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5 | 浏览:105494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现代言情] 《一顾倾辰 》作者:言七七(完结VIP)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10章提那样的要求  
顾南夏手抓着衣角,从小到大她都这样,紧张或者说谎,都会不自觉的抓住衣角,好像这样,到口的谎话也能说出口。  
“项链……项链是我设计的……”顾南夏支支吾吾的说。  
“是吗?”墨予辰狐疑的问。  
“嗯”。  
“我凭什么相信你?”墨予辰第一次用心设计的东西,只是画了草图,还未正式上市,没想到这个姑娘竟然戴着。  
顾南夏回想着当初墨予辰说过的话,“项链是以芭蕾女孩为创作的源泉,而芭蕾,又以天鹅为原型,象征着忠诚和永恒,而后面的字母MG代表……”  
顾南夏戛然而止。  
墨予辰询问道,“代表什么?”  
“予辰,MG代表什么啊?”她欣喜的拿着项链跑到草地里,贴着正在看书的墨予辰坐下。  
“没什么意思”墨予辰淡淡的说,仍然专心致志的看书。  
顾南夏屁股一挪,和他背靠背,把项链举在手中,看着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开心的不得了,“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  
墨予辰翻了一页书,“知道什么?”  
顾南夏春心荡漾,抿着嘴笑,“M就是墨予辰,G就是顾南夏,对不对?”  
说完,顾南夏脸都红了。  
墨予辰挑眉,“顾南夏,你可真够自作多情的”  
顾南夏斜眼看他,不服气道,“那你说是什么意思?除了这个,还能是什么意思?”  
墨予辰合上书,叹气道,“你数学差,我知道,可我没想到,你这么无知”  
顾南夏只觉得懵,“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说项链,怎么还扯到数学上了?”  
墨予辰轻笑。  
天!他嘴角微微上扬时,可真是晃瞎了她的眼,口水都快止不住了……  
“你……你笑什么?”顾南夏急了,瞪着他问。  
墨予辰耐着性子道,“mg是数学范畴里的东西,中文名叫毫克,是一种重量单位,懂了吗?”  
顾南夏差点儿吐血!  
不带这么玩儿的!  
“……mg在重量当中,表示很轻很轻很轻的,简而言之,就是微不足道,懂了吗?”  
擦……给她两刀吧!当她白痴啊!  
怒!  
墨予辰摸摸她的头,那动作,温柔,那表情,恋爱,可那动作加强那表情,只得出一个结论,好像在摸宠物啊!  
“也就是说,你在我心里,微不足道,懂了吗?”  
靠!  
他用他那惊为天人的外貌,配合他轻柔无比动作,再加强他那天籁之音,将顾南夏暗暗准备好的拳头给生生压了下去!  
汗!  
“顾南夏!”  
顾南夏猛的惊醒,“噢……对不起……MG代表……代表……”顾南夏的衣角被她抓的皱的不成样子,  
“总裁,这里有份文件……”  
电话那边传来声音,再然后被挂断。  
顾南夏松了一口气,靠在树干上,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顾南夏”他刚才这样叫她,他以前也是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她,好怀念。  
顾南夏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了租住的房子里。  
刚开门,棉花糖便从厨房探出拳头大的小脑袋,两个葡萄般的圆溜溜的眼睛眨巴两下,像是确定这个人是自己的主人着,随后便兴高采烈的跑过去,在顾南夏的鞋子边亲昵的蹭一蹭。  
“棉花糖”顾南夏一看到这个小东西,心情就大好。  
她把棉花糖提溜进手心里,换上拖鞋。  
顾南夏用食指戳戳它的小脑袋,“饿不饿啊?小家伙”  
棉花糖用粉嫩的小舌头舔舔她的食指,算是回答。  
“真是对不起,昨晚生病没回来,都没陪你”  
棉花糖使劲摇着自己的小尾巴,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顾南夏。  
顾南夏用下巴蹭蹭它的黑鼻子,“我们吃饭喽”  
说完,便去冰箱拿牛奶,热好后,才喂给棉花糖。  
看着它咕咚咕咚的喝着,顾南夏只觉得开心。  
至少还有棉花糖啊!  
他留给她最好的礼物……  
可刚刚扬起的微笑,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  
刚刚也解释清了,应该没事了……可她却有些难过,不,是很难过!  
他们在不会有交集了吧……  
这样想着,心里便空落落的。  
也好,至少他不会伤心。  
幸好,他不会伤心……  
可当早晨接到他的电话时,她就懵了,他居然会提出那样的要求!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11章霸王硬上弓  
手机像个兴高采烈的小孩子,在床头柜上哇哇的大声叫着,叫得人心烦。  
顾南夏迷迷糊糊的抓起它,接了起来。  
“喂”顾南夏声音很慵懒。  
“喂”很好听的他的声音。  
“哦……予辰啊!干嘛这么早打电话,还睡着呢!”顾南夏抓了抓自己那鸟窝般的乱发。  
电话那边久久沉默。  
“喂?怎么不说话了啊?予辰”顾南夏深呼吸一下,伸了伸懒腰。  
“我们……好像没那么熟,顾小姐”  
扑通!  
“啊!  
“顾小姐?”  
顾南夏从地上艰难坐起来,拿起丢在床上的手机,“墨……墨总裁”  
顾南夏揉着自己跌痛的腰,尴尬的说,“不好意思……刚才我……我胡言乱语的”  
居然以为在上学时代,那时候她就是这样,总睡懒觉,总被某人的电话吵醒,然后昏头昏脑的出现在女生宿舍楼下,再然后就被强行拖去操场,跑步!  
那时候总是想,当女人真累!当墨予辰的女人,是真真累!  
“顾小姐,我设计的作品与你的一模一样”  
“啊?噢……好……好巧”顾南夏的手又不自觉的抓起睡意的衣角,然后抓啊抓啊抓……  
“这个作品之前就已签约,所以必须上市”  
顾南夏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只好懵懂的“哦”一声,然后继续道,“这是个好事”  
“所以”  
“所以?”顾南夏有些疑惑。  
“所以,来墨氏集团上班”  
顾南夏腾一下站起来,惊讶道,“你说什么?!”  
“听不懂吗?我说,来墨氏集团上班!”  
顾南夏只觉得天旋地转,他……不像是开玩笑……  
“我……”  
“你若是拒绝,我们法庭见!”说完,电话那边就“嘭”一声挂断。  
好不讲理,以前他一直这样不讲理,失忆的他还是这样不讲理。真是应了那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可……顾南夏想起昨天权慎对她说的话,陷入久久的沉默。  
她现在是前有狼后有虎,不知如何是好。  
去的话,权慎那阴狠的模样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她虽然之前从未见过他,可她明显感觉出来了,他认识她,还不只是认识,对她和墨予辰之间的事情了如指掌,那他……会不会说出来呢?告诉墨予辰?  
顾南夏摇摇头,他肯定不会,他对她怀有深深的敌意,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怎么会……可万一她把他逼急呢?  
那……就不去?  
可墨予辰那边……她怎么能去法庭呢?就算最后追究下来,这条项链仍然是墨予辰亲手设计,最后,事情只会更快的显露出来。  
往事种种,对她来说,已不再想提,更不愿他想起。  
去墨氏集团,其实也好,至少能看到他,时时看到他……  
而且,她还没弄清楚他的手究竟是怎么骨折的?三年前为什么会被人打?权慎说都是因为她,因为她?可是她什么都不知道……  
棉花糖正窝在顾南夏的拖鞋里睡懒觉,小家伙的身体随着呼吸一起一浮的,像个不停吹,又不停往外泄气的小气球。  
顾南夏拿起拖鞋,一倒,小家伙就落进她手心。  
在小家伙的世界里,这简直是发生了七级的地震,它惊慌的用小爪子扒着顾南夏的手指,吓的不轻,有这样一个主人,真是够了!  
顾南夏摸摸它像绵羊般卷卷的毛发,道,“棉花糖,你说,我是去呢还是去呢还是去呢?”  
说着说着顾南夏的脸上便挂满了笑容。  
似乎好久没有这样的笑过了,心里由衷的开心。  
顾南夏感觉似乎回到过去大学的时光,希望一切都能重来。  
他失忆了,是不是代表以前的事情都随之抹去,她……能不能一点一点,去进入他的世界呢?  
想着,顾南夏便把墨予辰的电话号码存到了自己的手机里。  
以前的的号码……  
顾南夏看着那个背得滚瓜烂熟的电话,她曾经无数次的想要拨打,但终究是没有勇气。  
让它留在手机里吧!以前它经常在她的手机屏幕里出现,一出现,她就高兴的接起来,那边就传来墨予辰那低沉的嗓音。  
顾南夏搭着公交车,去往了明珠大厦。  
一路上车厢里的阳光是跳跃着的,她的心也是跳跃着的。  
再一次站在大厦下,只觉得命运是个奇妙的东西,也许一开始,便注定了吧!  
三年来,她不曾变过,那个位置一直为他留着。  
顾南夏踏进大厦。  
见到的又是杜小红。  
“唉,顾南夏?你又来了?”杜小红笑盈盈地说,她刚大学毕业便碰到这里招聘,虽然不过是个前台,那也是大公司的前台,能进入墨氏集团,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不已,在未来的未来,她还要一步一步慢慢升职,成为一个女强人。所以,一来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二来,为了她长远的目标,一定要拼命的努力!  
“嗯”顾南夏现在的脸色好多了,也没有昨天那颓然的样子,似乎还有些自信。  
“找总裁?”杜小红笑问。  
“嗯”顾南夏也回以一笑。  
“你预约了吗?”杜小红提醒道。  
“噢……没……”顾南夏愣了,是啊!他已经不是学校那个她说见就见的墨予辰了,他是墨氏集团的总裁,日理万机,什么时候见什么人,都要经过提前的安排,而她……她时间很多,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好像一直是她在等他,他总是那么忙,忙着上课,忙着画画,时间在他那里好像永远都不够用似的。  
看来,完美的人,必有他完美的理由。  
她,一直感觉手里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一直用不完,恨不得一下子和他到白头。  
以前的自己可真是个闲人,而现在……顾南夏摇摇头,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  
“那我等等他”  
杜小红手撑着吧台,好奇的问,“你找他干嘛啊?”  
好吧!女孩子都爱八卦。  
“噢,我是来这里上班”顾南夏诚实的说。  
“真的啊?”杜小红兴奋的说,“那是不是说,你也来当前台啊?”  
“啊?”顾南夏有些傻眼儿。  
“新员工都要经过前台的洗礼,才能走上事业的巅峰!”杜小红眉飞色舞的样子,可不就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才有的活力。  
“噢,也许吧!”顾南夏挠挠头。  
“哈哈,放心,我一定会照顾你的,再说了,我一个人,天天傻不拉叽的站在这里,快无聊死”  
顾南夏干干的笑一下,好吧!她把她当陪聊的了。  
正说着,电梯门“叮”一下打开,一双凌厉的眼睛朝顾南夏看去。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12章他订婚了?  
跟在墨予辰身边的权慎,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瞬间愣住!火气腾的一下冲到了头顶,看了看面前的墨予辰,强制性的把火气压了下去。  
墨予辰冷眼瞧着顾南夏。  
察觉到那道灼人的视线,顾南夏稍一扭头,心里一顿,竟慌乱起来。  
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吗?怎么一见到他,又没了底气,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顾小姐”墨予辰语气里尽显生疏。  
“墨……墨总裁”她还是不习惯这样叫他。  
“想清楚了吗?”墨予辰面无表情的看她。  
顾南夏点点头。  
“权慎”  
“少爷”权慎微微颔首。  
“安排人告诉她需要准备的资料”  
“资料?”权慎有些诧异。  
“按正常录取所需的程序进行”墨予辰有些不悦的说。他讨厌一步一步教,讨厌反应迟钝的人,权慎向来知晓他的心思,对他,墨予辰只说三分话,省事。可今天……  
权慎听出他有些不耐烦的声音,遂低头道,“知道了”  
墨予辰瞟了一眼顾南夏,迈步朝着门口走去,与她擦肩而过。  
顾南夏心里仿佛被强风掠过般,久久不能平静。  
而权慎经过她身边时,狠狠的瞪她一眼,她真当他说的话是耳旁风吗?很好!既然墨予辰把录取她的事情,交给了他,一切就好办了。  
顾南夏再转过头时,看到杜小红花痴般的看着门口。  
“小红?”顾南夏的手在她面前晃了一晃。  
“啊?”杜小红如梦初醒,一张脸霎那间红的像番茄似的。  
“你……在看什么啊?”顾南夏明知故问道。  
“唉……可惜啊可惜”杜小红莫名其妙的摇头。  
“怎么了?”顾南夏问。  
“可惜这么个美男子,已经明草有主了”杜小红一脸失神。  
“你说什么啊?”  
杜小红摆摆手,“难怪你不知道,听说啊!墨总裁都要订婚了呢!”  
顾南夏一愣,刚刚的喜悦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代替的是一脸茫然。  
“都怪我,来的太迟了“杜小红黯然的说,“不过也无所谓啦!上次捡到东西,本来想去和总裁套近乎的,发现他真是个冰山王子,我可受不了”  
顾南夏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脑海里都是他要订婚了,他要订婚了……  
“唉!顾南夏!”这次换杜小红拿手晃她了。  
“嗯?”顾南夏恍恍惚惚的回应她。  
“你怎么了?”  
“噢……没什么?我……我回去了,准备一下明天需要的资料”顾南夏扯出个苦笑,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明珠大厦。  
幸福像是长者翅膀,还没有开始,便要结束。  
他这么快就要订婚了。  
三年而已。  
这么快。  
他们认识了五年,也抵不过后来的三年。  
他是认识了怎样的女子,也是很喜欢很喜欢吗?  
她长什么样子?是不是要比她好看?  
性格呢?是不是和他更加合适一些?  
顾南夏反反复复都在想这些问题。  
“唉,予辰,你说以后我们会不会结婚啊?”顾南夏因为等他,无聊的很,便在学校的花坛,走边边,然后脚下一滑,屁股被跌的不轻,不过现在被他背着,忽然觉得,摔的很值。  
“不会”墨予辰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为什么啊?”顾南夏咆哮。  
墨予辰真担心自己的耳膜破掉。  
“墨予辰,你知不知道?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顾南夏教育道。  
“那你就当我是喽!”墨予辰毫不松口。  
“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行!你以后必须要娶我!”顾南夏霸道的说,两只胳膊狠狠地勒着他的脖子。  
“咳咳!顾南夏,你逼婚啊!”墨予辰白皙的脸瞬间憋的通红。  
“哼!你快说!”  
然后墨予辰便松开了顾南夏。  
耳边是震耳欲聋的惨叫!  
“墨予辰!”屁股着地的顾南夏歇斯底里的冲着他喊。  
“你自找的”墨予辰若无其事的走在前面。  
“你等等我啊!”顾南夏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捂着屁股,屁颠屁颠的跟上前去。  
“为什么不娶我啊?”顾南夏嘀咕道。  
“你缺点多,不适合我”  
“我会改的!”顾南夏信誓旦旦的说。  
那现在呢?予辰,现在你的她,是不是没有什么缺点,是不是很完美呢?  
顾南夏陷入沉沉的难过。  
明天,还有必要去吗?  
然后身为他的员工,是不是还要去参加他的订婚仪式呢?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13章你也能来我们公司?  
顾南夏没吃晚饭,只是喂了喂棉花糖,便昏昏沉沉的睡去。  
脸上犹有泪痕。  
棉花糖睡不着,自个儿在床上滚来滚去。  
看着顾南夏脸上的金豆豆,好奇的很,用舌头舔一舔,咸咸的,不好喝,便又滚到一边玩儿去了。  
闹钟把顾南夏吵醒的。  
她一看,才七点。  
昨天准备好的职业装还挂在卧室的墙上,她看着它,没有了昨天的热情。  
顾南夏又发了一会儿呆,才掀起被子,蹬上拖鞋,去了卫生间。  
顾南夏租住的房子,是老式的楼房,一室一厨一,只有三十平米。  
一个人住,瞎凑合,主要因为房租低。  
她要供弟弟顾修夏读书,不得不省着。  
卫生间没有窗户,是个小黑屋,顾南夏按下了开关,灯泡还是没有亮。  
顾南夏早已习惯,这里动不动就停水停电。  
顾南夏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放着一大推红色白色的蜡烛,艰苦的生活,不得不如此,顾南夏感叹。  
看来,她不去也得去,就当是为了生存吧!  
墨氏集团是A市的龙头老大,工资也比同一行业的要高一个层次,眼下一时也找不到工作。  
二来,她负担不起高昂的律师费用,听墨予辰的意思,是势在必得,她不去不行。  
三来,不管她心里多难受,她承认,她还是想看着他,即使远远的看着,其实也无所谓的。  
顾南夏用打火机把蜡烛点亮,走进了卫生间。  
将蜡烛已经融化的蜡液滴在洗脸池边,然后将它粘在上面。  
顾南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都已经这么长了,上大学的时候,还是短发呢!时间过的真快,无声无息的,就改变了一个人。  
那时候啊……她还打趣的对墨予辰说,“待我长发及腰,你取我可好?”  
如今真是长长了呢!  
洗漱完毕,一看时间,七点半!  
顾南夏早饭也来不及吃,穿好衣服,抓了一把狗粮放在棉花糖粉色的小碗里。  
火急火燎的奔向了公交站牌。  
A市的很多,大早上挤公交的人更多。  
顾南夏生日第一天面试迟到,拼了命的往公交车上挤。  
没位置,穿着高跟鞋的她,便站了一路。  
进了公司,一看手表,差点儿就迟到了。  
顾南夏被杜小红领到了一个办公室。  
一进去,就看到了三个人坐在最前面,正中间坐着的,是权慎。  
“资料拿来了么?”权慎傲慢的问。  
“资料……什么资料?”  
“你的个人资料,你都不知道带的吗?”权慎严厉的说。  
“没有人告诉我,我……”  
“顾小姐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吗?”权慎打断她的话。  
顾南夏埋着头,“对不起”。  
他这是要给她个下马威,她知道。  
而她,只能硬着头皮接下。  
“哪个学校毕业?”其中一个戴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开口问道。  
“G大”  
中年男人扶一扶自己厚重的眼睛,“G大?学什么的?”  
顾南夏指甲深深的陷进手心,“芭蕾”  
这个回答简直让他大跌眼镜,一个学芭蕾的来他们公司做什么?  
“芭蕾?顾小姐开什么玩笑?”权慎调侃道,嘴角牵起一抹邪恶的笑。  
顾南夏无言以对,只是久久的沉默。  
“噢……那顾小姐毕业后,可曾在哪里任过职?”另一个稍年轻一些的男子开口,语气算是缓和。  
“在一家杂志社工作过”  
“噢……这样”年轻男子继续道,“顾小姐在接触过有关珠宝行业的成功人士吗?”  
顾南夏有些好奇的看他。  
男子显然看出她的疑惑,解释道,“这样,我以为杂志社也会采访这些珠宝行业的佼佼者”  
顾南夏摇摇头,“并没有”  
好吧!这是什么样的面试,让他们录取一个学历不高和珠宝行业没有任何接触的女人来公司?  
让他们教学徒吗?  
三个人当中,只有权慎一副得意的神情,似乎对顾南夏的回答很满意。  
而其他两个人,面露难色。毕竟这是墨总亲自举荐。  
的人,他们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只是纷纷看向权慎,他是公司的元老,又常常伴在墨总左右,最了解他的脾性,有他顶着,他们也就放心了。  
“顾小姐,要是你今天坐在这个位置,会录取一个对本公司毫无用处的员工吗?”  
顾南夏脸顿时红了起来,这是给她难堪啊!  
顾南夏只好硬扛了,“墨总裁若是也不同意,我就不来上班了”  
权慎面色一凛,冷笑一下,她这是拿墨总压他呢!  
“顾小姐回去等消息吧!”话罢,只听椅子呲啦一响,权慎站起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离开。  
其他两个人真是总算是松了口气,对这个差事,只觉得有些棘手。  
“那顾小姐等着吧!有消息会通知你的”年轻男子语气温和。  
“谢谢”顾南夏也觉得松了一大口气,刚才真是替自己捏了一把汗,“那我先走了”  
“好的”两人齐齐回应,脸上都挂着职业的微笑,毕竟她的后台是墨总,他们可得罪不起。  
顾南夏走出办公室,坐着电梯下来,准备离开,想着去前台和杜小红打个招呼再走,谁知她竟等在门口。  
顾南夏走到旋转门前,拍她一下。  
杜小红转身,又是笑眯眯的看她,“怎么样啊?”  
顾南夏耸耸肩,“不太好”  
“你不要丧气,说不定就被录取了呢!”杜小红握着她的手,安慰道。  
顾南夏心里一暖,“其实没录取,也挺好的”  
“为什么啊?”  
顾南夏浅笑一下,“没什么,对了,你等在这里做什么?”  
杜小红凑到她耳边,轻声说,“墨总的那个未婚妻啊,听说刚下飞机,马上过来,我出来迎接一下,给她留个好印象,对以后升职有好处,你知道,她以后可是墨总的枕边人,套近乎,说不定时时能吹个枕边风,反正就是没坏处啦!”杜小红为自己的聪明正窃喜,却发现顾南夏呆住了。  
“南夏?!”  
“南夏?!”  
“啊?”  
“你又怎么了?”杜小红一脸狐疑。  
“噢……没,我只是觉得有点儿累,刚才面试,有些紧张”  
“那快回去休息吧!”杜小红关切的说。  
“噢……好”顾南夏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却在一个拐角处突然停步。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14章这样偷偷摸摸  
什么时候,她也变的这么偷偷摸摸的了,躲在一边,不过想看看小红口中的那个未婚妻。  
真是羡慕她,居然能和墨予辰那样优秀的男人在一起。  
六月的阳光炙烈的很,人感觉都像被放在蒸笼里,面试的时候,有空调,还没感觉这么热,看一看自己穿的西装和白色的衬衫,顾南夏只觉得越发的热。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白色的宝马停在大厦楼前。  
司机下车刚拉开后座的车门,杜小红便小跑着迎过去。  
只见一个身材修长的女子下了车。  
她穿浅绿色的雪纺裙,腰际系着白色的软皮细带,裙摆垂在膝盖处,露出她那一双纤细的长腿。  
本是一米七的高个子,穿上白色的高跟鞋,更显得高挑。  
卷长的秀发如海藻般散在两侧。  
虽然她戴着墨镜,看不清楚模样,但从那白皙透亮的皮肤,殷红的唇,鹅蛋般的脸庞,便可知,是个美女。  
她就是那种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人们目光的气质型美女吧?  
也许他该选择这样一个女子。  
他们会幸福吧?  
本来是高兴的事情,她怎么这么难过呢?  
墨予辰的办公室内,静寂如初,敲门声传进耳侧。  
“进”  
权慎走了进来,“少爷”  
私下里,权慎一直这么叫他,他基本是看着墨予辰长大的,是个助理,但更像个管家。  
“怎么了,权叔”两个人的时候,他这样称呼他。  
“关于顾南夏,我已经对她进行了面试”  
“嗯”墨予辰依然看着手中的文件,一双剑眉微皱,十分认真的模样。  
“我认为她没资格成为公司的一员”权慎直接了当的说。  
墨予辰似乎什么都没听见似的,继续目不转睛的看文件。  
“她没有很好的学历,没有任何的经验,还是个跳芭蕾的”  
“噢?”墨予辰放下文件,挑眉道,“她是跳芭蕾的?”  
“是的”  
现在墨予辰似乎相信了,那条项链,也许真是她设计的,这个世上,或许真有巧合一说,没有什么是绝对的独一无二。  
“权叔,学历不能代表能力,经验以后可以慢慢积累,这些都没什么大的问题,我主要看重她的才华,设计东西有独特的想法,一个好的作品最需要的是灵感,你懂吗?”  
权慎诧异了,他还不曾听他说这么长的一句话,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少爷,我还是觉得不妥”  
“直接录取,让她去设计部,我还有文件要批示,权叔,你先出去吧!”  
权慎只好灰头土脸的出去。  
刚要离开,看到简司瑾朝这边走来。  
“权叔”她摘下墨镜,笑着和他打招呼。  
要说简司瑾,可谓是痴情,从小到大都暗恋墨予辰,这不,听说他从澳大利亚养病回来接管公司,她便也迫不及待的从那里赶回来。  
她的家世虽然比不上墨氏,但也不容小觑,父亲简森在商业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简小姐”权慎微微颔首。  
“予辰他在里面吗?”简司瑾的声音都是喜悦的。  
“在的”权慎温和的笑着,心里想着像简司瑾这样的大家闺秀才配得上的少爷,而那个顾南夏,想都别想!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隐隐不安,少爷非要录取她,该不会又开始对她动心了吧?  
权慎双眉紧锁,犯难起来。  
“那权叔我先进去了”简司瑾露出标准的微笑(只露出八颗牙)。  
“唉”权慎笑呵呵的回应。  
简司瑾轻轻的推开门,踮着脚尖,一步一步靠近他。  
“司瑾?”  
简司瑾抬起头来,撞上他惊讶的神情,本想着要吓他一跳,这下恶作剧也不行了,简司瑾整只脚踏踏实实的落了地,“予辰”  
她亲昵的叫他,细如凝脂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你不是还在澳大利亚帮忙家里的生意吗?”  
“嗯……我提前忙完了”简司瑾和他打哈哈。  
墨予辰一脸狐疑。  
“我想你,就回来了”简司瑾羞答答的低着头,将头发一圈一圈的缠绕在食指上。  
墨予辰实在不知如何应付,遂将目光又重回到文件上。  
“在忙吗?”简司瑾低声问道。  
“嗯,有点儿忙”  
“那……中午一起吃饭,我等你”简司瑾声音柔的如同温润的细雨。  
“嗯”  
“那……我走了?”简司瑾指了指门口,蹑手蹑脚的走出去,很轻的带上了门。  
墨予辰看见门被闭上后,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简司瑾的心意他不是不明白,只是他只把她当妹妹,那方面的情感,是不可能的。  
可她在自己养病期间,夜以继日的照顾,也让他实在开不了口,去拒绝。  
墨予辰啊墨予辰,这可真是个大的人情。  
他揉了揉太阳穴,觉得眼睛有些疲乏,遂闭上,手撑着额头,不过想微微休息一下,没想到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哈哈……予辰,来追我啊……予辰……快点嘛!你真是慢死了……哈哈……”  
穿着白半袖,藏蓝色齐膝短裙的女孩儿在前面骑着自行车。  
两旁的梧桐树在阳光下发着光,有些朦胧,有些让人眩晕。  
“快点啊!予辰……”女孩儿又在叫他。  
她只是一个劲的向前骑自行车,并不扭头看他。  
她的声音很好听,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耳侧。  
“予辰,你再不追过来,我就自己走了啊……”女孩儿似乎在逗他。  
站在另一头的他,拔腿向她跑去。  
两个人的距离在不停的缩短,马上就追到她了。  
他满头大汗,心里却由衷的开心,是那种简单的快乐的感觉。  
她嘻嘻哈哈的笑声不绝于耳,他也跟着笑起来,“我马上追到你了”  
“快来啊……”女孩儿奋力的向前骑着。  
他大跨步往前跑,终于抓住她的胳膊,他正要扳正她的身体,看个究竟。  
忽然!  
眼睛猛的睁开!  
他大喘着气,额头上冒出大滴冷汗。  
不知道这是多少次了,这个梦总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是那么真实!  
他只知道她留了短发,只知道她很爱笑,只知道她个子不是很高,但正好。  
可每当他追上前去,想看清楚她长什么样子时,却猛的惊醒。  
墨予辰头仰靠在黑色的优质皮椅上,眉头紧皱,这个梦很奇怪,他极力的想去想起些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是出一身的冷汗,伴着心惊肉跳的痛觉。  
这个女孩儿到底是谁?!  
谢谢支持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第15章被录取了?  
顾南夏收到通知的时候是在下午,当时她正在蒙头大睡。  
没有空调的楼房显得越发的热,顾南夏又住在顶层,更是酷热难耐,整个人都懒懒散散的,没有一点儿精神。  
这两天没有去上班,倒是把之前没有睡过的懒觉给补了一小部分。  
电话想起来时,顾南夏迷迷糊糊的接起来。  
“你好,请问是顾南夏小姐吗?”一个清亮的男声响在耳侧。  
“嗯,是啊……”顾南夏靠在床头,声音慵懒。  
“恭喜你,被成功录取,成为墨氏集团的一员,明天开始上班”  
顾南夏猛地坐直,声音提高了八分,“录取了?!”  
“是的,以后大家都是同事,一起努力噢!”  
顾南夏干巴巴的一笑,“好”  
“再见”  
“再见”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忙音时,顾南夏只觉得像是在做梦。  
面试的时候,说她这个不行,那个不好,结果就被这么录取了?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顾南夏挠挠头,虽然觉得奇怪,毕竟暂时有了工作,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不然她又的重新找工作,也不敢保证能找到喜欢的或者高薪的工作。  
所以对于向来知足常乐的她来说,已经很好了。  
顾南夏把窝在枕头边,不停咬枕巾的棉花糖提溜起来。  
“棉花糖,我要去墨氏集团上班了噢!嗯……墨氏集团就是你以前的男主人工作的地方,你高不高兴呢?”  
顾南夏一直是一个人住,每天都有一肚子话要对棉花糖说,好像它真的听得懂一样。  
棉花糖四个小白蹄耷拉在空中,耳朵也低垂着,尾巴慢悠悠的左右摇晃,像个迷你的摆钟。一双圆葡萄般的眼睛显得有些呆滞,它似乎在说,“主人啊!能不能放开我,好不舒服啊!”  
顾南夏撇撇嘴,“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西西”  
尤西西是她的大学好友,两人大学期间是上下铺,不过是尤西西霸道的强迫别人而得来的上下铺,两人关系很是要好,那时候的顾南夏性格比现在要开朗的多,心里有什么话都和尤西西咬耳朵。  
后来有被尤西西强拉着去她想去的杂志社面试,这一进社门深似海,她一股脑跳进去,三年都在里面潜水,想着工资还凑合,而且能和西西常常待在一起,便也干了下去。  
直到又遇到墨予辰。  
他总是那么能耐,不用多说什么,多做什么,她就不由自主的朝着他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尤西西这个家伙会不会怨她这个铁磁重色轻友呢?  
电话刚接通,那边就咆哮起来,“顾南夏,你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我就憋着劲儿呢!看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你真是太让我寒心你!你这个死丫头……”  
顾南夏翻着白眼儿,捂住耳朵,只听着她一个人在有滋有味儿的叽叽喳喳。  
直到一点儿声音没有了,她才开口,“出来赏个脸,请你吃个饭”  
那边的话语气瞬间变的亲和起来,“真的啊?”  
她这个姐妹儿就这点儿出出息,一看到吃的就走不动路,一听到吃的就暗自咽几下口水,真是只不折不扣的馋猫,万幸的是,她并不算胖。  
顾南夏性格虽然比之以前内敛了许多,但在吃的方面还是一如既往的重口味。  
那是她和尤西西共同的爱好——烧烤+果脾。  
她们一直认为啤酒的味道怪怪的,果脾清爽也好入口,就是带度数的饮料。  
两个人来到了大学时常去的一家老店。  
刚进门便被老板认出来,热情的招待她们坐下,倒水的时候笑呵呵的问,“怎么?还是老样子?”  
顾南夏点点头。  
“好嘞!”老板的声音真令人怀念,那时候怎么就以为时间会一直停留,似乎永远都过不完呢?  
尤西西神经兮兮的打量着坐在对面的顾南夏,“顾南夏,你今天有些反常啊?”  
“瞎说什么啊?”顾南夏拿起杯子喝了两口。  
“和你们家小辰和好如初了?”尤西西阴阳怪气的问,脸上挂着坏笑。  
顾南夏生生的被呛了一口,抽出几张纸擦了擦嘴,“你要不要这么噁心?还小辰!”  
尤西西却很高兴,顾南夏有点儿像顾南夏了。  
这三年来,活的像是另一个似的,没有笑容,没有朝气,动不动就开始发呆,像得了抑郁症一样。  
“那你是正式去那里上班了?”  
“嗯”  
“那你和墨予辰……”

后面更精彩,快点我!→https://m.baiduxiaoshuo.com.cn/cp/14517.html
谢谢支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0864570  
精华
帖子
287 
财富
2686  
积分
521  
在线时间
30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20 
最后登录
2018-7-18 
遇上你的时光,那样美,美的用尽我的余生,也不够回味。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32602899  
精华
帖子
26800 
财富
182620  
积分
64037  
在线时间
285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8 
最后登录
2018-7-22 
回复 如果没有了你 的帖子

这样的爱情是不是很美好呢,祝你看书愉快哟
谢谢支持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68104822  
精华
帖子
613 
财富
5161  
积分
1388  
在线时间
33小时 
注册时间
2017-6-16 
最后登录
2018-7-23 
还没看完,好好奇他们三年前发生了什么啊,是不是狗血的女主需要钱然后迫不得已拿了钱离开男主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11189445  
精华
帖子
757 
财富
6861  
积分
1597  
在线时间
4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8-7-17 
命运弄人啊 看着很喜欢呢 比较好看 推荐给大家~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