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宠婚万万岁
go 回复: 22 | 浏览:6163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有生之年》作者:苏翛然(完结VIP)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简介:
她遇见他的时候,已经不是他最好的年华。那一年,她25岁,而他,已经42岁。她刚工作满三年,独自生活在异地,独身。而他,已经在圈子里叱咤风云足足二十年,并且早就有感情稳定的女友。这样天差万别的情况下,他们相遇了。他们相见恨晚,十分投契,却只能望而却步。不是爱得不够深,只是不能谈爱...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1章chapter1楔子  
程曦:  
你有没有看过亦舒的《喜宝》?书中的喜宝和她友人的父亲在一起,那男人名曰勖存姿,十分有钱,且风度翩翩。我想,你肯定没有勖存姿有钱,但我想勖存姿肯定没有你有魅力。我和你与他们的不同之处在於,喜宝接受他的金钱是他的情人,所以勖存姿禁锢她的生活。而我不是,我不需要依附你生活,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我要的并不多。  
梁墨生:  
小姑娘是漂亮的,天那麽冷,穿著粉色的晚礼裙站在门口,一头乌发挽起来盘成优雅的髻,是香港这个匆忙的城市里看不到的南国美,难怪每一个经过的人都要多看两眼。  
他过去同她说话,小姑娘大眼睛里写满了惊讶,然後就笑了。  
他走的时候说下次她到香港,他请她。  
可是她现在到香港都不愿意告诉他了,他还要通过私家侦探手里的照片,才能知道她到香港,去了中环,去了浅水湾,吃了蛋挞,喝了丝袜奶茶......  
在香港请她吃饭这件事,居然一直都没有实现。  
或许她从来就不是他眼中的小姑娘。  
+++++++++++++++++++++我是开始正经说故事的分割线+++++++++++++++++++  
chapter1楔子  
她在散步。  
在夕阳西下的沿江公路上,路的两边种满了香花,随公路蜿蜒,远远望去,像是镶上的一条色彩缤纷的花边。  
温柔的江风轻轻吹拂着,带来阵阵的花香。  
她想,一定是做梦。  
锦苏城中哪会有这样的美景,哪会有这么漂亮的一条沿江公路。  
既然是做梦,更加不能浪费大好机会,梦中当然可以为所欲为。  
她朝江水大喊:啊~~~~~~  
喊完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怨气全无。  
平日里在办公室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细着嗓子像蚊子哼哼,现在几声一出,真是百病全无。  
喊完之后,她接着欣赏岸边风景。  
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男人的背影,离得太远了,看的不真切。  
她的梦中经常出现一些她在现实生活中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每一次都让她惊叹人类大脑的神奇。  
她加快了脚步,想要看看那个男人的脸。如果生得不错,也许可以带回家塞给妈妈看,好让她少唠叨一点。  
奇怪的是,不管她怎么努力追赶,那身影总是和她保持着距离,怎么也追不上。  
她急了,走变成了跑,气喘吁吁的,眼看着就要追上了。  
手机闹铃声大作,她从梦中惊醒。  
当然是梦。  
“真是的!”程曦挫败地按掉铃声,理性地没有选择继续再睡。  
现在不快点的话,就会迟到了。  
刷牙的时候她禁不住在想,她的美梦,每次都在紧要关头被无情打断,如果是做梦在饭店吃饭,那一定是在全桌菜上齐正准备吃的时候被叫醒,如果是买衣服,那一定是在选好了准备付账的时候被叫醒,没有一次能如愿以偿。  
“但愿能继续那个梦,有生之年总会知道那人的脸长什么样子的吧。”程曦在心中郑重宣誓,一边瞄到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八点,她立刻十万火急拿起包和饭盒,急匆匆夺门而出。  
二十五岁的人生,一点都不轻松。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2章内容为空  
声明:由于本人的疏忽,此章发错地方,和第八章内容相同,无奈又不能删除,影响观看,不好意思。O(∩_∩)O~  
“梁先生。”她只觉得脸上又升起一股燥热,艰难地挤出一句话。  
“程小姐。”梁墨生点了点头,有些意外已经十点多还出现在书店的奇异女生。  
“您还没有离开锦苏?”  
“嗯,明天的飞机。”  
程曦点了点头,觉得实在没有什么话题可掰,也就准备转回头去了。  
“程小姐看《八百万种死法》?”看到程曦手里的书,他挑了挑眉有丝意外。  
“其实已经看完了,这本是替朋友买的。”  
“你最喜欢哪一句?”  
“嗯,”程曦在脑海中想了一想,“我想应该是‘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他微微一笑。“有点让我意外。”  
“为什么?”  
“我以为你们这个年纪不太看这种书,我更惊讶你最喜欢那一句话,我以为,你应该喜欢‘无人愿意为我一掷千金,无人愿意与我共结连理,无人愿意救我一命,我已倦于微笑,我已疲于奔命,美好时光已成过去。’这种类型的。”  
程曦也笑了,梁墨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难相处,虽然本尊的气场太过于强大。  
“梁先生以为我几岁?”  
“二十二岁或者更小,你看起来不像饱经风霜。我见到你的第一个感觉是你太年轻了,而第二个感觉是第一个感觉的延伸。注①”  
“梁先生,我可不是马克?萨斯曼。注②还有我再过两个月就二十六岁了。”程曦正色道。  
“你果然也看过《繁花将尽》。那么即将二十六岁的女性,你下了班就在夜间书店里面打发时光?”  
“这是一种净化。”程曦更正。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梁先生不常来锦苏吧,怎么会知道这里?”  
“前几天经过的时候偶然看到的,觉得很新奇,今天晚上正好有时间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这里都是好书。”梁墨生拿起他挑的几本书表示此趟不虚行。  
“梁先生一个人来的吗?”  
“嗯,这么晚了,没必要拖累助理,他比我更辛苦,”梁墨生说道,一边看了一下窗外的飘雪,“你还不走吗?已经太晚了。”  
“是准备走了,明天还要上班。”程曦点点头。  
他在口袋里找手机想看时间,掏了一会儿,又四下看了一圈,抬头问程曦:“你能打一下我的手机吗?找不到了。”  
“好的,号码是?”  
梁墨生报出一串号码。  
手机响了起来,他循声找去,原来是放在书架上了。  
付账的时候梁墨生拿出一张黑卡,女店主顿时一头黑线。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不能用这种无上限的会员制黑卡付账的。”  
“我来付。”想着此类人物应该不会带现金出门,程曦痛快地拿出钱包,不由分说的付账。  
她眼瞅着女店主上下悄悄打量梁墨生好几遍也不敢确定身份,于是心里偷笑,却也没有点破。  
“谢谢你程小姐。”  
“不用谢啦,”程曦赶紧摆了摆手,压低声音:“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给影帝付账的。”  
“你住哪儿?太晚了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我送你吧。”眼看已经出了店门,他提议道。  
原来上次在饭店门口看见的那辆白色车子,里面真的是他。  
程曦看着门口停着的那辆已经是第二次见面的车子,心里喃喃自语。一面才反应过来他的话。  
“不用了,我家就在这条路前面一点的小区,走路只要五分钟,一路都有路灯,很安全的。”她赶紧答道。  
梁墨生看了看四周,确实一片通明。  
“梁先生,那我走啦,今天很高兴能见到你!”程曦冲他挥了挥手,一双眼睛在雪夜中弯成明亮的月芽。  
“再见。”他看她转身,自己也打开车门进去。  
正准备把手机放进口袋,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按了一下,屏幕亮了起来,上面有一串陌生的手机号码,是她的号码。  
他想了一下,把号码存了起来,输名字的时候才想起来,只知道她姓程,还不知道名字呢。  
他从倒后镜里面看了一眼,她的身影还没有消失在路口,正一蹦一跳地走着。  
“还是小朋友啊。”他禁不住笑了。  
他修长的手指按了几下,没有迟疑的,在姓名栏上输了“小朋友”几个字。  
注①:此句乃《八百万种死法》作者劳伦斯?布洛克另一本书《繁花将尽》里的句子,梁墨生俏皮地换了人物,用在程曦身上。  
注②:马克?萨斯曼,劳伦斯?布洛克所著的《繁花将尽》里的人物。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3章chapter2林欣和蒋少  
“啊,程曦,早上好!”  
“早上好。”程曦认出是企划宣传部的同事,立刻出声打招呼。  
“又自己做饭带来吃啊。”同事看着程曦手里的便当盒说道。  
“嗯!”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  
“我到了,先走啦。”位于财务部的8层到了,程曦打了一声招呼便轻快地走出来。  
今年,是她在顶鑫广告活动策划公司的第五个年头,大四的时候,她就已经到这边实习,实习期完毕,便顺理成章的进入顶鑫的财务部工作,直至今日。  
顶鑫的业务范围涉及很广,这几年着重点在演艺演出、庆典礼仪、明星经纪上,客户涵盖电影制作公司、政府及其他大型厂商。  
顶鑫自她五年前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在业内小有名气,随着这几年的发展,在业内能与它抗衡的,只有少数的几家大型公司。而公司总部在香港近几年刚在锦苏安家落户的南方策划,无疑也是强劲对手之一。  
之所以提到南方策划,无外乎正是因为此刻正站在财务部门口,捧着大束鲜花对程曦笑意盈盈的林欣。  
她的男朋友,正是南方策划的企宣部部长,也就是南方策划总裁的二公子,业内鼎鼎大名的蒋绍文。  
“干嘛,拿着鲜花到我这边晒甜蜜?”程曦看着林欣一脸沐浴爱河小女人的甜蜜模样,受不了的说。  
“不是,是献给你的。”林欣笑嘻嘻地把花递给程曦,跟着程曦进了财务部办公室。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只是因为蒋先生每天都送花来,办公室实在是放不下,我也带不走,所以我想说献给你,消消你办公室的鱼干女气息。”  
程曦也不恼,接过花就插在自己空着的花瓶里。  
“谢谢欣姐。”她貌似乖巧的答谢。  
“对了,最近蒋先生送花送得这么勤,是不是你们好事将近?”  
“我才不想这么早进入坟墓,趁着年轻多享受爱情滋味才是正道。”  
“是是是,对对对。”  
“哎,刚搞完那个洛阳国际牡丹花节,还没歇几天就又有工作,真是累死了。”  
“欣姐努力拿CASS做活动,我们才会有钱花,你是我的衣食父母啊。”  
“又开始贫了,你在我面前怎么就这么返璞归真呢?”林欣无奈,“喔,对了,今天林耀明在万达广场有唱片签售会,你要不要来啊?”  
“哪个林耀明?唱《雪玫瑰》的那个林耀明?”程曦的眼睛闪闪发光了起来。  
“不是他还有谁,拜托,好歹你也是顶鑫一员,对公司的业务情况也花心思了解一下吧,你瞧着吧,估计能出外勤的人这会儿都绞尽脑汁编理由去准备看他了。”林欣受不了地狠狠瞅了她一眼,一脸嫌弃。  
“我今天没有外勤要出,我又不是你们部门的。”程曦像泄了气的皮球。  
“你就不会编个理由去和银行洽谈什么的?”  
“被我们刘总知道我就死定了!”  
“瞧瞧你这胆量。”林欣看了一下表立刻跟被针扎了似的跳起来,“跟你聊着都忘了,都这个点了,我先下去了,你要来给我电话啊!”  
林欣走后,财务部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到来。  
“咦,程曦?有人送花啊?行情看涨啊!”  
程曦瞥了一眼花瓶里娇艳欲滴的香槟玫瑰,无奈的摇摇头:“欣姐给的。”  
同事们了然于心的点头。  
“对了,程曦,欣姐和蒋少是不是快结了啊?看这蒋少每天早上送花晚上接下班吃饭,看来很上心啊!”  
程曦还来不及说话,眼神正对上刚进门的财务总监刘建明。  
“刘总早上好。”一时间,办公室的人全朝他问好。  
“早上好。”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拉开自己办公室的磨砂玻璃门,进去了。  
“吓死我了。”同事吐了吐舌头,压低声音:“刚刚刘总绝对是在心里算谁还没来呢,真可怕!”  
程曦点了点头。  
打开电脑,她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下班时间,桌上的香槟玫瑰持续不断地送来香甜的气息,她却觉得有些头晕。  
也不知道林欣回来了没,她上QQ,呼叫。  
林欣很快就回应。  
她发了一个表情,一只跪地谢罪的狐狸,配着一句话。  
「亲爱的,我又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原谅我吧!」  
她禁不住对着屏幕笑了起来,顺手回了一句没关系就下线了。  
关好电脑,她提着包下班。  
走出大门口,刚好看到林欣走在前面,而蒋少那辆拉风的黑色**,正停在门口。  
蒋少也看见了程曦,冲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蒋绍文有一张典型的香港面孔,大概是基因良好,五官出众,再加上那全身上下散发出的自信感,充满魅力。  
他刚到锦苏两年,普通话还不很流利,所幸林欣早些年走南闯北,公司又经常和香港艺人及企业合作,粤语也能讲,所以他们互补,沟通良好。  
林欣也看见了她,跑过来搂着她的肩。  
“亲爱的,一起吃饭?”  
“我没兴趣当电灯泡。”她把林欣推进车里,对蒋少微微一笑,“祝你们用餐愉快。”  
看着黑色**渐渐开远,她注意到平日里回家的公车也拖着沉重的步伐出现在路口,她立刻加快脚步,在五月底的微风中踏上了回家的路。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4章chapter325岁的烦恼人生(上)  
女人过了25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是一夜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24岁的时候,大家对你的恋爱还只会关心的多问几句,到了25岁,大家都会耳提面命的告诉你:你已经25岁,快点把自己推销出去!  
到了25岁,好像已经到了商品的最后保质期限,就好像重庆森林里金城武那到了5月1日就会统统过期的凤梨罐头。  
连程曦最近看的电视剧里面都说出这样的话。  
面对过季的爱情,是不是也该拿出精明的行销理论,把握最后折扣,含泪出清?  
她则自动理解为:面对25岁以后的从热销商品变成滞销产品的女人的人生,是不是也该把握最后机会,贱价出售?  
多么卑谦又可怜的语调。  
有多少女人,就在这最后的折扣中,把自己出售给了并不那么称心满意的顾客,然后浑浑噩噩一辈子。  
程曦的家乡,是一个很小的县城,民风淳朴,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于女孩子的看法,比起努力工作奋斗事业,更希望她们早些觅得一生良伴,早日安定下来。  
很不幸的,一直以为自己还很年轻的程曦也到了25岁这个关卡,所幸亲戚朋友不多,她自己又在外地工作,所以她所受的折磨和摧残也只能在过年放假回家才能进行。  
母亲婚姻不能算是成功的,虽然她很希望程曦能找到好好照顾她的另一半,但也因为自己都无法给出成功案例而一直欲言又止。  
所以关于是否该把握最后折扣含泪出清这个问题上,她的答案是否定的。  
她还很自由,而且有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至少她很宠自己。  
她也拥有最完整的又最残缺的自己。  
但是,母亲的话是不能不听的,她能拒绝任何人,但是不能拒绝母亲。  
“所以,程曦,你要相亲?你居然要相亲!”坐在财务部的休息室里,林欣惊讶地瞪大眼睛。  
“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程曦喝了一口水,没好气地说道。  
“heyman!这是封建主义的老土行为好吗?”  
“拜托,哪有?据我所知相亲还是很流行的。”  
“你所说的流行是那些年纪已经在三十岁周边的嫁不出去的老女人才做的事情好吗?”林欣激动地口不择言。  
“呃,抱歉打断一下,欣姐你好像也过了三十?”程曦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不一样,是,我今年三十二了,但我一直炙手可热。”  
“是是是。”程曦忙点头如捣蒜。  
“哎,”林欣无比惋惜地看着眼前的程曦,“肤如凝脂、唇红齿白、身材匀称修长的程曦,不知道你这只嫩羊会送入哪只虎口啊?”  
程曦感觉到有如一阵阴风吹过,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林欣施施然站起来,抚着她的肩:“那么你加油吧!我要回去上班了。”她及其优雅的转身,留下一个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背影而去。  
林欣叹了一口气,看着休息室里面几乎整日整夜播报明星新闻的电视机。  
相亲怎么了?明星都相亲,她有什么不好意思呢?  
她长长呼出一口气,心里更加坚定。  
=====================================================  
“未怕挨紧颈边穿过横飞的子弹跟你去走难,  
但怕结婚生子的平庸麻木地活着亦一样难,  
若与不心爱的每夜晚餐,  
也不知哪个故事更悲惨。  
只愿我能够与你过得今晚。”  
坐在咖啡厅里,听着对面的相亲对象滔滔不绝地时候,店里突然放起这首歌来,音乐声不大,再加上对面的男人正口若悬河着,程曦只能  
尽力在众多声音之中努力听清这首歌的歌词。  
“世界将我包围誓死都一齐  
壮观得有如悬崖的婚礼  
也许生于世上无重要作为  
仍有这种真爱耀眼生辉  
我已不顾安危誓死都一齐  
看不起这个繁华盛世  
纵使天主不忍我们如垃圾般污秽  
抱着你不枉献世”  
听着听着,程曦的心里突然觉得遗憾起来。  
为什么在大学时代没能遇到喜欢的人卯足劲轰轰烈烈恋爱一次呢?  
那个时候还那么年轻,即使被伤得再重,时间一过之后,转身看看过去走过的路,还能装着满满的回忆微笑着在心中想着:“我也曾那样真诚地爱过,那样不计较回报的付出过,那么就够了。”  
年轻的时候,即使爱错了人,也还是有时间纠正过来。  
但是现在,她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她的每一次相亲,最终结果都不是为了恋爱,而是为了结婚,为了组建家庭。  
她没有时间再去试。  
何况歌中也唱到:别理三餐一宿得到牧师的祝福需要那种运  
不用理柴米油盐,衣食无忧,遇到牵手共度一生的人能得到众人的祝福,这种逍遥生活是需要运气的。  
绝大多数人,都在茫茫人海中匆匆走着,忙着讨生活,可能会因为种种情况不得不放开现在紧紧握着的手,奔向未知的人生,谁都不会知道,到最后,谁会陪着谁。  
她的结婚对象会是谁呢?也许就是这个正在对面口若悬河地介绍着自己“身家”的男人,也有可能是在未来的某个咖啡厅里坐在自己的桌对面的某一个男人。未来的某一天,或许就在某一间咖啡厅里,她就要决定自己的终身。  
这么想着,不是不苦涩的。  
对面的男人好像终于发现自己的相亲对象不但对他的发言没有丝毫兴趣还貌似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好意思,程小姐,我好像说着说着就有点忘形了,很无趣吧?”  
程曦摇摇头:“没有没有。”  
“那程小姐说说自己吧,一直都是我在说,怪不好意思的。”  
“喔,我的生活很乏味的。”程曦说完又觉得好似自己主动掐断了话题,便又礼貌地简单陈述了自己的情况。  
“父母希望我尽快结婚生孩子,我的房子三年前就已经买好了,就在蓉城绿景。程小姐你觉得我怎么样?”  
程曦正在默默的用小勺在咖啡杯里来回搅拌着,突然被点名,有些仓促的抬起头来。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5章chapter425岁的烦恼人生(下)  
“陈先生是一个健谈的人。”愣了半响,她终于回答道。  
“我不是问这个,程小姐觉得我们以结婚为目的进行交往可以吗?”  
“我今天是和陈先生第一次见面,我们彼此还不是很了解,我想——”  
“程小姐,很多事情即使了解再多也是没用的,需要在生活中磨合。你相信我!”  
程曦被疲劳式轰炸弄得脑袋晕乎乎,一直懵懵的。  
为了清醒头脑,她进洗手间洗了个脸,出来的时候远远那位陈先生正在讲电话,翘个二郎腿,声音咋咋呼呼,和刚才的绅士判若两人。  
“那程小姐倒是还年轻,说实话,自身的条件不错,就是人清冷了点。我还能不懂她的意思吗?仗着年轻漂亮,轻轻松松地挑挑拣拣,不冷不热的。她自己也不好好想想,女人的青春也就是这几年的光阴,时间一过,送给别人挑别人还未必愿意挑,也就趁着这几年,上上心挑个好的,她以为她能一直保持在现在的状态?”  
她本身是个性格很好的人,但他的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她若再不反击,也太伤自己的自尊了。  
她快步走上前,微微一笑:“陈先生这话说得好,我是还算年轻,还有的挑。我瞧着陈先生这种‘挑拣大会’也没少参加,只是至今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挑中哪位?莫不是人家也瞧不上你?要不然怎么会落得新房买了好几年还没有人和你一起入住?女人的青春是很短,但也绝对由不得你们男人挑选商品一样的漫不经心,至少我今天坐在这里,并没有把陈先生当做超市货架上的商品。谢谢你的咖啡。”  
她率先走了出去,丢下呆愣在原地的男人。  
她说了很痛快的话,心里却并不舒服,其实,他说得并不是不对,就因为他说得并不是错的,她才更加难受。  
一走出酒店的咖啡厅,顿时就被外面强烈的太阳光照的整个人更加烦躁起来。  
也不知道这位陈先生是不是打肿脸充胖子,非要选什么五星级酒店的咖啡厅见面,离家远不说,只是太阳就已经足够晒死人了。  
她正烦着,突然警车声音响起,只见数十辆武警车左右两侧护着一辆白色的BENZ行驶着开来,一路上引得不少人驻足观望,纷纷猜测那BENZ车里坐的是什么大人物。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大排场?总不会是国家领导人来锦苏视察?这世界的差距真是让人无语。”程曦自言自语了两句朝前走去。  
车子已经驶进地下停车场,还有人不死心地站在附近想要一探究竟。  
中国人真是改不了的看客本质啊。程曦心中想着,一边拿手遮在额头上,脚步愈发快了起来。  
白色BENZ里,特助李辉文正向梁墨生汇报着最近的日程。  
梁墨生耳朵听着,眼睛看着窗外的风景。  
“今年接了两个广告代言,慈善活动则多一些,都是为帮助偏远地方或者灾区人民。”  
“好。”  
“至于广告代言,刚好有一个就在锦苏,这边的广告活动策划公司我也看过了,觉得比较好的有两家,香港在这边的南方策划以及锦苏本土的顶鑫——”  
“辉文,”他打断了他的话,“这些事你决定就好,你在我身边工作这么长时间,我信你。”  
“好的,梁生。”  
“锦苏的夏天,还是这么热。”看着窗外炎炎的烈日,梁墨生说道。  
“是啊,这个时间,估计袁导还没到呢。”  
“不要紧,我等他。这次的剧本很好,很久没有有过这么跃跃欲试的心情了。”他转过头来微微笑道。  
“梁生,到了。”前面的司机出声。  
有人过来给他开车门,他一下车立刻被众人包围,簇拥着进了电梯间。  
李辉文看着电梯里闲然自若的梁墨生,他的脸上没有出现一丝不耐烦或者自满自傲的样子,眼神接触到谁,都会是一个亲切的笑容,叫人如沐春风。  
虽然已经跟了他七年,他的内心却还是不由得又一次感叹起来,这个人,是梁墨生呢。  
同一时间段,程曦终于坐上公车,准备回家了。  
一天的休息时间渡过的竟然这样无意义,她后悔地肠子都要青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在家吹着空调看电影,白白浪费了时间。  
她坐在车上,吹着车内空调的凉风,一边想着待会回家一定要立刻拿出冰箱里的西瓜出来大快朵颐一番。  
在这个时候,她当然不知道,刚刚的她,和以后给她的生命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梁墨生,仅仅不过是几步之遥。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6章chapter5两个女人的深夜絮语  
应酬比上班累多了。  
真是累多了。  
要一直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说话,看人眼色,必要时还要调节整场气氛,定要宾主尽欢。  
她哪有那种本事?  
只会笑,不过是一直硬撑而已,脸部肌肉都要抽筋了。  
真是羡慕林欣,仿佛天生有这种能力。  
“拜托,我也是人,不是神仙,你真以为我喜欢和那些人说话?”林欣白了她一眼。  
“那你就是太会演戏,厉害厉害,佩服佩服!”程曦从冰柜取出两只冰淇淋,一只巧克力,一只抹茶,巧克力味的递给她。  
便利店的员工和客人眼光都落在她俩身上。  
也难怪,她们刚结束公司的周年庆晚宴,已是深秋,林欣身着暖白的晚礼裙,背上的蜜色肌肤全数展出,举手投足间妩媚不可方物。  
她可不敢这么潇洒,露肩的裙子也早已被外套挡住,只有下身及膝的紫色裙摆微微泄露了这一秘密。  
“你上次那次无果的相亲之后就没下文了,伯母没再逼着你去下一次相亲?”  
“没有,我妈也不是逼我,她以为那个人很好呢,最近她也在说,但是我都找理由塞搪过去,不想再去了。”程曦耸了耸肩。  
“真是累了。”林欣突然长叹一口气。  
“你指哪方面?”  
“一个人在外面打拼,这么长时间,累了。”  
“想结束一个人的生活?”程曦试探。  
“只是想回家的时候有一盏灯等我,吃饭的时候不会太寂寞。”她语气幽幽。  
“香港的那位先生知道你的想法?”  
“他巴不得立刻把我娶回家。”林欣笑了,挑高眉眼。  
“那你还担心什么?”  
“只怕婚姻生活不只是温馨幸福,怕失望。”林欣坦言。  
“不用担心,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畏惧,但是绝大部分都还是义无反顾。”  
“又来了,程曦的金玉良言,你可以出一本程曦语录。”  
程曦笑了,转头看便利店里面的电视。  
西餐厅的老板、有名的富二代帅哥玄振轩手捧鲜艳玫瑰献给自己的雇佣女友金三顺小姐。  
“在这广阔的宇宙里,在这颗叫地球的行星上,你和我相遇了,今天是你到我身边来的第100天,谢谢你,能来到我身边。”  
这段肉麻到极致的在知识搜索窗搜索出来的句子由玄振轩说出口,再配着金三顺小姐胖胖的脸上不明所以的表情,立刻让程曦和林欣笑出声来。  
“看她的表情,真是笑死我了!”林欣抹泪状。  
当年这部韩剧真是风靡东南亚啊,一打开电视好几个台在播放,并且好几年长盛不衰。  
“果然灰姑娘只能在虚拟世界才会幸福。”林欣长叹一口气。  
“我总觉得得到的和失去的是成正比的。所以不羡慕别人。”程曦微微笑道。  
“咦,梁墨生啊。”林欣突然轻呼。  
程曦转头看电视,不知道什么时候店主已经转了台,正播着娱乐新闻。  
“梁墨生今年多大了?”林欣突然喃喃自语。  
“总该40岁了吧。我妈一直很喜欢他。”程曦也对着电视目不转睛。  
“不,他今年已经42岁了,天啊,42岁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风采?我们公司的几个男人还不到40岁,已经完全往糟老头发展了。”林欣不断感慨加赞叹。  
世界上还是有这样的男人的,他们或许不再年轻,可是依然有很多女人甘愿为他们趋之若鹜,他们有四十岁成熟男人的睿智和理性,有着夯实的经济基础,了解女性心理,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同时,他们也同时享有三十岁的干劲和精神状态,多情但不滥情,甚至他们还拥有二十岁男人所拥有的浪漫和童心,他们的存在就是在拯救女人们濒临灭绝的梦想。  
女人最难以抵抗的,就是此类男性。  
梁墨生无疑就是这样的男人。  
这一点,没有人会产生质疑。  
“据说公司最近有计划和梁墨生合作。”林欣在程曦耳边低声说道。  
“真的?应该很难吧?”  
林欣摇摇头,“没有想象中难,梁墨生的一切通告代言活动都是由他身边的特助李辉文负责,只是梁墨生近年来已经很少接商业活动,谁听到风声迅速出击,胜算就会很大。”  
“南方策划岂不也是虎视眈眈?”  
“那是自然,到时候各凭本事。我们公司近几年来在业内口碑很好,未必就会输。”林欣自信满满,眼睛都快射出激光来。“而且据说上次梁墨生已经悄悄来过一趟锦苏,还下榻在锦江酒店,时间好像就在你相亲那几天,说是和袁丽萍导演合作新电影,据说有大量戏份会在锦苏拍摄,只是消息未经证实,而且上次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拍到他来锦苏的照片。”  
程曦的脑海中突然浮现那天被十余辆警车包围的那一辆白色BENZ,那里面坐着的人,不会真的是梁墨生吧。  
“我倒是想看看他的眼睛,是不是和传说中一样,‘穿越时空的深邃眼神’啊。”林欣幽幽叹道。  
“我也是。”程曦深深附和。  
“是又怎样,他十几年前就已经是江华茵的私有物品。”林欣推搡了她一把。  
“吃你的冰淇淋吧。”程曦白了她一眼。  
外面街道上的梧桐树开始落叶了,秋风一吹,就瑟瑟地漫天飞舞,四季更替本就是正常现象,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  
###第7章chapter6尴尬的第一次见面  
刚出完差回到锦苏,她拖着箱子从电梯里出来,电话就响了起来。  
费力地腾出手去接电话,一听是妈妈的声音顿时头大。  
“妈,我知道啦,我刚出差回来。”  
“你刚下飞机就回公司?”  
“不是,我回公司拿完东西就回去睡觉,明早再上班啦。”  
“我刚回来,好累。能不能改天?”  
“我不是想拖延时间,只是很累。拜托了妈妈,再见啦。”  
程曦风风火火合上电话,她之所以还会来公司,是因为她的高跟鞋实在是磨得脚太痛,而公司又和机场只有几步之遥,所以她才会义无反顾回公司换那双她藏在休息室柜子里的一双平底鞋。  
她拖着箱子进了休息室,幸运的是一路上都没遇见同事,看来刘总的威力太大,谁都不敢离开那小小的办公桌,她一屁股坐下来,换掉脚上的凶器,没有觉得丝毫地异样。  
然后拿了一只纸杯喝水,剩下的照例倒进桌子上的芦荟花盆里。  
身后好像有声音,她才觉得有丝异样,侧过身子伸长头一看,休息室尽头的阳台上站着一个人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逆着光站着,帽檐几乎遮住了一半的脸,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那里的。  
她觉得自己脸上热烘烘的,还硬要装出沉着的样子。  
公司各部门人数本就不少,休息室都有好几个,她的本性不爱四处结交朋友,所以本公司的人也不是全部都认识。  
于是就陷入了短暂的尴尬的沉默。  
梁墨生早就听到了她的动机,在门外就知道了。  
他听见拖着箱子的声音由远及近,伴随着一连串不和谐的高跟鞋声和讲电话的声音,接着一股风由外至内。  
“刷”的一声,磨砂玻璃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他微微感到不悦,这家公司的人似乎不太懂礼貌,都不懂进门之前敲门的。  
她风尘仆仆,一身职业套裙,一个硕大的箱子,肩上还挎着一只包。  
她自顾自走进去,走到椅子旁,大大咧咧地坐下来,然后一边熟练地脱掉高跟鞋,开了柜子,拿出一双平底鞋换上。  
又看到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喝剩下的一点倒进了旁边的芦荟花盆里。  
她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他正思忖着要提醒她的时候,她侧着的身子转了过来。  
这是一张相当年轻的脸,刚从外面进来的缘故吧,脸上泛着微微的红晕,一双眼睛因为惊讶而忘记了转动,黑眼珠盈盈地,好像有薄薄的一层水膜覆在上面。  
片刻的沉默后她似乎恢复了过来:“你是哪个部门的?”  
“你们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我今天的休息室。”他一边说话,一边走过来。  
“是吗?”她这才开始有丝怀疑,开始正式打量面前这位男士。  
片刻之后,她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像受了惊的小兔一样弹到后面。  
“梁墨生!···先生。”惊讶到直呼其名之后才想到他的年纪比自己大了可不止一轮,于是便加了两个字。  
“你应该知道你们公司这次的合作对象是我。”  
“我不知道。”她极力撇清,“我出差半个多月,之前是有听说您会是合作对象,但是没想到落实得这么快。”  
门被轻轻敲了两下,接着传来熟悉的声音:“梁先生,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  
林欣一进门看见程曦,吓了一跳。  
“程曦,你搞什么鬼!”压低声音训斥,一边拉着她点头哈腰给梁墨生道歉。  
“你怎么没和我说今天梁墨生会来?”她里小声嘀咕。  
“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我怎么知道你会提前,还出现在他呆着的休息室里?”林欣推搡着她赶紧出门还给梁墨生一个清静空间。  
“我谈完事情早一天回来啊,”她回头悄悄瞅了一眼梁墨生,更加压低嗓音:“我也不知道你们会用这间休息室来接待国际影帝,所以我才经常说我们公司的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真是丢死人了。”  
“程小姐。”梁墨生出声了。  
她不明所以的回头。  
影帝朝她胡乱摆放在地的高跟鞋偏了偏头。  
程曦的脸顿时红得像煮透的大虾。  
她忙不迭的跑过去,拾起鞋子就走。  
“程曦,今天的机会千载难逢,你这就走?”林欣还不明所以的起哄哄。  
“我已经丢了半辈子的脸了,还留下来把那半辈子的脸也丢尽?”她有丝绝望地蹬着自己的平底鞋,推着箱子挎着包还腾出手来拎着那双悲哀的高跟鞋,急匆匆夺门而去。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8章chapter7深夜书店  
“最近没我的日子,晚上是怎么度过的啊?”林欣笑嘻嘻地说着。  
“你还好意思说,自你今年3月恋爱开始,截至今天,也就是12月3日,你已经有九十三天没有和我一起吃饭,其中还不包括你放了我五次鸽子,经累计,你已经抛弃了我整整一个季度。”程曦慢条斯理地说着。  
“没必要算得这么精准吧。”  
“此乃职业病。反正,作为你的挚友,经过我的亲身体验,得出的结论就是——你是一个标准的见色忘义之徒。”  
“看来我得学廉颇负荆请罪,这个周末带着你最爱的抹茶蛋糕到你家请罪好不?”  
“本蔺相如就宽宏大量原谅你好了。”程曦点了点头。  
“不过,昨天你没来发布会真是太亏了,你不知道,十字路口全堵上了,整整两个小时水泄不通,真是壮观死了,梁墨生真是不同凡响。”  
“我怎么会不知道?昨天新闻是来回滚动报道,我想昨天那边的交警肯定都疯了。”  
“公司找了五十个人在现场维持秩序,要不然更不得了。梁墨生才是更大的奇葩,他估计是这种场面见惯了,一直面带笑容,没有丝毫的不悦,一丝疲惫感也看不到。笑起来的时候真是叫人如沐春风。我见过的明星也不少啊,可我和他说话的时候根本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心砰砰直跳。”  
林欣还沉浸在昨天和梁墨生近距离接触的气氛里,这边程曦沮丧地恨不得去女厕所面壁半钟头。  
“早知道他会在我们部的休息室,我死也不会出现在那里的,结果我都做了一些什么?没看见他就算了,还在他面前脱鞋换鞋,而且刚开始的时候还没认出他,真是囧死了。”  
“你最囧的不是这个,最囧的莫过于居然对公司门口欢迎他的横幅视而不见,请问你那天是失明了吗?”  
“我倒是希望那天我是真的失明了。”程曦长呼了一口气。  
“你还没回答我晚上去哪呢?又去二十四小时书店打发时间?”  
“干嘛不去?”  
“在书店待那么晚,还不如去夜店呢。”林欣撇了撇嘴。  
林欣说得不错,在锦苏这样的城市,夜店比书店吃香得多。  
一台小小的上着网的笔记本电脑,就能解决很多问题。想看书的话,能在网上直接下载TXT格式电子书籍,想要看实体书,也可以在网上书城直接购买送货上门,这是一个方便快捷的时代。  
所以,书店的存在,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可是在锦苏,却还有着这样一家书店,准确地说,它是一间深夜书店,和日本的深夜食堂,是同样的存在。  
它的营业时间是晚上七点到早晨六点,夕阳落下夜幕降临时开店,黎明时分关店,完全是违背人类作息时间的存在。  
程曦曾经想,这间店的主人一定是不缺钱且会享受生活的人,才会有这样的心思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来开店。  
因为无论怎么想,这都不会是挣钱的生意啊。  
她一路上想着,在十二月初的冷风中拢了拢大衣,抬眼一看,已经到了书店门口。  
门上的铃铛轻快地响了两声,店主说了一声欢迎光临后抬起头来,看到程曦立刻露出了笑容。  
程曦算是这里的常客了,再加上店里特殊的营业时间导致客人很少,在为数不多的客人中,想要记得程曦也不算是难事。  
“今天来的有点晚啊。”  
“嗯,年底加班。”她扬手看了看手表,吃完饭过来已经九点多了。  
“辛苦的上班族啊。”年轻的女店主为她叹了一口气。  
她轻笑了两声。  
“今天进了新书,还没整理好,我进去理一下,你自己随意。”  
她点了点头,环顾了一下四周,这种天气里,她自己是唯一的顾客。  
在书间徜徉的时候,门的铃铛又响了一下,她抬头看了一眼,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走了进来。  
鸭舌帽是今年冬天的流行吗?为什么人人都戴鸭舌帽?  
她心里嘀咕一句,低下头去继续翻书。  
突然眼睛一亮,看到了劳伦斯?布洛克的《八百万种死法》,想着上次好友于曼抱怨网上各大书城的这本书都销售告磬,没想到在这里看见。  
她把书拿在手里,无意间抬头看窗外,雪花洋洋洒洒,正寂静地飘散在天地间。  
“下雪了!”她惊喜地轻呼,这是今年锦苏的第一场雪,没想到来得这样早。  
窗边捧着书的男人也抬头看着窗外,又转头看了一下程曦。  
眼神交会处,程曦只觉得头脑“嗡”的一声,瞬时间像被闪电击中,脑子一片空白。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9章chapter8雪夜里的畅谈  
“梁先生。”她只觉得脸上又升起一股燥热,艰难地挤出一句话。  
“程小姐。”梁墨生点了点头,有些意外已经十点多还出现在书店的奇异女生。  
“您还没有离开锦苏?”  
“嗯,明天的飞机。”  
程曦点了点头,觉得实在没有什么话题可掰,也就准备转回头去了。  
“程小姐看《八百万种死法》?”看到程曦手里的书,他挑了挑眉有丝意外。  
“其实已经看完了,这本是替朋友买的。”  
“你最喜欢哪一句?”  
“嗯,”程曦在脑海中想了一想,“我想应该是‘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他微微一笑。“有点让我意外。”  
“为什么?”  
“我以为你们这个年纪不太看这种书,我更惊讶你最喜欢那一句话,我以为,你应该喜欢‘无人愿意为我一掷千金,无人愿意与我共结连理,无人愿意救我一命,我已倦于微笑,我已疲于奔命,美好时光已成过去。’这种类型的。”  
程曦也笑了,梁墨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难相处,虽然本尊的气场太过于强大。  
“梁先生以为我几岁?”  
“二十二岁或者更小,你看起来不像饱经风霜。我见到你的第一个感觉是你太年轻了,而第二个感觉是第一个感觉的延伸。注①”  
“梁先生,我可不是马克?萨斯曼。注②还有我再过两个月就二十六岁了。”程曦正色道。  
“你果然也看过《繁花将尽》。那么即将二十六岁的女性,你下了班就在夜间书店里面打发时光?”  
“这是一种净化。”程曦更正。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梁先生不常来锦苏吧,怎么会知道这里?”  
“前几天经过的时候偶然看到的,觉得很新奇,今天晚上正好有时间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这里都是好书。”梁墨生拿起他挑的几本书表示此趟不虚行。  
“梁先生一个人来的吗?”  
“嗯,这么晚了,没必要拖累助理,他比我更辛苦,”梁墨生说道,一边看了一下窗外的飘雪,“你还不走吗?已经太晚了。”  
“是准备走了,明天还要上班。”程曦点点头。  
他在口袋里找手机想看时间,掏了一会儿,又四下看了一圈,抬头问程曦:“你能打一下我的手机吗?找不到了。”  
“好的,号码是?”  
梁墨生报出一串号码。  
手机响了起来,他循声找去,原来是放在书架上了。  
付账的时候梁墨生拿出一张黑卡,女店主顿时一头黑线。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不能用这种无上限的会员制黑卡付账的。”  
“我来付。”想着此类人物应该不会带现金出门,程曦痛快地拿出钱包,不由分说的付账。  
她眼瞅着女店主上下悄悄打量梁墨生好几遍也不敢确定身份,于是心里偷笑,却也没有点破。  
“谢谢你程小姐。”  
“不用谢啦,”程曦赶紧摆了摆手,压低声音:“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给影帝付账的。”  
“你住哪儿?太晚了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我送你吧。”眼看已经出了店门,他提议道。  
原来上次在饭店门口看见的那辆白色车子,里面真的是他。  
程曦看着门口停着的那辆已经是第二次见面的车子,心里喃喃自语。一面才反应过来他的话。  
“不用了,我家就在这条路前面一点的小区,走路只要五分钟,一路都有路灯,很安全的。”她赶紧答道。  
梁墨生看了看四周,确实一片通明。  
“梁先生,那我走啦,今天很高兴能见到你!”程曦冲他挥了挥手,一双眼睛在雪夜中弯成明亮的月芽。  
“再见。”他看她转身,自己也打开车门进去。  
正准备把手机放进口袋,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按了一下,屏幕亮了起来,上面有一串陌生的手机号码,是她的号码。  
他想了一下,把号码存了起来,输名字的时候才想起来,只知道她姓程,还不知道名字呢。  
他从倒后镜里面看了一眼,她的身影还没有消失在路口,正一蹦一跳地走着。  
“还是小朋友啊。”他禁不住笑了。  
他修长的手指按了几下,没有迟疑的,在姓名栏上输了“小朋友”几个字。  
注①:此句乃《八百万种死法》作者劳伦斯?布洛克另一本书《繁花将尽》里的句子,梁墨生俏皮地换了人物,用在程曦身上。  
注②:马克?萨斯曼,劳伦斯?布洛克所著的《繁花将尽》里的人物。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2819 
财富
157190  
积分
55777  
在线时间
264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4-25 
###第10章chapter9梁墨生的回礼  
「呐,你猜我昨晚在深夜书店遇见谁了?」她一上班,立刻在QQ上呼叫林欣。  
林欣正啃着自己的早餐,看到她的呼叫,奸笑两声,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出一排字。  
「前男友?」  
看屏幕上蹦出的这三个字,程曦无语。  
「不是,是梁墨生!!!你能相信吗!!!梁墨生居然会去深夜书店!!!而且你知道吗,他也看《八百万种死法》!!!」  
林欣盯着电脑上满屏幕的感叹号,好不容易找到感叹号中的重点。  
「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梁墨生前天代言发布会结束后就走了吧?」  
「不是的!我真的遇见他了!我还跟他说话了!!!」程曦急切地在键盘上敲着。  
「哦。」  
「你怎么这个反应?!」程曦愤怒地敲出一行字。  
「孩子,你有记得要签名吗?」  
沉寂了一会儿,屏幕上跳出一句话。  
「我忘了~~~」  
「孩子,我只能说你可能是太累了,做梦的时候遇见他了。」  
看着电脑屏幕上林欣的话,程曦都要哭了,她证实不了自己真的见过梁墨生。  
掏出手机,联系簿上面有一个昨晚新增的联系人,姓名是梁先生。  
她知道他没有联系她的必要,但还是记下了他的号码。  
这是唯一的证据,证明她的的确确在昨晚,在锦苏雪夜中的深夜书店,和他短暂地聊过天。  
这一串看上去平凡无奇的号码,是她的秘密,她只愿自己独占。  
即使是面对最亲密的林欣,她也要选择将这个秘密隐藏在心底。  
“孩子,你好点了没啊?”中午吃饭的时候,林欣关切地问坐在对面的程曦。  
“你还问我干什么,反正你都不相信我。”程曦撇了撇嘴。  
“据悉,日前在锦苏参加某品牌代言发布会的的梁墨生,于今天早上九点出现在锦苏莲安机场准备返港,影帝一身轻松休闲打扮也丝毫掩不住魅力,全程面带笑容???”娱乐新闻的声音传了过来。  
两人愣愣地转过头去看公司餐厅的电视。  
***  
“辉文,Block先生赠送给我的五套全集珍藏版书籍,你还记得吧?”几万尺的高空上,一直闭目养神的梁墨生突然睁开眼,询问旁边正在核对日程的李辉文。  
“是的,五套都有他的亲笔签名,其中三套被您捐赠出去,还有两套在您的书房。”思考了几秒钟,李辉文立即给出准确答案。  
“嗯,我知道了。”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喜欢这样的一句话,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还可以称为女孩子的她,是不是过于沉重和成熟了呢。梁墨生在心里思忖着。  
“是准备送人吗?需要我准备吗?”  
一直沉浸在思考中的他终于反应过来刚刚辉文说的话。  
“嗯,欠了一个小朋友人情。”他答道。  
“小朋友?”李辉文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小朋友能看懂劳伦斯?布洛克的推理小说?  
他看了看梁墨生,还是识相地选择缄默。有些事情梁生希望他知道的,自然会跟他说,其他的部分,他没有权利干涉。  
自梁墨生走后一周,锦苏一直是阴天,足足两个礼拜,程曦都没有见到过太阳。  
从繁重的工作中抬起头来,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气,真是叫人提不起劲来。  
“请问财务部程小姐在吗?”  
程曦转头,看见快递人员正拿着一个不小的包裹。  
“是我。”程曦有些诧异地走过去。  
“程小姐,是航空邮件,请签收。”  
“航空邮件?”她更加诧异了。  
“是的,从香港发过来的。”  
她看了看地址,确实是从香港发过来,虽然疑心万分,她还是迅速签收,拿着包裹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会是什么呢?她盯着那个重重的包裹。  
她在香港没有认识的人啊,谁会在香港寄航空邮件给她?  
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她立刻动手拆开了包裹。  
她几乎都要尖叫了,劳伦斯?布洛克的全集珍藏版!  
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在高兴的同时,她也更加确定了一件事。  
这个从香港寄来的航空邮件,是梁墨生的回礼。  
这个回礼,实在是太让她惊喜了。  
谢谢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