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2 | 浏览:1131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原创首发【谁杀了他?】〔已完结〕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事实就是,曾志强是凶手吧。

宋在贤分别跟黄琛宁和蒋奈说了整件事后,两人都很认同他这么一说,也觉得阿强是凶手。

”在贤,你想把曾志强找出来吧?”

”对的,蒋律师。”

”我想他应该是杀了许过之后,离开了这里,不知道藏在哪里去了。你想在茫茫人海中,找他出来吗?”

宋在贤点头。

”那应该很难吧?你就一直等他回来本城吗?”

宋在贤也是点头。

”那如果他一直不回来了?你还是一直等下去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帮许过找出真正的凶手而已。”

蒋奈没再问什么,宋在贤见她忙着,怕打扰她也连忙与她道别后离开了。他从蒋奈房间出来后,便见到一群旧同事围在一边议论纷纷的,见他出来,一个个若有所思的望着他。倒是蔡运权走了过来:”TOME,来找蒋律师吗?”

宋在贤见是旧同事,也不好不回应,说:”是的。”

”TOME,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好久了?”

”什么?”

蔡运权走近在他身旁,在他耳边小声说:”你跟蒋律师是什么关系吗?”

”她现在是我朋友呀,之前是我老板,再之后是我代表律师。”

”真的只是朋友吗?”蔡运权笑得有怪异。

”当然了!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没有误会吧,你说蒋律师真的是把你当朋友的话,她会不会主动去接下你的案件呢?”

”主动?蒋律师主动接接下我的案件的!”

”对呀,你不知道吧。我认识蒋律师那么久,我从来没看过她接过法援的案件,更何况是主动去接!”

主动去接这单案件?难道她一早便认识他,所以才会主动去接?可是他跟蒋律师初初认识的时候便是在那宾馆中,匆匆一瞥而已。难不成蒋律师在更早之前认识他的?

宋在贤一直有种感觉,蒋奈好像很熟悉他这个人的,好像之前打官司时他明明没有都没说,蒋奈却已经知道关于他一切似的。

好奇怪的感觉,就在宋在贤想着这些从律师楼走出来时,却猛地收到一个电话。

他接了起来,意外的竟是音乐店的老板,他认得老板的声音。

”宋先生,你不是要找DREAM的人吗?我看到其他一个了,他现在还在我店里!”

阿强!是阿强──宋在贤瞬间的想法。

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想找他时却找不到,没想到这凶手亲自走上门来了。宋在贤连忙跟老板说了声谢谢,然后叫老板帮忙留着他便挂了线。

蒋奈的律师楼距离中学并不远,只是五个站车程而已,宋在贤一时冲动便跑到车上了,却在这时才醒起对方是疑似杀害许过的凶手来的。

所以当他下了车之后,便急忙进了杂物店选了枝扫把打算拿来防卫用的。然后便走到乐器店去,却让他大失所望的是,对方确实是DREAM成员之一,却不是阿强,而是阿曦。

阿曦是DREAM的鼓手。

阿曦见有人猛地冲了进门,吓他一大跳,见来人竟是他认识的宋在贤,手还拿着枝扫把,疑惑的问:”贤哥,你怎么也在这呢?”

宋在贤渐渐放下手中的扫把,语气有点失望:”是你呀,阿曦。”

杨健曦听出对方的失落:”贤哥,你怎么语气听上来好像很不想见到我的。”

”不是的。”话是这样说,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垂头丧气的。

”你想找阿强吧?”

宋在贤抬起头,一脸你怎么知道了的瞄着杨健曦。他却说:”这阵子很多人找他呀。”

”很多人找他?”宋在贤反问他

”阿强好像是在玩失踪了,他之前欠朋友钱还没还吧,所以很多人找他吧。”

”那你最后一次见阿强是什么时候?”

”上一次乐团练习吧,应该是几个月前的事吧。对了贤哥,许过怎么了吗?这么多个月没叫我们来练习?”

”他⋯别提他好了⋯⋯”宋在贤不太想提起许过的事:”对了,你知道阿强在哪吗?”

”不知道,他老玩失踪,几个星期后就会突然出现了。”

”那他失踪前怎么了?会不会整个人很奇怪的?”

”奇怪?”杨健曦眼神往上一瞟,思考了一下才道:”你这样说,倒是让我想起他失踪前确实是很不正常呀。”

”什么事?他怎么不正常呢?”

”我们最后一次乐团练习几天后,他突然打给我跟说他要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他有没有跟你说原因呀?”

”他⋯⋯好像是说自己做错了事情,要先去避一避风头。”

! ! !阿强杀了许过之后潜逃去其他地方!

宋在贤吞了吞口水,再问:”那他有没有说做错了什么事?”

”详情我不知道就是了,不过应该是满严重的事了。他只是跟我说他不小心伤害了自己的朋友,自己很是后悔就是了。”

宋在贤本来也只是怀疑而已,现在却更肯定了──阿强便是杀害许过的真正凶手!

宋在贤吞了吞口水,紧张的问着:”那你知道他喜欢去哪吗?”

杨健曦摇头:”我不知道,他没有跟我说他去了哪,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会哪里。”

那⋯⋯又再一次断了线索吗?

杨健曦见宋在贤如此反应便问:”贤哥,阿强他也欠了你钱还没还吗?你怎么找他找那么急呢?”

”不,他没欠我钱。”宋在贤摇头说:”不过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他。”

”很重要的事情?”

”对,他也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吧。”

杨健曦见宋在贤这么认真也道是很重要的事,所以也言之凿凿的答应如果阿强找自己会立即跟他说的。

宋在贤也没有回答,两人瞬间墬入静默当中。此时倒是老板走了过来开口打破沉畎:”你真的要卖你的鼓吗?”

”对呀老板,我这鼓虽然是二手的,但保存得很好呀!”

宋在贤诧异的抬头,望着杨健曦:”阿曦,你要卖鼓!?”

杨健曦虽然嘴巴向上牵着,但语气却很无奈:”对呀,我现在没钱开饭呀。”

”但⋯⋯我记得你很喜欢鼓的呀!打鼓是你最大的兴趣呀!”在宋在贤记忆中的杨健曦是个十分热爱打鼓的鼓手,对于杨健曦竟然要卖掉他最深受的鼓是一脸不可置信的。

”多喜欢也没用吧,而且这个城市也不是单单靠着兴趣便能生活的呀。”

宋在贤比他们年长几年,听他这翻话其实并不惊讶,只不过有点可惜,觉得一年前的他们还在追逐他们的梦想,今天的他们却已经要屈曲在现实的残酷下:”这话⋯出自你口中让我很惊讶⋯⋯”

”以前少不懂事吧,现在开始懂了。”

”可是你也不必卖鼓呀⋯⋯”

”我妈病了。”杨健曦淡淡的说出可怕的事实:”是癌症,还是末期的。现实让我不得不去面对。”

”我⋯你⋯”宋在贤一时间说不了话。

”小时候倒是能为自己梦想抛下所有东西,不读书又不理会爸妈的反对。可是大了就明白了,人确实不能靠梦想吃饭的。”

杨健曦其实说得很对,年长他几岁的宋在贤听到他这番”生性”的话应该很感动就是,但此时的他听到杨健曦这话后胸口却很郁闷:”真的要卖?”

杨健曦点头回答:”这是我身上最价钱的东西了,卖了它至少我有钱给我妈第一笔手术费。”

”你舍得吗?”

”没有舍不舍得吧,没有了它我还是能生活呀。”杨健曦摸了摸伴了他几年的”好友”:”反正许过怎么久没约我们去练习,我们乐团应该是解了散吧,这个鼓留下来也没用了吧。”

旁边的老板听出杨健曦是有当务之急才逼于无奈卖了鼓,很好人的说:”你这鼓就先留在我这吧,我不会卖它,等你有一天回来找回它们。”然后塞了好几千块进他手中。

”谢谢你老板,但我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你真的决定了吗?”

”嗯,老板帮我帮它找一个新的好主人就好了,不要找一个像我一样会半途而废的人。”

老板见杨健曦这么坚决,也放弃劝说他了:”好吧,我答应你了。”

”谢谢你啦老板,那我先走了,我要去上班了。”说毕便别过两人,迈出乐器店。

他走出店之后,站在宋在贤旁边的老板说:”又多一个人为了现实放弃音乐了。”

宋在贤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推开门,跑了出去跟在杨健曦背后,追过他,走到他脸前说:”阿曦,你真的要放弃了打鼓吗?”

杨健曦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越过他继续走:”贤哥,不是我想不想吧,是现实要我放弃的。”

”但是⋯⋯”

杨健曦终于停下脚步,回过头望着宋在贤:”贤哥,你之前不是老是叫我们别老是玩乐队去找份正经工作吗?现在我找到了工作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宋在贤一愣──对呀!他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之前老是觉得他们四人老是花时间去乐队练习,又逃学又不找工作的,简直就是废青几名。他们现在找了工作,他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我⋯⋯”

”贤哥,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什么?”

”你以前不是老是跟我们说吗?兴趣只是梦想而已,不能成为你的职业。我现在真的明白了。”

宋在贤不能反驳他的话,这确实是他说过的话,只好转了话题:”那个伯母还好吗?”

”还好,只不过手术费很高就是了。我只是中学毕业,能找到工作已经很好了。现在我人工只有九千块,连我自己三餐都成问题,根本付不了昂贵的医药费。”

”所以你逼于无奈才卖吧?”

”对呀,虽然只是一万蚊只能解燃眉之急吧,不过这情况下有的也好过没有的。老板人真好,我那二手鼓根本不值这个价钱。”

”阿曦,你变了。之前的你⋯⋯”总是在打骂和开玩笑,不会像现在那样的。

”贤哥,改变是好事吧?”杨健曦没看着宋在贤,而是眼望远方,这问题似乎在问宋在贤也似乎在问他自己的。
 
”对吧⋯⋯”

”对了贤哥,你怎么要找阿强的呢?他做了什么了吗?”没想到杨健曦先转话题。

”他⋯⋯”自己妈妈患了癌症的这事实怕是他已经接受不了,所以宋在贤决定不跟他说许过已经死了还有他BAND友正是杀害他的疑凶的事情:”他跟许过吵了架而已。”

”是哦,很严重吗?”

”满严重的⋯他做了些事件后便逃了⋯⋯留下一个烂摊子⋯⋯””

”不会吧?阿强虽然外表粗矿,倒是个好人来,满有责任心的。”他见宋在贤一脸认真,也不像在说谎:”如果他真的那么不负责任的话倒是他的错了,如果我下次见到一定会跟你说的。”

”谢谢。对了,你手机是坏了吗?我之前打了好几次过来也不通呀!”

”哦,那是因为我几个月没交电话费,所以供应商直接停止了我的手机服务吧。”

宋在贤一阵心酸,阿曦现在连电话费都交不了吗?

最后宋在贤留了自己的电话给杨健曦,叫他有什么发现或困难就打给他。

宋在贤别过杨健曦后,搭着小巴回家。回家后却发现琛宁跟又心也没下班回家,他脱下鞋子后,便整个人正面躺在沙发上。

只不过是短短五个月而已,所有东西都变了!

之前总是嘈着要到世界巡回表演的许过死了,热爱鼓的杨健曦要卖了他最爱的鼓,张正豪也找了份正当工作放弃了音乐了,而曾志强杀了许过后现在不知道潜逃去哪了。

宋在贤侧过头,眼里瞥到放在电视柜上的相架,相中的四人笑得很开心,大家的笑容像阳光般灿烂耀目,那是他们一次乐团练习的合照。

只不过是一年的时间,所有东西都变了。

宋在贤莫明的感觉得有心酸,呼吸不了,这个感觉却异常熟悉,好像他也曾经感受过的。

好像他曾经感觉到如此伤痛的,胸口很郁闷:”为什么?为什么这种痛感觉那么熟悉。”

他脑海也在瞬间闪过一些奇怪的片段:有个人拿着结他背对着他、四个人围在一块乐队练习。很熟悉的画面,可是那些人的脸孔都出奇的看不清楚。

是谁?他身边只认识DREAM乐队而已,那个弹结他的少年的许过吧?那四个人是DREAM乐队吧?

黄琛宁与何又心下班回到家后便见宋在贤脸色发白的躺在沙发上,吓坏了他们。

喂了他一点水然后叫了他几声后,宋在贤才回过神:”琛宁你们回来了哦。”

”吓死我们了,刚才见你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

”我们以为你出什么了呢!”

”我刚才⋯⋯怎么了吗?”

”我们一进门就见你已经没反应了!吓死我们!”

黄琛宁很是忧心男友的身体状况,便说:”在贤,你还好吧?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要不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好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14.2 殘酷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8-24 15:06 编辑

宋在贤想起刚才自己身体奇怪的反应,还以为自己身体出了些状况,也觉得给医生检查一下比较好。

两人在公共急诊轮了几个小时,才能见医生一脸。医生拿助听器听了下他的心跳,一脸不满的道:”你身体很好呀,很健康呀,怎么来看急诊了?”

”真的?可是医生我刚才心突然间感觉很郁闷,而且还吸呼不了!”

医生再一次听了他的心跳,没好气的说:”宋先生,你心脏好得很!一点毛病都没有!你没事就不要来排急诊,我们这边有很多病人等着的。”

宋在贤最后被当作是无聊来排急诊的人被赶了出去。

虽然医生说他没病,但他还是不舒服。连续几天都有这样”疼痛”的感觉,尤其当他眼睛一瞟那张四人合照时,这种感觉来得更甚。

后来他真的受不了,把照片从相架上拿出来,本来想撕了却又舍不得——那是唯一张许过的照片了。虽然不舍得扔,但看着又不舒服,最后宋在贤把它藏在柜子里的最底部。

那张照片被刻意违忘了,宋在贤也没有找它出来,也没想要把它扔了,就这样被放在一角不闻不问的。而在此之后,宋在贤也再没有心郁的情况发生,平安无事都过了一个月。

他有时会去找阿曦跟阿正他们,但却还是没有阿强的消息,阿强仿佛是销声匿迹、人间蒸发的。

宋在贤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这样漫无目的地等着阿强回来才能帮许过报仇。

正当他一筹莫展时,倒是传来了一个梦魇。

来电的是一个二字头的号码,平日的宋在贤怕是广告电话通常都不会接,却难得地今天竟然接了。

也幸好他有接,来电的是杨健曦。

他打来问宋在贤借钱,因为他妈妈前天过世了。

宋在贤听到这消息很愕然,正打算立即去找他,但杨健曦说他还在上班,叫宋在贤晚上才来。

”发生了这样的事,你还上班呀?”

”就是因为发生这样的事才要上班呀。不上班就没有钱,没有钱就什么事都做不了。”

宋在贤哑口无言,两人挂了电话后,他去银行柜员机看看自己现在余下的存款,还有十多万。

自毕业以来他一直也有储蓄的习惯,不过近半年来他都没有收入,一直靠以前的储蓄维持生活。现在的他突然从户口里按了五万出来。

一下子户口缩水了不少。

宋在贤拿着五万块去找杨健曦,他本为只问宋在贤借两万,没想到宋在贤却是借了五万给他:”贤哥,你——”

”拿去吧,这些钱你急用吧,你慢慢还也可以。”

杨健曦也不矫情,此时的他确实很等钱用,所以很感激的接过宋在贤的钱,然后说:”谢謉你,贤哥。我会努力打工之后还钱给你的。”

”阿曦,你还好吗?”

”好不好又如何,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

”怎么⋯伯母怎么走得那么突然?”

”不突然的了,她这个月身体都不太好,医生也说她时间也不长了,叫我们准备好。”说起这个话题杨健曦有点心烦气燥,正想要从裤袭拿烟包抽一口烟,却摸了个空,才惊觉自己这几天都没钱买烟了。

宋在贤看到他的动作,知道他想抽烟:”阿曦,你也别老是抽烟,对身体不好。”

杨健曦嘲谑着自己:”贤哥,放心好了。我现在想吃都没钱买了。”

宋在贤听着有点心酸并没有回话。

杨健曦靠在栏杆,然后瞥着宋在贤说:”贤哥,你知道我为什么抽烟吗?”

宋在贤抬起头,对杨健曦莫名其妙问起这个话题有点讶异:”不知道,为什么?”

杨健曦笑了一笑,不知道是跟他说还是自己说:“小时候觉得抽烟很有型,而且我身边所有朋友都抽,为了跟他们玩起来,我也跟着抽了。”然后他猛地向前一瞥,再开口:”其实我也知道吸烟不好,我妈以前也一直叫我不要再吸烟了,但我老是不听她的。她总是说吸烟不好,但我都没有听她的。”

宋在贤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杨健曦却又问:“贤哥,你知道我之前是怎么对我妈的吗?”

“怎么样的?”

“我之前老是老母老母的叫她,现在想起来真觉得自己很不尊重她。我小时候她就骂我考试成绩不好,大了一点开始抽烟她就骂我**朋友还有吸烟,后来我组了乐队她也骂我。”

“阿曦⋯⋯”

“可我老是不听她,她一说话不合我耳我便离家出走。”杨健曦仿佛没听到宋在贤话,还是继续自说自话:“其实我真的很讨厌我妈,不,我很恨她。”

宋在贤抚着杨健曦的背,他没有哭也没有不开心,嘴里说恨,但表情却很淡,淡漠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

杨健曦却突然又说着:”我真的恨死她了,恨她不再骂我了。她再也不会骂我了⋯⋯”

说到这里然后杨健曦终于忍不着,开始有什么跟着流下来。宋在贤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安慰他,只是一味站在旁边。

一个星期后举行了杨健曦妈妈的丧礼,宋在贤也有去观礼,他看着杨健曦的身影,知道以前那个总是七嘴八舌的少年是真的长大了。

丧礼结束后,杨健曦又急着去上班,宋在贤看到后感到有点苦涩,道:”你怎么不请几天假呢?你这几天都很辛苦呀。”

杨健曦摇头:“贤哥我还欠你钱哦,我要上班赚钱呀,才能还你钱呀。”

“我也不急着要你还钱⋯⋯”

“除了贤哥你外,其实我还欠其他人钱,而且生活住的吃的都钱。”

对呀,在本城生活什么都要钱。比杨健曦活多几年的宋在贤很清楚,在这个城市里,钱就是一切。你多不多钱就是断定你成功与否、你多不多钱就是决定你的生活水平、你多不多钱就是决定你的社会地位。

有钱,什么都可以做。

没钱,你什么都不是。

这个城市就是这样——这样的病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4917  
精华
帖子
597 
财富
4282  
积分
915  
在线时间
2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0 
最后登录
2019-8-19 
好看,挺精彩的。最近很迷悬疑文,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15.3 假象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9-7 13:36 编辑

宋在贤撞门撞到浑身都很痛,但此时心中的惊栗多过身体上的痛楚,倒没有感觉得很痛。

他移过头,看到身后的蒋奈慢条斯理一步步的走过来。宋在贤人靠在门上,从这角度望过去蒋奈像是个穿着血衣,鲜红的血顺着的刀背一滴滴的滴在地上,她慢慢走过过,地上逐渐形成一条血路。

此时所有恐惧沿着四肢八骸疾走,直达侵入他的心灵!

他听到她说:”在贤,怎么了吗?你不想见到我吗?”

宋在贤听到后更加大惊失色,跑到旁边的窗边,手打着抖的尝试开着窗。

但窗户好像被锁的很紧,无论宋在贤怎么拧都像是原封不动的。

他又移过头,怔忡的发现蒋奈走到愈近了,他心慌的再大力的拍打着窗户。

”在贤,你是走不了的。”蒋奈的声音犹如在耳边。

他不敢回过头,却又跑到门旁,然后又大力的拧了数次门把。

却还是开不了门,他心里很着急,正想着怎么办事。然后他发现一只手搭在他肩膀。

宋在贤感觉到他的心在遽然间停止了跳动,然后他听的蒋奈的呼吸声在他耳边回荡,也感觉到她在自己身后的气息,耳边传来她的轻喃:”在贤,你今天是走不了的。”

宋在贤颈部瞬间僵直着,慢慢的移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整个人面向蒋奈。

却见蒋奈举起那只拿着血刀的手,笑得很灿烂。

”再见了,在贤。”

此时宋在贤双眼睁大,靠在门边滑在地上,呆怔的看着眼前的人手起刀落要把刀砍在他身上时。

他紧闭着眼睛,而蒋奈左手大力往下一砍──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16.1 分手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9-7 13:40 编辑

他死了吗?

宋在贤眼前一片黑漆漆,他被蒋律师杀了吧?但这里是哪里?

他想要睁开眼,可是眼前还是漆黑一片。

视线没了,宋在贤只好伸出两肢,摸索周围的环境,却没有都有摸到。

他叫了几声:”有人吗?有人在吗?”

话毕后只听到他的声音回荡了几声后,又再一次回复平静。

他不知道自己的方向但还是不停往前走,手还是一直伸在半空中不断摸索。

宋在贤走了很久,久到他以为自己走了半天有多了,但可以没有发现。

”我在哪里?我是死了吧?这里是地狱吗?”

当他走到很累时,已经放弃继续走下去时,猝不及防他听到阵阵旋律转来──那是结他声。

有人一边哼唱,一边弹着结他。

那声音与旋律都很优美,让宋在贤一下子着了迷。

宋在贤随着那优美的旋律走,他似乎忘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着了迷般往音乐发出的方向走着,一路走着走着倒是忘了刚才的疲倦。

而逐渐的他感觉得有一缕光涌进他的视线!他很惊喜,自己终于看到了!然后他开始往着光线走。

他愈走愈近发现结他声愈来愈大,他又开始愈走愈快。直至他看到前方有一扇门,然后光线从内面透出来。

他走到门旁,好奇心前所没有的大,心里很紧张,然后慢慢推开了门。

突然一缕缕猛烈的光线涌进来,他自然反应便在瞬间合上双眼。只见到那双活在黑暗中几个小时的眼睛一时适应不了,他自然反应便在瞬间合上双眼。

然后才慢慢睁开双眼,让它慢慢适应亮度。

当他终于看清楚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少年背对着他盘脚坐在地下。

那背影看起来很像许过。

他应该是死了吧,来到天堂遇到许过了。

”许过?是你吗,许过?”

那少年似乎并没有听到,还是沉迷般弹着结他。宋在贤一直叫着他的名字,一直走近他。

那少年还是不为所动的强着结他,此时宋在贤而走在他身后了,他把手放在他肩膀上:”许过?”

对方止住了弹结他,然后慢慢的回过头。

宋在贤的手瞬间僵住了,然后慢慢开始发抖,因为他看看到的不是许过,而是──他,他自己。

但又不是现在的自己。

对面的人有着自己熟悉的五官,但长相还是比较稚气,还穿着中学的制服。

他怎么不认识这个人呢?他一定不会不认识他的,他认识了整整二十七年的人。

那是他呀!是年轻时的他呀!

”你⋯⋯是谁?”宋在贤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自己。

那少年疑惑的看着他,并没回答。

猛地间,后面有声音转出:”宋在贤!宋在贤!”

宋在贤瞬间看,却惊讶的发现叫他名字的人是他认识的人!是阿强、阿曦跟阿正三人,分别拿着乐器挥着手叫他:”宋在贤!我们快去练习吧!”

”阿曦⋯⋯阿强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们三人没有回答,似乎是感觉不到这个人的存在。宋在贤继续问:”阿正,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张正豪也没有理会他,然后宋在贤听到一阵脚步声,年轻的他从他身后跑向他们三人,还背着一个结他袋,笑着说:”我们快去练习吧!”

曾志强左手挎过年轻时的宋在贤的肩上,笑着说:”宋在贤!你迟到了呀!害我们几个等了你十多分钟!”

”我才没迟到呢!对了!我刚才想到一个很棒的旋律啦!是我们的主打歌呢!”

”真的吗?”

”真的!我相信我们会凭着这首歌一炮而红的!”

他们四人一路吵吵骂骂,然后渐走渐远,最后脱离在宋在贤的视线当中。而宋在贤还是没有反应,呆怔着看着他们走向的方向。

那是他!那是他自己!

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看到自己!而且他还弹着结他,而他根本不会弹结他呀!他又怎么可能跟阿强、阿曦跟阿正夹BAND呢?明明就是许过,是许过会弹结他,是许过跟他们三人夹BAND!

怎么会变成是他的呢?

不是的!他不会弹结他的!

他此刻的思绪很混乱,他呆怔着刚才四人消失的方向,然后慢慢向着那个方向走着,逐渐开始跑起来。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回复 悦己而美 的帖子

谢谢你 你的回覆给我很大的动力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16.2 分手

本帖最后由 熊孔_ 于 2018-9-7 13:40 编辑

跑着跑着却还是看不到他们四人的踪影,瞬间宋在贤又回到一片黑暗,他大叫:”阿正!阿强!阿曦!”

回答他的只有空间中无限的回声:”阿正正正!阿强强强!阿曦曦曦!”

他整个人陷入一片混乱,完全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他在作梦吗?这里是哪里?”

然后他突然听到一阵吵闹声,宋在贤抬头看到不远处的有光线透出。

他站了起来,慢慢的向着那光线走,然后他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在大叫:”你说什么!你竟然说你要退出乐团!”然后大力的打了站在他对面的人。

那人被他推至跌在地上,宋在贤慢慢走了过去,然后见到倒在地上的人正是──曾志强。

曾志强嘴角破了、流着血,被年轻的他一拳打着却没还手,只在坐在地上低着头。

”怎么不说话呀?你哑了吗?”年轻的宋在贤想冲上去打他,但被张正豪跟杨健曦按着,不过嘴着的话还是禁不住:”曾志强,是你说我们要永远留在这个乐团的!我们还没让DREAM成为这世界上最成功的乐队,现在你竟然说要退团!”

曾志强擦着嘴角,没有回话,只是一味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你以为我是想要你的对不起吗?!”宋在贤大叫着,怒发冲冠的想要冲上前再打曾志强一拳。

张正豪跟杨健曦按着他,然后阿正也开口说:”散团也好吧,反正也是迟早的事。”

年轻的宋在贤侧过身:”阿正,怎么连你也⋯⋯”

”我妈妈身体不好,我要出去工作赚医药费,应该不能老是来练习了。现在散了团更好吧,我有多些时间可以去打兼职了。”

”阿正⋯⋯”

”我也是呀!当寿司学徒的工时很长,很时间的话我也想休息了。”杨健曦也插了嘴。

年轻的宋在贤没说话,整个人滑落在地上,然后过了一会,才说:”所以⋯⋯大家都想离开了吧⋯⋯”

”在贤,我们也是逼于无奈的。”

”单靠热诚是喂不饱我们的。”

年轻的宋在贤猝不及防掉下背上的结他:”好呀!散团就散团!我们以后也不要再见面好了!”

他望着地上的结他:”我也不会再玩结他了,不会再碰了。”话毕竟掉头就跑走了。

”宋在贤!”

”阿贤!”另外三人大叫着。

宋在贤看在眼里,莫名其妙的有什么从脸上流下来,他摸着面颊时,感觉得双手湿湿的,那是──他的眼泪。

他怎么哭了?

好像因为他想起什么了。他想起了,中六那年发生什么事呢!

那年,他爱上了结他。

! ! !

宋在贤就在同时睁大双眼,一旁的蒋奈见他醒了笑着说;”在贤,你终于醒过来了?”

他侧过身,映入眼帘的是蒋奈的大头。他想起刚才的一切,犹有余悸连忙大叫出来:”救命!救命呀!”然后猛地从沙发跳下。

一旁的蒋奈一脸不明所以的瞄着他:”在贤,怎么了吗?”

”蒋律师!你⋯⋯别杀我!我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在贤,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吗?”

”蒋律师,我真的没有看到那只猫呀,求求你,千万别杀我呀。”

”在贤,什么猫呀!我根本没养猫呀。”

”对,对对,蒋律师你没养猫,求求你,别杀我呀。”

蒋奈一脸没好气:”我没事怎么要杀你,我手里一把刀都没有怎么杀你呢?”

宋在贤这才敢抬起头,见蒋奈脸容不像刚才像小丑般,而是两手空空的他才舒了一口气。蒋奈翻了个白眼:”我真的没说谎,你又作了恶梦吧。”

宋在贤想起刚才蒋奈追杀他时,一切似梦非梦、似实又非实的,似是回答她但其实是在安慰自己:”是吧,应该是恶梦吧⋯⋯”

”你发生了什么事了吗?怎么会突然晕在我家门口呢?”

”我晕在你家门口?”

”对呀。”

”怎么会这样呢?”宋在贤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切,包括蒋奈残杀猫咪以及追杀他,还有他曾经学过结他的事:”这些都是梦吗?”

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吧?蒋奈根本没有养猫,他也不曾学过结他。

”你刚才怎么了?我是来叫你拿文件给我的,你怎么却倒在我家门口呢?”蒋奈疑惑的说。

宋在贤想起蒋奈叫他拿来的文件:”蒋律师,我拿来了,在我工事包里。”蒋奈拿起地上的工事包,果然从里面找出安永的文件:”幸好还在,我看到你倒在外面,还以为你遇劫被人抢走了。”

宋在贤瞄到表上的时间发觉得现在已经很晚了,而且也不想留在这个地方:”蒋律师,竟然文件已经送到了,我想我要走了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精神状态很错,要不我送你回去好了。”

宋在贤也不拒绝,因为他知道这里很难找车出市区:”那谢谢你了,蒋律师。”

”走之前,我看你先饮杯咖啡,你看起来很没精神的。”

”不用麻烦你了,蒋律师。”

”不麻烦。”然后她就走进厨房去煮咖啡去。

在外面闲着无聊的宋在贤四周张望,蒋律师的家很大。他看到眼前有个电视摇控器,便想着看一下电视也好。

却没想到一开便是DVD模式,他想按回电视频道,却不知道为什么误按了什么有一盒录影带从电视机退了出来。

他走到电视机前,想要把录影带退回去,却没想到看到那录影带上面写着:”健明楼,二零十四年六月十四日。”

宋在贤愕然而对:”这不是凶发当天的录影片段吗?蒋律师怎么没跟我提过这个录影带了。”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于此同时,厨房里传出蒋奈的声音:”咖啡好了啦。”

宋在贤惊了一跳,连忙把录影带退了回去,然后又把电视关了起来。

刚好熄了电视,蒋奈便端着咖啡走了进来:”在贤,你饮杯咖啡我们就走吧。”

宋在贤喝完咖啡之后,两人便离开蒋奈的家坐上她的车,两人在车上说了些闲话,然后一个小时左右便回到黄琛宁的住所。

宋在贤别过他之后便下了车,却突然被蒋奈叫住:”在贤。”

他转过身,只见蒋奈从车上下来,走到他脸前。宋在贤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蒋律师,怎么了吗?”

蒋奈走了过来他身边,然后很快的从他面颊上留上一吻,两人突然很亲近,:宋在贤几乎闻到蒋律师身上若隐若现的香水味。

蒋奈这一吻来得猝不及防,宋在贤整个人怔着没反应,直至听到背后有”拍”的一声。

宋在贤移过头,却看到身后的黄琛宁一脸不可置信的瞪着他们俩,地上还有她扔下的袋子。

”琛宁,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当然想我不在这里啦!看不到你跟另外一个女人亲在一起!”说毕黄琛宁便立即捡上地下的袋子,然后转身就跑了。

宋在贤见状当然是追着她:”琛宁,不是的!你先听我说!”

黄琛宁并没有理会他,一味跑到大厦的升降机里,快速按着关门!

宋在贤追上来时,升降机已经关门了,他看了其他升降机的显示牌,都是停留在高处的。他心里已经很急,而且琛宁住在六楼也不是很高,所以宋在贤便打算爬楼梯跑上去。

他到了六楼时,瞟了一眼升降机,正在下降中。他连忙冲到琛宁的寓所前,琛宁刚好关了外面的铁闸,正想要关里面的木门。

”琛宁,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那样子的!”

”一男一女半晚在外面?我还亲眼看到你们亲吻呢!你还跟我说你们什么都没做吗?你把我当成是三岁的小孩吗?”

”不是的,我跟蒋律师没什么的,是她亲过来,我来不及反应⋯⋯”

”你们是不是日久生情呢!每天工作都对着对方!”

”不是的,琛宁,真的不是的⋯⋯”

”我就早觉得她对你很不同的呢。她这么一个大律师不但主动帮你打官司,还找你当她助理呢!”

”不是的,琛宁。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呀。”

黄琛宁突然抬头,红住眼睛脸上还流着一滴滴泪痕,瞄着宋在贤说:”你都外遇了,你还敢说喜欢我吗?宋在贤,我们分手吧。”说完也不等他反应,真接大力关上木门。

宋在贤大力晃着外面的铁闸,大呼:”琛宁,不是的!你先听我解释,好吗?你听听我解释!”

正在睡觉的何又心被他们两个吵醒,出了客厅,看到潸潸不停、泪流满脸的黄琛宁,所有睡意都被吓醒了:”怎么了吗?发生了什么事?琛宁你怎么哭了呢?”

黄琛宁泪眼涟涟,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抽搭的说:”我跟在贤分手了。”

”吓?怎么那么突然?”

黄琛宁没有回话,只是眼泪不停的扑簌而流。何又心听到外面有人拍打着铁闸,是宋在贤的声音:”琛宁,你先开门听我解释!”

何又心极度讶异:”这两人明明昨天还有恩爱的呀,怎么一天变弄成这个样子呢?”然后她开口当和事佬:”你让在贤先解释吧,可能是一场误会呢?”

”怎么是误会!我都亲眼看到他外遇了!”

”这⋯⋯”何又心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别开门给他!要不我们就绝交!”黄琛宁说毕便冲回房间,又大力关上门。

何又心看着黄琛宁挂上的房门,耳边还是不停的传来门外宋在贤的声音:”琛宁,你开门听我解释吧!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何又心开了木门,宋在贤还以为琛宁终于开门听他解释,笑着:”琛宁⋯⋯”却在看到何又心转了话:”又心,是你呀⋯⋯你能帮我叫琛宁出来吗?我有很重要的事跟她说。”

何又心摇摇头:”她现在完全不想跟你说话了。我看你还是等她气消了,明天再来找她吧。

”可是⋯⋯”

”这到半夜了,你快走吧。”话毕后便再也没有理会他,直接关上木门来。宋在贤便继续叫着:”又心!别关门,你帮我叫琛宁出来呀!”

他叫了几声还是没人应门,他还是不停的大呼大嚷,直至隔壁的邻居怒火中烧的打开门大骂他:”三间半夜吵什么吵,你不睡其他人也是睡呀!你神经病是不是!”

宋在贤这才静下来,也没在外面大吵大闹,而是坐在门外的走廊,慢慢等到天光等上班的黄琛宁出来。

他靠在墙上半睡半醒着,直至晨光微曦时,终于开了门了。宋在贤猛地站了起来,却失望的看到开门的正是何又心。

何又心见很意外宋在贤整整留在门外:”你还在这呀?”

门已经开了,宋在贤看着空隙,整个人走进去屋里,何又心见到大吓一惊:”你别进来呀!琛宁叫我别让你进来的呀!”

宋在贤没有理会何又心,直接走到琛宁房前拍打门:”琛宁,你先出来,我们好聊聊吧!”

何又心死拉着宋在贤:”你先出去啦!琛宁看到会以为我故意放你进来的,她会气死我的!”

”你让我跟琛宁先谈谈好了。”

宋在贤跟何又心两人互相拉扯,然后听到”咔擦”一声,琛宁开了门。

宋在贤喜出望外:”琛宁⋯⋯”

却没想到黄琛宁话不多说就把他所有行李、扔了出门外,然后又”拍”的一声关上了门。

宋在贤完全反应不过来,跑到了门前琛宁又已经锁了门了,他听到门后的她说:”拿走你东西滚出我的生活!”

”琛宁!你先开门听我说!”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跟你的蒋律师说就好了。”

”琛宁,我跟蒋律师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我们真的只是普通上司跟老板的关系而已。”

”你是说亲吻也是普通上司跟下属应有的关系吗?那你们的关系还真非一般呢!”黄琛宁讽刺着。

”我跟蒋奈真的不是那种关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她突然吻了我,但我⋯⋯”

”因为她喜欢你呀!我一直都觉得她看你的眼神很不一般。”

”不是的⋯蒋律师她⋯⋯”

”她如果不喜欢你为什么要为你做那么多的事!”

“但⋯⋯我⋯⋯”

“你走!我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

”琛宁,你先听我解释!”

”我不想再看到你,你是不是想我在房里自杀你才肯走?”

何又心也在旁边劝说:”TOME,你还是先走吧。琛宁现在真的不想理你,你等她心情好一点再来找她好了。”

宋在贤很想一五一十的跟琛宁说清楚,但也知道现在不是一个好时机,只好无可奈何的离开这里。

他弯身收拾黄琛宁扔出来的衣物,然后拿着行李箱走到楼下时却意外发现蒋奈还在外面,她见宋在贤出来了便从车上走下来:”在贤。’’

”蒋律师,你没走吗?”宋在贤讶异的问着。

”我昨晚走了,不过我今早收到一个很重要的消息。打了你电话也不通,所以只好来找你。”她看着宋在贤灰心的样子,便再说:”抱歉在贤,我没想到琛宁会误会的,我昨天只是想谢谢你这么晚也帮我拿文件去我家而已,要不我去跟琛宁说清楚吧。”

”不用了,蒋律师。她现在还在气着呢,连我也不想见。”

”真的很抱歉,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

”这不关你事的,我会自己去跟琛宁说清楚的了。”

蒋奈见宋在贤拿着行李,一脸惊讶:”你被琛宁赶了出来吗?”

宋在贤无奈的点着头:”对,琛宁现在还在气在头上。”

”那你被赶了出来,住在哪?”

”随便先租宾馆住吧。”

”要不你来我⋯⋯”

宋在贤连忙拒绝:”谢谢你,蒋律师,但真的不用了。”

蒋奈见他那么坚持:”那好吧。”

两人突然陷入一片静默。

最后还是宋在贤先开口:”蒋律师,你留了这里整晚吗?”

”不是呢,你这样提起倒让我想起我来找你的原因了。”

”什么事吗?”

”我收到消息说,曾志强回来了。”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8 
帖子
11140 
财富
360771744  
积分
271745  
在线时间
6164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20-4-3 
作者大大快更新哦,等不及啦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70335998  
精华
帖子
373 
财富
5647  
积分
1320  
在线时间
189小时 
注册时间
2017-2-23 
最后登录
2019-8-25 
回复 91客服 的帖子

什么等不及?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