴:“小姐怎么不叫母亲,这般以下犯上,若是让夫人听见……”  
“她能怎么样?悄悄的打杀了我吗?”在大齐杀人可是犯法的。  
荣嬉一脸无所谓,穿好衣服之后,她便开始挽发。挽好发,往发髻中插了一根素银簪子,从抽屉里面拿了一个玉镯子出来戴上,便施施然的出门了。  
含烟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若非她从小到大伺候小姐,对荣嬉身上的特点事无巨细都知道,当真要以为面前的是个假小姐了。  
她劝不住荣嬉,只能跟在对方的后面,一起去街上买药。  
青州虽不如京都那般繁华,但到底是南方重镇。放眼望去,河堤两岸烟柳画桥,风帘翠幕。行走在坊市之中更觉市列珠玑,户盈罗绮。  
荣嬉常年待在边关,看惯了黄沙滚滚,如今见着画桥楼阁,倒是觉得有几分新奇。  
含烟就不一样了,她时刻提着心,生怕被沈氏发现两人偷跑出来,到时候要挨一顿责骂。  
“小姐,我们去找个药铺抓些药,就回去吧。”  
“也好。”走了半天,荣嬉也有些累了,眸光扫到窄小的巷子里似乎有家人少的药铺,她便抬脚走了进去。  
“小姐,抓药吗?”理药的小童上下打量了荣嬉一眼,见她身边跟着丫鬟,连忙热络的问道。  
“嗯,”荣嬉草草的环视了小小的药铺一眼,走到柜台前面,随后收回视线,语气清冷的点头。  
小童又问:“什么药?可有药方?”  
随后的含烟刚想开口让小童抓些寻常的伤药即可,小姐是女儿家的身子,自然不能让街头小铺的郎中看了去。没想到荣嬉却伸出两根手指,敲了敲柜台,漫不经心的道:“我便是大夫,我说,你抓便可。”  
含烟一听,差点吓掉了下巴。  
小姐不过是个闺阁女子,什么时候成了大夫了?  
而且这小姐的伤还没给大夫看过呢,没看过何来的药方啊?  
小姐如此言之凿凿的模样不像作假,难不成要自己胡诌出一副药方来不成。  
还是小姐伤了脑子,此刻是胡言乱语?  
含烟立马就想起了今日荣嬉种种反常的举动,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小小的丫鬟正在脑子里天人交战,那边荣嬉已经看似慢悠悠的报出了一堆药名。  
“当归4两,方8-7两,三七4两,灵脂2两……”  
小童本来也存了一分疑心,大齐女大夫甚少,何况是如此年轻的小姐。可抓完了所有的药,他在脑海之中细细回味了一遍方才的药方,反而觉得这药方开的竟然十分的高明。小药童顿时连带看着荣嬉的目光,都含了两分敬佩。  
荣嬉倒没心思猜小药童心里面的歪歪道道,她前世曾做过神医门的弟子,一副伤药方的方子,不过手到擒来。  
从含烟手中接过钱袋子,好容易才翻出了几个碎银子。荣嬉将它搁在柜台上,长长的羽翼般的睫毛轻轻扑闪,她问道:“够吗?”  
荣嬉虽已及笄,可身材瘦弱,看着如同未曾长开身量的小孩。可巴掌大的小脸却十分精致可爱,乌黑清凉的大眼睛如同一泓清泉。小童看的有些呆愣,荣嬉以为不够,便将手中的玉镯子给褪下,放在柜台上。  
小童连忙将碎银收下。  
“够了够了,小姐把玉镯子收回去吧。”  
寻常伤药确实不用几个银子。荣嬉点了点头,将玉镯子重新戴回了手中。  
拿起药包转过身,她一边将药包扔给含烟,一边往外走,心情还有几分高兴:“我们回去吧。”  
“啊?”含烟这才回神,懵懵的惦念怀中的药包,道:“这就抓好了,小姐……可是我们还没有看过大夫,就随便抓……”“药”字还没说出口,木门外忽然急匆匆走进来几个人。  
为首的妇人向着抓药小童而去,尾随的几名家丁和丫鬟却如同门神一般挡在了门口,阻了她们的去路。  
荣嬉皱了皱眉,有些不悦。身侧的含烟却有些忌惮惊讶的拉住了她的袖子,悄声道:“小姐,是温国公府上的人。”  
“温国公府?”温世安?她的脑海里面忽然跳出这个名字。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8章质疑  
荣嬉在荷花池刚刚苏醒的那会儿,几个嬷嬷跪在边上窃窃私语,她一字不漏全听在耳朵里。  
温世安,温国公世子,她的未婚夫。  
对她是骨子里的十分厌弃。  
含烟低语之间,妇人已经走到柜台边,语气焦急恼怒的问道:“黄大夫呢?前日替老夫人诊断说是暑气,如今老夫人吃了药,反而愈发严重了,快速速将黄大夫叫来。”  
小童一愣,来人他认得。  
前日,温府的老夫人不太好,请师父过府瞧病。师父是青城有名的神医圣手,从无错诊。原本以为温府的人是来道谢的,却不想竟是来兴师问罪的。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道:“师父今日不在店中,出去义诊了。”  
妇人的眉头狠狠一皱,语气也忍不住焦急了两分,命令道:“老夫人如今又呕又吐,情况危急,你师父在哪里?快将他找来。”  
温国公府是青城一等一的世家大族,小童找不出理由拒绝,也没有胆子说不。他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道:“夫人请稍等,我这就去将师父找回来。”  
“你等等,”妇人好似想起了什么,叫住了对方。  
小童连忙停下脚步,听她的吩咐。  
“告诉黄大夫,若是他敢磨磨蹭蹭,耽误了老夫人的病情,要他好看。”妇人的语气十分跋扈,听得一边的荣嬉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权大压死人,饶是黄大夫是青城有名的神医,其他病患见着他都要客气三分。可权势滔天的侯府,依旧可以不将对方放在眼里,颐指气使。  
可小童倒是一句话也不敢呛声,忙急匆匆的走了。  
好在黄大夫义诊的地方不远,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小童便领着一位四十岁出头的男子进来了。  
男子身穿一身灰袍,身材瘦削,脚步匆忙,因走得急,额头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他走进药铺后,掏出一方白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不好意思的道:“温夫人见谅,再下来迟了。”  
面对黄大夫,温夫人的语气倒不像方才一般恶劣了,但依旧难掩不悦,她问道:“老夫人服了你的方子,为何不见好?”  
黄大夫一愣,有些莫名其妙,他虽然心里面觉得不应该,但依旧下意识的问道:“如何个不好法?”  
“老夫人又吐又泄,高烧不止,你说如何个不好法?”温夫人看黄大夫的眼神格外尖锐。  
“什么?”黄大夫一愣,他记得那日过府明明诊断老夫人是中了暑气,难不成这几日又得了伤寒不成。想到此处,他越发笃定了自己的想法。  
“你去将药柜里面,大承气药方子拿来。”黄大夫吩咐完小厮,就去找药箱子。  
“真没想到,过几日就是温老夫人的八十大寿了,她竟然在这个节骨眼病倒了。”含烟的语气十分唏嘘,悄声对荣嬉说道。  
荣嬉却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只不过,眼下温老夫人恐怕还要被折腾一番。”  
含烟一愣,有些没明白她的意思,呆呆的问道:“小姐什么意思?”  
她这一下声音有些微高,前方温夫人的余光顿时看了过来。含烟暗道不好,连忙拉着荣嬉想要带她悄悄溜走。  
可没想到荣嬉清润的嗓音却在药铺里面响了起来:“方才我听老夫人的症状,应当是热炽腑实证,可黄大夫却带了大承气汤药去,你且看着,老夫人只怕会越来越严重。”  
荣嬉的语气很平淡,可说出来的话却十分刺耳。  
满室的人,一下子将目光全都望了过来。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9章蒲根草  
第九章。  
几道射过来的目光中,有惊疑,有恼怒,还有嫌恶。  
温夫人眼尖,最快认出她。  
“是你!”她伸出了手指,指尖快要戳到荣嬉脸上。  
荣嬉身份低微,不过是个庶女。不仅温世安瞧不上她,温夫人也素来讨厌她,嫌弃她生性怯弱,扭扭捏捏。如今见荣嬉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公然诅咒老夫人,温夫人先是惊讶她长了胆子,随即涌上来的便是浓浓的厌恶。  
“你怎么在这里?”  
温世安擅自去荣府退婚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了,心里面还暗暗得意自己养了一个有主见的好儿子。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早就该退了。  
如今见着荣嬉,她第一反应便是,对方一定是候在这里找自己求情的。  
她几乎可以想象,下一秒,荣嬉跪下来求她不要退婚的场景。  
可惜,荣嬉不过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面不改色的道:“来药铺,自然是身体不适。”  
温夫人当即冷哼了一声。  
装!  
荣嬉却懒得与她争辩,目光清明的望向黄大夫,淡笑道:“我方才的话,希望黄大夫好好思量。”  
她今日疲乏,本来不愿意多管闲事。可也不想眼睁睁看别人误了性命,于是开口提醒了一句。  
说完这句话,她拉着含烟的手,便要离开。  
温夫人却气不过,只以为荣嬉是装模作样给她看,见她一改往常的清高模样,反而有些想吐,她恼怒的道:“荣嬉,别以为你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我就会高看你一眼。世安娶谁也不会娶你这个丧门星!”  
“小姐……”含烟脸色有些难看,这温夫人说话也太难听了点。  
荣嬉却恍若未闻,淡定的用余光扫了温夫人一眼,而后转身离去。  
主仆两人不过片刻就消失在药铺里面。  
温夫人站在原地,久久缓不过来,表情如同吞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若是她没有看错的话,荣嬉最后的那一眼,分明就是看跳梁小丑的眼神!  
这、这个低贱的丫头真是不识抬举。  
黄大夫的脸色也不好看,温夫人质疑他的医术也就算了,可荣嬉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如何也敢与他这般说话?他已经在心里笃定了老夫人就是普通的伤寒,冷着脸将大承气方塞进了药箱里面。  
这边,荣嬉主仆两人已经远远的离开了药铺。回到荣府之后,含烟将小院门一关,越想越不安,忍不住问道:“小姐,温夫人可是温国公府的夫人,若是她拿今日的事情告到大夫人那里,小姐定会吃苦头的。”  
还有,小姐不是一心想嫁给温世子吗,怎么会去顶撞温世子的母亲啊?  
任凭含烟想破了脑袋也没想通荣嬉今日到底为何性情大变,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  
荣嬉却无所谓,反问道:“沈氏能给我吃什么苦头,今日若是那黄大夫听了我的话此事就算作罢。若是他心高气傲,不肯听我的劝诫,只怕温家的人还要亲自来一趟荣府。”  
含烟眨了眨眼睛,根本就听不懂荣嬉说的话。不过低下头看着手中的两包药,她又犯难了。  
“小姐,这药……”  
如果她没记错,这药可是荣嬉随手乱抓的,眼下还拿不拿去煮啊。  
荣嬉见含烟脸色犹疑,暗自咂舌,她竟忘了原身定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自己贸然展露医术,含烟身为原身的贴身丫鬟,看见自然会心存疑虑。可是她既然已经借原身的身子还魂,总不能一直将本事藏着掖着。  
要知道,她可不光会医术,还会一手剖死人验白骨之术。  
思量之间,她神色一正,语气严肃的道:“含烟,你可知我在荷花池死而复生,都经历了什么。”  
含烟一愣,被荣嬉摄人的眼神吓得有些大脑空白,她道:“奴婢,奴婢不知。”  
荣嬉抿了抿唇,一本正经的道:“是菩萨见我命不该绝,这才放我回来。我一醒来,脑子里面便多了许多从前不知道的东西,比如医术。”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会,眼中闪过一丝暗芒。其实自己死而复生,又何尝不是上天给她的一次机会呢?只不过,这一次她是携滔天恨意而来,势必要将那些负她诬陷她的人狠狠踩在脚下。  
她要面对的敌人,是当今一手遮天的太子,虽然强大,可她不会畏惧。  
荣嬉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翻滚的恨意,淡淡望向含烟,问:“你可明白了?”  
“奴婢明白了,”含烟将荣嬉落水死而复生,后又救了荣睿的事情窜在一起,顿时对她的说法深信不疑。  
含烟使劲的点了点头,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朗声道:“多谢菩萨送小姐回来!”随即利落的从地上站起来,抹着泪道:“一定是小姐平时心善,所以才得了菩萨保佑。小姐放心,奴婢以后一定多做善事,为小姐积德。现在可好了,小姐有了医术,总算多了一项傍身的依仗。”  
荣嬉失笑,拿出帕子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道:“所以,你现在可以放心的去将药给煮了吧?”  
“放心了放心了,”含烟想起自己刚刚的质疑,羞愧得满脸通红,忙煮药去了。  
荣嬉安下心,目光在院中环视了一圈,忽而落在葡萄架下的一盆衣物上,依稀记起,这似乎是她今日换下的。  
她走过去,拿起了盆中的衣物。这是一件十分繁杂的大红色长裙,水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裙摆更是如同波光涟涟,十分美丽。  
想必,昨日原身穿上这件衣裳时,心中一定十分欢喜,也一定想不到自己会死于非命吧。  
她将衣裳在葡萄架下的石桌上铺展开来,细细翻查,果然见着裙摆上有许多划破的地方。这些划痕,和她身上的伤口,倒也还算吻合。  
翻来覆去,没有更多的发现,她索性将衣裳提了起来。  
忽而,一根蒲根草从袖口里面落了下来。  
这根蒲根草已经有些蜕皮,绿色的叶子也泛了黄意,湿哒哒的躺在她的脚边。  
荣嬉弯下腰,将那根蒲根草拿了起来。  
含烟刚熬好药端出来,便听见她问道:“这府中,可有哪里种着蒲根草?”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10章柳林  
“从前府中倒是有许多蒲根草,因姨娘喜爱侍弄这些东西,老爷也让旁人买了许多种子过来,请花匠精心培养着。听姨娘说,这蒲根草浑身都是宝贝,根茎还能入药哩,”含烟走在小道前头引路,絮絮叨叨的提起往事。  
“不过,姨娘病逝后,大小姐有一年春日因蒲根草的花絮得了咳疾,夫人已经下令将府中的蒲根草都一把火给烧了,如今也就柳林那边有这种草了。”  
她口中的姨娘,是荣嬉的生母,四姨娘,早早便病逝了。  
荣嬉闻言倒是没说话,只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四姨娘还懂得医术。  
她撑着一把素色的折伞,正跟在含烟后面,望着白雾般霾霾雨丝下的石子小路发呆。  
石子路边上是木质的扶手,扶手外铺着一些青石板,石板上已经染上了一层厚厚的青苔。清澈的河水偶尔拍过岸上的青苔,扰得那青色的苔草如鱼儿般来回摆动。  
荣嬉眼眸微眯,道:“这河水是流向荷花池的吧?”  
含烟循着她的目光望过去,随即点了点头,道:“嗯,这是活水,从西苑那边流出来的。”  
说着,她拉了拉荣嬉的袖子,指着前方道:“小姐你看,前面就是柳林了。”  
荣嬉转过了目光。  
只见石子路蜿蜒进了一片柳林之中,因是初夏的缘故,细雨笼罩下面的柳林远远望过去,仿佛浓烟一片。柳树枝叶繁茂,茎干粗壮。  
此处荒败许久,主仆两人刚走到入口处,便觉得一阵凉意从肌肤钻入身体里面。  
周围空无一人,四下也安静的可怕。  
含烟隐隐有些头皮发麻,她不知道小姐为何要来柳林找这蒲根草。  
见荣嬉的目光落在小路尽头,眼神专注,她只能强行压制心中的害怕,等候对方的吩咐。  
果然,荣嬉开口道:“我们进去看看。”  
这府中只有此处有蒲根草,而四小姐的衣袖之中恰好有蒲根草掉落。方才她已经细细看过,柳林下的泥土颜色多为红色,和自己指缝间的泥土吻合。可见,四小姐有很大的可能是被人杀害在柳林里面,随即抛进一边的小河。  
尸体顺着小河往下飘去,自然就到了荷花池之中。  
柳林多半就是第一凶杀现场。  
察觉出了含烟的害怕,荣嬉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淡淡的道:“你现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  
“可是……”  
含烟望了一眼阴森的柳林,只觉得前方虽然可怕,但是小姐一个人进去,她更不放心。  
她硬着头皮道:“奴婢不怕,奴婢要跟在小姐身边。”  
荣嬉眉梢一挑,不置可否。两人顺着石子路,走进柳林深处。  
只见林间迎风摆动着零星的蒲根草,她蹲下身,仔细看去,发现此处的野草似乎被什么东西碾压过一般,地上也留下了一道拖拽的痕迹。  
忽然,荣嬉想到了背上的伤口。  
她的呼吸猛然一紧。  
是了,四小姐那日定是在这里,被什么人从石子路上拽了下去,而后一直拖向了柳林深处。  
她的眸光又惊又惧,此处荒凉,甚少有人前来。四小姐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又是谁,竟然会将她杀害在这里?  
听含烟的描述之间,四小姐应该是个胆小内向的人,怎么会与人结下如此大的仇怨。  
荣嬉正在脑中认真的思考线索,忽然听见含烟大叫道:“什么气味,好恶心啊!”  
她也皱起了眉头,刚刚风是反方向吹的还没觉得,现在微风拂面,空气之中确实掺杂着一股令人反胃的腥臭味。  
荣嬉上前几步,循着气味找到了源头,只见草丛里面似乎扔了几个纱布包。  
“这是什么?”含烟捂住了鼻子。  
荣嬉不语,将手中的折伞递给她,找了一根干树枝拔了拔那团纱布。顿时一个黑漆漆的肉糊状的东西露了出来,刚刚隐隐约约的腥臭味一下子浓重了好几分,扑鼻而来。  
这是……  
认出了那团东西,荣嬉眉头一皱,嫌恶的扔下了手中的树枝。  
“小姐,这东西是什么啊?”她都快被恶心吐了。  
“紫河车。”  
荣嬉直起身来,古人最忌讳这种肮脏污秽之物。可这紫河车之中分明掺杂着药渣,竟有人拿这种东西来入药,她一时之间也觉得胸口不适。  
且,药渣里面的当归,熟地,白芍,都是女子美容之药……  
这紫河车的用法不言而喻。  
含烟不知道紫河车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眼见她们来柳林的时间也不短了,她拿出帕子给荣嬉擦了擦手指,心有余悸的道:“小姐,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小姐落了水,要是吹久了风,到时候着凉就不好了。”  
荣嬉微微颔首。  
再查下去也差不到什么线索了。  
凉意袭来,荣嬉喉咙发痒,咳嗽了一声。  
她果然是要伤寒了。  
主仆两人转过身,这一转身,荣嬉才发现她们身后,竟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隔着隐隐绰绰的柳条,静静的看着她们。  
谢谢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