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9 | 浏览:4043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小说传记] 《三国之代魏成蜀》作者:一杯清茶苦咖啡(完结) ...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十三章  首交锋张飞三连胜,胜负各有千秋
   


且说,光和三年九月中旬,刘骞领六兄弟观看演武场,将手下近三万多将士顺带进行了检阅。看着自己未来的这些班底,刘骞甚是满意。尤其是九宫兵战阵对战骑兵,虽然是演练,在重骑突击时九宫兵的防御和攻击就显得有些苍软,但是对战弓骑兵或者轻骑兵的时候,简直是单方屠杀。然弓骑兵作为远程机动部队进行突袭掩杀,一般步兵或者粮草队几乎无法抗衡,而轻骑兵作为突袭部队,其速度才是优势。
为了保证在结盟擂期间对各种突发事件有所应对,刘骞使典韦领五千屯田兵前往赤峰山口西侧镇守,以防赫连甘贺在结盟擂期间出兵袭击;使许褚领三千幽州兵前往赤峰山北镇守,以策应许褚,待有敌兵和典韦交战,从后方攻敌以成夹击状;使关羽、张飞、赵云领八千九宫军和五千骑兵守昌平城一座策应。参会打雷者由刘骞、张颌带十二燕骑领五千刀斧手前往会场与魁头等进行比试即可。襄平城由许定、杨怀领两千刀斧手驻守。
九月十九,魁头帅麾下十战将,统兵万余来到赤峰山东安营扎寨。刘骞自领金盾、铁甲二人素衣前往拜会。魁头见刘骞三人素衣前来,甚是为其诚意所动。骞直言其周边部署,且告知魁头,此会期间不可疏忽大意,小心赫连出兵袭击。然,魁头此番随带十战将前来,家中自安置其子步度根操统九万大军于边境防范。
是故,刘骞和魁头细谈友邦结盟之事和来日擂台比武之事,二人各使一人为会客使,骞定金盾、魁头定其智囊曼昆。双方递交比武勇士名录,刘骞派出张飞、陈枪、赵锤、韩钺、董刀、土轰、木黎、范剑、薛戟、高棍十人,魁头派出赤龙寒、血库顿、度木塔、科比能、素利、查木金、察木银、金山黑、金山白、柯顿里十人。
是夜,刘骞使人请来魁头和其一众大将,在张飞和十二燕骑的陪同下,自是热情的款待了一番。
九月二十,太阳刚爬出山。比武双方都来到演武场,作为会客使,金盾和曼昆二人骑马来到演武场中心,向坐在东西两侧的凉棚下的诸位参擂的勇士高声宣读了比武规则,然后报出首场比武出场的是汉张飞对阵鲜卑赤龙寒。
张飞勒黄骠马挥舞着丈八蛇矛就冲到了演武中心,这次可是张飞磨了刘骞好几天,最后求到了张兰那里,刘骞在三令五申的要求“出场可以,但是不得使人受伤,更不能误杀对方”后才给了他这个出场的机会。
那边赤龙寒,据说此人是鲜卑的第三勇士,是鲜卑第一勇士赤柯里的弟弟。手持一条狼牙棒,曾一人独战杀死十条恶狼,而被鲜卑人称为狼王。且看赤龙寒引赤血马从凉棚中冲出,来到张飞面前一抱拳,“赤龙寒请教。”
“燕人张飞张翼德。请。”张飞这个莽夫,话刚说完,就挥长矛刺向赤龙寒。
赤龙寒一看,妈的,这也太无耻了!说干就干。拨马向旁一闪,让过张飞,举狼牙棒露头盖顶就是一棒。张飞拨转马头,挺长矛招架,只听见“嘎!嘡啷啷啷!”
就见张飞坐下黄骠马“踏踏踏踏……”地后退了数步。赤龙寒的赤血马亦是“踏踏踏踏……”地后退了数步。
只见二人满脸通红,带稳马匹后,张飞瞪圆铜铃眼,再次挥矛照赤龙寒刺来。赤龙寒舞动狼牙棒就和张飞战在一起。就听见演武场内,“叮当!咣!嘡……”一时间铁器硬碰之声震耳欲聋。
转眼五十几个回合过去了,二人战的旗鼓相当。不过此时的张飞已经不是原来三国演义中的张飞张翼德了,那个罗版张飞据说武艺无从考证,大多是从杀猪中悟出来的,想必也是个高手;不过在咖啡版中张飞张翼德既然做了刘骞的小弟,自然要从刘骞这个枪术大师手中继承一二,不过这个版本中的张飞还是以其勇猛为主要特征,所以张飞只是学会了一种较为简单而且直接的枪法,叫做快慢九枪。这快慢九枪其实原来为夺命二十四枪,但是我们这位猛爷比程咬金只强了一点,超过九就记不住了。因此,刘骞把这枪法改成了快慢九枪。
不过张飞还是比程咬金强,人家咋说也是三国猛将吗!而且三国这个年代,武功还不是那么普遍流传,更多的是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一刀的对砍,比的是谁快,要不,关公战颜良诛文丑,不就是因为关羽不讲规矩、不答话就把人杀了吗?
且说,张飞见这个赤龙寒力气比自己不小,这一条狼牙棒也舞得不错,看来一般对K是不行了。换招子,想完,张飞就使出快慢九枪。赤龙寒一不留神,就见张飞长矛突然变快想眼睛扎来,忙举棒相迎。哪知这招是假的,没等碰到,又抽回去照着胸口来了,不过这次速度放慢了一些,急忙舞动狼牙棒来砸,就见张飞再次撤枪,枪还未全部撤回,又拧枪身改刺大腿,不是一次刺下,而是连环扎刺,赤龙寒的大棒扫来遮挡,却被躲过,不曾想被连续刺中4次,还有一矛因为让马而此在了马身上。赤血马吃痛,直接带着赤龙寒跑出演武场。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张飞首战获胜。
第二阵,鲜卑血库顿出战,张飞还没有下来的意思。
这血库顿比赤龙寒要差不少,没有几个回合,就被张飞个拍于马下。也就是这次是比试而已,否则这血库顿已经没命了。
第三阵张飞对阵度木塔。张飞连胜三场。刘骞看这个前世中传称为万人敌的汉子勇猛且果敢、粗莽但不失冷静,在这个比武中除了赤龙寒可以与之抗衡一时,其他人已经不是他五合之敌,当即着陈枪上阵替下张飞。魁头此次派上科比能对阵陈枪。
科比能手握战刀,向陈枪冲去。陈枪举枪相迎,二人战在一起。然陈枪年逾四十,而科比能年不到二十。二人之战力相比较,科比能本身亦是勇猛,陈枪为人老到沉稳,二者一时不相上下。但是,科比能力大的刀沉,每每硬碰,陈枪所用长枪乃木质枪杆不及其刀之锋锐所能抗。是故,第四阵以陈枪枪断而败。
鲜卑扳回一局,科比能亦下阵,素利上阵对阵赵锤。二人皆是力大者,勇力三军,亦是都是手使双锤。此二人一到阵上,竟然此次硬对,只听见“嘡、嘡、当、嘡、嘡、……”一阵对擂之声。
更为恐怖的是,二人坐下战马竟然同时不能承受其压力,一起倒地不起。此二蛮人被马儿扔到一旁,爬起来,捡起大锤,接着对夯……
转眼已经对夯了一百多次,都是铆足了劲,二人依然是针尖对麦芒,半斤八两,都没有占据上风。最后一次撞击,二人大锤对上了,不过声音小了,也变了,就听见“当!滴流!通通!扑通!扑通”几声,大锤掉地上了,两人也坐地上了。
这下把两位会客使搞傻了,咋办?两人一商量,平局吧。都不吃亏!
这两位的表演,把两位观看的大人物可就给逗乐了,这哥俩也太有才了。一对猛人呀!刘骞自使人送了20匹丝绸给素利,当即派人给魁头送去,说是对素利勇猛的奖赏。魁头亦是遣人前来送来良驹10匹奖赏赵锤。
书中代言,在素利和赵锤得到奖赏的同时,演武场中亦是又分出胜负,董钺对阵查木金,董钺胜出。
第六阵查木银对阵董刀。查木银乃是查木金的孪生弟弟,和查木金一样手使一条七十余斤的铜头铁臂娃娃鎙,亦是一员猛将。董刀在随张飞等人在涿郡时对于刀法只是劈砍横扫等当时简单的刀式,自从跟随刘骞出征辽东以来,亦是学了一套清风刀法,共十二式。自得此刀法,董刀自认为武艺了得,更是在日常练习中多次和关二爷试炼。然关二爷之武艺仅次于主公刘骞,此子不仅从关二爷的刀法中学得了一些毛皮,学得更多地还有关二爷那个后期要命的傲慢,在平时燕骑十二将中,他谁都瞧不起,不是赵锤只懂得用蛮力就是薛戟、陈枪、韩钺等人花枪无力,抑或是土轰等人只知防守缺乏进攻。而其傲慢之性在关羽、张飞等人的眼中亦是受用,因此在不知不觉中,董刀是越来越高傲。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十四章 董刀傲慢落败,柯顿里战平高棍
   


“第七阵,董刀对阵查木银。”随着金盾的报场声音落下。董刀提大刀拍马来到场中对着查木银,大声喝道:“啊得!兀那汉子,快些认输!免得皮肉受苦!”哎呀!妈的,这厮还真受关羽的影响呀!上来就叫唤!
查木银一听,什么?上来还没打就让我认输?这都什么玩意呀?也不答话,舞动大鎙上来就是一鎙!
董刀一看,嗬!好家伙,不服呀!上来不答话就打。拨马让过这一鎙,回过身来,提刀和查木银战在一起。董刀这厮以为只要施展清风十二式,这些鞑子自然不敌。殊不知,清风刀法是刘骞见其臂力有限,且年过三十,增长臂力已然过了最好时期,特意为他制定这十二式刀法,其特点为轻盈、快捷,其缺点是碰到臂力强横的对手时需要躲避对手的兵器,以扰为主。
可是,董刀太傲了,心中托大。十数合过去,一不小心,手中大刀使老砍在了查木银的大鎙上。就听见一声“嘡啷!嗖……”的一声,董刀感到虎口一麻,手中大刀犹如脱缰烈马一般飞上来天空。
兵器没了,董刀只得拍马败下阵来。回归本队,董刀来到刘骞面前,左手捏着右手的虎口,开来是受伤了。示意随队的郎中给董刀上药,刘骞问道:“董刀,伤势要紧否?”董刀因败阵甚是愧疚,“主公,此伤无妨!明日尚可一战!”
“好!汝可知今日之败,败在何处?”刘骞坐在台上看得清楚,心中暗自叹息,二弟呀二弟,都说你和董刀平时走得很近,咋就没有看出董刀的缺点并加以改正呢。因此在此时希望能够利用此次失利改变董刀。
“主公,今日之败,是刀大意所致。不然,此獠不是刀之对手!”董刀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
“董将军,汝之败败于汝之心呀!”刘骞连称呼都改了。可见此时其心之痛。
“这?!请主公赐教!”言罢,董刀撩衣跪倒。
刘骞一看,此人乃可教之士呀!
“汝起来说话。吾交汝此套刀法时已然告知汝之力有限,此刀法乃辟轻闲之流。今汝遇力猛如查木银之流,因心中存有傲气,未将对手放之于心,故失之刀法所重,致所取败也!”
小子!你的刀法是属于轻、快一类的,遇到了力气大的人,自然要躲避喽!再说了你高傲的眼过于顶了,看不起人家,你不败才怪!老子教育你一番,就看你受不受教了。
董刀听得这一番话,心中更是一惊,多日不曾和主公在一起,只凭此一战,主公就看出自己的傲气,好毒的眼力呀!细想跟随刘骞的一些时日,自己是越来越骄傲了,出来主公兄弟,似乎真的谁都瞧不起,就来自己一起出来的兄弟们都备受自己的讽刺。心中越想越惭愧,董刀不由得把头低了下来。
刘骞见董刀面露愧色,知道有效果了,“董刀呀!你要记住,天下无常胜将军,败不一定是坏事,胜不一定是好事。还有,一山自比一山高,没有人会是天下第一。好了,你下去养伤吧!我的话,你下去好好琢磨琢磨,对你以后会有好处的。”
第八阵,金山黑对阵土轰,土轰以一对三尺长的烧火棍对战金山黑的三尺钢叉,被金山黑伤及马腿,马匹受惊跑出演武场。是阵,土轰输,金山黑胜。
第九阵,木黎没上,薛戟对阵金山白。金士白是金山黑的堂弟,手使一把鬼头砍山刀,亦是一个凶猛之人。然薛戟戟法来自刘骞,为人甚是谨慎,一上阵,一套**戟法将金山白逼得手忙脚乱。是阵,薛戟胜,金士白输。
第十阵,高棍对阵柯顿里。柯顿里手使一条狼牙棒,坐下乌锥驹,一身鲜卑族勇士的打扮,头发却象汉人一般梳着发髻,甚是古怪。刘骞在远处看着他,心中不停地琢磨,昨晚会晏时就觉得此人在什么地方见过,怎么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高棍和柯顿里相互施礼过后,二人幌兵器战在一起。
刘骞越看心里越奇怪,不过奇怪的不知他一个。高棍在场上更是奇怪,自己的招式得自于主公,咋的这个柯顿里好像对自己的招式很熟似的,好像他用的也是,现在就好像自己和自己打似的。用绝招试试,看他会不会!
对面的柯顿里也开始纳闷了,自己的棒法得自那个人好像和自己说过此棒法是他创的,他咋有这么年轻的徒弟呢?看来,用绝招试试再说!
两人都想到一起了,只见棍棒同时举起,朝天、搂顶、回抽……
“朝天十三棍”
“朝天十三棍”
“朝天十三棍”
连着三声从三个不同的人口中传了出来,一个是从凉棚这里传出来的,是坐在凉棚中的刘骞喊道,这个棍法是他研究出来的,他自然认得。另外两个是从高棍和柯顿里口中传出来的。
刘骞站了起来对着已经因为吃惊停止战斗的两个人喊到:“柯顿里,你不是鲜卑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姓石,对不?”
柯顿里打马来到刘骞凉棚前,盯着刘骞看来很长一段时间。突然离鞍下马,单膝跪倒,“刘公子,真的是你?小人是石益。”
刘骞从凉棚中走下来,扶起石益,也就是柯顿里。说道,“你怎么到了这里?”
“去年,得公子荐于张太守门下。不想公子走后,我那仇人得知我在太守府为官,就给朝中张常侍送了重礼。张常侍就命人要把我处斩,多亏了曾经我就的那个人给我报了信。中原我就不敢呆了,偷着跑到了这里。在一次赫连家打劫步度根小王子的时候,给我碰上了。我因为练习公子传给的朝天十三棍,那些人都不是我的对手,就这样我救了步度根小王子。步度根小王子对我甚是看重,因此我就加入到魁头的部落里成了魁头手下的一员战将。”
听着石益的述说,刘骞心中甚是感慨。张张嘴没有说出什么来。看了看石益,转身看到高棍已经骑马过来,刘骞伸手接过高棍的战马,示意石益和自己到魁头那里去。
再说魁头,见打着打着,咋俩人虽说用的不是一样的兵器,但是咋招数差不多呢?到后来更怪了,都一个动作。在到后来,刘骞一喊话,柯顿里跑他那边去了。离得远不知道在说什么。看样子,自己儿子的这个恩人和刘骞他们认得呀!这个人可是仅次于赤龙寒的猛将呀!别临阵归了刘骞,那自己这擂就更赢不了了。更别说刘骞手下那个长得大黑脸,虬髯牛眼的猛张飞,连赤龙寒都不是人家的百合对手。这边魁头正在胡思乱想着呢……
刘骞和柯顿里一起驱马过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十五章  再论战张飞禁赛
  
且看刘骞和柯顿里一同来到魁头的凉棚中谒见魁头。刘骞将以往经过细细向魁头道明。魁头一边听着一边不住的瞧向柯顿里,看样子是很怕柯顿里这个时候归汉。倒是柯顿里还算是个明事理的汉子,在魁头不断看向自己的时候,柯顿里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刘骞,使得魁头的心中亦是捉摸不定。刘骞看在眼里,心中暗笑。魁头啊魁头,你也太小心眼了!我刘骞手下不缺这一个,他在我那没有你这看的重要!老子才不会和你抢呢!
刘骞讲说完以往的经过,回头和石益(也就是柯顿里)讲道,“汝此番即归右贤王,想是吾大汉那些常侍已经四处开始贴榜抓汝,那汝就好好的跟随贤王,也不枉吾传汝之绝技!”小样的!给你个定心丸,老子让他在你这干。这还怕你不乖乖的跟着我走?
柯顿里应允一声退在一旁。
刘骞随即向魁头告别,同时邀请魁头晚上到昌平城内赴宴。经过两天的接触,魁头已经对刘骞没有了特别强烈的防范心理,因为刘骞和他已经表明了双方的利益目的,在这个社会中有了共同的利益就是朋友。再者鲜卑人的心思比汉人简单多了,一般就是杀戮。
玄月高挂,昌平县衙灯火辉煌,一干下人进进出出甚是忙得不亦乐乎。但是有一个人在后院的练武场,举着五六十斤的石锁,“呼呼”的练着力气。只是那张乌黑的大脸就是在布满虬髯的下面依然可以看出一脸的郁闷。大汉一边上下举着石锁,一边口中喊着“……245、246……”
一个身着绿色长袍的红脸长须大汉从外面走进来,说道:“五弟,300次了。停下来吧!”
黑脸大汉谁呀?张飞呗!赛前一个劲的乞求刘骞让他上场,刘骞给他约法三章,“不得伤人、不得杀人、自动下场”。可是这厮,一上场碰上赤龙寒,来劲了,用绝招快慢九枪轻伤赤龙寒,你就下场,也就罢了。第二阵两个照面,把血库顿差点拍死。度木塔和血库顿私下交好,见状上阵,不等刘骞找人换张飞,度木塔也步了血库顿的后尘,给张飞拍的直吐血。刘骞赛场上没有表示什么,可是不代表回来后不惩罚张飞,这不罚张飞举石锁300次,后四天的比赛不得上场。
“二哥,你说那两个家伙咋那么不禁打,我没用多大的劲,那俩家伙就哇哇的吐血!”张飞扔下石锁,跑到关羽跟前说道。
“你这厮,差点误了大哥的大事。大哥怕你再上场,收不住手,才不让你上场的。你可明白?”
张飞一根筋的家伙,刘骞怕这厮胡闹,哪知道这厮本来对刘骞就是仰慕加敬佩,再跟赤龙寒一战,已经过了瘾了。
“不让上就不上。二哥,那个赤龙寒就是在你手中也能走上几十合的。别看他那棒子沉,使得很快。如若我不上场,十二燕将中,只有薛戟和高棍可能与之为敌了。”
“要么,二哥我去求大哥也上阵会会这个赤龙寒?”
“得了吧!二哥。大哥说了,此番只能暴露一个人的武力,要不是我一个劲的求他,这次出场的机会是给六弟留的。他说我们七兄弟中六弟武艺比我们都略差一点,但是其谋略和心智只在二哥之下。这次比武二哥你根本就不可能。大哥说了,二哥你是他的秘密武器!”
关羽迷住丹凤眼,说道:“五弟,我们听大哥没错。大哥让我们学会低调做人,在实力没有大过天的时候,最好隐藏实力。不然就会被别人灭掉。好了,不说了。走,魁头等人来了,大哥在前面等我们呢!对了,一会宴席之上,你可要向魁头说些致歉的话,给大哥的大事挽回一些余地。”
“好!”张飞应允一声。兄弟二人向前厅走去。
大厅之中,刘骞居中跪坐于主位,左侧客位上跪坐着魁头,客位陪席上跪坐着赤龙寒等人,只是血库顿和度木塔没来。看来两人受了不轻的内伤。主位陪席第一排首位跪坐着关羽,第二位跪坐着张飞,第三位跪坐着张颌,第四位跪坐着赵云,后一排跪坐十二燕将。
刘骞待众人落座后,起身来到魁头坐前,躬身施礼,“贤王,今校场之中,各有胜负,自当较量切磋。现在把酒自当畅饮。来,我给各位介绍一下,这红脸汉子乃我结拜二弟关羽关云长,这位今天连胜三场的黑大汉乃是我结拜五弟张飞张翼德,这第三位乃我结拜六弟张颌张儶乂,这第四位乃我结拜七弟赵云赵子龙。还有三弟许褚许仲康和四弟典韦典子满现在领兵镇守赤峰山以防赫连引兵来袭。”
“今天,宴请贤王,为我们结盟之事的首次开擂成功,也为我们结盟之事在宴席之间稍作斟酌。令外,我今天要宣布一件事就是五弟张飞在下擂比武,手无轻重,重伤盟友,从明天起禁赛。五弟,你可有怨言。”
“这个,大哥,那我可以去观擂吗?”
“扑哧!”不知道谁忍不住笑了,本来肃静、沉默的宴席气氛,开始变得有些轻快了。
“只要不上阵伤人,自是可以!希望大家能够记住,此番比试,以切磋为主,击败对方,而不伤人,做到收发得当,方为上。而且,我们还有共同的敌人需要对付。好了!大家开宴!”
宴席中,张飞和赤龙寒等人喝得不亦乐乎。张飞和赤龙寒亦是不打不相交,两人抱着酒坛狂饮,宴席之上只有关羽、曼昆二人与刘骞、魁头不时看看这些疯狂饮酒的汉子,不时交头接耳的谈论相关结盟的事宜……
由于宴席中,刘骞和魁头已经谈妥结盟的逐项事宜,在曼昆和关羽的辅助下,双方签订了结盟书。至于书中如何细表后文书再说。此番先表宴后第二天,大家都起的很晚,日上杆头才起来。
比武继续进行。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十六章  再开擂赤龙寒一胜一平
  
由于宴席中,刘骞和魁头已经谈妥结盟的逐项事宜,在曼昆和关羽的辅助下,双方签订了结盟书。至于书中如何细表后文书再说。此番先表宴后第二天,大家都起的很晚,日上杆头才起来。
比武继续进行。
魁头第一阵还是派了赤龙寒出阵。
本来刘骞想派韩钺出阵,但是张飞一个劲的说,韩钺出阵不出五十合就得败,五十合对赤龙寒来说就是没有什么影响。让高棍出阵,最少能与赤龙寒战到以外。刘骞笑着点了点头。
高棍对上了赤龙寒。
只见高棍扛着棍子,迈着八方步,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演武场。咋没骑马呀?把两边的观众都给搞迷糊了。只有张飞在后头偷着乐呢。怎么回事?原来,张飞一早就找到高棍,跟高棍交代,这个赤龙寒要力量有力量,要速度有速度,你看我又被大哥给禁赛了,这样比力气你不必赵锤,但是你速度快,你别骑马上去,和他步战,用你的速度把他拖跨。高棍说,五将军我看他在你手下走了五六十合都不显手弱,我能胜了他不?再说主公不让我上场咋办?张飞嘿嘿一乐,到时肯定是你上场,记住刚才的话,还有千万不要和他硬碰,他的力气比我不小。
是故,高棍才扛着棍子步行来到演武场,对赤龙寒高声喊道,“赤龙寒将军,今天我们步下交战可好!”
赤龙寒一听,新鲜!骑将打步战,有意思。随即召来兵士,把马牵走。
比试开始。
高棍知道赤龙寒厉害,又有张飞提前安排,自是不敢托大,待行完礼,晃大棍就是一棍。赤龙寒一看,妈呀!咋说打就打。自是不含糊,摆棒相迎。
高棍将一套棍法施展开来,每次出棍,都拿捏力度,招招追着赤龙寒的要害攻击。可是每每赤龙寒用狼牙棒格挡时,大棍却从一旁溜走。打了半天,两件兵器愣是没有碰上一次。
赤龙寒这个气,整个被压着打,尽是招架了。根本没有机会出招,这小子,哧溜哧溜的乱转,一个劲的进攻都是朝要害进攻,刚要格挡兵器又跑了。这叫个郁闷。
转眼百十回合过去了。高棍喘着粗气,盯着赤龙寒,心中这个惊,赤龙寒真***不简单,一百多个照面过去了,一招没还净去招架了,虽然也有些呼吸带喘,竟然不显下风。多亏了五将军出的好主意,不然老子早败了。我都有些要撑不住了,咋这小子这么抗打呢?看来,我真的打不过这家伙了。
赤龙寒看到一百多回合过去了,自己连一招都没有攻出去,真是郁闷。就在这时,高棍使出朝天十三棍“搂头盖顶”对着赤龙寒就下来了。赤龙寒向旁一闪,横扫一棒。高棍本以为赤龙寒会挡呢,没想到赤龙寒趁着这个功夫能攻出一招,躲是躲不过去,体力消耗多了,速度跟不上了,挡吧!就听到“嘡”的一声,高棍“踏踏踏踏”后退四五步,只感觉到虎口发麻,两臂发酸,险些就把大棍给扔出去。然而,赤龙寒一击得手,第二下又来了。泰山压顶,搂头一棒,高棍举棒相迎。“嘡”“扑通”一声,高棍坐在了地上。
赤龙寒见状停手,略带急促的喘着气。妈的,被打了半天,才得这机会个给这家伙两下,没想到他真不是对手,不过要不是后期没有了体力,还真是不好收拾他。
作为今天第一阵,赤龙寒胜出后,没有下去,连战第二阵。他以为没有了张飞,自己最少也要把张飞昨天的三连胜给扳回来才行。哪知道,他已经被张飞下套给套上了。
第二阵出马的是薛戟,薛戟戟法比之赵云的枪法稍差,与张颌较量尚在百合之外。张飞怕赤龙寒力大,薛戟吃亏,特意安排高棍消耗赤龙寒的体力,再由薛戟出阵,在体力上薛戟自是不再吃亏。薛戟之武力在十二燕将之中乃是最有悟性的一个,刘骞传十二燕将武艺时对薛戟甚是看重,其他人皆传一套武艺,而薛戟则传了两套,一套为取胜张飞用的三羊连摆头,一套为钩挂连环戟。
薛戟骑着白马,穿着柳叶钢甲,倒提闭月方天戟,来到赤龙寒面前,施礼完毕,道一声:“请教。”提大戟分身就刺。赤龙寒一看,爸爸个妈妈的,怎么都这玩意儿,上了打完招呼就开战。我赤龙寒到底比别人多什么,还是我得罪你们两个了。咋你们和别人交手时不这样。
想归想,大戟刺过来不能不挡,赤龙寒摆棒相迎,二人就站在一块儿。一交手,薛戟心中不由得大赞,这赤龙寒真不简单呀!和高棍打了一百多回合,现在体力下降不少,可是手上的力气依旧比自己强。再看速度,自己这张快戟在自己兄弟中那是数一数二的快,你看人家大棒虽沉,比自己这把戟沉了二十多斤,依然不慢于自己,厉害!
赤龙寒用狼牙棒不断格挡这方天戟,心中亦是不断挑大拇指。这人比之高棍要高明一些,如果体力没有下降的话,要赢他需用蛮力击其兵器,先震伤他才有快速取胜之道。现在要取胜恐怕不易呀!区区大汉朝的一方诸侯手下竟然有如此多的强将,就说那个黑鬼张飞如果这场不是比武,恐怕自己不出百合就要死在他的长矛之下。据说他是那个太守的结拜兄弟,他们结拜兄弟共有七人,每人都有他那般武艺。妈的!真是恐怖!就他们这什么十二燕将,也是一个比一个武艺精通,昨天败五场胜三场平两场,看来今天的胜算亦是不高。
正在战斗之中,这个净溜号了!不过人家手下可不含糊,就见两人手中兵器上下翻飞,马儿左突右闯。一团白色对阵一团红色,甚是好看。
相持过了二百余回合,薛戟见自己始终不能攻破赤龙寒的防守,施展出了钩挂连环戟,只见方天戟一个探囊取物,直取赤龙寒左肋。赤龙寒双手握狼牙棒向外一挡,不想薛戟此招不是往里送,与狼牙棒一接触,就往回拽,用方天戟上的月牙挂住狼牙棒往外拽。赤龙寒急忙把住争夺,这时薛戟顺势往外送,你不是把住不让我拽吗,那我就送给你。赤龙寒一看,我的妈!这还了得,侧身让过戟头,扔掉狼牙棒,双手紧紧抓住方天戟,就和薛戟两人叫起力气来了。
二人相持不下,台上刘骞示意金盾,此场平局。看台之上,众人亦是喝彩不已。
第三阵科比能对阵董刀。昨天败阵后董刀没有参加宴会,独自在屋内反思良久,本来血库顿和度木塔受伤不能上阵,他亦可以不上阵。但是,在早上他向刘骞表示已经明白自己的问题所在。刘骞甚是欢喜,自然允许他上阵。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十七章  赫连篡位鲜卑乱,典韦设伏败赫连
   


科比能上一场对战陈枪,陈枪败于武技。科比能擅用沉刀,且力猛。陈枪擅用花枪。然长枪摆刺,每次科比能都用长刀削砍花枪枪头后部尺余位置,致使最后枪头被削。
功而返。心中甚是吃惊,他天查木银好像胜得很是轻松。看来昨天的比试这位董刀将军尚未出全力,就不小心给查木银把大刀磕飞了。力取不能,那就快攻试试。
科比能想着,手上就加快了速度。此时的董刀也在寻思,这个科比能不单单是有把力气,速度也是不慢,这不出刀的速度加上来了。好!比速度吗?我奉陪。看你如何破解我的清风十二式。董刀用刀挑开科比能的大刀,顺势摆刀头挑向科比能,清风十二式就手施展开来。
就在此时,场外一匹快马冲入场内,马上一名骑兵手拿刘骞特批通行令直趋而入,来到刘骞面前,甩镫离鞍,跪倒,高声成报,“报!主公!鲜卑王庭发生内乱,赫连甘贺谋杀檀石槐,已经控制了王庭和十万王庭卫士。现在起兵十七万,已经兵发东鲜卑。其兵分两路五万王庭卫士向赤峰山方向袭来,十万赫连骑兵和两万王庭卫士直取蛮柯部落。”
话音刚落,一名鲜卑骑兵亦是赶来报知战情。场中会客使金盾、曼昆二人立即终止比赛,科比能和董刀未分胜负,各返自家。
鲜卑内乱了。刘骞遥望着魁头那边,低声告诉铁甲、土轰,马上传令给典韦,屯营赤峰山备好滚木擂石,量必须大,待鲜卑王庭卫士到来,在杀伤范围内直接用滚木擂石掩杀,最好杀其不备。同时着木黎传令许褚,待敌受到打杀时,令典韦以三声号角为号,尽起三千幽州兵从侧翼冲杀。张飞领五千刀斧手即刻启程伏于屯田军另一侧,与典韦、许褚一起掩杀敌军。
交代好后,刘骞领众燕将直往魁头棚地。刘骞简单和魁头会晤,着魁头先行领兵前去迎敌,自己回城领九宫兵前往出乱,结盟之事昨天已定,魁头自是感激。当即,魁头领兵向蛮柯部落增援备战,暂且不表。
但说,不数日,五万鲜卑王庭卫士在赫连甘贺的大儿子赫连熊义带领下进入了赤峰地境。书中以表,刘骞令典韦等人暗收旗帜,隐于山间。鲜卑骑兵通过赤峰山需要经过一条山涧,典韦领兵伏于两侧,在其必经之路设下陷阱。
这一日,鲜卑前锋格力塔率领麾下4千骑兵疾驰而来,想在主力部队之前立下头功。不曾想,格力塔身先士卒,一马当先,掉进一个诺大的陷阱,下面湿乎乎的都是稀泥。后面士兵亦是收不住马匹的脚步,上百名骑兵纷纷坠落陷阱之中。后面骑兵见前面突然停止前进,一阵马嘶人叫,顿时混乱。就在此时,山涧两侧的树林中“噼里啪啦”扔下无数的滚木擂石,四千骑兵顿时死伤无数。在队伍后面的一些骑兵拨马想逃,却被数只箭矢射成刺猬一样,无助的眼神慢慢地失去生机,从马上摔下来,再也回不到漠北的草原了。
山上典韦看着这些骑兵一个个的死亡,有些按捺不住,想冲下去厮杀一阵。铁甲在一旁看得清楚,知道这些主公的兄弟们都是嗜战之人,“四将军,此时不如下去厮杀一阵,这些兵马应该是鲜卑人的先头部队。我领500人从后头截其退路,将军领千人从前冲杀,此战不宜多留活口,留一两人即可。其后还有大部队,我们尚需处理此战场。”典韦一听,正合其意,随即着土轰坐镇指挥对逃跑者进行射杀,自己和铁甲分别行事。
是役,鲜卑先头部队四千余人,全军覆没,除领军将领格力塔被俘,全部阵亡。辽东屯田军伤亡为零。
典韦按照刘骞的部署,取得了首次胜利。并全歼其先头部队,使得赫连熊义没有得到及时的信息反馈,亦再次步入格力塔的后尘。不过此次其部队多达四万六千余人,常言道:兵过一万无边无沿。这四五万鲜卑部队中,骑兵占据了近一半之数,可见鲜卑骑兵的优势。
这次掉落陷阱的士兵没有上次多,毕竟此次行军速度不快。但是滚木擂石射下的时候,士兵死伤之数远远超过了上次。进入山涧的部队超过了三分之二的部队时,前方才有士兵掉落陷阱。陷阱出现,是典韦给手下士兵规定的信号,有人掉落陷阱,各个什长组织自己的手下开始投掷滚木擂石。近三分之二的部队大乱,你想想中军行伍的赫连熊义也被突然出现的滚木擂石给砸蒙了。一时间马嘶人叫,马踏人身、人踩人,滚木擂石伤人,精兵侍卫紧紧地护着赫连熊义往后撤退。待撤出山涧,赫连熊义清点士兵,此阵竟然折损士兵高达两万人,伤者上万,就连没进山涧的亦有踩伤。
可是就在赫连熊义等人准备上山强攻报仇的时候,山上传出三声号角声,“呜……”“呜……”“呜……”。接着山涧内传出阵阵喊杀声。
赫连熊义更是愤怒,正队伍就要往里冲。
山两侧又分别传出喊杀声。
不好,被包围了。赫连熊义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刻命令部队后队变前队,撤退!
撤退那是那么容易的事,一声令下,刚刚面临死亡的鲜卑士兵一听,好家伙,都撒丫子跑呀。骑兵骑在马上,被前面的步兵挡住跑不动,一时气急,挥刀把挡他的人砍了。那个一看他砍了自己的兄弟,举大枪,把这个骑兵给捅下马来,自己上了战马。
乱了。他们都是草原上的勇士,什么时候碰到过这种事情,没有见到人就让人给灭了三分之一;没有开打,主将就让撤退。
今天就是想打,也打不起来了。
这边正乱着呢!许褚、典韦、张飞三人亦是领兵前来。张飞因为后来的,在边上找了一个离着山涧口近的地方把部队埋伏下,本来那个先头部队,他就想出来,后来一想等着来多了再出来,到时候,整条大鱼,说啥也不能让老三老四抢头功。因此,出来最早的还是张飞。张飞领兵攻了过来,就看见一个鲜卑大官头上系着一条那个什么带子穿着和魁头手下那个赤龙寒差不多,一句话也没有,上来就是一矛,给挑了。这人谁呀?赫连熊义!
鲜卑众兵士一看,好家伙!一上来就把大王子给干了。主帅都没了,跑吧。更是没命的逃跑。
这三人可都是愣杀人的阎王,追杀这些鲜卑兵士屠杀过万。
前面逃跑的人以为可以跑掉的,正在逃跑中,不想前面出现一队白衣骑兵,为首一员小将,挡住去路,高声喝喊:“呀得!汝等可降否?”后面正在追杀的三人自领兵围住这些逃兵……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十八章  科比能百骑破重围,赫连欲求匈奴助
且说魁头率领手下万余兵将向着自己的蛮柯部落进行着急行军,不日达到了穆罕森林的地方,是这片草原上唯一的一片森林,大概有十里方圆的面积。通过这片森林就可以到达蛮柯草原的边界。
魁头看见这片森林,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终于快到家了!派出的侦察骑兵已经探查好了,前方还没有发现敌人的部队,看来应该可以赶在敌人攻到之前,到达蛮柯部落。
魁头只是一味的催促部队前行。其智囊曼昆见天色已晚,距离那片森林还有十几里的路,就向魁头建议,“大王,那片森林中飞鸟久不落巢,怕是有人伏于树林中。我们行军过去恐怕受其伏击。不如现在安营于此,以作戒备。”
魁头的大好心情,顿时受到打击。不过魁头对曼昆还是很信任的,随即问道,“如果我们在此安营,那里的伏兵出击袭来,如何应对?”
曼昆附于魁头耳边,如此如此这般即可。
曼昆一听不断点头,随即下令赤龙寒帅千人于正面摆好阵势,科比能帅千人于左侧摆好阵势,素利帅千人于右侧摆好阵势,查木金帅千人于左后方摆好阵势,查木银帅千人于右后方摆好阵势,呈五行状护住中央,以待林中敌兵出击时做好迎敌准备。
其他将领自带兵士安营扎寨,以便策应。
果不出所料,林中伏兵见魁头不入伏圈,而在十几里外安营扎寨。自是不能再做伏击的打算。此番领兵将领乃是鲜卑有名的将领,人称血修罗的弥迦,虽然其在鲜卑勇士榜上排名第四,但是狼王赤龙寒在其面前亦是难以轻松取胜。此人不知武力勇猛,更是深得智谋之略。此番领兵三万余设伏于穆罕森林,本想一举拿下魁头,败东鲜卑于此役。不想,魁头此次行军带着具有九尾狐之称的曼昆,将其计谋识破。
弥迦见设伏之策被识破,当即挥军杀了上来。
十几里的路程,足够魁头安营扎寨了,待弥迦领兵赶来,对方已经把大寨扎好。赤龙寒与弥迦大战二百余回合不分胜负,魁头怕赤龙寒等人兵少有失,鸣金收兵。赤龙寒等五员将领自领兵回营。
弥迦一见,好嘛!老子在这里设伏多日,到头来一刀砍在乌龟背上了。弥迦手下共十员战将,三万三千名士兵。现在魁头营寨中只有万余人,占地不过半里。弥迦一时计上心头,遣手下十员大将分四方围困魁头营寨。待其粮草吃尽时,自不战而胜。
赤龙寒等人领兵退回大营,却见弥迦将大营团团围住。曼昆和魁头甚是担忧。是夜,魁头召集曼昆和十将领议事,探讨如何突围,前去求请救兵。科比能挺身而出,愿领百骑前往辽东求救。
曼昆大喜,谓:此时甚好,弥迦兵马不知尚未得当。待三更过后,科比能将军速带人从西南面突围。
三更天过后,科比能领百名骑兵身着黑衣,坐下黑马,马蹄裹上棉布,趁天之黑夜,从西面寨门溜出,直奔弥迦西寨。百余人就要强闯近六千人的营帐,科比能还没有自大到这种程度。科比能领众人来到半里外的敌方营地百米外,示意众人小心,自己带两名手下靠着敌营的栅栏,慢慢地靠近那两名守卫。这两名守卫也是当死,一个时辰换一次岗,这不刚过半个时辰,两人以为白天刚把敌人困住,不会有人来劫营,睡着了。科比能三人一刀一个把这两个守卫杀死,和一名手下将对方的衣服换了,悄悄地将大门挪开一个缝,招呼其他人进营。
进到敌方大营,科比能将手下分成十组,分别朝十个方向进行放火,搞破坏。自己领那名换过衣服的手下,从营中穿过给辽东送信。
一时间,弥迦西大营火光突起,一声声“劫营了!”“起火了!”搞得大营就像炸了窝一样。科比能二人趁乱从大营穿过。那九十九名勇士最后都战死当场……
鲜卑王庭,赫连甘贺愤怒的将手中的酒杯摔得稀烂,指着跪在下面衣甲破烂不堪的几员大将大声的骂道,“五万王庭大军竟然连打都没打,就这样只剩了不到一万人!赫连熊义可是给我们打过不少胜仗的呀!这次竟然几乎全军覆没!数十员战将只剩下你们几个。惨败呀!惨败呀!”
赤峰山一役,赫连王庭军死伤两万余人,被俘八千,失踪近万,只有不到一万人在当初赵云领白马轻骑营截杀之前以及在几员战将的带领下逃走。
赫连甘贺愤怒之余,心中更是惊恐。辽东郡究竟有何能人,如此神机妙算,竟然如此轻取我鲜卑王庭勇士五万余人。现在已经和魁头开打,如果此人帮助魁头,自己的胜算到底有多少呢?
赫连甘贺挥退几员败将,自己在王庭之中不停地来回跺着步子,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突然,他抬起头,对着王庭外面喊道:“传国师来见我。”
不多时,一个汉人打扮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汗,可有要事?”
“国师,我五万王庭勇士竟然没有和人交战,就损失四万多人。就连我最器重的儿子都战死当场。难道,辽东真的有能人相助不成?难道此番起兵攻取魁头,不得天时?”
“大汗,魁头自当攻得。此辽东太守,我有所耳闻,其乃汉室宗亲,手下兵士均新征兵员,只有八千老兵,不足为惧。不过,我等难于向幽州结盟,因为那个刘焉与此人已经认定叔侄关系,是故现在只能备厚礼请匈奴出兵。现在北匈奴人口稀少,虽全民皆兵,其兵马占据其人口的三分之二,亦不过十余万。此番若能得其助力五万兵马,大汗即可收复东鲜卑。”
不知我以何代价得匈奴此五万兵马相助呢?”
“这就看大汗是否舍得投大注?”这位国师眯着小眼睛,瞧着赫连甘贺。
赫连甘贺心中肉疼,妈的!当初檀石槐警告自己,小心匈奴,那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看来一点不假。不过,国师的意思看来要我与匈奴结交呀!现在只有暂时向匈奴借兵了。
“国师,可是说都图草原那块地方吗?”赫连甘贺对这个国师很是依靠,当初毒杀檀石槐的主意就这个汉人给出的。
“大汗,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国师说完,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
赫连甘贺看着这个人的背影,心中……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十九章  关羽飞斩血修罗,九宫重骑初显威
   
在燕将陈枪、董刀、薛戟、韩钺、范剑、高棍六人的陪同下,关羽和张颌正带领十一营的九宫军和两营重甲骑兵缓缓地按着魁头留下的地图行进着。前方路上两匹快马疾驰而来,马上骑士行进到关羽马前,翻身下马,高喊,“关将军,你们可来了!我家大王被赫连甘贺的人给包围了。”
此二人正是科比能二人。
关羽和张颌从科比能口中了解到,魁头等人被困穆罕森林外,军中粮草只能维持十天左右。当即,关羽遣快马前往昌平催办粮草,自与张颌在科比能的带领下前往救援。
相距两天的时间,关羽等人带人赶至距离穆罕森林五十余里的多图草原,此处放牧的多图部落早已经在魁头合并部落时搬走。快马回报,距离前方围困地点尚有三十余里。关羽和张颌商议,由关羽领九宫军从正南方向前往救援,待九宫军发起攻击后,关羽以响箭为号,三声响箭后,张颌领重甲骑兵从西侧强袭。一旦发起攻击,被围困的魁头等人自会自包围圈里发起攻击,到时里外夹击,此敌可破。
关羽自带陈枪、董刀、韩钺和高棍领十一营九宫军呈锥形阵向前推进;张颌自带薛戟和范剑二人领两营重甲骑兵呈燕形阵向西绕行。
一个时辰后,关羽在科比能指引下,领四将摆一字长蛇阵于弥迦南营外。科比能自策马出阵喊敌骂阵。不多时,弥迦大营内一阵马踏鸾铃、人啸马叫的声音,一队鲜卑王庭士兵在三员大将的带领下涌出营门。只见为首一员战将,端坐梨花战马之上,身高九尺有余,膀阔腰圆,满脸横肉,身穿半身皮甲,虎皮战裙蟒筋勒腰,马儿得胜钩上挂着一柄镔铁禹王鎙。
见敌人出营迎战,关羽唤回科比能。科比能指着为首那员武将说道,“将军,此人那是我鲜卑王庭有名的猛将,与赤龙寒不相上下。但是其很有智谋,比之曼昆大人不在以下。”
关羽微睁丹凤眼,不等对方摆好阵势,向陈枪等人一使眼色,径自挥马冲向弥迦。弥迦正在马上准备摆阵应战,不想眼前一团绿色,携风而至,就感觉到脖颈一阵清凉。就见弥迦的人头向后飞去,无头尸体鲜血狂喷,栽于马下。
咋回事?我们的关二哥呗!这位历史上有名的袭杀之将,我怎好不把他的光荣传统给扔掉呢?
后面陈枪见关羽冲出,指挥九宫军呈一字长蛇阵突入,突击中抽出三支响箭向空中射去,就听见三声“吱咔”“吱咔”“吱咔”……九宫军之战法如何一会再表,先说关公一击得手,左右两刀将弥迦身后正在痴呆状态的两员副将斩于马下。关公杀完三人,一声暴喝,“呀呔!吾乃汉辽东兵指挥使关羽关云长,汝等如不想死,马上把路让开。”语罢,青龙堰月刀就向着人群中挥舞而去。片刻来至营门,举青龙堰月刀对准刚刚醒悟过来的守营士兵就是一刀,顿时准备关门的几个鲜卑战士亦是身首异处。鲜卑士兵看到关门不行,亦是上前围杀关羽,有的士兵还在喊,“杀了他,他把弥迦大人杀了!给弥迦大人报仇。”
妈的!都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都杀了三员主将,咋这士兵还这样玩命呢?关二哥本是做了很好的打算,出其不意干掉敌人主将,士兵还不树倒弥孙散,都跑了不就得了吗?没想到,这鲜卑人还真是凶悍,如此还在战斗。妈的,陈枪这帮王八犊子,咋还没带人打过来,再不来老子还不得挂这。
关二爷心中着急,但是,手上没有放松,一趟春秋刀法七十二路进退有序,突然又换了三十六路狂风刀法舞得呼呼带风,一时间包围他的那些鲜卑士兵死伤无数。
再说九宫军战法在这次的战场上充分的体现出了它的优势,左翼四个营迎向了来增援的西大营五千士兵。董刀、韩钺分别对上敌正副将领,一时间杀的难解难分。鲜卑士兵相对勇猛,直逼阵中长枪兵。可是九宫军其配置为四角守护为刀盾兵,四心攻击为长枪兵,宫正居中为短弩射手。敌兵尚未接近时,短弩射手五连发短弩箭尽出,一时间,敌五千士兵倒下不下两成。
短兵相接,九宫军以宫正为灵魂,刀盾兵防护各个方向来的攻击,长枪兵主攻,每枪刺出就取敌兵一条性命。试想一下,你一个人打对手九个人,你打得过吗?肯定打不过。如果你有十个人,对手只有九个人,十个人出击分别打对方九个人,可是对方就是每次都打你这的一个人,每次都打中你们中的一个;而你们打出的拳,每次都被对方格挡住,你说,随后谁会赢?这就是九宫军的战法要领,用四名四角守护的刀盾兵,用大盾和长刀抵挡助敌人进攻来的兵器,长枪兵和宫正短弩射手对敌人进行刺杀。兵器被格挡,身上出现诸多空挡,不死还怪!
右翼四个营亦是对上前来增援的东大营四千士兵,高棍、陈枪亦是与敌正副将领杀的难解难分。不过,九宫军士兵依旧在奔袭中射杀敌兵尽二成。短兵相接后亦是不断推进掩杀。
中军三个营相对两翼,较为轻松,关二爷在前大好了基础,短兵推入,很快就掩杀到了关二爷的身边。
再说张颌听到三声响箭叫响,心中暗叫,二哥真是神速呀?我这骑兵刚到,他就发动进攻了。即令骑兵随其冲锋。西大营总共六千军士,为了支援南大营派出五千,只剩下一千,领兵的是一个千夫长,叫做狼牙图。将军可可木领兵增援南大营,狼牙图就把手下兵士集中在大营内准备随时出战。正在等待出战的时候,张颌帅麾下两千重甲骑兵破开大营围墙,长驱直入。
狼牙图一见,立刻指挥士兵迎上。张颌见状,策马挥刀直取狼牙图,只一合,就将狼牙图劈于马下。重甲骑兵以十人为一伍,相互配合,你当我杀,两人同时攻击一人。很快,对方千余兵士,尽皆被杀。西大营彻底被破。张颌稍事清点了以下麾下兵将的情况,竟然发现无一人受伤,甚是欣慰。
正要领兵前往南大营助关羽,就听见被围的魁头等人亦是领兵杀出,分取东大营、南大营、北大营、西大营。
弥迦北大营的带军将领叫做铁木达、铁木心、铁木伦,是孪生三兄弟。此三人打仗一起上、打架一起上、吃饭一起吃、睡觉一起睡……反正,不管干什么都一起,从来没有分开过。闻报南、西、东三个同时被人攻破,连弥迦大人都被杀了。铁木心在三个人中是主心骨,一看弥迦都把不过人家,自己三兄弟这五千多人,更不是人家的对手了,光魁头就有万余战士。想着想着,铁木心对着自己的兄弟说道:“大哥,三弟,我看不如我们不打了,投降魁头算了。反正都是鲜卑族人,我们就说受弥迦的指使。再者说,我听说檀石槐大汗是赫连甘贺和那个汉人国师毒死的。如果将这个消息告诉魁头,我们应该可以以功赎罪的。”
“都听你的。”铁木达、铁木伦对铁木心的话向来都是言听计从。
当即铁氏三兄弟整齐兵马,在铁木心的带领下撤出北大营,往北行进了近一里的距离,在那里列队等待,魁头经过。
魁头领兵奔袭,万余人很快占领了四个大营,关羽、张颌亦是带领众人消灭了最后的反抗武装。清点战果,关羽和张颌才发现刘骞此番练兵的效果,九宫兵无一人受伤、重骑兵十余人因配合不当造成轻伤,整个战斗中没有造成任何一营出现战斗减员。此役,赫连方弥迦和其手下将军战死5人,被俘3人,投降三人(铁木达、铁木心、铁木达),战死兵士一万五千余人,投降八千余人。魁头方战死武将一人(血库顿,因为在擂台赛上被张飞打伤没有好,碰上弥迦手下大将弥山远,不敌被杀),战死士兵三千人。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二十章  两军相会抗赫连,匈奴情怯不出兵
   


穆罕一战,赫连损失大将弥加、偏将十一员,血修罗麾下两万多兵士全军覆没,连一个报信的都没有,更可气的是铁氏三兄弟临阵倒戈,领麾下五千兵士全部投降魁头。是役,魁头部队超过一万五千余人,关张领重骑九宫两军一万多人,总共近三万人的部队,昼驰夜赶,越过穆罕森林,进入蛮柯草原,远远的就看见了对垒的两方联营。
数十万的军队,联营扎寨好几里地,牧民帐篷在游牧民族打仗时期,就变成了便携的行军帐篷。粗壮的树干扎接而成的营地栅栏,给营地形成了最为原始的防护。
步度根早听得探子回报,父王结盟胜利归来,领手下众将领出营接驾。更是迎关羽、张颌二人进中庭大帐相歇。关羽领陈枪等人在步度根大营侧翼安营扎寨暂且不提。
关羽、张颌随魁头父子进入中庭大帐,双方分宾主落座。魁头向步度根了解了一下近些天的战况。原来赫连甘贺这次派出的统兵将领是其三子赫连蒙帝,此子曾跟高人学艺,一对冷鼓瓮金锤甚是厉害,赤柯里上阵与其交锋多次,最多百合必将落败,昨天更是惨败,身受重伤;武力仅次于赤柯里的达蒙汗这次也在出征之列。这些天交锋数次,营地几经回撤,已经撤出二十余里。
魁头听完,不住叹息,“如果张飞将军在这里就好了!”
张颌说道,“大王莫要担心,我家二哥之武艺比五哥优胜,有我二哥在此,何忧之有?”
关羽自眯着丹凤眼,手缕长髯,绛紫色的大红脸看不出一点表情。妈的,咖啡还是很佩服关二爷的,这位爷装高人真是装的很像的。
“是呀是呀!听降兵所述二将军斩弥加只须一合。将军高人,请将军助战。”
“嗯呀!好嘛!关某自领大哥指令来助贤王,今日到此,自当出战。关某现在就领六弟引兵出战,且取敌几颗首级以壮声威。”我服了you!关二爷真是太能装了!高人哪!高人!
步度根上前制止,“关将军且住,现正值晌午,不若大家用膳过后,再行商讨出兵不晚。”关羽和张颌相互对视一眼,自是答应。
魁头在中庭大帐设宴款待关羽和张颌,陈枪等人安排好营地之事,留高棍主持营地事宜,其他人亦被邀请到大帐就餐。
席间,并未见赤柯里,据说前一天与赫连蒙帝交手,百合后被赫连蒙帝大锤扫中,险些被擒,多亏了众副将抢出就回。赤龙寒亲自在哥哥的大帐中守护。
正在大家的酒喝得起劲的时候,外面小校来报,赤龙寒为了给他大哥报仇,领一千兵士出迎挑战赫连蒙帝,现在正在交战。
魁头和步度根一时大惊,就要离席统兵观战,生怕赤龙寒有失。关羽放下酒杯,起身对魁头说,“大王休要担忧,少要害怕,带某家去会会这个赫连蒙帝。六弟,汝在此陪同贤王慢慢饮酒。陈枪、韩钺随我前去观敌瞭阵。”
说罢,三人起身来到帐外,翻身上马,只兵未带,直取前敌阵线。
阵前,赤龙寒和赫连蒙帝正在厮杀。赤龙寒报仇心切,狼牙棒对准赫连蒙帝的各大要害猛击。再看赫连蒙帝两条大锤上下翻飞,上护周身下护马,锤走流星,马踏连环,没有一丝一毫的紊乱,真是很有大将风范。战不到百合,赤龙寒就逐渐落入下风。
关羽看到赤龙寒要歇菜,拍马冲出去,还未到近前,高声大喝一声,“呀呔!赤龙寒速回,某家来会会他!”这一声犹如晴天霹雳,赤龙寒和赫连蒙帝两人不由得拨马转向一旁。心说什么毛病呀!这打仗还带吓人的。
赤龙寒正好搁在关羽和赫连蒙帝之间,要不然,就凭关二爷的德行,肯定有把人家赫连蒙帝给突袭掉。
赫连蒙帝见对面来了一个身穿绿色甲丝绦,头戴绿帽,五缕长髯胸前飘,面呈酱紫的红脸大汉冲到自己的面前二话不说抡刀就砍。吓到赫连蒙帝举锤相迎。
话说这关二爷也够缺德的,一招占先,后面就得理不让人了。青龙偃月刀舞得那是一刀快似一刀,狂风刀法中得狂字让他舞得那叫一个贴切。
可是赫连蒙帝就不好受了,自己下山以来,第一次这样窝囊,这厮不光刀法快如电,而且力大如牛,那柄大刀少说得有七八十斤,比自己的这两柄锤不轻呀。可是他一使劲就是双手使劲,自己招架格挡都是单手的时候多,这咋是他的对手呢?越打越是心惊,赫连蒙帝前段时间刚刚养成的所向无敌的高傲心理,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妈的,不行跑吧!到最后,赫连蒙帝终于心生怯意,猛地向关羽攻出一锤,趁关羽格挡的空挡,拨马转身向自己的大营逃回。关羽看着逃跑的赫连蒙帝,哈哈大笑,“汝不是所向无敌嘛?不要跑,在和某家大战百合!汝在某家手下不过如此尔。”
再说,赫连甘贺在大儿子赫连熊义战死赤峰山,五万大军折损八成,承受了大战以来首次惨败,决定背弃檀石槐的遗命,准备求助于匈奴,招来其五儿子赫连蒙哥和七儿子赫连迈带重礼前往北匈奴的王庭,以游说匈奴王出兵合击蛮柯.
匈奴的王庭大帐中,匈奴王斜着眼睛看着两位赫连公子,心中暗骂,当初你爷爷和檀石槐对我们匈奴简直是要赶杀遗尽。现在又搞内讧,想让我帮你呀!你得有那实力呀!先不说你鲜卑第一猛将赤柯里在魁头那边。现在魁头已经和大汉辽东结盟,那个刘骞和幽州牧刘焉乃是汉室宗亲,据说已经和刘焉认亲,那刘焉首先可有拥有幽州兵近十万,区区一个鲜卑王庭,真要是打起来,赫连甘贺好像没有什么胜算,就算我出兵帮他,好像也胜算不大。这个匈奴王还真是个老狐狸,听到赫连蒙哥将赫连甘贺的意图表明后,心里就开始盘算这些问题。
“赫连公子,现在左贤王是否已经正式入主鲜卑王庭了?”匈奴王笑咪咪地问道。
“回大汗,家父已经入主王庭,檀石槐大汗临终亲传汗位给我父。只是现在右贤王魁头逆上叛乱,且其手下有兵马近十万,虽相比王庭少了近一倍多的兵马,但是我父汗因怜惜族人自相残杀,只是趋兵威吓。本次请大汗出兵本意也是如此。”赫连蒙哥真是说瞎话不大草稿。说的比真的还真呢!
“不知道,赫连大汗统一鲜卑王庭后,是否还会将我匈奴纳入他的统治之下?这个问题还请两位王子回去替我问一下大汗。”匈奴王终于说出了心中害怕的事情。
“这怎么可能?……”赫连蒙哥随巧舌如簧,刚开口要说。匈奴王顺口接到,“怎么不可能?你祖父当时和檀石槐不一样侵占我匈奴草原多少土地?不要说了,来人送客!”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24933 
财富
143115  
积分
36687  
在线时间
76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8-9-23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再议战局欲增兵,蒙帝出战再遭败
   


当赫连蒙哥和赫连迈兄弟带着匈奴不肯出兵的答复归来,赫连甘贺不得不再次担忧自己这场战争的前景。不知道三儿子赫连蒙帝战果如何,据前几天探马来报,已经将步度根压退二十余里,连番大败赤柯里,想到这些,赫连甘贺的心才稍微放下一点。
“传几位王子和国师进账见我。”赫连甘贺还是对战局甚是担心。
不多时,赫连蒙哥几兄弟和那个汉人国师先后进账。
“国师,可有前线的战况消息?”赫连甘贺对国师问道。
“大汗,昨天探马来报,说弥加将军战死,手下部队或降或亡,全部覆没。魁头已经领兵回到蛮柯,而且还带着汉人超过一万的兵马。这是三将军使人送来的消息。”
“什么?弥加战死。谁杀的?赤龙寒?还是赤柯里?”赫连甘贺听到消息大惊失色。
“父汗,三哥来信说,弥加将军带兵围困魁头于穆罕森林之外,被汉人军队解救。弥加将军手下两万多将士死伤遗尽,无一人回营禀报。直到魁头等人兵回蛮柯,由于三哥阵上伤了赤柯里,赤龙寒为了给赤柯里报仇率队挑战,没有想到汉人将军杀出,三哥在此人手上竟然落败。现在已经准备暂守营盘。”五王子赫连蒙哥向赫连甘贺禀奏到。
“父汗,三哥信中催促,尽快征集十万大军,前往增援。”四王子赫连雄心补充道。
“雄心呀!现在征兵的情况如何?可有进展?”赫连甘贺一阵胆寒,刚刚还在为自己三儿大败赤柯里而欣慰呢!现在竟然有人打败了自己那个从雪山上学艺归来的儿子。
“二哥征兵未回。我这里已经征兵四万有余。想必十万大军不日就可以征集完毕。”赫连雄心回复道。
“暂时先等雄霸征兵归来,由雄霸统兵,到时候雄心为副将,蒙哥为军师一同前往增援蒙帝。”赫连甘贺心中自是不甘就此罢休,其本身也是一个穷兵黩武的野心家。
“大汗,不若派人去和汉人交涉,只要汉人不帮魁头,我们还是很有胜算的。”国师不愧是国师,作为赫连甘贺的智囊,这个人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我们是向幽州牧刘焉那里去,还是辽东太守刘骞那里呢?还有就是,我们是否还要对魁头增兵呢?还请国师明示。”赫连甘贺对这个国师确实很器重。
“我们可以先向刘焉示好,然后通过刘焉结交刘骞。只要我们打通刘焉这一道关,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当然,该增兵还是要增兵的。只不过,三王子现在尚可以与敌相持,等二王子回来,再增兵不迟。”
众人商议好对策,赫连甘贺遣五儿子赫连蒙哥带领启程前往幽州右北平府拜见幽州牧刘焉。赫连甘贺把此次能否说服刘焉阻止刘骞协助魁头,看成了影响本次战争成败的关键。因此,刘焉派出了自己最信任、口才最好的儿子赫连蒙哥,并备上重礼……
话说,赫连蒙帝在败给关羽之后,派出多支快马探子,很快查到弥加所部惨遭覆没,更有铁氏三兄弟率部投降。不得不说赫连蒙帝此人乃一帅才,得知弥加之败和这次增援步度根的人马情况,赫连蒙帝马上传令让忽必赤领三千士卒出战,再次试探此番步度根请来的援军的真实实力。在鲜卑人眼中,这忽必赤的实力不次于赤柯里,向来有鲜卑第二勇士之称。此人惯用一条六棱紫金平头槊,此槊重六七十斤,柄长五尺,槊头长三尺,头沉尾轻,是勇力之人善用之兵器。
忽必赤领三千士卒躲开步度根的大营,直接奔向位于偏营关羽所部的汉军营寨而来。赫连蒙帝领三千士卒则直奔步度根大营,此番分两部挑战,赫连蒙帝则是为了牵制步度根,好让忽必赤多探得一点关羽军的情况,以便商议对策。
双方大营相距近二里之遥,赫连蒙帝等人一出营门早有探马告知关羽和魁头等人。魁头见赫连蒙帝领兵前来挑战,当即派人前来请关羽。
张颌见状,对关羽说道:“二哥尽管前往,弟之才兄长知之!虽弟料此人之勇力不善,但比赫连蒙帝自是逊色。兄长尽可放心。”
关羽微闭丹凤眼,看着张颌,微挑长髯说道:“若此,二兄去去就回!”(大家不要介意呀!据传说,还有电视上广播的关羽本身就是如此以装神大仙,咖啡在本书中将着重推出)
关羽领三五十骑兵径自虽魁头之人来会赫连蒙帝。张颌立即披盔戴甲,整顿人马,出阵迎敌。此番出阵,张颌领陈枪、薛戟等人于营哨上观敌瞭阵,自带九宫军两营人马迎敌即可。
出营寨不过二百余尺就把队伍停下,两营九宫军成方队左右而列,张颌位于两营中间,静待敌军前来。忽必赤见对手将兵马列阵于营前,疑其有诈,相距千尺就停住队伍,遥指张颌高声喊道:“呀呔!对面汉人,为何前来助阵步度根?可敢与我一绝雄雌?”
张颌把宝刀在腰上束好,拧大枪上得阵来。忽必赤放眼一看,这个年轻人不过二十来岁,身穿黑罩衣外套镔铁甲,坐下乌云踏雪,手持镔铁穿云枪,这不是打败赫连蒙帝的那个人呀?这人肯定没有那人厉害。我只比赫连蒙帝差上那么一点点,此人肯定不是我的对手,想到这里,忽必赤拍马舞槊前来迎战。
交上手后,这忽必赤可就着急了,这位这杆枪那是舞得风雨不透,而且其力气亦是不小,几次自己的大槊和他的大枪碰撞在一起时,都感觉到虎口发麻。如果不是力气大,就凭这杆枪这样神出鬼没,自己估计早就到那头见先人去了。忽必赤越大越是心惊。
不过张颌也没好哪去,自己这套枪法就和几位蛮力的哥哥切磋,也不过如此。这位的力气恐怕比之几位蛮力的哥哥不在以下呀?几次与他的大槊碰撞在一起的时候,震得自己虎口发麻,要不是心中早有准备,恐怕大枪已经给震飞了。看来还是不要和其比试蛮力,大哥交给自己三套枪法,当时交代说“**长枪可用于一般对敌,因此枪法施展出来,其意绵长;八卦枪法可用于对阵上将,此枪法变化多端,神出鬼没,其杀意不重,虽上阵杀敌不死即伤,然我辈当有仁慈之心,上阵杀敌,自各为其主,还是给对手留条活路,亦是给自己留条活路;夺命二十四枪,此枪法甚是歹毒,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使用,即便使用,能不要敌性命,最好留敌一命。”现在八卦枪法已经使出大半,依然不见取胜。罢了,还是用夺命二十四枪吧。想罢,张颌晃长枪点击忽必赤的额头,不待忽必赤格挡,抽长枪再刺其哽嗓咽喉。忽必赤见状来了一个倒背铁过梁。张颌自是不放,长枪再摆直刺忽必赤的大腿,忽必赤刚刚躺下,那看得到大腿呀!这还是张颌不想要他的命,给留了一条活路,这要是碰上关羽、许褚、典韦和张飞这四位爷,这条小命就没了。
“哎呀!”一声,忽必赤拨马败回阵中。
张颌亦是回到阵中。刚刚把马待住,拨转马头,以待再次相战。就见对面忽必赤已经挥军冲了上来,张颌大枪一挥,两营九宫军迈着整齐的步伐开始前进。
忽必赤一看这架势,刀盾兵混杂着长枪兵,不过这长枪兵的装扮倒挺特别的,背后还背着什么东西。不过就这几个人,那是我三千鲜卑勇士的对手。这小子正乐呢!笑容却僵在了脸上。
只见两队人马相距不足二百尺的时候,九宫军中射出五六百支弩箭,前面奔跑的鲜卑士兵一排全部都中箭倒地。这箭还不是一波,一波完了还有一波,三千士兵几息的时间就伤亡了近一半。这还不算完,冲到不足百尺的时候,这个古怪的队伍竟然停了下来,那些个长枪兵从背上拔下一柄标枪,对绝对是标枪,又是一阵标枪雨!连番五阵标枪雨,又死伤了近千人。等到双方短兵相接的时候,自己三千人生下超不过六七百人。还打什么,收兵吧。忽必赤一看情况不好,急忙鸣金收兵,这才得以保全手下六七百人的性命。因为张颌也没有强令追击,只是遣士兵打扫战场,收取了双方遗落在战场上的兵器和铠甲,这是刘骞再三强调的,战场上不要把我们的或者敌人的兵器和铠甲遗落,这是很不好的,那些东西还是要钱才能买来的。总之,刘骞的教育非常到家,自己的这些兄弟和手下,在打扫战场时很是卖力。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