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19 | 浏览:630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古代言情] 《替嫁王妃,毒步天下》作者:阿浅(完结VIP) ...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简介:
她与宰相府的千金有着一样的面容,为救母亲,她认宰相为父,替宰相千金出嫁。不料所嫁之人,并非良善。
表面懦弱多病的旬王,实际上阴险毒辣,暗藏野心。而宰相父女,亦是藏了重要秘密未告知她。
出嫁的第一个晚上,她被罚跪在坟墓前,接踵而来的是轮换的羞辱和毒打。
后来,她终于明白,若想独善其身,必先毒步天下!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转播到腾讯微博 收藏0 支持0 反对0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1章算账  
“放心只要你嫁给旬王,你母亲的所有医药费都由我们宰相府来承担,而且我们还会让你母亲住在宰相府,派专人照顾她。”  
“好,我答应你们,但是万一旬王发现我是冒充的,将我退了回来怎么办?”  
“很简单,你若是被退了回来。那你母亲就要被退出去,你应该清楚你母亲这病是慢性病,没有半年是好不了的。半年,怎么你也得熬过半年。”  
“我知道了。”  
陆云蒸此刻坐在大红床上,想着几天前与宰相之女林芝的交易,低下头玩着手指,她一紧张便有玩手指的习惯。大红的头巾遮掩了她有些慌乱的神色,头巾之下,陆云蒸轻咬着嘴唇,从今天开始,她就不是以前的陆云蒸了,而是宰相之女,林枝。一字之差,为的就是混淆旬王的视听。  
听说旬王懦弱无能,多病多痨,人如风中枯木,一吹便倒。难怪,林芝不肯嫁给他,陆云蒸暗暗的想着,此刻她还不知道宰相父女对她隐瞒的一切。  
“闹洞房,闹洞房,”“王爷,让我们也看看嫂子吧。嫂子可是个大美人。”“就是就是”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一阵喧哗声,陆云蒸赶紧将双手放在膝前,端正身子坐好,但是整颗心却跳得更厉害了,扑通扑通……这怎么说也是她大喜的日子,人生第一次。  
“大家给本王一个面子,这嫂子见了你们,也就看不上本王了。得罪得罪,明日本王在燕子楼再宴请大家一次。”  
“说的也是哈。那王爷记得明天的燕子楼啊。”  
“一定一定,多谢多谢。大家走好,走好。”  
陆云蒸一听这谈话,这旬王得是多懦弱的人,才会在这样的日子还唯唯诺诺,生怕得罪了人。心里,对旬王不免有一些瞧不上。  
“咯吱”  
只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陆云蒸咽了咽口水,收回了心思。很快便是关门的声音,紧接着很轻的脚步声,慢慢的在靠近。不一会儿,床微微一动,陆云蒸知道,这旬王是坐了上来了。  
陆云蒸整颗心都提了起来,静待着旬王挑开她的头巾。但是却没想到:  
“把头巾摘了,难道还要本王亲自动手?”  
冰冷的声音传入陆云蒸的耳蜗,陆云蒸一愣,这声音跟刚才的声音,判若两人。听说越是懦弱无能的人,心里多少都藏着几分变态的心理,越是想在一些人面前表现出来。难道这个旬王……  
陆云蒸犹豫的自己出手摘下了头巾,四目相对,陆云蒸却是愣住了。  
面前这个旬王,浓眉大眼,轮廓分明,身材虽然单薄,但是却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风中枯木。整个人身板挺直,坐立有态,倒是很像,风中劲松。  
但是那双眼睛,此刻却冷冷的盯着自己,陆云蒸平白无故之中感觉到一股寒气。  
“看够了吗?”  
突如其来的一声,陆云蒸微微一惊,赶紧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摇摇头。  
“我,我……”  
“看够了还不滚下去,本王的床也是你能坐的!”  
陆云蒸又是一愣,实在不明白这旬王到底是在唱哪出,但是如果这是病,那么她就暂且照顾一下病人好了。  
想着,陆云蒸站了起来,退到了床榻前。  
这一退,就是站了两个时辰,而床上的旬王则是没事人一般倒在床上睡了起来,直到有人敲门。  
“咚咚咚”  
陆云蒸一惊,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进来,就在陆云蒸脑袋一会儿看着床上,一会儿看向门口,举棋不定的时候,突然就听见那个冰冷的声音,  
“进来”  
而后,便看见陈旬坐了起来,那神情,没有一丝倦意,仿若刚才睡着的不是他,或者他根本就没有睡着。  
陆云蒸看着一个四十来岁管家模样的男子走了进来。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对着陈旬说道:  
“王爷,人都走了。”  
“知道了,你也下去吧。”  
“是,王爷。”  
陆云蒸不明白的看着男子离开,为什么男子会用同情的眼神打量自己。  
“林芝,也该算算我们的帐了,跟我走!”  
陆云蒸只感觉手一紧,然后便被陈旬拉扯着向门口走去,陆云蒸努力挣扎,竟然发现自己挣脱不了看似单薄的陈旬。  
“王爷,王爷你干什么啊,王爷,”  
这大晚上的,去外面干什么。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2章罚跪坟前  
“王爷,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放手!”  
陆云蒸挣扎间,不小心踢到了陈旬一脚,顿时,整个空间都安静了下来。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啪”  
陆云蒸只感觉脸上一辣,整个人都傻掉了,而后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力气将自己拼命的往前拉,而无论自己怎么挣扎,都逃脱不开,反而越是挣扎,手被抓的越痛,最后,陈旬根本就不顾及她,等于半拖着她往前走。  
“王爷,王爷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王爷,”  
陆云蒸感觉越来越不对劲,附近怎么这么黑,这么安静,这还是在王府里吗?  
突然的,陆云蒸只感觉身子一轻,转而一重,紧接着便是身子一阵疼痛,整个人被扔在了地上。  
“好好看,他是谁!”  
冰冷的语气,仿若要将陆云蒸打入十八层冰窖一般。  
陆云蒸顺着陈旬手指的地方看去,  
“啊!”  
尖叫了一声,赶紧往后退了退,面前,突然出现两个灯笼,还有一块墓碑!  
待仔细看清楚后,陆云蒸这才稳了稳心神,原来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妇人,手中提了两个灯笼,照着面前的一块墓碑,看样子好像是新立的?  
“怕,你也知道怕了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杀他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到害怕,啊?”  
陈旬手一伸,直接掐住了陆云蒸的脖子,陆云蒸顿时觉得空气稀薄,呼吸不上,整个人都快被窒息了。  
用力的用手掰着陈旬,嘴里发出呜呜咽咽混沌的声音。  
好一会儿,陆云蒸感觉自己都快要被掐死的时候,陈旬才放了手。咳咳,咳咳。  
陆云蒸剧烈的咳嗽起来。  
“本王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的,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给本王跪着!”  
陈旬直接一脚踢在陆云蒸的身上,陆云蒸缓过气来看向陈旬,  
“跪天跪地跪父母,我是不会跪你的。”  
她,陆云蒸,出身卑微,但是也有自己的傲气。今天本是她大喜的日子,可是这个外界传言的懦夫,竟然如此对待她。而且,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跪!  
“跪本王,你还没有那个资格。本王让你跪他,”  
陈旬手往墓碑一指,周遭的空气又冷了三度。陆云蒸这次认真的看了看墓碑,幽深的绿色灯笼光下,隐隐约约能看清两个大字,房轩。这个人是谁?  
“他是谁,我为什么要跪他?”  
陆云蒸不明白,新婚之日,陈旬为什么要将自己拎到坟墓前来,跪一个她根本就不认识的人。  
“这么快就忘记了,好,很好,本王会让你想起来的。”  
“啊,啊”  
陆云蒸腹部中了一脚,紧接着是大腿,  
“你干什么,你疯了!”  
一脚一脚,陈旬将所有怒火都发泄在陆云蒸身上。陆云蒸躲避不及,越来越往后退,直到,身子抵住了墓碑。  
“不要再踢我,否则,我掀了这墓碑!”  
陆云蒸也是急了,转而侧了侧身子,抱住了墓碑。  
“松手,”  
陈旬犹如地狱般的声音响起,陆云蒸看着那墓碑,摇了摇头,至少墓碑让陈旬停下了踢打。  
“本王再说一次,松手!”  
“我不松,除非你离我远点,退后!”  
哼,一个轻微的嘲笑声,下一秒,陆云蒸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只感觉头皮发麻,疼痛难耐。  
陈旬竟然扯着她的头发,将她往前拉。  
“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陆云蒸再也忍受不了的跟陈旬扭打在了一起,但是很快,便被一掌打在了地上,  
“噗”  
陆云蒸吐出一口血来,夜深阑静,几只乌鸦悲戚。陆云蒸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冷的盯着陈旬,  
“你到底想怎么样?娶我,就是为了欺辱我?”  
陈旬为什么说这人是她杀的,为什么要她下跪?冷静下来的陆云蒸,疑惑的问道,宰相父女是不是隐瞒了她什么。  
“否则你以为本王为什么要娶你,”  
陈旬俯身而下,用力抬起陆云蒸的下巴,恨不得将陆云蒸的下巴掰弯。陆云蒸吃痛的看着陈旬,  
“既然做了,就要承担后果。跪,还是本王在这里把你给办了,你选择一个。”  
陆云蒸咬咬牙,眼神变得冷漠,  
“我要是,都不选了?”  
而陈旬的气场直接碾压了陆云蒸,  
“很好办,我先把你给办了,然后用长枪将你大腿戳穿,钉在这里。”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3章天下论贱  
阴狠毒辣的话,如夜晚刺骨的风,吹在陆云蒸的身上,  
“好,我跪。”  
“刚才不是说不跪吗?”  
“你就当我放了个屁,难道你还想抓住不放吗?”  
陈旬的脸一黑,抬脚就是一脚,  
“跪就要有跪的样子。”  
陆云蒸手臂被踢一脚,侧倒在地,狠狠的瞪了一眼陈旬。而后爬起来,跪在了墓碑前,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旬王根本就和外界传闻的不一样,而且他有武功,她根本就打不过。还有,她必须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宰相父女到底隐瞒了她什么!  
就算是替嫁,她也要嫁的明明白白。这样才有资格和宰相父女谈筹码。  
陆云蒸的眼睛在黑夜里狡黠有光。回头望了一眼陈旬,陈旬像是看到了陆云蒸看着他一般,  
“本王在和不在都是一样,跪到天明。若是你敢起来,本王绕不过你!李婶,看着她。”  
只见那个提着灯笼,一声不吭的妇人点了点头。  
而后陈旬扬长而去,陆云蒸看着陈旬的背影,再看看身边站着的李婶。  
也好,跪一夜,换清白之身,值了。  
只是陆云蒸从出宰相府到现在,一粒米都没有沾过,担心找不到茅厕,水也很少喝。  
加上陈旬的一番毒打,现在是又饿又痛,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偏偏,今夜大风,风嗖嗖的刮着陆云蒸薄弱的身板,掀起她的裙角,好像随时都能将她从地上掀起来一般。  
而每当陆云蒸感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李婶就会提起灯笼照在她的眼前,凑过;来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直到那灯笼的温度将陆云蒸熏热,每次被灯笼照着,都越发的口渴。  
又一次,陆云蒸闭上了眼睛,混混沌沌的就要往下倒去。李婶立即站在了陆云蒸的面前,陆云蒸头往下一磕,磕在了李婶坚硬的膝盖骨上,额头一痛,这才醒过神来。  
可是漫漫长夜,陆云蒸根本就支撑不了,加上身子终于到达了疲倦顶端,这一次,陆云蒸磕下去,没有醒过来。  
直到,陆云蒸浑身难受,感觉被什么东西压的喘不过气来,这才虚弱的睁开了眼睛。  
“啊!你!”  
陆云蒸看着近在咫尺的陈旬,再看看自己的衣袖,还有领口处的衣料,全都没有了!而且,此刻,陈旬正拿着她的腰带!  
“你这个疯子,你想干什么!”  
她就一身破败的大红喜服躺在坟墓前,而身边还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妇人,陈旬更是一脸冷漠的将她的腰带扔在一旁,准备下步动作。  
而此时,天色渐渐放明。  
“住手,我让你住手!”  
陆云蒸摸到一块石头,拿在手里。禽兽,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你以为你打的过本王吗?”  
禽兽发出冷漠的声音,嘴角带着一丝嘲讽和不屑。  
陆云蒸咽咽口水,狠狠的瞪着陈旬,  
“我是打不过,但是我可以杀死我自己,堂堂宰相千金,出嫁第二天就死在了王府里,我看你这个旬王怎么交待!”  
陈旬一顿,随即冷笑,  
“装,继续装,你林芝是什么东西,本王还不了解吗!你真的敢死,何必嫁给本王!嫁给本王,你就应该知道,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陆云蒸咬咬唇,她会嫁给陈旬,是因为母亲重病。但是,如果要受此羞辱,她宁肯去死,死了,或许宰相府还会念在这一点,稍微照顾一下母亲。  
更何况,陆云蒸嘴角微微倾斜,这个男人是不会让自己死的,否则不会等到现在。  
“王爷就这么笃定吗?”  
陆云蒸冷冷的出声,转而抬起石头便朝着自己的额头砸了上去。顿时额头一阵疼痛,献血涌了出来。  
“你这个疯女人,疯了!”  
陈旬立即夺取陆云蒸手上的石头。陆云蒸嘴角上翘,果然。  
“王爷现在还以为我不敢死吗!与其被你折磨死,不如死个痛快!”  
陈旬的眼神一黯,  
“本王只是想让你知道,离天明还有几个时辰,你若是跪不下去,本王还是可以办了你,钉在这里。还有,千万别拿死来威胁本王,说不定本王心情一好,就成全你了。你活着,或者死了,对于本王“办事”来说,一样。”  
“你!”  
陆云蒸没见过这么贱的。陈旬从容其身,然后又是一脚,将陆云蒸踢远了一些。陆云蒸手护着衣服,恶狠狠地看着陈旬,这天下论贱,非这个**不可!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4章喂猪  
“李婶,她若是再敢偷懒睡觉,就拿火烧了她的头发。”  
留下这么一句,陈旬迈开步子离去,陆云蒸咬咬牙,看着或明或亮的天际。给自己打气。  
再忍忍,陆云蒸,再忍忍就过去了。守得云开见日出。  
好死容易,活着可难,若是宰相父女对母亲不好,岂不是白死。  
“快看啊,那人谁啊,”  
天终于放明,等来的却不是日出,而是一群闲着没事干出来看热闹的女人。  
“那不是昨天刚嫁给咱王爷的王妃嘛”  
“啊,那就是王妃啊,你不说,我还以为哪里来的叫花子了。”  
陆云蒸用手遮挡着自己的胸口,胳膊上的衣料已经没有了,领口也已经被撕扯了,身上都是泥土和血迹,头发更是蓬乱,就连她自己也看上起自己。  
而此刻,却不得不跟着李婶向她的房间而去。陆云蒸觉得,这个李婶是故意的,故意带着她走这条路,供人观赏,自然这肯定是旬**的主意。  
“可别侮辱叫花子了,叫花子可不卖身。”  
“哈哈哈,说的太有道理了。”  
陆云蒸翻了个白眼儿,一看这些花花绿绿应该就是陈旬的三妻四妾,怎么看怎么不爽,陆云蒸嘴欠的说了句,  
“难得你们知道我卖身给谁了,还笑得这么开心。”  
说完,陆云蒸转头就走。  
“这,她什么意思啊”  
“你笨啊,她什么意思你还听不出来。”  
“这,这,太过分了,王爷可是说了,从今儿以后,她就是个喂猪的。”  
喂猪的?陆云蒸顿了顿脚,什么意思?  
“那你还怕什么,她就洋气这一回,以后你想打骂一个喂猪的还不容易。”  
“也对”  
“李婶,她们什么意思?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陆云蒸快走几步,拦在了李婶的面前,但是李婶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用手势指了指前面。  
“前面,什么地方?猪圈?”  
李婶不在做什么手势了,推开陆云蒸向前走。陆云蒸看着李婶的背影,这个李婶,应该是个哑巴,从晚上到现在都没见过她讲话。只是,陈旬那个王八蛋真的将自己发配到猪圈了吗?当猪嫂?这王府里,还有猪?  
很快,陆云蒸的想法便得到了验证,看着面前被圈起来的木栅栏里一头头的猪仔,陆云蒸风中凌乱了。  
而后,李婶又指了指,猪圈右边的一个茅草屋,看样子是说,那就是她以后的地方了。简陋,粗糙,就像这个猪圈一样,陆云蒸感觉在这之前王府里一定没有,这一定是陈旬故意弄的。  
茅草屋咯吱一声响,然后从里面竟然走出来一个女人。肥头大耳,双手叉腰,走路地动山摇般,一脸凶相。  
女人走出来的同时,李婶便走开了。陆云蒸看着李婶,就要跟上去,但是立即就听到几声咚咚咚的震地声。转而,自己就被一只肥手按住了肩膀,  
“哪儿去?没瞧见猪仔们都饿了吗,喂猪去。”  
陆云蒸整个人都不好了,弹了弹女人的手,转过头去,  
“大姐,我不是来喂猪的”  
“叫谁大姐了叫谁了!你不是来喂猪的,难道是来当王妃的啊!”  
额,陆云蒸想了想,如果能在这里平安无事的喂半年猪,然后再离开,也不是不可以。想着陆云蒸开口,  
“怎么喂?猪食在哪里?”  
胖女人上下看了一眼陆云蒸,“看看你,比猪还脏,先进屋里洗一下,换身衣服。”  
陆云蒸嘴角抽搐了一下,额,“好”  
于是向茅草屋走去,进了茅草屋,陆云蒸发现,狭小的房间被分成了两半,中间是一张桌子,左右两边摆了一张床,而右边的床明显大很多,陆云蒸联想到胖女人的身材,走向了左边的床,床右侧放着一个柜子,柜子旁边是洗脸架,然后再过去一些,是一个屏风,屏风里放着浴桶,此刻浴桶里还有水,冒着烟气,陆云蒸想,这大概就是给自己准备的。  
于是拉开了衣柜门,一打开,里面的衣服千篇一律的土黄色,短褂,短裤,面料摸上去粗糙不已。但是衣服很干净,她陆云蒸也是贫苦出身,这些尚能忍受。于是取了衣服,便将门关上,藏在了屏风后,开始脱衣服。  
“咚”的一声响,陆云蒸赶紧用手遮住自己的身子,  
“谁啊”  
“我,”  
是那个胖女人的声音,  
“不是有屏风嘛,锁啥子门,俺又不会偷看你。赶紧洗,猪仔们都饿了。”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5章猪不咬人  
陆云蒸咽咽口水,试着踮脚向外看了看,屏风应该能遮住自己吧。这才快速的脱了衣服将自己扔进了浴桶里。  
温热的水游走在陆云蒸的周身,陆云蒸享受着这难得一刻的舒畅。只是胖女人突然的一声,  
“哎呀,有个猪仔跑出去了”  
吓得陆云蒸又是抱住了身子。根本就来不及陆云蒸思考,屏风里突然就冒出一个脑袋来,  
“还愣着干什么,穿衣服出去追啊。”  
“我我,你你,你先出去,我马上就跟上。”  
陆云蒸简直了,这个胖女人,竟然,竟然看光了她。完全一点隐私都没有,陆云蒸赶紧拿了衣服开始穿,门没关,这屏风里随时可能冒出一个人来,而胖女人已经追了出去。  
陆云蒸套上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不顾身上的疼痛走出了门。正在看见胖女人追着一头猪向前跑去,陆云蒸赶紧跟了上去。  
身材轻盈的她,很快便追上了胖女人。  
“你往那边,我往这边,我们把它包围吧。”  
陆云蒸看着前面的猪仔,对胖女人说道。  
“俺们知道,不用你说。”  
额,好吧。  
陆云蒸跟胖女人慢慢的从两边包围,企图将猪仔来个包抄,眼看着猪仔已经落入了他们的包围范围内。胖女人小声的说道:  
“一,二,三”  
两个人向前一扑,结果猪仔从胖女人的两腿间窜了出去。陆云蒸憋着笑道,  
“追啊”  
胖女人横了一眼陆云蒸,翻了个白眼儿,陆云蒸赶紧追了上去,  
“别跑”  
于是,王府里便出现了这样奇怪的一幕,一胖一瘦两个女子,逮着一只猪跑来跑去。  
“哎呀,那个谁,不能再追了”  
眼见着猪仔进了一个小园子,胖女人赶紧喊道,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陆云蒸已经追了进去。胖女人搓着手,站在园子外面,紧张的看着拱形的园子门匾上赫赫的几个大字,风月居。这可如何是好。  
陆云蒸追着猪仔,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进的园子有什么不同。  
“别跑,别跑,小东西”  
陆云蒸张牙舞爪的扑上去,结果猪仔瞅了陆云蒸一眼,哧溜,向前狂奔。陆云蒸没管那么多,照常跟上。  
“啊”的一声尖叫,然后是什么东西摔在地上,支离破碎的声音。  
陆云蒸顿住了,向前看去,只见一名穿着浅蓝色琉璃裙的女子花容失色的被一个婢女搀扶着,而应该是原来拿在那女子手中的蛊子,则是摔在了地上。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陆云蒸才察觉到这个园子的不一样,除了过道,两侧种满了花,姹紫嫣红的,整个一花园。但是这里却不是花园,右边的花丛中那用竹子修筑出来的雅阁便说明了一切,这里是面前的这个女子的雅居。  
陆云蒸的眼神落在了女子身上,女子大口的喘着气,然后吐出一句完全和她气质相反的话,  
“哪里来的畜生!”  
陆云蒸看着前面刺溜溜进花丛中的猪仔,这才走上前去。  
“小姐,你没事吧?”  
女子上下打量了一眼陆云蒸,嫌弃的撇嘴,  
“哪里来的农妇?”  
陆云蒸嘴角一撇,刚准备开口,便看见前面的婢女俯在女子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女子的脸色当下便微微一变。  
“原来是王妃啊,王妃,你怎么把猪赶到我的园子来了,你是故意的吧,眼红我怀孕了,想趁机害我流产,对不对?”  
陆云蒸那个无语,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怎么会害你了。我马上将猪赶出去,好吧”  
陆云蒸说着便向猪仔跑去,女子赶紧让开了道,生怕被撞到似的。  
“小姐,这么好的机会,难道我们不利用下吗?”  
婢女在女子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女子看着陆云蒸的背影,小声的道,“你说了?”  
“出来,出不出来”  
陆云蒸赶着花丛中的猪仔,小猪仔却像是故意跟陆云蒸做对似的,溜得更深了。陆云蒸见此,咬咬牙,她还不信了,一头猪都治不了。于是果断挽起袖子,四下看了看,找了跟棍子,开始往里面戳。  
这会儿,小猪仔终于被戳到了,哼哧哼哧的叫了两声,“嗖”的窜了出来。  
“小姐,小姐”  
只看见猪仔向着前面冲了过去,而女子和婢女则是害怕的东挪西躲,  
“你们别动,猪不咬人。”  
陆云蒸看着两个人这躲哪躲的,就要绊倒的样子。赶紧跑了上去,结果还没等陆云蒸追上,便听见几声惨叫。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6章浸猪笼  
“啊,啊”  
陆云蒸捂脸,完了!  
而后赶紧追上去,两个女子已经倒在了地上,准确的说,应该是婢女倒在地上,而女子则是倒在了婢女的身上,至于罪魁祸首小猪仔,则是回头看了眼陆云蒸,哧溜逃窜了。  
陆云蒸赶紧将女子拉了起来,上下打量着女子,  
“你没事吧?”  
女子用手捂住肚子,“我,我肚子有点痛,”  
陆云蒸看着女子纠结在一起的眉头,还有那难受的样子,再想起一开始女子说的那些话。这里面会不会有诈?  
“好痛,好痛,”  
女子已经微微弓下了身子,陆云蒸只好打消了心中的猜想。  
“我扶你进屋吧”  
于是赶紧扶着女子向小竹楼走去。女子的手抓在陆云蒸的手上,时轻时重,脸部表情也是时好时坏,陆云蒸暗暗相信了女子的话。  
“小姐,我马上去请大夫。”  
婢女说了一声,于是跑开了,陆云蒸也没有留意,就这样扶着女子进了小竹楼,小竹楼里面的装置也是十分的雅致,花和绿色植物随处可见,而且还挂了不少山水字画。非常有情调。  
“这边”  
在女子的指引下,陆云蒸将女子扶到了房间里,然后慢慢的让女子坐了下去。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陆云蒸紧张的看着女子,心里竟然有点担心,毕竟是个孕妇。  
“好,好一些了,我想喝水,你能去给我倒杯水吗?”  
陆云蒸点点头,向着房间里的小木桌走去,而就在陆云蒸背过身在小木桌前倒水的时候,坐在床榻上的女子,轻轻的勾起了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  
“水来了,还有点烫,你慢点喝。”  
陆云蒸提醒着,将水杯递给了女子,女子微微点头,然后拿起水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你没什么事了,那我,先走了啊。”  
这个时候陆云蒸说道,女子一听,直接出口,  
“你不能走!”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语气太强硬,女子这才补充了一句,  
“我,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了。”  
陆云蒸一笑,“没事,举手之劳,我还有事情要做了,先走了。”  
“等一等,我有个东西给你”  
女子赶忙说道,陆云蒸皱了皱眉头,奇怪的看着女子,  
“我身子不方便,你,你帮我拿一下好吗?”  
陆云蒸这才转过身子去,“什么东西啊,不需要的。”  
女子却是温和的一笑,  
“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就是我自己做的一个荷包,你帮我拿一下吧,就算你不要,我也想看看,再照着上面的花样缝一个。”  
“哦”  
陆云蒸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防范起来,女子这举动,很明显是在留她吗。不知道会不会挖坑埋自己,但是,算了,给她拿了荷包就走。  
“应该就在我的柜子第一格,你看看,是个蓝色的荷包。”  
照着女子的指引,陆云蒸走向了柜子,很快便找到了荷包,荷包看起来还蛮精致的,应该是手绣的。女红很不错了。上面还有两只小鸳鸯。  
“给”  
陆云蒸将荷包递上,女子看着荷包,伸手接过,而后说道,  
“你能不能帮我把杯子拿过去一下啊”  
陆云蒸无奈的点头,“好”  
放下杯子,陆云蒸便要走,但是这个时候女子却突然哼唧出声。  
“痛,又痛起来了。好痛。”  
陆云蒸这一见,赶紧走了过去,  
“怎么又痛起来了,这,这怎么办啊,”她没有怀过孩子,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女子在这个时候抓住了陆云蒸的手,  
“好痛,好痛,你别走,别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啊,”  
陆云蒸看着女子难受的模样,于心不忍,  
“好,好,我不走,我不走。”  
女子这才大口喘气,像是缓解疼痛一般。陆云蒸看着女子,暗想以后一定不生孩子,太痛苦了。  
“要不,你先躺下吧,躺下也许会舒服点。”陆云蒸想着间说道,女子看着陆云蒸,正准备点头,突然瞥见了门口处的某人,于是一把抓紧了陆云蒸,  
“你别走,不许走”  
陆云蒸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抬起头看向女子,“你怎么了啊?我在这里啊。”  
“是你,就是你害的我摔倒,不许走,”  
女子故意抬高了声音说道,陆云蒸一愣,转而想到了什么,然后抬起头看向女子,顺着女子的余光转过头去,便看见陈旬风风火火的朝自己走了过来,不等陆云蒸反应,陈旬就一把推过陆云蒸,陆云蒸摔倒在一侧。  
“媚儿,你没事吧?”  
只见陈旬关心的坐在床榻上,双手揽住了女子的肩,目光注视着问道,那神情,是陆云蒸没有见过的紧张和呵护。  
“王爷,媚儿没事,只是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  
女子说道一半,然后手扶住自己的肚子,一副楚楚可怜令人疼惜的模样。  
陆云蒸突然就明白过来了,自己还是被摆了一道!  
陆云蒸赶紧站起身来,而女子则是在陆云蒸站起身来的瞬间,手指着陆云蒸跟陈旬诉苦,“是她,就是她想害我们的孩子,王爷,她是谁啊?”  
她是谁?陆云蒸苦笑,她是谁她还不知道吗?丫丫的,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陆云蒸!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旬直接怒视着陆云蒸,整个人眼里都是杀气。  
“猪跑进这里了,我来抓猪不行吗?”  
“猪了?”  
陈旬的眼睛直直的逼视着陆云蒸,如果眼睛能放箭,陆云蒸估计已经被箭穿心了。  
“猪跑了,我,这就去追。”说罢,陆云蒸便要走,这个时候女子赶紧出声,  
“王爷,不能放了王妃啊。王妃想害我们的孩子,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的。”  
这个女人倒还真会装。  
“媚儿说你想害我们的孩子,你怎么说?”  
陈旬发话,但是眼里没有一丝温度,心中恐怕早已有了答案。但是,  
“不是我做的,我不会承认。再怎么说,也不是我想害你们的孩子,而是那头猪。是那头猪冲撞了她,王爷有本事去将那头猪抓起来拷问啊。”  
“王爷你看她”  
“既然如此,那本王就命你,去将那头猪抓住,提到这里来。如果从那头猪上拷问不了,本王就从你身上拷问!本王只给你一个时辰。”  
“你什么意思?想给你小情人出气,你就直说,从猪身上拷问,你当猪是你兄弟啊,它会跟你沟通吗?”  
女子愣住了,陆云蒸竟然敢跟王爷这么说话,这王爷……  
不等女子反应,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转眼,陈旬已经出现在了陆云蒸的面前,而手正扬在半空中,没有打下去,是因为,陆云蒸竟然拦住了王爷的手!女子惊为天人!  
而陆云蒸则是瞪着陈旬,  
“怎么?又想打我?你除了会打女人,你还会做什么?”  
“还会做什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来人!”  
陈旬一声令下,立即从外面跑来两个男子,  
“王爷”  
两个男子拱手。  
“将她带下去,浸猪笼。但是,不要让她死了。”  
陆云蒸一怔,两个男子已经上前来抓陆云蒸,而坐在床榻上的女子,则是一脸难掩的得逞笑意。  
“不要碰我!滚开”  
陆云蒸对着两个男子吼道,陈旬却是一把将陆云蒸提过,扔给了两个男子。  
“把那头逃跑的猪,也跟她一起浸猪笼!”  
“陈旬,你王八蛋,放开我,放开我”  
两个男子已经钳制住了陆云蒸,而陈旬则是走到了女子的身边,  
“媚儿,本王这么处理你可满意?”  
女子微微一笑,“王爷,媚儿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过人和猪一起浸猪笼,不知道……”  
“好,本王今天就让你看,我们一起看。”  
“只是媚儿你还怀着孕,看的话,不会对孩子有什么影响吧?”  
“不会的王爷,孩子很坚强的。”  
啊呸,陆云蒸瞪着两个贱人,死命的蹬腿,挣扎,叫喊。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7章被鞭打  
可是陆云蒸还是太弱了,只能被两个男子架着往外走。而杀千刀的陈旬和沈媚儿却是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两个男子担心陆云蒸再对陈旬骂出什么来,竟然捂住了她的口。陆云蒸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手动脚踹的,整个人就像炸毛的狮子。  
架出园子,便看见了胖女人抱着那头逃走的小猪仔,担忧的在外面走来走去。陆云蒸这一看,当下眉头就皱了起来,呜呜的大声喊着,却是发出口齿不清的呜咽。完了完了,这胖女人要害死自己啊。陆云蒸当下心里便是这么想的。  
“王爷,沈小姐”  
胖女人瞥了一眼陆云蒸,赶紧走到了后面走出的陈旬身前去。  
“这就是你们在找的猪?”  
陈旬一句话,陆云蒸顿时熄火了,她就知道!  
“是的王爷,就是这头小猪仔老不听话,太顽皮了。没有冲撞到沈小姐吧?。  
胖女人哈头哈腰的说道,跟在陆云蒸面前完全两个样。沈媚儿瞥了眼胖女儿,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儿,话都不想跟胖女人说。心下却是想着,这胖女人比她一个孕妇肚子还要大。  
“报上猪,跟上。”  
陈旬最后也只丢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继续往前。两个男子见此,当然是捂住陆云蒸,然后继续往前走了。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王府里的不少人,在陈旬并没有制止的情况下,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到王府的内湖处时,闲着的人基本上都到了。  
两个男子按照陈旬的吩咐,直接将陆云蒸绑在了一旁的柳树上,然后去拿猪笼了。  
“这,王爷是要做什么啊?”  
顿时,人群里也面部了一些议论的。  
“你还没有看出来嘛,王爷这是给沈媚儿出气了。”  
“可是,沈媚儿毕竟是侧福晋,那还是王妃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母凭子贵。更何况,你看王爷对王妃的态度,将她当王妃了吗?”  
“也是”  
陆云蒸嘴里还塞着布团,憋了一肚子的脏话吐不出来。只能看着陈旬那个贱人搂着沈媚儿在哪里欣赏湖光假山。  
“哎呀,那,那不是猪笼吗”  
直到一个女子惊叹的声音响起,一群人都看了过去,陆云蒸整张脸都黑了。  
“那,猪笼不会是,关王妃的吧?”  
胖女人听到这个,也瞅了陆云蒸一眼。脸上有几分同情。  
“王爷,东西拿来了。”  
两个男子提着猪笼往陈旬身后一站,陈旬这才和沈媚儿转过身去,  
“还等着干什么,按本王之前说的做。”  
“是”  
两个男子放下笼子便去抓陆云蒸,陆云蒸拼命的挣扎着,摩擦着,从刚才被捆住开始,她便在一直磨损着绳子。手心早已经磨出了血来。浸在绳索上,渗入了绳索。  
眼看着两个男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陆云蒸的手便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终于,就在两个男子就要靠近的时候。陆云蒸刷的挣脱开了绳子,并且将绳子拿在了手上,一绳子打了出去,直接抽在了其中一个男子身上。  
“啊”  
事情突变,离陆云蒸近的女子尖叫着跑开。  
“不要过来,过来我抽死你们!”  
陆云蒸拿着绳子挥舞,打着谁算谁的。  
“王爷,这”  
其中一个男子回头望了一眼黑云的陈旬,  
“一个女人你们都对付不了嘛!”  
陈旬直接怒斥,陆云蒸抬起头去,  
“我又没有不贞,姓陈的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顿时,人群中一片嘘唏声,王妃竟然敢这么跟王爷说话!  
“还愣着干什么,将她抓住,关进笼子去。”  
陈旬并没有丝毫退步,陆云蒸知道,今天自己是在劫难逃了,但是和猪关上一起浸猪笼,自己不死,也会被猪抓花的,不能妥协!  
两个男子得陈旬命令,便向陆云蒸扑了上去,陆云蒸赶紧拿了绳子乱打,一群围观的人纷纷躲闪。沈媚儿抬头看着陈旬,再看看垂死挣扎的陆云蒸,心情非常好。  
这么多人看着,以后看谁还敢对她不敬。王妃,哼,什么王妃,等她生下孩子,就让她下堂!  
“别过来,我说了别过来!”  
陆云蒸大声嚷着,但是两个男子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越靠越近,陆云蒸咽咽口水,卯足了劲儿,一绳子朝着其中一个人抽了过去。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个男子竟然抓住了绳子,然后一拉,陆云蒸踉跄着身子,眼看着就要扑到那个男子的身上去了,电火花时间,陆云蒸的脑袋和身子飞快运转,于是,在一群人眼里,本来以为陆云蒸就要这样被抓住,但是却没有想到关键时刻,陆云蒸脚步一侧,然后避过了男子。  
而这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陆云蒸不知道是不是被绳子的力气所带,还是故意的,直接向后扑去,  
“啊”  
沈媚儿大叫一声,赶紧躲开,而陆云蒸则是直接扑到了陈旬!顿时,两个人滚在了地上,陆云蒸妥妥的将陈旬压在身下。  
陈旬的眼睛瞬间放大,而陆云蒸则是恶狠狠地盯着陈旬,“这么想看浸猪笼,你自己浸啊!”  
陈旬眼神一眯,这个女人是故意的!  
而陆云蒸仿佛看懂了陈旬的眼神,她就是故意的,刚才刹那间,她借助绳子的拉力,干脆直接将陈旬扑到!  
“王,王爷,”  
沈媚儿大叫一声,一群人这才反应过来般,就要上前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陆云蒸快速翻身,然后趁着陈旬还没有反应过来,在侧面,抬起脚,便一脚朝着陈旬踢了过去,陈旬身子直接向湖里滚去,陆云蒸见得逞,就要站起来,可是突然的,脚被抓住了,然后便只感觉到一股力气,自己也快速的往湖边滑去。  
陈旬抓住了她的脚!  
“咚”的一声,只听见一声水花声。  
陆云蒸和陈旬双双掉入水中,  
“快,救,救王爷啊”  
沈媚儿叫唤着,咚咚咚,只听见几声落水声。  
而水里,陆云蒸狠狠的踢着陈旬,但是脚还是被陈旬死死的拉住不放。  
“王爷”  
这个时候,几个男子已经围在了陈旬的身边,伸出手去,陈旬冒出头,看着几个人,“滚”  
几个男子一惊,但是也不敢说什么,只能静静的围在周围。  
接着便看见陈旬拖着陆云蒸的脚,往岸边拉。陆云蒸扑腾着水不肯就范,但是脚踝被陈旬死死的拽住,最后只能像一条咸鱼一般,被生生的拖到了岸上。  
几个下水的男子这也才上了岸。  
“王爷,你没事吧,王爷”  
一上岸,沈媚儿便围上了陈旬,赶紧掏出手帕给陈旬擦脸上的水。陈旬整张脸都是黑的,将陆云蒸的脚一甩,对着几个上岸的男子吩咐着,  
“关进小黑屋,给我狠狠的打!”  
而后便气急败坏的走开了,沈媚儿赶紧跟上。而陆云蒸则是被四个男子,前后左右困住,直接举了起来,往所谓的小黑屋带去。  
陆云蒸依旧挣扎,但是这次,却被一个男子直接给打昏了。  
陆云蒸是痛醒的,睁开眼睛,整个人都动不了,只看见面前的一男子,又是一鞭子甩在了自己身上。陆云蒸这才彻底醒悟和明白过来,面前的小黑屋,昏暗,各种刑具都有,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这股血腥味儿,来自她自己。  
“啪”  
又是一鞭子,陆云蒸哼出声来。  
而她的身上早已经有了血痕,  
“你们,你们这是为虎作伥!你”  
陆云蒸狠狠的咬住唇,这一鞭子打在刚才那鞭子上,痛的陆云蒸直接咬破了唇。一股血腥的味道在嘴里散开,额头上虚汗直冒。  
“敢说我们为虎作伥?哼,你就是欠打!”  
又是一鞭子,陆云蒸整张脸都扭曲在了一起,身上衣服直接破开了一道口子,透着凉凉的风。  
“王八蛋,一群王八蛋!”  
陆云蒸大声咒骂着,好像这样就能减轻一点疼痛。  
“我们是王八蛋,你就是蛇蝎,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就是你害死了轩哥!”  
“啊”  
陆云蒸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但是脑袋却是在运转着,  
“你是说那个房轩吗?”  
陆云蒸好像记得,那个墓碑上的名字,就是房轩。面前的这个人口中的轩哥,就是那个死了的人吗?  
“亏你还记得轩哥!那你就应该记得你对轩哥做了什么!”  
男子气愤的出口,陆云蒸只听见鞭子划过地面,然后呼的在风中响起的声音,接着便是,  
“嗯!”  
陆云蒸尽管死咬住嘴唇,但还是发出了声音来,这一鞭子,痛的她翻了白眼,差点就昏了过去。整个人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般,痛的想死!但是陆云蒸,还是靠着仅凭的意志问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你有本事说清楚!”  
到底是怎么回事,陆云蒸喘着气,耷拉着疲倦的眼皮,看着面前的男子,想要从他的口中得知。  
“怎么回事?你还要意思问怎么回事!我打死你这个蛇蝎女人!”  
“啪,啪,啪”  
鞭子雨花般的落在陆云蒸的身上,陆云蒸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应,整个身子火辣辣的痛。痛到无法呼吸,最终,陆云蒸实在没熬住,昏了过去。而身上,早已经是血痕累累,多处衣服破出口子,露出里面被打得皮开肉绽的肌肤来。  
空气中的血腥味儿又重了几分。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8章李公公来了  
一股冷气袭身,转而是更火辣的疼痛。陆云蒸从另一番折磨中睁开了眼,发现面前两个男子对着她泼凉水。  
“你,你们”  
陆云蒸有气无力,虚弱至极,话都说不清了。而两个男子见陆云蒸醒了,又要开打的节奏。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推门进来,然后只看见那来人来到他们的面前,轻声说道,  
“王爷有令,拉去大殿。”  
陆云蒸这才松了口气,身上的疼痛一点也没有减少。只能任着两个男子将自己从十字架上解了下来,然后一人拉了她一只手,真的是拖着她往外走。一路上,跌跌撞撞,陆云蒸的膝盖以下摩擦着地面,生生的磨出血来,直到被拉到所谓的大殿。  
大殿里,陈旬坐在最上方,左右两边坐着花花绿绿的女子。沈媚儿坐在陈旬的身边,喂着陈旬吃着葡萄。  
大殿里的人看着被拉上来的陆云蒸,浑身血迹般般,整个人就剩一口气儿。惨不忍睹的别过眼神,当然少不了暗自高兴的。王妃不得宠,岂不是更好。  
“嗯”  
陆云蒸发出一声闷哼,被两个男子扔在了地上,整个人趴在了地上,只能微微的抬起头。陆云蒸看着周围的人,看着陈旬,一点力气也没有,如果有的话,她一定会冲上去咬下陈旬的一半耳朵来。  
“媚儿,好好看看,这下还满意吗?”  
陈旬看了眼陆云蒸,转而望向沈媚儿。  
“回王爷的话,媚儿很满意。谢谢王爷为媚儿和媚儿肚子里的宝宝出气,”  
这句话一出,下面的好几个女子脸上挂不住了。  
陈旬的手轻轻的摸在媚儿的肚子上,  
“满意就好,等你生下孩子,本王就让你当个王妃玩玩。”  
一句话,惊起满堂风云,陆云蒸看着这些人的嘴脸,脸部微微抽动了一下,下面有,有好戏看了。  
“王爷你说的是真的吗?”  
沈媚儿受宠若惊的盯着陈旬,不敢相信似的。  
“当然,你怀的可是本王的第一个孩子,理当重赏。”  
沈媚儿这一听,眼睛都亮了,直接往陈旬的肩膀上一靠,娇声娇气的嗔道:  
“王爷,你对人家可真好。”  
陈旬摸着沈媚儿的脸蛋,  
“当然,为本王好的,本王也会对她好。同样,对本王不敬的,只能跟林芝一个下场!”  
陆云蒸轻笑,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杀鸡儆猴吗?  
众人顿时出气儿都小声了点儿,  
“那王爷,你看她,躺在地上,把地都弄脏了。能不能,让她从这里消失啊。”  
沈媚儿得寸进尺的说道,以此来彰显自己独特的地位。  
“那媚儿你想让她怎么个消失法?”  
陆云蒸微微一怔,看向这对**,她都这样了,他们还想怎么样?还有陈旬,他就那么不忌惮宰相府吗?陆云蒸感觉自己被坑了,照这样的情况,她是否有命活过半年离开?  
“王爷,要不就让她自己从这里爬出去吧?你看她都那样了,我们也就不在为难了吧”  
不为难!陆云蒸胸腔起伏着,这也叫不为难。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而且,爬?拖着残躯,在一群人眼中爬来爬去,这不仅仅是折磨,更是侮辱!亏沈媚儿说的出来!  
“好,那就听媚儿的。”  
偏偏万恶的陈旬竟然一口就答应了,坐着的其他人只能同情的瞥了眼陆云蒸,同时,对沈媚儿也堤防着。  
“林芝,听见了?爬出去,本王今天就饶了你,爬不出去,本王今天有时间陪你好好玩玩。鞭子的味道尝过了,接下来就板子吧。”  
陆云蒸瞪着陈旬,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  
但是气太虚了,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来人,帮她换个方向,让她爬出去。”  
立即便有人来动陆云蒸了,陆云蒸整个人都在燃烧,现在的她就像一条任人宰割的鱼!没有一点点还击的能力,陆云蒸恨透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王爷”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的,之前那个看似管家的男子走了进来,自然瞥到了地上的陆云蒸。  
“什么事?”  
陈旬看见管家,站了起来。  
“李公公来了,就在前院,说是皇上让带了话,让王爷五日后,带着王妃进宫参加曾妃娘娘的生辰。另外,李公公还有几件事要亲自跟王爷说。”  
“知道了,现在过去。”  
说着陈旬便迈开了腿,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过身来。  
“将林芝先关进柴房。”  
而后,便径直离开了。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9章桑榆  
陈旬一走,两个男子就要上前拉起陆云蒸。  
“等等”  
偏偏这个时候,沈媚儿又出声了,陆云蒸暗暗觉得没什么好事。  
“王妃啊,你说这五日后,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进宫去了。要不,由媚儿代劳吧?你看怎么样?”  
说着,沈媚儿已经来到了陆云蒸的跟前,而且,边说边将脚踩在了陆云蒸的手上蹂躏。陆云蒸顿时痛的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使出全身力气说了一句:  
“你认为我,父亲,看到我没有去,而是你去的,他会怎么,怎么想?”  
陈旬不怕宰相府,她就不信,沈媚儿也不怕。  
果然,沈媚儿顿了一下,转而说道:  
“你是在威胁我?告诉你,我肚子李怀着王爷的骨肉,就是宰相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陆云蒸只能拼尽力气补了一句,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个女孩儿,王爷还会这样对你吗?”  
一句话,顿时让沈媚儿有些出神了,其他人似乎也放松了一点点。她们怎么没有想到,如果是个女孩儿,看这沈媚儿还能嚣张什么。  
“不会的,我怀的一定是儿子,你胡说!”  
沈媚儿吼着间便下了重力,狠狠的踩着陆云蒸,陆云蒸终于耗尽气力,再度昏了过去。  
等陆云蒸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陆云蒸睁开眼睛,以为看到的应该是粗糙的柴房。但是入目的却是好看的帘帐。陆云蒸有点不敢相信的四处瞧了瞧,她现在睡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而房子里布置的很雅致,桌子上放了茶具,还有新鲜的插花。房间里挂着一些字画,并且屋子里还放了不少乐器。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原来房间里还点着熏香。  
右侧是梳洗的地方,但是比茅草屋要大很多。屏风快要与房顶相接,又大又高,根本就不怕走光。  
地面也是平整的大理石,而非坑坑洼洼的黄土地。  
陆云蒸眼睛珠子转啊转,她是不是在做梦啊,她怎么会在这种地方了?  
就在这个时候,雕花讲究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女子手中貌似端着药。一走进来,便有一股淡淡的药草香。  
不一会儿,女子便来到了陆云蒸的跟前。  
“我是王府的女医桑榆,王爷有令,让王妃五日内下床走动,所以接下来五天的时间,请王妃配合我治疗。我会让王妃五天内站起来了。”  
陆云蒸看着表情淡淡,说话冷冷的桑榆。  
“五天?五天你就能让我站起来?”  
“王妃都只是一些皮外伤,伤口最深的也未见骨,所以治疗起来相对容易些。自然如果王妃不能在五天内站起来,我也有办法让王妃站起来的。”  
陆云蒸一愣,这个桑榆,医术竟然这么好?直到后来,陆云蒸才知道,这跟医术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请王妃先把药喝了吧。”  
说着,桑榆递出药去。  
陆云蒸犹豫的接过来,一边喝着一边想着,五天内。五天后听那个管家模样的人说,要参加曾妃的生辰,所以,陈旬是为了这个,才会让人医治自己的吧。不过,不知道,可不可以到时候见到母亲一面。想到这里,陆云蒸暗暗想着,要不写封信到宰相府,让宰相去的时候带上母亲?  
想到这里,陆云蒸的眼睛微微一亮,一昂头将药喝了个精光。  
桑榆看着陆云蒸将药全喝完了,不免问了句,“王妃不觉得药苦嘛?”  
陆云蒸这才后知后觉,  
“是有点苦,不过良药苦口嘛。”  
桑榆微微点头,这个宰相千金倒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娇贵。  
但是这也阻止不了她就是杀害轩哥的真凶!  
越是能忍,越可怕。转而,桑榆说道: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将我的药,喝完。”  
陆云蒸微微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是药三分毒,王妃很快就会知道的,”  
说着,桑榆站起了身,留下这么一句,走了出去。  
陆云蒸摇摇头,这个桑榆,看不透。不过说起来,自己的身子相比昨天,似乎有点力气。刚才竟然能接过碗,喝药!想到这里,陆云蒸突然想到了什么,  
然后掀开了被子一看,顿时脸红了绿,绿了红!  
她怎么是光着身子的!  
“桑榆!”  
陆云蒸扯着喉咙大喊一声。  
很快,叫桑榆的女子便走了进来。手上似乎,又端了一碗药。等桑榆走近了,陆云蒸赶紧问道:  
“我,我这身子怎么是光着的?谁干的!”  
谢谢支持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