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4 | 浏览:1131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原创首发【谁杀了他?】〔已完结〕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17. 兇手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10-8 14:11 编辑

阿强回来了.。

蒋奈说她从一个入境事务处的朋友那里听到这个消息,她一直有拜托那位朋友帮忙留意着曾志强的消息。

”阿强回来了?”

”对呀,千真万确,他前几天回来了。”蒋奈肯定的说。

这样宋在贤一下子忘了刚才跟女友吵架的事,神情紧张的追问蒋奈:”那他现在在哪?!”

蒋奈摇头:”详情他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回来了本城而已。”

”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蒋奈皱起眉头:”这个城那么大,你又不知道他藏在哪呀!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少不少,也有几百万人呀!人海茫茫你怎么找他出来? ”

宋在贤哑口无言,蒋奈继续说:”在贤,你不用急。让我找人查出他在哪时,我们叫警察去抓他吧!”

宋在贤没有回话,只是沉默着。蒋奈却还是继续:”在贤,你千万别一个人行动呀。对方可是一个杀人凶手呢!一个不小心连你的命也可能没有了呢!”

”我知道了,蒋律师。”宋在贤突然打破沉默,顿了顿又说:”可是抱歉了,我想我要请几天假了。”

”在贤,你⋯⋯”

”放心吧,蒋律师。我知道对方是疑凶,我不会自己一个人行动的。”

”可是你也不用⋯⋯”

”蒋律师,放心吧!我不会一个人去抓他的的。​​”

”在贤,他始终是个杀人凶手。难不成你想亲手捉他吗?那太危险了!”

”我不是想要亲手捉他。可是这事情一天没解决我会总是想着这律事,上班也不专心。蒋律师,我答应你我不会一个行动的,不过在警方捉到他之前,我想要休息一下。”

宋在贤对这件事立场很坚定,蒋奈最后也答应让他放假直至曾志强被补为止。

可是宋在贤虽然口头上是答应了蒋奈,但还是忍不住去茶餐厅去找曾志强。

一进去茶餐厅,那伙记还是嘴里咬着牙签,瞟了宋在贤一眼便认得他:”你又来找阿强呀!”

”对呀!他有来吗?”

对方晃了头:”没有,我很久没见到他。”

宋在贤连续好几天去了好运茶餐厅等着曾志强出现,也有去找杨健曦和张正豪,但他们两也说阿强没来找他们。

正当宋在贤心灰意冷时,事情却猛地出现转机。

他今天又来到茶餐厅里等着曾志强出现。一坐下来时,那伙记刚好从厨房端了盘子出来,见到他便说:”你今天来晚了,阿强刚才出现了。”

宋在贤骇异的问:”阿强刚才来了?”

那伙记点头:”对呀,他前脚走了,你后脚就来了。”

”他刚才才走了吗?”宋在贤紧张的问着。

”对呀,他应该刚走了不远吧。”

宋在贤谢过他,正想冲出去街道上看看有没有阿强的身影时,有客人在同时开了门,然后有一把声音说:
”阿强,你怎么回来了?”

他听到有把很熟悉的声音回答:”老板!我刚才忘了拿伞⋯⋯”

宋在贤慢慢移头,然后一个他认识的身影站在那边。他大叫着对方的名字:”阿强!”

他看到对方转过身,阿强看到他也大吓一惊:”在贤哥,你怎么在这?”

宋在贤正跑过去:”阿强,我找了你很久了⋯⋯”

曾志强却猝不及防的冲出门口,连伞也没拿。宋在贤看着阿强这样的反应也大吃惊,不过心里更加肯定他是心虚,否则怎么一看到他便逃跑了?

宋在贤也跟着追了出去,幸好此时天只是下着微微雨,他一直追着曾志强跑:”阿强,你别跑!”

曾志强还是没有理会他,还是继续跑着。

宋在贤追着跑也已经开始喘气了,不停叫着:”阿强!你别跑!”

曾志强跑进一个巷子里,然后把巷后的杂物推在地上防碍宋在贤继续追他。宋在贤确实跑得满慢了,两人之间的隔离也愈来愈大了。可是,很不辛的是曾志强选了一条分岔路走进死胡同里。

他面对一幢墙时,正想跑回头,这时宋在贤已经追上来了。

曾志强这时已经毫无退路,只好正脸面对着宋在贤。

宋在贤喘着气,在此时突然想起站在他对面的是个杀人犯,他走到一旁拿起棍子当防避。

曾志强见状便吓一大跳:”在贤哥,你别打我好了!我会尽快还钱给你!”

宋在贤呆愣了一下,没想到曾志强这样说,他也没有阿强问他借钱的记忆:”什么还钱?你问我借钱了?”

曾志强见他呆若目鸡,便看他不为意,便回头跑。宋在贤反应过来后便连忙追着他。

这次却没那么幸运呢,曾志强跑回大街上走过了马路,宋在贤跑到时已经转了红灯了。一辆辆车在眼前驶过,他听到对面马路的曾志强大叫:”在贤哥,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但不是现在呀!我以后有钱了就会还给你了。 ”

当所有车驶过后,他的视线终于看到对面马路时,已经没有了曾志强的身影了。

阿强也再一次失纵了。

宋在贤每天在茶餐厅等他也没再碰到他了,阿强也没有联络阿正跟阿曦。

事情一下子也回到原点。

就在宋在贤以为他不会再找到曾志强时,几天后蒋奈却打电话跟他说曾志强被警察抓到了。

宋在贤很诧异:”他怎么被警察抓走了?”

蒋奈笑了:”曾志强可是凶手呢!警察抓凶手不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吗?”

”蒋律师,那阿强现在在哪?我想见他。”

蒋奈顿了顿,不同意的说:”在贤,这事交给警察吧。他们会处理的了。”

”我要见阿强。蒋律师,你知道他在哪吧?”

”在贤,我们帮不了什么忙的。你去找他之后又能做什么了?”

”蒋律师,我只想见他而已。”

蒋奈最后还是说不过宋在贤,而且他也答应了见了曾志强以后便不再理这件事好好回来工作,所以蒋奈给了现时曾志强被关的警署地址给宋在贤。

宋在贤第二天便去找曾志强了。

曾志强却还在羁留阶段,只有疑犯的亲属朋友或代表律师可探访疑犯。

宋在贤半年前也是莫名其妙当成是凶手抓进来了,没想到半年后却是真正的凶手被抓了进来,而他还来探曾志强。

曾志强脸容很憔悴,看到宋在贤很意外,但也像是久在沙漠里的人看到井水一样脸露欢容:”贤哥?你怎么来了?你是来帮我的吗?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宋在贤用另一只手静开曾志强抓紧他的手,然后说:”阿强,我也帮不了你。你做错了事,终究要偿还的。”

”我⋯没有⋯⋯我⋯是无辜的⋯⋯”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曾志强抬头,双眼突出,瞠目昨舌的看着他:’贤哥⋯许过真的死了吗? ”

宋在贤点头,没有回话。

曾志强低着头,自言自语:”我⋯没有杀他,我根本没有杀他呀!贤哥,你一定要相信我呀,我连许过死了的事也是前几天才知道,我怎么可能杀了他⋯⋯”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宋在贤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瞪着他说:”事到如今你也不说真话吗?如果你不是杀了他,你怎么突然要离开这里几个月?你是因为杀了他所以逃跑吧。”

”不是的!我没有杀他,许过是我好朋友,我怎么可能杀了他!”

宋在贤皱着眉头:”那你要问自己呢?你为什么要杀了许过?他是你好朋友呢!是你乐团的朋友!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曾志强白着脸,支支吾吾回答:”不⋯不⋯⋯我没有杀他!我为什么要杀他?”

坐在他对面的宋在贤讥刺的笑着:”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在他死后立即离开这里,几个月都不回来?”

”那是因为我问了黑社会借了借却没钱还,被债主找上门,所以才离开这里而已!”

宋在贤听到后有点诧异,不过并不相信他所说的话:”那你前几天撞到我时为什么要逃跑?”

曾志强急着解释:”那是因为我之前问你借了点钱呀!但我现在没钱,还是不能还你,我以为你走来追我还钱,我当然是跑呀!”

宋在贤觉得曾志强满口谎言;”我什么时候借了你钱?为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呢?”

曾志强有点心虚,但知道自已再不说实话便会被误会成杀人凶手了,便说:”是许过从你那偷了点钱借给我的。”

宋在贤大吃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半年前吧,应该是六月左右。”

宋在贤想起曾志强在几天前在茶餐厅说什么会还他钱等等不明所以的话,现在倒是明白了:”那你为什么要杀了许过?”

”我根本没有杀他呀!贤哥,你相信我呀!我真的没有杀他呀!”

”阿强,你说实话吧。”

”贤哥,我真的没杀他呀!”

”阿强,到了这个时候说实话比较好。”

”我真的没杀他!贤哥,你相信我呀!”

到了警察通知探访时间已经结束后,曾志强还是坚持自己没有杀害许过。宋在贤虽然对他所说的有点半信半疑,不过还是倾向认为他是在说谎。

宋在贤见房外的阿SIR催他离开,也道继续问下去曾志强也不会跟他说实话,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想要离开的。却没想到钱包猛地从他裤袋中掉在地上。宋在贤没为意,倒是曾志强看到,他捡起地上的钱包,同时说:”贤哥,你掉了钱包。”

曾志强没想到却在他的钱包看到一张个人照。

宋在贤见他纳罕的瞪着自己钱包:”怎么了吗?”

他从曾志强僵直的手拿走自己的钱包,却没想到在钱包的透明夹里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中的是个女人,脸欺腻玉的面庞中有着丹凤眼、朱唇皓齿的。

他认识这个人──她是蒋律师。

宋在贤还在疑惑怎么自己的钱包突然夹了蒋律师的照片。

却听到旁边骇然的声线传来:”贤哥,你怎么钱包夹了这个女人的照片?”

宋在贤睁大双眼,指着相中人问着曾志强:”你认识蒋律师吗?”

曾志强点头:”我不知道她是律师,但我确实认识她。”

宋在贤怪讶的望着他:”你怎么认识她的?”

”她是许过的女朋友呀。”

许过的女朋友?蒋奈是许过的女朋友?

宋在贤从警署出来后,还是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蒋律师是许过的女朋友,怎么可能呢?两人相差至少也有十多岁吧,怎么可能认识呢?”

他再三问了曾志强有没有认错人,曾志强还是言之凿凿的说没有。他也想起了之前张正豪说过许过之前交了一个比他大很多的女朋友,而且只有阿强见过她。

蒋律师真的是许过的女朋友吗?

他一宜瞄着蒋奈的照片,心想:”如果蒋律师是真的许过的女朋友,为什么她不跟我提起呢?”

宋在贤还是想不明白,把照片从钱包里抽了出来,照片上的蒋奈笑得极为灿烂。他随手翻着照片,却无意间看到后面用铅笔写着:”二零二四年六月十四日。”

二零二四年?今年是二零十四年呀!

他猛地想起上次在健明楼捡到许过的照片也是这样的,照片四人容貌没变,却在背后写着:二零零四用六月十四。

宋在贤连忙叫了计程车回到黄琛宁的家。今天刚好何又心休假在家,否则他要吃闭门羹了。

何又心一开门见是宋在贤大吃一惊,因为黄琛宁不在家,所以她便开门请了他进来:”你来找琛宁吗?她不在家呢。”

”我不是来找琛宁的。”他说完便急脚跑了进去房间,便然打开柜子把东西全部翻了出来。

何又心跟着他进房,见他把东西翻出来,皱着眉头问:”你这是做什么吗?”

宋在贤没有理会他,只是埋首翻找自己之前藏在柜底的照片。

何又心走他旁边,有点后悔请了他进来:”你怎么把东西都翻出来呢?别在这里捣乱好了!快点走吧!”

宋在贤在同时顿住了身影,何又心以为他听进了自己说的话,便继续说:”你快走吧!琛宁今日要值日夜班,很晚才回来。”

他却还是一动不动的,何又心叫了他几声:”在贤?宋在贤?”

何又心不明所以,走到他面前,却见他愣着的怔着一张照片。

她靠近他,看到相中的是四个少年,那四人的笑容像阳光般灿烂耀目,分别拿着四种乐器。

何又心从宋在贤手中拿走相片,他也没有拒绝,还是没有反应的维持那个姿势。她瞄了一眼后,不明白的问:”这张照片好像很旧了?而且相中的人是谁呀?”

她翻过照片,见到后面用铅笔写了四人的名字跟联络电话,然后在右下方写着”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原来是十年前的照片呀。在贤你怎么保存着这个照片了,你都不在里面呀!这四个人是谁呀?”

何又心问着,宋在贤一直没说话,却突然猛地从她手里抢走了照片,一言不发的走出门口。

遗下何又心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宋在贤怎么了吗?一来到就翻东西,然后又一话不说的走了。”

而思绪极为混乱的宋在贤这时脑内只想到几个月前看到的那本书,离开了黄琛宁的家后又连忙冲进图书馆里翻爬当时看到的那本书。

只是十分钟而已,他便找回那本书。手中拿着那本书然后便盘膝席地而坐。这本名为”梦境与事实”的书并不厚,他翻开书本,依自己的记忆找出书中类似”现实与记忆不符”的字样。

然后宋在贤终于看到”记忆被操控”的标题,然后他停住了翻页。

书中写着;”梦境是真实存在的另一个空间,并不是幻境。所以你在梦境看到的、听到的也是真实发生的。每个梦境当中会有另一个自己生存着,那一个他会在梦境时空生存着,他可能做着不同的事或者是生活在不同时代。有些事情、人物或地点明明你从没碰过或去过,却感到异常熟悉,那是因为梦境的另一个你曾经感受过。”

他继续往下看:”可是梦境的另一个他也有可能不想在存活在梦境时空里,想要回到别的空间生活。另一个他会把现实的你吸进他制造的梦境当中,然后把你杀害取而代之代替你去现实继续生活。”

被杀害?

宋在贤开始有点不寒而懔。

下文写着:”如果你发觉自己记忆跟现实很混乱,尤其是很印象深刻的事情却被其他人告知这事没发生过的话。那你就要小心了,你有很大机会墬入梦境里,而记忆正在被另一个你支配着。梦境所发生的事永远都是来的莫明其妙,来得快也去得快。如果你很不幸的发现自己正处于梦境里,我只可以告诉,尽早找出梦境制造者──也可以说是另一个你,然后把他杀了你便能回到现实生活了。梦境制造者其实很难找,因为他可以变形,变成与你不同性别或是不同物种。不过怎么变也好,有一点不会变得就是你们拥有同一个记忆。如果你发觉一个人对你异常熟悉,你明明没跟他说,他却异常的理解你的话,那他肯定便是梦境的制造者。”

回到现实生活?那我现在在梦境吗?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吗?

宋在贤站了起来,神情呆怔,书也没拿,直接走到坐在沙发上看书的人:”这是梦境吧?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你也不是真的!对不对!”

那人明显被宋在贤一吓,然后跑走了,嘴里还说:”你神经病呀!”

人走了,他便捉住附近的另一个人,也问了同样的问题:”你不是真的!我在梦境里吧!”

宋在贤就不停抓人问着同样的问题。

图书馆被宋在贤这么一骂也不再寂静了,旁边在看书的人被他一吵便叫图书馆管理员把他赶出去,可是宋在贤不但不愿,而且还一直在自言自语。

最后还是报警叫警察来处理。

宋在贤浑浑沌沌的看着自己被抓走,他以为自己在梦境便一直嚷着:”好好好!把我抓走吧,反正都是梦境来,都不是真的。”

蒋奈来到警察局来保释宋在贤时,他还是像个精神病一样笑着,看到她便说:”蒋律师,我被警察抓了哦!”

蒋奈皱起眉头:”我是宋先生的代表律师,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只不过这个疯子刚才大骂图书馆而已,赶也赶不走。现在没事了,想要把他放出去,却没想到他竟赖在这里不愿走,还说要坐监呢!”

她眉目皱得更厉害:”不好意思哦,防碍你们工作了,我这就把我当事人接走。”

蒋奈走过去抓住宋在贤的手:”在贤,我们快走吧。”

也幸好宋在贤没再打骂很安静的跟她走了。出了警局后,蒋奈便一脸怒容的问:”TOME,你是怎么了吗?

宋在贤笑着摆了摆手:”没事呀!”

”没事怎么会进警察局呢?你知道你蒋来是律师吗?是绝不可以留下任何案底的!”

”反正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呀!一切都是作梦!”

”作梦?”蒋奈讥笑了一下,然后在他猝不及防之际推了他出去马路。

宋在贤还来不及反应,眼前只看到把他推出去的蒋奈,然后耳边在遽然间传来”咇咇”,他自然反应转身看过去。

却见一架私家车向着他驾过来。

他全身的毛孔都竖立起来,他知道自己应该是​​逃掉的,可是四肢百骸却又僵住动不了。

他要死了吗?

私家车前开的车头灯闪着他的眼,让他眯起眼睛。

然后他眼前一片白光,他不由自主的递起手臂遮挡。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却又猛地有双手把他拉回路中。

宋在贤侧过身,看到蒋奈大发雷霆的说:”怎么了吗?你还觉得自己还是在作梦吗?”

他想起刚才车子就在他前方向着他驶过来,正要撞上他时──一切的感觉都很真实,非常的真实。然后他晃地摇头:”不⋯不⋯⋯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蒋奈还在骂着:”你醒来了吗?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吗?”

”我⋯我⋯⋯”宋在贤慢慢的想起他刚才大骂图书馆,然后被带到警察局,警方要放人了他还留在那里不愿走。

”在贤,你别再理许过的事好了,我看你查案查到一点失常了。反正现在警方也捉到凶手了。以后就专心当我的助理,之后考试然后当上律师。 ”

宋在贤瞄着蒋奈双眼,似乎在这一刻陷入旋涡当中,然后所有思绪突然直达脑海,包括梦境与现车那本书、阿强说蒋奈是许过的女朋友还有那个自己是DREAM乐队成员的那个梦:”蒋律师,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

蒋奈只是对着他笑,并没有回应他,宋在贤便继续说:”我的直觉跟我说蒋律师你能帮我解答这些问题⋯⋯”

蒋奈还是没有答话,宋在贤觉得自己有点唐突,便说完场话:”蒋律师,抱歉了,我是疯了才会说刚才的话,你别太介意⋯⋯”

”不⋯⋯”蒋奈霍地出声了,然后又不说话,猛地抬头对着天笑着,再说:”终于来到今天了。”

”什么?”宋在贤一脸莫名其妙的。

蒋奈低着头,看着他的脸道:”在贤,来我家吧,我一五一十把所有事情告诉你。”

似乎愈来愈接近真相了。

宋在贤瞬间心里浮现了这一句,并没有多想便点头答应:”好!”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18.2 真相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10-13 11:02 编辑

蒋奈瞥着他:”我杀了他?”然后笑了几声,反问宋在贤:”你怎么会觉得是我杀了他?”

宋在贤低喃着:”你别再骗我了,刚才的闭路电视已经证明你当天跟许过一齐回到凶案现场,是你杀了他的。”

蒋奈笑着摇头:”我没有杀他,我跟他根本不认识。”

”不,你认识他,你是他的女朋友。”

蒋奈反应愕然,显而没想到宋在贤这么说,过了一阵子才回答:”你是听谁说的?我跟他怎么会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呢?你别开玩笑了!”

”你别骗我了,阿强言之凿凿的跟我说他认得你,在许过被害之前跟他在一起。”

蒋奈大笑三声:”我没骗你,我跟许过本身真的是互不相识,要说也只能说是互相熟悉对方。”

宋在贤皱起眉头:”你以为你说这么玄的话我就会信你吗?”

不过接下来蒋奈说出更让人毫无头绪的话:”不⋯⋯不应该只说我与许过──”他顿了顿然后说出语出惊人的话:”是你、我跟许过三人之间的牵绊。”

”什么?!什么牵绊?”

蒋奈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继续说:”如果我爱上许过那就是自恋的行为了!我怎么会爱上以前的自己呢?”

宋在贤瞪大双眼,脸容极至疑惑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顿了一顿,宋在贤看到蒋奈讳深莫测的瞄了他一眼,然后好整以暇的说:”我们三个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同一个人?宋在贤完全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只觉得蒋奈在胡说八道:”你以为你说这些我信吗?”

蒋奈也是大笑着:”你不信也要信呀,我说的根本就是事实。你不觉得明明我们认识不久,你觉得我对你莫明的熟悉吗?”

宋在贤一怔,想起之前种种事,而且他一直就觉得蒋奈对他很熟悉:”你⋯⋯我⋯⋯”

蒋奈继续说:”你不觉得有时候许过做的事,你不会有种感觉觉得自己好像曾经做过吗?”

他不能反驳,因为他之前有很多次有这种感觉,可是还是半信半疑的:”怎⋯怎么可能⋯⋯我们三人明明就不同年龄、不同性别⋯⋯”

”你知道为什么许过叫许过?我叫蒋奈呢?”

宋在贤呆怔的看着他,然后摇头。

”你试一试把许过的名字倒过去读,然后读一遍我名字。”

”过⋯许⋯⋯蒋⋯奈⋯⋯”

”过去、将来。他是你的过去,而我是你的将来。”

许过?过去?蒋奈?将来?

宋在贤激烈的晃着头:’这怎么可能!我⋯⋯”

”在贤,你的名字是现在倒过来的相近音呀。

在贤⋯在现⋯现在⋯⋯

”怎么可能⋯⋯我不相信⋯⋯”

”你怎么还不相信呢?你不是已经发现我跟许过两个照片上纪录的时间都距离现在十年吗?”

”不⋯⋯”嘴里说不,但心里其实开始相信蒋奈说的话。

”我们三个是同一个人呀,只不过是来自不同年龄而已。”

蒋奈说完后两人又沉默了一阵子,宋在贤脑海不停的想起以前看的那本书说:不同梦境时空有着另一个自己,如果对方想代替真人来到现实生活,他会把现实的人拉入幻境中,然后把现实的人杀害。

宋在贤最终打破沉默的问:”所以你是来杀死我跟许过吧?”

”哈哈”蒋奈大笑几声,像是听到个笑话般,然后又摇着头,却说;”我跟许过之前打了个赌。”

”什么赌?”

”你会不会追寻回你年轻的梦想?”

”⋯⋯”

”你真的是忘记得一干二净呀,你真的忘记中六那年做过什么吗?”

”⋯我⋯⋯”记忆想起中六那年的回忆,猛地一痛。然后他想起那个梦,那个他跟阿强他们三人的梦:”结他?”

蒋奈陡然地指向地上,然后说:”你地下有本相薄。”

宋在贤顺势望向地下,果然见到一本黑色的薄在他脚下。

”你打开看完就明白了。”然后蒋奈便坐了下来,不眨眼的瞧着他似乎想看到宋在贤看完相薄的反应。

宋在贤弯下身捡那相薄,相薄包装很精美,上面丝带打了个结。他瞥了蒋奈一眼,然后伸出哆嗦的手,拉开丝带结。

一打开相薄的第一张照片是他上朋友家打机与朋友的合照,照片的他样子还没长开,应该是中一的他吧:”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

蒋奈还是一味笑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继续翻下去吧。”

然后他也莫名其妙的听从蒋奈的话再往后一翻,竟然是中二那年他暗恋的女同学的相片。

他再向下一页翻──是他中三时拿了校际蓝球亚军的合照;

然后是中四那年跟第一个女朋友的合照。

他的手抖得更厉害,下一张是中五会考褶图书馆的照片。

宋在贤动了动僵硬的头,嗫嚅的问:”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的?”

蒋奈笑了,却在说:”你都没看完,还有下一页呢。”

他手里发颤得非常严重,却言听计从的翻开下一页,然后他看到、看到──

是一张四个人的合照,是一张乐团的合照!是阿强、阿曦、阿正跟他的合照! !

”我⋯⋯”宋在贤惊讶到说不出话,他再想起那个梦,心想:”真的⋯⋯原来都是真的⋯⋯”

他想起了──他中六那年爱上结他了;不过也在同年碍于现实放弃了它。

这一瞬间,所有关于结他的回忆涌回来了。

他知道蒋奈说的是真的,却还是想不透:”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忘记结他的事⋯⋯”

”那是因为我们洗去你那年的记忆。我们年轻时还真天真呀,许过那时候说他一定会唤回你对结他的热情的。”她顿了一顿:”不过他死了,你现在记起来已经没用了。”

”是你杀了他的!”

蒋奈讥笑着:”我没有杀他、杀他的是你。”

”不!不可能!你别含血喷人!明明杀他的是你!我当天根本不在健明楼!”

”你在呀,你当然在呢。是你亲手杀了年轻的自己、杀了你的梦想。”

”不可能!你不要含血喷人!我当天明明在公司加班!”

蒋奈嘴角挑着:”那是我后来帮你改的记忆,你当天确实不在公司里,而是跟我们一起在健明楼。”

宋在贤一脸难以置信:”不可能!不可能!”

”你不相信就自己看吧。”眼神瞟向右方的电视机,示意宋在贤往那边看。

从宋在贤进来开始电视机便一直开着,他顺着蒋奈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一直在播放的闭路电视片段。片段已经由刚才的六时十五分时转至六时三十分。

出乎他意料,他竟然看到自己出现在健明楼的地下大堂中。

他眼睛扩大,不可置信的瞪着电视画面的自己,支吾不已:”怎么⋯怎么⋯可能⋯⋯”

”枉许过一心以为让你接触回乐队的东西,你便会记起所有事。怎么会想到在你想起一切之前你竟然先把他杀了!”

宋在贤连忙盖住双耳,自言自言着:”不是的,你别胡说八道!我没杀人!我没杀他!我没杀许过!”

蒋奈的声音像是魔咒般,一直在他旁边下咒:”你杀了他!为了屈服现实而杀了他!为了前景而放弃你的梦想。”

他大叫起来:”你不要再说了!我没有!”

蒋奈蓦地闭了声,站了起来,手里拿着刚才拿进来的那把刀,然后开始走近宋在贤,说:”你杀了许过也好,我也不用费力杀了他,反正现在换我杀了你取而代之就好了。”

宋在贤仓皇失措,抬头见蒋奈一步一步的逼近他,手里还着一把刀:”你别过来⋯⋯”

”宋在贤,你今天是逃不了的。”

宋在贤没想什么,随手在旁边捡到什么就向蒋奈扔过去。蒋奈身手满好,避过他所有的攻击,走到宋在贤脸前。

然后举手一刀往他砍──

宋在贤连忙往左一躲,让蒋奈砍了个空。她窃笑了一下,然后再把手举起来想要侧砍着右边的宋在贤。宋在贤却冷不防的在蒋奈砍到他的皮肤时,两手死抓住蒋奈持刀的那只手。

他却没想到蒋奈力气很大,他两只手也挡不住她一手的力,而蒋奈也继续使劲往下压,锐利的刀片搁在头顶上,只要蒋奈再往下一挥,他的头必定要开花了。

就在刀要砍进他脑时,宋在贤猛不防松了手,不再与她抗衡。蒋奈猝不及防对方霍地松手,直接往前跌。而移到她侧边的宋在贤便乘她跌下之际,想要把对方手中的刀拿过来。却没想到,蒋奈在匆忙中竟然把他顺势拉了过来,宋在贤便随着蒋奈跌在地上。

而两人抢着的刀也在同时飞了出去。

宋在贤压在蒋奈身上,看到远方的刀连忙躬起来想要过去捡。

”哎!”却没有想到坐在地上的蒋奈猛地抓紧他一双脚,让他整个人扒在地上。

宋在贤整个人脸容朝下的倒在地上,然后他感觉有人压在他身上,然后伏在他耳边说:”在贤,你杀了许过是好事呀。我们终究要挥别我们的过去,靠弹结他是不能生活的。选我就对了,当律师保障你之后的日子都是绝对富贵呀。”

被压在身下的宋在贤很不舒服,似乎是有千斤重的力量同时往他身上压,他想要挣开她,却感觉到身上的力量愈来愈重。

宋在贤只地伏在地上求救:”蒋奈,求你⋯求你放过我⋯⋯别杀我⋯⋯”

他听到对方的琅琅笑声,说:”在贤,我怎么可能放过你呢?你知道我等了这一天多久了吗?”

宋在贤很清楚自己今日命不久矣了,虽然有着心理准备,但还是吓至浑身像筛糠一般。

他四肢也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周围,希望摸到什么防卫的东西来,遽然间摸到一把凉凉的东西,他拿进手里摸索便知道那是刚才跌在地下的那把刀。他心跳得很厉害,死抓紧那把刀,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气氛很静沉,双方也没说话。宋在贤满脸是汗,一分一秒对他也是煎熬。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少了,正想站起来时,却没想到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凉凉的东西贴在自己身上。

就算他有多后自后觉也好,也知道贴在他背后的是── 

一把刀。

宋在贤禁不着冒汗,一滴滴汗水从额头滑室颧骨然后滴在地上,他背后也流着一大片汗,摸上去整个背都是湿湿的。

然后蒋奈竟然直接在他背上推滑着那把刀,感觉黏黏的,而宋在贤已经被吓至没反应了。

”在贤,再见了⋯⋯”

就在此时,一直伏在地下的宋在贤却突然翻过身,他死抓住手里的刀,然后直接往前方一捅── 

宋在贤挣开眼睛,诧异的发现他的刀竟然直插在蒋奈的胸口当中!

蒋奈脸容极至骇怪,似乎没料到宋在贤会突然来这样一招,她顺着宋在贤看着她的目光,也垂首往自己胸口看。

她看到一把刀直插在自己胸口,半把刀身插在身体里,只露出柄把,她再移高一点头,瞄到拿苜柄把的手哆嗦不已。此时的她意智很清晰,说话却没刚才那有气势凌人,道:”把刀抽出来。”

宋在贤的双眼死瞧着蒋奈的胸口,看到插在胸口的四周开始渗出血,不只是手了,现在他整个人都发起抖来。

蒋奈见宋在贤没反应,便再叫了一声:”在贤,把刀抽出来。”

宋在贤见蒋奈脸色发白,一下子六神无主上来,便听她说立马把刀抽出来。

本为蒋奈感觉无任何痛楚,宋在贤这一抽让她痛得椎心泣血,忍不住大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倒躺在地上。

宋在贤连忙冲到她脸前,嗫嚅不已:”蒋奈⋯⋯你怎么了吗⋯⋯”

眼瞧着天花板的蒋奈没有瞟向宋在贤,却是淡若的说:”我早就知道这一刻了。”

”什么?!”

只见蒋奈瞟了他一眼:”早就在你杀了许过那一刻时,你就不是十年前那个喜爱结他的少年了。”

”蒋奈!你是什么意思?”

蒋奈听到宋在贤问这样的问题更是大笑起来,却没想到牵动了胸口的伤,更加多的鲜血从洞口涌出,她咳嗽了一下,愈发虚弱的说:”在贤,杀了我。 ”

宋在贤以为自己听错,还来不及反应,本来躺在地面的蒋奈却突然扑向他,然后紧抓着他拿着刀的手,然后往她胸口的洞口一堆,疯狂的笑着:”你杀了许过就是杀了你的梦想;你杀了我便杀掉你余下的良知!”

宋在贤眼瞪瞪手里的刀埋进她的胸口,然后再瞄到眼前蒋奈如花似玉的笑容:”宋在贤你终究要变成你以前最讨厌的人⋯⋯”

宋在贤画面只停留在此刻,他记得他颤抖的问着她:”那种人?”

接下来霍地眼前画面一黑,伴来她虚无飘渺的一句回答:”为现实放弃梦想不择手段的人。”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最终、现实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10-22 16:09 编辑

宋在贤在捅了蒋奈之后瞬间沉没在黑暗当中。

他一直没有意识,像是沉于太空某个角落般。

”在贤⋯在贤⋯⋯快醒来呀!”

眼前一片黑暗的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叫唤他:”是谁?是谁在叫他?”

他开始有了意识,想挣开眼睛看谁在叫他。

他慢慢的打开双眼,黄琛宁一个大头映进他眼帘。黄琛宁看到睁开了眼睛,兴高采烈的说:”你终于醒了啦!快起床啦,我们今天约了看电影的早场呢。”

”琛宁,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跟我分手了吗?”

黄琛宁听到分手两字目瞪口呆:”宋在贤,所以你是想跟我分手吗?” 

宋在贤就算意识很模糊,也连忙摇摇头:”怎么会呢?是你吵着要分的,我怎么可能跟你分手。”

黄琛宁转悲为嘉:”在贤,你刚才是在作梦我要跟你分手吧?”

宋在贤呆愣的点头:”琛宁,你别走!我不想跟你分手。”然后紧抱着身旁的黄琛宁。

”我没有要跟你分手啦!”

”琛宁!别走!”他死抱着黄琛宁不放。

”我看你还真是作梦呀!刚才只是梦境而已,你还真把它当真呀!我没有要跟你分手呀。我们待会还要去拍拖看电影呢!”

”琛宁,你⋯原谅了我跟蒋奈了吗?”

”蒋奈?谁是蒋奈?”黄琛宁皱起眉头。

”你不认识蒋奈?”

”谁是蒋奈呀?” 黄琛宁一脸疑惑:”不会是你背着我**的对象吧?”

黄琛宁开着玩笑,宋在贤猛地白了整脸。

黄琛宁见男友这样反应,也沉下了脸:”你不会是真的搞**了吧?”

宋在贤晃着头:”没有!我刚才还杀了她呢!”

”杀了她?哈哈,你作了个什么乱七八遭的梦呀!你整天都跟我在一起呀,怎么杀人呢?”

”怎么可能?我明明⋯⋯” 明明见到她的血流出来,她应该死了哦。难道没有人发现她吗?

宋在贤没再问起蒋奈这人,反而说起其他名字:“那阿强呢?他被抓进警察局了呢!他是无辜的!我要跟警察说!”

黄琛宁被宋在贤弄到一头雾水:”你说什么吗?阿强又是谁呀?”

宋在贤挣大双眼:”你不认识阿强?!怎么可能!他被警察抓走了!可他不是真正的凶手!”

黄琛宁完全是摸不着头脑,却是认定他刚才一定是作梦了:”你作了个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呀!”没想到男友却猛地抓紧她的手:”那又心呢?

黄琛宁也忍不住皱起眉头:”又心去了旅行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昨天有跟你说呀。”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又心怎么可能去了旅行!明明前几天我还见到她!”

黄琛宁很是诧异:”你真的做了个莫名其妙的梦呀,又心她去了美国三个星期,如果她在我不会叫你上来呀。”

宋在贤抚着额头,一脸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黄琛宁看他一脸愕然,只好说:”在贤,先去刷牙洗个脸吧,你还没醒过来脑子就想些有的没的。”

他眼瞪瞪的瞧着黄琛宁,却见对方不像是开玩笑,晃着头也觉得自己脑袋浑噩一片,慢慢从床上滑下来,然后走进厕所里。

他一走进去便拧开了水龙头,一柱水从洞口喷出,他垂头同时把手作出拱形,有个小水池在他手心中形成了,然后他往自己的脸一拨。

他拨了好几次,直至他觉得自己清醒了,他才抬起头,望着镜里的自己。

镜中的他睡眼惺忪、头发乱翘的,穿着白色恤衫。

他死瞄着镜中的自己,然后手摸往自己双手脸,然后所有思绪都一下子涌出来。

他杀了蒋奈──他亲手把刀捅进她胸口的。

他清清楚楚记得鲜红的血从她胸口流出,然后他冲了出去厕所,抓住黄琛宁,跟她大叫:”我杀了,我杀了蒋奈──我杀了她!”

黄琛宁还是摸不着头脑:”在贤,你是真的作恶梦了吧!你昨天整天跟我在一齐呀,都没出过门口。”

”不是的!琛宁,我真的杀了她!”

黄琛宁完全不相信男友的话,只觉得他是作了个恶梦:”那你什么时候杀了她的?”

”就在刚才!刚才!”

黄琛宁没好气的说:”我就说你这几天都跟我在一齐,你怎么去杀人了。”

”不是的!我真的杀了她!我肯定我杀了她!”

”我也肯定你现在是神智不清呀!我们昨天整天留在家里,根本都没走过出去!”

”怎么可能?我明明是去了蒋律师的家。”

”律师?你怎么做了这么一个梦呢?我们是安份守纪的普通百姓,也没惹官司,怎么会认识什么律师呢?”

宋在贤瞳孔张得很大,难以置信的问:”琛宁,你⋯\怎么可能不认识她!你之前见过她的!是蒋奈帮我打官司呀!”

”你什么时候惹了官非呢?”黄琛宁失笑,显然是不相信男友的话。

”我以前被控告杀害了许过呀!蒋奈就是帮我辩解的辩方律师呀!”

”在贤,你在说什么吗?许过又是谁呀?”

”你怎么可能不认识许过!他是我室友呀!他被蒋奈杀了!”

”在贤,别再胡说八道呢!你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住呀!哪来的室友呀?”

”怎么可能!我⋯⋯”

”又心前个礼拜去了美国,你才来我这边住两个星期呀。”

宋在贤张大嘴巴却是哑口无言,一时间回应不了。

黄琛宁见男友如此反应也笑了,道:”下星期就要二十八岁了,怎么还像个小朋友一样做恶梦还以为真的发生呢?”

”二十八岁?”

黄琛宁皱起眉头:”下星期是你生日呀,你不会连自己生日日期都不记得了呀?”

”生日?我生日?”

”对呀!你公司这阵子很忙呀!你连自己生日都不记得呀!”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最终、现实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10-22 16:09 编辑

宋在贤连忙冲进房里,翻找手机,黄琛宁猝不及防,不明所以的问:”怎么了吗?在贤,你在找什么?”

”手机!我手机在哪?”他大呼大叫着。

”你手机都外面,我拿了出去充电。”

不等黄琛宁说下去,他便走了出去客厅,然后在饭桌上见到自己正在充电的手机。

黄琛宁根本觉得他莫名其妙:”怎么⋯⋯”

宋在贤却又遽然一问:”今天几号?”

”今天?今天是十四号,星期一。”

”几月?”

”是六月呀,我看你还真的没醒过来。”

”六月。”

宋在贤打开了手机,一开机便看到荧幕上写着数字2014614。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四日。

他回到了半年前,正正是许过被杀的那天。

宋在贤无法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怎么可能?我──”

一切是梦?许过跟蒋奈都是梦吧!

之前的所有事情,包括认识许过、听他的乐队、发现许过死了然后认识蒋奈,这些通通都是梦吧!

是梦吧?还是不是呢?

宋在贤并不知道。

”铃铃铃”突然她家电话猛地响起来,黄琛宁听到便走了过去接,接了电话对方说了一大轮之后,黄琛宁才无奈的说:”妈,我知道了。”

对方是黄伯母。

然后伯母似乎又说了一大堆话,另一头的黄琛宁一直闭着嘴。

好久之后黄琛宁才放下电话,却是无奈的说:”妈又打来追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却没听到男友回应,黄琛宁看了他一眼,却发现对方正在魂游太虚,心底有点气,不过想到刚才他作了恶梦后的反应,便下了气说:”在贤呀,你这个样子我看我们还是不去看电影好了。你不如再睡睡吧。”

宋在贤一脸愣怔,似乎没听到黄琛宁的话。

黄琛宁也没再说什么,去了厨房煮了两碗面。几分钟之后,她便端了两个碗走了出来:”在贤,来吃面吧。”

宋在贤却一直坐在那里不动,黄琛宁叫了他几声他也没回应。黄琛宁自己饿着,也不理会他,独个坐了下来吃着面。

然后一间摇滚音乐猛地响起,黄琛宁知道那是男友的手机铃声:”在贤,接电话呀。”

宋在贤终于有点反应,手中的电话不停震动。

电话荧幕显示的是他没有储存的号码,他依然按下了接听键。

”喓?”

”请问是宋在贤先生吗?”

”是的。”

”我们这边是罗平律师楼打来的。我们律师楼很满意你,想请你当律师助理。请问你什么时候能上班呀?”

本为抓紧在手里的电话霍地跌在地上,宋在贤眼神惊栗的望着前方,似是收到莫大的惊吓般。

”怎么了吗,在贤?”黄琛宁走了过来,而地上的手机还不断传出男声:’宋先生,你在吗? ”

可是此时的宋在贤已经听不到周遭的声音了,他脑海浮现的画面占据他所有思绪。

刚进律师楼的时候,从没接触过法律文件的宋在贤显得有点吃力,而蒋奈很照顾他,问他:”刚进来不习惯吗?”

宋在贤点头:”是有点不习惯,有些英文字看不懂。”

”你慢慢便会习惯的了。我刚刚进这行业的时候也有点不习惯,不过你放心吧,你跟着一个很好的师父。我之前也是遇到个好师父才会有今天。”

”蒋律师的师父很厉害吧!”

”对呀,他很厉害。你上网找一找他的资料吧,他叫罗平。”

罗平律师楼! ?是同一间律师楼吗?

是巧合吗?还是有阴谋?

宋在贤有点分不清了。他是在作梦还是在现实里呢?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8 
帖子
11140 
财富
360771744  
积分
271745  
在线时间
6164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20-4-3 
已经移动啦!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40487 
财富
223047  
积分
182665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20-1-30 
简简单单最好看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87155230  
精华
帖子
9626 
财富
49770  
积分
10007  
在线时间
45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20-4-6 
以你之名,冠我之姓,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91UID
87155230  
精华
帖子
9626 
财富
49770  
积分
10007  
在线时间
45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20-4-6 
烟雨红尘,是谁扰乱了青春的旧梦;尘埃落定,是谁诉说了离别的情衷。舞一段红衣拂袖,戏一场哀伤红楼。听,远处笛声悠悠,可惜情愁若痛,看,近处细水长流,可惜离苦似梦,是谁将红尘看破,是谁将文字浅薄,又是谁能熄灭这人间烟火?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40487 
财富
223047  
积分
182665  
在线时间
100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20-1-30 
如获至宝,哈哈哈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