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4 | 浏览:36817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代演女侦探》作者:苏翛然(完结vip)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10章楔子  
两周前。  
香港。  
录音棚里,近年来在娱乐圈大红大紫的张晓鸢正在为自己的新剧录制主题曲。  
她天生有一把好嗓子,委婉动人,唱起情歌来缠绵悱恻,让听者如痴如醉。  
刚刚录制了三遍,制作人已经叫停。  
“晓鸢,真羡慕你有这样的一把好嗓子,又这样能把握歌曲的意境,本来一遍就已经足够,是我自己想多听两遍。”制作人朝她伸出手来。  
张晓鸢笑容满面地和制作人握了握手。  
“是你的歌词和曲子写得好,哪里是我唱得好。”  
这么红了,仍然十分谦虚。  
制作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圈子里有名的音乐才子,为很多大牌明星写过歌制作过曲子,可是对这张晓鸢,他是发自内心的欣赏。  
还这么年轻,却一点没有恃红而骄,何况,又是那样一个美女。  
“真是天生歌后,老天都特别厚待你。”制作人真诚地说。  
张晓鸢只是笑。  
她到录音棚录歌,并没有化妆,小小的一张精致的脸,眉眼中天生自带着一些不符合年纪的风情,融合了青春和清纯,便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厂商、导演争着和她合作,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出了录音棚,早有知道她行程的一众歌迷影迷等在门口。  
张晓鸢依然面带微笑,没有化妆的脸也没有戴墨镜,她朝粉丝们招招手微笑,并且亲手去接粉丝的花束和礼物。  
粉丝们尖叫地几乎晕厥,他们高举着一只只风筝,上面印着张晓鸢的脸。  
鸢,纸鸢,风筝的意思,因此她的粉丝都叫风筝。  
她一直保持着微笑,直到回到事务所。  
她的笑容终于垮了下来,笑了一天,工作了一天,不是不累的。  
“晓鸢,晚上还有一档综艺节目要上。”助理在身边看着她面露倦色,虽是不忍,但还是提醒她。  
“我知道,现在给我上妆吧。”她坐在休息室的化妆镜前,化妆镜周围一圈小灯泡照得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化妆师把一层一层细腻的粉均匀地扑在她脸上、在两颊刷上腮红,上了眼影之后,她整个人的倦色都不见了,色若春晓、明艳动人。  
“芳姐真是好手艺,魔术师一般。”她忍不住赞道。  
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助理抱着满怀的礼物和信件走了进来。  
“晓鸢,才一天,又是这么多礼物。”  
“放在车里做完节目送回家吧,下次我会叫他们不要再送礼物了,家里都放不下。”晓鸢笑道。  
“那我先把这些送到车里。”助理抱着礼物艰难要转身。  
晓鸢的目光从礼物中扫了一眼,一封信的一角露了出来,熟悉的字迹。  
“等一下,”她抽出助理怀中的那封信,看到寄信人那一栏,眼皮立刻变得滚烫。  
“芳姐,你们先出去,我想先休息一下,二十分钟后再进来。”她慢慢说道。  
芳姐和助理对视了一眼,立刻默契地不发一言退了出去。  
她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他的字和以前一样俊逸潇洒,让她立刻回想到他爽朗的笑容。  
“晓圆:  
最近过得怎么样?  
有好久了吧,我们没有像这样通信了。  
我在担心你的地址是不是变了?要不然为什么我的每封信,都石沉大海?  
好在你在这么光彩夺目的地方,即使没有通信,我也依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得知你的消息,见到你的面容。  
你的粤语已经说得那么好了呢,你曾经说粤语很难学,想必是下了很多功夫、吃了很多苦才能说得像现在这么熟练吧。  
娱乐圈,不是那么容易生活的吧。  
那些富商,是不是很难缠?你能很好地应付吗?我实在是很为你担心。  
你好像又瘦了一些,是休息不好吗?你那么忙,能休息的时间想必也是很少吧。  
我还是喜欢小时候那个圆圆的你,每天迈着小小的步子在上海的弄堂里紧紧跟在我身后甜甜地叫我哥哥。  
可是我这个哥哥,一直都是那么没用,否则你也不用在那么小的年纪就扛起重担,最后还带着爷爷举家迁往香港,你的人生中,我从来都没帮到你什么,只有你自己,一直只有你自己在独自挣扎、努力。  
我已经换了工作,工资也比以前提高了很多,也曾经有机会到了香港看了看。  
那是一个繁华又匆忙的城市,繁华到我有些抬不起头来,去看你所在的位置。  
不知道这封信还能不能顺利到达你的身边,但是我也只能在信里这样说,我想见你。  
只是想要见到你。”  
这封信,张晓鸢回到家以后又看了一遍。  
宽大的高级公寓里,整扇的落地玻璃前可以看到整个香港的夜景。  
晓鸢纤细的手指夹着细长的女士烟,站在玻璃窗前吸了一口,烟雾袅袅地升起来,有些如梦似幻。  
张晓鸢深深又吸了一口,把烟按在水晶雕花烟灰缸里。  
她把信收回信封里,打开上锁的抽屉,抽屉里露出厚厚的一摞信,她把信放进抽屉,再度锁上抽屉。  
那些信的笔迹,都是一样的。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11章无缘杀人案  
谢沅芷在调查对象的办公楼外蹲守了一天,依然没有成果,不觉气馁,只觉得整天窝在车子里实在是闷坏人。  
她咬着面包,看着相机里自己这几天努力的成果,一张张照片看过去,不乏被调查对象和女性在一起的场面,可是都十分规矩,根本不足以作为婚外情的证据。  
“哎,真烦人。”沅芷叹了一口气,手指滑动到手机上的新闻。  
“一名女性在新界区一高级公寓内死亡,目前警方已经封锁了案发现场,死者公寓内一切如常,并没有发现打斗或者挣扎痕迹。据悉,尸体由钟点女佣发现,该名女佣每日下午3-5时在死亡女性家做事,她发现死者躺在房间的床上,已经失去呼吸。警方还在死者的公寓里发现了酒精,怀疑死者在死前一晚曾宿醉。有监控显示,死者在公寓楼的电梯里似乎曾与一名男子发生过激烈争吵。但该男子离开公寓后并未返回。而死者的公寓也没有破门而入的迹象。死亡原因还不得知,有待法医检验,具体情况本台会继续为你追踪。”  
“这地方好像就在附近啊。”谢沅芷看了看那高级公寓的logo,顿时觉得十分眼熟。  
女记者的身后正是死者高级公寓,新闻是现场报道,一大堆记者媒体围在公寓门前,突然公寓门口走出一众警察和一个眼熟的身影。  
“老板?”她疑惑了,和警察一起走出来的不是她的老板郭伟业又是谁?  
谢沅芷的兴趣完全被挑起来了,警察需要出动老板的案子,一定不是普通的案子,肯定是疑点重重却又毫无头绪才会请出这位香港“福尔摩斯”的。  
她看了看时间,离她的调查人下班还有近一个小时,完全足够了。  
她掉转车头,飞速驶向那座高级公寓。  
谢沅芷的白色车子到达公寓的时候,郭伟业依然在和警察们说着些什么,周围围了一大堆人心惶惶的民众。  
“天了喽,好端端的女孩子怎么就死在家里了???”  
“听说那女仔好靓,人也好,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阿姨,你怎么知道那女仔好靓人又好?”谢沅芷迅速地融入在一群大妈大婶中,探听起消息来。  
“我怎么不知道?”大妈转过头来,见她是一个年纪轻轻的漂亮女孩子,心生好感,顿时没了芥蒂,“我家亲戚就住在这栋楼里呢,和那个去世的女仔经常碰面,那女仔一个人独居,自力更生,这栋公寓里很多人都知道的!”  
谢沅芷点了点头,又和几个大婶搭了几句话。  
郭伟业不经意一转头,就看到本该在盯梢的小下属又三心二意了,他和警方结束了关于案情的谈话,走到谢沅芷身边。  
“老板。”谢沅芷本想问完事情就溜走的,没想到又被逮住了。  
“说说吧,你得到的消息。”  
“王琳,女,28岁,独居,GD集团总经理秘书,港大英文系毕业生,有一个固定交往的男友,两人感情稳定已到谈婚论嫁的地步,王琳为人善良热心,人缘不错,目前没有人得知她与什么人结仇。”谢沅芷答道。  
“你的消息几乎和警方得手的一样,看来警方调查还不如你在群众里问个几句。”郭伟业笑道。  
“肯定没有警方专业,老板,尸检有初步结果吗?”  
“还没出来,但是我肯定一件事。”  
“什么事?”谢沅芷眼睛张大,等待郭伟业的火眼金睛看到不一样的线索。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12章带刺的野蔷薇  
“你的调查对象就要下班了。”  
“现在赶回去完全来得及,我想要多了解这个案子的细节。”沅芷表达着自己对这个案子的野心。  
“你觉得现在适合和我讨价还价吗?这礼拜再找不到证据,我看我侦探社的牌子就要砸在你的手里。”  
“我现在就回去。”谢沅芷如同被浇了一头冰水,她认命地上车,继续自己的“婚外情”案件。  
郭伟业看着眼光下飞驶而去的白色小车子,不禁笑了笑。  
谢沅芷,是谢氏夫妇在大陆江城城北孤儿院领养的孤儿,谢氏夫妇的儿子和儿媳在一次意外中丧生,留下唯一一个孙女谢婉如,本来谢氏老夫妇颇有积蓄,完全可以抚养孙女长大,可是谢氏夫妇年事已高,唯一的儿子是老来得子却没有想到居然会落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境地,他们已经到了暮景残光的年纪,没有信心等到孙女长大。  
他们的孙女谢婉如,可以说是美得不可方物的人儿,一双眼睛生来自带淡淡愁意,给人江南雨巷般烟雨朦胧的感觉,只看照片,便让人觉得心动万分,更别提见到真人了。  
郭伟业自诩见过无数美女,各种类型,可是他仅仅是看到谢婉如照片时,已经是一阵悸动。他还没见过她的真人,没有见过她一颦一笑,没有见过她娇嗔痴嗲,已经这般不能自已。  
这样美丽的弱不禁风的女人,放她独自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该多么难以放心呢。  
可是,两夫妇偏偏千挑万选了一个谢沅芷,做了谢婉如的妹妹,这件事让见多识广的郭伟业也觉得十分奇怪,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郭伟业了解了谢氏夫妇的苦心。  
谢沅芷,就是这样一个被需要的角色,谢氏夫妇独具慧眼,在无数个孤儿中挑中了她。  
她第一次去他侦探事务所的时候,他吓了一跳,不是因为别的,也是因为美。  
如果说谢婉如是一朵遗世独立的空谷幽兰,那么谢沅芷就是开在悬崖边的烂漫的野蔷薇,那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植物,她的眼神里有一种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带着一丝倔强,如果你想追求她,那么你得小心你自己,因为她的刺可能会扎的你鲜血直流,又或者一个不慎,你就会不幸摔入悬崖粉身碎骨。  
她戴着港大新闻系毕业生的头衔,跆拳道黑带,并且享有全港女子全能武术比赛亚军的殊荣,又那么美,实在是令人惊奇。  
照侦探事务所招聘惯例,他查了她的身世,这才明白为什么谢氏夫妇选中她做领养儿,谢沅芷天生有一股韧性,百折不挠,谢氏夫妇不遗余力培养她,因为他们确信只有这样聪明的身怀绝技的女孩子在谢婉如身边陪伴她,谢婉如才能安然长大吧。  
事实证明谢氏夫妇的选择并没有错,即使是郭伟业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在心中暗暗佩服这个女孩子,如今谢氏夫妇已经驾鹤西去,想必他们已经放心,因为他们的孙女已经不是一个人,谢沅芷会一直陪在她身边。  
白色小车子早就在视线里消失了,郭伟业终于停止脑海中的漫想。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13章尾随  
天气在傍晚突然阴沉了下来,又是要下雨。  
香港的雨是腌臜的,在这个人口密度在世界名列前茅的港岛里,每到下雨,空气就变得更加潮湿,混杂着雨气和人的气味,令人有江南入梅般的窒息感。  
对于在香港的沅芷来说,大多数日子都像是江城的回南天。  
谢沅芷想到江城的雨,清清爽爽的下下来,带着泥土的芬芳,雨后空气会清新地令人由心底跃出快乐,即使是身处孤儿院,她也能感受到那种快乐,也许正是因为身处孤儿院,她才那么全身心地去努力汲取一点一滴的快乐。  
“香港湿的嘞,握个手都能挤出水来。”她想到她《LustCaution》里陈冲的那句台词,果然编剧还是很了解香港,台词真是写的恰如其分。  
她赶回盯梢地点的时候,刚好她的调查人李先仁提着公事包西装革履地从写字楼里走出来。  
雨滴毫不留情地下了来,正好赶上下班高峰,平日里从容不迫的白领精英们也被这港岛又一次突如其来的雨捉弄地有丝慌乱,沅芷紧紧盯着目标,生怕在庞大的人流中失去了目标。  
李先仁坐上自家的车子,早有司机恭恭敬敬为他打开车门,他抹了抹身上的雨珠坐上车,车子灵活地在车流中穿行而过。  
谢沅芷也迅速发动车子悄悄尾随其后。  
李先仁的车停在中环有名的一家西餐厅,是他常常约客户谈生意的地方,谢沅芷立刻知道又是没戏。  
李先仁经营一家日用品公司,生意自他的父亲处接手,是标准的富二代,他虽然爱玩女人却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公司经营地有声有色,在市场上颇有口碑。  
何况,在他那个年纪,他依旧维持地像一个少年人一般,虽然应酬多但是身体仍然保持地非常fit,加上注重修饰,衣服穿得十分得体。  
他的太太,也就是本次案件的委托人黄榕并不是泛泛之辈,她在一所大学任职,是硕士生导师,往往老式女人在家里相夫教子遇到丈夫在外寻欢作乐便大多一味忍耐,可是如今男女早就同工同酬,女人和男人一样在外做事在家也担任重要职责,便不会再容忍这回事。李太太如今就是要找到证据摊开了说明白,她不受窝囊气。  
本来谢沅芷是最讨厌做这种差事,可是侦探社就数她资历最浅,那些案子一层层过滤下来,有趣的案子都被前辈们拿去,她就只能拣些没趣的苦差,只期待老板开恩新招一个人,让她也过过前辈的瘾。  
李先仁和客户在餐厅相谈甚换,甚至多点了一客海皇龙虾汤和一瓶上好的白葡萄酒配着又吃了许久,沅芷只能看着碗里的意大利面一脸羡慕嫉妒恨。  
趁着李先仁高谈阔论的时间,沅芷在餐厅解决完晚餐,和远远联系了一下,知道小妮子已经乖乖坐校车回了家,便放下心来。  
此时李先仁也谈完事情,他在门口和司机耳语了几句,司机自己先离开了,李先仁自己坐上驾驶座,驱车离开。  
谢沅芷终于逮到了一个好机会。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14章欢场爱情  
这么多天来,这是调查以来李先仁第一次支开司机单独行动。  
沅芷默默尾随在李先仁车后,车子一直开,直到在中环的兰桂坊一带才停下,她看到李先仁停好车子,进了一间Club。  
这一间Club李先仁显然是常客,门口的两个彪形大汉问都没问就让他进去了。  
在此期间谢沅芷也没闲着,她飞快地在车内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穿的一件短得让谢婉如看到会尖叫的onepiece,她对着车内的后视镜带上假发,换上高跟鞋,这就是她的“夜蒲专用装备”。  
她打开车门,翩然而下,身姿妖娆地走到Club门口。  
“媛媛,有几天没来了啊?”门外的彪形大汉身上散发着可怕的汗味,满脸堆着笑朝她搭讪。  
“老板话你是不是去了别家揾食?”另一个眼睛毫不避忌朝她大腿看过去,嘴里问着不相关的话。  
她笑而不答,瞬间已经进了Club。  
Club里面又是另一番境地,男男女女的原始本性在这里得到了释放,一切语言在这里变得苍白而空洞。  
谢沅芷在人群里寻找着李先仁的身影。  
“媛媛,我以为你不会过来了。”Club里面的常客热情地要揽过她的肩头。  
“今晚唔得。”她浅笑,不留痕迹地避开。  
她看到李先仁被Club里的菲菲带去了里面的包间。  
“阿丽,同菲菲一起的,是谁?”她抓到Club里的侍应生阿丽问道。  
“那个?秦先生?不就是菲菲的大金主喽?菲菲好几次同我们讲他要离了婚娶她呢,北姑就是北姑。”阿丽说完自己都笑了起来。  
阿丽在这一行做了好些年的侍应生,当然知道有头有脸的客人会娶欢场女子的几率好比火星撞地球。  
只可惜这菲菲是从大陆刚来,年纪轻轻的,刚做这一行难免生涩扭捏,也许就是这股青涩让李先仁动了念头,几番温存下来,枕边人的柔情蜜语说了几句,菲菲就信了,可怜的女孩。  
沅芷在心中哀叹,那李先仁显然就是情场惯犯,方才听阿丽说他是秦先生,连姓名都是假的,还有什么会是真的呢?恐怕只有傻傻的菲菲会信他情真意切。  
情真意切。  
呵。沅芷唇边勾出一丝冷笑。  
“阿丽,他们点了什么?”  
“喏,就是这个。”阿丽努了努嘴,指着自己手中的托盘。  
“阿丽,这酒先给我,我的客人要的急。”她端过阿丽手里的托盘,急急朝包厢方向走过去了。  
阿丽撇了撇嘴,转身朝柜台方向走去。  
沅芷轻快地走到李先仁和菲菲所在的包厢附近,确定了一下包厢号,她大大方方地打开包厢的门。  
李先仁和菲菲分坐在沙发两端,阿丽背对着李先仁,默默无语,情绪很低落。  
见到有人开门,他们有一瞬间的尴尬。  
随即菲菲已经认出沅芷,她抹了抹眼睛,朝沅芷勉强笑了。  
“媛媛姐。”  
菲菲虽然是欢场女子,但是在大陆的时候一直读到高中毕业,即使流落到这种地方也依然举止有礼,像一个青涩的女高中生。  
谢沅芷这才看出菲菲眼睛有些微微肿了,一定是哭过了。  
PS:北姑指从中国大陆南下香港、澳门的女性打工者,主要指从事某某行业的。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15章情场惯犯的情真意切  
“菲菲,这是你们点的。”沅芷笑着把托盘放在茶几上,看看无人注意她,她飞速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微型摄像头固定在茶几桌面下,调整好方向之后,立刻神色如常地站起身来。  
“小菲,别生我的气了,你要懂我的难处,我现在事业正在上升期,很多事情无暇顾及,你乖啦——”李先仁忙着安抚菲菲的心情。  
“所以你不要这个孩子!”菲菲终于哭出声来。  
又是孩子!谢沅芷的心好像被什么揪住了,她没有再迟疑,神色如常地离开包厢。  
她已经在这间名为“夜王”的店里埋伏了一段时间,小陈查出这是李先仁常去的店,他们判断这里必定有猫腻,所以沅芷便到这里借工作之名守株待兔。短短一段时间下来,她已经对这家店的布局了若指掌。  
沅芷转身就进了洗手间,关上隔间的门。  
她掏出包里的耳机带上,李先仁和菲菲的对话声清晰地传入耳内。  
“你说过你会和我结婚的,现在你连孩子也不要——”菲菲泣不成声。  
“菲菲,我没说不和你结婚啊,现在不要孩子是因为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你也知道的,我妻子刚去世不满一年,我的事业又在最关键的阶段,我知道你是最善解人意的人了,菲菲,听话——”李先仁软语相劝。  
谢沅芷挑了挑眉继续听下去。  
“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秦先生,我知道我遇到你这样的客人是运气,我总是听你的。”菲菲轻声说着。  
真是傻女孩。到这种风月场所流连不去的人客,又有多少会是好男人呢。谢沅芷无奈想着。  
正在这时,沅芷听见洗手间隔间外面有声响。  
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隔着隔间,依然刺耳。  
沅芷收好耳机按下冲水开关然后开门。  
外面的一对男女已然进入原始状态,女人细长的穿着黑色渔网袜的腿挂在男人腰上,脸上的浓妆早就糊掉,但还可以依稀看出那张漂亮的脸。  
见到有人出来两人愣了一愣。  
沅芷掩嘴一笑:“不好意思打扰了。”  
她离开了。  
沅芷并没有觉得有多么不齿,这世界上很少有人生下来就愿意做这种皮肉营生,种种种种的原因,让这些女人浓妆艳抹着去卖笑,或许她们很可恶,也的确有很多人讨厌他们,可是很多人都忘了,她们刚生下来的时候,也是肉嘟嘟的一团粉色,也许也曾备受宠爱,可是人生以后的走向,并不是两句话就能说得清了。  
眼看着证据已经到手,谢沅芷到老板那里去说明情况。  
老板办公室在楼上,收拾地井井有条,和一般公司办公室无异。  
“媛媛,这就要走了啊?”老板坐在办公桌后,正在吸烟。  
她是个不到四十岁的女人,风情十足,她搽着玫瑰红的指甲油,烟夹在两只纤长的手指间,偶尔吸一口,举止迷人地不得了。  
“是。”  
“这么快就要走了,真是可惜,如果干下去,我包你不出一个月就能做我这家店的NO。1,你甚至不需要卖身,只需要笑一笑。”老板淡淡说着,虽然语气惋惜,但是没有挽留。  
这个媛媛显然不是普通女孩子,一双眼睛仿佛看透世间沧桑一般,身上又带着一股野性和倔强,这是吸引男人的致命武器,可惜她无心做这一行,她并不是缺钱的女孩子,她并不窘迫。阅人无数的老板娘心中想道。  
“多谢老板抬爱,老板你也知道,我只是有任务在身。”谢沅芷笑笑。  
“替我向你老板问好。”老板手指弹了弹烟屑笑道。  
谢沅芷颔首。  
她轻手轻脚地下楼,正好看到李先仁离开。  
她扭开包厢的门,菲菲还在里面坐着,暗自垂泪。  
“媛媛姐。”她抹干眼泪强笑道。  
“菲菲,刚刚出去的那位先生,不姓秦。”谢沅芷直截了当地说道。  
“媛媛姐?”菲菲愣住了。  
“那位先生姓李,是一家日用品公司的老板,而且他的妻子也根本没有去世。”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菲菲摇着头喃喃自语。  
“我没有理由骗你,我已经辞职,只是知道真相,不想你再继续受骗。”  
“这么说,他根本没有想要娶我。”菲菲豆大的眼泪落下。  
“振作起来,这行不适合你,你有学历,可以去打工,”谢沅芷顿了顿,掏出一张名片,“若急需用钱,去这里工作,薪水可以预支,相信我。”  
“媛媛姐。”菲菲睁大双眼,不信突然间好事降临。  
“就当我是帮你腹中可怜的孩子吧。”谢沅芷摸了摸菲菲的腹部,“菲菲,擦干你的眼泪,现在的你是一名母亲,不管你要不要这个孩子,你现在都是一名母亲,坚强起来!”

后面更精彩,快点我!→https://m.baiduxiaoshuo.com.cn/cp/14507.html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3601057  
精华
帖子
356 
财富
3020  
积分
670  
在线时间
35小时 
注册时间
2009-10-11 
最后登录
2018-10-19 
相爱过、受伤过、愤恨过、感动过、绝望过,在她的故事中,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只是不经意间,他人的人生也与她的人生紧密相连。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68728809  
精华
帖子
683 
财富
4892  
积分
979  
在线时间
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8-3-16 
最后登录
2018-10-21 
有种拨动心弦的感觉,很好看呢,继续追继续追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6112  
精华
帖子
386 
财富
3473  
积分
692  
在线时间
4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10-19 
无论四季如何变幻,无论时光如何流转,她一直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从未变过。

VIP小说荣誉勋章 热心妈咪 成长勋章 银河勋章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48248  
精华
25 
帖子
8430 
财富
360787055  
积分
260846  
在线时间
5735小时 
注册时间
2008-9-17 
最后登录
2018-10-20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