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0 | 浏览:10015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总裁的溺宠甜妻》 作者:糯米高(VIP)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简介:
海城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代因初
家世好,样貌好,脾气好,能力也好
脾气有多好,她能够在为夫家公司卖命的同时还帮忙照顾丈夫在外面养的情人
为了心底里卑微的爱情,她付出了全部
这一切,在越明卿出现后被打破了
她不仅与他发生**,还被他高调求婚
低调了二十多年的她,终于没法再低调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1章一场骗局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助理正在汇报着明天的行程安排,桌上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代因初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眉头不自觉的紧皱了一下,她抬手示意助理先停下,手指在屏幕上轻轻滑过,接通了电话:  
“喂,敏颜。”  
“因初,我不小心把鱼缸打翻,手被划伤了,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电话里传来对方柔弱无助的声音。  
代因初听到对方说把手划伤了,神经立即就紧绷了起来,并不是因为担心,而是怕来自另外一个人的责怪。于是她关切问道:“怎么会把鱼缸打翻了,张阿姨呢?她不在吗?”  
顾敏颜的声音带着哭腔,听起来极为委屈,“张阿姨的儿媳妇今天生孩子,我就让她回老家照看了,我觉得我自己一个人没问题的,可是没想到……”  
伴着一阵低泣之后,又听电话那头的人自责的说道:“因初,我真没用……”  
对此,代初因不做回答,只是柔声安慰道:“没事的敏颜,你别多想,我现在就过来。”  
随后挂断电话,对还站在面前的助理说道:“有事先走了,你也下班吧。”  
“代总……”助理欲言又止。  
正在整理东西准备离开的代音初听到助理叫自己,抬起头看向她,“怎么了?”  
助理朱莉看着眼前这个年纪不大能力气势却不输男人的女人,问道:“是顾小姐那里出事了吗?”每次只要碰见顾颜敏的事,代总就会急匆匆的丢掉手上的工作。  
收拾完东西的因初点点头,“她不小心把鱼缸打翻被划伤了,我得过去看看。”  
朱莉跟在代因初身后,替她抱不平,“不过是被划伤了,有必要让你大老远的特地跑一趟吗?”  
原本步伐匆忙的因初停住了脚步,愣在原地似是在想朱莉的话,半晌,苦涩的笑了笑,“到底是我欠她的。”说完,她重新迈开步子,离开了办公室。  
“代总……”朱莉在原地叫了一声,看着头也不回的女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心疼这个看似刚强的女人。  
代音初离开公司后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顾敏颜的住处,火急火燎的赶到后,发现门并没有关,她直接推开门进去了。可才进门,屋子里的画面却让她停住脚步。  
那一瞬间,身体里的血液好像凝固了。  
淡蓝色的大床上,男人和女人的身影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前一刻还在电话里委屈哭泣的顾颜敏,此刻却在男人的怀里娇媚喘息。  
代因初死死地扣住衣角,她怕自己失控冲上去。  
明明这两个人,一个是她的丈夫,另一个是她的好朋友。此刻却这样明目张胆的滚在一起。  
而她呢,作为正牌的妻子,只能忍气吞声的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上演活春宫!可笑又可怜!  
“呀!”仿佛是不经意间看到了门口的代因初,顾颜敏惊叫一声,急忙将宁承旭从身上推开。  
宁承旭也是在顾颜敏惊呼的时候才注意到代因初的存在,他不悦地皱了皱眉,一点也没有被撞破好事的尴尬。  
“谁让你跑来这里的?!”声音冰冷,带着明显的不满和怒气。  
代因初下意识看了一眼顾颜敏,却见对方也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自己。她瞬间意识到,什么划伤手,需要去医院全都是骗人的!顾颜敏只是想骗她过来,亲眼见证自己丈夫和她翻云覆雨的场景!  
她的默不作声被宁承旭认为是无话可说,亦或是心虚,“代初因,当初假结婚的时候,我警告过你,不许随随便便来打扰我和颜敏,结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  
代因初脸色苍白,笑容苦涩“呵呵,你放心好了这是最后一次,我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  
走出屋子的时候,代因初顺手把门关上了,她身体靠在门板上,依稀还能听见里面男女的对话,脸上的血色尽失,手心也被自己的指甲掐住血印。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2章酒吧买醉  
明明里面的男人是她代因初的丈夫,可是她却要像个第三者一样从这里狼狈离开,甚至不敢出声指责或者哭闹不休。  
事实上,从答应这场名存实亡的婚姻开始,她就是一个多余的人,像今天这样的画面她已经见过无数次了,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可今天见到还是会有剜心似的痛。  
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她一惊,像是做贼似的,快速离开这顿楼。  
等到了车上,她才恢复了情绪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你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呀?”  
代因初没有心情解释,失魂落魄的说道:“刚才没听到,有事吗?”  
“你说呢?你不会忙工作忙傻了吧?”对方没好气的说着,“代因初,你别告诉我你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了!”  
生日?  
代因初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一下日期,今天确实是她的生日。  
不知为何,此刻她有种鼻子酸涩的感觉,“娜娜,谢谢你。”  
尤娜豪气的说道:“别矫情,你现在在哪?”  
“我刚从顾敏颜家出来这。”代因初的语气低沉。  
电话那头的尤娜听到‘顾敏颜’这三个字就皱起了眉头,“你在她那做什么?”  
说了事情的经过后,尤娜暴跳如雷,“这对狗男女还真的一点都不把你放在眼里了!你等着,我马上过来,替你收拾掉这对猪狗不如的东西!”  
“娜娜。”代因初叫了一声尤娜的名字,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到底是我欠她的,现在这样都是我应得的。”  
听到她说的话尤娜气的不行,“什么叫是你应得的?代因初,你才是宁承叙明媒正娶的妻子,当初顾敏颜明知你和宁承叙有婚约还去勾引他,这是好朋友应该做的事吗?”  
这些往事代因初一点儿也不想提起,每次提起就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想起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眼眶有些泛红,认命似得说道:“可是我却害的她流产再也怀不了孩子了。”  
这几年她经常梦到一个鲜血淋漓的孩子,梦到顾敏颜披头散发面目凶狠的让她给孩子偿命。  
尤娜皱眉,隔着电话她都能够想象出她现在有多难过,“傻丫头,那只是意外,要不是她在你们快结婚的时候来刺激你,你也不会失手推到她。”  
“算了,不说了,我去找你吧。”代因初打断了她想继续说下午的意图,约了一个地方见面,就挂掉电话后就开车前往了。  
一见到她,尤娜就忍不住吐槽,“为什么我每次见你都是这个鬼样子?你才26岁,为什么看起来像40岁的老女人?”  
代因初摸了摸自己的脸,“有那么老吗?”  
尤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说的不是你的脸!那么好的资本,偏偏被你浪费了。女人25岁开始成熟,我在你身上只看到了老气。”  
代因初明白了她说的是自己的衣着,无奈的笑笑,“刚从公司过来。”  
她年轻,却身居要职,如果不把自己弄的成熟老练一点,没人会信服。底下的员工不会,外面的客户也不会。  
知道她一门心思只有工作,尤娜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反正离商场近,我先陪你买几身衣服,晚上带你去寻找春天。”  
话说到后面,尤娜冲她暧昧的笑了笑。  
她这副样子代因初早就已经习惯,顺从的被她拉着去选衣服去了。  
天黑了,因初才明白,尤娜口中说的找春天是什么意思。  
酒吧音乐震耳,几乎听不见人说话。因初不自在的扯了扯自己过短的裙子,“娜娜,我们走吧。”  
“什么?”尤娜大声的说道,她好像没听见代音初说的话。  
因初凑到她的耳边,声音提高了些,“我说,我们走吧!”  
尤娜朝几个人打了招呼,然后才回过头在因初耳边说道:“这才刚来呢,走什么呀,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因初无奈,只能跟在尤娜的身后。  
她可以年纪轻轻在商场职场与人周旋,却不知为何,独独不喜欢酒吧这种地方。  
她和尤娜是发小,两人都出生名门,感情十分要好,她们这个圈子,像她这样从不出入酒吧的是少之又少。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3章陌生男人  
在夜晚,形形色色的人都在这里褪去了白日的伪装,尽情的释放着内心的压抑和烦恼。  
代因初很少回来酒吧,现在只觉得在这被音乐震的脑仁疼,尤娜拉着她在靠在角落的卡座坐下,一上来就点了七瓶酒,代因初被她这气势吓到,“娜娜,你点这么多酒干嘛啊?”  
“什么?”音乐声盖过了说话的声音,两人虽然坐的近,可尤娜却听不清她说的话。  
面对这样的情形,代因初只能颇为无奈的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  
令代因初更为惊讶的是不久后三个穿着时尚年轻男人坐在了她和尤娜的身边,这场景让代因初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脸不解的看着三个看起来跟尤娜很熟的年轻男人,又看看尤娜。  
看出了她的疑惑,尤娜扯着嗓子解释道:“这三个都是我的好朋友,来陪你过生日的!”  
尤娜的才说完,就有一个男人朝代因初举起酒杯,“代因初,生日快乐。”  
男人长得很好看,笑起来眉眼弯弯,感觉很亲切。  
虽然素未蒙面,但这些都是尤娜的朋友,特地来给她过生日,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点点头,拿起酒杯,说了句:“谢谢。”然后两人碰杯,一杯酒喝进肚子里。  
后面两个男人也跟第一个一样,对代因初说了生日快乐之后又都跟她喝了一杯酒,尤娜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凑到代因初耳边说道:“因初,我的宝宝,我也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幸福!”  
听到这话,代因初眼眶微热,这样的日子,她的丈夫陪着另外一个女人,愿意陪自己过生日的,也就只有尤娜了,她说了一句谢谢之后,想也没想就仰头喝下了一杯酒。  
一圈酒喝下来,她已经有了些醉意,在劲爆的音乐下,代因初也慢慢放开了,五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玩游戏,忘记白天的不愉快。  
喝了一会儿之后尤娜又拉着她去跳舞,若是平时代因初肯定不愿意去,可今天她想要放纵一回,再加上有些醉意,就跟着尤娜到舞池里。  
两个容貌姣好身材火辣的年轻女人抱在一起跳舞,引来也不少人的目光,在酒精的驱使下,代因初完全注意不到那些赤裸带着欲望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想要甩开脑子里的烦恼。  
不远处,一双深邃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跟尤娜跳舞的代因初,闪烁的灯光下,她脸上的笑容炫目。  
“明卿?明卿?”  
身旁的人叫了几声男人才收回视线,见状,旁边的人打趣道:“怎么,看上了?要不要哥几个帮帮忙?”  
男人嘴角噙着一抹笑,不说要也不说不要。  
旁边几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心里都在盘算着今晚怎么让这颗老铁树开开花。  
微醉的代因初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跳完舞又被尤娜拉回去喝酒。  
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什么顾敏颜宁承叙都被抛在了脑后,因初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酒这个东西。  
酒过三巡,几人都已经不行了,全都跑去厕所吐去了。代因初一个人躺在卡座的沙发上,大脑已经被酒精麻痹,转头看向形形色色的人们,只有阵阵眩晕感。  
那边看到这里只有代因初一人后,两个男人走过来,先拍了拍因初的脸,见她没反应后,直接扛着她离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代因初才明白放纵的代价,虽然折腾到半夜,可宿醉带来的不良反应却让她早早醒来。  
她揉了揉太阳穴,睁开眼睛看到屋里的程设,发现自己现在睡的是酒店,她闭上眼睛,推了推自己旁边的人,“娜娜,你不是说今天还有事吗,赶紧起来。”  
“娜娜?”  
“好像是个女人的名字。”  
听到声音后代因初吓的睡意全无,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惊恐的看着跟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的男人,“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  
男人挑挑眉,慢悠悠的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才问道:“这是你的房间吗?”  
许是刚醒的原因,男人的声音带着一种慵懒的魅惑。  
代因初甩甩头,不让自己被眼前的人迷惑,“我睡在这里不是我的房间难道是你的?你到底是谁?”  
昨晚尤娜叫来了三个男人,代因初盯着眼前的这个人看了一会儿,这张脸跟昨晚的那三个根本对不上号。但是她怎么就想不起来,自己怎么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到一个房间里的!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3章陌生男人  
在夜晚,形形色色的人都在这里褪去了白日的伪装,尽情的释放着内心的压抑和烦恼。  
代因初很少回来酒吧,现在只觉得在这被音乐震的脑仁疼,尤娜拉着她在靠在角落的卡座坐下,一上来就点了七瓶酒,代因初被她这气势吓到,“娜娜,你点这么多酒干嘛啊?”  
“什么?”音乐声盖过了说话的声音,两人虽然坐的近,可尤娜却听不清她说的话。  
面对这样的情形,代因初只能颇为无奈的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  
令代因初更为惊讶的是不久后三个穿着时尚年轻男人坐在了她和尤娜的身边,这场景让代因初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脸不解的看着三个看起来跟尤娜很熟的年轻男人,又看看尤娜。  
看出了她的疑惑,尤娜扯着嗓子解释道:“这三个都是我的好朋友,来陪你过生日的!”  
尤娜的才说完,就有一个男人朝代因初举起酒杯,“代因初,生日快乐。”  
男人长得很好看,笑起来眉眼弯弯,感觉很亲切。  
虽然素未蒙面,但这些都是尤娜的朋友,特地来给她过生日,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点点头,拿起酒杯,说了句:“谢谢。”然后两人碰杯,一杯酒喝进肚子里。  
后面两个男人也跟第一个一样,对代因初说了生日快乐之后又都跟她喝了一杯酒,尤娜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凑到代因初耳边说道:“因初,我的宝宝,我也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幸福!”  
听到这话,代因初眼眶微热,这样的日子,她的丈夫陪着另外一个女人,愿意陪自己过生日的,也就只有尤娜了,她说了一句谢谢之后,想也没想就仰头喝下了一杯酒。  
一圈酒喝下来,她已经有了些醉意,在劲爆的音乐下,代因初也慢慢放开了,五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玩游戏,忘记白天的不愉快。  
喝了一会儿之后尤娜又拉着她去跳舞,若是平时代因初肯定不愿意去,可今天她想要放纵一回,再加上有些醉意,就跟着尤娜到舞池里。  
两个容貌姣好身材火辣的年轻女人抱在一起跳舞,引来也不少人的目光,在酒精的驱使下,代因初完全注意不到那些赤裸带着欲望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想要甩开脑子里的烦恼。  
不远处,一双深邃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跟尤娜跳舞的代因初,闪烁的灯光下,她脸上的笑容炫目。  
“明卿?明卿?”  
身旁的人叫了几声男人才收回视线,见状,旁边的人打趣道:“怎么,看上了?要不要哥几个帮帮忙?”  
男人嘴角噙着一抹笑,不说要也不说不要。  
旁边几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心里都在盘算着今晚怎么让这颗老铁树开开花。  
微醉的代因初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跳完舞又被尤娜拉回去喝酒。  
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什么顾敏颜宁承叙都被抛在了脑后,因初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酒这个东西。  
酒过三巡,几人都已经不行了,全都跑去厕所吐去了。代因初一个人躺在卡座的沙发上,大脑已经被酒精麻痹,转头看向形形色色的人们,只有阵阵眩晕感。  
那边看到这里只有代因初一人后,两个男人走过来,先拍了拍因初的脸,见她没反应后,直接扛着她离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代因初才明白放纵的代价,虽然折腾到半夜,可宿醉带来的不良反应却让她早早醒来。  
她揉了揉太阳穴,睁开眼睛看到屋里的程设,发现自己现在睡的是酒店,她闭上眼睛,推了推自己旁边的人,“娜娜,你不是说今天还有事吗,赶紧起来。”  
“娜娜?”  
“好像是个女人的名字。”  
听到声音后代因初吓的睡意全无,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惊恐的看着跟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的男人,“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  
男人挑挑眉,慢悠悠的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才问道:“这是你的房间吗?”  
许是刚醒的原因,男人的声音带着一种慵懒的魅惑。  
代因初甩甩头,不让自己被眼前的人迷惑,“我睡在这里不是我的房间难道是你的?你到底是谁?”  
昨晚尤娜叫来了三个男人,代因初盯着眼前的这个人看了一会儿,这张脸跟昨晚的那三个根本对不上号。但是她怎么就想不起来,自己怎么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到一个房间里的!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4章她不可爱  
宿醉让她的头一阵疼,加上眼前的尴尬场景让她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守了二十六年的贞操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没了。更可笑的是,她还是个有夫之妇,而跟她结婚三年的丈夫,却从来没有碰过她。  
“看你这表情,莫非是对我不太满意?”男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代因初的注意力成功的被眼前这个男人吸引了过去,目光看向他,虽然看不到身材,但是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皮相还是非常不错的,轮廓分明,眉眼深邃,尤其是那个嘴唇,十分的性感。  
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上去亲一口。  
“看来是觉得我还不错。”男人看到她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自得的笑。  
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代因初因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羞愧,她真的是缺男人太久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她正羞愧不已的时候,男人又补了一句,“没什么好害羞的,都是成年人了,有点想法是正常的。”  
“况且……”  
男人说着停了下来,别有深意的看向她,似笑非笑的说道:“昨晚你醉的厉害,很多东西都还没有体会到,我觉得有些事情清醒的时候做起来会更令人难忘。”  
“够了!”代因初呵住他,脸红扑扑的像喝醉了一样,“昨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我不希望以后再看到你。”  
她习惯性的拿出了在公司当领导时的气势,这件事情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公司,又或者是对自己的娘家都是不好的,如果传出去,她就不用见人了。  
她尤其是不希望让宁承叙知道,及时他的心不在自己这里,她也依然希望自己在他心里是美好的,即便结婚之前就说过如果有喜欢的人可以在一起。  
男人并未被她吓住,也没有因为她的态度生气,只是宠溺的说道:“不可爱。女人应该温柔点,这样男人才会喜欢。”  
代因初看了他一眼,愣住了,男人都喜欢温柔的?  
想起顾敏颜,不论对谁说话都是轻轻柔柔的,尤其在面对宁承叙,那温顺的模样,让人看了就想护在怀里。  
她自嘲的笑了笑,“是啊,可我偏偏就是不讨男人喜欢的性格。”  
代因初只想到宁承叙喜欢温顺可爱的顾敏颜,却忽略了自己和顾敏颜最根本的区别。  
顾敏颜家世不好,父母从小就离婚,母亲带着她和继父一起生活,从小寄人篱下,养成了她唯唯诺诺敢怒不敢言的性格。  
而她代因初,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一出生就被所有人拥戴呵护,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她的骄傲和气魄,是打小就有的。  
男人只是看着她,不做声。  
被他注视的有些不自在,代因初一把拿过枕头挡住他的视线,“把枕头拿好,我要穿衣服了,不许偷看!”  
男人乖乖的拿起枕头挡住自己的视线。  
看他那么老实,代因初连忙拿过衣服套到身上,这是她这么多年来穿衣服速度最快的一次了。  
整理了下衣服后,她又说道:“好了,你可以把枕头放下来了!”  
拿开枕头后,男人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嘴角微扬,“我觉得还是不穿衣服更好看。”  
“臭流氓!”代因初红着脸嗔道,随后眼中一抹狡黠闪过,打开包从里面抽出一叠现金,丢在男人面前,“喏,这就当是你昨晚的辛苦费了。”  
男人拿起被丢在被子上的现金,也不管被子从身上滑落,“我就值这么点钱?”  
精壮的上身曝露在空气中,代因初尴尬的别过视线,“你还嫌少?”  
“有点儿。”男人斜着嘴笑了笑,将钱丢在床头柜上。  
代因初瞪了一眼,不想再跟他说什么,理了理衣服,语气清冷说道:“昨晚的事情你最好忘掉,不该说出去的,不要说。”  
说完,她边踩着高跟鞋,高傲的离开了。  
依然躺在床上的男人却并不气恼,反而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个女人,以后他会让她乖乖的。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5章关心她的朋友  
离开酒店的代因初没有去公司,而是打了个车回到了家里。  
这个家不是她跟宁承叙的那个家,而是她结婚前父母给她买的房子,她的私人空间。  
洗了澡换了衣服,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陌生。这一切都好像做梦一样,她有些不敢相信。  
现在,即便她跟宁承叙不离婚,恐怕也再无可能了。  
从前她还抱着希望,希望他能够看到自己的好,如今她已经没有资格再去奢望什么了吧。  
嘴角一抹自嘲的笑,吐了口气,走到客厅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手机。  
关了一夜的机,刚一开机就看到一片红色的未接电话,还有很多未读短信。  
朱莉发了十几条短信来,问她在哪里怎么联系不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代因初露出一个暖心的笑容,朱莉虽然是她的助理,但是两人的关系却不仅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更多的是朋友。  
刚准备打电话给朱莉,尤娜的电话就进来了,代因初按了接通键,手机刚放到耳边就听到对面传来咆哮声,“代因初我还以为你失踪了!我差点报警了你知不知道!”  
“娜娜,你小声点!”代因初皱着眉头说道,自己的耳朵都快被震聋了。  
“没良心的!我以为我把你弄丢了,你也要是真有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尤娜的声音带着些哭腔。  
“娜娜我没事。”代因初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也不是那么糟,至少有那么关心自己的朋友。  
尤娜吸了吸鼻子,“没事就好,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代因初笑了笑,说道:“知道啦!”然后看了看时间,又说:“我先不跟你说了,一个上午我都没去上班,不知道乱成什么样了,我得打个电话给朱莉。”  
“你就知道公司,你这样为了宁家累死累活值得吗?”尤娜替她感到不值,代家的家底丰厚,公司甚至比宁家做的还大,代因初根本没有必要这样。  
值得吗?  
她也不知道,不愿去深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也是有工资拿的,又不是给他们白干活。”  
尤娜叹了口气,“你说你那时候要是跟我哥好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你哥他很好,他应该找个更好的人。”那些往事好像还在昨天,那时候多好啊,没有顾敏颜,一切都那么好。  
“代因初,我哥他……”尤娜欲言又止,剩下的话都化成了一声叹息,“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先去忙吧,咱们有时间再约一起吃饭。”  
代因初没有去追问尤娜没说完的话,只是应道:“恩,谢谢你娜娜。”  
挂断电话之后,代因初又连忙给朱莉打了个电话,“朱莉,是我。”  
“代总,你总算开机了!”  
听她的语气不对,代因初隐隐感觉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了?”  
“我们新跟进的项目出了些问题,宁总会来发现了,今天开会大发雷霆。”朱莉压低了声音说道。  
听到这话,代因初眉头紧锁,“我马上来公司。”说完就拿起包匆匆离开。  
宁承叙在外人面前向来谦和谨慎,如果只是一般的事情,不会像朱莉说的一样大发雷霆。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6章这个姓氏很少见  
来到公司,代因初先到自己的办公室,朱莉跟在她身后说这次发生的情况,“代总,这次出问题的是刚跟我们签约的ZM集团,他们说我们提供的产品出现大批量的残次品。”  
“残次品?”代因初眉头紧锁,“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朱莉摇摇头,“具体情况还没弄清楚,宁总一直在等你。”  
虽然跟ZM是第一次合作,但是ZM是个大客户,如今刚合作就出现这样的情况,确实对他们的影响太大了。  
放下包包,代因初就迈开步伐宁承叙的办公室走去。  
‘叩叩叩’  
“进来。”  
听到里头的人说话,代因初打开门走了进去,才进门,就能感觉到办公室里的低气压。她走到宁承叙的办公桌前,“宁总。”  
宁承叙看了她一眼,脸色黑的难看,“坐吧。”随后又毫不客气的开口,“代总,麻烦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一回公司就发生这样的事情?”  
代因初坐到椅子上,面对宁承叙的怒气没有丝毫惧怕,“这次的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听到这个回答,宁承叙冷笑一声,“查清楚?等你查清楚黄花菜都凉了!”  
“ZM那边我会解决好的。”  
“希望如此。”宁承叙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了,你出去吧。”  
穿上黑白套装的代因初,就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般,即便对面这个她喜欢了十几年的男人对她一脸厌恶,她依然能够摆出最公式化的笑容,“那我先出去了。”  
宁承叙目光复杂看着她,最终点点头,“去吧。”  
离开宁承叙的办公室后,代因初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用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助理朱莉的电话,“朱莉,你帮我把跟ZM项目相关的资料都整理好送到我办公室里,还有ZM老板的相关资料。”  
“好的!”朱莉挂掉电话后,就迅速开始整理资料。  
代因初坐在办公室里,翻开自己桌上的文件夹,眉头微微蹙起,这次的问题恐怕没有那么好解决。  
如果解决不当,ZM有可能会提出解约,而宁氏也会面临巨大的赔偿金额。  
这样的情况就算是她自己遇到都不会再继续合作下去了,大批量的残次品意味着什么,如果传出去,宁氏在业界多年建立起来的口碑也算是崩塌了。  
没多久,朱莉就带着整理好的文件进来了,“代总,这些是你要的资料。”  
代因初接过来,大概了扫了一遍,其他资料都很详细,唯独对于ZM老板的资料很模糊。  
ZM是去年才在海城成立的,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却超过很多同行业的企业,这样的发展速度让很多人都惊叹。  
而朱莉带来的资料里,ZM创始人越明卿的资料仅仅只说了他是一名在国外创业的华人,去年回到故乡海城成立了ZM。  
“他姓越?”代因初有些惊讶。  
“对,有什么问题吗?”朱莉有些疑惑。  
代因初摇摇头,合上文件夹,一边起身一便说道:“没有,越这个姓氏很少见。”  
然后又说道:“我现在去ZM一趟,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好的。代总,不用我跟你一起去吗?”朱莉跟着代因初出了门。  
代因初说道:“不用,你在公司开始着手去查残次品的问题,这次的问题很严重,不管牵扯到什么人,都不能姑息。”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7章昨晚的缘分  
代因初一人开车前往ZM,ZM距离宁氏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她心烦意乱,她回想起刚才自己到宁承叙的办公室,他一点儿也不关心她一个上午去哪儿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面对她时的表情只有厌烦。  
想着这些,注意力有些不集中,没留神一下撞到了前面停下来等红灯的车子,猛烈的撞击让代因初有些回不过神来,直到外面有人敲车窗她才反应过来。  
“小姐,你撞到我们的车了。”  
代因初愣了几秒,连忙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看到面前的黑色宾利尾部被自己撞的不成样子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修理费我会付的”  
说着,她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眼的男子,“这是我的名片,修理花了多少钱到时候你联系我,我会一分不少的付给你,我现在还有急事,得先走了。”  
男子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又打量了代因初一番,皱着眉头说道:“这个我做不了主,你稍等下,我请示下我们老板。”  
代因初点头,在原地等着,没一会儿宾利车上就下来一个男人,刚开始代因初还没在意,等男人走到自己跟前的时候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怎么是你!”  
男人穿着定制的西装,优雅从容,嘴角扬起微笑,“怎么,你是想说冤家路窄吗?”  
代因初黑着脸,可不就是冤家路窄嘛!  
“说吧,要多少钱,我现在让助理转给你!”本来是准备对方车子修理好了花了多少钱她再给,可看到车主的瞬间她就改变了这个想法,她可不想再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瓜葛,就算对方狮子大开口,只要不太过分,能给的她就给了。  
看她一副想要跟自己撇清关系的样子,男人轻笑,指了指自己的车子,“你觉得我的车值多少钱?”  
代因初看了一眼他的车子,虽然她不懂车,但是看得出来是好车,怎么说,少说几百万吧。  
“你就说需要赔你多少钱!”她不想跟他磨磨唧唧的。  
男人见她态度不好,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是你把我的车撞坏了!”言外之意就是她把他的车子撞坏了,还这种态度。  
代因初扶额,“这位先生,我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现在真的有急事,你就说我需要赔多少钱,我赔给你,可以吗?”  
“恩,可以!”男人点点头,双手环胸打量这自己被撞坏的车,“那就随便给点意思一下,一百二十万吧。”  
“什么?”一百二十万?他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代因初觉得这个男人有点乘火打劫的意思,“我的车也坏了!”  
男人耐心极好,“我知道,但是这起事故你需要付全责的。”  
“全责也不需要那么多钱吧!”一百二十万,都够买台新车了!  
“我这车很贵。”男人平静的说道,“要不我们走程序,找人来鉴定。”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在故意找事,“我刚才跟你的司机说了,我现在有事,你们修车花了多少钱告诉我,我会一分不少给你们的。”  
男人一副摆明了不相信她的样子,“我们除了有过昨晚上的缘分,我根本就不认识了,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给钱?”  
###第8章他就是越明卿  
说起昨晚代因初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别胡说八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一旁的司机听到两人的对话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男人却心情颇好地走了几步靠她更近,低头在她耳边轻声地说道:“要不,你再陪我睡一晚,这件事情就一笔勾销,你说怎么样?”  
代因初脸红扑扑的一直红到耳根,一把推开跟前的男人,“看你人模人样的,说话怎么那么不要脸?”  
男人抓住她推自己的手,将她拉向自己,“都跟你说了,男人喜欢温柔的,你这脾气可得改改!”  
说完,男人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代因初一番,啧啧说道:“看看你穿的是什么,哪个男人会喜欢一个穿的跟乌鸦一样的女人?”  
代因初用力甩开他的手,“你才是乌鸦,穿什么是我的自由,反正不用你喜欢!”  
“身材明明很好,穿成这样不是浪费了吗?昨天穿的挺好看的,我很喜欢。”男人压低了声音,语气有些暧昧。  
代因初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上天派来惩罚自己的,“你要不要脸!”  
男人轻笑,并不生气,“我们在这一直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赔偿的问题我们就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如果你要走保险,我的司机会留在这里处理好的。”  
听到这个提议,代因初的第一反应就拒绝,可还没等她拒绝的话说出口,就听到男人说道:“你要是拒绝,我就会把昨天的事情给说出去的。”  
说罢,他还拿着她的名片在她眼前晃了晃,“代总。”  
“算你厉害!”代因初咬着牙说道。  
男人带她来到一个私人会所,看的出来这个男人时这样的常客,一进门就经理就迎了上来,“越总,今天怎么有兴致到这来坐坐了?”  
男人心情颇好的挑了挑眉头,“来喝杯酒。”  
经理领着两人进门,代因初突然反应过来,“等等!”  
“怎么了?”经理回过头来,不解的看着她。  
男人也转身看向她,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似乎在等她说话。  
代因初双眼发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问一旁的经理,“刚才你叫他什么?”  
“越总啊,有什么不对吗?”经理被代因初弄的莫名其妙,大名鼎鼎的ZM越总,他可不会弄错,这可是为财神爷,当然外界认识越明卿本人的为数不多。  
“越总!”代因初觉得自己真是走了狗屎运了,“你是ZM的越总?越明卿?”  
越明卿嘴角笑意浅浅,“正是在下。”  
她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ZM,还不知道能不能够见到越明卿,没想到在半路就给自己这样‘撞’到了。  
没错,就是‘撞’到的!  
“那你应该知道我吧!”他是越明卿,刚才也看过自己的名片,自然知道她是什么人了。  
果不其然,越明卿点点头,“宁氏的代总嘛,代总在海城的名气还是很大的。”  
一旁的经理惊讶的看向代因初,早就听闻宁家大少奶奶代因初的能力超群,一个女人硬是在四处是豺狼虎豹的宁氏站稳了脚跟,还做出成绩来。  
没想到这位宁少奶奶不经有能力,更重要的是她样貌惊人,而且,似乎眼前的这位财神爷对这位少奶奶有点不一样的想法。  
上流社会啊,经理暗自叹了口气,随后笑着说道:“越总,代总,有什么话去里面说吧。”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9章潜规则  
越明卿没有意见,点点头,努了努下巴,示意经理带路。  
代因初有些激动的跟在越明卿身后,没想到自己瞎猫碰上死耗子,这个男人就是越明卿,她真是打死都没想到。  
经理带着两人来到一个包间,叫来服务员上了酒水之后,便贴心的给两人关上门,离开了。  
经理刚一离开,代因初就按耐不住,拿出自己的名片双手递到越明卿的面前,“越总,我是ZM和宁氏项目的负责人,代因初。”  
虽然已经有了她的名片了,但越明卿还是很给面子的接过了,“我知道。”  
代因初脸上挂着以往谈判的标准笑容,“刚才不知道是越总,多有得罪,还请越总大人不记小人过。”  
越明卿看着她,觉得有些好笑,“你这个女人,脸变得可真快。”  
“都是出来混饭吃的,当然需要有一定的应变能力。”代因初自从知道这个男人就是越明卿后就跟换了一个人似得,好像刚才对他咬牙切齿的人不是她。  
“代家千金,宁家少奶奶,需要以这种方式混饭吃?”越明卿眼中的笑意渐渐散去,深邃的双眼一直注视着她。  
代因初也敛起了笑容,“那越总觉得我应该怎么样?在家里等着男人施舍?”  
不知为何,越明卿嘴角的笑有些冷意,“代总底是嫁给宁承叙还是嫁给宁氏?”  
听到这话,代因初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有区别吗?宁氏以后会是宁承叙的,嫁给他不就是嫁给了宁氏?”  
话音刚落,身旁的男人就凑过来,用唇堵住了她的嘴。  
代因初有些反应不过来,如果说昨晚他们两人发生了些什么,她就当成了一场艳遇,可现在在两人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后他做出这样的举动,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男人一直想要撬开她嘴,身体的本能反应让她用力的推开了他,还很不留情面的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  
“越总,我不是这样的陪酒小姐,请你自重!”代因初的脸色有些难看,头发因为两人刚才的动作有些凌乱。  
越明卿冷冷的看着她,片刻后他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气喝下了一杯酒,冷笑道:“商场上女人跟男人谈判的规则你不懂吗?宁承叙既然让你来了,就已经做好了把你送给我的准备了!”  
代因初知道这样的规则,很多能力不够的女人为了能够谈下合作,陪睡是常有的事情,但是她代因初走到今天,靠的全都是自己的能力。  
听到越明卿说出这样的话,代因初的表情冰冷,“我以为越总和那些男人不一样,想来还是我高看你了!”  
越明卿神色莫辨,看着眼前的女人,一语不发。  
代因初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挺直了腰杆,“越总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车子赔偿的事情越总可以联系我的助理。”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朱莉的名片,丢在了越明卿的面前,并且把刚才自己递出去的名片拿了回来,一副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他的表情。  
离开会所后,代因初打车回了公司,朱莉看她脸色不好,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代总,是跟ZM谈的不愉快吗?”  
谢谢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