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4 | 浏览:36789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代演女侦探》作者:苏翛然(完结vip)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文案:

陆启琛第一次见她,她是未婚生育的年轻母亲;第二次见她,她是在夜店找生活的艳丽女人;第三次见面,他终于辗转明白她的特殊身份。
而她在有的人的心里,无论四季如何变幻,无论时光如何流转,她一直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从未变过。
相爱过、受伤过、愤恨过、感动过、绝望过,在她的故事中,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只是不经意间,他人的人生也与她的人生紧密相连。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1章楔子  
清晨,一缕阳光斜斜地照进江城孤儿院的那座旧楼中。  
旧楼伸出来的门厅前左侧的墙壁上挂着一块竖形木质牌匾,上面刷的白漆已经脱落大半,可是那黑色的字体倒还是能看得清清楚楚。  
那牌匾上面写着:“城北孤儿院”。  
是了,这是一座位于江城北面的一所孤儿院,由政府出资建立,已有半个世纪的历史,如今这座旧楼虽已残旧不堪,但还是一如既往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透过二楼的玻璃窗,可以看到一个小女孩正在劳作着。  
她把水壶注满水,两只手合力才能把大大的水壶放在灶上,然后扭开液化气灶的开关,一圈蓝色的火苗燃了起来,开始烧水了。  
等待烧水的时间是漫长的,她刷完牙洗好脸,水壶才开始发出咕噜咕噜地声音。  
她抬头,目光落到墙上的日历上。  
6月15日。  
阴历五月廿一日戊寅年戊午月癸巳日。  
今日宜嫁娶、移徙、开仓、求医,忌纳采、盖屋、祭祀、求嗣。  
日历上这样写着。  
她才上二年级,认识的字不多,可是已经是孤儿院最大的孩子了。  
在孤儿院,年纪越大越不容易找到好家庭,年纪小的孩子比较可爱也比较容易培养感情去融入一个新的家庭。  
今天可能是她最后的机会。  
移徙。  
她的目光定在日历的那两个字上面,昨天晚上孤儿院里负责照顾孤儿们生活起居的张婶指着这两个字告诉她,今天会是个好日子,适合她融入一个新的家庭。  
正想着,水壶呜呜呜一连串响起来,这种声音尖锐而凄厉,像是一种受伤的动物的嘶鸣。  
她唬了一跳,赶紧把开关关掉。  
终于那辆锃亮的黑色车子停在了孤儿院外面,孤儿院的孩子们都一窝蜂跑过去围着在阳光下发亮的那辆大家伙惊奇地看着。  
除了她以外。  
她冷眼看着那簇新的车子,然后看到车子上的人下来,是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  
张婶告诉过他们,谢氏夫妻住在香港,是那个有很多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生活的地方。  
最关键的是,谢氏夫妻颇有资产,被选定接过去生活的孩子,将过上难以想象的幸福生活。  
对孤儿院的孩子们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  
被送到孤儿院的孩子,有多种情况,有的是被父母抛弃,有的是父母死亡没有亲戚愿意带他们生活,而有的是被虐待后无法再和父母一起生活的孩子。  
对孤儿院的孩子们来说,最大的期翼就是一个温暖的家。  
她冷眼看着这一切。  
她不喜欢这种行为,孤儿院的孩子们都和货品一样任人挑选,被选走的会改变命运,而被留下的,则再一次被抛弃。  
多么不公平,可惜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  
张婶在一旁观察着她。  
这个被院长命名为小冰的女孩子,和她有着一丝难解之缘。  
小冰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被悄悄送到孤儿院门口的,是她发现了她。  
当时还是婴儿的小冰躺在一个竹篮里,外面结着厚厚的冰,雪一直没停,小冰身上只裹着一层棉毯,除此之外身无她物,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她身份的东西。  
小小的婴儿脸冻紫了,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也不哭闹,她甚至以为小冰已经被冻死了,伸手一摸,浑身冰冷的,可是竟然还有气息。  
于是小冰被抱进了孤儿院,一场高热之后,她活了下来。  
“好像是老天在庇佑这个孩子,小冰以后一定会有福气!”她总是喜欢这么说。  
因为是在冰天雪地里见到小冰的,所以院长给她起了这个名字。  
长大了一些的小冰性格乖戾,对人对事冷冰冰的,不喜欢说话,和同龄的小孩子们都不一样,她有一双倔强的眼睛,无论何时总是冷冷地看着别人,所以来**的夫妇们都不喜欢她。  
“小冰,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孤儿院没有那么多钱供你念书吃喝的,来,听话!”张婶终于走过去拉住小冰的手臂。  
张婶一直是最关心她的人,因此小冰乖乖地跟着她走到那对老夫妇面前。  
“谢先生,谢太太,这是小冰。”张婶热情地推搡着她的背,把她推到那对老夫妻面前,“小冰,抬起头让谢先生谢太太看看。”  
小冰抬起了头。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呢,深黑的瞳孔像一汪看不到底的古潭,幽幽地发着冰冷的寒光。  
谢氏夫妇愣住了,这幅小小的身躯怎么会有这么不符合她年纪的眼神?他们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小女孩,她穿着破旧的衣服,但是很整洁,小小年纪已经出落地十分漂亮,而且是不同于一般人的漂亮。  
“小冰年纪是大了一点,但是她很懂事,会做很多家事,而且学习成绩是第一名!”张婶在一边自豪地介绍。  
“我们不会让她做家事,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小孙女儿,可以陪伴我的孙女。”谢先生缓缓说道。  
院长在一边吃了一惊,据说谢氏夫妇为了选定一个领养儿已经跑了大大小小二十多间孤儿院都没有选到合适的,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偏偏对性格乖戾的小冰有好感。  
“小冰,你可愿意到香港生活?”谢太太蹲下身子摸摸她的头。  
小冰虽然年纪小,但是她也知道,到香港生活就是要离开一直生活过的小伙伴,离开这间她住了八年的孤儿院,离开张婶和院长,而且,以后小智来找他的时候也未必能找到了。  
但是她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小冰,我们会供你读书,你会有自己的房间,你还会有一个姐姐,但只有一个要求,如果有一天我们都不在了,你能替我们守护姐姐吗?”  
她不知道一个比她大的人为什么要她守护,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小冰和别的孩子的不一样,在那个时候,谢氏夫妇已经看出了这一点。  
第二天小冰就和谢氏夫妇离开了孤儿院,她和孤儿院的小伙伴们一一道了别,每个人都送了小礼物给她,她在小伙伴里面一直是担任着大姐姐的角色,虽然冷漠,但是大家还是很喜欢她。  
坐着那辆簇新的车离开的那天,天空是一团青灰色,没有明媚的阳光,小冰望着孤儿院门口哭成一团的小伙伴和眼睛含泪的张婶的身影越来越远,她没有哭,她一直都是不哭的。  
“小智,再见了。大家,再见了。”她在心底低低地说。  
从那以后,她移徙到香港,开始了她的新人生。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2章凯司令咖啡厅的女人  
陆启琛清楚地记得那天下午。  
那是盛夏的一天,天气不很好,从早上开始就灰蒙蒙的,到了下午他出门的时候,天愈发阴沉了。  
他自己开车去见客户,约在凯司令咖啡厅。  
到达咖啡厅的时候,阴沉的天空上已经飘下了几丝雨滴。他在靠窗的桌边坐下,点了一杯L看着窗外。  
客户估计是要爽约了,这么坏的天气。  
他也并不急,这里离他家不远,还没出国念书的时候,他总爱来这里吃点东西,他记得这里的黑森林蛋糕,做得很好味。  
环顾一下四周,他不期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上个月在宴会上碰过面的辉光电子的二公子齐向楠。  
他对面坐着一个美人,肚子微微地隆起,即使满面的愁容也掩盖不住那美丽的容貌。  
她此刻,是在为自己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的未来担忧吧。  
她大约是不知道这个道理的:在这个世界,越有钱势的人家的孩子,越不能决定自己的事情,比如说,婚姻。  
启珂前一阵日子和一个娱乐圈新晋的宠儿打得火热,这厮的每一场恋爱都势必是惊天动地,这一阵和家里吵闹着要和那女明星结婚,爸爸自然是不肯,连一贯宠他的妈也铁青着脸直摇头。  
妈当年是艳冠全港的香港小姐,至今还有最美的港姐之称,当年也算是一只脚跨进圈子里了,却一直不喜欢娱乐圈。  
启珂当然也是不依,和家里断绝来往已经有一个月,他自己搬进了女友的香闺倒是乐不思蜀,可把爸妈气得不轻。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有钱人家的二公子,都活得是个这么样。  
他收回目光,转头看向窗外,大雨将至了吧。  
咖啡厅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影轻快地进来,伴着入口处的铃铛清脆的声音。  
咖啡厅里寥寥无几的客人都朝向门的方向看去,他也转过头去。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穿着极普通的一件白色衬衫,衣角在腰间打了一个结,配着一条水蓝色牛仔裤,头发是纯黑色的,有些自然的卷,松松地编了一个辫子,散散地垂在左肩上。  
就是这么平常的打扮,却让他立即在心底喝了一声彩。  
那女孩子身段样貌均属一流,最特别是那一双眼睛,目若寒星,带着一丝倔强的光芒,格外地吸引人。  
她站在门口顿了一顿,身后的门再次打开了,钻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来。  
众人立刻又在心里惊叹了一声,多么可爱的孩子!  
那小姑娘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身子藏在那女子身后,怕怯地只露出可爱的脸庞来。  
“妈妈???”她软软地叫唤着。  
那女孩子竟然已经做了母亲,他心里一惊,居然从心里生出一种叹息。  
她把小女孩从身后拉出来,牵着她的小手,来到一个空座位上坐下。  
她给孩子点了一块椰丝奶油蛋糕,自己只喝一杯白水。  
她朝四周看了看,眼光落在那辉光电子齐向楠的身上,便再也挪不开了。  
“远远,来。”她站起身来,领着孩子一路直直地朝那辉光电子的二公子走去。  
陆启琛心里又是一惊,莫不是那孩子的生父,就是辉光电子的二公子齐向楠?  
他还来不及细想,那年轻女孩子带着孩子已经走到齐向楠面前。  
“远远,叫人啊。”只听到那年轻那孩子目光紧紧盯着齐向楠说道。  
“爸,爸爸???”小女孩的大眼睛忽闪了几下,有点胆怯地叫了一声,便又躲在那女子身后。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3章前度女友  
小女孩的声音稚嫩,可是只这一声,那坐在齐向楠对面的美人的脸色就变了,半天都说不出来一句话。  
此时咖啡厅里只有他们这一桌和坐在远处的陆启琛了,正是适合摊牌的好时候。  
那女子望向齐向楠,淡淡说了句:“你还真是一点没变。就快要结婚了吧?”  
齐向楠点了点头,一张脸很不自在的样子。  
她又转头看向那女子,眼神落到她的腹部,简直是怜悯的表情了。  
“再几个月,这孩子就要出生了吧?可惜啊。”她转头朝美妇人说道。  
“我不会让孩子没有父亲。”美妇人的嘴唇颤抖着,但还是坚定地说着。  
“你以为齐向楠会让你进齐家门?”  
“我可以去见他爸爸妈妈。”那怀孕女子声音小小,却很坚持。  
“那你以为我是什么,我家远远是什么?你以为生下齐家的孩子就可以和齐向楠在一起?”那女子反问道。  
那怀孕女子便失了声音,表情痛苦。  
“齐家不会让他们允许之外的事情发生,至于齐向楠玩过的女人,我不是第一个,你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我们唯一相同的是,我们都不可能进齐家的门。齐家给齐向楠选定的老婆是城阳集团的千金,无论如何,齐向楠都必须铲除我们这些障碍,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她顿了一顿,“我只是刚好看见你和他,才过来给你个友情建议。”  
“我该怎么生活?”美妇人可怜楚楚地问道。  
“齐向楠会给你丰厚的钱财,这是你以后生活下去的资本,足够养活你和孩子。看你的气韵,你也不是穷人家的女儿。”那女孩子轻轻地说道。  
“你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怎么不是?可是我一样过得很好。记住,不要妄想依附任何人生活,人这一辈子,必须要凭借自己的能力。”  
她说完这句话,便领着孩子潇洒地离去,一眼都再没看过呆坐在一旁的齐向楠。  
外面已经是大雨滂沱,那女子在门外撑开一把伞牵着小女孩的手消失在雨幕中。  
现在的女人,真是了不起。陆启琛心中由衷地想道。  
“远远,今天的椰丝奶油蛋糕还满意吧?”谢沅芷看着旁边闪着晶亮大眼的小姑娘问道。  
“可是人家都没有吃完。”谢远远撅着一个小嘴,小脸上都是遗憾。  
“我是为你着想,吃多了蛋糕会发胖,远远是要漂亮还是要变胖啊?”谢沅芷朝她做了一个鬼脸。  
“谢沅芷我要去告你的状!谢婉如要是知道你带着我演这种戏,嘿嘿嘿???”远远不怀好意地笑道。  
“得了,小公主,算我得罪你了,我改天再请你吃一整块行吗?”谢沅芷一副被打败的模样,“真不知道五岁的小孩怎么会有这么奸诈的思想。”  
“什么改天?就要今天!谢婉如说你总有一天会长着翅膀飞走,我才不要你的改天。”谢远远毫不留情地反击,“还有,我思想奸诈还不是被你带坏的。”  
“好好好,这就带你吃,吃完了吃不下晚饭我可不管喔,你就等着看谢婉如翻脸吧。”  
“谢沅芷你真的很讨厌~~~”  
“谢谢夸奖喔。”  
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毫不向对方示弱地斗着嘴,大雨如注也没有影响她们的心情。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4章郭氏侦探社  
“kris,上班够守时啊。”刚进公司,老板郭伟业就踱着步子走到她面前。  
“天天拿着老板发的薪水,不守时怎么行。”她微微一笑,猜想着老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自她到郭氏侦探社,已经两年有余,从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游刃有余,她已经离不开这份工作。  
沅芷明白自己个性并不圆滑,要她在小小的隔间里埋头工作,大气都不敢出,她实在是做不来。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要到这里工作的初衷,但是这里的确十分适合她。  
通情达理的神探老板,颇具智慧的同事,她的工作氛围实在是融洽。  
至于这郭氏侦探社,到现在的老板郭伟业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在香港侦探业,也算是赫赫有名。  
她可从没想过这隐藏在轩尼诗道的小小两层旧楼,会使这么多人都慕名而来,追寻一段故事,或者一件真相。  
“昨天傍晚,齐二公子打电话过来,大发雷霆。”郭伟业挑挑眉。  
“说我说话不分轻重,十分粗鲁?”谢沅芷猜测道。  
“正是如此。”郭伟业颔首。  
“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她顿了顿,“再说,说好只是演戏,我只是代演,所谓演戏需要,齐二公子这种明白人会不懂?”  
谢沅芷简直不屑,这种富家公子,莺莺燕燕多到需要用侦探社的代演来逐一解决,已经令人十分不齿。何况还这么小鸡肚肠,真是令人作呕。  
她已经算是口下留情,这种人,被口水淹死都不冤枉。  
“真是伶牙俐齿。”郭伟业笑道。  
“老板教训,我不得不听。”她立刻颔首低眉做恭顺状。  
“不,我想夸你做得好。”郭伟业陡然翘起大拇指,“这种纨绔子弟,就该如此教训。”  
“何况酬劳已经付过,齐二公子,唯一的好处便是出手阔绰了吧?”美貌的助理KIKI从茶水间出来,递给郭伟业一杯浓香四溢的咖啡,一边笑着说道。  
“没错。”谢沅芷笑道。  
郭氏侦探社延续了前几代的经营模式,一个老板,老板即侦探,非郭氏继承人不可;一个助理兼会计,就是KIKI,一个情报收集人员小陈;还有一个,就是新增的职位:代演,也就是谢沅芷现在的兼职的工作身份。  
这个职位的出现是为了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郭氏侦探社与时俱进,业务范围除了帮委托人探明事件真相,还有崭新服务。有自己不方便出面解决的事情吗?不要紧,代演演员帮你轻松解决。  
不管怎么看相信都不会有人觉得郭氏侦探社的工作会乏味,熟悉世间百态,查明真相,洞悉隐藏至深的故事,这里总是充满新故事以及新挑战。  
既是这么说,所以身为代演的谢沅芷总是免不了处理一些莫名其妙的杂事,比如说,作为某位花心大少的前某一任女友,为他一一扫除结婚前绊住脚步的障碍。  
其实沅芷最怕做这个的,哭天抢地的女人她不怕,默默抹泪的女人她反而没辙,因为她也是女人,也有同情心。  
即使不齿,也得要做,对工作,她一向是认真的。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5章夜蒲兰桂坊  
“陆启琛先生吗?”明明是启珂的手机,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又是陌生女人的声音,加班时间接到这样的电话,陆启琛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  
“是我,请问什么事?”他的声音有着明显的不耐烦。  
欢场女子,不能对她们和颜悦色,否则一有机会,她们就会打蛇随棍上,乘机缠上来。  
“陆启珂在这边喝得烂醉,你最好立刻过来把他带走。”没想到,对方的声音比他还要不耐烦。  
“请问地址是?”  
对方很清晰地快速报出地址。  
“谢谢你。”  
“不用。”他道谢的话还没讲完,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启珂这小子,真是会折腾人。  
他合上手机,认命地结束加班,快速到停车场发动车子往兰桂坊一带开去。兰桂坊,去过香港的人或者对香港有所了解的人,就一定会对兰桂坊有所耳闻。  
这一条位于香港中环的一条L型的路,每天晚上夜幕一降临,就会有一众打扮得如同牛鬼蛇神的男女到这里彻夜狂欢,用地道的香港话来形容,就是所谓的夜蒲。  
陆启琛绝对相信,成年以后的陆启珂在这里过夜的次数超过在家乖乖睡觉的次数。  
进了酒吧的门,一股酒味混合和女人的脂粉香水味就传了过来,他敏感地再次皱了皱眉头。  
“陆先生,请跟我过来,令弟在里面的包厢里。”  
他跟着侍应生一路穿梭,来到最里面的一间很隐秘的包厢。  
“陆先生请放心,我们这里很安全。”侍应生说着,一面恭恭敬敬为他打开包厢的门。  
他点了点头,一步跨进包厢里。  
启珂烂醉如泥地躺在沙发上睡得不省人事,旁边站着一位打扮“入时”的小姐。  
说是入时,表示就是很像天天夜蒲在兰桂坊的女人,也就是他最讨厌的一种女人。  
“今天谢谢你。”他熟练地掏出皮夹,拿出一沓钱。  
他已经数不清是多少次为弟弟做这些“收尾”的工作,已经驾轻就熟。  
“不用。”对方的手都没伸出来。  
他有些讶异地抬头,因为这个声音,也因为这个举动。  
他看到那双浓妆掩盖下的双眼,在这样的地方那双眼睛依然清澈,那抹倔强是别的夜蒲的女孩子所没有的。  
他怎么会忘记那双眼睛?  
是她!  
那个在咖啡厅里带着孩子的女人!  
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幅打扮显然是这里的人了,她口中所说的生活的很好就是指来这种声色场合出卖青春吗?  
他愣住了。  
她今天和在咖啡厅完全是不一样的打扮,头发卷了,妩媚的波浪,短得有些令人担心的裙子,一双美丽的长腿展露无遗。  
还是美,但也太不该了。  
她的妆很浓,和第一次见面时截然不同,在那么暗的包厢里,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就认出了这个只见过一次的女人。  
“到时间了,我先走了。”她朝侍应生打了一个招呼,便闲闲地走了出去。  
“她叫什么名字?”  
“媛媛。”侍应生顿了一顿,“陆先生,这不是真名,这里的女孩子都是有别名的。”  
是了,她是不该叫俗气的名字的。  
“她是最近刚来这里上班的,或许陆先生要指名她?”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6章出卖青春的女郎  
陆启琛摇头。  
侍应生点了点头,选择聪明地不再多言。  
他和侍应生合力把启珂弄到车子上,一回头,那女孩子还没走,正站在门口等车呢。  
外面又下起雨来,初夏夜晚的雨,在这一带淅淅沥沥地下着,让人觉得有些腌臜。  
陆启琛不禁转头看了看那个女孩子,她穿着细细的高跟鞋,直直地立在地面上,表情看起来很自然。  
她没有站在屋檐下躲雨,而是站在丝丝雨幕中,路灯下她的发丝很快濡湿了,贴在面颊上,红唇微微湿润着,有着欲语还羞的羞涩。  
这样的日子,她到底过了有多久?  
“今天很谢谢你,不介意的话我送你一程?”等他回过神来,陆启琛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走到那女孩面前问出话来了。  
她这才回过头来,一双大眼望着他,有些惊讶。  
“带着这个醉鬼送我?”她笑了。  
不夸张的说,那笑容足可以让大多男人双膝发软。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有些囧,但还是没有退缩。  
“喂,新来的,晚上和我出去怎么样?”她还来不及回答,已经有醉汉上前搭讪。  
“和你出去?”谢沅芷冷笑。  
“三万怎么样?我很有钱喔。”醉汉脚步不稳,一只手抓住她的肩膀使力,一只手掏出钱夹。  
“看。”他掏出厚厚一沓钱,递给她。  
“怎么,嫌不够?”那醉汉见沅芷没有反应,便咧开嘴笑了,“装清高?你以为你值多少钱?在这里揾食的,都是——”  
沅芷挑高眉眼,伸出手。  
一只手握住她即将触到钱的手,一把把她拽过去。  
“快走!”  
陆启琛拽着她的手直直朝自己的车子走去,后面是那醉汉的谩骂。  
“陆先生,不好意思。”泊车生赶紧为他打开车门。  
他有点生气,一只握着她的手,一直到车上。  
启珂在后面睡得熟透,他自己坐在前面,她坐在副驾驶。  
“陆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这陆启琛莫名其妙把人带到车上自己又不说话,谢沅芷已经等得不耐烦,谢婉如如果知道她这么晚还在这种地方流连,她会死的很惨。  
“即使是为了讨生活,这样也太过分了。”陆启琛看她一脸不思悔改不知害怕的模样,几乎痛心疾首。  
“陆先生,你是在说我?”谢沅芷迟疑地问道。  
“这里有第二个可以和我说话的人吗?”  
“陆先生,你说得好像很了解我,可惜我们并不认识。”  
“你不该这样生活。”陆启琛看着他,眼睛里流露出遗憾和惋惜。  
谢沅芷心里总算明白了,她今天的工作,让这个陆家大公子误会了。  
然而她已经没有时间再说下去,她向来也无意和闲杂人等解释她的工作性质。  
她只是微微笑道:“陆先生,那么我该揍死你,你害我损失了一大笔钱。”话说完,她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什么意思?陆启琛还来不及细想,她已经走远了。  
太晚了,她一个人。  
连她自己都这么不自爱,还有什么法子呢。  
再说了,他陆启琛怎么会为这么素昧平生、萍水相逢的女孩子担心?  
他发动车子,载着启珂,驶向回家的路。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7章陆氏家族  
清晨,陆启珂醒来,熟悉的公寓。  
真是无奈啊,又一次喝醉了,又一次睡在大哥的公寓,他挣扎着起身,宿醉让他头痛欲裂。  
“二少爷你醒了?”陈妈正端着醒酒汤开门进来,一看到他,一脸的喜意。  
他顺手端过醒酒汤一饮而尽。  
“哥呢?”  
“在餐厅等你吃早饭呢,二少爷快去洗漱吧。”陈妈亲切地在他肩上拍了一拍。  
陈妈在陆家已经三十多年,从小看着他们长大,简直比亲妈还疼他们。自从他们两兄弟搬了出来以后,有时候她还会带佣人过来帮他们打点一下生活。  
他飞快地洗漱完,进了餐厅,果然看见陆启琛正坐在桌前看报纸。  
“启珂,你太慢了,我都快迟到了。”他合上报纸。  
“哥,你真该尝尝宿醉的滋味,能现在醒来已经是奇迹。”  
“自作自受。”陆启琛留下评语,一边拿起切片面包。  
“哥,晓鸢已经不见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打击我?”  
“人家是晓鸢,当然要飞走了。”  
“哥!”  
“好了,我不说了。”陆启琛合上嘴,吃起早餐来。  
“昨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女孩子是谁?”半晌,陆启琛又说起话来。  
“哪一个?”  
“昨天晚上有很多女孩子跟你在一起吗?”  
“不是啊,但是在那里我认识很多女孩子,你问哪一个?琪琪?芝芝?岚岚?”  
“我是问昨天在你身边的那一个。”  
“喔,好像是新来的,叫什么,嗯,颜颜?媛媛,好像是叫媛媛。”陆启珂沉默了一会,似乎终于恍然大悟。  
“我知道她叫媛媛,我是问真名。”  
“哥,那种声色场合,谁还管谁叫什么名字?”  
陆启琛沉默了一下,启珂说得也没错。  
“不过,我记得她很漂亮。”陆启珂幽幽地加上一句,“即使是那种欢场女子。”  
陆启琛没说话,他不否认启珂的话。  
但是他心中在想,即使再漂亮的女孩子,是欢场女子又有什么用?  
“哥,晓鸢已经消失了整整一个礼拜,我想去找她。”启珂的话题又回到他的风筝身上。  
“赌气罢了,我上个礼拜还看到她在大陆拍戏的新闻,人家在工作,你找什么。”  
“哥,她从上周末就不见了!连经纪人都找不到!我真的很担心,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不要乱想,不会的。”  
“但是我心里很不安,我从来没有这样过。”  
陆启琛看了一下手表,已经要迟到了,上午还有会要开,但是也不能不管启珂。“你要是再联系不上的话,我会想想办法,你先老老实实地去上班,老爸被你气的简直老了十年。”  
“好。”启珂气馁道,任性了这么久,他终归要使生活回归原位。  
***  
晚上,陆家大宅。  
灯火通明的客厅,佣人们正有条不紊地穿梭在客厅和厨房之间,虽是人多,却一点也不吵闹,一切都井然有序的。  
七时整,陆长东从旋转楼梯缓缓走下。  
“真是受不了,吃个饭也要这么规矩。”陆启珂站在楼下一脸地不耐烦。  
“启珂。”陆启琛压低声音叫他的名字。  
“是,是,是。”陆启珂看着他带着责怪的眼神,只能噤声。  
菜早已上齐,大概是因为两兄弟一起回家吃饭的原因,菜比以往更加丰盛。  
“大哥,二哥。”一个身影飞快地窜出,一下子扑到启琛的身上。  
“启臻,还这么淘气。”他笑道。  
“陆启臻,你真的很偏心,我对你不好吗?你只对大哥这么热情。”陆启珂一脸地不满。  
“可是妈妈说,二哥你不乖。”陆启臻一脸天真。  
“吃饭了。”陆长东一声令下,每个人都乖乖地上桌吃饭。  
“启珂,今天是吹的什么风?你不但在公司出现,还回来陪我们吃饭?”  
“爸,我从来没有说过不想在公司上班。”  
“那你是回心转意了?”  
看启珂马上就要发作少爷脾气,姚梅玲立即出来圆场,“上班就好,快吃吧,再不吃菜滋味就不好了。”  
好不容易平安吃完一餐饭,大家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家常,陆长东全程板着一张脸,让陆启珂内心一阵烦闷,正想伺机溜回家,陈妈又从厨房里端出一盘水果:“太太,今天的水果好靓的。”  
陆长东又发话了,“启珂,你跟我好好说说你以后的打算。”  
“长东,孩子好不容易回来吃一顿饭,你就不要总把这些话挂在嘴边,启珂不小了,有自己的考量。”  
陆启琛也赶紧朝着启臻笑道:“启臻,最近新学了什么?”  
启臻立即活跃起来,把所学和盘托出。她是全家人的宝,大家立刻笑作一团,连一直面目紧绷的陆长东和陆启珂父子,也展开了笑容。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8章所谓难忘  
谢沅芷晚上到家的时候,果不其然,谢婉如又一如往常,坐在沙发上守着她的八点档爱情连续剧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如果是刚进她们家门的人,会以为发生了多么悲惨的事才令她哭得这么地,肝肠寸断。  
真是想不通,为什么已经在爱情里吃尽苦头的谢婉如还会被这么弱智的电视剧剧情给骗得梨花带雨。  
穿着粉色裙子的谢远远从她旁边很淡定地走过去,她去厨房拿饼干吃,显然已经习以为常。  
瞧,连上幼稚园的远远都不屑呢。  
“姐,你给咱家省点纸巾行不行?”她一脸郁闷地走过去,看着捧着抽纸盒哭得稀里哗啦的谢婉如,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包抽纸还没用上几天。  
沙发上还有一团团揉的皱不拉几的纸巾,它们已经奋勇牺牲了。  
“我看个电视也碍着你了?还有,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她狐疑地看着谢沅芷。  
“加班。”  
“侦探社加什么班?”  
“侦探社才需要加班呢,我们需要时时刻刻看紧委托人的调查人。”  
“我就搞不懂好好的大学毕业生,怎么找了这份工作?”谢婉如叹了一口气,“这么好天气的晚上,和别人一起出去看电影多好。”  
“看电影?和谁?”谢沅芷一面脱下外套,一面在谢婉如身边坐下。  
“你啊,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恋爱嫁人啦。”  
“谢沅芷嫁人?不要!”谢远远一路从厨房飞速地跑出来,拿着饼干一头就扑进谢沅芷的怀里,饼干碎屑沾了她一身。  
“你跟你小姨倒真是亲。”谢婉如看看自己女儿的样子,忍不住说道。  
“你放心,远远,我不会这么早就让自己掉进火坑的。”谢沅芷一本正经说道。  
“沅芷你不要教坏小孩啊,什么火坑?”  
“你自己还不是这样。”沅芷淡淡说了一句。  
谢婉如立刻脸色微微变了。  
“远远,我们去洗澡。姐,你接着看电视吧。”谢沅芷一把抱起远远,把她带进浴室。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每稍稍提到那件事,姐的心情还是那么糟,甚至连表面的掩饰,都完全做不到。  
是心伤得太深了吧。  
她默默地拧开水龙头,放出热水,调水温。  
热气很快地薰了上来,浴室里热雾弥漫。  
“好像电视里面的仙宫啊。”远远拨着热水开心地笑道。  
两个人在热水里打闹了一番,远远突然一本正经地开口。  
“谢沅芷。”  
“干嘛?”  
“谢沅芷,我爸爸是不是一个特别令人难忘的人?”小远远突然开口,语出惊人。  
“令人难忘?你知道难忘是什么意思?”  
“老师说了,难忘就是很难忘记的,一般的难忘就是指脑子里很难去除的记忆。”  
“看来远远在幼稚园里是个好学生呢。”  
“我爸爸是什么样的人?”  
“他的确是一个令人难忘的人。”一个坏得令人无法忘记要永记在心的人。谢沅芷如此想道。  
“他长得好看吗?”谢远远穷追不舍地问道。  
“远远你有一半是他的样子,你自己对着镜子看看就知道了。”谢沅芷搪塞,她实在是不想过多地提到那个人。  
“唉。”谢远远颠着小脚跑到镜子前,用手指抹开被热气模糊的镜面,对着镜子里面自己的脸指指点点。  
“嗯,眼睛像妈妈,鼻子呢,也像妈妈,嘴和妈妈有点不一样,是嘴吗,和爸爸长得像?不知道。”她突然有点不开心,又用手指把镜子抹成了一个大花脸,垂头丧气地爬回浴缸。  
谢沅芷突然有一点为远远难过,这个世界对远远是不公平的,她一出生,没有选择的,就没有爸爸。  
她才五岁,别的小朋友有爸爸把她们举在肩上,参加幼稚园运动会的时候总是一家人,生病的时候有爸爸抱着去医院,而她,只有妈妈和小姨。  
她的童年是残缺的。  
谢沅芷突然觉得心疼这个小姑娘起来。  
“远远,你最近比较难忘的事情什么呢?”  
聪明的小姑娘歪了歪脑袋,大眼睛转了几转,笑嘻嘻的开口:“我很难忘上次谢沅芷你带我去吃的那个很贵的蛋糕的味道。”  
这个鬼灵精。谢沅芷笑了。  
“好,就再带你去吃。”  
她用毛巾抱起远远,从浴室出来。  
所幸谢婉如好似已经平复心情,她已经把台转到综艺节目,抱着瓜子盘一边嗑着一边笑着,险些呛住。  
只有谢沅芷知道,那些并不好笑的老派综艺节目,让谢婉如笑出了泪。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9章崭新的人生  
清晨,谢沅芷照例开着她的白色小车子从家出发了。  
先把谢婉如送到料理教室,然后把谢远远带到幼稚园,接着是她自己上班。  
白色小车子在石澳的宽敞的林荫道上平稳地行驶着,外边吹进来的暖风在清晨还算舒服,谢沅芷送完两位谢小姐,一个人坐在宽敞的车内,任凭风吹拂她的发。  
这十五年,她过得很好,或者说,从城北孤儿院离开之后的她,开始了崭新的和常人无异的幸福人生。  
她有香港户口,港大新闻系毕业,有两个围绕在她身边的家人,还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谢氏夫妇对她视如己出,婉如自不必说,一直把她当做亲妹妹,甚至连她的名字,谢氏夫妇也讨论良久。  
她没有什么再想要的了。  
在城北孤儿院生活的那八年她已经渐渐淡忘,那个眼神倔强的没有父母的小冰,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如今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她,叫做谢沅芷。  
侦探事务旁边是一家冰淇淋店,经过的时候她照例停下车子买一只来吃,每天都是如此,所以冰淇淋店的店员都认识她。  
在她还是小冰的时候,因为在孤儿院帮张婶做了很多打扫之类的杂活,张婶很疼她,因此买过几次冰淇淋给她吃。  
那是她第一次尝到那么甜美的味道,从此以后无法忘记那种味道,在那个时候的她的眼中,冰淇淋是世界上最好吃最稀奇的东西。  
后来她来到香港,谢氏夫妇收养了她,她才知道,原来冰淇淋不过是街头巷尾都能看得到的平常小吃,而且只要她想,随时随地都能吃到。  
是谢家人给了她一个她从未想过的,那么温暖的世界。  
说是已经忘记那些日子了,可是其实还没有忘记呢。毕竟在那个小小的总是有股霉味的地方,她度过了自己灰色的童年。  
思绪翻飞的时候谢沅芷已经吃完了冰淇淋,她背着包闲闲地上了二楼。  
“社长呢?”她看了看空无一人的社长办公室,朝KIKI问道。  
“有案子。”KIKI回答。  
“这么好的事情不叫上我。”谢沅芷愤恨地说道,“在哪儿?”  
“你不是还有一份婚外情的事情要跟?”KIKI捂着嘴笑了。  
“整天为那些贵妇寻找捉奸在床的证据真是烦死了,叫小陈去做呗。”谢沅芷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闲闲说道。  
“拜托,我可是情报收集人员,不做兼职的。”小陈从电脑边冒出头来,一脸无语。  
“原来你来了啊,当我没说。”谢沅芷吐了吐舌头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我也觉得该增加人手了,Kris你现在是一人多用,又有案子又要做代演,谁能想到代演这工作这么吃香呢。”KIKI笑着说道。  
“绝对该加人手!”谢沅芷立刻赞成,“香港这么小,做个代演我这张脸很快就会被人认出来,那时候穿帮了,太危险。”  
“呦,从你嘴里听到危险这两个字真是稀奇。”小陈在一边插嘴道。  
“是啊,你可是咏春拳冠军兼跆拳道黑带,还怕被人认出来。”  
“树大招风你听过吧,干我们这一行的,低调和谨慎是职业守则,被人认出来就完了。”谢沅芷喝完咖啡,背上相机,认命地站了起来。  
“准备出动啦?”KIKI问道。  
“Yes,madam。”谢沅芷揉了揉肩膀,“期待今天的蹲守能有效果,我已经蹲了半个月了,再找不到证据真要以死谢罪了。”  
谢沅芷拉开磨砂玻璃门,室外的阳光立刻照进来,她走进了明媚的阳光中。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