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9 | 浏览:404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小说传记] 《三国之代魏成蜀》作者:一杯清茶苦咖啡(完结) ...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云长出言索人事,上阵再败赫连三
   


当关羽赶到魁头大营时,赤龙寒正在和一大将交战。此人身高九尺,手中也使一条镔铁狼牙棒,和赤龙寒战在一起,就像张飞战李逵一样,一样青黑色的面堂,一样高大魁梧的身体,一样的武器。
书中代言,此人是谁呢?此人名叫图那也,檀石槐时期每五年举行一次部落间的比试,叫做鲜卑值节*。上一次比试,赤柯里拿得第一,成为鲜卑第一勇士;忽必赤一招落败,摘了榜眼;探花被赤龙寒摘下,接下来就是图那也和弥加。
各位读者该说了,赤柯里是鲜卑第一勇士,咋连赫连蒙帝都打不过呢?前文书交代过,这赫连蒙帝乃是最近学艺下山的。赫连甘贺为了隐瞒自己的实力,从来就不让自己的亲人参加鲜卑每五年举行的大比赛。其实赫连家武艺出众的不只有赫连蒙帝,尚未出场的赫连雄霸才是赫连家的武状元,此子不仅武艺超群,更是胸怀若谷、城府极深,一直隐于赫连熊义的身影之后。
且看,赤龙寒和图那也之间的较量。这才叫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人本是多年的宿敌,今番在此战阵之上,两人更是使出全身解数,两条大棒相互碰撞,只听得“叮当!乒啪!”的铁器击打的声音。一黑一红两匹战马奔腾跳跃,也随主人相互撕咬。
关羽来到阵前,与魁头等人施礼之后,在一旁看着场上的情况,眯着丹凤眼,倒提大刀一言不发。心说,你们慢慢打吧!我老关可不是你们的打手。
步度根一看,嘿!你这关公,我们请你来可是让你助阵的。你在不上,赤龙寒万一有个好歹,咋向赤柯里交代呀!想罢,趋马来到关羽马前,说道:“关将军,此人乃是我鲜卑数一数二的勇士,名叫图那也。赤龙寒将军与他相斗恐怕有伤,还望将军出马。”
“王子,不必担忧。关某观看赤将军与那什么图那也武艺相差不多,至于那个能取得胜利,恐怕一时半刻很难分晓。”关羽这厮就是吃定不想上去。心中暗骂,老子是大哥派来帮你们的不错,那你们有仗就让老子打,没有好处,老子才不去呢。
“对了,王子,关某刚刚领兵到此,你看某家兄弟尚无一匹好马,如果能够有宝马良驹,某家兄弟上阵杀敌,更是如虎添翼。”这厮说完,也不再瞅步度根,眯着那双丹凤眼,面向沙场,不在言语。
这步度根一听,好嘛!要上人事了!这事还得和魁头商议。拨马回到魁头身边,低声耳语告知魁头。魁头一想,得!现在求人办事嘛!自己马圈中还有几匹上等战马,回头让他们自己去挑不就得了。
魁头当即策马来到关羽马前,说道,“关将军,我那马圈中尚有几匹上等战马,待此阵结束后,将军兄弟随我前去挑选,只要将军看上,自可领去。”
“贤王言重。”关羽听到这话儿,那丹凤眼竟然睁开了一下,“贤王,不若现在鸣金,换回赤将军。待关某上去再会赫连蒙帝。”
魁头的脸上显得不阴不晴,损失两匹马,才换得关羽上阵。随即鸣金唤回赤龙寒。
关羽这次也没法突袭了,拍马出场,点指赫连蒙帝,高声喝喊:“呀呔!赫连小三,还不快来受死!”
赫连小三!妈的,只有自己的二哥赫连雄霸喊自己小三。这个戴绿帽的家伙,竟然喊自己赫连小三,真是婶可忍,叔叔不能忍。
赫连蒙帝拍马直取关云长。
赫连蒙帝拍马直取关云长。
面对手下败将,关羽这次用的是他自己悟出的七十二路春秋刀法,不得不说关羽此人在后世被人尊称为武圣,确实有其过人之处。他根据左氏春秋中各国政事分化出一式防守刀法共九路,根据各国军事分化出一式攻击刀法共九路,根据各国礼仪分化出一式柔字刀法共九路,根据各国外交分化出一式缠绕刀法共九路,根据各国天道信仰分化出一式虚字刀法共九式,根据各国鬼神之说分化出一式诡异刀法共九式,根据各国占卜之术分化出一式夺命刀法共九式,根据各国占梦之事分化出离奇刀法共九式。共计八式七十二路。
赫连蒙帝的锤法得自名师传授,一共七十二路地煞锤法。自从上次赫连蒙帝败阵,回到大帐自己寻思,怎么想怎么觉得窝囊,一招没用出来,就让人给打败而归。赫连蒙帝就把自己的失败归于战失先机。所以,这次马到近前,赫连蒙帝就抡双锤来了一个双峰贯耳,直取关羽的脑袋。关羽也不是吃素的,春秋刀法防守式围魏救赵,一刀砍向赫连蒙帝腰部。关羽的青龙偃月刀比赫连蒙帝的大锤长多了,这要是给削上,赫连蒙帝就一个变俩了。
赫连蒙帝忙撤大锤格挡。二马错蹬,赫连蒙帝使出一招回头望月,扭转腰身,双锤直奔关羽。关羽大叫一声来得好,双手持刀,一招鲁守国都,刀柄磕向前锤,前锤后退又磕向后锤。赫连蒙帝此招再次落空。
关羽回身得到空闲,一招黄粱美梦横扫赫连蒙帝的脑袋。赫连蒙帝赶忙缩头躲过,不想关羽此招完毕后还有八招在此招之后,合在一起为一式离奇刀法。第二招叫做梦游天国,挑刺其人脖颈;第三、四、五招叫做梦遗三千,横扫未得其果,改为长刀三连戳;第六招叫做梦落寒山,长刀连戳亦被对手所格挡,用刀尾戳其身后;第七招叫做梦魇从生,此招是与对手错马之后,有如回头望月,扭转身形回砍对方;第八招叫做梦魇堕落,此招乃第七招无功后拨马再起的搂头盖顶;第九招叫做梦中惊醒,此招是前几招都不奏效的是改变战略,用其他几式刀法,撤刀护身。
赫连蒙帝刚躲过一刀横扫,就见那青龙偃月刀的刀尖直挑自己的哽嗓咽喉,慌忙用大锤格挡,就听见“嘡啷”一声磕开。可是噩梦还是没有离开自己,之间大刀现在变成长枪用了,照着自己的身上就是戳了过来,第一刀用大锤给磕开了,第二刀拨马躲开。紧接着第三刀戳了,没办法了,赫连蒙帝急忙爬在马背上堪堪躲开。这还没完呢,刀头躲开了,刀尾巴又戳过来了。这一戳不要紧,直接戳在了马屁股上。赫连蒙帝这匹马疼的“咻咻”直叫,也不分方向,撒丫子就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赫连三据守不出,关云长喜获良驹

赫连营地的中军大帐内,赫连蒙帝烦躁的来回踱着步子,大帐两侧站着十几名鲜卑大将。大伙都看着赫连蒙帝,忽必赤正在诉说战败的经过。
各位看客该说了,赫连蒙帝不是让受伤的马给带着跑了嘛?咋直接就回到大帐里了呢?
书中代言。当时,赫连蒙帝在马背上紧抓马鬃,伤马疼的是连蹦带蹿,转眼就跑出近一里来地。跑的方向正是忽必赤与张颌交战的战场。忽必赤带着不到千人的败兵从那里败退下来,就看见赫连蒙帝把大锤挂在得胜钩上,双手紧抓马鬃,俯身在马背上疾驰而来,忙领人将赫连蒙帝的马给拦了下来。在忽必赤等人的护卫下,赫连蒙帝返回战场。
还好当时图那也压住了阵脚,关羽和魁头等人都没有下令士兵突击。再加上关羽一心想要宝马良驹,自是无心出战。魁头见关羽胜了赫连蒙帝,心中大喜,本想趋兵冲杀,可是看见关羽带着几名重甲骑兵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冲杀的意思,也就见好就收。
是故,双方都收兵回营。
忽必赤将自己领兵上阵对战的情况向赫连蒙帝一一诉说,尤其是到趋兵冲阵的时候,讲道:“那个汉将自称张颌,乃是那绿衣武将关羽的六弟。其枪法甚是诡异,我与他交手过百合,最后他好像还留情般只是刺伤了我的大腿。但是其手下士兵更是厉害,其前进过程保持着整齐的队形,不管跑起来冲锋还是步行前进,队形都整齐不紊。他们数量不过两千,但是杀伤力相当强。我们的士兵冲锋到相距二百尺左右,对方队伍中就射出上千支弩箭。相继几轮下来,我们的士兵就死伤过半。这还不算完,弩箭刚过,他们又是一阵短枪投掷,待我们的士兵挨过这波攻击后,所剩没收伤得不过两成,因此没有短兵相接,我就鸣金撤退了,还好撤退及时,保全了这不到三成的兵力。太恐怖了!那支部队。”
忽必赤不知道,其实最恐怖的还是短兵相接的相互配合,几乎每次交锋都是六对一、四对一。
“真的如此?那么说来,弥加是败在这些汉人的手上了。对了,忽必赤,你说他和你对阵时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很好,很好……”说完,赫连甘贺再次低下头,来回的踱着步子,开始思考着什么。
打?单挑不是对手,我打不过关羽呀?这个戴绿帽子的红脸大汉也太***不是东西了!就那几刀,险些要了老子的命。也亏得是我,换做别人,恐怕交代那了。群战,我的士兵不见得比魁头的士兵多呀!还有那些古怪的汉人士兵。区区不足两千人,瞬间射出上千支弩箭,还能持刀带盾或者手持长枪,还有那些短枪。这是什么部队呀?我老子到底对那个大神不敬,惹来这么个杀星下凡!据说他们来了上万人,不要小看这区区上万人,恐怕我出动三万人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呀!
看来只有等二哥来了!二哥的武艺比我强。相信二哥能够和关羽一战,将这个颓废的局面搬回来。看来只有这样了,准备免战牌,先等几天再说。
忽然,赫连蒙帝抬起头说道:“忽必赤将军、图那也将军听令,传我将令,在营门口悬挂免战牌。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不得出战。违令者斩。”
自此,赫连蒙帝据守不出,任凭魁头派人讨敌骂阵。
魁头见关羽再次取胜,又听说张颌一阵击败忽必赤,杀敌两千多,自己部队士气简直是一再攀升,可以说现在是士气如虹。领兵回营后,派人请来张颌,魁头安排步度根领两人前往马圈选马。
有人要问了,魁头亲自带着去不是更有诚意嘛?魁头不是心疼那两匹好马嘛?
所谓马圈其实就是魁头养马的地方,这里围着上千匹战马,都是散放着养在一起。这个马圈大概有三十余亩,是一片青草长得非常好的地方。马儿在上面悠闲地溜达的、不断跑动的,各式各样的都有。在这片草长得最好的地方,有两匹健壮的马儿正在悠闲地吃着草,见到步度根等人来到草场,立刻抬起头,警觉的望着这些人。
步度根骑着马,手持套马杆领着众人来到马场之内。对关羽和张颌说道:“二位将军,可相中哪匹马儿,步度根为公捉来。”
关羽手缕长髯,眯着丹凤眼,盯着那两匹马儿,自言自语的说道:“炽焰青鬃兽、踏雪乌龙驹,好马!好马!”
什么叫炽焰青鬃兽呢?就说马儿的马腿自马蹄以上到腿关节的位置长着半尺长的红色马毛,其他部位都是青色,跑起来犹如在火焰上奔跑一般。至于踏雪乌龙驹,则是马儿通身的毛都是黑色,只有马蹄上有一圈白毛。那两匹健壮的马儿,一匹正是炽焰青鬃兽,一匹正是踏雪乌龙驹。
步度根心中大惊,还以为这两个人不懂行呢?妈的,这个戴绿帽的家伙真不是盖的。这马圈中最好的两匹马呀。不管,反正这两匹马一直没有人驯服得了。
步度根刚要说话,就听见张颌搭言说道:“二哥所言极是。此二马正是传说中的炽焰青鬃兽和踏雪乌龙驹。不知步度根王子可否割爱?”
步度根一听,好嘛!这俩都是高手呀!不光是在战场上杀得赫连蒙帝连连大败,看来我家这点存货也得赔进去呀!
心中这么想,可是嘴上还是不能得罪这两位大神:“我父王已经交代,只要两位将军看得上,我一定帮两位将军办到。不过,这两匹马性子太烈,只怕……”
“唔呀!步度根王子,尽管放心。某家自取取此马过来。六弟,可否愿意与愚兄比试一番?愚兄就挑那匹炽焰青鬃兽吧!”说罢,关羽从步度根手中要过套马杆,拍马向着那匹炽焰青鬃兽追去。
张颌自是不能落后,从随从手中接过套马杆,也向那匹踏雪乌龙驹追去。
两匹马儿乃是这个马群的头马,见状,放开蹄子一阵乱跑,其他的马儿亦是跟着跑了起来。如果别的马不跑的话,这两人要追上这两匹马还真是困难。如今千马奔腾,倒是限制了这两匹马的速度。
不多时,关羽就追上了炽焰青鬃兽。只见关羽伏在马背上,平举着套马杆,渐渐地和炽焰青鬃兽跑到一个平行线上,将套马杆猛的套向炽焰青鬃兽的脖子。上等好马就是上等好马,一个急刹,把脖子一摆,就躲过了这一击。竟然来了一个急转身,进行了九十度的转弯,继续奔跑。
张颌也是碰到了同样的事情,只不过,踏雪乌龙驹跑的方向和炽焰青鬃兽相反,这样马群就分成了两部分。
关羽和张颌自是各自拨转马头,继续追赶。有了第一次的教训,两人这次都改变了战术。关羽把套马杆的杆子摘了下来,直接用绳子抛套,这招要求较高,就是务必要看准、扔准、收手要准。原来关羽曾经帮人贩过马匹,学过此术。是故,这次炽焰青鬃兽被关羽给套住。关羽策马过来,松开炽焰青鬃兽的套马扣,翻身就骑了上去。
炽焰青鬃兽可不是吃素的,一阵上下腾挪,想把关羽给颠下来。你想,一个好好地马王,怎么会那么轻易地让人牵走当坐骑呢?自是想把关羽给摆脱掉。
关羽关云长是何许人也?见马儿不服。关二爷自是一手抓住马鬃,一手挥拳对准马的脑袋一阵胖揍。
炽焰青鬃兽一看,颠不下来。突然卧倒,想打滚把关羽给压在身下。关羽哪能让他得逞。就见关羽以肘抵住马儿的脖子,直接就把马儿压在地上动弹不得。马儿最后“咻咻”直叫的告饶。关羽才放它起来。
只见炽焰青鬃兽此时围在关羽周围,不断地用头拱着关羽,动作甚是亲昵。可见此马儿已经认关羽为主了。
此时,张颌亦是已经制服了踏雪乌龙驹。
步度根一看,真是高人呀!这两匹马就连赤龙寒、赤柯里等人多次驯服都没有制服,看来此乃天意呀!
步度根心中再是不乐意,脸上亦是堆满笑容,上前恭喜道:“二位将军真是神人呀!此等烈马也只有二位将军才能驯服呀?”
真是:
求助自当给人事,关公索要得良驹;
炽焰青鬃归关羽,踏雪乌龙亦寻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刘骞狩猎遇徐荣,贵人造访太守府
   


秋日当阳光透过繁茂的树叶撒在辽东郡太守府的大院中,显得格外的清雅。府内的仆人都知道主人向来不喜嘈杂,一个个行走的声音都是压得很低,出了那些巡逻的两队士兵以一种有规律的步伐行进,其他的声音应该就是那些鸟叫虫鸣,好像太守大人对于这种声音很是受听一样。
此时,刘骞正在大厅之中拿着关羽送来的战报看得津津有味。
好家伙!魁头真够大方的,一人送一匹宝马良驹呀!炽焰青鬃兽、踏雪乌龙驹这可是仅次于八骏的好马呀!看信中的语气,二弟的性子还是有待磨练呀!如果再打一些胜仗,恐怕他的傲气还得膨胀!现在年轻还好些,我比他强一些,可是我是他大哥,似乎比他强不强都已经在他眼中注定是仰视的人了。等他膨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和他谈应该能够起到良好的效果。毕竟到了这个世界上才发现,这个年代的人对义气看的比什么都重。一旦结义,异性兄弟比亲兄弟还亲。
刘骞把手中的书信抱在怀中,想着这几年来得到这几个兄弟的一点一滴,不由得笑了出来。突然一个破坏宁静的声音甜甜地从门口传来:“大哥,你一个人在那偷着乐什么呢?”
谁呀?张颌的妹妹张兰。
自从病好以后,只要刘骞在府上没有公干,这丫头肯定就腻在刘骞身边,要么陪她练武,要么给她讲故事。有的时候张颌怕把大哥累着,想教训张兰,哪知道刘骞护着张兰护得厉害,还说谁要是敢欺负张兰,就跟谁没完,可见对张兰的疼爱。弄得许褚、典韦还有张飞这三个愣头青私下里直说恐怕小妹要变成大嫂了,不过只在他们三个中流传没有敢说出来。更甚者,刘骞将整个太守府的内务都交给了张兰,可见对张兰的器重和信任。张兰这丫头还真有两下子,每天不到一个时辰就把内务交代的清清楚楚,当中检查几次作为督促。干了一个来月,竟然做得井井有条,使得刘骞等大老爷们不得不刮目相看。
刘骞一看是张兰,自是高兴,笑着说道:“兰儿,今天要大哥陪你上哪玩去呀?”
“大哥,听说这个时节在东山上打猎挺好玩。要不今天,我们去东山上打猎怎么样?”
“好啊!来人备马。上东山打猎去。”
张兰一听,顿时燕雀不已,赶忙跑回房间换衣服。
不多时,就见张兰身穿一身绛紫色的武将袍,身披粉红色的披风,骑着一匹小红马,马鞍桥的左边挂着弓囊,右边挂着箭筒。身后跟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女兵。甚是威风。
刘骞正在府前等待。见张兰领着女兵前来,刘骞取笑说道:“小妹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尤其是穿上这身武将袍,真是英姿飒爽呀!上得战阵,恐怕对方的敌将都要被你迷的临阵倒戈了!”
“大哥就知道取笑兰儿!”一身武装的张兰露出一个小女孩的娇羞姿态更显的招人喜爱。
刘骞见罢,哈哈大笑,说道:“不逗兰儿,不逗兰儿!我们出发。”
一行人直往东山而去。
话说,自从刘骞发布土地诏令之后,山中打猎相对增加,一众人等一路行来还是看见一两个猎人经过。
刘骞领众随从在山下待命,自己陪张兰策马上山。张兰来到山上,就犹如鱼儿如海,鸟上长空,那个欢愉劲儿就别提了。见刘骞正在安排随从,张兰对刘骞喊了一声:“大哥,你来追我呀!今天咱们比比看谁打得多,好不好呀?”说完,趋马就往山上跑。
刘骞可不放心她一个人乱跑,忙拍马追了上来。
可是张兰起步早,转眼就距离刘骞超过百尺了。刘骞只好在他后面紧紧跟着。两人很快就到了山中。
说来也怪,张兰跑了一阵忽然停住马,迷惑的说:“大哥,不对呀!今天跑了这么长时间,咋一个动物都没有看到呀?”
让张兰这一说,刘骞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就在这时,就感觉到前面的树林中,一阵风起,“呜…呜…”。紧接着就听见一声“嗷呜…”的兽吼。两人坐下的马,匹四蹄“踏踏”的一阵乱踏,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两人忙拽紧缰绳,勒住战马。
不多时,就见一只高有五尺,身长过丈的斑斓猛虎从树林中的草丛中扑出,挡在两人的马前。刘骞忙从马背上跳将下来,拔出宝剑将张兰护在身后。原想今天猎些麋鹿、兔子等小动物,谁会想到碰上这种猛兽呀。倒霉催的,刘骞今天只带了一把宝剑。
偌大一只猛虎,老子就带着这把剑,估计连虎皮都砍不破呀!早知道带大枪来,一枪不就解决了嘛?真是晦气!刘骞拿着剑和虎对峙着。
可把后面的张兰给急坏了。拔出弓,架上箭瞄准猛虎就准备射杀。
突然,从旁边传出一声暴喝:“大胆孽畜,休得伤人!”只见一个大汉手持一柄常见的风嘴长刀,跳将出来,对准猛虎就是一刀。猛虎往旁一躲,虎尾如鞭状扫向大汉。大汉侧身让过,大刀闪电般劈向虎头。
此时刘骞接过张兰手上的弓箭,趁老虎转身的机会,将箭射出,正中虎眼。大汉亦是利用这个机会,大刀看中虎头,偌大一个虎头竟然被他一刀砍下。
危机顿时解除。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刘骞将弓箭交给张兰,上前施礼:“多谢壮士出手相救!敢问壮士贵姓高名?”
那大汉把手一抱拳施上一礼,说道:“我乃本地人士,姓徐名荣字铁生,家住此山东。”
“偶!徐壮士!不知壮士欲往何处?”徐荣?不会是董卓手下的那个徐荣吧!此人看样子还真没准!“难道公不知现在的太守已经下了禁兵令?不允许私人有刀兵吗?”
“此刀乃是家传,我也是因为这个原故才从家里出来的。听说太守府在招贤纳士,我有一身武艺,还略懂兵法,到那里应该可以混口饭吃,顺便还能保下这把家传宝刀。”徐荣尴尬的笑了笑。
可是看到刘骞腰悬宝剑,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可以带兵刃在身呢?”
“我就是这辽东郡的太守,鄙人刘骞。”刘骞不动声色的看着徐荣,“铁生公既然是有缘在此相会,就不用去招贤馆了。现在又被此虎打扰兴致,不若,我等先回府,待我摆宴与公把酒相谈如何?”
徐荣一听,心中甚喜。当即跪拜,“多谢主公收留!”
刘骞歉意的看看张兰,随即将马匹让与徐荣,自己与张兰共骑一匹马。徐荣砍将几根树枝将死虎帮在上面栓与马后在刘骞和张兰之后拖着一同往回走。
常言道“喜鹊枝头叫,喜信自来到。”
刘骞等人刚到城门口,城门哨兵便上前奏报:“报主公,杨怀大人传信说有一外乡人自称单福已在府中等候多时。”
“什么?单福……?”有意思!好事好像都集中在今天了。
想罢,刘骞打马向自己的府邸驰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论天下徐庶定策,刘骞出巡访管宁
   


刘骞回到自己的府邸,直接来到大厅。只见许定、许褚、典韦、张飞和赵云等人正陪着一个葛巾布袍,皂履乌靴,腰悬一柄三尺长剑的文人坐于堂上。
刘骞大笑着从外而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敢问单公可否与骞入内一谈?”
厅中众人不由一愣。那文人更是一副莫测不定之意,“敢问来者可是太守刘骞大人?”
“正是在下,某闻公至府中,甚感欣慰!某弟粗鲁,可有慢待单公?如有慢待,还望单公担待。”刘骞来到单福跟前,双手抓住单福,真诚的说道。
“多谢大人厚爱。几位将军对福招待很好。”
“这就好,这就好!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说着将徐荣带进来,说道,“这位是徐荣徐铁生。方才在东山幸亏有铁生相助,不然某可就危险了。”又指着许定、许褚、典韦、张飞和赵云,说道,“这位是许定许伯阳,这是许褚许仲康,这是典韦典子满,这是张飞张翼德,这位是赵云赵子龙。伯阳兄和仲康乃是亲兄弟。仲康、子满、翼德和子龙都是我的结义兄弟,还有两个人现在在塞北草原帮着魁头对阵赫连甘贺呢!”
众人相互见礼,刘骞使许褚、典韦、张飞和赵云领徐荣下去安排住处,自己与许定自领单福进后堂。
步入后堂,刘骞突然问道:“不知颍川徐庶徐元直最近过得如何?”
后面紧跟着的单福乍一听到此话,心中犹如晴天一声霹雳,顿时大惊。“呛”的一声拔出宝剑。
刘骞转回身,笑着说道:“元直兄,休要惊慌!骞既知兄之底细,然请兄如的内室,自无恶意。”
听得此话,徐庶方将信将疑的把手中宝剑放归于鞘。
刘骞直领二人来到内室沙盘之处,一指沙盘,对徐庶问道:“元直兄,观此物有何用途?”徐庶放眼观看,发现丈许见方的一张桌子,桌子上用木条将四边圈起,中间堆着沙土、树枝、水等物,从远处看就像山川河流一样。莫非就是按照地图做的,此物可是好东西呀?
“此物可是根据地图所做?”徐庶忍不住问道。
“公果真高人,我确实是按照地图所做。现今天下,君昏臣贪,宦官乱政,内戚专权,百姓民不聊生。骞乃太祖后人,家境遭奸人所害,幸得陈留太守张邈所助,后又贿赂张常侍让而有今日。骞所做不求他人如何评价,只想尽己一人绵力保得太祖江山。然,今天下盗贼蜂起,某观天下若遇大灾,恐有大乱!如天下大乱,敢问元直兄,骞占据哪里方为最好?”刘骞看着徐庶说道。
“敢问大人是想求天下还是拒一方?”徐庶说道。
“据一方如何?求天下又如何?”
“据一方,自守辽东即可。此处偏居北地,即便战乱亦无所碍。若,要求天下,则须看时局如何动荡?”
“身为太祖后人,骞势必要保天下太平。但骞朝中无人,是故暂时苟居此地。若天下将乱,骞必求天下!”妈的!听他那意思,老子不求天下,恐怕就不跟自己了。想必当时刘表就因为这个没有弄到他!看来这个年代的人都喜欢找棵大树,好乘凉呀!
就见徐庶听完这句话,翻身跪倒:“庶拜见主公,愿随主公共求天下!”
刘骞赶忙扶起徐庶,这可是仅次于诸葛亮的谋士呀!看来这个年代的人早就有了谋反暴动的心理了,就差一个契机而已。那个契机就是黄巾起义了。
既得徐庶归顺,刘骞设宴款待徐庶和徐荣,许定、许褚、典韦、张飞、赵云和杨怀作陪。席间,刘骞说道手下内政人手太少,虽现在农商猎各项收入均已经有所成效,但原郡中中众人心怀异议不说,真无能人可以治理。
徐荣听罢说道,辽东有个管宁,原本山东人士,年初刚刚搬至北山,甚是有学问,可聘之。
骞大喜。
次日,骞领许褚、典韦并从人携礼物,在徐荣带领下,来北山拜会管宁。遥望此山树木苍翠,多有松柏,林间鸟儿相互飞鸣,一条石铺小路直入山中。如此山境,如若放马疾驰,顿然破坏。是故,众人坐在马上,缓慢前行。
至山中,就见半山腰上一座茅庐依山而建,一圈用树枝结成的篱笆将茅庐围在中间形成一个很别致的小院子。小院子中有一个草亭,亭下有两个麻衣中年人正在对弈,似乎对石路上的来人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一样,认真的盯着棋盘。
刘骞在很远的地方就招呼众人下马来,留许褚带几个从人看守马匹,自己带着典韦和徐荣并几个从人带着礼物向着茅庐走去。
众人来到篱笆院门,刘骞示意大家停下。遥遥的看着对弈的两人,刘骞只是耐心的等待,并没有指使从人叫门。里面下棋的两个人亦是没有停下手中的棋,依旧下的非常入神,根本没有发现门外有人来访。两人的棋下得很沉闷,谁都不说话,除了山中的虫嘶鸟鸣和风萧叶摆的声音,就只剩下那“叮”“叮”的落子的声音了。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两人的棋好像下完了。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向外看的时候才发现院外来了客人。随即问道:“外面来的朋友,到此地可有事情?”
对面的那位这时也站了起来。
刘骞上手抱拳,深施一礼:“在下刘骞刘圣举,仰慕管公之盛名,特前来拜访!”
“尊驾言重!”说话间,两人来到院门口,打开栅栏门,请众人进入草庐相待。
双方依主客之位,落座。管宁将其对弈之人介绍给刘骞。此人亦是名人,姓邴名原字根矩。还有一人姓华名歆字子鱼。三人原本居山东,因避乱,至此辽东。在山东时,人们合三人为一龙,宁为龙尾,歆为龙头。
刘骞将来意向二人细说一遍。管宁面带犹豫,似要推脱。邴原用手捅其腰,附其耳低语几句,告之其自刘骞至辽东,辽东郡内百姓安居,百业俱兴,此番不出更待何时?
刘骞看其二人相互低谈,依然明了。自微笑的说道:“现在太守府中虽有前吏,但其难胜任。故骞欲请二位出山,二位如此推脱,莫非不想帮辽东百姓过上安康太平的日子?”
邴原一听,忙说道:“大人尽管放心,我二人不日就会到太守府。为大汉百姓做些事情,乃是我辈平生所愿。不过,我们上有些事情还要处理。还望大人给我们几天的时间。”
刘骞听后大喜,留下礼物,带众人回归襄平。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关云长率队回归,鲜卑内乱持久战
   


时至深秋,刘骞与徐庶从北平府归来。两人各怀心事,在马上思考着,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回到襄平,徐庶随刘骞来到太守府书房,徐庶说道:“主公真的要从蛮柯退兵?”
“刘焉乃是骞之族叔,其劝说我等退兵,自是得了赫连的好处。如果我们手上得到了魁头的好处,我们退兵,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不过,我们并没有得到魁头的礼物,现在退兵只是找个理由就可以了。毕竟我们的精兵都是汉人,又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百姓打仗。没有必要去为别人送死。这次我让云长和儶乂二人领兵前去,主要是为了练兵。既然魁头已经答应,如果我们退兵的话,马上就送给我们五千匹上等战马。先生,可有办法召云长回来?”
“既然主公已经看得如此透彻,庶自然有办法。主公可命子满护送庶前去见云长,庶自会带云长率队回归。”徐庶听得刘骞一番话语,当即请缨。
“先生,已有办法?”刘骞惊奇的问道。
“主公不便多问。庶此番前去定当成功!”
这个年代的读书人聪明的都跟人精似的,头发丝里面都是主意,而且还有一种天机不可泄露的神秘。刘骞见问了也白问,干脆不问。立即传令召来典韦,领二百轻骑护送徐庶进塞北草原寻关羽。
书说简短,徐庶和典韦不到半月来到关羽营内。典韦将大哥的书信交个二哥关羽。关羽读罢。心中不由得犯了嘀咕,大哥咋让我听这个小白脸的?他有什么能耐呀?老子在这里憋了一个来月了。咋地?他来了就要把部队带回去?
“这个?四弟,大哥可还有交代?”关羽问典韦。
典韦是个直肠子的家伙,他哪知道关羽什么意思?但是不代表徐庶不懂!
“二将军莫非觉得如此就回去,折了主公的名头?庶不才,只要将军肯与庶合作一次。只管叫将军不但为主公赢得荣誉,还可以轻松带走我等兵马。”徐庶面带微笑的说道。
“偶?元直公,此话当真?”关羽闻言,哪里信得过呀?自己在这好多天了,出去叫阵多次都不见敌人出战。
徐庶来到关羽身旁,低声说道:“现在敌军不出站,只是坚守。公可知为何?”
“关某兄弟连败其数次,其无人敌我兄弟;然其兵与我九宫军相对抗亦是我军单方屠杀。是故,赫连小三见我等兄弟在此心惊胆寒,不敢出战,故坚守不出。”关羽傲慢的说道。
“如果将军请魁头选万名士兵装作我军,从营中撤出,状若退走。我军换做魁头军衣甲,驻于营内。魁头令其勇士出阵讨敌交战,诈败回营,引敌军入营。届时我军埋伏兵马和魁头主营兵马全部出击,赫连蒙帝势必引兵来救。此时大战已开,魁头咋走的那支兵马回头攻赫连大营,形成夹击之势。赫连必败。”
关羽闻言大喜。顿时对徐庶的看法有了转变。当即带从人找魁头商议此事。临走之前,徐庶又交代关羽,作为咋走的那支兵马在反攻赫连大营的时候必须换回他们自己的衣服。
关羽见到魁头细说了一遍来意,双方达成一致意见。
次日,魁头派遣近两万人在赤龙寒带领下来到关羽营寨。不多时,一队队汉家兵将在关羽和张颌的带领下从南营门撤走。早有探马告知赫连蒙帝。
赫连蒙帝心中大喜,正要整兵出击。探马再次来报,魁头南大营将领赤龙寒帅部下万余人在外讨敌骂阵。
赫连蒙帝一听,嘿!我正要出兵伐你,你到自己找上来了。“忽必赤,本王子给你两万人马前去迎敌,务必将其擒来。”
忽必赤领兵前去。二人见面招呼都不打,直接交战。两人本来就相差不多,不过赤龙寒无心恋战,而忽必赤一心求胜。大战将近百合,这赤龙寒卖一个破绽,被忽必赤一槊拍在马屁股上,坐下马“咻咻”大叫。赤龙寒拍马向本队跑来。忽必赤哪能让他跑掉,一挥大槊,身后两万大军直扑过来。赤龙寒大败,手下部队后队变前队开始往后撤。
不多时,忽必赤带领麾下两万战士就杀进了赤龙寒的大营。可是刚与赤龙寒的队伍交上手,就听见两面侧翼杀出整齐的九宫军。一面五个营的九宫军,可把忽必赤给吓坏了。这东西可是绞肉机呀!上当了!撤吧!晚了就撤不了。
忽必赤把兵马往外带,由于大部分兵马尚未进入的大营内,所以出来的还是很快的。可是还不等忽必赤喘口气,就听见南大营的外面,一阵骑兵冲锋的马蹄声。忽必赤顺着声音一看,我的妈呀!又是两千多那个汉人的铁骑呀!自己的骑兵两个对上一个都白给。更别说现在他们冲锋过来是按照阵型过来的,上次因为他们讨阵骂的太难听了,自己引三千鲜卑骑兵与之对阵,没想到那区区一千骑兵竟然杀得自己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不管,先派兵挡住再说!
“克查度,你带三个千人队挡住那群骑兵;刹那图,你带三个千人队从侧翼协助克查度。”忽必赤毕竟是久经沙场的大将。尽管他还是怕这两支汉军兵马,但是他也知道此时如果一味的撤退伤亡更大。随后,他亲自领了十个千人队在营门口截击九宫军和赤龙寒兵马,并带领着手下将士且战且退。
再说魁头大营一见南大营失守,立即整顿兵马从营门口杀出。而赫连蒙帝一直在注意魁头的动向,见魁头兵马出来,立刻将引兵出来。双方近十万大军就此厮杀在一起。
很快在九宫军的配合下,赤龙寒将忽必赤的兵马杀得节节败退。而赫连蒙帝则将魁头的兵马杀退。就在忽必赤快要推到赫连蒙帝的阵前时,赫连大营中传出阵阵喊杀声,同时还伴着多处火光。
赫连蒙帝大吃一惊!坏了,大营被端了!咋办?撤吧!现在情况不清,被包围了就不好办了!
不得不说赫连蒙帝的军事意识还是很强的!一旦劫营的那万数来兵马冲出,形成包围之势,赫连军必乱,那是能够要增加多少损失,就不好估计了。随着赫连蒙帝的一声“撤”,赫连军呼啦下,都开始跑了。一个个都嫌自己的爹娘给自己少生了几条腿。都嫌地球的引力太重!妈的,那时候的人哪知道地球什么东西?…^_^
赫连军大败,赫连蒙帝帅军撤出五十余里,才整军查点人数,这一战竟然损失了近三万人,折损大将三员。
魁头并没有领军追出多远,只是追了十余里,就领兵回营了。此招魁头损失一万五千余人,折损战将两员。
而关羽在徐庶的交代下,给魁头留书一封,以天寒地冻、兵士棉衣不足,且现在赫连大败,自当回归为名,帅麾下万人回归辽东。此役,汉军受伤千人,无人损失。
经过此役,赫连蒙帝将兵马囤积于克拉克草原的一条河流边上,与魁头再次形成对垒。鲜卑人的内乱还在继续,只不过双方的实力现在没有了太大的差距。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二十七章  雄霸再战魁头,刘骞左右逢源
   


在关羽、典韦、张颌和徐庶率部回归后,刘骞马上做书一封差人星夜赶往鲜卑王庭送到赫连甘贺的手中。信中细说自己的信使赶至蛮柯时,双方正在交战,为了减少赫连军的损失,汉军士兵提前退出战场;现在按照北平之约,所属汉军已经退回辽东。还望大汗赫连甘贺能够履行前约。
赫连甘贺一手拿着赫连蒙帝的战报,一手拿着刘骞送来的书信,真是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现在汉军已经撤回,是不是现在就可以派兵征缴魁头了?赫连甘贺心中还是不放心,如果刘骞再次发兵帮助魁头,那就不好办了。必须先把刘骞给喂好了,他才能帮着自己。这些汉人真是太狡猾了,心中的意思不就是让我把北平谈的条件给他兑现了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就五千匹马吗?
正在赫连甘贺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一个身高九尺有余、膀阔腰圆的魁梧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谁呀这是?赫连雄霸!赫连甘贺的第二个儿子。此人臂力超人、武艺高强,和赫连蒙蒂一起从师天山老人,手使一柄焚天碧水钺,长九尺、重百斤。长柄钺这种武器在身强力壮的强力型武将手中拥有夺人武器的作用。
“父汗,可是在为三弟的事情发愁?”别看这家伙长的五大三粗的,如果你把他看成像张飞那样的莽夫,那你就大错而特错了。此人虽然没有徐庶等人的聪慧,但是其比之张颌等人良将之智慧不在以下。
“是呀!这个刘骞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呀!这次蒙蒂败在他的手上不亏得慌!我现在在想是不是马上就把那五千匹马给他送过去?这个问题很关键的!你有没有什么主意?”赫连甘贺对这个儿子还是很看重的。
“我认为有必要,不过这次最好派五弟蒙哥前去。懂得和他搞好关系的恐怕不止我们吧?”赫连雄霸低头思考了一会说的。
“你是说魁头也会派人给刘骞送礼?”赫连甘贺可是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
“魁头既然和刘骞结盟,那么这次魁头打败三弟,所倚仗的还是刘骞那支奇怪的兵马。难道他会没有表示?父汗,魁头那里可是还有个老狐狸曼昆,据说这次他们结盟就是曼昆的主意。”赫连雄霸仔细地分析着,“要不这样,我们该给他送就给他送;我领五万精兵增援三弟。这个季节本来就是我们草原子孙征战的时期。”
“好吧!这件事就由你来安排吧!”赫连甘贺被最近的一些不如意的事情搞得有些筋疲力尽了。
赫连雄霸领命后,自去准备。不几日,赫连雄霸率领五万精兵增援赫连蒙帝。没有了关羽和张颌的震慑,赫连蒙帝就已经和魁头打得不可开交。本来魁头手上没有人可以抗衡赫连蒙帝,但是柯顿里在刘骞的指点和建议下改棒为枪,学会了一套八卦游龙枪法,兼顾他本身的狼牙棒法和朝天三辊,特制了一柄大枪,重六十多斤,可以冷不丁的当棍用起到出其不意的攻击。也因为如此,这个家伙从而变得比赤柯里还厉害。几番和赫连蒙帝交手,都是与之战至几百合不分胜负。是以魁头和赫连蒙帝就在那里相持多日,各不退缩。
赫连雄霸领兵而来,于赫连蒙帝的偏北方扎营,两军形成相协状态,互为倚角,大大的危胁着魁头。赫连雄霸领兵初来,赫连蒙帝就向自己的二哥诉说了近段时间的战况。赫连雄霸一听大为吃惊,魁头手上还有比赤柯里厉害的猛将,必须要会上一会。
次日,柯顿里迎战赫连雄霸。不得不说赫连雄霸还是比赫连蒙帝胜上一筹,尽管柯顿里依旧支撑到了二百余合,但是赫连雄霸这柄大钺可不是一般兵器所能比的,它有一个特殊的功能,可以锁住对手的武器,一旦对手力量比他小,那么武器肯定就丢了。这不,打至二百五十余合,柯顿里一个不留神,大枪就被人家给锁住了,“咣当”一声就给人家夺走了。柯顿里见状,拍马直奔自己的大营而来。
自此,魁头一方一直被赫连雄霸兄弟压制着打击,地盘也一天比一天变小。
再说,徐庶自打去将关羽等人领回,在见识了九宫军和那重骑兵的杀伤效果之后,对刘骞是从心底佩服。每日里不是待在刘骞的府中,围着那个沙盘研究战术;就是到军营观看那些士兵训练。训练场分两个,一个是外场,士兵都是一些刀斧手、短枪兵,这些人身着衣甲为半身皮甲,训练强度不大,手中多是木刀、木枪;往里是内场,门口有守卫,没有刘骞的令牌不得入内,这些士兵有重骑兵、弓骑兵、轻骑兵和九宫兵,训练场上士兵是真刀真枪的对杀,受伤者会被送往训练场的后院,那里有一个郎中所,里面都是刘骞花大价钱请来的大夫。
这一日,徐庶又往刘骞的沙盘跑,正好碰上刘骞过来。刘骞笑着对徐庶说道:“先生莫非还要去研究沙盘?”
“是呀!主公,我最近在想如果一旦发生动乱,可能哪里会成为中心?”妈的,这个年代的书生真是都***待着没事,就一个心思研究动乱。看来这个汉代末年,真的就注定了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这不是坑爹的时代是什么呀?
“先生这不急于一时,赫连甘贺和魁头的人都来了!不如先生和我分别见一见这两家的使者如何?”刘骞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奸诈很奸诈的笑容。
这徐庶一听,脸上立即也是一副很贱很贱的样子:“真的!太好了!主公,不知道这两家那家送来的实惠一些?”
“哈哈!”刘骞一听到实惠,不由得乐了,“赫连按照约定送来了五千匹战马,魁头这次是感激公助其击败了赫连蒙帝而送来了三千匹战马。看来这次,两家都给了不小的实惠。”
“不知主公是否还想在派兵出去历练一番?”徐庶贼贼的笑着看着刘骞说道。
“不必了!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我就是怕他们不打,才让柳毅游说魁头结盟的。想从中得到一些实惠。毕竟没有马匹,我们的骑兵队伍不好建立呀!现在都有了,他们打他们的吧!我们也需要准备准备我们的力量了。”刘骞收起笑容,眼睛看向天空,不紧不慢的说道,“可能要不了多久,天就要变色喽!”
说完,刘骞带着徐庶就向前厅走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刘圣举笑对赫连五,徐元直巧说魁头使
   


太守府左侧大厅内,赫连蒙哥正襟危坐的在那里等待着,不时地探出头向门口看看,不时地问一下边上伺候的小厮这里的一些闲杂琐事。反正在赫连蒙哥的心中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就是那种忐忑不安的心理搞得他心中惶惶然不能安定。
大概过了近一个时辰,刘骞才在关羽的陪同下来到这里。赫连蒙哥早在北平时就和这位强势的诸侯见过面,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忘记那次交锋的压抑感。见到刘骞进来,赫连蒙哥连忙起身相迎:“赫连蒙哥见过大人。”
“王子不必客气,请坐请坐。看茶。”刘骞回礼,笑着说道。
待双方分宾主落座后,刘骞将关羽介绍给赫连蒙帝。赫连蒙帝看着这个身高九尺、卧蚕眉丹凤眼、红脸长须的魁梧大汉,心中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三哥就是败给这个人的呀!那双眯着的丹凤眼中散出的目光虽然很少,却能够望穿自己的心事似的。
赫连蒙帝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关羽说话了:“赫连小三怎的还在和魁头交战吗?”
妈的,赫连小三?这要是三哥听见了还不火冒三丈,跟他拼命?赫连蒙帝哪里知道,当初就是因为这个称呼,搞得赫连蒙帝首次大败。
不过这时,赫连蒙哥是来求人办事的,不好听也得听呀:“那个?三哥现在尚在与魁头对峙!不过二哥已经领兵增援过去了。”赫连蒙哥知道那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因此话说出来了一半,言外之意是我二哥带兵增援了,只要你们不出兵,那么魁头就只有失败的结果了。尽管时间的长短不好确定,但是结果是一定的了。
刘骞见关羽已经问出想要知道的事情了,赶忙答言:“二弟,不可无礼!你和三王子在战场上的称呼就不要带到这里了。五王子,蛮柯战场的事情真的有些赶不及呀!你知道的,我这里到蛮柯可是要走二十余天的。我的信使都加快行程往那里赶,等赶到那里时,二弟已经和魁头将三王子的军队打败。还好及时撤兵,不然,我可真就不能和赫连大汗交代了。”
这个强权的诸侯不只是知道使用强权,这招迂回之策玩的真好呀?把我们打了,说一个抱歉就完了。可是我有什么办法,现在求着人家办事呢?如果人家再次出兵帮助魁头,那么战争的结果又不明朗了,没准自家还可能战败?
瞬间,赫连蒙哥不愧是赫连甘贺最聪明的儿子,笑着对刘骞说:“大人莫要自责,打仗本身就是瞬息万变的,再说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更何况大人的命令尚未传到呢?”说着转过头看了看关羽,“二将军之勇武,三哥早在信中讲明,言之二将军勇武善战、刀法出众,比之二哥赫连雄霸尤胜一筹。”
“哈哈!难道你家二哥比赫连蒙帝还要厉害?”关羽本身就是高傲之人,更是喜欢听别人的称赞。听到赫连蒙哥一番称赞,自然是眯着丹凤眼,下巴挑起长须,哈哈大笑,甚是得意,“若是有机会,某家一定要会一会你这二哥!”
“二弟!你痴于武艺,甚好与人斗武,但你熟读春秋,应‘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强中自有强中手’这个道理。”刘骞对关羽这种高傲的心态,一直甚是担心,所以每次见到都要对关羽进行说教。
“弟知错,大哥教育极是!”关二爷的忠义自是无可挑剔,对于刘骞更是言听计从。不过这位关二爷在屡教屡犯之后,刘骞也做到了屡犯屡教。
刘骞知道关二爷的高傲那是命中注定的,只能时刻提醒一番也就作罢。转身看向赫连蒙哥:“王子此次前来,虽是按前约而来。但是骞甚感大汗之诚意。还望王子此次回王庭,将骞之意带给大汗。”
“一定一定!”赫连蒙哥刚忙个承。
“有件事想请教一下王子,不只可否?”刘骞见这个赫连蒙哥那一份小心翼翼的样子,知道在赤峰山那次战役和北平交涉中给这位赫连甘贺的儿子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阴影。正好有个烫手的山芋,直接扔到他面前再说。
“不知大人所说何事?”赫连蒙哥不知道什么事呀?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
刘骞一脸贼笑地瞅着赫连蒙哥,死盯着这位在赫连王庭巧舌如簧,而在这里变得木木柯柯。一旁的关羽在座位上再次进入了他最擅长的装神技,面沉似水,丹凤眼眯成一条缝,犹似一尊瘟神摆在那里似的。
赫连蒙哥给盯着看的有些发蒙,眼光更是四处漂移,甚是手足无措。
刘骞一看时机差不多了,哈哈一笑说道:“如果现在魁头派人来请我出兵,敢问王子我等该如何答复呀?”
雷人呀!简直要把赫连蒙哥给雷死!怎么办?一向聪颖能辨的赫连蒙哥也碰到了流年不利了。这半年的时间里就没碰到一件好事!自己来做说客不就是不让刘骞出兵吗?这个事刘骞应该心里很清楚的,咋问起我来了?这个刘骞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自己在他手上接二连三的落败。看来父亲发动这场战争,到最后的胜利者应该是这个人了。我们谁也不行呀!
“不知大人,对我们王庭和魁头的战争有什么看法?”赫连蒙哥很快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你们的战争是你们内部的事情。我呢?只是喜欢做生意,那家给的价钱高,就和那家做生意。当然了,先来的自然有优惠的!”刘骞懒散的说道,“其实大家可以一起做生意吗?不要打打杀杀的,何伤和气的!”
刘骞不知可否的说完,起身找了个事由,让随从带着赫连蒙哥下去休息。
再说徐庶来右侧大厅会见魁头的使者,这个使者也非旁人,乃是魁头的独子步度根。徐庶在蛮柯见过他,但是没有让关羽给引见,因为他毕竟是去召回关羽的。
徐庶做到主位之上,看着这位英姿飒爽的鲜卑年轻王子,暗叹如果不是这麽多的战争,这个少年应该有更好的发展。那双充满灵智的眼睛中写满了刚毅和冷静。看来这个少年对自己此次前来目的心中应该有了一定的了解了。只是这个了解的方面是他的还是我的,就不可想而知了。
“步度根王子,今天很不凑巧,我家主公有要事无法脱身。还望王子海涵。”徐庶在从人给介绍之后,先向步度根告罪。
“先生不必客气。不知大人什么时候有时间能够使小子觐见。”步度根盯着徐庶说道。
“庶前来,就是主公的指使。换句话说,庶就可以代表主公接见王子。王子有何要事尽说无妨。庶可全权代表。”妈的,小屁孩,在我跟前装大瓣蒜。你那点心思最好别在我跟前用,小心我徐元直给你来个烧鸡大窩脖,把你扫地出门。
“啊?!这样呀!先生可否听说我蛮柯战场上,赫连雄霸和赫连蒙帝兄弟再次举十几万大军压境。本来只有赫连蒙帝在那里,我们尚能够与之对垒。可是现在赫连雄霸再次领兵增援,导致形成对我军进行压制和包围的状态。这次前来父亲让我先带三千匹上等的战马给你们做为上次相助的酬谢。同时还希望先生能够请大人出兵相助,只要能够退去赫连的大军,我蛮柯将会在明年这个时候再次给你送来五千匹上等战马。”步度根很快就把自己的底线说了出来。看来还是太年轻了,心中装不住事情呀!
“战场上的事情我们都已经在知道了。可是我们的士兵现在棉衣等物尚未办齐。而现在你们那里已经进入寒冬,我们的士兵在这个季节去你们那里,战斗力会有很大的下降。这个事情,我们需要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办法来解决。”徐庶望着这个看上去很冷静可是作起来却有些浮躁的青年,不紧不慢的说道。
“还望先生快些想个办法,我蛮柯不会忘记先生的恩情的。”步度根脸上的冷静表情此时已经变得荡然无存了。
“请问王子,这次魁头王为什么派了你来?可否说明一二?”徐庶忽然话语一转,说道。
“本次前来主要是为了感谢你们上次相助之情,本来是想让曼昆先生来的。可是战场上需要他给父亲拿主意,所以只有派我了。”步度根很是无奈的说道。
“偶!”徐庶晃了一下脑袋,好似明白了什么,接着说道,“有件事还想王子能够给庶交个实际的底限。你们这场战争到底在最后你们都想得到什么?”
“赫连和父亲在檀石槐大汗在位的时候就不和,现在赫连又发动了这场战争。恐怕他是想消灭我们。”步度根倒是看得挺透彻。
“那你们呢?”徐庶是打蛇根棒上,一下不停呀!
“我们只开始和你们结盟主要是想保住我们现在的势力。毕竟我们的实力和赫连相差很大。”步度根对自己的形式还是分到很清楚。
“王子不必过多的担忧,我家主公会帮你们保住你们的势力的。来人,带王子下去休息。”徐庶终于说了一句让步度根放心的话。不过这句话说的,真的***有水平!这步度根还以为是刘骞准备出兵帮他们打仗呢?哪知道刘骞早和徐庶商议好,准备赚取他们两家的实惠呢?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强出头三方会晤,签盟约和平发展
   


刘骞和徐庶双双会见了鲜卑两家的来使,可以说已经摸到了他们的来意。而且他们那场战争最后的胜利就取决于自己是否参战。当两人在后院碰头后,一阵得意忘形的笑声就传了出来。
“主公,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呀?”徐庶止住笑声,向刘骞问道。
“现在还不是让他们见面的时候,不是让他们分别居住在东西两个驿站中的吗?先让他们回去,过几天我领兵前去他们那个战场做一下调停不就行了。”
次日,刘骞安排步度根和赫连蒙哥两人先后带话给魁头和赫连甘贺。
又过两日,刘骞安排好府中大小事情,亲自挂帅,许褚、典韦和张飞为副将,率领两个营的重甲骑兵和两个营的轻骑突袭兵,一共四千余人兵发蛮柯。而后,由关羽领十一营九宫军随后出发,攻击八千多人。此次再次出兵一万余人。
全部骑兵行进的速度很快,刘骞四人带着一众骑兵不几日就到达了蛮柯草原上双方对阵的战场。
战场上,一边柯顿里、赤龙寒、查木金和查木银四个人围着赫连雄霸,另一边赤柯里、血库顿、科比能和素利四人围着赫连蒙帝,两伙人正在厮杀。忽然见两个营中间出现大批骑兵,双方急忙鸣金收兵,各自回营。
当赤龙寒看清来人时,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低声对着自己的大哥说道:“大哥,汉人的援兵到了。那个领头的就是辽东太守刘骞,他后面那个拿长矛的大汉就是打败我的张飞。”
赫连兄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赫连雄霸认为汉人不应该来帮助魁头才是。这些汉人是来干什么的呢?
刘骞见队伍已经相距不远,示意队伍停止前进。自己招呼许褚、典韦和张飞一起策马来到交战的两军阵前,向交战的双方一抱拳,说道:“我是辽东太守刘骞。前几日,我接见了双方的信使,感受到了双方愿意和我交朋友的诚意。既然双方都想和我刘骞交个朋友,我刘骞这个朋友自然不会看着你们两家打打杀杀的。所以呢,今天我到这里来的目的,是希望大家都放下成见,能够坐下来谈一谈。”
赫连雄霸一听,偶!你收了我家的东西,不说作壁上观,到底还是跑这里来不让我打呀!那我不白送了?看他那队骑兵,也不过四五千,先试试他们的战力是否合三弟所说的那样。如果可以的话先打败他们再说。
想罢,赫连雄霸策马前来,高声喊道:“太守大人,难道是来说我等兄弟撤兵的不成?”
“是这个意思!怎么,这位将军你是赫连家的哪位王子?莫非就是赫连大汗的?二子赫连雄霸不成?”刘骞看着眼前这个魁梧的大汉,笑嘻嘻的说道。
“不错,正是赫连雄霸!”
“不知将军可否愿意给某家这个面子?”
“那也要看看,大人是否值这个面子?”赫连雄霸一摆手中梵天碧水钺,做出一副准备开战的架势。
刘骞背后的许褚、典韦和张飞三人这个气,妈的,敢和我大哥叫嚣!活得不耐烦了。三人倒好,一策马,都冲出去了。
刘骞想拦着,没拦住。
那边赫连蒙帝一看,好家伙!看二哥块大,咋滴!还三打一个?没事,二哥的武力还是有把握的,看二哥咋收拾他们!
赫连雄霸也是一个高傲的家伙,一看上来三个。没事,刚才还打四个呢!
不过,有趣的事情转眼就发生了。咋回事?原来这仨猛汉冲出去了才发现哥仨都出来了,要三打一,这回去还不让家里那哥仨笑死。忽然都把马拉住。张飞急着说:“两位哥哥,这是让小弟先上,杀鸡焉用牛刀!你们说是不?”典韦和许褚同时鄙视的说道:“不是!你在上次打擂就过完瘾了,这次你回去!”许褚回过头来对典韦说:“老四,咱俩猜拳,谁赢了谁去!”
张飞比他俩小,回去呗!一边往回走一边瞅着他俩划拳。这黑鬼真他妈叫鬼呀!看他们划了几次没有分出来胜负。他拨马饶了过去,照着赫连雄霸就是一枪。心说,你俩划吧!这不是让我白捡嘛?
也是的,妈的这是在战场上,那两个一根肠的!你们划什么拳呀!尽管你没有把对手放在眼里,那也不能这样呀!刘骞心中骂道。得叫他们回来吧!
这俩笨鬼没有想到,刘骞叫回他们,就是一顿训斥,什么战场瞬息万变,不想死就要时刻注意;兔子搏鹰须出全力,鹰捕兔子亦是要出全力。许褚和典韦不住的点头称是,表示下次再也不犯了,心中一个劲的鄙视张飞、一个劲的暗骂张飞这小子不地道。
再说赫连雄霸正捉摸不透那哥俩咋回事呢?忽然看见那个回去的黑鬼拿着长矛照着自己的面门就刺过来了,嘴中还嘟囔着:“妈的,赫连小儿,你竟敢挑衅我大哥。你持我一矛再说。”
赫连雄霸吓得一缩脖,躲了过去。这次晃大钺和张飞战在一起。长矛和梵天碧水钺“叮当”“嘡”的不断撞击,二人马走连环,转眼就战了十几个回合。后来见张飞和赫连雄霸打得难解难分。五十回合都没有分出胜负。
刘骞让许褚将张飞换回,自己打马来到赫连雄霸跟前,说道:“赫连将军,我这三个兄弟武艺相差无几,你认为你能打过他们三个人吗?我认为将军最好回去禀奏你的父汗,就说我刘骞在此恭候他的大驾,我要在此给你们两家摆平这件事。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不要妄图袭击我的大营。我只带来五千骑兵。但是我这五千骑兵的战力,是你难以想象的。后续还有一万步兵,你的兄弟应该领教过我的步兵的厉害吧!如果你想领教一下我这骑兵的厉害,你尽管来试试!”
刘骞说完,拨马,带着三兄弟返回阵中,走的时候是说道:“如果认为自己很厉害的话,自管再战。”大概走出百尺之后,刘骞猛地一回身,射出一支箭,从赫连雄霸的顶上飞过。将其头盔上的红缨射掉。吓得赫连雄霸心中大骇。
刘骞等人回去各自安营扎寨以及和魁头等人相见,暂且不提,单说赫连兄弟连夜派人前往王庭给赫连甘贺送信,因为刘骞的话语加之上次关羽所领的九宫军造成的影响,真的没有敢派兵突袭汉军大营。
由于刘骞、关羽的到来,三方形成了三角形对峙状态。刘骞肯定不会出击。不过,典韦、张飞这两个好战分子呆不住,时不时的带几名轻骑前往赫连大营前,找赫连兄弟单挑。这赫连雄霸开始还不以为然。待再次交锋时,才发现,这黑厮不是轻予之敌呀!因为刘骞给张飞下了死命令,不准发生伤亡。所以都是一般切磋。就这样,赫连雄霸和张飞常常一打就是半天。而典韦和赫连蒙帝也是一样。
典韦对付赫连蒙帝别看那对短戟,每支有三四十斤沉,并不亚于合理蒙蒂那两柄大锤,两人招招对兵,每每硬抗一下,两人都大叫一声,“啊呀呀!”的喊个不停。而张飞和赫连雄霸则是只听见张飞一个人“哇呀呀!”的乱叫。不过这次赫连雄霸又多次向将张飞的长矛锁住,都给张飞躲了过去。原来在典韦和张飞准备出来邀战的时候,刘骞已经明确告诉他们赫连雄霸那把武器有锁器夺刃的功用,务必小心。
是故,随几人多次交手,每次亦是和平收手。
不数日,赫连甘贺在赫连蒙哥的陪同下来到阵前。刘骞邀请赫连甘贺和魁头到自己营中赴宴,主要为了给双方讲和。
开始,双方都虎视眈眈,恨不得将对方吃掉一样。在刘骞多次劝说和关羽等虎将在一旁盯着,慢慢地双方开始商谈停战协议。
最后商定,魁头承认赫连甘贺为大汗,魁头还是鲜卑的右贤王,但是赫连甘贺允许魁头自治,不干涉其内政。魁头让出克拉克草原……诸多项条款。
刘骞在双方都同意的基础上,提出了三方通商邀请,希望能够和双方建立结盟状态,相互交易各自需要的物资。
至此,塞北之战持续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以双方停火告终。最后的赢家到底是谁?不是魁头,也不是赫连家族。但是魁头得到了他想要的保证自己的地盘的这一目的。而赫连甘贺也如愿以偿的坐稳了王庭大汗的宝座。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三十章  阅兵马暂参天机,谈宦戚天下破碎
   


光和六年年末,辽东军机大营内营各路兵马全部聚齐,外营兵马已经放假回家过年。太守刘骞在夫人张兰(张颌的妹妹,当年和平解决了塞北之事,刘骞就和张兰喜结连理,赫连甘贺和魁头又各自出骏马五百匹作为贺礼),参赞军师徐庶,军指挥使关羽,偏俾将军许褚、典韦、张飞、张颌和赵云等人的陪同下一起对属下十八营的九宫军、五营的重甲骑兵、四营的骑弩射手和三营的轻骑突袭兵进行了操演大检阅。
此三十个营的兵马,是在这两年内逐步组建形成的。各营中的士兵都是家境困难,且无依无靠、无牵无挂之人。
此三十营兵马,九宫军十八营一共一万六千零三十八人,营中有营统领一人,千夫长待遇,冲锋上阵短兵相接后由统领指挥;每营分九阵,阵中有阵主一人,百夫长待遇,营阵被敌人切分后以阵为整体战斗时由阵主指挥战斗;每阵分九宫,宫中短弩射手为宫正,作战时每宫每时每刻保持九宫阵型,宫正指挥战斗,刀盾兵负责防御,掷矛兵负责攻击。骑兵十二营一共一万两千人,营中有营统领一人、副统领四人,麾下骑兵九百九十六人,每营总共一千人。副统领亦分大小,分别为第一副统领、第二副统领、第三副统领和第四副统领,每时每刻统领中职位最高者指挥本营作战。
如此安排,使得军队在任何时候都保持了最强的战斗力。刘谦将自己在人类精神文明高度发展的时期的军队建设弄了不少的精髓放到了自己这支军队中。
“夫君,为什么到年关了不让这些人回家看看呢?”张兰看到外营的士兵都回家过年去了,不解的问道。
“他们都没有家了,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兰儿,回头你通知府内大厨做些好的弄过来,到时候你过来劳军。”刘谦看着这些已经训练成熟的军队心中可是乐开了花了。
“难道他们……?”张兰有些迷惑不解。
“他们是那些在前几年战争中已经没有了亲人或者是被那些官宦子弟欺压的家破人亡,总之无家可归的人。现在我们收留了他们。”刘谦对自己的夫人可是很有耐心的,“我建此兵马其实是为了今后的生存呀!自桓帝开始,就宠信宦官。乃至灵帝,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共同辅佐,却不敌曹节等内侍之人,不幸惨遭其害。从那时开始,内宦得道弄权,建宁二年四月初,圣上自温德殿升殿,刚要就坐,殿角狂风忽起,就见一条大青蛇从房梁上飞下来,盘踞在龙椅之上。圣上心中大骇,吓倒在地,左右内侍急忙救护回宫,朝中百官亦是纷纷逃避。可是转眼间,大蛇不见踪影。殿外却忽然风驰电掣、电闪雷鸣,狂雷暴雨倾可而下,雨带冰雹,一直下到半夜才停,城中无数房屋会于这场暴风雨之中,百姓更是死伤无数。建宁四年二月,洛阳地震,城中百姓砸死无数;不久,沿海海水泛滥,沿海居民,被海水冲走无数。光和元年,雌鸡化雄。六月中旬,黑气十余丈,飞入温德殿中。七月,又有虹光出现在玉堂之中,五原山岸,尽皆崩裂。种种不祥之兆,非止一端。圣上下诏询问群臣这些不祥之兆到底是怎么回事。议郎蔡邑上疏,以为霓堕鸡化,乃是内侍干政的原因造成的,其行文言语极为直接。圣上看完疏奏,起身更衣。不想被那曹节在身后所看到,导致内侍众人皆知。因此曹节等人就找了个机会陷害蔡议郎,最后蔡议郎被放归田里。后来张让、赵忠、封胥、段珪、曹节、侯览、褰硕、程旷、夏惲、郭胜是人朋比为奸,号十常侍。圣上昏庸,非常信任张让,常常称呼张让为阿父。是以现在朝中内侍当权,我当初逃至陈留,多亏四弟相救,又有张邈相助,进得朝中,以重金贿赂张让,才得以此爵。此乱世,有了实力才能保护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有了势力才能为这个摇摇欲坠的祖先建立的王朝延续香火!这支军队就是我们在这个乱世中生存的实力,有了它,我们才能在这个乱世中建立我们的势力。这些兄弟都是无牵无挂之人,你们记住一定要善待这些人!也许以后他们的人数还会增加,但是不会很多!他们的装备和投入的训练经费那可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你们一定要记住,如何在战场上保存你的兵马才是取得最终的胜利的保障。在无法战胜敌人的时候,必须要保存自己的战斗力量。”
停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张颌,这个自己的结义兄弟又是自己的大舅哥,不过这个年代以义气为重,刘谦还是称其六弟。刘谦笑着问道:“六弟,今年的年货可是准备好了?不要比往年多了,今年路上不太平,你要早些安排人送去。要不这样,你和薛戟、董钺三人明天就去吧!给你们一个营的骑弩射手。不过,这一路上要小心呀!”
“现在圣上不能朝,致使我朝朝政荒芜,百姓涂炭。今冬不知要饿死多少人。百姓饿死于世,死尸得不到合理的处置,一定会发生瘟疫的。到那个时候恐怕这个天下,真的要乱了。真是不知道,如今的天子在想什么?也许他不知道,这个天下已经乱了。他应该是不知道!”说到最后,刘谦的话语有些变得自言自语了。
“天下动乱,不是正好给了主公你匡扶汉室的机会了?这批兵马不正好为主公辅佐大汉平整天下准备的吗?”徐庶看到刘谦的神态有些戚戚然的悲哀。
厉害!刘谦生怕这个时候徐庶不给他舟船,现在好了。帮衬的太好了!
“先生所言差已。如果可能的话,骞宁愿百姓安康,天下太平,也不想这个动荡的乱世呀!”刘谦满脸忧伤的摇摇头,非常装的好似他多么忧国忧民一样。
边上这些人听得这句话,那个感动的、佩服的,一个个都感觉到刘谦的形象伟大的就像天神似的。
还是徐庶这个有文化的人讲出来的话有水平呀!你听,“主公,休要伤悲。英雄生逢乱世,自当撑起这根救世的旗杆,带着百姓走向安康和太平。庶愿为主公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说完,徐庶翻身跪倒,大拜于地。
这时,关羽等六兄弟也同时跪倒在地,大声说道:“弟愿保兄长共创大业。”
刘骞心中这个美,但是脸上没有显露出来,只是一脸急切的说:“先生,众位兄弟,骞感各位恩德,定当匡扶汉室,就百姓于水火之中。”
此番阅兵,刘骞再次将自己核心的领导班子巩固了下来。对于徐荣、管宁等人,刘骞的信任度尚差一些。尤其是在徐荣介绍了公孙度加入自己的麾下,刘骞对这个长得鹰勾鼻子、蛤蟆嘴、山羊胡子、罗圈腿的家伙本身就没有什么好印象,再说了记得前世中这家伙就是一个有反骨的家伙,重用他?要是有一天他反了自己,那不是很惨?倒是徐荣这人还是可以一用的。在历史上他还没有什么劣迹可差。只是当初跟错了董卓而已。
如今距离甲子年还有不到月余,各地已经多次爆发了难民潮,多亏了这两年自己有徐庶、管宁和邴原的帮助,把辽东治理的还算是可以,最起码没有发生难民潮。治下也没有什么强盗、盗贼之类的大的反叛武装。
乱世其实早已经开始了,只是星星之火还没有达到燎原的程度而已。各地的军队都是在不停地作战。盗贼不少但是分散,官兵抓不了,倒是对老百姓们没有少骚扰。中原百姓一方面要躲避强盗们的洗劫,一方面又要承受着官府那些**污吏的压迫,另一方面那些官兵来了还要盘拿一番。百姓的生活真的进入了水深火热的境地。
汉末乱世的序章已然拉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