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9 | 浏览:5827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情深说爱你》作者:松香软露(完结vip)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3783 
财富
257747  
积分
155574  
在线时间
2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7-19 


文案:


嫁给深爱多年的男人,却没有一天快乐过。
同床共枕的丈夫从来没有信过她,直到她死。
她是满腹心机蛇蝎心肠的白莲花?
好,她认了,都认了。
也许,爱他便是个错吧。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3783 
财富
257747  
积分
155574  
在线时间
2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7-19 
###第1章不能满足你?  
下午三点的地下车库。  
娇小的女人被一把摁在副驾压住,男人灼热的气息带着危险的震怒,制住她的大手像一把铁钳,用力又顽固。  
另一个手肆虐的揉着她的那处绵软,身下的坚硬带着毫不怜惜的力度,一次次狠狠的贯穿她。  
连绵瑟缩着身体,白皙的脸蛋因为害怕,微微颤着。睫毛抖动间,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下。  
她气质原本就是清丽柔弱的,苍白的模样,引人生怜。  
“看着我!”郑旭安一把捏住她光滑的下巴,目光像最阴冷的鹰一般,不带任何情绪的望向她眼帘深处。  
脸被他指尖的力道用力捏着,身下最柔软的地方却被他更加用力的撞击。连绵嘴唇抖了又抖,闭上了眼,不敢看他。  
一见她这副人畜无害的样子,郑旭安心底的怒火便燃的越发旺盛,眸光变冷,动作越发粗暴蛮横,简直要将她狠狠捅穿!  
这不是夫妻间最为亲密的温存,而是折磨!  
就是这张脸,就是这副我见犹怜,水仙一样勾人去摘的模样!  
他恨死了她!  
“现在这个样子做给谁看?”  
她不是爱着自己么?  
如愿嫁给了他,却不好好在家当郑太太,出来跟踪他?  
“貌美如花,我见犹怜。可你这副脸孔下的心机,简直让人作呕。”郑旭安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抚过她脖颈间的每一寸莹白,惹来她的颤栗。布满寒霜的俊脸,凑到她耳边,每一个字都温柔的像情人间的低喃。  
热气落到她小巧的耳畔,连绵身体不自觉的一颤,耳根变得粉红。  
“呵,人前清纯,人后放荡!不是喜欢我这样对你,才千方百计要爬上我的床么!”  
要不是发生这件事,母亲执意要求自己负责,他怎么会娶她!  
连绵冰凉的手指攥在一起,用力掐着自己,不敢睁眼,也不敢与身上压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对视,心痛的有些麻木。这是她从十七岁起就喜欢的人,这七年的光阴,她一直远远的在身后默默爱他。  
难道这些喜欢都只能化成如今这样角落里不带丝毫爱意的呻吟么。  
“说话!”  
果然长了副好模样,明明是被自己捏着脸,闭眼的样子却无辜到引人低头去深吻。  
嘴唇动了又动,连绵终还是没有出声。  
呵呵,事到如今,她还能说什么?说自己虽然喜欢他,却没有想爬上他的床么?  
微微睁开眼帘,她含着水光的眼,饱含情绪。这个男人不会信她,他只会恨不得自己去死。  
“怎么,被我拆穿了真面目,无言以对?”眸色越加深沉,郑旭安冷面上的冰霜,因为她百转千回的眼神,裂了一瞬。随即又更加恼怒,按着她的双手,轻而易举的将她翻过去。  
“带人跟踪我,郑太太的名头还不能满足你?”  
“啊…”  
撩到腰际的裙子被他粗暴的扯下,她腿间一凉,下一刻迎来的是更加生硬的冲撞。  
“你,你不要…”  
手被他牢牢固定在身后,承受着这样的力度,她受不了。带着哭腔的声音既柔又甜,惹来的却是郑旭安更加粗鲁的动作。  
额头的一处小伤疤也随着主人的情绪,变得更狰狞了几分。这是郑旭安三年前从一场车祸中劫后余生留下的印记。  
“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那么诚实。”  
“这么好的演技,可惜了。娶了你的人是我郑旭安,你是怎样的女人,早在见你第一次我就明白。”  
每一句话都带着羞辱,每一个字都是凉薄的冷意,她被这样激烈的动作弄的脸颊通红,心中又羞又恼,恨不得就这样死掉。  
破碎着声音开口,试图解释:“我…我没有…要…啊跟踪你…”  
一声又一声惹人遐想的娇脆,听在郑旭安耳里,出了口便从原本的解释变成了勾引。  
含着冷光的黑眸,扫过电梯口走出的路人。手指按下控制天窗的按钮,突然的声响引来了路人的回眸。  
“不……”  
连绵挣扎起来,车子就停在电梯最近的车位!他怎么能!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3783 
财富
257747  
积分
155574  
在线时间
2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7-19 
###第2章你混蛋  
早就知道郑旭安对于娶了自己有多怨念,却没想到他会恨到这个地步,连自尊都不给她留一点么!  
“郑旭安!你混蛋!”  
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量,连绵用力的抬起头,后脑勺狠狠撞上身后男人的俊脸。  
“连绵!”  
不可置信,郑旭安摸着自己被撞的生疼的鼻子,眸中闪过愠怒。  
这个女人发什么失心疯,不是一贯在自己面前温柔小意楚楚可怜么?  
连绵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绵羊一样柔弱。从来不大声说话,甚至不敢正视他一眼,今天到底是什么给了她这样的勇气去反抗自己?  
“我没有跟踪你!更没有处心积虑想爬上你的床!你有听过我解释么!”  
再软弱的人被逼到了绝境都会放手一搏,她连绵也是!自尊是她唯一剩下的东西,上天是不是在惩罚她?  
她眼前的郑旭安,和记忆里那个蹲在街角默默照顾流浪猫的男孩完全不一样了。  
“呵。”郑旭安嗤之以鼻。  
“好,这些都是我的错,那现在放我走好不好?我们离婚,我把郑太太的位置让出来!”她一边抖着身子胡乱的把衣服整理好,一边极力镇定着开口。  
她不喜欢这样的日子,她受不了!  
“做梦!”这个女人还会什么,只会拿欲擒故纵的离婚来威胁自己么?明明知道自己母亲有多喜欢她,他若是同意离婚,只会让母亲难过!  
车里的动静,终于引来了路人的好奇。  
郑旭安冷着脸,重新关上天窗。从连绵身上下来,坐回驾驶座。心里窝着一团火,他一脚踩下油门,一路狂彪。  
连绵安全带都没系好,差点被他甩出去。  
他为什么要这么恨自己,明明当初自己也是受害者啊!为什么!想着这些,眼泪又流下来,心里又酸又疼。  
车子开回了郑氏豪宅。  
连绵犹豫着开口:“我,我想搬出去住…”  
心底一股暴怒涌上,嫁给自己了还想着出去?他郑旭安的东西,哪怕是一条狗也只能死在他的地盘!  
见郑旭安脸色不好看,连绵赶紧顿住话头,开门下了车。  
——  
清晨的微光,洒在富人住宅区的红色屋顶上。  
连绵揉着微疼的额角,一个手提着袋子,往这片豪宅的后花园过去。  
“连小姐,那么早起来,又去喂猫了?”  
下人见到她娇小的身子,亲切的和她打招呼。连绵怯怯的展开一个笑颜,加快了步伐往那儿去。  
大门处冲过来一辆车,宝蓝色的加长林肯几乎撞到她,才险险的停住。  
车门里走出的正是郑旭安,冷漠的神色中,藏着对她不加掩饰的厌恶。眸光落到她惊魂未定的脸上,嗤笑一声。  
郑旭安眼神冰凉,擦肩而过将她撞到一边,不看她一瞬间变得苍白的脸,转而神情缓和的拉开另一侧车门。  
看着与膝盖只差几厘米的车头,连绵真切的感受到了方才刹那间的死亡。  
手中拎着的袋子突然变得沉重起来,她无意识的望向车门。  
郑旭安一贯硬朗的脸变得柔和了几分,将车里的人带了出来。  
啪!  
装着猫粮的袋子落到了地上,连绵倒退了半步,神情怔楞。“楚梦瑶…”  
墨镜被女人缓缓摘下,露出来的是一张明艳到神采飞扬的脸。她是楚梦瑶,郑旭安的朱砂痣,白月光,初恋情人。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3783 
财富
257747  
积分
155574  
在线时间
2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7-19 
###第3章为什么不去死  
楚梦瑶成了郑家偌大豪宅里的主人。  
连绵每天缩在屋里,见到楚梦瑶就尽力绕着走。  
晚上,郑旭安带着满身酒气闯进了屋。  
“你…楚小姐在…”连绵抱着被子往后躲,她知道接下来迎接的是什么,可她不想。  
喝醉了的郑旭安,比平时更加的危险,看着她的样子,像要把她吞吃入腹。  
“你放开我!郑旭安!”  
她知道郑旭安一直爱着楚梦瑶,自己只是他们之间因为意外,闯入的第三者。可是她都想退出了,为什么他还不放过自己!  
“放开你?然后你再用这副皮囊勾引别人?”  
“在我这里,你只是一个工具,连反抗都没有资格!”  
丝质的睡衣三两下扯开,柔软的身子又被他压在身下。郑旭安黑眸里盛着满满的怒意,动作越发激烈粗鲁。  
“我讨厌你!我恨你!”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总是这样一次次被他极尽折磨。哭喊过后,咬着自己的嘴唇,她不再挣扎。  
“恨我?你有什么资格恨我?”  
疯狂的侵占着身下这个娇小柔弱的女人,郑旭安说出的话却凉薄到极致。  
“楚梦瑶肚子里的孩子,本该是天之骄子!却因为你,只能当一个私生子!”  
“你为什么不去死?”  
当他听到楚梦瑶怀孕时,他的忐忑更盛于喜!自己在意的人怀了孕,他甚至不知道该不该让他生下这个孩子!他自己便是私生子,又怎么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再经历这一切!  
“连绵,连绵!”连喊着她的名字都是那么恨意连绵。  
连绵仰着头,只能恍惚的放任自己的身体承受,脑袋却像被惊雷轰炸过一般。  
“她,怀孕了…”  
为什么会想哭呢,眼眶里含了许久的泪,终于落下。  
他说,你为什么不去死?  
原来,对自己的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么。  
第二天,连绵肿着一双眼起床,脸色苍白,全身散架一般疼。  
“哟,郑太太嘛!大清早的,哭丧个脸,给谁看啊!”  
楚梦瑶语含嘲讽,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  
“当上了郑太太,日子多潇洒。你这样无父无母的孤儿,靠着烂好人的收养才苟活到今天。过上好日子了,可真是要好好珍惜呀!”  
语带双关,楚梦瑶目光落到连绵身上,闪过明显的忌恨。要不是这个女人,现在名正言顺做着郑太太的人是自己!  
连绵没说话,转身就往楼下走。  
齐叔叔一家是她最尊敬的人,他们虽然收养她,却待她极好。她不愿意听任何人以嘲讽的语气说这些。  
楚梦瑶几步走上去拉住她。  
“我怀了郑旭安的孩子,就在这里。”她轻声在连绵耳边重复,抓过连绵的手。  
连绵说不出话,脸色却越发苍白。  
怔怔的跟着楚梦瑶的动作,手落到了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  
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了啊。多么幸福的事情啊,可为什么自己却难过的心里都疼呢。  
“啊!!”瞄到拐角出现的人影,楚梦瑶带着狠绝的目光,面上惊慌,一头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连绵下意识想伸手去拉,但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预料,手指只来得及捏住她的一片衣角,楚梦瑶已经惨叫着滚到了最后一级台阶!  
“连绵!!你真的该死!!”恨意滔天的怒吼,郑旭安无比巧合的突然出现。  
惊叫的下人已经围住了楚梦瑶。  
“我,我没有……”拼命的摇头,连绵也被这眼前的变故吓呆了。  
她举着双手,语无伦次的给郑旭安看:“郑旭安,真的不是我…”  
喉咙被大步走来的郑旭安一把掐住,她余下的话艰难的卡成了无声,眼泪因为窒息大滴的落了下来。  
“你该死。”冷到冰渣的语气像从地府里传来,郑旭安满身的怒意凝成了刀刀要送她去死的杀意。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3783 
财富
257747  
积分
155574  
在线时间
2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7-19 
###第4章你不配  
“旭安,旭安…”楚梦瑶哀嚎着喊,不让身边的下人靠近。  
连绵的手不去反抗了,他说自己该死,那就死吧。她很累了,郑旭安从来都不相信她,从来都是如此。  
他们之间,连开始都是个错误啊。  
楼下女人的喊声,唤回了郑旭安的理智。想到母亲,他终还是按住了心里的怒火,将连绵破布一样丢开。  
连绵踉跄着跌坐到地上,手脚颤着,全身止不住的发抖。分不清是心里还是身上,哪儿都痛。  
“旭安,我要去叔叔那里……”楚梦瑶抓着郑旭安的手,语气里都是惊惶。顺着她的话,她身下竟然慢慢有血蔓延开来。  
连绵看着那些血,再一次体会到百口莫辩是什么滋味!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为什么事情总是朝着最坏的那样发展?她没有推楚梦瑶的!  
满口答应着楚梦瑶的话,郑旭安迅速的抱起她,驾车疾驰而去。  
郑家有专门的家庭医生,但楚梦瑶要去叔叔那里,郑旭安便带她去了。可是,可是自己,也好,疼……  
“太太!”  
连绵再醒来,正好好的躺在自己房间。  
“付医生……”  
“躺着吧,别起来。”付医生有些岁数了,头发花白,在中医里是老资历的了。  
“孩子两个月了。”  
孩子!  
自己怀孕了?  
她脑袋懵懵的,手下意识落到小腹,自己,有孩子了?  
“你身体不好,情绪变动太大差点流产。记住,情绪忌大起大落,饮食忌寒性,忌房事。”  
付医生走后,连绵躺在床上像做梦一样恍惚。  
低头看肚子,她突然笑了起来。她有孩子了,她不是孤儿了。这个孩子,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  
郑旭安对楚梦瑶肚子里的孩子那么在意,那这个孩子呢?想象着郑旭安回来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喜悦,连绵翘起唇角,清亮的眼闪闪发光,笑的单纯又开心。  
她承认,她还是爱他,抓到了希望,灰烬便跃跃欲试着重燃。  
直到晚上,她才等回了郑旭安。  
“郑旭安!”她鼓起勇气喊他。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其实他没那么可怕。  
郑旭安面容冰冷,黑眸深处是死死压抑的怒气。“滚开。”  
他一分一秒都不想再见到眼前这女人!如果不是顾忌母亲的心情,早在她做出爬床这件事后,他就不会再留着她!  
“楚梦瑶还好吗?”郑旭安的神色太过阴郁,连绵问的小心翼翼。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样神色如常的和他对话,费了她多少力气。  
“我,我早上想避着她走的,我真的没有推她。”  
连绵不说还好,提起这件事,郑旭安心底的暴虐,简直要从身上喷涌而出。  
“那你还真是避的不够彻底!”他在容忍她,因为母亲。  
即使连绵刚在早上让他失去了楚梦瑶肚子里的孩子,即使楚梦瑶因为这次流产,永远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可他还在忍,只因为自己的母亲喜欢她!他不会让自己唯一的亲人难过!  
“你还能好好站在这里,是因为谁你心里明白!不要再试图挑战我的极限!”  
“为什么?”连绵不明白,为什么他从来不愿意试着相信自己一分?  
“可是我还要怎么避?我已经处处让着楚梦瑶了!郑旭安,是她自己突然摔下去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她解释的很卑微,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是多么幸福,她希望能给肚子里的孩子营造一个好的气氛。  
激动,还有心痛,她伸手去抓郑旭安的手。  
连绵这张哭起来梨花带雨,小白花一样清纯的脸,他现在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因为嫉妒就将梦瑶推下楼梯,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恐怕也要被她这样的演技所蒙蔽!  
一念至此,眼底的怒意更加汹涌。  
“你不配!”他反手拽住连绵,她不配他相信!  
女人被一把推进了地下室,阴冷潮湿,让人心悸。  
“郑旭安,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连绵怕黑,下意识的想抱住他。  
砰!门被关上!  
“郑旭安!”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3783 
财富
257747  
积分
155574  
在线时间
2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7-19 
###第5章孩子没了  
“放我出去!郑旭安!”  
“不要关着我,郑旭安,我有了你的孩子……”  
没有人理她,四周都是黑暗。她瘫坐到地上,抱住自己,脑袋埋起来发抖。  
“黑,好黑…怕…”眼泪是习惯的味道。  
地下室的隔音很好,除了郑旭安,没有人知道她被关了起来。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她自己。  
郑旭安守在医院。  
“旭安,旭安!”  
“连绵为什么这样心狠!我的孩子,孩子!”楚梦瑶状若癫狂,摇着郑旭安的手臂,眼睛里写满了恨。  
也许开始是演戏,流产也是她的本意,但这样丧失生育能力的结果,却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意料之外!  
连绵!!从这一刻起,她楚梦瑶要让她血债血偿!  
郑旭安陪了她一夜。  
“郑少,我们瑶瑶她心里可只有你啊。现在又没了当母亲的能力,往后…”楚梦瑶当医生的叔叔楚天,满脸伤痛,说得痛心疾首。  
郑旭安皱起眉头,掐灭了烟。  
“怎么,要我报仇?”  
楚天一噎,他是这个意思。毕竟他楚天的侄女,跟着眼前的郑大少也有两年了,却生生变成了个地下情妇,如今还彻底失去了生育能力!  
往后要是这郑大少腻烦了梦瑶,她下半辈子怎么办?郑大少的冷酷无情,是南城有名的。要不是有着三年前那场车祸的情分,梦瑶还真不一定能让这郑大少多看一眼。  
“给她。”郑旭安淡淡开口。  
身后的秘书,从包里拿出支票,递给楚天。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瑶瑶不是那种人!”嘴上说的大义凛然,楚天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支票。  
这!八个零!五千万!!他被这数字砸懵了。  
郑旭安的手机响了,有电话进来。特别的铃声,是他母亲。  
“好,什么时候?嗯。”  
出国旅行了半年,母亲终于回来了。  
郑旭安亲自开车,第二天下午接到了许眉。  
“我儿子半年没见,还是那么英俊!”许眉见着郑旭安来接自己,笑的合不拢嘴的。  
自己儿子白手起家,如今在所有的富人圈里,是最有能力,同时也是最孝顺的!这次出行,不知道多少太太羡慕她有这样一个好儿子!  
“妈。”郑旭安笑的无奈,眼里却是暖意。  
“对了,绵绵呢?”开心过后,许眉想起了儿媳。  
郑旭安神情一窒,他这才想起了昨晚被关到地下室的连绵。随即神色如常的开口:“你回来是个惊喜,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  
“妈,你先回家睡一觉,倒好时差。晚上我们聚一聚。”  
许眉单独住着一栋别墅,她爱清净,也怕打扰了儿子儿媳的二人生活,她可是等着早点抱孙子的!  
郑氏豪宅里,下人已经一天没看见连绵,见着郑旭安回来冷着一张脸,没人敢凑上前问。  
郑旭安回到地下室,打开门。  
地下室里一片死寂,和他预想中不同,连绵这个女人没有立马扑上来。  
一股铁锈味扑鼻而来,他皱着眉开灯。  
没有人告诉过他,黑暗过后突然的光明是这么刺眼。他慢慢适应光线,地上的红色映入眼帘,刺痛了他。  
连绵蜷缩着身体,身下是暗红的血。她死了一样,那模样难看的像锅炉里待煮的虾米。  
“该死的!”  
楚梦瑶摔下楼梯的时候,他只有怒。  
但这一刻,心里竟然还有一丝慌,顾不得去探究自己的异样,他一路闯着红灯赶到医院。  
“你是她家属?”医生板着脸问。  
“我是她丈夫。她怎么了?”  
“怎么了!你太太高烧发到39度!现在才送过来是不是想一尸两命!”  
郑旭安瞳孔一缩,猛地拽住医生衣领。“把话说清楚!”  
医生也不怕他,冷着脸掰开他的手。“你太太流产,孩子没了!签个字。”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3783 
财富
257747  
积分
155574  
在线时间
2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7-19 
###第6章婊子送你  
连绵的手术做的很快,郑旭安两日之间连续失去了两个孩子。照医生的话说,连绵的身体休养一阵就会恢复,不会影响日后生育。  
呵。这最后一句话激怒了郑旭安!推了楚梦瑶摔下楼梯,所以现在这是她的苦肉计?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她要什么?自己的怜惜?  
满脸阴翳的走在医院过道,两个护士窃窃私语经过。“302那个病人太可怜了吧!”  
“还怀着孕发烧呢,血糖那么低,竟然被饿了两天两夜!她丈夫要是不想过直接离婚啊,何必这么折腾人!”  
“嘘,你不懂,有钱人~”  
郑旭安冷着脸停在病房门口,抬头一看房间号,302!  
好,很好!这个女人倒是有本事,什么人都能让她玩得团团转!  
砰!  
他一拳打在门上,巨响惊醒了昏睡中的连绵。  
“郑…旭安…”她模模糊糊的喊他,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我,我为什么在这里?”  
她不自觉低头摸了摸肚子,“郑旭安,我想告诉你,我有了你的孩子。”连绵声音软软,满是希翼。  
心里一股邪火涌上来,看着连绵这副模样,郑旭安就想撕开她的面皮!  
“呵,恭喜。孩子回炉重造,没了。”  
恶意的扯出一抹笑,郑旭安逼近她。“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做母亲?连上天都看不过,将你打回了原形!”  
连绵如遭重击,面色苍白着昏了过去。郑旭安冷冷看着,越发觉得这女人做作恶心!  
连绵再醒来时,感觉有一只手,温柔的抚着她的脸。  
她喃喃着,“郑旭安……”  
“傻丫头…”齐治眼底的光暗了下去,心中微疼。  
“齐哥哥!”连绵认出了他。  
齐哥哥不是在国外攻读心理学么,怎么突然回来了,还在病房出现!  
病房,不,她的孩子!  
“齐哥哥,我的孩子!孩子…郑旭安说没有了,我不信的!”她紧紧攥着齐治的手。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个亲人,怎么能,怎么会就这样没了!她还没有给孩子取好名字!她还没有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大啊!  
“小绵!”齐治心疼极了。他刚回国,来这家医院办入职手续,却恰好知道了连绵流产。  
“我知道,郑旭安一定是骗我的!他只是不喜欢我,所以才用这种方式,不然,不然他怎么会送我来医院!他是担心我,才会送我来,他肯定只是因为楚梦瑶的孩子还在生我气……孩子还在的,我的孩子还在的……”  
嘴中胡乱的说着,她手脚却冰凉着开始颤抖。身体的异样她怎么会感觉不到,小腹处那种下坠般的疼痛,怎么可能只是幻觉!  
她只是,她只是不愿意接受啊!接受自己又退回从前,孤身来,孤身去,独身一人。  
齐治反手握住她,往自己怀里拥。“小绵,不怕,不怕啊?齐哥哥在。”  
哐!  
郑旭安眸色深沉,怒气冲冲地将手上拎着的保温桶砸到地上!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都是装出来的!在他面前装晕,转过头来却又扑到另外一个男人怀里!  
“连绵,你这样的女人,除了演戏还会什么!”  
一把将她从齐治怀里拉出来,连绵几乎摔到地上。齐治回过神来,又将连绵抢回去。  
“滚开!”郑旭安所有的耐性都耗光了,要不是因为晚上答应了带连绵聚餐,他怎么会提来这煲好的汤!  
“她是你妻子!”亲眼见到郑旭安待连绵的不耐,齐治一拳挥了出去!  
“婊子送你,你要么!”躲开拳头,郑旭安笑的危险又不屑。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3783 
财富
257747  
积分
155574  
在线时间
2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7-19 
###第7章不要你了  
“嘴巴放干净点!”齐治彻底被激怒,两人拳拳生风,扭打成一团。  
“齐哥哥!郑旭安!”连绵稳住身形,急急喊着劝架。  
“早知道你是这种人,当初根本就不该让小绵嫁给你!”  
“怎么嫁给我的,你问她!”郑旭安渐渐占到上风,压着齐治打!  
一丝疑惑划过齐治眼眸,“问什么?”  
“郑旭安!”  
连绵赤着脚踩在地上,手去拉他,脸上写满了恳求。  
求求你不要在齐哥哥面前这样说,求求你停下来。即使她早已习惯接受这种莫须有的罪责,但请保留一分她在齐家哥哥面前的尊严好不好!  
“出来!”郑旭安看了一眼手上的表,扯过连绵。  
齐治要去阻止,被连绵哀求的眼神所动,颓丧的放了手。  
连绵跟着郑旭安到了走廊。  
“换衣服,化个妆。”郑旭安薄凉的开口,瞄到她高烧未退通红的脸,皱了皱眉。  
“妈回国了,晚上聚餐。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将她抵在墙面,郑旭安看着她的眼,竟连一丝一毫的温情都没有。  
有了孩子,她本来以为,这是一座跨过冰河的桥梁,却原来一切都是梦一场回到原地啊。  
她不死心,抖着嘴唇开口,“郑旭安,你是在意我的,是不是?”  
地面的冰凉,穿透脚心,直达心底。她看到了地上的保温桶,心中一暖。郑旭安还是在意她的,不是么?  
“这是你为我煲的汤吗?”如果这是失去孩子以后的温情,她,愿意接受。  
她不顾烫,大口大口近乎贪婪的喝着,眼泪落到汤里,连绵缓缓扯起悲凉的笑。她在他面前,一向如此自卑,简直没有自尊。  
她爱他。一个孩子就能重燃她对他的爱意。多么可笑悲凉!  
郑旭安眸光冰冷,连否认都懒得给她。连绵在她心里与其说是妻子,不如说是自己为母亲养的一条宠物!  
晚上九点,南城最大的素食馆——悦素斋。  
连绵脚底发软的跟着郑旭安落了座,为了不让郑旭安的母亲看出不对,她被逼着换上了露着腿的套裙,以符合许眉的审美。  
“绵绵!小半年不见,怎么小脸瘦成这样了!”许眉姗姗来迟。  
她对着连绵,是慈祥的。那双落在她脸上的目光,总像透过她看什么人一般。  
“阿姨…妈…”连绵下意识的开口,触到郑旭安森冷的目光,又连忙改口。  
“我都听说了!绵绵啊,妈知道你心里不痛快!”  
连绵一惊,听说什么?自己流产的事情么?  
“但不管怎么说,梦瑶跟旭安在一起两年,多少是有感情的。毕竟有了孩子,咱们再气愤,动手还是不对的。”想到那未出世的孙子,许眉的面色便有点不好看。  
“旭安今年都25了,是该要个孩子了,你们结婚半年,妈为了早点抱孙子,都出国绕了一圈!妈是为你好,旭安啊,吃软不吃硬,别为的外面的什么女人和他生疏了。”她现在倒是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当年不撮合他们结婚了。  
梦瑶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连绵这里又迟迟没有动静,她要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妈…我没有…”心底涌上的苦涩变成了泪,连绵不想哭,可是忍不住。  
许眉只是想着楚梦瑶流产,却丝毫不知道连绵也刚经历了同样的事情!  
见着连绵哭,许眉不悦了。“绵绵啊,妈是为了你好,早点生个孩子,母凭子贵知道不?你说咱们旭安生意做的那么大,要是没几个继承人,这不是逼着旭安去外面找小姑娘嘛!”  
“要是妈也不管你了,我们旭安就不要你了。”  
这桩婚姻的秘密,许眉最清楚。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3783 
财富
257747  
积分
155574  
在线时间
2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7-19 
###第8章杀人凶手  
连绵红着眼眶,将委屈一忍再忍,变成血泪吞下去。连绵一乖,许眉说的开心了,郑旭安也满意了。  
将许眉送回家,郑旭安踩下油门回了医院。  
“下车!”他神色不耐,眉宇间是一丝疲惫。  
“我,我要住在医院吗?”  
郑旭安蓦地转过头看她,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嗤笑。“梦瑶在这里,去道歉!”  
有什么在身体里碎开了,疼。连绵苍白着一张脸仰头,使劲不让眼泪掉下来。  
“要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为什么她爱的男人,她嫁的丈夫从来连一丝一毫的信任都不曾给她?  
郑旭安被她带着泪水的眸光看的心里一堵。想到如今依然躺在床上的楚梦瑶,他彻底冷下面孔。  
“等你死了!”  
他根本不知道这些话对一个痴心爱他的女人来说,是多么伤人!这是寒光凛冽的刀,一下下对着她捧在手里的心砍下去,直到血肉模糊。  
“好…我去道歉。”吸着气,连绵无助的点头。  
她知道,她的眼泪,她的爱,她的一切,全是郑旭安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  
郑旭安,你强,只是强在我爱你。  
可若是有一天我不爱你了呢,你是否还会心心念念如此伤害我?  
病房里的楚梦瑶,正要入睡。  
连绵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摆在桌上成套的保温桶,与下午郑旭安带给自己的如出一辙。  
见到郑旭安,楚梦瑶下了床就往他怀里扑。落在身后的连绵心中一抽,原来,相爱的人站在一起,是会发光发亮的,她真像个多余的第三者。  
“你来干什么!”楚梦瑶终于看见了连绵。  
“旭安,我一看见她,肚子就疼!”楚梦瑶摇着郑旭安的手臂,语带撒娇,是连绵从来没用过也不曾听过的语气。  
郑旭安的眼眸,慢慢落到连绵身上,黑眸里是冷眼旁观坐等道歉的姿态。  
总是以为心已经凉到了极点,却又有更凉。连绵抖着声音开口,“楚小姐,对不起。”  
楚梦瑶一听这话,面目一瞬间变得扭曲。  
“对不起?你说一句对不起就能偿还一条人命?”她啪的甩了连绵一个耳光。  
连绵头被打的偏到一边,耳中隆隆作响,眼前一片金星乱冒。  
郑旭安眉头微皱,下意识的想上前,随即顿住脚步,心中涌上的是对连绵更深的唾弃!这就是这个女人的可怕之处,一不小心,就连自己都要被她蛊惑了去!  
连绵在晕头转向中稳住身形,余光看向郑旭安。见到他一脸的置身事外,心中苦味连连。  
“楚小姐,我,理解你的难过…”她不提自己也刚失去一个孩子,但话未说完就被愤怒中的楚梦瑶用力推到地上。  
下一刻,保温桶里滚烫的鸡汤被楚梦瑶一把泼来!  
连绵跌坐在地上,避无可避,本能的抬手遮住脸。尖锐的疼痛,覆盖了她整片裸露在外的肌肤。  
“够了!”郑旭安握住楚梦瑶还要再打下去的手。  
“旭安!她是杀人凶手!你知道的!我们以后再也不会有孩子了!”双眼通红,楚梦瑶一贯的明艳变成了歇斯底里的痛恨。  
连绵狼狈的捂着脸,在地上缩成一团。  
郑旭安面色不变,冷冷扫了一眼连绵,眼眸变得冷淡,看向楚梦瑶。“适可而止。”  
“什么?旭安!她是杀人凶手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楚梦瑶不可置信的摇头,满脸的凄苦。  
郑旭安的面容一点点变得冷漠。“妈喜欢她,她就得好好留着。”  
顺着发丝缓缓滴落的汤汁,有一些渗入了眼睛,连绵闭着眼站起来。她像只剩空壳的行尸走肉,再一次触摸到了真相。  
不是你喜欢我。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3783 
财富
257747  
积分
155574  
在线时间
29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7-19 
###第9章因为我爱你  
烫在身上的伤,会慢慢好起来。可她连绵的心,好不了了。她一字不发,站起来步履蹒跚往外走。  
“连绵!你会下地狱!不得好死!”楚梦瑶气急败坏,抓起枕头朝她背影扔去。  
这一次,郑旭安让开了身影,不再阻拦。  
只要不是肉眼可见的伤,只要连绵这个人还活着,只要他母亲看了高兴,她被怎么对待都没关系。  
枕头砸在身上,连绵一个趔趄,顿住了脚步,声音轻不可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  
她回眸间,是一片暗淡中透出通透的眼神。那目光落到郑旭安脸上,他心一颤,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厌恶的心情。  
楚梦瑶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掩饰着哭喊,“旭安!”  
“郑旭安,我听了你的话,来道歉。不是因为我认错,而是因为我爱你。”  
连绵站着的身形摇摇欲坠,目光却坚定的注视着他。她从来不曾勇敢过,这几日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竟然赐予了她几分勇气。  
“你有没有,哪怕一瞬间,曾经喜欢过我?”  
怀里的位置给了楚梦瑶,连绵站在门口与他遥遥相对。满身汤汁,面色惨白,一点儿没有往日的娇俏了。  
郑旭安恍惚间回忆起了初见她时的画面,只是下一瞬,想到连绵的为人,他迅速的冷下面孔。“你配么?”  
“对你,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看着连绵眼里所有的光一点点暗下去,郑旭安千遍万遍的告诉自己,连绵只是个工于心计的狠毒女人,不值得他去动心!  
“这样啊。”我明白了。  
她转过身,身后那对璧人的郎情妾意,离她那么远。  
直到走到街上,接近凌晨一点的街头,人流稀少。心空落落,她漫无目的的走着。  
“哟!美女!”喝醉酒的中年男人,拦住了她。  
见连绵身后没人,男人动了欲,扯过连绵就往暗处拽。  
“你干什么!我不认识你!”连绵以为他是认错了人,等到意识到不对时,已经被男人拉到了隐蔽处。  
“郑旭安!郑旭安!!”男人的力气太大,连绵根本挣脱不了。  
慌乱中,她尖叫着哭喊。  
砰!  
压在连绵身上的男人被一拳打在地上。  
“你管老子的闲事!”男人被打懵了,还来不及爬起,又是一拳重重打在他脑门。  
郑旭安满身煞气,凶神恶煞的出拳,中年男子的酒意被打去了大半。  
“我刚才是喝醉了!喝醉了不算数的!”男人连连狡辩。  
郑旭安却根本听不进他半句话,下手的狠劲是把他往死里打,男人鼻子流着血,被打的几近昏迷,直到像摊烂泥一动不动。  
“郑旭安,会出人命的…”连绵瑟缩着身体去劝。  
“滚开!”郑旭安通红的眼像被激怒的野兽。  
他郑旭安的女人,哪怕是不要的,也轮不到这种杂碎去碰!盛怒过后,他拿起手机,叫来助理处理醉酒的男人。  
“你满意了?我满足不了你?逼的你露宿街头勾引野男人?”  
这个女人有毒!一次次的牵动他暴虐的情绪。他恨不得掐死她!  
“郑旭安……”  
连绵第一次扑入他怀里,嚎啕大哭。  
你为什么现在才来!  
你又为什么要来?  
将要放下的人,以那样一种英雄的姿态从天而降。  
所以,我到底是该恨你还是爱你?  
郑旭安僵直着身体,眸中情绪复杂难辨。手抬了又放,终于没有搂住这个单薄颤抖的身体。  
寂寥的秋夜,女人抱着男人哭的喘不过气。  
往后,他不止一次的忆起这个瞬间。  
若早知道,早知道有那样一天,会痛彻心扉。他定然,不会让自己的女人这样哭泣。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